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彩小说尽在A1阅读网!手机版

热门小说 > 玄幻奇幻 > 三生痴恋为长安

三生痴恋为长安

陈欢喜作者 著

玄幻奇幻连载

长安对司徒云华的名字早有耳闻,没见到之前便是少女怀春,见到之后便情根深种……或许太过轻易的爱,太容易的得到的人,不会被珍惜,也不会被眷顾,一切从她先爱上开始,感情这条路就已经失控了。长安深爱着的是一个没有心的男人,司徒云华对她的冷漠绝情,始终没有改变过。

主角:长安,司徒云华   更新:2022-08-08 19:02:00

在线阅读
分享到:

扫描二维码手机上阅读

男女主角分别是长安,司徒云华 的玄幻奇幻小说《三生痴恋为长安》,由网络作家“陈欢喜作者”所著,讲述一系列精彩纷呈的故事,本站纯净无弹窗,精彩内容欢迎阅读!小说详情介绍:长安对司徒云华的名字早有耳闻,没见到之前便是少女怀春,见到之后便情根深种……或许太过轻易的爱,太容易的得到的人,不会被珍惜,也不会被眷顾,一切从她先爱上开始,感情这条路就已经失控了。长安深爱着的是一个没有心的男人,司徒云华对她的冷漠绝情,始终没有改变过。

《三生痴恋为长安》精彩片段

“时辰到了,该给大王取仙血了。”

“嘿哟,这仙体真是厉害,瞧瞧,昨天才割的一道口子现在就长好了,一点伤痕都看不见。”

“听说这一滴血能增长功力十年,不如咱们偷偷尝个几十年的?”

“我可不敢,要是被大王发现了得抽筋扒皮,还是老实给大王取仙血吧!”

……

刀锋冰冷,割在皮肉上让长安痛的睁开了眼。面前两只小狐狸嬉笑着拿碗接住自己流淌的血,一滴都不敢浪费。

山洞中阴冷潮湿,长安的衣裳已经破烂成了布条,勉强能遮住身体却抵御不了寒气。被困在这里多久了她不知道,她只知道,自己被割了九千九百九十九刀。

那九千多刀,刀刀都割到自己皮开肉绽露出森森白骨。

可不管受多重的伤取多少的血,伤口都会每天午时前愈合。于是狐妖们每天午时取血,取了整整三年。

三年以来,每天一碗血,再过不久,那狐王便可稳稳当当的受了天劫。

本可位列仙班,而那狐王却偏偏要做万妖之王,于是抓了自己这不死之身来一点点的增进修为。

不死之身?长安倒是想能立即死去,再也不用承受这种苦楚。

“你再等等,我会找到办法来救你!”

耳边,司徒云华当初说过的承诺再次在耳边轻轻响起,长安双眸一垂,黯淡无光。

她张了张口,干涩的喉咙中只能发出一点点的声音。

“云华……”

长安用尽全力也只吐出了这两个字,那执着模样惹的两只小狐狸一阵笑。

“哎呦呦,还在喊云华大人呢,真是痴情啊!小丫头,要不是云华大人,你哪能落咱们大王手里!”

“话也不能这样说,若换做了我,用身子来换云华大人的青睐,我也愿意呀哈哈哈!”

“哎呀你这个臭不要脸的骚蹄子!”

两只小狐妖端着盛满血的碗嬉笑的离去,而长安刚刚被划开的伤口慢慢开始愈合。

她缓缓抬头,心里却不愿意听闻这些谣言,她的云华是这世上最好的人,也是最疼爱自己的人。

待两人走远后,一阵异香飘来,钻进了长安的鼻中,她双眸一亮,知道是司徒云华来了。

果不其然,山洞一处阴暗角落有团黑影动了动,随后走出来一个人。

来的人是司徒云华,他身着红衣,俊美的面容上带着涩意。

他快步走向长安,将手中的水小心翼翼的喂给她,长安强撑着身体的疼痛慢慢喝下,只为了让他放心。

司徒云华看着长安的衣裳的血迹又多了一道,心中骤然一痛,他只觉得喉间苦涩,片刻后开口问:“还疼吗?”

长安摇摇头,强忍着疼痛挤出一道笑容,回道:“不疼,我可是仙体,怎会感到疼痛?”

长安笑的时候一双眸子亮晶晶的,如同那满天星河都被揉碎在了里面。

司徒云华看着心中难受,上前将她轻拥入怀,可不小心触碰到还在愈合的伤口,疼的长安轻呼一声。

只是一声,长安便银牙紧咬不让自己再发出第二声。

“长安你再忍忍,再忍忍……很快我便救你出去。”司徒云华的声线颤抖,他只觉得无比痛心。

这三年来,他只能眼睁睁的看着长安日复一日的被折磨着,自己却无能为力。

若是可以,司徒云华希望在这里受苦的是自己。

“云华,你下次再来,可否为我带一块桂花糕?我馋了好久好久。”长安朝着司徒云华甜甜一笑,如同冬日暖阳。

司徒云华喉头梗了梗,轻声说道:“下次再来,我便带你出去,那时我们再一起去吃飘香楼的桂花糕。”

“下次……是何时?”

长安眸中满是期待,她抬起头望向司徒云华,可司徒云华却回答不上来。

他双手低垂了下来,一双黑眸黯淡不敢与长安四目相对,良久后他重叹一声,道:“很快,你要信我,很快很快。”

司徒云华不敢再多说一句,他只好将自己的衣裳解下为云华披上后便匆匆离去。

他不敢久待,因为今夜狐王要大摆宴席,而司徒云华是狐王庶子,不可缺席。

那件事,他该做出决策了……


入夜,山中更深露重,可狐王殿中灯火通明。

宴席上的宾客是四方的妖魔,听说了狐王得到了仙体,都想要沾一丝光。纵然不能一步登天,至少也能多个百十年的修为。

来者皆是对仙体垂涎许久的,还未入席便是一片欢声笑语热闹非凡。

司徒云华坐在一旁冷眼看着众妖,若将长安交于他们手,就算是不死之身也要忍受数万次的挖骨割肉。

司徒云华怎么舍得让长安受到这种折磨!他握住酒杯的手越发的用力,最后啪的一声,酒杯碎裂开来。

而众妖们交谈甚欢,根本没有多看他一眼,反而各种言论都传入司徒云华的耳中。

“哎,你说我今天能不能多增个几百年的功力?”

“你可拉倒吧,今天来了这么多的妖,你能分到一杯就谢天谢地吧!”

“一杯又如何?那仙体可是不死不灭,就算是一杯我也能杯中仙血不断!”

“不死不灭?我倒要看看将她碎尸万段个千百回还能不能重新拼在一起哈哈哈哈!”

司徒云华双眼紧闭,心中怒火狂烧,他只想手刃了这群畜生!可若是冲动,只会让长安遭遇灭顶之灾!

片刻之后,司徒云华站起身,慢步走到大厅中央,朝着上方的狐王拱了拱手。

高坐在上的狐王司徒赦正轻晃着手中的酒杯,他慵懒的瞥了一眼,问道:“云华可是有事?”

“启禀父王,云华有一事告知。”司徒云华微微低着头,灯光昏暗,看不清他此时的表情。

“说。”司徒赦将杯中酒一饮而尽。

“关于仙体,父王恐怕不知,若想让功力增到万妖俯首只是饮血还不够,那女人的心才是一切的源头。您若是吃下那颗心,莫说这妖界,就是三界中也再难有人与您匹敌。”

他清楚的明白,若想长安死,只能割心离体。

而若想要长安生,也只用将挖掉的那颗心好好封存,待这它长出骨血变为人形。

这些秘密都是他从长安口中得知,而司徒云华又不愿伤害长安一分,所以迟迟没有下定决心动手,事到如今……

司徒云华双眸一沉,强压着心头疼痛,弯着腰继续说道:“可那心只有对动了真情的那人才能取出,长安她对我情深意切,除我之外,无人再能将她的心取出。”

“那你便去帮本王将她的心取来!”司徒赦身体坐正,嗜血的眼底满是得意之情。

“是!”

得到命令后的司徒云华慢慢退下,带着两名小妖朝着山洞走去。

山洞中的长安正在昏睡中,听到声响后立即警惕的抬起了头,睁大了眼睛想要看清楚来人。

见来的人是司徒云华,她的嘴角泛起笑容,却发现他那张俊美的脸庞毫无血色。

最让长安诧异的是,司徒云华手中还握着一柄长剑,那剑身如月色冰寒,剑柄上画着一条龙。

那是长安送给他。

长安强撑着身体的疼痛,惊喜的抬起头看着来人,期待的问:“云华?你来救我了吗?”

而站在面前的司徒云华没有回答,只是深深的看了她一眼,随后抬手一剑斩在了长安的心口。

长安痛的闷哼一声,还没来得及反应司徒云华便以手为爪,直取长安的那颗跳动的心。

噗的一声,长安的心被司徒云华活生生的从胸膛中拉出,血丝牵连。

长安看着眼前血淋淋的心还在在司徒云华的手中跳动着,恐惧立即占据了她整个身体,她试着张了张嘴,却除了痛苦的呻吟连一句完整的话都说不出。

很快,随之而来的便是剧烈的疼痛!

痛!像被活活的撕裂开一般的痛!这些日子的千刀万剐都不及现在的万分之一痛!

长安喘着大气,断断续续的问:“为……为什么……”

长安痛到面部都扭曲,她紧紧抓着镣铐支撑着自己的身体。

她想问他是为了什么,她不想相信自己苦苦相信的爱人竟然要亲手挖走自己的心!

而司徒云华只是一言不发的看着长安,他目光清冷看不出任何的情绪,不到一会便转身离去。

没人知道,他的离去只是不愿让她发现自己快要无法掩饰的颤意!

就在司徒云华离开后,长安被牢牢拷住的手瞬时形同枯槁,满头黑发慢慢化为银白,眸中最后的光亮也慢慢散去。

很快,长安便如同一个垂暮老人,她所有的血液如同被抽干了一般,连伸出手的力气都没有。

她只能望着司徒云华离去的方向痴傻的笑着。

“我为什么要相信你……”

“司徒云华,我到底为什么相信了你!!”

洞外,两名小妖早就被司徒云华斩杀,他垂眸看着手中跳动的心脏,胸口的抽痛更强:“从今以后,由我守护你!”


山中不知年月,转眼已是千年。

此时的江南正是阳春三月,景美酒香。

司徒云华身穿一袭白衣,出神的立在桥上看着街道上嬉笑打闹的孩童们。

不远处一位少女正朝着司徒云华跑来,少女穿着一身水蓝散花裙,怀里还抱着一坛封实的好酒。

那少女一路小跑,脸蛋儿热的粉扑扑的,额头都冒出了细细汗珠。她顾不上擦,朝着司徒云华喊道:“师父,师父,你看!顶好的女儿红!”

少女笑嘻嘻的举起怀中的酒,一双眸子亮晶晶的甚是好看。

司徒云华一把接过酒坛,垂眸看了眼,问道:“长安,你老实告诉我,哪来的银两买酒?”

长安听后不好意思的挠挠头,吐了吐舌头,回道:“昨日里帮着李村王大娘驱了下游荡的野鬼,这女儿红是王大娘亲自从后院挖出来作为谢礼赠我的。”

“你又去抓鬼?”司徒云华俊美的脸庞瞬间黑了下来。

“是驱!”长安伸出一根手指头摇了摇。

“我说过你不许再动用法术。”

“师父的教诲徒儿一直谨记于心,对付那野鬼徒儿是动之以情晓之以理……”

长安自顾自的说着,学着方才的司徒云华的模样将手背在身后,蹦蹦跳跳的往家里走。

身后的司徒云华看着她天真如孩童,脸色沉了下来,他心中有些苦涩。自己用千年的时间来等一颗心长出骨肉再化为人形,从婴孩照顾到牙牙学语,再到如今的亭亭少女。

这一千年来,司徒云华努力掩藏长安身上仙体的气息,让她与常人无异。可千年之期马上要到,长安的气息再也难以藏住,到那时,整个妖界为了争夺长安又要掀起一场腥风血雨。

若是千年前的长安没有被狐王用计陷害,那如今整个妖界也拿她毫无办法。

可偏偏如今的长安……司徒云华低头看了眼回到家中朝着厨房撒欢跑的少女,手中还拎着一只热腾腾的鸡腿,活像个二傻子。

司徒云华无奈扶额,这一世就让她无忧无虑活的像二傻子吧。

“师父!今日我来烧饭,我刚在王大娘那学了一道红烧鱼,可香可香了!”长安兴奋的举着菜刀朝着司徒云华晃了晃。

“又是王大娘?你最近怎么成天往那儿跑?”司徒云华拾过木柴准备帮着生火。

“因为王大娘喜欢我,还说要我给她家二狗做童养媳呢!哎师父,童养媳是什么?”

“童养媳就是……”

啪嗒一声,手臂粗的一根木柴应声而断。

司徒云华铁青着脸将木柴随手一扔,指尖一点,锅里的鱼化为了一缕青烟。

长安刚想放配料的手就这样悬在了空中,还未来的及收回就被司徒云华拎着衣领提到了屋外,一边自己脚不着地一边听见司徒云华低沉着嗓音在她耳边响起。

“以后再去王大娘家,我就打断你的腿。”

打断自己的腿?!

长安心中一惊,低头看了眼自己裙摆下那双小短腿,连忙摆手说不敢了不敢了。

司徒云华这才满意的松开长安的衣领,长袖一挥,院中的小石桌上便出现了一碟红烧鱼。

长安啪叽一声摔到地上,抬头看着那碟鱼,一张小脸皱巴巴的说:“变出来的鱼不好吃。”

“少废话,吃。”

“哦……”

长安委屈唧唧的拿起筷子夹了一块鱼肉放进嘴里,嚼了几下之后突然背脊一凉,腹中开始猛烈的绞痛起来。

“师父……疼……”长安捂着肚子疼到趴到了地上,腹中的疼痛感仿佛一颗生长迅猛的大树,很快钻进了她全身的经络与骨骼。

司徒云华见状想去将她抱进怀中,可没想到手刚伸出去便看见一丝丝黑雾自长安背后升起。

黑雾钻入长安眼中,清澈的双眸化为浑浊。

突然,她抬起头恶狠狠的盯着司徒云华,银牙被磨得咯咯响,声音仿佛从喉间挤出的一般怒吼着:“司徒云华!我当初为什么要信了你——!”


网友评论

发表评论

您的评论需要经过审核才能显示

为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