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彩小说尽在A1阅读网!手机版

热门小说 > 玄幻奇幻 > 异瞳狂少

异瞳狂少

憨厚三子作者 著

玄幻奇幻连载

林东来的父亲因为身患绝症,需要大笔的治疗费用,奈何积攒下来的存款,都被老婆把的死死的,一丝一毫都不肯拿出来,甚至借此机会极致的羞辱他。走投无路之下,他竟意外获得异于常人的能力,从此林东来不仅能看透他人的秘密,还从此踏上了逆袭的人生。

主角:林东来,周心怡   更新:2022-08-08 19:01:00

在线阅读
分享到:

扫描二维码手机上阅读

男女主角分别是林东来,周心怡 的玄幻奇幻小说《异瞳狂少》,由网络作家“憨厚三子作者”所著,讲述一系列精彩纷呈的故事,本站纯净无弹窗,精彩内容欢迎阅读!小说详情介绍:林东来的父亲因为身患绝症,需要大笔的治疗费用,奈何积攒下来的存款,都被老婆把的死死的,一丝一毫都不肯拿出来,甚至借此机会极致的羞辱他。走投无路之下,他竟意外获得异于常人的能力,从此林东来不仅能看透他人的秘密,还从此踏上了逆袭的人生。

《异瞳狂少》精彩片段

“林东来,若你明日还不能凑齐三十万手术费,恐怕只能给你父亲准备后事了。”

“那是你爸,不是蓉蓉爸!想要卖房看病,没门!”

“什么,银行的五万存款?那是蓉蓉存的钱,怎么能用在跟她不相干的人身上,想都别想!”

“……”

主任医师的话,丈母娘杨翠花的话,一字一句在林东来脑海中不停盘旋,让他内心无比愤恨痛苦。

双拳紧握,攥得发白。

昨晚他几乎跪着求马蓉蓉配合卖房,可得到的答案依然只有三个字,不可能。

他好恨,恨自己无能,赚不到足够多的钱。

更恨自己幼稚,直到现在才认清了马蓉蓉一家人的真面目。

但如今父亲病重,自己是父母唯一的依靠。他不能一直沉浸在绝望痛苦中,必须想办法。所以擦了擦眼角无助的泪水,转身走出卫生间。

因为心神不宁,不小心撞到一个刀疤脸男子。

“瞎了你的狗眼,看不见人啊。”对方霸道惯了,顿时怒骂道。

林东来脸色微沉,刚想说话,脑海中出现一段信息,让他瞬间呆滞。

人物:李辉,绰号刀疤,道上混子头目,喜好女色,心黑手辣。

信息1:喜欢大嫂,也就是老大刚哥的老婆,并且两人曾偷偷在一起。

信息2:昨日低价将一幅画卖给了聚宝斋,他只以为是普通的近代临摹品。却不知画中另有隔层,是价值数千万的画圣真迹。

老板也只当是相对精致的临摹品,四万就会出售。

林东来先是惊愕,接着震惊,价值数千万啊。若是能低价买到这画,何愁没钱给父亲手术?

可脑海中怎么会出现这些信息?

异能?超能力?还是幻觉?

“看什么看,还不给老子道歉,信不信我一巴掌拍死你!”李辉骂道。

“你叫李辉,人称刀疤?”

林东来此时顾不得对方威胁,只想确认脑海中信息是真是假。若是真的,不但手术费不再是问题,他更可能从此逆袭翻身。

李辉楞了下,问道:“你认识我?”

他真的是李辉,是道上的刀疤,这是真的!

这一刻,林东来整个人都一震,眼中欣喜若狂,心跳加速,压抑着冷冷道:“不认识,但我想提醒你,有些人不能碰的,若要人不知,除非己莫为!”

丢下这话,他转身离开。

李辉本就因为玩嫂子的事提心吊胆,听到这话,顿时打了个激灵。刚哥向来心黑手辣,又极其在乎嫂子。

若果真暴露,他绝对会死的很惨。

可是那小子怎么可能知道,肯定是胡言乱语。但是林东来说的话,让他心神不安。

林东来出来后,足足好一会才让心情平静,只是却不知要怎样才会触发这样的信息显示。

这时耳边传来丈母娘杨翠花的声音。

“林东来,碰到你正好,我有话跟你说。”

“什么事?”

面对着昔日总是讨好的杨翠花,此时林东来眼中全是厌恶。

他为了这个家全心全意付出,几乎是一个人养着这好吃懒做的一家人,甚至利用自己父母辛苦存的钱首付买了房,可换来的结果是什么?

“没什么,就是要你签个离婚协议!”

杨翠花一脸理所当然,接着道:“你也别觉得委屈,要怪只能怪自己没用。就靠你这样做苦力,一年到头能赚几个钱。而我女儿堪比女仙,哪是你能够配得上的。”

林东来都要气笑了,现在说自己配不上她,以前花自己钱的时候怎么不说。

而且自己好歹是大学生,只不过刚出来工资低,被杨翠花一家劝说去工地做架子工,各种苦力。

因为从小力气大,动作灵活,他平均每天收入比很多白领都高多了。不过离婚正合他心意,正好远离这奇葩一家人,所以强忍着心中愤怒。

“怎么,你凶什么!你别以为这样就可以不签,我告诉你……”

“不用废话,我签!”

林东来打断话直接拿过协议,但还是看了下内容。

大概内容就是净身出户。需马上准备户口本。下午二点就去办离婚证,从此双方再无瓜葛。

他毫不犹豫地直接签了。

杨翠花惊愕,没想到这么容易就搞定了,高兴道:“哼,这才对嘛,做人还是要有自知之明的。也是我们倒霉摊上你这个废物,耽误了我女儿大好青春。”

“不过幸好,以后再也不用被你这废物拖累了。”

丢下这话,杨翠花傲娇兴奋地离开。

等下午把离婚证拿到,女儿就彻底自由,再嫁给马大翔公子,自己很快就要成为豪门贵妇了。

看着得意洋洋离去的杨翠花,林东来暗暗愤怒。

你就笑吧,得意吧,用不了多久我一定会成为你们高不可攀的存在。

不过当务之急是赶紧把画买下来,正好工地工头老李给他的五万还没存进医院。

大约一个多小时后,林东来出现在古玩街大门口。正要往里走,耳边传来一道惊讶悦耳的声音:“林东来?”

他转头一看,来者竟是数年未见的大学同学周心怡。

只见她一袭高档雪纺长裙,容貌精致,皮肤白里透红,窈窕身材搭配着一双细腿,非常迷人。

在他身边还有一个男子,叫郭成。

郭成家是开公司的,当初因为周心怡喜欢他,导致郭成一直追求不成,没想到他们还是走在一起了。

“咦,真是林东来!”

郭成呵呵一笑,道:“听说你一直在工地做苦力,来这里做什么?”

“随便看看!”

林东来敷衍道。

“呵呵,也是,以你的能力在这种地方也就只能参观看看了。是不是准备拍几张照片,回去好跟工地上的农民吹吹牛?”

林东来眉头皱起:“郭成,咱们终究同学一场。数年未见,至于吗?”

“同学?别,我可没你这种低等同学,堂堂大学生跑去工地做苦力,简直丢尽了我们大学生的脸面!”郭成嘲讽道。

“郭成!”

周心怡制止住,心中暗暗叹息。想当初林东来在学校也是颇有才能,自己还喜欢他,怎么落到如今这种地步。

“算了,看在你面子上,就不说他了,但跟他做同学太丢脸了。”

林东来虽然恼火,但此时懒得搭理他,跟周心怡打了个招呼,快步前往聚宝斋。

周心怡欲言又止,她想说留个联系方式,自己可以帮他找个更体面的工作。


林东来走得很快,没一会就到了目标地聚宝斋。

聚宝斋装饰古朴,周围摆放了不少的花瓶字画。其中只有一幅山水画落款是画圣吴道子的,看来这就是自己的目标了。

老板早就注意到林东来目光所向,立刻上前笑道:“小兄弟好眼光,你是行家吧,一进来就看到了我们店的镇店之宝。”

“镇店之宝?”

“没错,这可是画圣吴道子的真迹,非常罕见。”老板吹道:“不信的话,你看看这一笔一划,这线描,简直鬼斧神工,世所罕见。”

“老板是觉得我年轻好忽悠吗?”林东来淡淡反问。

“哈哈,小兄弟说笑了。”老板莫名觉得这年轻人非同一般,总感觉自己被对方完全看透了。

“我可没说笑,一口价,四万块,这画我要了。多一分,我都不会给。”

林东来语气坚决道,既然知道对方底线,他就想尽快得到这幅画,避免节外生枝。

老板暗暗纳闷,这小子怎么脱口就说出自己心里价位,口中却忙道:“才四万,这可不行。你看看这画,虽然不是真迹,但绝对是最精致完美的临摹品,你要想再找出第二个……”

“不卖算了,再见!”

林东来转身离去。

老板愣了下,现在年轻人性子也太急了,忙道:“小兄弟,别走啊,价钱好商量。这样,我少赚一点,四万卖给你,就当交个朋友。”

林东来努力保持神色平静,把钱交完。

“就这破画,四万块,林东来,我看你真是搬砖把脑子都搬出问题来了。”这时,郭成的声音再次出现。

林东来皱眉。

郭成满脸嘲讽,正要继续开口,这时一道惊讶的声音传来:“这是吴道子的画……”

林东来转头看到一个六十来岁老者,脑海中再次出现提示。

人物:王钦,古玩协会会长,王氏家族族长,王氏家族也是临海市的首富家族。

信息1:对画圣吴道子非常有研究,一直渴望得到一幅画圣真迹。

信息2:下午乘坐自己小车,车子在东兴大道桥上跟一辆大货车相撞。小车遭受重创,沉入大江。

“小伙子,这画可否借我一阅?”只要是吴道子的画,不管是否赝品,王钦都非常乐意观上一观。

林东来正需要第一时间把画转化成金钱,点头把画递出去。

老板看见来人,认出来后吓一跳,忙道:“王会长!”

王钦摆了摆手,示意安静,铺展着画卷仔细观察,很快摇了摇头:“虽然是近代赝品,但临摹的确实还行。”

他看到的赝品太多,早已不感兴趣,随手把画递回给林东来。

老板暗暗松了口气,吓死了,还以为自己看走眼呢。

林东来犹豫一下,他现在需要把画尽快脱手,所以道:“王会长这么说,说明你只看到表面。”

众人愣了一下,特别是王钦后面跟了不少人,还有部分围观人都愣了,这小子敢这么反驳王钦判断,疯了吧。

“小子,饭可以乱吃,话可不能乱说,你可知道眼前这位是哪个大人物?”

“他知道个屁,一看就是不知天高地厚的无知少年,我来告诉你吧,这位是古玩协会会长,专家中的专家。”

“没错,关于画圣的画全世界都没有人比王会长了解,小子,还不滚过来给会长道歉。”

郭成更是暗暗冷笑,自己这同学可能真是在工地搬砖搬坏了脑子,竟然敢对王钦胡说八道。

就连王钦也是有些生气,他什么身份地位,谁敢质疑他,更何况还是关于吴道子画。

不过大家的夸赞和对林东来的攻击让他舒服不少,道:“年轻人,以后说话做事要多动动脑,小心祸从口出。”

“我只是实话实说,这幅画表面看起来是一副临摹赝品,但其实另有隔层!”林东来需要钱,并不想跟无关人等废话。

他们都告知身份了,竟然还敢这么说,众人都对他无语。

倒是王钦对于吴道子的画,确实有耐心,而且这年轻人哪怕被围攻都不卑不亢,道:“好,那我就再看看!但你要是敢耍我的话,就别怪我以大欺小了。”

完了吧,真是自己找死!

此时王钦已经拿过画,拿起放大镜仔细观察,真的发现一些端倪。

他甚至让老板拿出了专业设备小心翼翼地处理,终于掀开了外面薄薄一层,现出了画的真迹。

里面的画跟外面几乎一模一样,非专业根本看不出任何端倪,但这显然逃不出王钦的眼睛。

这,这画是真的!

“这是真画,是真正的画圣真迹!”

王钦脱口而出,神色更是越看越激动,但同时又小心翼翼的保护着画,生怕损坏了丝毫。

“我的天哪,真是吴道子真迹,那这小子岂不是发财了。”

“何止发财,简直是一夜暴富。听说吴道子真迹极其罕见,他的天宫图那些若能找到,随便一件都价值上亿了。”

“……”

“小伙子,这画留在你手里也没用,不如卖给我,我可以出一千万。”

“一千万?”

听到这数字,老板两眼一抹黑,差点直接倒下。

郭成也是目瞪口呆,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

他们家全部资产也就两千万内,现在林东来一幅画都快赶上自己家资产了,自己竟然还一直嘲讽他买这画。

“哟,老刘,你刚刚还骂人家无知,要人家跟王会长道歉,现在好意思买人家画?而且,一千万就想买吴道子真迹?”

老刘脸上略显尴尬,其他之前嘲笑林东来的一个个顿时尴尬着不吭声了。

“好了,都别想了,有王会长在这,哪里能轮到咱们。”

这话一出,立刻打消了众人争夺的心思。他们可都知道,王钦最渴望拥有吴道子真迹。

果然,王钦压抑住激动心情,带着歉意道:“小伙子,刚刚是我态度不好,还怀疑你,请你原谅。”

若换以前,面对如此人物,林东来一定紧张,甚至慌乱。但此时此刻,却觉得底气十足,不卑不亢道:“王会长客气了。”

“小兄弟年纪轻轻气度不凡,着实难得。只是这画,你可愿意出售,价钱方面尽管放心。”王钦满脸热切地问。

林东来倒没矫情,直接道:“当然,不知王会长给什么价?”


“小兄弟如此爽快,我也直说了,这幅画正常出售应该在五千万内。若是进了拍卖场,有可能七八千万,我出六千万吧。”

六千万?

这数字,老板直接躺地上了。

郭成脸上更是像吃了屎一样难看。

众人一个个都无比惊叹羡慕,但林东来却忙道:“不用,就五千万吧,但我需要立刻到账。”

“没问题,我马上办!”王钦高兴地拿出手机,问了一下林东来的银行卡号和名字,让人立刻办理。

大佬办事就是迅速,如此巨额金钱没一会就办妥了。看着手中银行短信,林东来手都微微发抖。

长这么大,他还从未见过这么多钱。

若是马蓉蓉一家知道自己现在有这么多钱,恐怕不知道多后悔。不过暂时还不能张扬,必须尽快把离婚证领了,否则还不知道他们会干出什么。

王钦心情非常好,笑道:“小兄弟,这一次多谢你承让。日后若是有什么需要,尽管给我打电话。”

只是这么一句话,其他人都非常羡慕。

毕竟,这可是能够在江海市呼风唤雨的王会长。

郭成更是羡慕的要死,他们家不知道多想攀上王家关系,好多拿些王霸集团的项目工程,可哪有机会。

但林东来却语出惊人:“王会长如此照顾,我也有句话想提醒您。我观您印堂发黑,今日恐有血光之灾。”

众人听到,顿时无语呆滞。

这是诅咒王会长吗?

见过找死的,没见过这么找死的。

郭成懵了一下,更是心中暗骂大傻逼。

这小子,生生把一副好牌打的稀烂,枉自己还想利用同学关系跟他套套近乎,好能够搭上王家。

果然,顿时有人为了讨好王钦,出头骂道:“小子找死,别以为跟王会长攀上关系就可以胡言乱语。”

“就是,简直不知天高地厚。再敢胡说,休怪我们不客气。”

林东来却神色平静,道:“不管您信不信,今天下午最好不要乘坐自己车子,否则可能会有意外。”

丢下这话,他转身离开。

有人几乎要动手发飙,但王钦制止住了,摇头道:“算了,不管如何,终究是他让我得偿所愿。”

得到五千万,林东来心潮澎湃,这不止让他有了第一桶金,更重要的是证明了异能能给他巨大帮助。

有了这个,总有一天,他一定能在这个世界闯出一番名堂。

既然有了钱,他第一时间赶回医院。只是刚到门口,就被马蓉蓉弟弟马灿飞就堵住了。

“林东来,干什么,你是不是想躲着不出现?”

林东来神色变冷,这一家子还真是迫不及待,冷冷道:“现在才一点半,急什么?”

“你巴不得永远纠缠着我姐,当然不急。但我警告你,今天你要是敢不老实配合离婚,我废了你。”

马灿飞边说还扬起拳头要打人的架势。

但林东来不但没有畏惧,反而目光锐利凶悍,冷冷道:“马灿飞,往日是我不跟你计较。今天你要是敢动一下,我保证你后悔终生!”

马灿飞心中一震,明显被林东来突然爆发的威压吓到了,手都缩了回去,道:“我,我只是提醒你现在该去民政局,我可以开车带你。”

“不用!我自己会去!”

去一趟耽误不了多少时间,林东来转身走到外面,打了一辆的士前往。

马灿飞无奈,看林东来真的打车前往民政局方向,忙开车过去,没一会接到杨翠花电话,追问怎么还没把人带过去。

只能找个理由搪塞一下,总不能说自己被他们眼中的废物吓到了吧。

到了以后,林东来非常配合,没一会就办好了手续。

杨翠花一家人一个个全都笑脸如花,开心的不行,就差直接放烟花庆祝了。

到了外面,马蓉蓉道:“林东来,不管过去如何。从今往后,我们再无瓜葛,也希望你不要再纠缠我。”

“纠缠你?”

“你不用不承认,以我的身材美貌多少人追求。我当时也是年轻看你帅,才会糊里糊涂嫁给你这样没本事的人。”

马蓉蓉道。

“我说这些,并不是为了打击你。只是真的希望,好聚好散,不要再过多纠缠,那没有任何意义!”

“我相信,只要你在工地努力干,虽然再不可能有机会找到我这么好的,但娶老婆还是有可能的。”

“哦,那可谢谢你了!我最后也送你一句话吧。希望你们不要后悔!再见!”

林东来不想再听她废话,转身走向远处去等出租车。

我们后悔?

马蓉蓉摇了摇头。

就你这样的废物,凭什么!都什么时候还嘴硬,就等着吃尽苦头吧。

一来一去加上办事,折腾了几个小时

林东来回到医院,刚进去就看见母亲艰难地要扶起父亲,旁边还有收拾的东西。

“妈,你这是干什么?”林东来吓了一跳,赶紧上前把父亲扶好。

“出院!”

林母道:“东来,你的孝心我们都看到了。只是不能再这样下去,你看你,为了你爸,婚都要离了。”

林东来一愣,问道:“是不是马灿飞说了什么?”

林母沉默。

只看母亲样子,就知道马灿飞不知道说了自己多少难听的话,甚至恐怕连自己父母骂了,心中无比恼火。

这家子,真当自己好欺负,等着瞧。

“妈,你不用管他。我已经跟马蓉蓉离婚,以后跟他们家再无任何关系,而且我也筹到钱了。”

“什么,你离婚了?”林母都顾不得后面的话,急得忙问。

林东来也是嘴快,花了好些时间才安抚好母亲。

林母其实早就不喜欢他们一家子,很容易接受,只是觉得他们拖累了孩子。

林东来很快办妥一切。

何医生表示因为林父病情严重,可以插队到明天第一场手术,但叹息道:“只是你父亲情况太严重了,手术成功率恐怕不足五成。”

不到一半概率,林母脸色都白了。

林东来也是急了,问道:“这么低吗,没有办法提高吗?”

何医生犹豫一下,道:“倒不是完全没有,华夏最顶尖脑部专家王老从京都下来视察工作。若是他能出手,或许能有八成把握。”

“可王老是何等身份,根本不可能请到。”

“再说了,就算请到,也不是你这点钱够的。”

“钱不是问题,我现在有。何医生,你有没有他的联系方式?”

“都什么时候,还在这吹牛!钱要不是问题,你就不会拖到最后一天交手术费了。”旁边一直照看母亲的护士林可人不满道。

“而且,王老是什么身份,我们怎么可能会有联系方式。”

 


网友评论

发表评论

您的评论需要经过审核才能显示

为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