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彩小说尽在A1阅读网!手机版

热门小说 > 现代都市 > 闪婚王妃无限宠夫

闪婚王妃无限宠夫

北派三哥作者 著

现代都市连载

意外穿越到古代,现代玄学大师柳绵绵成了闪婚的澜王妃。澜王夜沧澜相貌出众,是家里的宝贝,但因为人有点傻,在外面总是被欺负。要么就是被陷害,危险重重。他挨欺负是基本,又因为嘴笨讲不明白道理,一直在外面吃亏上当。如今,柳绵绵嫁过来,自然不会容忍丈夫人人可欺,她宠夫属性直接加到满,站出来保护他。她变身护夫狂魔,虐惨了欺负人的渣渣们!

主角:柳绵绵,夜沧澜   更新:2022-08-19 19:08:00

在线阅读
分享到:

扫描二维码手机上阅读

男女主角分别是柳绵绵,夜沧澜 的现代都市小说《闪婚王妃无限宠夫》,由网络作家“北派三哥作者”所著,讲述一系列精彩纷呈的故事,本站纯净无弹窗,精彩内容欢迎阅读!小说详情介绍:意外穿越到古代,现代玄学大师柳绵绵成了闪婚的澜王妃。澜王夜沧澜相貌出众,是家里的宝贝,但因为人有点傻,在外面总是被欺负。要么就是被陷害,危险重重。他挨欺负是基本,又因为嘴笨讲不明白道理,一直在外面吃亏上当。如今,柳绵绵嫁过来,自然不会容忍丈夫人人可欺,她宠夫属性直接加到满,站出来保护他。她变身护夫狂魔,虐惨了欺负人的渣渣们!

《闪婚王妃无限宠夫》精彩片段

“王妃,王爷知道错了,求你下山吧!”

玉眉山下,澜王府的侍卫们齐声呼喊,场面别提多壮观了。

而这位王爷,此刻正坐在马车里,一张俊脸臭臭的,恨不得将窝在山上的柳绵绵咬碎了,大卸八块!

一个月前,圣上赐婚,二人结为夫妻。

一个月后,柳绵绵一纸书信状告到宫里,说他逛青楼,不守男德。

她伤透了心,所以要休夫,从此入那玉眉山当尼姑,再也不下山了!

最后还写了一行小小的字。

除非夜沧澜来认错求她!

于是,这位澜王爷就被太后揪着耳朵给撵过来了,下令澜王妃若不回府,他干脆去隔壁的和尚庙一起出家算了。

夜沧澜心里这个气呀。

眼看着喊了好几声,那女人一点动静都没有,他气的一把掀开马车帘,“叫人上山看看,她是不是被狼吃了!”

侍卫青聿擦了下冷汗,“王爷,这山上没有狼。”

“没有就去看那女人死了没!叫这么多声还听不见,耳朵被鸡毛塞住了?”

青聿低头弱弱道,“这山上……好像也没有鸡。”

夜沧澜瞪他,咬牙道:“那你告诉本王,这山上有什么?”

青聿正要说,有王妃。

见自家王爷那臭的喷火快要杀人的脸,他连忙道:“属下这就亲自带人上去。”

夜沧澜冷哼一声,转身回了马车。

这屁股刚要在里面坐下,就听柳绵绵的声音,从山里传来:“不、回!”

就这两个字,直接把夜沧澜气炸了。

他又登登登的下了轿子,叉着腰朝山里喊道:“你爱回不回!”

然后,山里没声音了。

气氛有点尴尬。

青聿看着自家王爷难看的脸色,小声劝道:“王爷,咱是来认错请王妃回去的,您态度好点。”

夜沧澜咬牙:“一个小小的太傅之女,蹬鼻子上脸!”

青聿:“太后还等着呢,晚上宫里还有晚宴呢。”

提起这事,夜沧澜脸色就更难看了。

这他要是没把柳绵绵带回去,晚上指不定被怎么阴阳怪气的嘲笑呢。

心里衡量一番,还是把柳绵绵带回去比较划算。

等回府了,看他怎么收拾这不听话的女人!

夜沧澜清了清嗓子,态度好了些,“柳绵绵,你擅自离家出走,还给本王告状这事,本王都不跟你追究了。你赶紧下山,跟本王回家!”

还是没有声音。

青聿在一旁提醒:“王爷,认错认错。”

夜沧澜恼怒的瞪了他一眼,提高了嗓音:“柳绵绵,本王错啦,你快下山吧。本王明明是去青楼查案,你误会本王了,回府本王给你好好解释行不行?”

这时柳绵绵的声音才再次响起,“你哪错了?”

夜沧澜:“……”

哪错了。

他特喵的根本就没错好不好!

这女人,真是蹬鼻子上脸,没完了还!

他深吸一口气,忍着脾气道:“本王不该去青楼,不该让别的女人坐本王大腿,就算查案也不该去,可以不?”

柳绵绵:“嗯,态度还不错。”

夜沧澜抓狂。

那你还不赶紧下来,磨蹭什么呢!

“求本王妃下山可以,你那张脸能不能露出微笑?别跟我欠你银子似的,凶巴巴的,吓的本王妃都不敢出现了。”

夜沧澜强扯出微笑:“这样可以吗?”

“算了,比哭还难看,你还是别笑了,怪吓人的。”

眼看着自家王爷就要暴走,青聿赶紧抱住王爷的大腿,“王爷淡定淡定,王妃就要下山了,别功亏一篑。”

好歹是把夜沧澜给稳住了。

青聿心底还是心疼自家王爷的。

自从和王妃成婚之后,王爷在家里的地位,那是节节降落。

不光是在王府,就连在宫里也是。

想想最初王爷给王妃的评价:美若天仙,人畜无害,知书达理,温婉可爱。

再想想现在的评价:徒有虚表,卑鄙无耻,小肚鸡肠,可恨至极!

就这还是名满天下博学多才清儒雅正的太傅大人唯一的闺女?

也不知道退货还来不来得及。

显然,来不及了。

“柳、绵、绵!”

夜沧澜咬牙切齿,眼睛眨都不眨的怒视着从山上翩然走下来的绝美少女。

他当时眼睛一定是瞎了!

竟被这死女人的美色给迷住了!

想想就好气啊啊啊!

“王妃!”

王府侍卫们齐声行礼。

柳绵绵唇角含笑,落落大方,她抬了抬手,让大家免礼。

然后施施然的走到脸色难看的夜沧澜面前,毫不畏惧的直视他,一双清澈流转的眸子泛着水润光色,伸出手就使劲捏了捏他的脸,“王爷,笑一个?”

夜沧澜瞪大眼睛,气的一把打掉她的手,“柳绵绵,你要死啊!”

竟敢大庭广众一下,捏他的脸!

柳绵绵垂眸揉着被打疼的手,故意露出那红痕,轻哼一声,“王爷这是想家暴?”

夜沧澜喉咙一梗,“本王根本就没用力,谁知道你这么娇贵,一下都碰不得!”

“知道本王妃娇贵,王爷就别随便碰。毕竟碰坏了,你还得赔礼道歉不是?”

“我……本王……你……”

夜沧澜气的语无伦次。

明明这死女人先碰他的,真是恶人先告状!

柳绵绵不再理他,转身上了马车。

夜沧澜才刚跟上去,就被柳绵绵一脚踹了出来,“本王妃想一个人待着。”

“柳绵绵!这是本王的马车!”

“马车是王府的,是王府的就也是本王妃的,并非是你一个人的。”

“这马车是本王坐来的!”

柳绵绵‘嗯’了一声,“知道了。”

夜沧澜:“??”

然后呢?

没了?

他不死心的正要继续往马车上去,只见马车里一道鞭子忽然凌厉的甩了出来。

眼看着那鞭子就要抽到夜沧澜身上。

青聿瞬间将自家王爷拉下马车,“王爷小心!”

夜沧澜也被吓了一跳,他瞪着马车,气喘吁吁,“好啊你个柳绵绵,你真好样的,走着瞧!”

他没娶柳绵绵的时候,哪知道这女人会武功啊。

他就是个手无缚鸡之力的王爷,不然也不至于被欺负的这么惨!

青聿赶紧让侍卫把王妃的马车拉回府去,然后给自己王爷找了匹马,“王爷,你就委屈一下,先骑马回去吧。”

夜沧澜攥紧双拳,他好恨!

“青聿,等本王学会武功,本王非得打哭她!”

青聿哄着:“是是是,那咱先回府?”

“回吧!”

于是夜沧澜坐在马上,青聿牵着马绳,慢悠悠的跟在马车后面。


眼看着就要到澜王府了。

这时一个阵仗隆重,带着几十个皇城禁卫的轿撵,挡住了马车的去路。

轿帘掀开,里面坐着一个穿着金玉华服,头带玉冠的阴鸷男子。

男子身形消瘦,脸色苍白,手里拿着金丝手帕时不时的掩唇咳几声,盯着夜沧澜阴恻恻的笑道:“哟,这不是九弟么,有马车不坐,怎么骑上马了?”

夜沧澜见到此人,明显有些害怕。

他攥紧马绳,抿紧唇角紧张的道:“本,本王今天想骑马。”

这一结巴,气势瞬间弱到了脚底。

男子轻声一笑,眸底不屑,“是吗?听闻今日九弟去哪个山求澜王妃回府了,人可回来了?”

此时正在大街上。

周围的百姓虽不敢直视两队人马,可耳朵灵光着呢。

夜沧澜脸有些涨红,仿佛一时间不知道该说什么。

就在这时,马车的窗帘掀开,柳绵绵手臂往车窗一搭,露出带笑的明艳小脸,“三皇兄,你是在找本王妃吗?”

夜明诀朝柳绵绵看去,笑道,“看来九弟还真把人求回来了。”

“非也非也,三皇兄不是肺不好么,怎么好像脑子也跟着病了?我和我家王爷就是去山里赏个风,三皇兄这个‘求’字,是什么意思呀?”

“呵呵,澜王妃,什么意思你心里清楚。”

夜明诀脸上的笑冷下来,阴沉起来。

柳绵绵略作疑惑的皱皱眉,“那本王妃还真不知道呢。就是看三皇兄的病好像又严重了,当真觉得可悲,太医预测三皇兄活不过多少岁来着?三十还是二十五?”

“柳绵绵!”这时夜沧澜生气的喊了她一声,“你怎么和三皇兄说话呢?三皇兄都这么惨了,太医说他都活不过三年了,随时都有可能……你哪壶不开提哪壶,不会说话就闭嘴!”

然后又朝着夜明诀一脸歉意的道:“三皇兄,实在对不住,王妃平时和本王说话肆无忌惮惯了,她说你肺不好,脑子也跟着病了的话,三皇兄可千万别放在心上,等回府本王好好教教她规矩!”

夜明诀此刻脸沉的已经不能再沉了。

要不是知道夜沧澜就是个没脑子的废物,此刻又一脸真诚一副真心认错的模样,他都要怀疑他是不是故意这么说的了。

谁知,这时柳绵绵的声音再次响起来:“本王妃说实话有错么?三皇兄本来肺就不好,说他活不了几年的是太医又不是我!他身体都那么差了,命都快没了,还有闲心关心你我二人之间的事,本王妃应该更关心下三皇兄的病,不是吗?“

夜沧澜气的从马上下来,几步走到马车窗前,“本王都说了,不要当着三皇兄的面提他的病,你没听见是不是?”

“三皇兄有病是事实,明知道三皇兄有病,本王妃还装不知情,岂不是没有礼数?”

“……”

这头柳绵绵和夜沧澜,在街上吵的不可开交。

那头根本插不上话的夜明诀,险些被气的要吐血了。

他手帕掩唇,咳的直翻白眼。

这二人每一句话都不离他的病,到底是在关心他,还是故意往他伤口上狠狠戳刀呢!

夜明诀的侍卫见状,赶紧抬着轿子,快速往前走。

“三皇兄你怎么走了,轿子慢点啊,要不来我家府上休息休息聊聊天?别急着赶路把你累坏了,你可得多活几年啊!“

夜明诀听着柳绵绵的喊声,没忍住。

‘噗’的一口血吐了出来。

该死的,给他等着!

——

柳绵绵一把放下马车帘,把夜沧澜哔哔的声音隔绝在外面。

夜沧澜哼了一声,大步朝澜王府走去。

反正也快到家了。

这马,他不骑也罢!

二人在街上因为三皇子的病,大吵一架的消息,很快在长安城内散开。

大家都夸澜王爷有情有义。

但要说这事到底是二人谁的错,好像谁都有错,又谁都没错,一时间因为这事,城里众百姓,也是吵的口若悬河,自成两派,辩论的不可开交。

——

柳绵绵下马车进王府,就见夜沧澜正在院子里等着她。

她白了他一眼,转身就朝自己的琉光苑走去。

“柳绵绵!”

夜沧澜只好叫了她一声。

柳绵绵停住脚步,转过身看他,“有事?”

夜沧澜暗搓搓的磨牙道:“刚才你把三皇兄惹恼了,他要来找我们麻烦,怎么办?”

柳绵绵抱着手臂,“别把这事都赖在我身上,你刚才骂的不是很开心?再说了,本王妃就一小女子,他找麻烦最先找的也应该是你!”

夜沧澜脸一垮,气气的瞪着柳绵绵。

柳绵绵啧啧两声,“别告诉我,你现在后悔了。”

夜沧澜坚决不承认的道:“谁后悔了!而且本王可没骂三皇兄,你别污蔑本王!”

“你没骂你怕什么?”

“本王才没怕!晚上宫里有家宴,你赶紧收拾收拾,晚上和本王一起去!”夜沧澜突然想起来正事。

柳绵绵转过身,“不去。要是有人问,就说咱俩吵架了吧。”

夜沧澜:“……”

到时候晚宴肯定要碰到三皇兄。

三皇兄睚眦必报,肯定不会放过他的。

不行,他必须得把这可恶惹了麻烦的女人给叫上。

“不行,你必须得去。”夜沧澜跟在柳绵绵身后走着。

柳绵绵抽出腰间的鞭子,“你又想挨抽了是不是?”

夜沧澜看见这鞭子,下意识的瑟缩了下。

新婚当夜。

他美滋滋的幻想抱得美人归,一夜春宵呢。

结果被这鞭子抽的满头包的狼狈跑出来。

他现在看见这鞭子,就恨得牙痒痒,被抽过的地方仿佛又开始疼起来。

“你要不去的话,祖母会以为本王没把你带回来,她朝本王发脾气咋办?”夜沧澜硬着头皮继续跟着。

柳绵绵无动于衷:“那是你的事。”

“你这个可恶狠心的女人! 信不信本王找太傅去!”夜沧澜拿出杀手锏。

柳绵绵攥了下手指,皮笑肉不笑的看着他:“夜沧澜,你幼稚不?多大个人了,一有事还找我爹?上次你跟我爹哭着告我状的事,我还没找你算账呢!”

新婚夜被她揍了后,夜沧澜去找她爹好一顿哭。

回门她就被她爹耳提面命的好好教训了一顿!

她要是真的柳绵绵,她估计也就直接从了夜沧澜了,当个温婉可人的小娇妻。

可惜她不是呀。

她是一抹来自21世纪的灵魂,靠着一身本事行走人间的天才玄学大师。

谁承想,在收拾一个厉煞的时候,不过就偷偷睡了一觉。

再醒来,她就在夜沧澜府上的喜房里了。

还有她有原主的全部记忆。

占了人家闺女的身子,就得孝顺人家老爹吧?

夜沧澜就是捏准了她爹能治她,动不动就去她娘家告状,也不嫌丢人!

不过让柳绵绵没想到的是,夜沧澜这厮,竟还真的去找了太傅!

此刻。

她正和夜沧澜面对面的马车里。

看着某人小人得志臭屁的笑,柳绵绵实在没忍住,一鞭子抽了过去。

“啊!”

马车里顿时传来夜沧澜的惨叫声。

“柳绵绵你这毒妇,居然敢抽本王的脸!”


柳绵绵握着鞭子的手怔住。

她秀美拧起,咬牙瞪着此刻捂脸嚎叫的男人,“夜沧澜,你故意的是不是?”

她明明控制好了力度,只想抽一下这男人的身子,给他点小教训。

谁知道在最后一刻,这男人竟然把脸凑了过来。

正好让鞭子甩在他的脸上!

本来无比俊美的脸,此刻一道明显的大红痕,看着别提多刺眼,破坏美感了。

夜沧澜根本不回答,只顾继续惨叫:“疼死本王了,疼死本王了。”

眼看着就要到宫门口,柳绵绵气恼的收敛几分脾气,态度放软些,“好了,别叫了,让别人听见算怎么回事?”

尤其是让他的太后祖母看见了,不得吃了她啊。

夜沧澜一脸委屈悲愤:“你个毒妇,等下看祖母怎么收拾你!”

柳绵绵:“……”

然后垂眸小声嘟囔道:“明明是你自己把脸凑过来的。”

夜沧澜看着气焰终于弱下去几分的小女人,心里一直以来被压制的憋闷之气,终于缓解了不少。

他哼哼两声,翘起二郎腿,微抬着下巴道:“就算本王故意凑过去的又怎样?你打伤本王是事实,祖母向来疼宠本王……不过吧,你要是给本王好好的认个错,说不定本王就放你一马,如何?”

“夜沧澜,我看你又想挨打是不是?”

柳绵绵抬眸瞪他,扬起手中的鞭子。

夜沧澜连忙吓的放下腿,坐直身体,摆手讪笑,“别生气别生气,本王和你开玩笑的。”

“哼!”

马车刚好停下,柳绵绵头也不回的先下了车。

夜沧澜翻翻白眼,跟在身后。

“王爷,你的脸,王妃打的?”

侍卫青聿扯着嘴角,一脸震惊。

夜沧澜背肌挺直,背过手扬着头从他身边走过,一脸傲娇的道:“打是亲,骂是爱,王妃爱本王才会打本王,爱的越深打的越狠,你个童子男懂什么?哼!”

最后那个‘哼’字,简直和柳绵绵下马车时候的语调,一模一样。

青聿看着二人的背影。

疑惑的挠挠头,是他思想落后,跟不上潮流了?

寿仁宫。

太后的寝宫。

“澜王和王妃怎么还没来?”

萧太后等了许久,也没见夜沧澜和柳绵绵出现,忍不住问道。

一旁的辛嬷嬷笑着说,“已经到宫门口了,是一起来的。”

萧太后轻哼一声,“算这臭小子有点正事,还真把王妃给带回来了。本以为成婚之后,哀家能省点心,到底还是得跟着操心啊。”

辛嬷嬷道,“小两口慢慢磨合磨合,就好了,说不定越吵闹啊,这感情就越深呢。”

二人说话间,殿里的小太监也来通报了。

萧太后一听夜沧澜来了,收敛起几分脸上的慈善,故作冷漠,仿佛正在气头上一般。

寝宫内静悄悄的。

柳绵绵站在夜沧澜身边,二人一同进入寝宫内,行礼给太后请安。

“给澜王妃赐座。”

太后只说了这么一句。

夜沧澜见柳绵绵淡然自若的起身,坐于一旁的椅子上,便赶紧朝太后看去。

见太后压根不理他,忍不住出声道:“祖母,那孙儿呢?”

萧太后哼了一声,“你?你跪着吧!”

夜沧澜俊脸一垮,哀怨道,“祖母,你不能有了孙媳妇就忘了孙儿啊,这地板又硬又冷的,万一把孙儿冻坏了,你不心疼啊?”

“你!”

萧太后梗住,气恼的瞪了他一眼。

这臭小子,就知道往她心口上戳,知道她疼他。

真是拿他一点办法都没有。

不过就这么轻易让夜沧澜起来,估计他也不能长什么记性,于是萧太后冷哼道:“你做了错事,自然要受些惩罚,至于让不让你起来,还是由澜王妃定夺吧。”

夜沧澜暗搓搓的瞪向柳绵绵。

他是真想不明白了。

祖母为啥对柳绵绵这毒妇这么好,比他这个亲孙子还要好!

自从这毒妇出现,以前所有围着他转的人,全都围着柳绵绵转了,真是气死个人。

“王妃,你是何意?”

夜沧澜皮笑肉不笑的看向柳绵绵。

这死女人要敢不让他起来,当众给他难堪,他一定跟她水火不容,不共戴天!

柳绵绵朝他灿然一笑,嘻嘻的问:“王爷可是想起来?”

夜沧澜心道:废话!当然了!明知故问!

“王爷不说,本王妃也懂,那便起来吧。这地上怪硬怪冷的,可别把王爷冻坏了,本王妃也会心疼的。”

夜沧澜听这话,就跟见了鬼一样,脸上的表情全然是不敢相信。

这女人竟然没有为难他?

怕是太阳打西边出来了。

不相信归不相信,夜沧澜还是麻溜的从地上站了起来。

萧太后淡淡问:“青楼是怎么回事?当着哀家的面,你如实说来。”


网友评论

发表评论

您的评论需要经过审核才能显示

为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