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彩小说尽在A1阅读网!手机版

热门小说 > 玄幻奇幻 > 老婆咱们结婚吧

老婆咱们结婚吧

知否知否作者 著

玄幻奇幻连载

父亲锒铛入狱,母亲也被逼的自杀身亡,错乱的关系,分崩离析的家庭……苏离在几个月之后,生下了一堆龙凤胎,之后便消失在这座城市。五年之后,为了给龙凤胎的妹妹治病,苏离再度回到这座城市,遇见了当年强占她清白的男人,没想到对方的态度竟然出奇的好,甚至还主动求娶。

主角:苏离,沈彦白   更新:2022-08-08 19:02:00

在线阅读
分享到:

扫描二维码手机上阅读

男女主角分别是苏离,沈彦白 的玄幻奇幻小说《老婆咱们结婚吧》,由网络作家“知否知否作者”所著,讲述一系列精彩纷呈的故事,本站纯净无弹窗,精彩内容欢迎阅读!小说详情介绍:父亲锒铛入狱,母亲也被逼的自杀身亡,错乱的关系,分崩离析的家庭……苏离在几个月之后,生下了一堆龙凤胎,之后便消失在这座城市。五年之后,为了给龙凤胎的妹妹治病,苏离再度回到这座城市,遇见了当年强占她清白的男人,没想到对方的态度竟然出奇的好,甚至还主动求娶。

《老婆咱们结婚吧》精彩片段

凌晨一点。

大雪一片片的往下掉。

苏离一手扶着肚子,一手一下一下的拍打别墅大门。

“穆阳,穆阳!我求求你开门!穆阳!你开门!!我就要撑不下去了!”

冬天本是最冷的,她却是一头汗,满脑门贴着湿漉漉的发丝,“穆阳!你为什么不见我?穆阳!!”

良久,她的嗓子都要哑了,别墅的大门才终于缓缓的打开。

出来的却是穆家女主人,穆太太。

穆太太穿着雍容的家居服,第一眼看到苏离的肚子,满眼都是嘲讽,“大半夜的,你在这里鬼哭狼嚎的干什么?”

苏离双手艰难的撑着腰,事到如今,她不得不说了,“阿姨,我要见穆阳,我怀孕了,再过一个月就要生了,求求你让我见见他。”

穆太太紧了紧身上的狐球,冷笑的看着她,“你要生孩子,关他什么事?苏离,我早就警告过你,不要和穆阳来往,你这只麻雀是不可能飞到我们家做凤凰的!”

苏离眼圈泛红,脸上倔强,“阿姨,我和穆阳的婚事,是早就定下的,您不能出尔反尔啊。”

“什么早就定下的?我说不行就是不行!”穆太太眉梢上挑,十分鄙视,“你以为你还是曾经的那个苏家小姐吗?你父亲贪污受贿,临到头,却把家私都给了他那个小老婆,你妈活了半辈子连个男人都拴不住,气不过跳楼自杀死了,你唯一的姐姐也跑了,我问你,就凭你现在的条件,你觉得你配做穆家的儿媳吗?”

她每说一句,苏离心里就痛上三分,苏家的确已是不比从前了。

父母相继出事,姐姐也不见了,她只能蜗居在不到十平米的出租房里。

但是穆家不能这么忘恩负义。

“不管配不配,我们都是真心相爱的。阿姨,求求你让我和他见一面!”

她坚信,穆阳一定是被他家里人阻拦,所以才会消失了大半年的时间,只要他能出来,一切问题都会迎刃而解。

然而。

穆太太嗤笑一声,双手环胸,说话尖酸又刻薄,“穆阳早就出国了,你要是有能耐,就到国外去找他,看他认不认你这个肚子里的野种。”

“什么野种,这是穆阳的孩子!”

她怎么能这样侮辱人,苏离气的浑身发抖:“我就是您请我参加您的生日会那天,和穆阳有的孩子。阿姨您忘了吗,还是你给我发的请柬!”

穆太太眼睛都要翻到天上去:“我生日会那天,穆阳忙工作,一天都在办公室里没出来。苏离,你自己怀了野种,别算在穆阳的头上!”

“不可能!不可能!”苏离仿佛被当头浇了盆凉水,全身僵硬,却是尤不死心,她激动的往里面走,笨重的身子一颤一颤,“那天晚上,是您给我的请帖,是他约的我,不会错的!”

穆家佣人一齐将她拦住,穆太太冷哼一声,极尽厌恶,“我发出去的请帖多了去了,谁知道那天来了多少男人?苏离,看样子你连这孩子的亲爹到底是谁都不知道,也敢攀上穆阳?我要是你,干脆死了算了,省的丢人现眼!”

“不是的!你胡说!我的孩子是穆阳的!是穆阳的!”苏离情绪失控,拼命挣扎,那天晚上,明明是穆阳把她约进房间的,怎么可能会是别人!

穆太太不耐烦地吩咐了一声,看都不看她一眼,“关门!把她给我扔出去,以后再看见她,直接报警,别任由着什么阿猫阿狗的,在我穆家门前撒野!”

“阿姨!!您听我说!!”

砰!

别墅大门紧紧关上。

苏离挺着的肚皮撞在了铁门上,疼的她脸色发白,鲜血顺着光滑的大腿流了出来。

“孩子!我的孩子!我的孩子!!!”

大雪迷人眼,苏离她再顾不得别的了,泪眼模糊的捧着肚子,深一脚浅一脚的最终消失在了夜幕中。


五年后,荣城火车站。

苏离紧抱着一双儿女,目光疲累地看着外面。

那个痛不欲身的夜晚,她被好心人救助送到了医院,生下了一对龙凤胎。

单亲妈妈不容易,为了抚养两个孩子,她一个人要打好几份工,然而不幸却接连降临,前些天,女儿苏漫漫被确诊得了自闭症。

医生说,这种病不能拖,孩子的年龄越小治疗效果越好,要是等她长大了,就根本没有痊愈的希望了。

得知厉害后,苏离毅然辞掉了工作,从云州舅舅一家出来,带着儿女到华夏最大的城市荣城,寻医看病。

“妈妈,你抓紧了,车站人很多的,不要被人流冲散了。”下车后,苏修远紧握着她的手,昂着头叮嘱。

儿子小大人一样的话,冲散了她的一腔疲惫。

苏离一手抱着妹妹,一手紧握着他的,轻声道:“我知道,你也要抓紧我哦。”

苏修远重重点头,嗯了一声。

出了车站,苏漫漫在苏离怀里不安份的扭了扭,苏离立时知道,她是想要上厕所了,怕她尿裤子,苏离忙去了附近的商厦。

“妈妈你带妹妹去吧,我就在门口等着。”苏修远乖巧的说道。

苏离摸了摸他的头,“你一定要在这里乖乖的,不要乱跑,妈妈和妹妹很快就出来了。”

苏修远点着小脑袋,“放心吧,我不会有事的。”

相比于妹妹苏漫漫,哥哥苏修远却是聪明又勇敢,刚会说话的时候,就跟着苏离学了基本的拼字字母,以及初级的算术题,等到再稍微大一点时,开始帮着苏离做家务,甚至一个人出去附近超市买菜,帮着带妹妹,都完全没问题。

只是荣城不比云州安逸,苏离少不得又叮嘱了几句,才抱着妹妹去了卫生间。

苏修远就站在门口等着,他小小人儿,站的笔挺端正,人又生的漂亮,没多久就吸引了众多的目光,路过的人们,都禁不住赞叹几句。

此时,沈彦白刚出电梯,正一边听着助理汇报工作,一边大步不停的往外走。

突然,大腿被一个软乎乎的小包子抱住了。

“叔叔,你的东西掉了。”苏修远踮着脚将文件夹递了上去,他刚才看到他们的东西掉在了地上,便捡起送了过来。

沈彦白天生一张俊脸,却也是天生的为人冷漠刻薄,那张摄人心魂的俊脸上很少能看到什么表情。

此刻见着这个萌萌的小包子,他心脏猛地停了一下,不过也仅仅只是一下,眉头就皱了起来,凌厉的眼神扫向了身边的助理。

赵助理立刻接过小包子手中的文件翻开看了看,“还真是我们掉的,小朋友谢谢你。”

苏修远嘟囔着嗯了一声,“不用谢。”迈着小短腿,打算就走。

不想赵助理又多嘴了一句,“这位小朋友长得和沈总可真像。”

苏修远立即停下脚步,想也不想,抬头大声否认,“你胡说,哪里像,一点都不像!”

他最厌烦听别人说他像谁谁谁的,每次一有人这么说他,妈妈就难过的不得了。

赵助理也就是随口一说,没想到小包子反应这么大,他正想解释一二,不想顶头上司先开了口。

沈彦白冷冷嗤笑了声,他一直暗中在审视着这个小包子,自然将他眼睛里的嫌恶看的一清二楚,没想到这小屁孩年纪不大,脾气倒是大的很。

“的确是一点都不像!”沈彦白径直大步绕过苏修远,走了出去,完全不在意他的看法。

赵助理连忙跟上,冷汗涔涔,这小包子可真是不知天高地厚,他眼前的男人,可是荣城最有权势的沈少,平常人就是想要见上一面也是不可能的,他怎么还嫌弃了?

不过,赵助理私心里还是坚持认为,这两个人真的很像,尤其是同时臭脸的时候,更是像的不得了。

苏修远看着他们远去的背影,心底直哼哼,他们随便议论别人的外貌,一点礼貌都没有!


苏修远迈着小短腿,乖乖的重新站在了女卫生间门口等着。

没一会,苏离就抱着妹妹走了出来,苏修远连忙上去抓住了她的手,“妈妈我们走吧。”

苏离答应了一声,带着两个宝贝走出了商厦。

初来荣城,苏离很不习惯,她对比了几个地方后,决定在荣城大道附近的花园口小区里,租一间半地下室的房子。

钱要用在刀刃上,漫漫的病是一笔大开销,所以对于其他地方,能省就得省着用了。

“妈妈,以后这里就是我们的新家了。”苏修远戴着口罩,穿着长袖长裤,一边挥着比他还高的扫把扫地,他有严重的洁癖,更是对灰尘过敏。

苏离爬上梯子将旧灯泡换下来装上新的,回头笑道:“是啊,以后你和妹妹都要乖乖的哦,等妈妈赚钱了,再买大房子住好不好?”

苏修远重重点头,苏漫漫木讷的看了眼哥哥,她还不大明白其中的意思。

苏离看着他们两个,心里头总是暖暖的,暗暗下定决心,以后一定要让他们过上安稳的生活。

安定后,她就准备去上班,来之前朋友给她介绍了市医院医生助理的工作,明天只要拿着简历去医院找严医生就行了。

严医生是著名的心理医生,苏离找这份工作,更多的也是为了有机会可以帮助女儿。

次日一早,将宝贝们安顿好,她便动身去了市中心医院。

咚咚咚!

“有人在吗?”心理咨询室门口,苏离特地趁着人少的时候敲了好几下门。

里头没人应承,她呼了口气,便在门口的等着。

“砰!”突然里头重重的一声响,好像是玻璃破碎的声音,苏离吓了一跳,禁不住好奇的推开门看了一眼。

没想到,这门正被里头的人用力的往里拉,两下挫力,苏离不敌对方的力道,身体直扑向了里面的人,结结实实的撞了个满怀。

“对不起,我不是故意的。”她慌乱的本能道歉。

沈彦白一张俊脸立刻撂了下来,眉头盛满了怒意,他最厌恶主动贴上来的女人,正要将她甩开,眼角的余光却无意识的瞥见了她的眼眸。

一瞬间,脑子里蹭的冒出了许多光景,偌大的礼堂,拥挤的名流,暗黑的夜,压抑的低吟,鲜红的血……一幕幕排山倒海似的倾泻而出,却又在最紧要的关头戛然而止,杳无音讯。

趁着他愣神的几秒钟,苏离快速的从他身上移开,本就不大结实的包掉在了地上,里面的东西摔了出来,哗啦啦的掉到了男人的脚上。

苏离又是一通不好意思的道歉,手忙脚乱的整理东西,“对不起,我真的不是故意的。”

沈彦白回过神,眉头怒意全消,他难得的蹲下,帮着捡起了东西,一双眼睛紧盯着苏离,“你叫什么名字?”

苏离以为他是严医生,便道:“我叫苏离,来面试的,之前朋友说给你打过招呼了。”

沈彦白淡淡的嗯了一声,随手翻开他刚才捡到的本子,看了几眼又还了回去,清贵又高冷,“苏离,我们是不是见过?”

苏离愣了一下,认真看了他一眼,男人英俊又矜贵,虽然现下有些狼狈,但是一看就是权贵之流的人物,哪怕是在过去,她也没有见过。

“没有,我不记得我见过你。”


网友评论

发表评论

您的评论需要经过审核才能显示

为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