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彩小说尽在A1阅读网!手机版

热门小说 > 玄幻奇幻 > 她心狠手辣动天下

她心狠手辣动天下

慕瑾之作者 著

玄幻奇幻连载

萧洛仪是长公主,但她的权力早已被人架空。看着自己的幼弟还不能把持朝政,萧洛仪作为长公主,心里着急,但却无能为力。此时,她青梅竹马的爱人苏方瑾也背叛了她,只想争夺这动荡不稳的江山。于是,四面楚歌的萧洛仪必须拿起手中的刀,保护自己的弟弟,守住自家的江山。传闻,长公主面若桃花腰如柳,心狠手辣动天下,萧洛仪为了自己的目的,不惜留在仇人苏方瑾身边!

主角:萧洛仪,苏方瑾   更新:2022-08-19 19:09:00

在线阅读
分享到:

扫描二维码手机上阅读

男女主角分别是萧洛仪,苏方瑾 的玄幻奇幻小说《她心狠手辣动天下》,由网络作家“慕瑾之作者”所著,讲述一系列精彩纷呈的故事,本站纯净无弹窗,精彩内容欢迎阅读!小说详情介绍:萧洛仪是长公主,但她的权力早已被人架空。看着自己的幼弟还不能把持朝政,萧洛仪作为长公主,心里着急,但却无能为力。此时,她青梅竹马的爱人苏方瑾也背叛了她,只想争夺这动荡不稳的江山。于是,四面楚歌的萧洛仪必须拿起手中的刀,保护自己的弟弟,守住自家的江山。传闻,长公主面若桃花腰如柳,心狠手辣动天下,萧洛仪为了自己的目的,不惜留在仇人苏方瑾身边!

《她心狠手辣动天下》精彩片段

正值仲夏傍晚,天边已经是火红的一片了,只剩余晖的太阳更是将这满宫的金砖壁瓦都平添了几分炽热的温度。

厚重的朱色大门被轻轻地推开,发出了‘吱呀吱呀’的呻吟声,一个纤瘦的身影也缓缓地从门内走了出来。

巴掌大的脸上带着倦容,狭长的狐狸眼中是掩饰不住的冰冷,华贵繁杂的宫装似乎将她原本高挑的身子压矮了几分。

一道明黄的懿旨正拿在她的手。

见萧洛仪从里面走出来,一直在外面焦急等待的拾茗立即迎了上来,脸上尽是担忧。

“公主······”

拾茗山下打量着萧洛仪,看到她并没有什么不好的地方之后才松了一口气。

“这是······”

见到那过于明显的懿旨,拾茗也是一惊,脸上的表情立即有些说不出的悲伤。

“回宫再说。”

萧洛仪叹了口气,率先向外面走去。

刚一回到萧洛仪居住的凤栖殿,拾茗就立即屏退了众人,于是偌大的房间里就只剩下她和萧洛仪两个人。

“公主,太后真的让您嫁入大凉?”

前几日大凉的使者前来求亲,希望大云可以将一位公主嫁入大凉成为他们的皇后,以促进两国的友好往来。

新帝不过十六岁并无子嗣,先帝又福薄,膝下也就只有已经成为皇帝的三皇子和身为长公主的萧洛仪这两个孩子,所以能够嫁入大凉的就只有萧洛仪一个人。

“不然呢,大云还有其他的公主吗?”

而且她的任务可不仅仅是嫁入大凉成为他们的皇后,隐藏在大凉皇帝手中的武盟令才是太后的目标。

传说,持此令者,可号令武盟二十八宗师。

那可是三人便可灭一国的武盟宗师啊,有谁能够抵挡得住这种诱惑呢。

萧洛仪重重的叹了口气,疲惫的倚在了软塌上。

即使涂抹着精致的妆容,依旧能够看到眼下乌青的一片。

这几日她一直都没怎么睡好。

“可奴听说那大凉的皇帝已经五十有六了,要是比先帝的年纪还大的,而且半个月前大凉皇宫中国就已经传出来消息,皇帝已经有油尽灯枯之势了。”

“他这哪里是真心求娶,分明就是听了那劳什子占星处的话,拿着公主您冲喜的。”

拾茗说的这些话萧洛仪自然是知道的,可是知道又能怎么样呢,她依旧不能反抗,还得欢欢喜喜的坐着花轿嫁入那她早就深恶痛绝的大凉国。

许是从萧洛仪的眼神中看到了她的无可奈何,拾茗的眼眶一时一热,控制不住地眼泪就流了出来。

她跪在了萧洛仪的身边,紧紧地握住了她的手。

“公主,要不咱们去找陛下吧,说不定陛下······”

还没等萧洛仪打断,拾茗就没了声音,死死地咬住了嘴唇。

她还真的是病急乱投医啊,陛下不过登基半个月,且一直都受控于太后,自身都难保了,他又能有什么办法来帮公主。

如果陛下真的有办法的话,太后的这道懿旨也就根本就颁不下来了。

房间里陷入了寂静,萧洛仪闭着眼睛眉头紧皱,良久才发出一声重重的叹息。

“罢了,我嫁便是了。”

或许是太后那边担心萧洛仪会后悔再生变故,又或许是大凉那边有些等不及了,萧洛仪竟在五天之后就见到了来迎亲的花轿。

当日的一大早,萧洛仪就坐在了梳妆镜前,任由着身后的嬷嬷们帮她梳着繁重的发髻。

或许是在来之前慈寿宫的那位就已经‘叮嘱’过什么了,又或许是这些人也在为这个即将加入邻国的公主感到悲哀。

这偌大的宫殿中竟如此的安静,除了发饰碰撞的声音之外竟没有其他任何的声响,哪有一丝办喜事的欢快。

萧洛仪眼神木然的盯着镜子中的人,如此的她还真是的雍容华贵啊,她竟也没有想过自己有一天还能够穿上皇后的衣服。

“公主,陛下来了。”

拾茗从外面走了进来,她的身后跟着一个瘦高的人影。

十六岁的少年如同逢春的嫩芽一般,不过是一个月未见就抽高了好多,竟也比她高出半个脑袋了。

黑底纹金的龙袍更是给这位少年帝王平添了几分独属于九五之尊的威压,让萧洛仪有些恍惚。

“参加陛下。”

出声屏退了众人,萧征习也是踱步来到了萧洛仪的身边,和她如出一辙的眸子中是不知从何时起多出的阴沉。

“阿姐。”

他的嘴唇蠕动了几下,终于发出了声音,带着说不清道不明的复杂情感。

“皇上这个时候怎么来了?”

萧洛仪依旧是那副平静到冷漠的样子,连一丝多余的目光都没有分给萧征习。

“母后说阿姐、阿姐要出嫁了,同意让我来看看你·····”

似乎是已经习惯了萧洛仪那副冷漠的样子,萧征习自顾自的伸手将放在桌子上的凤钗拿了起来,似乎是想要找一个合适的地方给她戴上。

“太后还真的是体贴啊,知道今日我出嫁,所以让皇上来看看我。”

萧洛仪勾唇冷笑,语气是一如既往的轻佻,只不过那笑意却未达眼底。

只不过萧征习听到这话却是一怔,拿着凤钗的手也是一瞬间的握紧到青筋暴起。

“我会接阿姐回来的。”

尚且稚嫩的声音中透着已经压抑不住的愤怒,却又无法避免的带着被束缚住的无力。

萧洛仪嘴角的笑意又加大了几分,伸手覆上了那还悬着的大手,微微用力,那只精致的凤钗便插入了繁重的发髻里。

“皇上,您现在可是太后的儿子,可不能逆了她的意啊。”

这话像是一把锋利的匕首,划破了萧征习刚刚才支起的架势,他像是脱了力一般的愣在了那里。

萧洛仪仪态优雅的站起了身,拂了拂衣裙,对着他伸出了手。

“吉时到了,皇上再送本宫一程吧。”

少年单薄的身影晃了下,最后还是紧紧地抓住了那只伸出来的手。

“阿姐,我送你出门。”

朱色的大门缓缓地打开,庭院中是早已等候多时的花轿。

就在轿帘慢慢放下的时候,目光中的少年再次开口,虽未出声,但是萧洛仪却‘听’到了他的话。

他说:阿姐,等我接你回来。

萧洛仪忽的露出了笑容,是她为数不多的真心的笑容,她的小阿习啊,快些长大吧,阿姐快要坚持不住了。


大云和大凉之间距离并不是很远,但却要横穿一个沙漠。

迎娶萧洛仪的花轿走了将近两天才快要从沙漠里走出来,途中所有的人都提着心,生怕会遇到在沙漠中横行的沙匪。

看着都快要走出沙漠了,众人也是松了一口气了,只要再走个几百米,他们就进入大凉的境内了,这样就安全了。

然而往往天不遂人愿,就在临门一脚的时候,周围忽然传来了轰隆隆的声音。

众人还没有反应过来呢,数不清的人就从沙子中一跃而起。

这些人蒙着脸,根本不让人看到他们的样子,明显就是有备而来的。

“是沙匪,保护公主!”

侍卫们皆是一惊,立即将花轿围在了中间。

只见黑衣人中的一个大手一挥,那些人便立即冲了上来,两帮人也是缠斗在一起。

在轿子中小憩的萧洛仪立即警惕了起来,小心翼翼的将帘子掀开了一些,察看着外面的情况。

也刚好是这个时机,一个男子略施轻功,从正在打斗的人群中脱身飞了过来,直接就将帘子整个掀开。

侍卫们见此立刻就想要冲过来保护萧洛仪,但是无奈那些黑人们根本就不给他们脱身的机会。

萧洛仪死死盯着面前的人,右手悄无声息地握住了藏在座椅下面的匕首。

只要那人一过来,她保证会让他血溅当场的。

只不过那人并没有其他的动作,只是直直的注视着萧洛仪。

萧洛仪微微一怔,周身的气势瞬间凌厉起来。

“苏方瑾?”

那满含恨意的声音让苏方瑾身形一怔,他就知道,他的阿桃一定会认出他的。

“你来这里干什么?”

萧洛仪的脸色并不是很好,一双眸子中满满的都是不加掩饰的恨意,手中的匕首也握得更紧了。

如果可能,萧洛仪现在就想要杀了面前的这个男人,用他的血来慰藉鸣山的在天之灵。

苏方瑾自然也是读懂了她的眼神,强压着心中的苦涩,对她伸出了手。

“跟我走!”

他必须要将萧洛仪带走,不能让她进入大凉,至少现在不能。

“别碰我!”

看着苏方瑾伸过来的手,萧洛仪想都没有直接拿着手中的匕首挥了出去。

只听到他倒吸了一口冷气,小臂的衣服瞬间就被鲜血氤氲了一大块。

不过萧洛仪并没有任何的愧疚和自责,因为这是苏方瑾欠她的,欠鸣山的。

苏方瑾紧紧地捂着受伤的小臂,看向萧洛仪的眼神中也多了几分的无奈,就像是在看一个不听话的小孩子一样。

“阿桃,别闹脾气了。”

苏方瑾轻叹了口气,声音一如既往的温柔,这让萧洛仪有些恍惚,记忆中被刻意忽视的一些东西再次破土而出,看向苏方瑾的眼神都好像多了几分眷恋。

“阿桃,别闹了。”

这句话好像是印在了脑海中,让萧洛仪不禁想起了她人生中最贫苦的时光,但那却是她和苏方瑾最快乐的时候。

只不过下一秒一阵马儿的嘶吼声立即就让萧洛仪回过了神。

一群穿着大云侍卫衣服的人从不远处奔驰过来,带着令人有些胆颤的杀气,领头的是一个穿着藏蓝色衣服的男子。

两个人之间泛着柔情的氛围已经被打破,萧洛仪的眼神再次冰冷,仿佛是淬了毒的匕首。

“呵~苏方瑾,你的死期到了,我要你为鸣山偿命!”

带着嘲讽的冷笑响起,接着就是萧洛仪那带着杀气的喊声。

“取贼人首级者,封爵赐良田百亩!”

萧洛仪的声音很大,赶来的那些将士们清楚的听到了这些话,士气一下就被提了起来,兴奋的怒吼着向着贼人这边冲了过来。

本就激烈的战斗又扩大了几分,不过双方又像是心有灵犀般的并没有靠近萧洛仪所在的轿子。

此时的萧洛仪端庄的坐在轿子中,匕首被她堂而皇之的握在了手里,上面还残留着苏方瑾的鲜血。

娇艳的面容上带着她惯有的讥讽的笑容,就连眼神都带着显而易见的挑衅。

“苏方瑾,当初我说过了下次见面就是你的死期!”

对面的苏方瑾略有些单薄的身子不可控制的颤抖,脸上惯有的笑容有了几分苍白,眼神中更是无尽的悲伤。

果然,鸣山的事情是他们之间永远都跨不过去的鸿沟是吗?可是,那并不是他的本意啊!

泛白的嘴唇蠕动了几下才发出了沙哑的声音。

“阿桃,我······”

只是他的话还没有说完,帘子外面就出现了窸窸窣窣的声音,接着一个十分沙哑的声音响起。

“主子,事成了。”

听到这话的萧洛仪皱紧了眉头,如果没看错的话,刚刚苏方瑾听到那个人的汇报之后松了一口气吧。

此时已经完全平静下来的萧洛仪心里突然有了一种不安,她的直觉告诉她苏方瑾一定是在计划着什么,而且极有可能是和她有关的。

屏退了那个人之后,苏方瑾也已经不再像刚刚那般沮丧,反而是多了几分开心和愉悦,甚至眼神中都多了几分鲜少的神采,就连刚刚萧洛仪对他的‘攻击’都不在乎了。

“阿桃,我在大凉等你。”

苏方瑾明朗的脸上忽的露出了淡淡的笑容,顾不得萧洛仪那快要杀人的眼神,也不顾她那快速挥过来的锋利匕首,伸手在萧洛仪的头上揉了一把之后,就跳下了马车。

目的已经达到了的苏方瑾对着还在和侍卫们缠斗的手下们做了个手势,于是那群穿着黑色衣服的人立即动作熟练的从打斗中脱身,如同来时那般快速的消失在了广大的沙漠中。

只是等那些人都消失了之后留在原地的那些人才意识到了一个很奇怪的事情,刚刚的那场看起来异常激烈的战斗中竟然没有一个人受伤,无论是对方的还是自己这边的。

“公主你没事吧?我们追······”

“别追了。”

侍卫统领似乎并不是很想就让那些人如此简单的逃掉,但他的提议还没有说完就被萧洛仪给拒绝掉了。

此时的萧洛仪已经从马车中钻了出来,站在了马车前室的位置上,眼神凌厉的看着苏方瑾他们消失的方向。(马车前室就是赶车马夫坐的位置)

苏方瑾,你到底在计划着什么?


许是被上次袭击的的事情给吓到了,护送萧洛仪的这群人竟开始日夜兼程了,第二天刚蒙蒙的亮的时候就到了皇城的城门外。

也不知道是不是萧洛仪的错觉,她总觉得这些守城的侍卫们似乎有什么不对劲的地方。

哪里有守城的人会佩戴绣春刀的,那分明是一群锦衣卫。

这就让萧洛仪的心里有些不安,眉头也是紧紧地皱了起来,总觉得有什么不好的事情要发生。

果然就在下一秒,迎亲的使者和对面守城侍卫的头领发生了争执。

“卫舟你去看一下发生什么事情了?”

萧洛仪对着一直守在轿子外面的男人说道。

卫舟是太后放在她身边的侍卫,武功高强,美名其曰是来保护她的,但真实的目的不用想都能够猜得出来。

按照平常,萧洛仪绝对不会让这样的人待在自己的身边的,但是看着卫舟那坚毅硬朗的脸庞,她难得的犹豫了。

眼前的人似乎和记忆中的某个人影重合了,让她一反常态的将人留在了自己的身边。

不过一会儿,卫舟便回来了,脸上透着显而易见的不满。

“公主,守城的人说花轿要有他们接手,由他们送您到府邸。”

“嗯?”

萧洛仪眉头皱的更紧了,在来之前她可没有听过说进城还需要换护卫的。

按照大凉的规矩,帝后大婚规矩繁多,仪式是要从皇后的娘家就开始的,不过由于萧洛仪的娘家距离实在是远,老皇上就下旨把长公主府赐给了她。

所以她进城不是直接进到皇宫,而是要先去长公主府住上几天。

没等萧洛仪和卫舟再说些什么呢,那些锦衣卫们就已经来到了萧洛仪的花轿前,卫舟更是在第一时间握紧了腰间的长刀,死死盯着面前的这群人。

“公主,吾等奉太子之命,护送您去长公主府。”

萧洛仪脸色蓦地一沉,眼神也是立即冷了下来。

太子?原来这都是苏方瑾搞得事情,他究竟是想要做什么?

不过既然苏方瑾想搞事情,那她就奉陪到底了。

“那就麻烦各位了。”

萧洛仪勾起一个灿烂至极又高傲至极的笑容,再次懒散的倚坐在花轿中。

“吾等定当竭力护送公主。”

有了萧洛仪的话,那些原本的护卫们也没有多说什么,任由那些锦衣卫接手了花轿和后面装着嫁妆的马车。

倒是卫舟似乎是对萧洛仪的这个决定有些不满,剑眉紧蹙,如鹰一般的眸子也是紧紧地盯着周围的这些人。

如果仔细看的话,那腰间的长刀已经微微出鞘。

从城门到长公主府的距离并不远,他们约莫走了不到一刻钟,花轿就停了下来。

“公主,长公主府到了。”

外面传来了拾茗的声音,接着花轿的帘子便被轻轻地掀开。

搭着拾茗的手,萧洛仪动作优雅的从花轿中走了出来。

映入眼帘的是一个估摸着有些年头的府邸,不过虽然样子有些旧了,但是却难掩那华贵的装饰。

“公主,按照大凉的规矩,您需要在这公主府待上三日,三日之后会有奉迎使者来引导您入宫。”

萧洛仪看向了那边说话的人,本就冰冷的眼神似乎有阴沉了几分。

下一秒却又舒眉轻笑,那双涂着丹蔻手,轻轻拂了拂发髻。

“本宫知道了。”

说着便也不顾其他人,搭着拾茗的手就向着长公主府里走去,卫舟也是立即跟了上去。

刚刚说话的南浔看着萧洛仪的背影无奈的摸了摸鼻子。

果然,这么多年了,公主还是一点都没变,看来太子殿下这下是有苦头吃了。

萧洛仪这次来这边和亲,身边的侍从们并没有带很多,就只有拾茗和卫舟两个,剩下的就都是苏方瑾送过来伺候的。

春杏便是送过来的大丫鬟,虽然在来之前教导嬷嬷们说一定要好好伺候着这位主儿,但是她却在第一天开始就不喜欢这个身份尊贵的未来皇后。

其实也不是因为什么大事,主要就是看不惯她那副颐指气使的样子。

说什么没胃口吃晚饭,结果又在大家都就寝了时候让身边的人出去给她买吃食,还非得要城东的那家。

这大晚上的,让一个人生地不熟的小丫头走那么远的路,也不怕出了什么事儿。

果然是应了传闻中的那句话,心狠手辣,蛇蝎心肠。

而春杏口中的那个被派出去买东西的小丫鬟,此时快步的走在早就已经空无一人的街道上。

纤瘦高挑的身子被黑色的夜行衣包裹着,巴掌大的小脸儿更是被一块黑布给严严实实的挡着,只露出了那双狭长的狐狸眼。

萧洛仪本以为苏方瑾会有什么动作呢,结果在房间里等了半宿都没有什么事情发生,无奈就只能她先动手了。

于是她便借着肚子饿的由头将‘拾茗’派了出来,只不过她没有想到的是卫舟竟也跟了出来。

也许是看到了萧洛仪眼中的不满,同样是一样装扮的卫舟有些不大自然的移开了目光。

“属下必须保护好公主的安全。”

好吧好吧,既然他要跟着,萧洛仪也没有什么别的办法,就当是给自己多了一个保镖吧。

萧洛仪在来之前就已经从安插在大凉皇室的细作手中得到了皇宫的地图,所以她很容易就找到了一个隐藏的很隐蔽的小门。

虽然嫁到这里是有些不情愿的,但是大云那位安排的事情还是要努力完成的,不管是为了自己还是为了阿习。

据消息说,武盟令现在就藏在大凉皇帝枕头下面的暗格里。

所以萧洛仪决定在趁着还没有进宫的事情摸清楚这边的情况,等到成亲当天她就可以执行自己的计划了。

当然,这个计划可不是慈寿宫那位的计划,而是她自己的计划。

“公主,当心一点,属下觉得有些不太对劲。”

身边的卫舟压低了声音提醒着萧洛仪。

就算卫舟没有提醒,萧洛仪也感到了有些不对劲。

虽然他们有大凉皇宫的地图,但是这一切似乎有些太过于顺利了些。

除了在围墙附近遇到了一些巡逻的士兵之外,他们竟然没有在看到任何守卫,就连皇帝的寝宫这种应该严加守卫的地方都空无一人。

两个人对视了一眼,都在彼此的眼中看到了浓浓的警惕。

“你在外面守着,我进去看看。”

即使有些不安,但是萧洛仪还是决定要进去看看,毕竟这个机会来之不易。

卫舟犹豫了一下,最后还是点了点头,纵身一跃便藏在了殿外那棵茂盛的大树上。

萧洛仪再次查看了一下四周,强压着心里的不安,动作迅速的闪进了那隐隐透着些许不对劲的宫殿。


网友评论

发表评论

您的评论需要经过审核才能显示

为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