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彩小说尽在A1阅读网!手机版

热门小说 > 女频言情 > 太子的心尖甜重生了

太子的心尖甜重生了

桐吉儿作者 著

女频言情连载

上一世,乔筠惜有眼无珠,错把狼子野心之人当成亲近之人,最终她被外甥女陷害,全家受她连累被处死。再睁眼,她发现自己竟然重生回前世被骗之前。这一次,她势必要复仇,要保全家人,还要救下前世的太子。乔筠惜原本只想借太子之手复仇,没想到,太子竟然要娶她。自此,所有人都知道,乔家五姑娘乔筠惜,是全家的掌心娇!

主角:乔筠惜,墨景沉   更新:2022-08-08 19:02:00

在线阅读
分享到:

扫描二维码手机上阅读

男女主角分别是乔筠惜,墨景沉 的女频言情小说《太子的心尖甜重生了》,由网络作家“桐吉儿作者”所著,讲述一系列精彩纷呈的故事,本站纯净无弹窗,精彩内容欢迎阅读!小说详情介绍:上一世,乔筠惜有眼无珠,错把狼子野心之人当成亲近之人,最终她被外甥女陷害,全家受她连累被处死。再睁眼,她发现自己竟然重生回前世被骗之前。这一次,她势必要复仇,要保全家人,还要救下前世的太子。乔筠惜原本只想借太子之手复仇,没想到,太子竟然要娶她。自此,所有人都知道,乔家五姑娘乔筠惜,是全家的掌心娇!

《太子的心尖甜重生了》精彩片段

“四哥!你走啊!”

东郊刑场,乔筠惜被绑在邢架上,泪水涟涟的看着面前一身鲜血的男人。

男人一瞬不瞬的盯着乔筠惜,在看到她左眼的血洞和脸上纵横交错的血痕时瞳孔一缩。

沾满血色的脸上满是决绝和心疼,他手中的长剑狠命劈向四周的侍卫,坚定不移地向她这里杀开一条血路。

“四哥!”

乔筠惜拼命挣扎,却紧紧的被锁在刑柱上。

侍卫蝗虫般涌上,将场中的男人团团围住。

长刀毫不留情的砍在他身上,只顷刻间就将男人的身影吞噬。

“不要啊——”

乔筠惜声音嘶哑,身上的鞭伤也崩出了血色。

但她已经丝毫感受不到疼痛,只觉得心脏一寸寸缩进,仅剩下的一只眼睛里唯有四哥倒在血泊中的身影。

微风拂过,香气微扬。

一道妙曼的身影出现在她面前。

“乔雨欣!”

乔筠惜恨恨的看着面前的少女,“那是你四叔啊!”

同样身为乔家人,她怎么能对自己的亲人如此狠心。

“乔家人犯了国法,理应处死。”乔雨欣淡淡的看着乔筠惜,“小姑姑,你还不知罪?”

“知罪?”

乔筠惜惨笑了一声,“为什么……爹娘那么疼爱你,大哥三哥四哥也从来没对不起你,只因为你要帮六皇子夺位,只因为父亲当初选择了太子,你便要帮着六皇子将乔家满门处死?我们都是你的亲人啊!”

乔筠惜痛苦的摇头,“你为什么要这么做,你为什么!”

“当然是因为你蠢啊。”

乔雨欣露出一丝甜美的笑,突然伸手一把扣住了她的下巴,“若不是你蠢,你怎么会听我的话,孤身一人前往寒山寺,结果被曹家那个纨绔轻薄,天天被姓曹的毒打。”

“如果不是你蠢,你怎么会和爷奶离心,失了你最大的依仗。”

“如果不是你蠢,你怎么会一直对大伯和三叔摆一张冷脸,让他们对你一次次失望。”

“如果不是你蠢,四叔也不会冒死来劫狱,连死了都落不下一个全尸!”

“不要说了!”

乔筠惜看着前方血肉模糊的男子,泪水止不住的流淌。

“你为什么要这么对我!”

她咬牙死死的瞪住乔雨欣。

乔雨欣看着乔筠惜已经被毁的容貌,厌恶的目光落在她被剜掉一只眼睛的血洞上。

那眼光又是嘲讽又是怜惜,“从小,爷奶就疼你,明明我长得不比你差,他们却总说我只有你三分颜色。就连殿下……”

乔雨欣的眸光变得嫉恨又恶毒,“你不知道吧,殿下一开始看中的皇子妃是你啊!”

她眯着眼睛逼近了两步,“你不过是比我早出生了两个时辰,我便得唤你一声姑姑!你可以坐享其成坐拥所有人的宠爱,我却要被爹娘严厉管教。你想要的东西永远都有人眼巴巴的送来,我却要仰人鼻息伏低做小。凭什么!”

乔雨欣一把拽住了乔筠惜的头发,“可惜啊,这一切都被你亲手葬送了。你就下地狱去跟乔家人好好的团聚忏悔吧!”

刺骨的凉意从心头渗入,乔筠惜木然的低头,看到了自己胸前插入的匕首。

悔恨和绝望在心头萦绕。

她瞪大了仅剩的一只眼睛,死死的盯着乔雨欣。

如有来世!

如果再给她一个重来一次的机会!

乔雨欣,我绝对不会放过你!

——

刺骨的冷风送来几声狼嚎,瞬间把乔筠惜从混沌中惊醒。

她一个激灵坐起,随机惊惶的朝后退去。

乔雨欣,四哥……

对了!四哥!

乔家被六皇子满门抄斩,乔雨欣把她关在天牢折磨了数月,最终放出消息要把她处死。

原本,四哥是可以逃出生天的。

身为楚国第一镖局的总镖头,他武艺高强,在江湖上路子又广,是乔家的最后一丝希望。

哪想到,他会义无反顾的回来救她,最终惨死在侍卫的围攻下。

乔筠惜眼底满是泪水,拼命寻找着乔平北的身影。

入目是一片荒郊野岭,她愕然一愣,眨了眨眼睛,下意识的抬手朝脸上拂去,想擦干净挡住视线的泪水。

触手的光滑令她又是一惊。

她的脸不是已经被乔雨欣毁了么?

怎么会……?

“唔……”

一声呻吟从背后传来,乔筠惜心底一惊,瞬间回头,看到不远处一道模糊的人影。

“四哥?”

她飞快的扑了上去,却看到了一张陌生又英俊的脸。

男人胸口有一道狰狞的刀伤,脸色惨白的像纸一样,眼看着已经只有进气没有出气了。

但他的表情却不见狰狞,俊美的轮廓越发显得让人怜惜,微蹙的墨眉犹如勾画着远山流水,透着股遗世独立的清远和矜贵。

乔筠惜心头一颤。

太子?

眼前这男人,赫然就是楚国一人之下万人之上的太子殿下。

他怎么会在这儿?

“嗡——”

深远的钟声幽幽传来,山林中再度飘起了一阵阵呼唤。

“五小姐!五小姐你在哪儿……”

乔筠惜身子一僵,一段记忆猛然回流,突然反应过来自己如今的处境。

十四岁那年,母亲生病,她那个侄女乔雨欣说,寒山寺的主持青远方丈刚好游历归来,手中有延寿丹可以救母亲的性命。

于是,她便独自一人离开了乔家,想找方丈求药缓解母亲的病情。

药,她的确是求到了,只是在下山的时候迷路,又遇到了一些意外,最终灵药也遗失了。

乔筠惜不敢置信的朝袖袋中摸去,果然,一个小巧的盒子正放在那里,里面正是她白日里求来的延寿丹。

泪水夺眶而出,乔筠惜身子一软瘫倒在地上,捂着脸禁不住痛哭出声。

她死了。

上辈子的她,的的确确是被乔雨欣害死了。

不仅如此,乔家家破人亡,爹娘哥哥们的下场一个比一个凄惨。

但老天开眼,听到了她临死前的呼唤,又给了她一次重新来过的机会。

她回到了十年前,一切命运的转折点这天。

“别哭。”

清韵的嗓音突然传入耳中,乔筠惜抬头,对上了一双墨色的眼睛。

墨景沉——楚国高贵的太子殿下。

他不知道何时已经醒了过来,正神色淡然的看着她。

乔筠惜微愣,盯着他云淡风轻的表情,好像那致命的伤并非在他身上一样。

想到前世这位爷的下场,乔筠惜心底微沉。

下一刻,她飞快的做出了决定,将那枚延寿丹取了出来。

“公子,方丈说这药丸可以续命,你快服下。”

说着,她不由分说的把延寿丹取出,直接塞进了墨景沉的口中。


墨景沉黑眸微沉。

他被皇兄的死士追杀,身边的暗卫死光死绝,他拖着一口气逃到了这里,还是因伤势过重昏了过去。

濒死前,是一阵啜泣声将他唤醒,他睁眼就看到了面前秀美玲珑的小姑娘。

少女犹如出水芙蓉,弯目蹙眉间都带着惹人怜惜的干净灵动。

尤其那双清泉般的眼睛,像是能一眼望进人的心里,让人把她碰到手心里呵疼。

这样一个小姑娘跪坐在他面前,像是失去了至亲般哭的那样无助,墨景沉这才忍不住出声,没想到她下一刻就塞给她一枚药丸。

延寿丹的确是清远方丈的独门药丸。

传言,可以活死人肉白骨,是集圣僧的祝愿加持和各种天材地宝练成的神丹。

但方丈行踪不定,一药难求,便是他父皇,也不过存有三枚成丹保命。

清远方丈寻常人都见不到,这小姑娘怎么可能有他的延寿丹?

墨景沉心底叹息,却又无法抵抗,几乎是瞬间就认为自己着了暗算,马上就要毙命于此。

但下一刻,舒适的暖意从胸腹间升起。

那蚀骨的疼痛以及被毒药侵蚀多年的麻木,正一丝丝的从墨景沉身体里褪去。

墨景沉微微一愣,垂眸看着面前的小姑娘,“真的是延寿丹?”

这小姑娘究竟是何方神圣。

乔筠惜深吸了一口气,压下了内心翻滚的情绪,对墨景沉露出了一丝浅笑,“嗯,这是我刚从方丈那里求来的,本来是打算给我娘亲的。”

“那你——”

“娘亲只是生病,染了风寒久久不愈。”

乔筠惜声音清脆,擦干了眼泪坚定的道:“方丈说这药丸可以救命,我看公子伤势很重,显然比我娘更需要这枚丹药,所以便给了公子。”

她眼珠子一转,“若是公子过意不去,等伤好之后,寻几个医术高明的大夫,到我家里帮我娘瞧瞧就好。”

她上辈子见过墨景沉一面,那时候他已经双腿尽断,成了个不良于行的残废,她也被锁在曹家大院,日日煎熬忍受着曹仁那畜生的毒打和折磨。

这辈子,太子绝对不能倒台,她也绝不会让乔家再走上绝路。

所以,她要提前抱上这条大腿,给乔家找一棵大树,护住乔家所有的亲眷。

“你知道我是谁?”

墨景沉眼底闪过沉思。

这小姑娘岁数虽然不大,说话却逻辑分明目的性极强。

但他却不记得自己曾见过她,她却不惜用延寿丹救自己性命……

“公子穿的可是锦缎。”

乔筠惜眼底闪过一丝璀璨的流光,纤长的睫毛微微一眨,透出些少女的天真与可爱。

“能穿这种衣服的人非富即贵,想来帮我找几个大夫不是难事。”

“小姐!五小姐——”

“惜儿!”

一声声呼唤逐渐靠近,乔筠惜飞快的站了起来。

“公子。”

乔筠惜低头道:“您这一身伤,想必也不方便见外人。我去把他们引开。我姓乔,家住在小梁村,您可别忘了!”

她眨了眨眼睛,嫣然一笑,“您可千万别忘了。”

山林中,一大群家丁擎着火把,正在树林里焦急的搜索。

为首的是个打扮颇得体的少年,看上去不过十七八岁,却满脸的骄矜和不耐,正是云和县县令的儿子——曹仁。

“你们几个再去那边找找。”

他一边下令,一边看向身侧高大阴沉的男人,“乔四,你也别太着急。乔家妹子不是说了么,这乔五是跑来寒山寺了,大概是下山的时候迷了路,这才误了回家的时辰,我们总会找到她的。”

他扫了一下四周道:“我们兵分两路,你带人去东面找,我带人去西面。”

说着,就率先朝更偏僻的西方转去。

曹仁眼底闪过一丝诡异的光芒。

乔家这两年生意越来越红火,家里攒下了不少的家底,而乔家那个小女儿更是生的极美,他早就想把乔筠惜纳入府上了。

今日,若是能敢在乔平北之前找到乔筠惜,在这荒山野岭发生点肌肤之亲……

那乔筠惜就只能给他做妾了!

山林中。

乔筠惜冷冷的看着火光下那张可憎的面容,一时间恨不得冲上前去,一刀刀的捅死这个畜生。

上辈子,她也在今日碰到了太子,但她却以为那是匪徒。

不但没有出手相助,更是捡起石头狠狠的给了墨景沉一下,险些让墨景沉当场丧命。

后来,她听说,墨景沉之所以会残废,也是因为今晚伤势过重,加上还中了些古怪的毒物,救治不及时才成了个废人。

这辈子,她把那枚延寿丹给了墨景沉,日后再运用自己的先知助他得登大位,必能改变一家人的命运……

乔筠惜深吸了口气,扬声唤了一声:“四哥!”

然后就飞快的冲进了男人的怀抱。

“惜儿?”

乔平北被骤然冲进怀里的人影吓了一跳,待低头一看,就见小妹满脸泪水,抱着自己哭的昏天暗地,像是失了半条命一样,顿时吓得手足无措,急声问道。

“莫哭,莫哭,是……是在山里遇到事了么?可受伤了?”

乔筠惜拼命摇头,泪水怎么都止不住的流淌。

是四哥,还活着的,无比疼爱她的四哥。

上辈子,就数她这个哥哥最沉默寡言,却也总在背后默默的守着她,不管她怎么任性都由着她胡闹,有什么好东西总会第一个送到她手里。

最后,更是为了救她死无全尸……

“四哥!”

乔筠惜失声痛哭,紧紧的抱着乔平北哽咽,“我没事……我就是,我就是太高兴了。”

高兴她可以失而复得,能拥有挽回一切的机会。

乔平北暗自松了口气,突然将乔筠惜拉出怀抱,沉沉的看着她道:“谁让你一个人跑出来的。”

“我错了。”

乔筠惜眨了眨眼睛,无比承认的盯着乔平北,“是雨欣告诉我,说方丈游历归来,我才来寒山寺给娘亲求药的。”

“雨欣?”

乔平北脸色又沉了几分,“胡闹!”

“嗯,她说娘亲病的这么严重,若是找不到延寿丹续命,说不定就活不过今年了!”

乔筠惜脸不红气不喘的开始告状。

“也是她告诉我走南山上寒山寺,结果我下山的时候就迷路了!”


小梁村北,乔富贵正擎着烟袋在屋内走来走去。

“咳咳咳……”

难耐的低咳声传来,乔秦氏扶着墙从里屋走了出来,“惜儿还没回来,我亲自去找!咳咳咳……”

“你在这儿跟着裹什么乱!”

乔富贵被她吓得一个激灵,忙不迭的上前扶着她,“你这身子,能走得出家门吗?”

“那你就让我生生的等着?若是惜儿有个三长两短,我今天就撞死在你面前!”

乔秦氏气急的吼道。

“娘。”

乔家长子乔平东也上前扶着乔秦氏道:“小弟已经去找了,我们也已经报官了,小妹吉人天相,绝对不会有事的。”

“死丫头自己乱跑,还要您跟着受累?”

乔家三子乔平南冷笑,“要我说,这不省心的丫头干脆就死在外面,免得总搅得一家不得安宁。”

他一边嘲讽一边摆弄着手里泛白的荷包,荷包上的柳苏已经被扯的一团乱。

“闭嘴!”

乔秦氏气的有一阵喘息,“那可是你的亲妹妹!”

“娘。”

乔家二子乔平西一边翻看着手里的书册,一边头也不抬的宽慰,“县令公子已经亲自带人去找了,您还有什么不放心的啊。”

“是啊奶奶。”

一直都缩在角落里的粉衣姑娘忙不迭的上前,“曹公子可是喜欢小姑姑……”

“你给我闭嘴!”

曹秦氏脸色一黑,当即不客气的骂道:“你个小蹄子懂个屁!见识浅薄的东西!没得嚼舌根子污你小姑姑的名声!”

“那曹家的儿子是个什么玩意儿?年纪轻轻就嫖妓的酒囊饭袋,家里一个妻还不够,只一年就抬了三房妾侍,也不怕年纪轻轻就耗空了身子。

老娘就是把闺女嫁给乞丐,也不会嫁给那么个货色。你要是看中曹家的家世,赶明我就让你爹去说亲,让你也去给那曹仁做陪房!”

“娘!”

乔平西脸色瞬间一沉,“欣儿也是关心小妹。”

“呵……”

乔秦氏冷笑一声,“老娘自个儿肚子里出来的闺女,用不着这小辈来越俎代庖。这个家里还轮不到她来张嘴。”

乔秦氏看着乔雨欣的瓜子小脸,那眉眼间笼着的淡淡愁绪,虽说她轮廓眉眼都跟乔筠惜有几分相似,却怎么看都爱不到心里。

乔筠惜算是她老来得女,是她拼了半条命生下来的,再加上是她期盼多年的女儿,平日里就是磕了碰了她都能心疼几天,更别说如今快一天不见踪影。

“娘,惜儿回来了。”

低沉的嗓音突然从外间传来,屋子里瞬间一阵寂静。

就见乔筠惜灰头土脸的跟在乔平北身后,在看到乔秦氏等人后眼睛一亮,当即朝乔秦氏扑了过来。

“娘!”

乔筠惜死死的抱着自己的娘亲,眼泪再一次夺眶而出,“娘,我以为我再也见不到你了。”

乔家二老和几个男丁原本都窝了一肚子的火气。

乔筠惜从小得宠,却被乔秦氏养刁了性子,变得有些不识好歹。

平日里和众人不怎么亲近不说,基本也没见她怎么笑过,一旦有什么不得心之处,就对二老耍脸子甩性子。

前几日,就是因为曹家有意找乔家提亲,想抬了乔筠惜进门,乔秦氏本来已经回绝。

但乔筠惜却不知道从哪里听了谗言,说是乔家为了攀富贵要把她卖进曹家做妾,这才和乔秦氏大吵了一架,生生的把乔秦氏给气病了。

结果这丫头不但不思反省,反而离家出走不知所踪,连累的娘亲病的更重。

乔家几兄弟一时间都怒火中烧,打算等找到乔筠惜就狠狠教训她一顿。

没想到,乔筠惜会突然服软,进门就扑进了乔秦氏怀中。

晶莹的泪水从乔筠惜眼眶滚落,像是珍珠一样坠入人心。

乔平东几人的火气突然就散了,看着小妹的眼神变成了心疼。

乔平南更加死命的扯着手里的荷包,突然一声冷笑,“丢了一趟,倒是学会卖乖讨巧了。”

“三哥。”

乔筠惜回头,突然对他一笑,飞快的奔到他面前,一把扯过他手里的荷包,“我七岁时候送你的礼物你还放着呢?是不是担心坏了?这么丑的荷包你还当是宝贝,回头我再送你一个新的。”

“我……”

乔平南身子一僵,脸色骤然一沉,抬手就把那荷包扔到了乔筠惜怀里。

“谁稀罕!”

他黑着脸大步走了出去,活像背后有鬼在追他一样。

乔筠惜眼底闪过一丝流光,嘴角也勾起了一丝笑容。

她这个三哥向来刀子嘴豆腐心,从不把关心她的心事表现出来。

但上辈子,不管他嘴上怎么贬损她,在外面却是听不得有任何人说她不好。

是她愚蠢,听信贱人挑唆,以为三哥最是讨厌她,从此跟他离心。

“回来就好……回来就好……”

乔秦氏松了口气,身子一软,剧烈的咳嗽起来,“你这丫头,咳咳咳……”

“娘!”

乔筠惜眉心一拧,两步上前扶住了乔秦氏,“爹,快扶娘进屋休息。明日找个大夫来给娘看看,娘这是风邪入体,加上气急攻心,这才病的重了。”

她小意的晃了晃乔秦氏的袖子,“娘我错了,我不该误会您同您争吵,您好好养病,我一定乖乖的孝顺在您膝前,以后再也不惹您生气了。”

屋内又是一静,乔家人愕然的看着乔筠惜,乔平东还下意识的摸了摸乔筠惜的额头,“小妹,你发烧了?”

乔筠惜……什么时候变得这么懂事了?

她竟然会主动朝乔秦氏认错?

乔筠惜没好气的瞪了乔平东一眼,“我还不能浪子回头了?”

她叹了口气道:“以往的确是我不懂事。只是今日在山林中丢了一回,以为自己没命再回来了。绝望恐惧时,想到的都是爹娘哥哥们对我的宠爱,我以前委实是不识好歹了。当看到四哥来找我的时候,我就发誓,以后一定痛改前非,再也不惹爹娘和哥哥你们生气了!”

“人小鬼大……”

乔秦氏提着的那口气放下,又见女儿认错,前几日梗着的火自然也就散了。

她脸色一舒,直接身子一软,乔富贵脸色一白直接将她抱起,飞快的送回了里屋。

“小姑姑……”

直到此时,站在人群外的乔雨欣才小心翼翼的凑了过来,拽着乔筠惜的袖子小声道:“你没事真是太好了。”

乔筠惜脸色微变,冷冷的看着面前只比她小了两个时辰的乔雨欣。

下一刻,她猛然抬手。

啪——

清脆的巴掌声响起。

乔筠惜直接把乔雨欣扇了出去。


网友评论

发表评论

您的评论需要经过审核才能显示

为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