精彩小说尽在A1阅读网!手机版

热门小说 > 现代都市 > 王爷被草包郡主丑哭了

王爷被草包郡主丑哭了

惊蛰作者 著

现代都市连载

花颜清原本是现代顶级女特工,一朝穿越,他成了传说中的草包郡主,无才无德,其貌不扬。最倒霉的是,她入局就被暗害,需要男人做解药。而她左挑右选,最终招惹的男人身份不一般。龙祁连是笑面罗刹,人人闻风丧胆,路上光是听了他的名号都要抖三抖。从此,他和花颜清结下大仇,自认为被羞辱。可天意弄人,皇帝赐婚,花颜清被赐给龙祁连做王妃,想逃都逃不了!

主角:花颜清,龙祁连   更新:2022-08-08 19:01:00

在线阅读
分享到:

扫描二维码手机上阅读

男女主角分别是花颜清,龙祁连 的现代都市小说《王爷被草包郡主丑哭了》,由网络作家“惊蛰作者”所著,讲述一系列精彩纷呈的故事,本站纯净无弹窗,精彩内容欢迎阅读!小说详情介绍:花颜清原本是现代顶级女特工,一朝穿越,他成了传说中的草包郡主,无才无德,其貌不扬。最倒霉的是,她入局就被暗害,需要男人做解药。而她左挑右选,最终招惹的男人身份不一般。龙祁连是笑面罗刹,人人闻风丧胆,路上光是听了他的名号都要抖三抖。从此,他和花颜清结下大仇,自认为被羞辱。可天意弄人,皇帝赐婚,花颜清被赐给龙祁连做王妃,想逃都逃不了!

《王爷被草包郡主丑哭了》精彩片段

云端大陆,千染国。

“就凭你,也想跟我争?”头顶上方传来女人不屑的轻哼声,尖锐刺耳。

谁...?

是谁活得不耐烦了,居然敢这么对她说话!?

花颜清在朦胧中只觉得喉腔被灌入一股辛冽,双腿瞬间便虚软无力。

“嘿嘿,这娘们虽然长得丑了点,但这条子倒真不赖,而且...还他娘给咱倒贴钱的!”架着她的其中一名壮汉面露猥琐,眼放亮光。

“放心,只要你们毁了她的清白,钱定是不会少了你俩的。”女人面纱下的脸逐渐狰狞起来。

只要过了今天,她就会是千染国未出阁女子中最尊贵的那一个!

到时候,她就会顺理成章的成为太子妃…沈月雯看着眼前狼狈的女人,得意的掩帕轻笑。

清白…?

花颜清脑间蓦得炸裂般的疼痛,源源不断的记忆如潮水般汹涌而来,意识也随之清醒过来。

什么鬼?

她堂堂一个21世纪的顶级特工,好歹也是全能天才,出次任务都要几亿美金的稀缺人才,怎么还狗血的穿越了?

穿越就穿越吧,还成了什么狗屁不是的草包郡主?

扯淡!

两名壮汉见她面色染上痛苦,顿时喜上眉梢的咽了咽口水…

与此同时,走廊尽头的某一雅间里。

一华服男人侧躺在软榻上,身边一眉眼妩媚的女子正往他嘴边递酒。

“爷,是否......”黑衣侍卫开口,只因他们把那欲行坏事之所的动静都听了个分明。

“小美人,快来让爷…啊啊啊啊啊啊!!!”

不等这边男子有所表示,隔壁厢房内传出凄厉的惨叫声。

男子勾起唇角,将女子送来的酒一饮而尽。

刚刚还一脸淫笑的男人此刻瘫倒在地上打滚,捂着伤处嗷嗷叫唤起来。

花颜清眸中泛寒,缓缓站起身来,像涅槃重生的凤凰冉冉升起,刺眼的光芒笼罩在她的身周。

“你…你个臭娘们儿居然敢动我大哥!?老子他娘的跟你拼了!!”壮汉看着自己的大哥被个女人给欺负了,怒火中烧扛起身旁的板凳就重重的朝女人砸过去。

自寻死路!

花颜清冷笑,像鬼魅般只一瞬就侧身躲了过去,顺势抬脚一踹,壮汉便踉跄了两步闷声倒下。

只听“咔嚓”一声,那壮汉的腰腹竟然直直被插进了凳腿上,涌出了温热骇人的鲜血。

“哎…哎呦!…血…血…”

两个壮汉顷刻间便都瘫倒在地呜咽着,血顺着地面流到她的脚底…沈月雯嘴唇艰难地蠕动着,却不想正撞上对方森然的视线。

花颜清缓缓侧身看向眼前女人,嘴角微微勾起,神情中带着嗜血的狠戾,仿佛让人置身于冰窖之中,口中无声吐出三个字:“到你了。”

修…修罗!

她就像是地狱的修罗一般骇人!

沈月雯的双腿此刻有些不听使唤,微微地颤抖着,“你...你疯了!你个傻子想干什么!”

这傻子什么时候有这么大的力气和胆量!沈月雯不可置信的瞪大了眼,袖衫下的手已经颤抖着凑近门檐,随时准备好要逃跑。


那点小伎俩又怎么能逃得过她这个21世纪顶级特工的眼中,花颜清眼神微眯,上前一把狠狠地抓住了她的头发,硬生生将女人拽倒在地上。

“啊啊啊啊!”沈月雯吃痛的失声尖叫起来,面纱随着动作的摆动过大掉了下来,露出精致而又狰狞的小脸。

这是…丞相府的嫡女沈月雯!!?

那…那…那个他们刚刚要强的无盐丑女岂不是当朝草包郡主——花颜清!?

俩个大汉都瞠目结舌,心里暗暗松了一口气,庆幸自己的脑袋还在头上,不过下一秒女人的话就再一次让他们将心提到了嗓子眼上。

“留你们一条狗命,可知道是为什么?”花颜清锐利的眸子森然冷瞪,伸手朝桌上的酒指了指。

两个壮汉霎时间脸都白了,紧张的咽了口口水。

“你…你疯了花颜清!!你个贱胚子快放开我!”沈月雯怎么会不知道桌上那壶酒是什么东西,顿时也不顾头皮的剧痛挣扎起来,却被对方死死的箍着,丝毫动弹不得。

“要快活一场还是…”女人眸间闪过一丝嗤笑,一字一顿道:“要我带你们下、地、狱!?”

这副模样活像个要来收人的阎王修罗,让人不寒而栗。

她…她真的是那个草包郡主?

在场的二人都不自觉的打了个寒颤,心一横,咬着牙哆哆嗦嗦的就拿起桌上的酒壶灌了起来,毕竟在活着面前害怕算个屁!

很好。

花颜清将女人一掌推在了床榻之上,随即点了她身上的几个穴位。

她眉宇间皆是阴冷,轻轻拍拍女人的脸颊:“大姐姐,可要好好享受呢…”

沈月雯被点了哑穴和麻穴,浑身上下只有眼珠子能动,那愤怒和爆裂几乎从眼眶中爆炸,呜呜的叫着,活生生要将她给吃下去!

花颜清冷笑一声,捡起地上的面纱带上后便潇洒走出了门外,丝毫不顾身后吃人的目光。

屋里断断续续的声音入耳。

草包郡主?花颜清嘴角轻扯。

呵,那她花颜清也能逆天而行,颠倒乾坤!

出了屋外看见来来往往的小二和客人,花颜清这才反应过来自己身处于仙居来。

也就是千染国中最大的酒楼。

身上忽起一股莫名的燥热,自小就尝遍百毒的她又怎么会不知道自己中了春幽冥毒?

啧...是个麻烦事。

她踅身看向身周的厢房,眸子瞥了瞥四周唇角勾起几丝笑意,往厢房里钻去。

不一会,仙居来二楼的贵宾厢房内就听见接二连三的破门声和尖叫声。

龙祁连神色淡淡的抿下一口玉醅泉,听着门外愈来越近的动静。

他耳力极好,刚刚隔着诸多房间的杂音就听见了他们厢房内的一举一动,嘴里默默咀嚼起这个名字。

花颜清…庆安公主的那个遗孤?

听说是被她丞相舅父养大的一个草包罢了,而且貌丑无盐痴傻疯癫。

没曾想居然还能闹出那样大的动静。

“轰隆”一声,思闭门破。

厢房外风风火火矗立着一名女子,双眸含春,淡紫色的面纱随风而动,让人不禁遐想连篇,而她眉宇间却带着一股凛然的浩气,白衣飘然。

这就是花颜清?


龙祁连抬眸,与她对视。

“有事?”

花颜清上下打量了番眼前的男人,身着一袭玄纹朱红长袍席地而坐,狭长魅惑的丹凤眼直勾勾的瞧着她,正张口含下身周美人儿递来的一颗晶莹剔透的葡萄,喉结微动。

她眉间一挑,垂眸望了望男人。

嗯...这个哪哪都不错。

“有事。”花颜清朝男人走过去,急促的解着衣衫的袍带,“帅哥,借你解个毒。”

龙祁连修长的手指擦去薄唇上的甜汁,瞥见女人脸上不正常的红晕,顿时明白其中。

“你...你真是放肆!”男人身旁陪侍的女子春水看不下去了,小脸憋得涨红,“你可知这位爷是谁,岂能容你在此处叫嚣!?”

今日能服侍上当朝闲王是她贿赂了半生的积蓄才得来,就等着一朝飞上枝头变凤凰,可如今居然让这来历不明的女人给截胡!

还不等花颜清说话,侍卫直接上前一步拦住了欲行不轨的花颜清。

“公子恕罪,是我没有看好人,现在就将她拖出去。”

赵立拱手请完罪,直接拉住一旁摇摇欲坠的花颜清就要往外拖,可花颜清一个甩手直接将他甩了出去。

龙祁连有些诧异的挑了挑眉,一个草包竟有这样的身手?

有点意思!

“这个男人我要了,识相的就滚出去,不然小心我不客气。”

花颜清直接顺势坐在龙祁连身旁,凌厉的目光直直的射向一旁的女人们,她们也顾不上什么变凤凰了,闻言吓得都忙落荒而逃。

“你......”

赵立正欲说什么,可看见花颜清的正脸时,狠狠地惊住了。

美人骨?

“太子爷,这花颜清居然有美人骨...?那您的寒毒日后也就不必在忧愁了!”赵立连忙俯身贴耳轻声说着,眼中皆是掩饰不住的欣喜。

龙祁连在十岁的时候被人下了寒毒,每逢初一十五浑身便如万只蝼蚁啃噬,冰寒至极,此毒无药可解,传说中只有美人骨能缓解一二。

这么多年,他们寻了多少的美人儿都未果,可居然就在今日这么送上门来了!?

龙祁连闻言看向她,面纱由于刚才打斗已经松垮。只见那张巴掌大的小脸上布满了脓疮与痘疤,密密麻麻没有一处能看地方。

这面容确实与传闻一般奇丑无比,方才对她的兴趣在看见面貌的这一瞬间,早已荡然无存。

花颜清可不管那么多,直接起身坐在了龙祁连的怀里,伸手就要扯他的衣服。

龙祁连嫌恶的皱了皱眉正欲推开她,在眸子掠过她的脸时动作顿住了,随后眸色愈深,似乎看出了些端倪。

中毒所致?

就花颜清方才的举手投足和说出的话,他就敢断定,眼前这个女人绝对不是什么草包。

可......终究是理智战胜了兴趣,直接一把将花颜清推开。

赵立凑到主子耳边劝道:“爷,为了您自己,就暂且忍忍吧。”

龙祁连一个眼刀子丢了过去。

对方那脸堪比鬼魅,谁下得去口?

“爷!今个儿可是初一,您不亏的。”

花颜清身上的毒已经让她快要丧失理智了,见那主仆二人还在嘀嘀咕咕的,实在是没了耐心,直接走上前趁其不备点了龙祁连的睡穴。

龙祁连今日寒毒发作,功力大减,生生着了这女人的道。


网友评论

发表评论

您的评论需要经过审核才能显示

为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