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彩小说尽在A1阅读网!手机版

热门小说 > 现代都市 > 重生辣妻变团宠

重生辣妻变团宠

谭盖作者 著

现代都市连载

上一世,向映苇有眼无珠,错把渣男当成宝,害了真心爱自己的薄川寒,以及六位哥哥。最终,她的家产被渣男霸占,她不得善终。再睁眼,她发现自己重生回了前世被骗之前。这一次,她要认准前世被自己辜负的男人,果断拥入他怀抱。而对于那个欺骗感情又害死她的渣男,她今生绝不放过。不作不闹的她,这辈子注定会成为丈夫薄川寒和哥哥们的团宠!

主角:向映苇,薄川寒   更新:2022-08-08 19:01:00

在线阅读
分享到:

扫描二维码手机上阅读

男女主角分别是向映苇,薄川寒 的现代都市小说《重生辣妻变团宠》,由网络作家“谭盖作者”所著,讲述一系列精彩纷呈的故事,本站纯净无弹窗,精彩内容欢迎阅读!小说详情介绍:上一世,向映苇有眼无珠,错把渣男当成宝,害了真心爱自己的薄川寒,以及六位哥哥。最终,她的家产被渣男霸占,她不得善终。再睁眼,她发现自己重生回了前世被骗之前。这一次,她要认准前世被自己辜负的男人,果断拥入他怀抱。而对于那个欺骗感情又害死她的渣男,她今生绝不放过。不作不闹的她,这辈子注定会成为丈夫薄川寒和哥哥们的团宠!

《重生辣妻变团宠》精彩片段

夜幕降临。

向映苇推开门,扑面而来的消毒水气味让她本能的皱起了眉,问一旁的男人:“阿越,你带我来这里做什么?我们不是要去举行婚礼吗?”

林越平眼里划过一丝微不可见的寒光,道:“是要举行婚礼……但在婚礼之前,你不想来看看,曾经那个站在海城权势与地位顶端的人吗?”

随着他的声音,向映苇不自觉的朝房内看去。

眼前的房间灯光昏暗,弥漫着阴暗潮湿的气息,堆满了大型的治疗仪器。

而躺在床上的男人,双眼紧闭,脸色苍白,如果不是呼吸管和一旁仪器上显示的心率,只怕任谁来了,都只会认为,这个人已经死了。

哪怕在一个月前,这个人的名字还是让人可望不可即的存在。

薄川寒,薄氏的掌权人,也是她的前夫。

向映苇看着病床上虚弱的人,别开视线:“我已经和他离婚了,阿越,我爱的人一直都是你……”

林越平笑了笑,金丝镜片反射出冰冷的光:“但你不知道吧,薄川寒竟然把他名下所有的财产都留给了你,整个薄氏集团!你知道这值多少钱吗?!”

“你说什么?!”

向映苇瞳孔猛地一震,这怎么可能?!

为了和薄川寒离婚,她听了姐姐的计划,一手将他从那个万人仰望的位置上拉下来,他应该恨她入骨的才对!

为什么他会把所有的财产都留给她?

就算是真的,这些,林越平又是怎么知道的?

而一向对她温柔体贴的男人,像是变了一个人,满脸的阴戾厌恶,冷笑:“要不是为了这些,你以为,我愿意跟你这个一无是处的女人结婚?”

什么?!

向映苇再度震惊。

她一直深爱的男人,怎么会说出这番话?

“向映苇,你真是一个蠢货!”林越平冷冷一笑。

“你这个混蛋!”

向映苇几乎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步步后退:“我要跟你离婚!”

“做你的梦去吧!”

另一道尖细的女声传来,一个妖娆的身影踩着高跟鞋走了进来,柔若无骨的靠进了林越平的怀里,狠狠啐了她一口:“想离婚分一杯羹?我告诉你,这些都是我和越平的!”

向映苇不敢置信的抬头看去,竟然是她一直信任的姐姐,向柔心。

向柔心嗤笑道:“现在好了,你那几个哥哥,被你害死了五个,还有一个也成了残疾,你觉得,还有谁会帮你?”

说着,她上前,一脚踹在向映苇腿上!

向映苇发出一声痛叫,刚想挣扎着爬起来,就被向柔心和林越平捆住了。

向柔心露出一个怨毒的笑:“现在,只要你死了,向家和薄氏,就都是我们的了!”

火光冲天而起,向映苇倒在地上,望着向柔心和林越平离开的身影,眼泪刚一流出来,就被滔天的火焰蒸发了。

是她太过愚蠢,把毒蛇养在身边,不仅害死了自己,还害死了所有对自己好的人!

火势越来越大,向映苇止不住的咳嗽起来,视线都开始变得模糊。

下一秒,一个宽阔挺拔的身影,艰难的从病床上起身,将她整个人护进了怀里。

向映苇瞪大眼睛,竟然是薄川寒!

“苇苇……不要怕。”

薄川寒声音虚弱,手指颤抖着想要去解她的绳子,脸色却蓦然一变,往前一扑,将她整个人都护在了身下!

“轰——”

一声巨响,墙壁倒塌,整个的砸了下来!

向映苇的意识越来越模糊,她紧紧望着薄川寒近在咫尺的脸,只来得及吐出几个字:“对不起……”


好痛!

向映苇猛然睁开眼,入目的,是车窗外飞速倒退的景色。

大脑传来一阵撕裂般的剧痛,向映苇本能的踩下刹车,停靠在了路边。

她大口大口的喘着气,死前那种窒息感如鲠在喉,足足过了好一会,才看清周围的环境。

这是……哪里?

向映苇有些迷茫的低头,入目是一双纤细柔白的手。

她不是应该已经死了吗?

为什么……

耳畔忽然传来几声急刹,向映苇抬头,十数辆豪车隔开了来往的车流,将她的车直接围堵了起来!

不等向映苇反应过来,其中一辆车车门打开,一个身形挺拔的男人下了车,大步走过来,直接将她从车里拉了出来。

男人一身挺拔的墨色西装,眉眼都是最完美的,透着冰雪般凌冽的气质,眸底压着冰冷的戾气,大手死死扣住她的手腕,每个字都浸满了凌冽的寒意:“你还想跑到哪?”

这场面太熟悉了,是她和薄川寒刚订婚的时候!

向映苇怔怔抬头,望着眼前的男人,半晌,才喃喃的叫了一声:“薄川寒……”

简简单单的三个字,却让她控制不住的红了双眼。

薄川寒眸色猛然一凝。

她什么时候用这种语气叫过他的名字?

薄川寒压下眼底的复杂情绪,打开车门,将向映苇直接塞进了车里,弯腰扣上了安全带。

他紧紧盯着她,一字一句道:“这是最后一次,下次再敢从我身边逃走,我就把你锁起来。”

说完,他冷声吩咐:“开车。”

向映苇呆呆的看着自己身侧,薄川寒完美的侧脸,脑海中的记忆终于一点点清晰了起来。

难道,她没有死,反而重生到了和薄川寒准备要结婚的时候?

是了,当年向家和薄氏联姻,自己被迫成了薄川寒的未婚妻,却一心想着林越平,最后,听信了向柔心的话,偷偷从薄宅逃了出来,被薄川寒全城通缉,

而当薄川寒找到自己,把自己带回去的时候,自己又在车上大闹了一场,导致薄川寒出了车祸,虽然没有危及性命,却也留下了相当严重的后遗症,为后来成为植物人埋下了隐患。

但就算是这样,薄川寒也没有怪她,只是将她再次带了回来,依旧是细心呵护。

向映苇死死攥紧了手,既然上天给她一次重活的机会,她一定要好好去爱这个上一世被她伤害得遍体鳞伤的人,让那对狗男女,付出代价!

上辈子她真的是瞎了眼,才会看不到这个将一颗真心都捧给她的人!

想起上一世,她被困在火海里,最绝望的时候,只有薄川寒,不顾自己的生命的保护她,向映苇只觉得眼眶一阵酸涩。

但眼下最重要的,就是阻止这场车祸。

向映苇急忙出声叫道:“司机,快停车!”

薄川寒眸底蓦然掠过一抹痛色,她果然还是想要离开他!

向映苇一连叫了好几声,司机却没有丝毫反应,甚至连速度都没有慢下来一点,像是早就已经习惯了她这样的反应。

眼看着,离上一世出车祸的地点越来越近,向映苇一咬牙,一把抓住了薄川寒的衣袖:“我晕车,好难受,你快让他停下来!”


薄川寒一双深邃的黑眸中满是冷意,扣着向映苇的手自始至终都没有松开,语气冰冷:“不管怎么样,我都不会再让你离开我了。”

向映苇心头一阵酸涩,上一辈子,薄川寒的确是一直到死,都在保护她。

所以,这一世,该换她来保护他了。

向映苇轻轻碰了碰薄川寒的手,道:“我不会跑的。”

大概是她的脸色实在太差,薄川寒一瞬不瞬的盯着她看了几秒,才冷声吩咐司机:“停车。”

车子停靠在绿化带旁,向映苇磨磨蹭蹭的下了车,视线从不断穿行过的车辆上掠过。

她记得,那辆撞了薄川寒的车,是一辆没有挂牌的奔驰,那么说,只要躲过那辆奔驰,车祸就不会发生了!

“向小姐,你不是晕车要吐了吗,怎么,现在又不晕了吗?”司机生硬中带着明显的讥诮,“向小姐,这里是不能停车的,还是说,你有其他的打算?”

薄川寒脸色更冷,用力扣住了向映苇的手腕。

向映苇叹了口气,颇有些无奈,干脆反手握住了薄川寒的手。

“我不走。”她小心地观察着薄川寒,坚定道:“我以后,哪里都不去,就留在你身边。”

薄川寒脊背微微一僵,深邃漆黑的眸底却骤然掠过一抹隐忍的痛色。

自己明明知道,眼前这个女人,每次摆出的深情的样子,都只是为了离开他,他还是忍不住心软……

向映苇知道薄川寒并不相信自己,她不介意,反正,他们以后,还有很长的时间,她会用行动来证明。

一辆辆的车飞驰而过,向映苇不动声色的留意着,直到上一世撞上薄川寒的车开过去,她才长出了一口气,拉起薄川寒的手。

“我好多了,我们走吧。”

薄川寒垂眸,她竟然……没趁着机会逃跑?

车子一路开回了薄宅庄园。

一直到了婚房的卧室,薄川寒才放开禁锢着向映苇的手。

“你……”

薄川寒只来得及说出一个字,腰就被用力抱住了。

向映苇整个人都埋进了他怀里,双手紧紧环着薄川寒的腰,感受到男人有力的心跳,才渐渐安定下来。

颈上忽然传来一股大力,向映苇被迫抬起头,对上了薄川寒冰冷的眼。

薄川寒声音冰冷:“你又想耍什么花招?”

每一次,不管她犯了多大错,只要摆出这幅样子,他就再也无法对她狠下心来,哪怕,他知道这不过是她又一次逃跑失败,无奈的妥协伪装罢了……

向映苇却维持着那个动作没动。

她抬头,不躲不避的看着薄川寒:“阿川,只要你答应我一个条件,我什么都可以给你……”

薄川寒的表情蓦然变了,眸底控制不住的掠过一抹暴虐的疯狂。

“向映苇,我告诉你,想要我放你走,除非我死。”

向映苇忍不住笑了起来,她依恋的将头靠在男人的胸膛上,轻声道:“这可是你说的。”

下颌被用力抬了起来,薄川寒像是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你……什么意思?”

向映苇唇畔勾起一抹清浅的笑意,忽然踮起脚,用力在男人唇边亲了一下。

而后,她不顾男人变得暗沉的脸色,竖起一根手指:“我要你答应我,以后,只能对我一个人好,只能喜欢我一个人,要娶我!”

薄川寒心脏像是被人重重按了一下,让他再也控制不住自己,将眼前的女人死死压到了床上!

“你是在玩火。”

向映苇抬手,捧住薄川寒的脸:“所以,阿川,你愿意吗?”

薄川寒回应她的,是一个炙热而又滚烫的吻,仿佛要将她整个人都拆吃入腹……


网友评论

发表评论

您的评论需要经过审核才能显示

为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