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彩小说尽在A1阅读网!手机版

热门小说 > 玄幻奇幻 > 离婚后我被白富美倒追了

离婚后我被白富美倒追了

血痕长空作者 著

玄幻奇幻连载

林江是个孤儿,长大后考上医科大学,在一次实习中救了陈老爷子的命,这才有幸被点入陈家做上门女婿。但陈家除了老爷子对他视如己出,其他人都讨厌林江。直到他们得知老爷子要把家产都给他,有的人起了杀心。于是,妻子设计他出轨,让他身败名裂。随后伙同奸夫,把他推下楼。很快,林江遇到了真心呵护他的白富美,竟然被倒追!

主角:林江   更新:2022-08-08 19:02:00

在线阅读
分享到:

扫描二维码手机上阅读

男女主角分别是林江 的玄幻奇幻小说《离婚后我被白富美倒追了》,由网络作家“血痕长空作者”所著,讲述一系列精彩纷呈的故事,本站纯净无弹窗,精彩内容欢迎阅读!小说详情介绍:林江是个孤儿,长大后考上医科大学,在一次实习中救了陈老爷子的命,这才有幸被点入陈家做上门女婿。但陈家除了老爷子对他视如己出,其他人都讨厌林江。直到他们得知老爷子要把家产都给他,有的人起了杀心。于是,妻子设计他出轨,让他身败名裂。随后伙同奸夫,把他推下楼。很快,林江遇到了真心呵护他的白富美,竟然被倒追!

《离婚后我被白富美倒追了》精彩片段

“疼!姐夫,好疼啊!”

林江刚推开房门,就见到陈瑶瑶披着浴袍,头发湿漉漉的半跪在浴室门口,露出两条沾染着点点水渍的修长美腿,全然没有注意到那暴露在空气中的丰腴景色,在灯光下尽是妖娆与魅惑。

“呜呜呜,姐夫,疼!”

陈瑶瑶梨花带雨,清澈诱人的双眼中满是痛苦之色,她捂着纤细的腰肢,泪眼朦胧地看向林江,“姐夫,帮帮我!”

林江神色微微一滞。

陈瑶瑶是他的小姨子,目前是江陵大学的舞蹈生,身材曼妙婀娜,前凸后翘,再加上此时她半跪在地上,露出大片魅惑诱人的雪白弧线,让林江不敢正眼相看,赶紧上前询问,“瑶瑶,你怎么了?”

“腰!我的腰扭了!”

陈瑶瑶俏脸上满是痛苦之色,抓着林江的胳膊就要挣扎着站起来,可是偏偏也就在这时候,她的身躯忽然向前一道,整个人就这么扑在了林江身上。

也就在这一刻,嗤拉一声,那薄薄的轻纱浴袍居然被撕开了一条口子!

刹那间。

光滑细腻的香肩毫无遮掩的暴露在了空气中,以及两根红色的蕾丝带子,让林江的瞳孔猛然一缩。

“姐夫,好看吗?”

软绵绵地趴在林江怀中,陈瑶瑶那光滑细腻的小手居然搂住了他的脖颈,如火红艳的嘴唇微微勾起一抹诱人的弧度,“你想不想和我……”

湿漉漉的水珠沾染在林江的脸廓上,让他的呼吸有些急促,赶紧偏过脑袋,沉声道:“瑶瑶,你不要这样,让你姐姐看到了不好!”

“不好是吗?”

陈瑶瑶嘴角勾起了一抹玩味的笑容,紧随着这笑容缓缓消失,取而代之的则是浓郁厌恶和怨毒,然后一巴掌就抽在了林江的脸上!

啪!

清脆刺耳的耳光让林江整个人彻底呆住了,他猛的瞪大双眼,惊呼道:“瑶瑶,你!”

轰!

也就在此时此刻房门被人一脚狠狠踹开。

只见陈雪满脸戏虐的走了进来,双眼中带这阴谋得逞欣喜与得意,她扬了扬手中的相机,“不错,瑶瑶,演的真棒!”

“演戏?”

林江猛地瞪大双眼,一脸不可思议地看向了眼前陈雪,震惊道:“雪儿,你……你们是什么意思?”

“什么意思?”

陈雪冷冷地瞥了眼林江,眼神中尽是浓郁的鄙夷,她从怀中掏出了一份离婚协议书狠狠砸在了他的脸上,“老娘的意思很明白了!今天你乖乖的给我将这份离婚协议书给签了,然后赶紧给我滚出陈家!”

“你要是不签,或者是将这件事告诉了老爷子,信不信我立马报警,就说你强尖我妹妹,让你进局子!”

“离婚?”

林江看着地面上的离婚协议书,只觉得自己的心脏如同被万箭穿过,有种说不出的撕裂感。

林江是个孤儿,从小在福利院长大,后来考上医科大学,在一次实习中救了陈老爷子的命,这才有幸被点入陈家做上门女婿,不过除了老爷子对他视如己出之外,所有人都对他格外凉薄。

尤其是陈老爷子点出将陈家家业送给林江时,所有陈家人彻底炸了锅。

为了不让陈家的人看不起,为了能够获得陈雪的真心,林江每天除了工作之外,还选择送外卖,干兼职,就是为了满足陈雪的一切需求。

然而,没想到一片真心换来的却是离婚!

“听见了没有!”

陈瑶瑶见林江傻傻的站在那里,上前又是狠狠一巴掌抽在了他的脸上,怒喝道:“我姐姐让你签字,赶紧给我签!”

林江的眼眶有些泛红,他紧紧握了握双拳,不甘心的问道:“为什么要离婚,难道我做的有什么不好吗?”

“为什么?”

不等陈雪开口,门口走进来一位是西装革履的青年男子,直接上前搂住了陈雪的纤腰,“因为雪儿怀了我的孩子,这个理由足够吗?”

“你怎么上来了,不是让你在楼下等着吗?”

望着眼前这个西装革履的青年男子,陈雪的脸上涌现出一抹林江从未见过的娇羞之色,这让徐宣捏了捏她的俏脸,笑眯眯地说道:“我有点等不及了,想着赶紧让你离婚啊!”

“你……你们!”

林江看着陈雪居然依偎在其他男人的身上,脸色轰然剧变。

“你什么你!”

陈雪冷笑不已,脸上满是玩味之色,她轻轻凑到了林江身边,鄙夷道:“忘了告诉你了,其实我早就成了徐少的女人!”

“就在我们俩结婚的那一天,你喝的烂醉,而我们俩在床上滚了很久……”

陈雪的一字一句都狠狠刺穿了林江的心脏,他死死地盯着陈雪,声音低沉道:“你,你说什么!”

结婚三年,林江误以为陈雪守身如玉,所以尊重她的选择,并没有任何的夫妻之实!

可现在陈雪却告诉他,就在结婚的那一天,给自己戴了绿帽子,而且还是在他们的婚床上!

“我说!我给戴了绿帽子!”

陈雪望着林江这崩溃的模样,她内心更是欣喜,索性懒洋洋地开口道:“而且,我不只一次的怀了徐少的孩子呢!好像是……”

一边说着,陈雪一边数了数手指头,继续不屑地说道:“好像是四次?”

“贱人!”

林江额头上一根根青筋暴起,他再也控制不住内心的压抑怒火,整个人抡起手臂,大吼道:“我打死你们这对狗男女!”

“妈的,还敢动手!”

徐宣不等林江这一巴掌抽出去,他向前一脚就踹在了临江的胸膛上,只听轰隆一声,整个人倒飞四五米,重重地砸在了背后的窗户上。

林江被踢得五脏六腑一阵翻涌,他挣扎着想要站起来,但徐宣杀心大起,上前揪住林江的脖颈,阴狠道:“狗东西,今天我就告诉你,本少不但要抢了你的女人,还要你的命!”

此时阴狠毒辣的徐宣按住林江的脑袋重重的砸在面前的玻璃上,大吼道:“去死吧!”

轰!

玻璃轰然爆碎。

恰好此时一辆火红色玛莎疾驰而来,坐在驾驶座上的秦映秋还没有挂断电话,只听嘭的一声,林江的身影顿时如同断线的风筝倒飞了十几米!

如此一幕,秦映秋吓得俏脸煞白,红唇颤抖道:“钟叔,我……我撞人了!”


“废物!”

意识朦胧中,林江只听到耳边声音轰鸣,如同神雷滚动,将他的脑袋撕扯剧烈疼痛。

“谁?”

林江有些惊恐慌张的看向四周,这里白雾茫茫,依稀可见一道伟岸的身影立于天地之间,如同山岳般带来沉重的压抑气息。

“作为我神农第一转世传人,居然活的如此窝囊,实在是有辱师门!”

威严磅礴的声音汹涌沸腾。

林江下意识的想要捂住嗡嗡作响的耳朵,但眼前雾气滚动,那缥缈伟岸的身影缓缓展现而出。

有睥睨天下,九五之尊的盖世气势,让人心神震撼。

林江蓦然瞪大双眼,哆哆嗦嗦地说道:“你……你到底是谁?”

“我乃你师尊神农!”

那男人的目光犀利,宛如出鞘的利剑狠狠地瞪了眼林江,随即足足沉默数十秒,这才幽幽叹息道:“大夏神农殿如今风雨飘摇,你若不能尽快成长,如何面对强敌,何以将神农一脉发扬光大?”

“师尊?”

林江神色错愕,眼前这如同梦幻般的情景让他万分惶恐。

然而不等林江仔仔细细地问个明白,只见眼前神光闪烁,这位君临天下的男人瞬间出现在了他面前,随即冲着林江的额头一指点下!

刹那间,钻心刺骨的剧痛充斥了林江的脑海,让他疼的龇牙咧嘴,张口就惨叫出来,“啊……”

额头上一滴滴冷汗划过脸颊。

林江下意识地睁开双眼,就发现眼前是一张倾城倾世的俏脸,狭长的秋水长眸倒映着他的身影,虽不施粉黛,但容颜靓丽,若拿陈雪的相貌与她相比,那简直就是一个天,一个地!

“你终于醒了!”

秦映秋绝美的容颜上展现出一抹欣喜之色,同时又有些不好意思地说道:“昨晚实在不好意思,若不是我开车太快,你也不会躺在这里了,还好医生说你虽然受伤严重,但却令人奇怪的一点事情都没有!”

“你撞了我?”

林江环顾四周,发现这里居然是病房!

他下意识地揉了揉脑袋,回想起昨晚陈雪与徐宣那对狗男女将他推下楼的情景,眸子中不由自主地闪过一抹狠厉。

这可不是她撞了我,而是狗男女做的!

不过当林江注意到自己并没有留下任何伤痕的身体时,他神色微微诧异,随即脑海中涌现出一缕缕金光。

这金光包罗万象,医秘典、阴阳风水、修仙之法更是应有尽有……

“难道……刚刚那个不是梦!”

林江陡然大惊,心中不由自主的涌现出一抹浓郁地惊喜之色。

此时秦映秋望着林江不断变幻的脸色,她目光中涌现出浓郁地诧异。

不过还没有开口询问,就见门口有护士急匆匆的跑了进来,“秦小姐,赵神医来了!”

“好,我知道了!”

秦映秋微微颔首,随即目光落在了林江身上,略带歉意道:“我还有点急事要处理,你不介意的话,可以等我一会儿,我还要给你赔偿。”

“不,不,不用了!”

林江连连摆手,赶紧从病床上站了起来。

这件事本来就与眼前这女人没有任何关系,说起来,还是人家好心好意救了自己,岂能再要她的赔偿?

可秦映秋似乎确实比较匆忙,根本没有去听林江的解释,赶紧走向隔壁的病房,这让林江不免充满诧异地看了几眼。

与普通病房的设施有所不同。

这病房里面设备齐全,躺在病床上是一位头发斑白的耄耋老者,他面色憔悴苍白,眼窝凹陷,如同狂风中的残烛,随时都可能熄灭。

“赵神医,我爷爷的情况怎么样?”

秦映秋眸光带着希望,小心翼翼地询问了几句。

“秦小姐放心便是。”

赵东阳信誓旦旦地笑了笑,“我有阴阳十六针秘法,而秦老爷子年老体衰,刚好可用此针法激发人体机能,让他苏醒!”

秦映秋顿时喜上眉梢,“多谢赵医生,还请医生赶紧为我爷爷诊治!”

“这有何难!”

赵东阳屈指一弹,就从针袋中取出几根银针,作势为秦老爷子行针,可林江却眉头紧皱,赶紧上前道:“不可!”

“阴阳十六针虽然能够快速激发秦老爷子的身体机能,但这也是耗费他的生命为代价,而且会反噬吐血!”

“你是哪位?”

赵东阳立马横眉竖眼,“这里也轮得着你来插嘴?”

“是你?”

秦映秋微微上蹙,赶紧解释道:“赵神医,这是我的一位朋友而已,你不用放在心上,还请你赶紧施针……”

“不行!倘若施针,老爷子必会七窍流血!”

林江见秦老爷子脸色开始一点点暗沉,“到时候恐怕会有性命之忧!”

“简直一派胡言!”

赵东阳勃然大怒。

秦映秋也是被气的俏脸通红,呵斥道:“够了!现在你我之间的事情已经处理好了,还请你赶紧离开吧,不然的话,可别怪我对你不客气!”

此言一出,门口顿时涌入了十几个凶神恶煞的保镖,他们面色阴沉,当场沉声道:“这位先生,请你出去,不要打扰赵神医给老家主医治!”

“这……”

林江知道言多必失,只能转身跟着这些保镖离开病房。

“这年头,区区一个黄毛小子也敢对我指手画脚了?”

赵东阳望着林江离去的背影,心中鄙夷万分,只见他手中的银针捻动,便轻轻松松地刺入秦老爷子的各个穴位。

眼看着一根根银刺下,只剩下最后一根时,赵东阳仰头道:“秦小姐放心便可,等我最后一根银针刺下,秦老爷子必然……”

噗!

然而不等赵东阳这最后一根银针刺下,病床上的老爷子忽然大口大口的黑色鲜血从口中喷涌而出。

如此模样,让人遍体生寒!

秦映秋被吓得脸色苍白,焦急大喊道:“赵神医,这是怎么回事?我爷爷他……”

“我……我也不知道啊!”

赵东阳此刻也是面色慌乱,让秦映秋火冒三丈,“救人!赶紧救人啊!”

“好好好!”

赵东阳急忙又刺了一针下去,可没想到老爷子居然开始七窍流血,病情再次加深!

秦映秋头皮发麻,忽然想到站在门外的林江,赶紧推门寻找,可门口除了那几位保镖之外,哪里还有别人?气的她登时怒吼道:“那个男人呢!”


“小姐,他已经离开了。”

望着秦映秋着急仓促的脸色,几位保镖脸色猛然剧变,下意识地问道:“不过他应该没走太远……”

“立刻将他给我请回来!”

秦映秋清冷艳丽的容颜上现在已经满是急迫,不等几位保镖将话说完,当即下达了命令。

老爷子现在的状况,容不得任何耽误。

既然林江能够预测到老爷子的潜在危险,那么必然会有拯救的方法!

秦映秋望着急急忙忙离开的保镖们,着急万分的咬了咬红唇,轻声道:“希望一切还来得及!”

而此时,林江望着周围来回穿梭的车水马龙,眼神中却涌现出一抹浓郁的茫然。

无家可归的他,又该何去何去?

“站住!”

骤然间,背后传来几道低沉幽冷的声音,只见那些保镖气势汹汹地上前将林江直接拦下,“不好意思,我家小姐请你回去一趟!”

听到这些保镖冰冷无情的声音,林江猛然皱眉。

不过当他想到秦映秋也算是救了自己一命时,林江还是跟随着这些保镖回到了医院。

只是没想到这些保镖出手狠辣,连推带搡的将林江抓回病房,邀功道:“小姐,这家伙我们给你抓回来了!”

“放肆!谁让你这么对待他的!”

秦映秋绝美的容颜上闪过一抹怒气,反手一巴掌狠狠抽在了他的脸上,怒斥道:“我不是让你请回来吗!”

啪!

火辣辣的耳光直接将这保镖抽的脸色通红,他张口想要解释,秦映秋却板起俏脸,“给我滚出去!”

这位保镖面色一僵,赶紧灰溜溜的滚了出去。

秦映秋此时目光满怀希望地看向了林江,神色复杂道:“刚刚是我的错,现在你如果能够救我爷爷,我秦映秋欠你个人情!”

“秦小姐,不可!”

赵东阳手忙脚乱,“这小子来路不明,万一秦老再出个三长两短,到时候真的会酿成大祸啊,我建议叫我师父回来,让他亲自出手!”

“你给我闭嘴!”

秦映秋面带寒霜,冷冷地瞪了眼赵东阳,“冯老现在在外出差,就算是坐飞机也要三个小时,我爷爷还能等多久?”

美眸中的怒火涌动,秦映秋赶紧看向林江,“先生,你……”

林江并未答话。

神农殿弟子救死扶伤,济世天下,本就是分内之事,更何况秦映秋又对自己拥有救命之恩,这其中因果,他也不得不还!

顷刻间,林江身影向前,顺手从赵东阳手中夺过一根银针,直接刺入老爷子的印堂穴,而后伸手轻轻一弹!

“大胆,那可是印堂穴!”

赵东阳见到林江用针竟然这么狠辣,当即失声怒喝,秦映秋也是悲愤交加,美眸中闪过的眼神恨不得将林江碎尸万段,“你要干什么!”

印堂穴的重要性,是个人都能清楚!

可眼前这个人竟然……

“咳咳!”

就在秦映秋火冒三丈,想要去叫门外的保镖时,病床上的老爷子猛地睁开双眼,张嘴就咳出一口浓浓的黑血。

如此一幕,四周鸦雀无声。

秦映秋目光呆滞的望着躺在床榻上的老爷子,美眸中瞬间闪过几滴泪水,赶紧上前紧紧握住他的双手,“爷爷,你感觉怎么样?”

“不碍事,不碍事。”

秦老爷子虚弱地摆摆手,同时目光感激地看向赵东阳,目光中充满赞赏之意,“不愧是冯圣手的弟子,能够将我从鬼门关捞出来,这大恩大德,我秦家……”

“爷爷,不是赵神医救得你!”

秦映秋狠狠地瞪了眼面色尴尬异常的赵东阳,这才赶紧扭头看向林江,刚要开口介绍,却尴尬地发现自己好像还不知道他的名字,只能说道:“是眼前的这位……先生……”

“秦小姐客气了。”

林江不卑不吭,轻笑道:“我不过区区无名之辈罢了,怎么能够称得上先生二字,你若是不嫌弃,叫我林江吧。”

“林江?”

秦石峰目光诧异地瞥了眼面前的林江,见他不拘不束,神色从容的样子,微微点了点头,“不错,年纪轻轻就有如此本领,而且不骄不躁,是个好后生!”

俗话说,人老不死为妖。

已经半身埋入黄土的秦石峰不知道见惯了多少年轻后辈,难得夸奖一次,这让身边的秦映秋美眸轻轻眨动,也对林江充满好奇。

秦映秋展颜轻笑,“林江,你好,正式认识一下,我叫秦映秋!”

望着眼前白皙如玉的纤纤手指,林江下意识地呆了呆,随即十指微微一碰,这才笑道:“秦小姐,你好!”

这时候秦石峰目光漠然地瞥了眼尴尬离去的赵东阳,又看了眼身边的林江,笑道:“小林啊,你救我一命,也就是老头子的救民恩人,请问你想要什么?”

“要什么?”

林江神色一黯。

如今的他已经一无所有,还不知道该要些什么,林江禁不住的苦笑摇头,“秦小姐对我本来就有救命之恩,我怎么可能会要什么报酬呢?”

“这样吧。”

见林江推脱不已,秦石峰摆摆手,“我秦家刚好有座望海别墅,平时也是闲暇空置,不如直接送给你了,也算是秦家对你的恩谢!”

“秦老,这……”

林江脸色一变,下意识的就要开口拒绝,可秦映秋却眨眨眼,“我秦家本就做的地产生意,区区一座别墅,根本不足挂齿!”

又闲聊了几句,秦石峰的脸上涌现出浓郁的疲倦之意,秦映秋趁机说道:“林江,不如现在我带你去别墅看看吧?”

“这……”

林江几次想要拒绝,可瞧着秦映秋清澈通透的双眼,还是微微颔首答应下来。

不稍片刻,两人走出市医院的层层台阶,秦映秋忽然抬眸问道:“林江,我爷爷的身体怎么样?”

察觉到秦映秋双眼中浓郁的担忧之色,林江摇了摇头,“秦老的身体还是有些虚弱,后续我再给他开几服药,做些针灸便可无事了。”

“真的?”

秦映秋黛眉弯弯,露出两颗诱人的酒窝。

林江点点头,刚要开口说话,忽然伴随着刺耳的刹车声,就见陈雪和陈瑶瑶手挽手地走出宝马车。

随即三人目光相聚,陈雪更是瞪大双眼,震惊道:“林江,你特么的没死?”


网友评论

发表评论

您的评论需要经过审核才能显示

为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