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彩小说尽在A1阅读网!手机版

热门小说 > 现代都市 > 只丢给他一个女婴

只丢给他一个女婴

白子金作者 著

现代都市连载

楚翔认为和女友的关系已经水到渠成,可以谈婚论嫁了……一次遇袭,他为了保护女友,将恶少狠揍一顿,却反被报复进了监狱。在监狱中楚翔因祸得福,获得了奇门异术,好不容易熬到了出狱的那天,竟被前女友丢给一个女婴,然而她便失去了踪迹。从此楚翔这个刚出狱的奶爸,开始学着带娃养娃。

主角:楚翔   更新:2022-08-19 19:08:00

在线阅读
分享到:

扫描二维码手机上阅读

男女主角分别是楚翔 的现代都市小说《只丢给他一个女婴》,由网络作家“白子金作者”所著,讲述一系列精彩纷呈的故事,本站纯净无弹窗,精彩内容欢迎阅读!小说详情介绍:楚翔认为和女友的关系已经水到渠成,可以谈婚论嫁了……一次遇袭,他为了保护女友,将恶少狠揍一顿,却反被报复进了监狱。在监狱中楚翔因祸得福,获得了奇门异术,好不容易熬到了出狱的那天,竟被前女友丢给一个女婴,然而她便失去了踪迹。从此楚翔这个刚出狱的奶爸,开始学着带娃养娃。

《只丢给他一个女婴》精彩片段

“七号罪犯,你可以出去了,现在和我去办手续。”

楚翔得知自己能出狱了,此刻反而有点不想离开。

他回头看了看这两年来与他朝夕相处的老人,老人在号房的角落里枯坐着,并不看他,只是朝他轻轻摆了摆手。

“去吧孩子,你已经不是原来的你了,好好想想,我这两年来对你说的每一句话,凡事要有分寸。”

楚翔重重点头,朝着老人的方向深深鞠了一躬。

“喂!你走不走啊?就你跟这老神棍学成这样,迟早还得进来!”小狱警不耐烦的说道,然后上前拽住楚翔的肩膀。

楚翔猛地回头瞪了他一眼,只一眼,小狱警顿然觉得像是有一柄开刃的钢刀直劈而来——

他分明看到楚翔的眸子,在这一瞬间从深褐色变成了刺眼的赤金,眼底竟然有可怕的杀意!

“我……你……”

这下,小狱警连一句完整的话都说不出来了。

“咳咳!”

听到咳嗽声,楚翔眼里的赤金色消散下去,他回头看向角落里的老人。

“要有分寸。”老人还是没有正眼看向他们,但他塌下去的身形看上去让种说不出的悲戚:

“以后你早晚会遇到那些人,只有深藏不露,才能始终立于不败之地!”

楚翔又鞠了一躬——

“谨遵师父教诲!”他又顿了顿道:“你要我做的事……”

师父摆了摆手:“等你的造化到下一阶段再说吧!”

“是。”

在楚翔离开号房之后,老人的身影迟迟没有挪动,语气却充满自豪与欣慰:

“也不算愧对祖师爷了,只要不走歪门邪道,不出二十年,这就是新一代的——道皇!”

……

楚翔出了监狱大门,目视前方。

他没想到,两年没和外界有任何的联络,出狱这天还会有人来接自己。

那是他的发小王斌,一米九的身高,二百四十斤的体重,此刻正依靠在监狱门外的一棵略显单薄的梧桐树边。

楚翔实在不知道该说些什么,上前拍了拍王斌的肩膀,“瘦了?”

“可不嘛,你进去这两年我茶不思饭不想的……对了,快来看看,我给你准备了个惊喜!”

王斌说着,走到车边,他刚拉开车门,一声刺耳的婴儿啼哭就传入了楚翔的耳朵!

“哇——!”

只见后座上放了一个不大的襁褓,里面的女婴正在不住地啼哭。

楚翔皱眉,看看王斌,而对方也看着他,彼此大眼瞪小眼。

婴儿的哭声始终不止,两个老爷们就在这样诡异的气氛里对视无语。

最终还是楚翔先打破沉默——

“你女儿?长得和你……”

“你的。”

“不是很像……”

还好嘴慢了一拍……等等!

谁的?

楚翔震惊的看着那个女婴,不敢置信的反问:“我的?”

王斌深深吸了口烟,二百四十斤的脸上带着惊人分量的惆怅。

他尽量长话短说把这一年发生的事情告诉楚翔……

原来在楚翔进监狱不久后女友芊雪就发现自己中奖了,毕竟当初楚翔是……为了她才进去的,她就想生下这个孩子,当做补偿楚翔了。

是的没错,所谓补偿就是孩子生下后,她就走了,再也没有回来看过孩子一眼。

楚翔能猜到芊雪不会等他,也不想再跟他好了,但他是真的没想到,她给自己生了个女儿!

他现在的震惊就好比是瞧见自家养的公狗突然生了一只骆驼,就,怪突然的!

王斌看出他的犹豫,试探问道:“要不,送福利院去?”

不想话音刚落,女婴哭得更加惊天动地!

两人在哭啼声中对视一眼,他们都知道,时至当下,炎黄的福利院,依然是一句骂街的话。

楚翔回头看向那女婴,突然那婴儿就不哭了!

此刻就这样安静地与他对视着,那澄澈的眼睛里透出一丝光泽,让楚翔莫名有一种异样的感觉!

王斌拍了拍他的肩膀,“嘿,嘿!别看了嘿,怎么安排你给个准话。”

良久,楚翔正色道:“留下吧,我养养看。”

第一次做奶爸,也许做得不错呢?

王斌露出一副无奈的神色,却又窃喜楚翔的决定。

之后,楚翔上了车,在前座找到一枚硬币,那是一枚银行的纪念币,正面画着银行的图案,反面有一朵盛开的月季花。

王斌见楚翔对着硬币发呆,刚想说什么,就见硬币震了一下,两面的图案消失,只剩下了平整的钢板,激光篆刻的花纹好像从未存在过。

楚翔看着傻眼的兄弟,声音雄厚:“彬彬啊,我很难向你解释我这两年都经历了什么,但我已经不是以前的我了!失去的一切,我都会全部夺回来!”

王斌眼睛瞪大,嘴唇颤抖,倒不是因为“彬彬”这个恶心的昵称,而是他亲眼看到有一道炫目的金光在楚翔的眼底一闪而过!

这时,后座的婴儿突然应了一声,像是在兴奋的嚎叫!

她早不哭了,面色比见到楚翔之前红润了许多,尤其是看着楚翔时,她的眼睛里似有一道流星般的精光一闪而过……

 


“先去看看咱妈吧。”王斌脸上喜忧不定:“哎,你做好心理准备吧。这两年我都帮你照应着,但老太太这身子骨儿……”

楚翔最担心的事情还是发生了。

自他入狱之后,他没有一天不在担心母亲。

后面的话,王斌没有再说,楚翔也没有再追问,只有小薇薇在楚翔怀里发出了轻轻的呜鸣声,似乎在为自己奶奶的情况担心忧虑一般。

这倒是有点出乎楚翔的意料,小薇薇的反应竟异常灵性,给人一种区别于一般孩童的聪慧之感。

“别惊讶了,以后和你女儿慢慢相处吧,你这孩子灵着呢!”

王斌这个描述其实还是保守了,他虽然照顾小微微不久,但这孩子之前的表现,可真是……不太一般!

十分钟后,楚翔时隔两年再次站在自家门口,他深吸了一口气,努力抑制思母之情。

王斌则掏钥匙打开了门。

进去后,屋里有一个声音气若游丝的唤道:“阿斌啊?”

楚翔听到声音,急忙三步并作两步直冲进屋,然后噗通一声,一头跪倒在母亲的床前!

“妈……妈我回来了!”

楚母艰难的睁开眼睛,看到楚翔的那一刻,整个身子都颤抖了起来,她整个人像是嵌在了床上似的,有出气没进气,眼看就要不成了。

“儿子啊!”她颤颤巍巍的伸出手,抚在了楚翔的头上。

一时间,楚翔万股悲情涌上心头,有担心,也有愧疚,眼泪止不住的流淌下来,他恨不得是自己代替母亲躺在床上!

“儿子,别难受……这人啊,生老病死在所难免,我走了以后你要好好照顾自己,都好好的……”

“妈,要不是我一时犯糊涂,打了那个混蛋,您也不会——”

“诶!你做得对,保护自己爱的人,这是大丈夫该干的事!”

楚母有些激动,突然剧烈的咳嗽起来,客厅里也传来小薇薇的哭声。

她强忍着最后一口气道:“赶紧把我的孙女儿抱过来再给我看看,去啊!我一时半会还死不了!”

楚翔强稳住心神,赶紧将薇薇抱给母亲。

楚母抱起女婴,病容之中露出了会心的笑,但紧接着就落下了泪来。

“儿子啊,我不想死,我还想替你看孩子,想看着这小家伙长大呢……咳咳咳!”

母亲的几句话让楚翔的心都要碎了!

他两年前为了袒护女友不被公司的恶少胡景天骚扰,一时冲动动手打了人,但没想到这一时英勇,几乎让他家破人亡!

他简直是匹夫之勇,枉为人子!

在悲痛与绝望中,楚翔突然想起了师父的话——

你已然不是曾经的楚翔了!

师父所传授的,是治世救人之道,他一定能救回自己的母亲的!

楚翔忙擦去脸上的泪,上前一把握住母亲的手腕,想给她把脉。

“你怎么会这些……装模作样的,医生都没辙呢。”

楚母要把手抽出来,但紧接着就感觉到一股暖流竟从楚翔的指尖散出,迅速流窜进她的全身,上至天庭下至脚心,令她浑身顿时暖融融酥麻麻的,说不出的舒服感。

她惊讶的看着儿子,而楚翔脸上的惊讶则更甚!

他清晰的感受到,母亲的经脉五脏都没有病症,唯独有一股凝重怪异的气液在身体中流动,不停地腐蚀着她体内的生机。

母亲没病,但中了毒!

“这……”

楚翔沉吟半晌,打定注意。

只见他右手给母亲把着脉,左手暗自掐诀,眼底精光一闪。

楚母还没来得及问楚翔把出什么,就只觉一阵浓浓的困意袭上脑海,紧接着就沉沉睡了过去。

之后楚翔抱着女儿回到客厅,王斌也正因为老太太的病情而内疚着,这个二百四十斤响当当的汉子,此刻也呜呜抽泣着。

“别哭了,我妈没病。”

一句话,成功让王斌噎住了。

“你妈没病,你有病,到这种时候了还他妈的说胡话!”

“她没病,是中毒了……浊气走手阳明大肠经和手少阴心经,塞住了太渊、鱼际、少商等九个大穴导致五脏供血不足,心脏尤其如此,”楚翔顿了顿,脸色阴沉:“天底下可没有这么阴毒的病。”

王斌像是听了,又好像什么都没听,瞠目结舌的不知该说些什么。

“我问你,最近可有什么陌生人来过我妈这儿?”

王斌听着这话,死死盯着地板,暗自攥紧拳头。

“实话告诉你吧,你进去之后,胡景天那小子隔三差五就派几个流氓来骚扰老太太,非说你当时赔得钱不够,我也被那帮混蛋敲诈过几回,真不是人会做的事!”

胡家向来是以医药制造作为主业,但母亲所中的是针对气的毒素,这就触及到修道者的领域了,胡家从哪找来的这么擅长毒术的人呢?

还没等楚翔多想,房门突然就响了起来!

敲门的人很用力,紧接着一个破锣般的声音从门外传来——

“老东西,死没死啊!你爸爸又来找你要孝敬钱了!”

听到这熟悉的声音,王斌腾的一下站起身来,从厨房抄起两把菜刀,递给楚翔一把。

“说曹操曹操就到!翔子,你来了咱们就没什么可怕的,今天就跟这帮杂碎拼了!”

不想楚翔不为所动。

他非但不像王斌这么激动,反而淡淡的冷笑两声。

“什么毛病,你气糊涂了?”王斌不明就里。

“他们会动手吗?”

“你说呢,我忍他们好久了,不过你小心点,他们人多。”

门外的人还在叫嚣:“我听见你的声音了死胖子!快给你爷爷开门,不然我一会冲进去把你的骨灰给扬了!”

楚翔对于外面人的警告嗤之以鼻,他慢悠悠的从沙发上拿了一张毯子把女儿裹了起来,放到一处磕不着碰不到的地方。

之后,他活动了一下手腕,朝王斌说道:“能动手解决,那就好办多了,一会儿你不用动。”

王斌此刻的状态可以用极度紧张四个字来形容,“怎么?等你被他们打死了照顾你一家老小?我才不当这大冤种呢!”

“放心,我已经不是两年前的我了,今天就让他们重新认识认识!”

 


门一开,屋外站了四个人。

为首的一个是一个板寸头,长了一张小长脸,尖下颌,脸上打了唇钉和鼻钉。

不长的头发说不上来是什么颜色,青一块红一块的。

用楚翔的话来说,这就是一张海克斯科技的脸。

这长相几乎把“我是流氓”四个字写在脸上。

板寸头看到开门的楚翔也是一愣,随即他讥笑:“哟!楚翔啊!你没死在牢里头啊?”

楚翔瞥了一眼旁边端着菜刀紧张兮兮的王斌,没说话。

“王胖子,你别这么恶狠狠地看着我,我也不难为你,只要让这孙子把钱还上就行。”

王斌眼睛都快瞪出血来了。

“你们还是人生父母养的吗?老太太都病成这样,你们还帮着胡景天那恶少过来敲诈?”

只见那板寸头突然换了一副无辜的嘴脸,睁大了眼睛,“对啊,当然得现在要啊,要不然等那老东西一死,不更要不到了吗?”

闻言,楚翔攥紧了拳头。

“那老东西只是没了命,我们胡少爷可是正儿八经的损失了一笔财产啊,这能比吗?哈哈哈哈哈……”

这下,楚翔腾的一下站了起来!

而板寸头还在嘲讽:“诶呦楚少爷,还想动手啊?我们哥几个今儿心情好,你过来跪着挨个叫我们一声爷爷,我们就给你再宽限几日呗。”

“对啊大哥,做人留一线,怎么也得给楚少爷留出卖肾的时间来吧……”

“哈哈哈!”

流氓们的笑声混作一团,令人作呕。

门一直没关,几个街坊都从门缝里探出头来看热闹。

楚翔始终没有说话,死死地盯着板寸头,额头上的青筋都隐隐的浮现了出来。

突然,他怒极反笑,回头对同样怒极的王斌说了一句看似玩笑的话:“怎么也不能让街坊看笑话对吧?”

王斌:???

下一秒,只见房门猛地一下关上,一个板寸头的小弟还扶着门框嘿儿嘿儿乐呢,手却在这一刻被门狠狠夹在门缝里。

“啊啊啊啊啊啊!”

十指连心呐,小弟一头栽倒在地上,抱着手哀嚎不止。

在王斌的视角里,楚翔的身形好像恍惚了一下。

他动了,又好像没动!

板寸头先是愣了一下,但他完全不认为是楚翔做的。

“你说你,这么不小心?倚什么门呢,不知道今天风大吗?”

哪有什么风?

“诶,也没事,咱们就把你治手的这笔账也算到楚大少爷身上好了。”

那刚才还倒地哀嚎不止的小弟一听到可以让楚翔报销,立刻在痛苦之中露出了一个扭曲的奸笑。

楚翔拧眉,他实在看不出这些仗势欺人之辈与豺狼虎豹一类的畜生有什么区别?

他想到师傅曾经对他说过的话:“遇到想要骑在你头上的人,干掉就是。”

正义是道,惩戒是道,快意亦是道。

此刻,楚翔告诉自己,对付这些渣滓,不需要留情。

“姓楚的,跪下叫爷爷跟立刻还钱,你选一个!”

“呸!”坐在沙发上的小薇薇朝着四个人吐了一口口水。

“嘿,小崽子!”

板寸头的另一个手下看楚翔的闺女都敢嘲讽他们,上来要推搡楚翔,给这孩子一点教训,不曾想桌子上的抹布不知何时出现在他的脚下,那小弟一个打滑,本来是朝着楚翔去的,却径直朝着王斌冲了过去——

王斌手里,可是端着菜刀呢!

好在这小弟反应也快,在看到那菜刀的一瞬间,他一个鹞子翻身,转着圈的从王斌身边擦了过去。

随后一头撞在了楚翔母亲卧室的墙上,晕了过去!

板寸头一伙人都没明白过来发生了什么?

楚翔好像做了什么,又好像什么都没做。

板寸头还想要强行找补:“没事……这笔账也算在楚……”

话还没说完,身后的一个小弟突然撞在板寸头的身上。

“你他妈的……”

板寸头回头,正好踩到了刚才被门夹到手的倒霉蛋身上。

“啊啊啊!”

听着这一声声的嚎叫,楚翔有些后悔,早知道就出去打了,母亲刚刚睡着,把她吵醒可就不孝顺了。

被踩到手的小弟吃痛,也不管什么大哥二哥了,下意识的推开板寸头。

板寸头没有朝前扑倒,而是向后摔去,唯一一个还算完好的小弟想扶住他,两个人一起朝后倒了几步。

但一个没站稳,两人一起摔出了门外。

“噫——好!打得好!”

门外看热闹不嫌事大的几个街坊爆发出雷鸣般的喝彩声,他们还以为楚翔是小叶问附身,一打四,把流氓们都打了出来。

四个找事的流氓都没明白过来,四个倒霉蛋彼此对视了一眼。

“老大,有点邪门儿啊……”

板寸头心说多新鲜呢?!连沙发上那个还没断奶的孩子都看出来了!

“哈哈——啊嘿嘿——”小薇薇在沙发上笑的前仰后合,这显得他们四个更呆了几分。

“我说,你们再多来几次,我可以收门票了。”楚翔自始至终都没有动,只是故作慵懒的伸了个懒腰道:“怪不得胡景天两年前这么不经打,还真是什么人养什么狗。”

板寸头这下不甘心了,他冷笑一声:“行啊,看来楚少爷长能耐了啊!对了,我们胡少爷过两天结婚,缺个表演耍杂技的,你有没有兴趣来啊?”

楚翔蹙眉,结婚?

只见几人都意义不明的憨笑起来。

小薇薇则在沙发上,轻轻蹙起了眉,小脸鼓了起来。

“新娘就是你那个前女友,杨芊雪,你不想再见她一面吗?”

“演的好说不定我们胡少爷能把你欠了的钱都免了呢!啊哈哈哈……”

这次,楚翔没有被他们的话激怒,而是陷入一时的失神状态。

胡景天要和……

呵,杨芊雪,我当年拼着自毁前程也要护你周全,如今你却与害我的人走到一起!

“小心!”

一声惊呼打断了楚翔的思绪,板寸头趁着他分神时一个箭步冲上前,抡圆要给楚翔一记重拳。

“嘭!”

这一拳结结实实打在楚翔的脸上,但楚翔只是微微歪了一下头,慢慢将目光移到了板寸的脸上。

明明是板寸头打的人,但他现在却浑身抖的像筛子一样。

楚翔的眼神,森森然若金刚怒目,像是万柄钢刀,此时此刻就要将板寸头碎尸万段!

 


网友评论

发表评论

您的评论需要经过审核才能显示

为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