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彩小说尽在A1阅读网!手机版

热门小说 > 现代都市 > 首富他高攀了冲喜新娘

首富他高攀了冲喜新娘

霓言霓语作者 著

现代都市连载

所有人都说苏璃雪的命不值钱,出生就被抛弃,五岁那年好不容易被收养,还是被用去给真千金挡灾的。十八岁的时候,苏璃雪失去了清白,被苏家利用完丢到荒岛,自生自灭。五年后,苏家竟然恬不知耻的召回她,要她给真千金替嫁,嫁给一个植物人冲喜。所有人都等着苏璃雪坠落地狱,却没想到,新郎在新婚之夜醒了,苏璃雪亲手把害她至此的苏家除掉了!

主角:苏璃雪,傅景寒   更新:2022-08-08 19:01:00

在线阅读
分享到:

扫描二维码手机上阅读

男女主角分别是苏璃雪,傅景寒 的现代都市小说《首富他高攀了冲喜新娘》,由网络作家“霓言霓语作者”所著,讲述一系列精彩纷呈的故事,本站纯净无弹窗,精彩内容欢迎阅读!小说详情介绍:所有人都说苏璃雪的命不值钱,出生就被抛弃,五岁那年好不容易被收养,还是被用去给真千金挡灾的。十八岁的时候,苏璃雪失去了清白,被苏家利用完丢到荒岛,自生自灭。五年后,苏家竟然恬不知耻的召回她,要她给真千金替嫁,嫁给一个植物人冲喜。所有人都等着苏璃雪坠落地狱,却没想到,新郎在新婚之夜醒了,苏璃雪亲手把害她至此的苏家除掉了!

《首富他高攀了冲喜新娘》精彩片段

“给我!我会让你成为华国最尊贵的女人!”

无穷的黑暗里,男人喘着粗气,大手抚上少女洁白无瑕的皮肤,银色的面具在暗黑的空间里散发着淡淡的光。

“不要过来......啊......”

黑夜中,苏璃雪猛地睁开眼,看到眼前熟悉的房间,这才缓缓回过神。

她又做梦了。

梦境里,那个带着金属面具的冰冷男人像魔咒一样困扰着她,羞耻又荒诞!

平缓了心情后,苏璃雪从床上起身,洗漱完后便下了楼。

她是从孤儿院带回来替苏家正牌千金苏宁宁挡灾的女儿。

十八岁那年,因为一个男人,她被暗中捆绑住手脚强行送到华国最穷最脏,治安最差犯罪率最高的云顶村自生自灭。

五年后,她二十三岁,因为另一个男人,她被强行带回来代替同年同月同日生的苏宁宁嫁人。

苏璃雪刚下楼,就看见自己少的可怜的行李已经被打包扔到角落里。

她掀了掀眼皮,看向沙发上一脸铁青的养母白璐,“这么着急赶我走?”

白璐嫌弃的瞥了她一眼,“当年要不是宁宁天生体弱多病,一生下来就送进保温箱,算命的又说她天煞孤女活不过十八岁,必须找一个同年同月同日生的女孩儿来挡灾。不然你以为你有什么资格成为内阁议员苏九州的养女?如今,也轮到你回报我们了!”

苏璃雪冷笑,回报?

这些年她在苏家被苏宁宁欺凌,被苏九州惦记,她还好意思要回报?

见苏璃雪不说话,白璐鄙夷道:“傅家三少爷虽然出车祸成了植物人,但还没死,医生不也说有百分之二十概率醒来?

傅家家大业大,傅冥苍就这一个儿子,你嫁过去就是独一无二的少奶奶,吃喝不愁,穿金戴银,不比待在云顶村那个贫民窟强百倍?”

苏璃雪冷冷的扯起嘴角,讥讽的看了她一眼,“妈妈说的对,我嫁就是了。”

明明是乖巧的语气,可听在白璐耳中却怎么都觉得不舒服。

她冷哼一声:“你最好安分的替宁宁嫁过去,要是敢坏了你爸爸的选举,仔细你的皮!”

苏璃雪不置可否。

她在回来的时候就知道,这么好的婚事之所以能轮得到自己,就是因为苏九州选举在即,需要傅家的支持。

但是苏家舍不得苏宁宁嫁给一个植物人受苦,所以这才把她卖了。

就在这时,一身淑女装扮的苏宁宁拎着一个粉红色的高定包包娇俏的从楼上走下来。

“妈妈,你把璃璃打扮好了吗,今天我要带她见我朋友,千万别让她给我丢脸啊!”

白璐瞥了苏璃雪一眼,拉着苏宁宁走到没人的地方,小声的说:“你真的要带她去见明许?”

陆家如今风头正盛,陆明许又是陆家独子,曾经还暗恋过苏璃雪,可惜他最后还是败给了世俗,选择了与自己门当户对的苏宁宁。

苏宁宁志在必得的得意一笑,眼底闪过一抹阴冷,“明许是我的,我不允许他心里有别的女人,我要让他眼看看苏璃雪有多下贱!”

“宁宁你别乱来,你爸爸马上要竞选了!”白璐提醒道。

“我有分寸!”

苏宁宁扯了下唇,转身朝苏璃雪的方向看了过去,随即皱了皱眉头,不满的对白璐说:“你把她打扮的这么漂亮干什么?”

白璐无奈:“我没打扮她,她......她......”

她天生丽质,自带光芒,美的像是遗落在人间的仙子,即使穿了一件旧衣服,仍美的动人心魄!

“行了别说了,时间快到了!”

苏宁宁打断白璐的话,笑吟吟的走到苏璃雪的身边,亲昵的挽住她的胳膊,“小璃,我们多年不见,你马上要嫁人,今晚好好玩,一切费用算我的!”

苏璃雪微微一笑,唇角带着孤傲的冷意,“那我先谢谢你。”

半个小时好后,两人来到京都最负盛名的夜总会——天上人间。

夜幕刚刚降临,空气中起了一层薄薄的雾,天上人间停车场上停满了各种豪车,各路豪门公子千金名媛像是参加盛会似的如约而至。

苏宁宁带着苏璃雪穿过金碧辉煌的大厅,来到二楼一间包厢。

她推开门一进去,里面的男女马上起身相迎。

“宁宁,你今天的衣服好漂亮,鞋子是限量版的吧,还有戒指,啧啧......”大家对她一阵吹嘘赞美溜须拍马。

忽地有人目光一转,发现了她身后神情淡漠的苏璃雪。

“哇,宁宁真给力,带了这么一个大美女过来,在场的男同胞有福了!”

丹凤眼,水蛇腰,一头秀发乌黑发亮,如瀑布垂在腰间,步履轻晃,美的如人间仙子,在场的男人眼睛都看直了!

“小璃刚从云顶村回来,你们不是一直好奇里面都有些什么么,可以让她讲讲。”苏宁宁看着自己刚做的水晶指甲淡淡的说。

众人一听苏璃雪是从云顶村回来的,马上露出嫌恶恶心的表情。

云顶村,一个垃圾场般的存在,从那里出来的人也都是垃圾!

“宁宁你怎么带了这么一个人过来,脏死了!”何曼曼捏着捏着鼻子说。

“哎呀,快把她赶出去,我才不要跟云顶村出来的人一起玩!”有人附和着说。

苏九州在竞选内阁理事长在即,作为他的女儿,苏宁宁必须为他树立良好的正面形象。

她把苏璃雪拉过来坐到沙发上,假惺惺的道:“众生平等,云顶村回来的人也是人,何况小璃马上就要嫁给傅景寒,难道你们连傅景寒的面子也不给?”

“傅景寒!?傅氏集团继承人,华国首富的傅景寒?!”

听到“傅景寒”三个字,在场的人均露出一副惊恐的神色,刚才还是吵着把苏璃雪赶出去的那些人,马上垂眼缄默。

传闻傅景寒名下的产业遍布全球,掌握着华国一半以上的经济命脉,杀父弃子,是个无人能惹的活阎王!

可就在一个月前,他不幸遭遇车祸成了植物人,傅家大乱,一向不信鬼神之说的傅冥苍,听从算命先生的话为儿子娶妻冲喜,苏家之女成为傅家媳妇的不二人选。

所以给傅景寒冲喜的倒霉鬼,就是是苏璃雪?!


面对众人各种或惊恐或奇怪的目光,苏璃雪毫不在意,她懒懒的坐在沙发上,拿着茶几上的色子,一会儿摇成六个一,一会儿摇成六个六。

“小璃,别光顾着玩儿,喝酒啊!”

苏璃雪手里被塞了一杯酒。

她举着酒杯闻了闻,眼底闪过一丝了然的笑意,仰头把杯子里的酒喝了。

如她所料,没过几分钟,她便头晕目眩浑身无力。

“小璃,你喝醉了,我扶你去客房休息会儿!”

苏宁宁扶着苏璃雪站起来,走之前,冲何曼曼使了个眼色,何曼曼点了点头。

苏宁宁把苏璃雪扶到三楼客房,看着床上已经不省人事的苏璃雪,拿出手机拨了一个号码,“美女给你准备好了,过来验收!”

说完,挂了电话,唇角扬起一抹奸计得逞的笑。

她转身刚想离开,忽地一个茶杯飞过来,直击她的后脑勺,只听“砰”的一声闷响,苏宁宁没有征兆的倒在了地上。

本该晕过去的苏璃雪没事人似的走过来,她把苏宁宁弄到床上,在床头台灯下面放了一个摄像头,然后悄然闪身出去。

她从这间房间出来,然后神不知鬼不觉的进了隔壁,动作轻盈的像是暗夜里的一抹鬼魅。

这个房间竟奢华的过分,即使苏璃雪见多识广也没见过这么高档的客房。

不过她现在没闲心关心这些,她用自己的手机连接苏宁宁房间的摄像头,没一会儿,手机屏幕上便出现了苏宁宁躺在床上的画面。

几分钟后,一个秃顶男人鬼鬼祟祟的来到苏宁宁房间门口,他用房卡打开房门,在监狱里待了三个月,终于可以开开荤,猥琐的搓搓手,眼里冒着饥渴的绿光,迫不及待的朝床上扑了过去。

……

陆明许一边大步走一边急切的问何曼曼:“你确定,真的是小璃回来了?”

五年了,苏璃雪失踪五年了,竟然活着回来了!

她是他的初恋,如果不是家里反对,他们早已结婚,说不定还有了自己的宝宝。

何曼曼微微一笑,“陆先生上去看看就知道了!”

两人来到三楼客房,何曼曼用另一张房卡打开客房的门,刚才还无法打开的客房吊灯,被她按了一下开关,灯就亮了。

按照计划,苏璃雪与人苟合被陆明许撞见,彻底熄灭陆明许对苏璃雪的念想,可是床上被玷污羞辱的人怎么变成了……苏宁宁?

何曼曼愣住,陆明许则大惊失色,一个箭步冲过去:“宁宁……”

隔壁房间里,苏璃雪盯着手机监控画面,唇角向上翘起。

就这智商还想害她?

殊不知她在端起那杯酒的时候就闻到里面的毒药成分,提前吃了解药。

手机画面里乱成一团,陆明许拽着秃顶男狠揍着,何曼曼则手忙脚乱的给苏宁宁穿着衣服,门外站满了苏宁宁的狐朋狗友,这些人是苏璃雪匿名打包厢电话叫上来的。

目的达成,苏璃雪切断摄像头连接,伸了个懒腰,起身给自己冲了杯咖啡。

咖啡还没刚喝一口,斜对面的一扇门缓缓开启,扑面而来的是氤氲的水汽,一个男人的裸背在雾气里若隐若现。

“过来!”

男人的声音低沉暗哑,像是压抑着某种情绪。

苏璃雪一时看呆了,受了蛊惑一般,缓缓的朝那扇门走过去。

男人转过身,带动了浴缸里的水溅出来,浴缸里的水很黑且散发着浓厚的药香,他肩膀平直,胸肌明显,脸上带着一副银色狼面面具,面具下面是一双犀利的眸。

“你是……这里的男模?”苏璃雪拧眉问道。

下一秒,男人突然起身,没见过男人裸体的苏璃雪下意识的捂住脸,“你别过来,我不是……”

她的话还没说完,男人突然把她按在墙上,像是吸血鬼一样,咬上她修长白嫩的脖子。

“你滚开!”

苏璃雪想要运用在云顶村学习的点穴大法控制住这个男模,突感腰间一凉,男模用枪抵住了她的后背。

“再动杀了你!”男人的声音像是从地狱穿越而来,带着阴冷的寒意。

“你想干什么?”苏璃雪暗暗收气,准备寻找机会再次进攻。

男人头一偏,歪在她的肩膀上,苏璃雪以为他又要咬她的脖子……并没有!

他像个瘾君子一样贪婪的嗅着她身上的气味,每嗅一下,就会舒服的松弛一下双肩。

苏璃雪为消除身上的疤痕和旧伤,在云顶村的时候常年泡药澡喝药汤,为了学医,每日混迹与百药园中,经常以身试毒,尝试各种草药,久而久之,她身上就有了一种特殊的气味。

这种气味很淡很淡,不仔细闻,很难闻出来。

但她不懂一个男模为什么有这种癖好,上瘾似的嗅着她身上的气味。

男人趴在她身上闻了一会儿,然后用枪指着她:“去床上!”

苏璃雪刚想活动一下手指,男人扣动了扳机,她紧攥了一下拳头,只好从浴室走出来来到卧室。

“躺下!”男人命令道。

“我觉得你估计搞错了,我来这里不是为了找男模,不懂你们的小花样……”

她的话还没说完,只听“砰”的一声闷响,男人开了枪,子弹在墙壁擦出刺眼的火化,嵌入对面的木板。

苏璃雪心里一惊,从浴室里飘来一团朦胧的雾气,男人的脸变得影影绰绰,且离她越来越近。

男人一手捏住她的下巴,一手桎梏住她的手腕,借着心里的躁意吻上她的唇,她的唇很柔软,带着淡淡的酒香,他手辗转她的脑后,无视她的挣扎,手上用力,加深了这个吻。

房间升腾起难以名状的潮热,幽暗的空间让温度持续走高,苏璃雪感到心口发慌,头脑发昏,她恍若进入到那个可怕的梦中。

“啊……你滚开!”

她抬手欲要把男人推开,发现自己被房间里的热气蒸腾的全身无力,像是洗了一个高压桑拿。

彻底晕过去之前,她看到男人面具上雕刻着一个“King”字。

温暖的阳光从窗帘后面照进来,洒在洁白的欧式大床上。

苏璃雪从睡梦中醒来,缓缓睁开眼,入眼的是超豪华的水晶吊灯以及洁白无瑕的天花板,她意识渐渐回笼,第一时间看向身侧的位置。

身侧空空如也,昨晚那个男人已不知去向。


气的咬着后牙槽咯嘣咯嘣响!

别再让我再碰见你,不然阉了你吃饭的家伙!

苏璃雪愤怒起床,去浴室冲了个澡,头发没吹干,就逃也似的走出夜总会。

苏宁宁在她这里受了气,苏九州和白璐不会放过她,苏璃雪刚一从夜总会出来就接到苏九州的电话,说有事情找她,让她马上去苏府一趟。

苏璃雪到了苏府,苏九州和一个陌生面孔的年轻人在客厅喝茶说话,年轻人穿着一身正装,头发梳的一丝不苟,皮鞋擦的程亮,衣服板板正正,不苟言笑的样子。

“小璃,我给你介绍一下,这位是傅家的管家赵言,他今天过来是跟你谈一下跟傅少爷结婚的事!”

苏九州淡笑着说,绝口不提苏宁宁受辱的事。

赵言站起来上下打量了一眼苏璃雪,冷漠又不是礼貌的问:“苏小姐今天有时间吗?”

苏璃雪不知道他们葫芦里卖的什么药,迟疑几秒,点点头:“有。”

“既然苏小姐今天有时间,麻烦你跟少爷去办理一下结婚登记。”

饶是苏璃雪做好了完全的准备,也没想到苏九州叫她过来是因为这个。

表面上苏九州对苏宁宁的受辱的事情不闻不问,好像小孩子打打闹闹无关紧要一样。

实际上他还是咽不下这口气,婚期提前足以说明一切,他这是在用自己的手段制裁苏璃雪,毕竟嫁给一个植物人的日子不会好过。

苏璃雪轻扯了一下唇角,就这样想让她求饶认错?简直可笑!

“好!”她淡淡回应。

苏九州端着茶杯的手微微一顿,探寻的目光从瓷杯后面射过来,苏璃雪朝他看过去,“爸爸想说什么?”

苏九州轻咳一声,放下杯子,假惺惺的说:“一转眼你都要嫁人了,爸爸真舍不得你!”

苏璃雪恶心他这种惺惺作态,“既然你没什么可说的,赵管家,我们走吧!”

以为苏璃雪会一哭二闹三上吊闹一场,没想到事情进行的这么顺利。

到民政局,傅景寒成了植物人现在在床上躺着,自然不能过来,两人合影由电脑合成,其他流程由赵言全权代理,搞得苏璃雪好像跟赵言结婚似的。

民政局给他们开辟了特殊通道,流程走的很快,不到半个小时登记结婚完成。

苏璃雪翻开属于自己的那本结婚证,这才看到丈夫的第一面。

挺立的鼻梁,紧抿的薄唇,棱角分明的脸庞,单眼皮,但眼睛形状很好看,眼角微微上剔,眼神淡漠疏离,带着不可一世的狂傲。

“你确定这是你家少爷?”不是韩剧的里的冷清男主角?

赵言微勾了下唇角,“照片没拍好,让苏小......让少奶奶见笑了!”

苏璃雪把结婚证合上,往包里一塞,“接下来我需要干什么?”

“明天是你和少爷的婚礼,你可以现在就跟我回傅家。”

“也就是说我还有半天的自由时间。”

赵言挠挠眉心,“少奶奶不必焦虑,少爷会对您好的。”

苏璃雪心中冷笑,一个植物人能怎样对她好?

“既然我还有半天的自由时间,我就先不跟你回去,我回京都不久,想到处转转。”

“可以。不过我提醒少奶奶一句,京都是傅家的地盘,城市每个角落都有傅家的眼线,别说抓个人,就是找根针也是分分钟钟的事!”

所以乖乖就擒,不要想着逃跑,一旦逃跑没有好果子吃!

苏璃雪冷扯了下唇角,淡淡道:“我决定嫁给你家少爷,就做好了当金丝雀的准备,毕竟在你们眼里,我嫁给一个植物人也是高攀,既然是高攀为什么要逃跑呢?”

“我已经是傅家的少奶奶,就有资格行驶我的权利,车钥匙拿来,我去兜兜风!”

几分钟后,赵言看着开着车风驰电掣离去的一抹黑影,心中诧异,不是说苏家这个养父胆小怯弱可以随便拿捏的软柿子吗,怎么跟想象中的不太一样?

苏璃雪开着那辆顶级莱斯莱斯并没有走多远,她把车停在路边临时泊车的地方,拿出来手机上网。

跟她预想中的一样,她上传到网上那些苏宁宁不雅照没有引起太大风波就被压了下去,网上一片平静,没有人提苏九州女儿被猥琐的事。

不用猜都知道是苏九州的手笔。

苏璃雪小试牛刀并没想着就此把苏宁宁一家打垮,她只是想试探一下苏九州在京都的势力,以及京都的舆论风向。

事实证明,这里仍是富人的世界,穷人根本没有发言的机会。

苏九州势力庞大,如果让他当上理事会会长,更是难以对付,所以她必须在他变得更强大之前把他拉下台。

苏璃雪浏览完消息放下手机,刚想发动车子,腹部突然传来一阵剧痛。

剧痛像是海水一般汹涌而来,瞬间席卷她全身。

她趴在方向盘上,额头渗出细密的汗珠,想要打个电话,发现手抖的厉害,根本拿不住手机。

纵然她博闻强识,学医有道,也弄不清楚自己为何突然这样。

“啊......”

就在她疼的死去活来,马上要晕过去的时候,她的手机突然响了起来。

是个本地的陌生号码。

她凭借超强的意志力按了接听键,一个低沉压抑的声音从话筒里传过来。

“难受吗?”男人的声音像是从嗓子眼里挤出来,暗哑,晦涩,有种粗粝的磨砂感。

“你是谁,为什么要害我?!”苏璃雪手抵着腹部,似要把腹部按穿,这样才能好受一点。

话筒里出现片刻静默,随后男人粗粝暗哑的声音再次传来,“来天上人间,我告诉你。”

天上人间,前天晚上去的那个夜总会!


章节在线阅读

网友评论

发表评论

您的评论需要经过审核才能显示

为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