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彩小说尽在A1阅读网!手机版

热门小说 > 玄幻奇幻 > 重回中海

重回中海

秦明月作者 著

玄幻奇幻连载

当初他是为了能够闯出点名堂,才离开家乡的,没想到意外入伍,为了不动摇决心,他与家人彻底断绝了联系。如今功成名就,得胜归来的陈天临,想要好好的补偿自己亏欠多年的家人,却意外得知他离开的这些年,不仅家乡发生的巨大的变化,就连他的家人们也经历了许多艰难困苦。

主角:陈天临,楚慕寒   更新:2022-08-08 19:01:00

在线阅读
分享到:

扫描二维码手机上阅读

男女主角分别是陈天临,楚慕寒 的玄幻奇幻小说《重回中海》,由网络作家“秦明月作者”所著,讲述一系列精彩纷呈的故事,本站纯净无弹窗,精彩内容欢迎阅读!小说详情介绍:当初他是为了能够闯出点名堂,才离开家乡的,没想到意外入伍,为了不动摇决心,他与家人彻底断绝了联系。如今功成名就,得胜归来的陈天临,想要好好的补偿自己亏欠多年的家人,却意外得知他离开的这些年,不仅家乡发生的巨大的变化,就连他的家人们也经历了许多艰难困苦。

《重回中海》精彩片段

龙国,中海市。

“恭迎龙国军主归来!”

随着这一主题上了龙国的热搜,龙队铁骑跟随着军主陈天临,踏破了中海市的大门!

整整十多辆战场指挥车,带着身后的无数装甲车、武装直升机,从中东战场朝着中海市军用机场轰然而去,浩浩荡荡,宛若兽潮来袭。

军主回龙国的消息,让全球各种明暗势力瞬间轰动。

龙队中拥有十大战狼,六大战神,四大神王,全随军主回到中海。

整个龙队势力极其恐怖,遍布全球!

尤其在最近几年的时间里,覆灭了全球无数的暗组织,成为了新的一个恐怖巨头,一举成为连几大巅峰国度都不敢轻易招惹的庞然大物。

仅仅三年的功夫,陈天临从当年的瘦弱的家族弃子成就一方军主!

众人只知道,军主回来,引起这么大的阵势!却不知,此次回来,他另有目的。

这一切,都是为了三年前的一个约定。

三年前,他是遭人唾弃的陈家弃子,她是楚家的高岭之花!

身份差距很大,依旧忠贞不渝。就连陈天临都不懂,她当时的坚持。

之后,他毅然决然的甩下一切,作了一个连楚慕寒都没有想到的决定——去中东!

“龙国正是内忧外患之时,好男儿当为国效力,抛头颅、洒热血!我,志去中东战场,击退外敌。”

“慕寒,我走了!”

“光荣归来之日,娶你过门之时。”

未婚妻楚慕寒双目含泪,抱着满脸的期待点了点头。当时的那个场景,他将铭记此生。

陈天临坐在为首战地指挥车上,眼底充满了向往。

他做到了,光荣归来了。

这次,不会再放走他的幸福!

带着这么多下属,就是要他们见证,自己将以最隆重的一百二十八抬大轿迎娶未婚妻楚慕寒!

此举必定轰动全国,轰动世界。

楚慕寒,我要给你一个盛世婚礼!

念及此,他看着边上十大战狼之一的江枫,当即吩咐道:“江枫,跟其他人一起先把聘礼送去楚家,以军主的名义求娶。我先去忙点事,你在楚家等我。”

说完,他拿起一边的车钥匙,准备给未婚妻楚慕寒一个惊喜。

陈天临知道,楚慕寒用两人名字在市中心商业区开了个公司——天慕公司!嫁妆他让江枫先带去了,怀里还怀揣着自己准备好的求婚戒指。

想到马上就能跟爱人求婚,陈天临感觉,前些年,他在中东战场所受的苦都值了。

中海市市中心商业区,那一块有步行街,豪华的商业广场,几个健身中心和一个大型酒店——中海大酒店!

陈天临把车开到楚慕寒公司附近,发现这边都没车位了。没办法,他只能把车先去开到附近的中海大酒店停车场。

陈天临把车停下,就发现附近有一辆红色路虎有点眼熟。

先不说车牌,就看车子前方摆着的车位联系方式的电话号码,他的脑子就炸开了。

满腔热情全被一桶凉水浇灭!

没错,不管陈天临再多确认几次,他都清楚,这个号码的主人是未婚妻——楚慕寒。

两人的承诺历历在目,看到这些,有些自欺欺人的在心底自我安慰着。

“或许,慕寒只是把车借给了别人。”

只是,眼前的这一切,让他不敢往下想。他不愿面对自己归来,心心念念的未婚妻居然在别人床上婉转娇吟。

陈天临内心如一团乱麻的往外走,到了外面,他的内心直接就炸了!

因为他看到了对面,楚慕寒和另一个男人从中海大酒店出来,在酒店转角处亲密谈话。。

疑惑,愤怒,烦躁!

心底所有的情绪一股脑儿的从心里面慢慢的浮现出来。

更何况,楚慕寒还穿着黑色职业套装,那干练而又诱人的穿搭,将她完美的身材凸显到极致。

随着她一颦一笑,每走一步,短裙的裙摆就掀起一点点,无限风情隐约可见。

这怎么能不让陈天临内心的激动到达顶峰!

他不敢相信自己的未婚妻居然会真的对不起他,而且还在中海最大的酒店底下和人愉快的畅聊。

可他越不愿相信,但未婚妻和面前那人在酒店里共度过春宵的场景,就越在他的脑海里反复浮现。

可能各种各样的姿势,都很人家玩过了。

陈天临越想越气,心底还保留着一丝冷静。

他想打电话确认一下,万一那人不是慕寒呢?

想着,他拿出手机,拨打了一个久违的号码。

随着忙音的响起,他清楚的看到不远处,马路对面的楚慕寒,惊慌失措的捧着个电话,去一旁接听了。

好!好得很!

看来,她已经不需要自己风风光光的娶她过门了。

电话接通,楚慕寒的声音是掩饰不住的激动。可她展现得越激动,陈天临的内心就越冷漠。

“天临,你回来了?”

“据说中东边境军主回国,你应该也从中东回来了吧。怎么样,看没看到军主?”

“听说军主三头六臂,是不是真的?”

一连串的疑问,令陈天临陷入了沉默。如果说,他没看到酒店那一幕,定会直接表明身份,他就是军主!

他出息了,这次回来为的就是娶她过门。

可现实太残酷了,楚慕寒居然另结新欢!

陈天临沉默了,良久之后,接上一句:“慕寒,抱歉,我没回中海。”

说这句话的时候,陈天临的心底还有点生疼。

“啊?你没回中海啊。”楚慕寒话语间带着无与伦比的失落,却不如,陈天临心底的那份灰心失望。

“嗯!”

陈天临淡淡的说完,直接头也不回的离开,走到停车场,开车离去。

车开到半路,陈天临还是心绪不宁,才想起聘礼的事情,便停下车,拨出江枫的电话。

“军主?”

“嫁妆的话,不用你送了。”

江枫感觉有些奇怪:“不用我送了?是军主准备亲自送上门么?可我已经以您的名义,送到了楚家。还有什么事么?”

“送到了啊,那没事了。”说着,陈天临挂断了电话。都送到了,

楚慕寒,那这些聘礼,就当弥补当年对你的亏欠好了。

陈天临刚准备开车走,就听到了后面传来了一声令人心神激动的声音。

“天临,真的是你?”

 


楚慕寒一句话,让他整个人都顿住了,却陷入了沉默,只是回过头去,呆呆的看着她。

时隔三年,哪怕她对不起他,都忍不住回头看。

楚慕寒还是和当年得特别漂亮,脸上那双水汪汪的大眼睛充满了灵动,

出于男人本能的习惯,陈天临也忍不住朝着她完美的身材多看了几眼。

该凹的地方凹,该凸的地方凸,就连身上的赘肉也是恰到好处,增之一分则太肥,减之一分则太瘦。

接触到陈天临灼热的目光,楚慕寒既是羞涩又是欢喜,快步上前,紧紧握住陈天临的大手,惊喜道:“天临,太好了!原来真的是你,我还以为刚才自己认错了!”

楚慕寒越是热情,陈天临的心就越是冰冷,在他看来,楚慕寒是欲盖弥彰!

他悄无声息的挣脱了楚慕寒,淡淡道:“楚小姐,我还有事,回头再聊!”

楚小姐?

这三个字,犹如一柄尖刀,狠狠地刺在楚慕寒火热的内心,她的笑容渐渐凝固,美眸之中泛起点点泪花。

才三年不见,他就变心了吗?

一时间,她心如刀绞。

这时,楚慕寒包包里的手机响了,她取出手机看了一眼,眼中掠过一抹惊慌之色,转过身去,抹了一把眼角泪水,小声说了几句,匆匆挂断电话。

转过身来,正要开口,陈天临却摆摆手,“有事的话,你就去忙吧!”

汽车鸣笛声传来。

陈天临转身看去,一辆咖啡色宾利停在不远处,车窗打开,一名西装革履,气质不凡的中年男子朝楚慕寒奋力挥手,神色激动。

楚慕寒轻咬嘴唇,欲言又止,深深看了一眼陈天临,小声道:“那……我先走了!”

说着,快步走向宾利。

走了两步,又顿步转身,比划了一个打电话的手势,示意陈天临给她打电话。

陈天临沉默不语,暗暗攥紧拳头。

目睹宾利消失在道路尽头,滔天怒火再也压制不住了,一掌拍在身边的石雕之上,重达千斤的大理石雕化作齑粉,纷纷扬扬,随风而散。

手机铃声响起。

陈天临压下怒火,接通电话,“江枫?”

“军主,楚家已经摆好了宴席,要求见您一面,我推辞不过,您看……”

略微沉吟,陈天临沉声道:“我马上到!”

楚家别墅。

宽敞奢华的大厅内,楚行烨摩挲着手中的翡翠玉佛,目光灼热,爱不释手。

他已经找人鉴定过了,这是极品玻璃种翡翠,没有任何瑕疵,仿佛毛玻璃,市值千万龙币左右。

除了玉佛之外,仓库内还有不少名人字画,俱是真迹,更多的则是金玉,珠宝,价值连城。

可以说,这些礼品的价值,相当于大半个楚家了。

这时,一名年轻貌美的女孩快步走过来,惊喜的大喊道:“哥,你快帮我看看,我戴上这幅项链好不好看?”

说着,她还转了个圈,志得意满。

这女孩名叫楚怜秋,楚行烨的妹妹,楚慕寒的堂姐,与楚慕寒合称楚家并蒂莲。

楚行烨看了一眼妹妹的钻石项链,欣然点头。

这幅钻石项链做工考究,奢华大气,特别是这块钻石,足有鸽蛋大小,如同爱琴海的海水,晶莹湛蓝,即便不了解珠宝的人也看的出来,这幅项链是无价之宝。

“哥,据送礼人所言,这些礼品全是送给楚慕寒的,如果咱们霸占的话……”

“哼!楚慕寒何德何能,岂能占据这么多珍宝?你一定是听错了,送礼人明明是送给咱们楚家的!”

话音刚落,大厅内传来一阵喧闹声,兄妹俩转身看去,只见一名黑衣青年在一众大汉的簇拥下,缓步走进大厅。

这青年年约二十,剑眉星目,身材颀长,眸光深沉明亮,气质如山,如同君临天下的帝王,凛然而不可侵犯。

一时间,全场寂静。

所有人都瞪大眼睛,死死地盯着陈天临,就连呼吸都快凝固了,小心脏跟随陈天临的沉稳脚步而搏动。

只见陈天临径直走到楚家老爷子楚仲雄的面前,拱手一礼,沉声道:“我是陈天临,军主使者!”

如今,陈天临心如死灰。

之所以答应来一趟楚家,是为了解除婚约!

至于隐瞒身份,则是为了避免引起某些不必要的麻烦,反正楚家人也没见过他!

闻言,即便老谋深算如楚仲雄,苍老的面庞上也不禁浮现了一抹惊喜之色,站起身,恭敬地邀请陈天临入座。

尽管他并不太清楚为何军主看上了自己的孙女楚慕寒,但这并不重要,重要的是抱上了军主的大腿,楚家将一跃从中海市的二等世家成为一流世家,如何不让他激动?

一看老爷子起身,其他楚家人也都站起身,满脸堆笑,眼神灼热的盯着陈天临,仿佛盯着一座金山。

但,陈天临却没有落座。

他一摆手,制止了热情过头的楚仲雄,淡淡道:“军主有令,取消与楚家的的婚约,告辞!”

静!

死一般的安静!

所有楚家人都瞪大了眼睛,难以置信的盯着陈天临,楚仲雄更是脸色大变,仿佛一脚踩空,跌入深渊。

无视众人震惊的目光,陈天临转身就走,路过楚怜秋身旁之时,停顿脚步,“其他的聘礼就算了,这幅项链是军主的最爱,麻烦你摘下来,这不是你能佩戴的!”

这幅项链名叫天使之心,是陈天临以两亿美金的天价购置的,又聘请意大利著名珠宝大师安特列精心打磨三个月才完工,凝聚了陈天临的无尽心血,是他送给楚慕寒的定情信物。

楚怜秋连连后退,死死地捂住天使之心,嚷嚷道:“不给!这是我的项链,你休想抢走!”

陈天临瞳孔一缩。

犹如实质般的杀气沛然而生,方圆三丈之内,尽覆寒霜,所有人都不禁打了个寒颤。

在楚怜秋震惊的目光注视下,陈天临快步上前,一把揪下了天使之心,转身离去。

几秒钟之后,楚怜秋一声尖叫,心底涌起一股强烈的恨意,抡起一张椅子,狠狠地砸向陈天临。

 


楚怜秋的举动,吓了楚仲雄一跳,厉声呵斥道:“怜秋,快回来!”

其他人不清楚军主之威,但老于世故的楚仲雄却十分清楚,在军主这尊巨人面前,楚家只是一个羸弱的孩童。

只要军主一句话,楚家就会灰飞烟灭!

“还我项链!”楚怜秋双眼通红,对祖父的警告置若罔闻,发疯似的冲向陈天临。

陈天临突然转身,一指点在宽大木椅之上,势大力沉的木椅戛然而止。

“看在楚慕寒的面子上,我就当什么事情也没发生,但我希望这是最后一次!”

劲气一吐。

实木椅子轰然碎裂,楚怜秋失去支撑,一头撞在大门之上,头晕目眩之下,瘫坐地上,哇哇大哭。

“没出息的东西,闭嘴!”楚仲雄快步走过来,狠狠瞪了一眼楚怜秋,又对陈天临拱手,歉然道:“怜秋顽劣,冒犯了使者,请使者恕罪!”

陈天临点点头,转身离去。

目睹陈天临的背影远去,楚仲雄抹了一把额头上的冷汗,长长的舒了一口气。

这时,楚行烨走了过来,恨恨道:“祖父,他只是军主使者而已,您何必对他这么客气?”

楚怜秋是他的宝贝妹妹,极为宠爱,平时连骂一句都舍不得,今天却被人如此羞辱,如何不令他恼怒?

闻言,楚仲雄出奇的没有发火,而是语重心长道:“对于军主而言,楚家实在是不值一提!惹恼了军主,楚家危矣!”

说完,楚仲雄转身离去,背影萧索,挺直的脊梁略显佝偻,仿佛一下子苍老了十岁。

楚怜秋站起身,抓住楚行烨的胳膊,咬牙切齿道:“哥,你一定要替我报仇!”

一品香茶楼。

江枫略显迟疑,还是坦然道:“军主,我有点不太明白,您为何突然取消了婚约?”

陈天临捧着茶杯,沉默不语。

难道他能说楚慕寒变心了,另寻新欢,所以他万念俱灰才取消了婚约?

这种事,他如何说出口?

抿了一口热茶,陈天临淡淡道:“你们先下去吧!我想一个人静一静!”

江枫还要开口,十大战狼之一的“黑狼”凌旭一把拉住了江枫,硬拖着江枫离开了茶楼。

“小子,你活腻了?”

突然,一个粗鲁的怒喝声传来,打破了茶楼宁静的气氛。

陈天临转身看去,只见一大群手持铁棍,凶神恶煞的壮汉快步走来,为首者是一名光头男,脑袋上纹着一只狰狞的黑色蝎子,双臂肌肉结实,一柄蝴蝶刀在掌心滴溜溜的旋转。

在光头男的身后,还跟着一名身穿白色唐装,圆口布鞋的青年,脚步轻快,太阳穴微微鼓起,一看就是内功不俗的练家子。

见状,所有茶客全都一窝蜂似的逃跑了,原本热闹的大厅马上就变得冷冷清清。

嘭——

光头男一巴掌拍在桌子上,居高临下的瞪着陈天临,恶声恶气道:“小子,这个座位是我黑蝎子的专座,识相的话马上跪下来,舔干净老子的皮鞋,否则……”

陈天临神色平静,气质从容,头也不抬的说道:“否则,你就怎么样?”

“否则,老子就打断你的狗腿!”

啪——

陈天临反手就是一巴掌,抽在光头男的大脸上,光头男猝不及防,踉踉跄跄的后退几步,一屁股跌坐地上,撞翻了一只盆架,花盆掉落,砸在他的脑袋上,淋了他满头的泥土,狼狈不堪。

在众人震惊的目光注视下,陈天临抿了一口热茶,冷冷道:“给你1分钟,带上你的人滚!否则,我就打断你们的狗腿!”

光头男捂住红肿的脸颊,吐出两颗带血的牙齿,指着陈天临,怒吼道:“给我打!死活不论!”

一声令下。

跃跃欲试的小弟们再也没有任何迟疑,挥舞铁棍,嗷嗷叫着冲了上来。

陈天临稳坐钓鱼台,随手抓起面前的5只小茶杯,轻轻一丢,一连串的脆响传来,冲在最前面的5名打手惨叫一声,仰面栽倒,再也没了动静。

喀嚓喀嚓——

陈天临又丢出去7只小茶杯,其他的7个小弟也全都倒下了,喧闹的大厅再次恢复了安静。

如今,大厅内除了光头男,唐装青年还站着之外,只剩下坐在窗边,神色平静的陈天临了。

光头男与唐装青年对视一眼,两人都从对方的眼神之中看到了震惊与惶恐。

太可怕了!

这12名打手并非街头地痞,而是中海市第二大武馆——八极馆的馆主冯奇的弟子,实力不俗,对付三五大汉轻而易举。

没想到,对上陈天临,却如同纸糊的一般,不堪一击!

有那么一秒钟,光头男有点后悔接下楚行烨的单子了,20万的酬金太烫手了!

但,事已至此,光头男骑虎难下,满脸期许的望着唐装青年,颤声道:“许先生,拜托了!”

许承是冯奇的关门弟子,一身八极拳雄浑大气,力能毙牛,被中海武道界的老前辈称之为“中海武道界的希望”!

闻言,许承神色凝重的走上前,对陈天临恭敬行礼,傲然道:“在下许承,八极馆主冯奇的关门弟子,敢问前辈尊姓大名?”

武道一途,不分年龄,达者为师。

仅凭陈天临表现出来的实力,许承就知道今天碰上了硬茬子,即便他竭尽全力,胜算也不大。

因而,他及时调整了策略,企图按照武道界的规矩,凭借他师父的巨大名望,强压陈天临一头,逼迫陈天临屈服。

陈天临一眼就看穿了许承的心思,但他没兴趣与许承计较,又抿了一口热茶,淡淡道:“你们还有10秒钟时间!”

许承一怔。

醒悟过来之后,他的脸色马上就阴沉下来,“哼!敬酒不吃吃罚酒,看拳!”

最后一个拳字出口之时,许承一记炮拳,眨眼间就冲到了陈天临的面前,霸烈的拳风震得陈天临面前的桌子剧烈颤抖,杯盏嗡嗡作响,可见许承的内力之深!

但,陈天临却置若罔闻。

在许承的拳头即将命中陈天临之际,陈天临一抬手,攥住了许承的拳头,淡淡道:“时间到了!”

 


网友评论

发表评论

您的评论需要经过审核才能显示

为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