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彩小说尽在A1阅读网!手机版

热门小说 > 玄幻奇幻 > 强宠重生狂妃

强宠重生狂妃

光年作者 著

玄幻奇幻连载

上一世,言凌一心一意为心上人谋江山,心中只有他一个,别无所求。可当他坐上帝王宝座时,她的家族成了他第一个要消灭的对象。甚至就连曾经柔情蜜意过的言凌,也难逃一死。再睁眼,言凌重生回了被渣男欺骗之前。这一次,她势必要擦亮双眼,绝不重蹈覆辙。今生,言凌主动接近渣男的兄弟,两人联手,一个为复仇,一个为政治抱负。可到最后,谁也说不清其中有没有爱情!

主角:言凌,梁赫   更新:2022-08-08 19:01:00

在线阅读
分享到:

扫描二维码手机上阅读

男女主角分别是言凌,梁赫 的玄幻奇幻小说《强宠重生狂妃》,由网络作家“光年作者”所著,讲述一系列精彩纷呈的故事,本站纯净无弹窗,精彩内容欢迎阅读!小说详情介绍:上一世,言凌一心一意为心上人谋江山,心中只有他一个,别无所求。可当他坐上帝王宝座时,她的家族成了他第一个要消灭的对象。甚至就连曾经柔情蜜意过的言凌,也难逃一死。再睁眼,言凌重生回了被渣男欺骗之前。这一次,她势必要擦亮双眼,绝不重蹈覆辙。今生,言凌主动接近渣男的兄弟,两人联手,一个为复仇,一个为政治抱负。可到最后,谁也说不清其中有没有爱情!

《强宠重生狂妃》精彩片段

“嘶啊!”

身体原本忽冷忽热的疼痛感被一种钻心的痛楚所替代,昏迷中的言凌被一盆冷盐水浇醒猛地睁开了眼睛。

透风的柴房呼呼地灌着潮热的风,她看着面前的双色飞针绣鞋眼中腾得亮起希冀光芒:“......妹妹快救我!”

那人淡淡地后退几步,退开言凌想要揽住她下裙的血手,轻轻扬起艳红的唇角。

“姐姐犯糊涂了吧?罪臣之妻是株连之罪,霜儿可救不了你。”

“霜儿你......”言凌嘴角的血迹未干,瞪大眼睛看着言霜,“不是说好了事成之后会救我回去吗?阿奕说等我做完这件事,我就是他的皇妃......”

“啪”!

言霜蹲下身,看着脸颊肿的老高浑身都是鞭痕血印的言凌冷冷地扬起嘴角。

“奕哥哥要是真在意你,怎么可能让那些人这样审你?”四下无声,言霜带笑的声音清晰无比,“他心慕的人是我,怎么会娶你?”

“你胡说!”言凌张口大喘着气颤声反驳道。

燥热的空气仿佛瞬间凝结成冰,鞋底“哒哒”的声音一声沉似一声地踩在言凌越来越冰冷的心上。

“你既挂过太子妃的头衔在京城贵胄中抛头露面,奕哥哥怎么可能娶你?”言霜俯身直直地看进她的眼底,眯眼嘲讽道,“更别说你已经是太子碰过的女人了。”

这话像凛冬的寒风一般刺骨而来,言凌面色煞白拼命咳嗽起来,浑身颤抖激烈反驳道:“你明知道我从来没有让太......”

“即便你守身如玉,他也不会信的!”

言霜恶狠狠地打断她的话,平素可亲的脸变得无比狰狞:“这次谋划中所有的人都没想让你活着!”

浑身的痛楚已然麻木,言凌猛地抽噎了一下抬头颤颤地看向言霜:“霜儿,你告诉我,这都是假的......都是你骗我的......对不对?”

“一颗废棋罢了,谁有闲工夫骗你?”看着一身血色破衣佝偻着背趴在地上的她,言霜大声笑了起来。

“不会的......”

热泪自眼眶中哗哗流出,她月牙般清亮的指甲狠狠地抠进了地面:“我们可是一母同胞的亲姐妹,你如何狠得下心......”

“呵,亲姐妹?”言霜笑得弯下了腰,身后的丫鬟知趣地送了帕子来给她擦笑出的泪花,“一个从小被丢在丞相府门前的弃婴罢了,也妄想和我流着一样的血?”

“不可能!”言凌大喘着气狠狠地摇着头,嘴唇都被咬出血迹。

言霜一脚将她踢地翻了好几个圈,仰面朝天躺在地上奄奄一息。

“从小到大父亲待你如何?母亲待你如何?家里长辈待你如何?我二人长相如此不同,还需我明说?”

炽烈的阳光照在伤口上,烧焦般的痛楚她就似感觉不到。言凌蜷在墙角带着哭腔弱弱地回道:“我以为那是因为她们更喜欢你性格罢了......”

“你不过是母亲十几年前未雨绸缪的一颗棋子罢了,如今没了价值,活着也没用了!”

“噗”!

言霜的话音刚落,就见蹲在墙角剧烈颤抖的言凌噗地吐出一口血来。

“虽然太子是个很好的储君,但是谁让我喜欢奕哥哥呢?爹爹那样宠我,自然会帮奕哥哥成为新储君的!”

灿烂的日光映着言霜娇艳的面容,言凌心中突地想起“阿修罗”三字。

“你明明跟我说太子暴戾恣睢,将来登基了也只会为害百姓!”

“我要不那样说,你会听话地帮奕哥哥?”言霜挑衅地看着她,挑眉拿出一张纸来大笑起来,“太子带着兵马进宫前还让我把帮你评析了的诗稿带来,或是他早已料到自己回不来了吧?!”

“言霜你无耻!啊!......”

用尽全身力气嘶吼出声,言凌登时咳出一大滩黑血。

面前恍惚又出现了那个玉冠蛾带宠溺微笑的男子,他说:“初见你的诗稿时,我便心慕你了。”

胸口一痛,她沉沉地闭上了眼睛。

鸟鸣声伴着清凉的晨风悠悠扫过,床上的人剧烈一抖,缓缓抬起睫羽。

我还没死么?

坐起身看着熟悉又有些陌生的屋子,言凌不可置信地狠狠咽了咽口水,这是她未出阁时的院子啊,难道她在做梦?

“大小姐醒啦?”

一个声音随着开启的门传了进来,粉衣丫鬟端着水盆进了门。

“庆儿......”

一番忙碌后收拾妥当坐在铜镜前。

言凌看着镜中明净稚嫩的面容,思绪万千一下子竟涌出了眼泪。

“小姐你怎么了?”

“脂粉迷了眼罢,”她眸光深邃,定定地笑看镜中的自己,“霜儿有请我过她的琼心院用早膳么?”

庆儿一愣顿时有些慌乱,抿了抿嘴称是:“奴婢刚要跟小姐说......小姐怎么知道?”

我不光知道这个,我还知道从今以后,我再也不会是前世那个胆小的言凌!

她深深吸了一口气,起身往琼心院走去。

言霜早已在门口等待,见她过来立马亲昵地拉住她的手开心地笑起来。

“姐姐你终于来啦,我专门让人做了你爱吃的莲子羹,快尝尝!”

顺着她的力道往前走,言凌看着与她相握的手,眸中划过厌恶又迅速消失不见。

“好~”

言笑晏晏地用了早膳,言霜神秘兮兮地拉着言凌进了里屋。

“姐姐你知道梁奕吗?”

迅速垂下眼掩盖闪烁的眸光,几息后言凌笑着抬起头:“我久居府内消息闭塞你是知道的,快说说怎么了?”

桌上含苞欲放的梨花枝飘来阵阵香气,言霜放开她的手,起身一脸憧憬地看着窗外。

“是个风姿俊雅的男儿,那样的外貌和性情,不知多少女儿家心慕于他!”她转身拉住言凌的手,“姐姐见了也会动心的!”

奕哥哥心慕的人是我,怎么会娶你?

......

脑海翻滚着的一句话让言凌沉了心,抬头半戏谑半认真地问言霜:“你可心慕于他?”

“我......”

言霜精侩地眨了眨眼,再看她时已然是一副乖巧模样:“......那样卓然的人物,自然只有姐姐能配得上了。”

乖巧?这话明明是咬牙切齿。

“是么。”

“嗯!对了姐姐,请帖我给娘了,你记得开宴时辰是午时就好。”言霜说道。

“那时的日头想必烈得很。”

灿黄的日光透过窗纸洒出一层金色,看着眸光微闪的言霜,她笑着点了点头。


“没规没矩,丞相府就是这样的教养么?!”

言凌猛地睁开眼,惊魂未定地抚着胸口。

上一世她信了言霜的话,竟真真等到午时前半个时辰才去。后来被皇后斥责,三皇子挺身而出相帮的性情吸引了她。再后来起身时差点被绊倒,又是三皇子出手相救免了她出糗。

梁奕......

心中翻滚起浓浓的恨意,她狠狠闭了闭眼,深吸一口气下了床。

候在屏风后的庆儿听得声响,快步走过来,伸手帮她倒了一杯水:“宫宴不是午时吗,小姐怎么起的这样早?”

卯时的天已然泛白,言凌抿了一口水不轻不重地放下杯子。

“......我饿了。”

庆儿一愣,应了声去搬来了盥洗的物什。

“小姐多吃些,”庆儿服侍她洗漱完摆出早膳来,“挨到午时还要好久,到了宴上也吃不了太多的。”

看着比以往丰盛许多的糕点粥食,言凌淡淡地点点头,吩咐庆儿出去了。

辰时的宫宴将至,难道要吃饱了去?言凌冷笑一声,喝了几口粥便停了手。

抬头看看已然大亮的天,言凌抬步走了出去。

“小姐您去哪儿?这才卯时末啊......”

庆儿听着开门声忙凑近言凌,言凌脚下不停地往外走,面上不动声色:“我去叫霜儿。”

“大小姐莫去!”

言凌停下脚步,似笑非笑地瞥着她。

琼心院估计正忙着为言霜打扮,让我去了岂不是知道了正确的时辰?

看着惊惶不定的庆儿,言凌冷笑一声出了院门。

一柱香的时间过后,言霜目瞪口呆地看着端坐在席位上已然来了很久的言凌。

“姐姐竟来了?今早还想告诉你是我记错了时间......”

“是么?”言凌轻启樱唇不解地问她,“霜儿说的不是辰时么?”

承接着对面三皇子射来的询问视线,言霜干笑着将这一茬翻过,坐正身子不着痕迹地和对面的梁奕交流着什么。

言凌只当没看到,别开眼看着对面高席上恍若明玉的太子,更觉三皇子看向她的目光像毒蛇般黏腻可怖。

当时怎么就看上了梁奕?道貌岸然的样子看着就令人作呕!

太子感受到她的目光,浅笑着朝她点了点头。

心中一悸,言凌连忙低头移开目光。就刚才一瞬间与他的对视,心中满盈的愧疚压得她喘不过气。

说是迎春宴,不过是为皇子们选妃。皇后仔细审视着一众世家小姐,目光扫向言凌时却多停留了片刻。

她知道,那是因为太子十分欣赏她的才情。恍惚间又看见他低眉浅笑,柔声对她说“我早已心慕你......”。

“今日这大好春光,有谁能赋诗一首?”

威仪万千的声音传来,言凌从神游中清醒,见言霜朝她眨眨眼。

是了,她言凌的才学在一众小姐中也算是小有名气的。一道十分希冀的目光看着她,她突然就明白了。

皇后是太子的母亲,她说的赋诗一首自然是太子想看。

梨花的香气漫进宴厅,言凌抿了抿嘴浅笑着接过了纸笔。半柱香的时间,所有人都屏息凝神等着她的诗。

“臣女作完了。”言凌抬头,皇后正朝她招手。

两道灼热的目光突然降在身上,言凌全然不觉面不改色地起身,拿起纸卷款步迈腿。

“啊!......”

一声尖叫从身侧响起,言凌手一抖诗卷差点掉了下去!闻声立马后退一步看向惨叫的言霜,惊问:“妹妹怎么了!”

真真算得上是万众瞩目了......言霜有苦说不出,皱着脸指了指自己的腿。

腿么,自然是言凌踩的,可她才不会认。

“妹妹的腿伸在这过道作甚,娘娘赐的席位让你觉得不舒服么?”

带着些微尘土的腿迅速收了回去,言霜连忙制止正要向皇后请罪的言凌,“姐姐说的什么话,是我一时不察......惊扰了各位,还请皇后娘娘勿怪......”

言凌心中冷笑,装作关心地拍了拍她的肩膀,转身将诗稿送了上去。

皇后娘娘自然是对她一阵夸奖,夸她诗写得好,夸她对妹妹好。

这些都是意料之中。毕竟没人看见言霜伸出腿,也没人看到她踩了言霜,只当姑娘家家胆子小罢了。

回席位时,余光看到三皇子阴沉的脸色和言霜气红了的眼眶,她坐好只安静地吃东西。

几刻钟后,到了赏花的时候。言霜似浑不在意腿上的疼一般,拉着言凌就往人少的地方走。

“玉梨苑不是在东边吗?”言凌垂眸看着嫩青色的地面。

言霜笑着挽她的胳膊,道:“梨花有什么好看的,我知道有一个地方有一大片的迎春花呢,好生漂亮!”

她当然知道,那儿还有一个小亭子,亭子里站着梁奕,梁奕会说他喜欢她。

想着想着,言凌停下了脚步。

“姐姐?”

看着她疑惑中带着些微闪躲的神情,言凌拽回自己的胳膊。

“妹妹去看吧,我还是喜欢梨花。”

说罢她就要走,言霜快步走到她面前,咬着嘴唇斟酌道:“姐姐莫走!我引你来是因为奕哥......三皇子殿下他在小亭等你。”

果然。

“我与殿下素未谋面,他怎么会劳烦妹妹传话?”言凌也不走了,凤目潋滟着质疑的神采。

怕人看到,言霜拉着她的手往树后躲了躲,笑道:“姐姐这样好的才学样貌,他们心有所属也是应当的。”

“他们?”

言霜目光闪烁,紧张地咽了一口口水,干笑道:“没什么......”

她把话说开,言凌却不能反驳了。毕竟她只是臣子之女,如何拒绝皇室中人的邀约?

正当言凌想着推脱之词时,一个宫女行礼走了过来。

“二位小姐安,太子殿下邀言大小姐去梨亭探讨诗文。”

二人同时愣了一下,回神后言霜立时紧紧握住她的衣袖。

看来前世的事因为她重生、改变的缘故也有了不同呢。言凌笑着点头,不着痕迹地挪开言霜的手。

“好,烦请引路。”


春风拂面悠然无比,微醺的日光柔柔地洒在身上让人有些昏昏欲睡。

半下午回到府中后,言凌保持着一个姿势坐在窗前很久。庆儿问了几句没见她回话,满心忐忑地垂首候在一旁。

“你今日和以往很不同。”

“殿下且告诉我,好是不好?”

“......只要是你,就很好。”

梨亭论诗不过是太子为她解围,感谢了他一番后,却被他的话扰了心神。

若是和前世一样胆小懦弱,岂不是浪费了这重生的机会?言凌叹了口气,瞥了一眼将斜的日头关上了窗子。

庆儿见此忙倒了一杯水端给她,暗自祈祷别被她发现她的真实身份。言凌自然没戳破她,放下瓷杯站起身来。

“璃一回乡探亲,几日了?”

“啪呲”一声脆响,瓷杯带着些许茶水碎裂一地。言凌皱眉看向不知所措的庆儿,疑窦顿生。

上一世她宠信的丫鬟璃一回乡探亲之后浑身是伤地回了府。后来她出嫁,丞相夫人以璃一身体不好照顾不周到为由将璃一发卖了,导致她最后死时身边一个能信任的人都没有。

“你瞒着我什么?!”看着庆儿惊慌的表情她就知道,璃一肯定出了事!或许上一世璃一身上的上根本不是她说的摔伤!

庆儿煞白着脸扑通跪在地上,求饶道:“奴婢......奴婢没有隐瞒......”

“呵,”言凌一脚踹飞脚边的碎片,蹲下身子直视她的眼睛,“我不过问你璃一回乡几日了,你紧张什么?!”

犀利的目光仿佛无孔不入,庆儿大喘着气颤声回道:“我......我看到璃一去了琼心院......”

琼心院?!

言凌面色一凛,猛地起身冲出了院子,片刻后已然冲到了琼心院的门前。

门口的丫头见她来了皆是面色一变,试图以通报为由拦住她,却被她不由分说地一把推开!

“大小姐!”

眼见她面色阴沉直直地冲进了正厅,一众丫鬟惊呼着追在她身后。

“砰”地一声响,言凌看着躺在地上瑟瑟发抖浑身是鞭痕的璃一,眼泪一下子充满了眼眶。

“你在做什么?!”

言霜从愣怔中醒神,迅速将马鞭藏在背后,假笑道:“这丫头出门时一身新衣服,回来时却穿的如此破旧。毕竟是姐姐的贴身丫鬟,这样可不是给我们丞相府丢脸嘛?”

“呵,你也知道她是我的丫鬟?”言凌平素狭长带笑的凤眼瞪得滚圆,白皙的皮肤因生气涨的通红,“谁让你这样打骂!”

“我只是教训她一下,姐姐何必生气......”

“好啊,我把你的丫鬟带走打一顿如何?!”

说着言凌就伸手要拉她身边站着的清荷,清荷躲开她,气得骂道:“你不看看你自己的身份,连一个丫鬟都不如还敢......”

“闭嘴!”

眼见着秘密要被抖出来,言霜忙打断自己的丫鬟。

“我的身份?”言凌冷笑起来,嘴角扬起嘲讽的弧度,“无论我是何身份都比你高贵!”

见清荷还要回嘴,言霜踹了她的后膝盖一脚使得她扑通一声跪在地上,而后干笑着向言凌解释:“姐姐说的自然对,我一会儿就教训她!”

扶起面色苍白的璃一,言凌径直出了门。

言霜在她身后喊道:“明日巳时三殿下请你去天香楼一聚,姐姐千万记得!”

冷冷地哼了一声,言凌扶着璃一头也不回地离开了。

那些丫鬟平日里都拿她做软柿子捏,都怪往日软弱,否则怎么敢这样欺负她!

将璃一扶回芳华院的侧院清洗了伤口上了药,璃一紧张地看着言凌,咬着嘴唇解释道:“都是我不好,我只想着把衣服换给家里的姊妹,我在府中还有别的衣服穿,没想到给小姐丢了人,让清荷那样对小姐......”

“那有什么,”她巴不得清荷直接把秘密抖搂出来才痛快,“我问你,要是我没有去救你,你回来了如何与我说你的伤?说是自己摔的么?”

璃一愣住,抬头看向言凌傻傻地笑了。

眼泪不知为何又蓄满了眼眶,言凌仰头想将眼泪憋回去。

“小姐莫要去赴约,”璃一突然皱起眉,轻声道,“您在府中消息少,我在外面可听了,那三皇子性子很不好,对百姓也差得很呢。”

似曾相识的话,上一世璃一说过的。情人眼里出西施,当时她满心都是梁奕如何如何好,倒觉得璃一不识趣。

“我知道了。”言凌帮她盖好被子,宽慰道,“你先把伤养好,我有分寸。”

看着言凌站起来,璃一欲言又止。

“小姐......小心庆儿。”

言凌愣了一下扬唇笑起来,点点头回了主院。

梁奕的约她决计不会去赴的,宫宴上没了上一世和他的三次交集,怎么还是这样的后续?

他的手段无非是要请她去吃点心,陪她逛书斋和词会,日头好时带她去游湖,最后收服她让她为他做事罢了。还以为那样的招数能骗得了她?

挥退庆儿,言凌坐在木桌前深思起来。

当归吃多了好像有发热的功效?璃一的爹娘是药农,这次璃一回家探亲便给了她带回了好多质量上乘的中药,不知里面有没有当归。

看着面前的医书,言凌叹了口气。

谁愿意平白无故糟蹋自己的身子呢?可是除了璃一,整个丞相府她已然没有了可以相信的人,如何才能应付三皇子和言霜两相勾结请她入瓮?

为今之计,只好病一场。

“我最近喉咙不舒服的紧,你去库房取药炉来,熬些甘草汤。”

门外的庆儿应声离开,言凌走到铜镜前突然有些恍惚,恍然想起上一世梁奕对自己说的话。

“你替我做一件事,事成之后便是我娶你之时。”

“什么事?”

“做太子府的卧底。”

“......我如何进得去?”

“嫁给他。”

铜镜中的容颜已然模糊,言凌擦干眼泪深吸一口气,扭头看着案上袅袅生烟的熏香炉狠狠地咬了咬牙。


章节在线阅读

网友评论

发表评论

您的评论需要经过审核才能显示

为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