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彩小说尽在A1阅读网!手机版

热门小说 > 现代都市 > 悠闲小地主

悠闲小地主

孤酒作者 著

现代都市连载

在城市打拼多年的王烨,突然下定决心返回家乡,回到农村发展。只因背井离乡了三年的时间,王烨仍旧一事无成,他越发的想念家乡,一心想着回家乡发展……一次巧合,他偶获上古山神的传承空间,从此落后贫瘠的小山村,有了他的回归,开始翻天覆地。

主角:王烨,周云霞   更新:2022-08-19 19:08:00

在线阅读
分享到:

扫描二维码手机上阅读

男女主角分别是王烨,周云霞 的现代都市小说《悠闲小地主》,由网络作家“孤酒作者”所著,讲述一系列精彩纷呈的故事,本站纯净无弹窗,精彩内容欢迎阅读!小说详情介绍:在城市打拼多年的王烨,突然下定决心返回家乡,回到农村发展。只因背井离乡了三年的时间,王烨仍旧一事无成,他越发的想念家乡,一心想着回家乡发展……一次巧合,他偶获上古山神的传承空间,从此落后贫瘠的小山村,有了他的回归,开始翻天覆地。

《悠闲小地主》精彩片段

清晨,高楼林立的H市热闹而繁忙,街道上车水马龙,人群如潮,刺眼的霓虹仿佛如幻似真的城市梦,隐藏着不知多少辛酸奔波,失意落寞……

然而这些都与王烨无关了,因为他要离开都市,回到自己的家乡。

王烨拎着个牛仔包失魂落魄地走在人群里,用兜里仅剩的几百块买了车票,怀着极其复杂的心情踏上了回家的列车。

“我这辈子,难道就这样了吗?”列车快速疾驰,王烨颓然望着窗外的景色,喃喃自语。

几个小时后,列车进入山区,苍翠的树林点缀着起伏的群山,时不时有飞鸟翱翔期间,王烨看到熟悉的大山景色,嘴角露出久违的微笑,沉重的心情仿佛也好了许多。

王烨是老庙村人,但班车只到齐云镇上,离村子还有十几里远,这里不像城市,别说公交和的士,连黑摩的都没有,王烨只能步行回家,如果运气好还能搭个顺风三轮车或者拖拉机。

走在乡间小道上,看着路旁的庄稼和劳作的妇女们,王烨大饱眼福。

不得不说,山高水灵好养人,齐云山的姑娘们身材都很好,几乎没什么赘肉,辛勤的劳作早将过剩的脂肪燃烧了,只剩下完美的身材,加上日光晒出的健康肌肤,充满着山野之美。

王烨一边贼眉鼠眼地瞄着田边劳作的小嫂嫂或是小婶婶们,一边期待着随便来辆车捎自己一程。

“叮铃铃!”就在这时,身后传来一阵急促的车铃声,王烨本能地回头看去。

一个穿着紫色连衣裙的年轻女人骑着辆自行车缓缓而来,有着清秀靓丽的面容。

“咦?这不是隔壁建军的媳妇儿周云霞吗?”王烨看着眼前二十出头的女人嘀咕了一句。

周云霞是前几年从山北清水村嫁到老庙村的,当时只有十八九的她嫁给了大她五六岁的王建军,当时自己还是伴郎呢,这周云霞不但脸蛋漂亮身材好,而且还贤惠勤快,村里七姑六姨的都说建军这小子走了狗屎运。

可惜后来听说王建军被骗进了一个组织,把他爹的棺材本都搭进去了,怎么劝都劝不回,他爹有心脏病活活气死了,只剩下婆媳两个相依为命。

王烨如今也二十三了,他也曾想找个像周云霞一样好看又能干的媳妇儿,可惜这两年没走桃花运,霉运倒是撞了不少!

“小烨!你咋回来了?我没认错人吧?”周云霞此时也认出了王烨,一脸的诧异。

“嘿,想嫂子了呗!两三年没见,嫂子越来越水灵了啊!”王烨笑着调侃道。

王烨跟周云霞以前很熟,还是初中校友,当时她跟王建军谈恋爱的时候,自己可没少给他们跑腿,一来二去就熟悉了。

“好你个小烨!进城见了世面就学坏了,嘴花花的小心嫂子抽你!”周云霞笑骂着在王烨的肩膀上拍了一下。

“呵呵,嫂子哪舍得抽我哟,当年咱俩可是比亲姐弟还亲,嫂子你说是吧?”王烨佯装吃痛地揉了揉肩膀。

“哼!油嘴滑舌!“周云霞风情万种地白了王烨一眼:“上车吧!嫂子捎你一程!”

王烨闻言笑道:“嫂子!你捎得动么,可别把我带沟里去了哟,我记得当初有一次你带着建军哥掉烂泥沟了,还是我把你俩拖出来的!“

“你个小不点!爱上不上?不上拉倒!“周云霞听他调侃自己的嗅事,顿时皱起好看的秀眉,美眸瞪向王烨:“哼!你不敢坐嫂子我还轻松呢,还有,以后别提那个死鬼,听着心烦!”

王烨见周云霞发怒顿时不吭声了,倒不是犯怂,而是两眼滴溜溜地瞄在后者因生气而更加完美的身材。

“小烨!咋不吭声了?嫂子说你几句就不高兴啦?”周云霞见王烨闷在那不吭声,还以为是自己语气有些过了。

“啊?没,没有。”王烨老脸一红,结结巴巴回了一句,同时暗骂自己。

“那还不快上来?磨蹭啥?”周云霞抿了抿红唇,笑着催促道。

“哦!”王烨坐上后座,自行车咯吱咯吱行驶在小道上,乍一眼看去,两人像是一对甜美的小情侣,让人好生羡慕!

凉风拂面,将周云霞那一头乌黑秀发吹得荡漾起来,紫色的裙摆也随之起舞,恍若蝴蝶般美艳动人。

“哎哟……”王烨下意识地动了动身,哪知动作太大,自行车差点失去平衡,顿时摇晃起来,王烨本能地伸手搂住周云霞的腰。

与此同时,周云霞只是咬着唇将车拐到路边停了下来。

“小烨,你在后面乱动个啥?”周云霞羞恼的道。

“嘿,”王烨连忙将手从那柔软的腰肢上抽回,有些尴尬地道,“对不住啦嫂子,刚才屁股有点痒就蹭了几下!“

不知是天太热还是别的原因,王烨发现周云霞的鹅蛋脸红扑扑的。

这个小烨,他是咋个意思嘛?

·······

“呵呵,”王烨干笑道,”不敢,不敢。”

“哼!谅你也不敢!有色心没色胆的……“周云霞轻哼一声,美眸白了他一眼。

“对了,嫂子,骑这么远累了吧,要不换我带你?”王烨挠挠头赶忙转移话题。

“算你有良心,这还差不多!“周云霞抿嘴一笑。

王烨换到前面,卖力地蹬起车来,随着老庙村越来越近,年久失修的土路坑坑洼洼,稍不注意就会陷进去,王烨太久没骑车,技术有些生疏,左扭右拐地躲避着,导致后面的周云霞被晃得不行,只能无奈地抱住王烨结实的腰。

“小烨你慢点!嫂子都快掉下去了!“周云霞张口埋怨道。

“嘿嘿!知道了!“王烨偷笑一声,感受到腰间那柔软的小手,心下暗爽,哪知这一走神,车轮碾在一颗碎石上,车子咯噔颠簸了一下,周云霞吓得连忙抱紧王烨,整个娇躯都贴在他背上。

“要死了你!咋这么讨厌!”周云霞还以为他是故意的,粉拳狠狠捶了他几下,任王烨百般解释也不听,两人打闹间,不知不觉骑出了好几里地,前方山坳之中的老庙村已遥遥可见。

这时村口小路上一个中年男子骑着台破旧的”二八大杠“(一种老式自行车)朝王烨迎面而来,王烨感觉有些面熟,凝眼一看,竟是父亲王长贵!


“兔崽子!咋这么快就到了,我这刚准备去镇上接呢!”王长贵看着风尘仆仆的儿子,难掩喜悦。

王烨闻言顿时泛起一股愧疚,自己没混出个模样,也没能给父母分忧,可父亲还是一如既往地疼自己,怎能不心酸自责?

“云霞啊,今天辛苦你了,要不晚上来我家吃吧!“王长贵看向周云霞道。

“是啊!嫂子!“王烨也附和道,要不是周云霞载他一程,自己估计还在路上吃灰呢。

“贵叔!小烨!你们太客气了,我就不去了,今天我爸过来看我,我得回去做饭,你看我这不买了菜吗?”周云霞笑着摆手,指了指车上的一个袋子。

“好吧!那你替我向老周问好,回头我去找他喝酒!“王长贵点头道。

“嗯!好嘞!我爸上次还念叨你这个老同学呢。”周云霞从王烨手里接过自行车,”那叔,我先回去了啊。“

“呵呵!好!”

周云霞走后,王烨与王长贵爷俩也回家了,两家隔得不远,也就一个小山坡,转几道弯,王烨便看到了自家的房子,两三年没回家,那几间土房显得更破了些,

母亲李香兰正站在院子门口张望着。

王烨心一热,抢先几步跑过去,“妈,我回来了。”

“小烨啊!你咋瘦了呢,在外面吃了不少苦吧?”李香兰捏着王烨的脸蛋心疼道。

“妈!不苦。”王烨双眼有些发酸。

李香兰突然想到了什么,起身边走边说:“对了!小烨!你哥前几天从部队寄了照片回来,那家伙,可威风了!妈拿给你看看!“

李香兰从里屋拿出照片,笑着招呼王烨,“小烨,快来看看你哥现在的样子。”

王烨看着照片中一身迷彩服的大哥,刚毅的脸庞帅气英武,身板笔直,好一个男儿气概!

“栋子在部队很争气,今年还立了个三等功,老乡长都亲自来报喜,给咱老王家长脸了!”父亲王长贵显然对大儿子很满意。

“嘿!大哥这可是在给我增加压力啊!“王烨笑了笑,暗想自己就算回了农村,也要干出点名堂来,不能让人笑话虎兄犬弟。

“小烨!待会帮你妈去浇地,我去云霞家看看老周!”王烨刚抽完一支饭后烟,屋外便传来父亲的声音。

“知道了!”王烨起身应了一句,母亲李香兰则从角落里拿出两把锄头,招呼着儿子跟上。

王烨接过锄头扛在肩上,跟在母亲身后。

一路上李香兰催促道:“儿啊,咱们走快点,晚了被别人先浇上了,咱们就得等明天了,因为村里水太紧缺了!“

“哟!这不是小烨嘛,咋滴,出去发财回来啦!怎么还跟着你娘下地呢?”就在母子俩走到村西岔口时,一个穿着花里胡哨,浑身散发着一股劲的中年妇女拿着把蒲扇坐在树下,悠闲的打着招呼,只不过言语里却带着刺。

这女人是老庙村村长王有财的婆娘,名叫刘娟,是村里出了名的泼妇,最喜欢仗势欺人,打她男人当上村长以来,就没消停过,尽干些蛮横不讲理的事,得罪了不少人。

“婶子说笑了,没发什么财,回来帮我妈浇地呢!“王烨语气平淡地回着,仿佛没听出刘娟话里的讥讽。

“这么晚去浇地,恐怕赶不上咯。”刘娟嗤笑了一句。

“赶不赶得上跟你没关系吧?只要你刘娟别吃饱了没事干抢我家水头就行!”母亲李香兰将锄头放了下来,没好气地看着刘娟道。

“哼!李香兰你这人说话咋这么难听呢?上次有财就不该拦着我,活该让你家没水浇地!“刘娟气呼呼的叉腰指着李香兰。

“嘁!你家有财拦着你那是怕你挨打,给他丢人!小烨咱们走,别理她!”李香兰反讽了一句,拉着王烨就走。

“李香兰!你给老娘等着,今儿个你们家别想浇地!旱死你家苞米,哼……”刘娟气急败坏地大叫起来,随后匆匆回家打电话了,老庙村浇地的水都是从懒龙河引来的,刘娟的娘家在上游的老龙村很有势力,要是他们把河水截了,下游还真浇不成。

“妈!你跟刘娟婶子有矛盾?”王烨听得一头雾水。

“唉,这事说来话长,刘娟着泼妇仗着自己是村长媳妇,老干些不地道的事,前阵子本来轮到咱家浇地了,她却把水改了渠道,去浇她家的花生地,这不欺负人吗?你妈我差点跟她打了起来,要不是她男人王有财来了,有她好受的……”李香兰气愤地解释道。

“靠!这刘娟也太不是东西了!“王烨听完也是一肚子火。”

“妈!这抢水浇地的事,咱就一直忍气吞声?咋不去乡里找老乡长评评理呢?”王烨疑惑问道。

“不忍咋滴?刘家是大族,乡上也有人,咱斗不过啊!”李香兰有些无奈。

“妈,有人又咋了?现在是法制社会,真闹起来,我不信他一个人还能一手遮天?”王烨愤然道。

“呵呵!咱家小烨长大了,还会说法律了,”李香兰拍了拍王烨的肩膀,道:“小烨!你去上游水坝那看看,看他们刘家人去了没?回来告诉妈,我先把地里的草拔了。”

“行!”王烨点点头,沿着懒龙河朝上头水坝走去。

这条路平常少有人走,夏天草丛又茂盛,差不多齐腰高,王烨挥舞着锄头开路,走着走着,突然左侧的草丛晃动了一下,隐约有一片白色的东西在那里颤抖着。

“咦?什么东西?不会是野兔子吧?嘿,浇不成地,抓只兔子打牙祭也不错!”王烨心头一动,双手将锄头举起,轻轻靠过去,准备将那只兔子敲晕。

就在王烨离目标还有半米时,突然一阵尖叫声吓得他一哆嗦。

“啊!谁呀?你要干嘛?”


“喂,你是人还是妖怪?”突来的尖叫把王烨吓的不轻。

“臭小子你说谁妖怪呢?讨骂呢是吧!”草丛里传来一声女人的怒骂,与此同时,草丛缝隙一阵晃动

王烨定睛一看,一只白嫩的手儿伸了出来。

“哗啦哗啦”,很快,草丛里传来窸窸窣窣的声响,两只白嫩嫩的手分开杂草,露出一张女人的脸来。

王烨当场愣住了,眼前这个女人长着一对天生内媚的丹凤眼,弯弯的柳叶眉,好看的樱桃嘴,嘴角还有颗美人痣,好熟悉啊,这不是郑秀莲吗?

郑秀莲年近三十,是老庙村出了名的大美女,她男人六年前在黑煤窑出事了,据说尸体都没找到,煤老板也早跑了,那年郑秀莲才二十三岁,不少人劝她带着才一岁的女儿改嫁,不过她不知怎么想的,将那些人全轰走了,后来就没人提这事了,日子一直过的很清贫,性情也变的沉默寡言。

“秀,秀莲婶……怎么是你?”王烨结结巴巴的道,有些后怕,自己刚才差点把她当兔子一锄头给敲晕了!

“王烨?好呀,原来是你个臭小子!你啥时候回来的?“郑秀莲柳叶眉一瞪,连惊带怒,不过她并没站起身,还是蹲在草丛里。

“嘿,刚回来,我说秀莲婶,这大热天的你蹲这干啥呢?我还以为是人贩子呢!”王烨欲盖弥彰地解释了一句。

“臭小子你废话咋这么多,让你转就转!没看出来老娘在解手吗?”郑秀莲又羞又恼。

“哦,哦。”王烨顿时窘的不行,一脸恍然大悟,刚才看到的那哪是什么兔子,分明是秀莲婶,不过,还真是好看啊!

“快点转过去呀!”郑秀莲见王烨愣在那,连连催促。

王烨连忙转过身去,郑秀莲这才咬着牙,红着脸,转身去提裤子,一边恨恨道:“臭小子你可别回头啊,你要敢偷看老娘的身子,小心你爸妈打烂你的屁股。”

“婶子放心,我可是三好青年。”王烨自吹自擂。

”你等着啊,我让你转再转!”。

“放心吧,秀莲婶,我怕长针眼哩!“王烨睁着眼说瞎话。

“哼!谅你小子也没这胆!”等到她提起裤子。

“行了,转过来吧!”

得到郑秀莲的吩咐,王烨连忙把头转回来,摆出一副什么也没看着的老实样。

“小烨!你跑水坝这头来干啥?”郑秀莲见王烨表现得很老实,心头那股怒气也消了些,打量了一下成熟不少的王烨,心想老王家真是好福气,两个儿子都像模像样的。

“我跟我妈下地的时候碰上刘娟,她说要把河水拦了,我这不正想去水坝看看,半路就,就遇到婶子你了……”王烨被她打量得很不自在,微微低下头。

“啥?你说刘娟那死泼妇又把上头水给拦了?”郑秀莲闻言焦急询问,没注意到王烨的眼神。

“对啊!那老娘们太不是东西了,早晚我得收拾她一顿。“王烨也气愤点头,不就一个村长夫人吗,当自己是慈禧老佛爷呢?

“不行!我家地才浇到一半,她把水拦了我咋办?”郑秀莲急匆匆就往不远处的一块苞米地跑去,怪不得她会在这里方便,敢情就在她家地旁边。

王烨也跟了过去,很快就听到她那咬牙切齿的叫骂:“刘娟你个臭女人,老娘跟你没完!”

“咋了婶子,她真叫人把水给拦了?”王烨赶了几步,来到郑秀莲跟前,看着眼前逐渐干涸的水渠,以及苞米地里还旱着的一半土,顿时皱了皱眉,眼下正是苞米结粒儿的时候,如果水分跟不上,肯定会影响收成。

“这个该死的泼妇!小烨,你去水坝上替婶子看看,我去找刘娟算账去!”郑秀莲是真的怒了,俏脸满是煞气,这些年她本分做人不代表她好欺负!

“行,秀莲婶你小心点,别被那泼妇伤了,最好叫上我妈跟你一起去。”王烨点头应道。

刚走上田埂的郑秀莲闻言回头看了眼王烨,眼中似乎多出一丝温柔,她张了张嘴没有说话,又朝村子里走去。

一个三十不到的女人带着个小女娃相依为命,没男人疼,也没亲戚关照,一切都靠一个弱女子操劳,其中的辛酸苦涩谁又知道?此时突然听到有人关心自己,有些动容。

王烨看着渐渐远去的郑秀莲,叹了口气,摇头朝水坝走去。

闷热的天气让走在杂草间的王烨很不舒坦,直到十来分钟后,总算是走到了水坝前,只见一条引水渠里,清水哗啦啦流向老龙村的田地,而老庙村的引水渠却滴水都无。

此时在水坝旁,七八个中年汉子随意坐在地上,抽着旱烟在唠嗑。

“妈的,刘娟那泼妇还真把水拦了!“王烨眉头紧皱,向着那群人走去。

“那小伙,你是老庙村的?回去吧,今儿个你们村是浇不成地了,我们老龙村还没浇完呢!”那群人看到王烨,其中一个站起来挥了挥手,像赶苍蝇一样。

“这样不好吧大叔,我们老庙村正浇着呢,按日子今天是归我们浇地的,你们怎么能私自拦水改道呢?”王烨上前理论道。

“哟嚯,小伙子你这话就不好听了,你们老庙村要浇地,我们老龙村就不要了?”

“就是,总不能再给你改过去吧?我说你就别搁这瞎嚷嚷了,赶紧走吧,明天再浇不就完了?”两个男人面目不善,语气阴阳怪调。

其余几个人更是围了上来,齐刷刷看向王烨,似乎王烨再啰嗦就要动手了。

王烨咬了咬牙,好汉不吃眼前亏,这次他来也就打探下情况,如果不是看郑秀莲家的苞米地旱的不行了,他才懒得跟这群人浪费口水。

“呸!人在做天在看,你们老龙村缺德事做多了,迟早遭报应!”王烨冷哼了一声,也不纠缠,转身就走。

“喂,小兔崽子你说啥呢?皮痒痒了是不?”

“信不信爷们揍得你哭爹喊娘?”

几个老龙村的大汉目露凶光,哪知就在这时,一阵轰隆隆闷雷炸响,远处黑压压漂来铺天盖地的乌云,眼看是来了场雷阵雨。

“哗啦啦!”六月天的雨,说下就下了,王烨还没走出多远,豆粒大的暴雨便倾盆而下,被淋成落汤鸡的王烨一路急跑,如过街老鼠般,朝村尾不远处的一座破庙跑去。


章节在线阅读

网友评论

发表评论

您的评论需要经过审核才能显示

为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