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彩小说尽在A1阅读网!手机版

热门小说 > 女频言情 > 天医龙婿执掌生死

天医龙婿执掌生死

东渡作者 著

女频言情连载

为了给妹妹凑齐医药费,王翰别无办法,只好去林家做上门女婿。婚后三年,他别无怨言,做牛做马的侍候着林家人。可这个过程中,他却受尽冷嘲热讽。甚至,林家为了甩开他,竟然用仙人跳这种卑鄙手段诬陷他出轨。倍受折磨后,王翰意外获得先祖神医传承。从此,他再也不用寄人篱下,他要带着妹妹玩转都市。手握精妙医术,大佬们都视他为当代神医!

主角:王翰   更新:2022-08-02 10:09:00

在线阅读
分享到:

扫描二维码手机上阅读

男女主角分别是王翰 的女频言情小说《天医龙婿执掌生死》,由网络作家“东渡作者”所著,讲述一系列精彩纷呈的故事,本站纯净无弹窗,精彩内容欢迎阅读!小说详情介绍:为了给妹妹凑齐医药费,王翰别无办法,只好去林家做上门女婿。婚后三年,他别无怨言,做牛做马的侍候着林家人。可这个过程中,他却受尽冷嘲热讽。甚至,林家为了甩开他,竟然用仙人跳这种卑鄙手段诬陷他出轨。倍受折磨后,王翰意外获得先祖神医传承。从此,他再也不用寄人篱下,他要带着妹妹玩转都市。手握精妙医术,大佬们都视他为当代神医!

《天医龙婿执掌生死》精彩片段

云海市。

千禧宾馆,302房。

阵阵干灼刺激着喉咙,终于让熟睡中的王翰恢复了一丝神志。

在宿醉的驱使下,他本能的想要翻个身。

可刚一用力,掌心便触及到一片滑腻柔弹!

什么情况?!

心中如遭雷击,王翰连忙睁开了双眼。

一道玲珑的曲线顿时出现在了他的视野之内。

从头到脚,竟一丝不挂!

在橘红色床头灯的映衬下,那光洁的背部如同一块上等的羊脂白玉,晃的人头晕眼花。

飘散的黑发、修长的美腿,散发着阵阵妖冶异香,如同汹涌澎湃的巨浪,不断冲击着他的嗅觉神经!

刷!

仿佛是一个姿势固定久了,那条雪白的长腿突然弓起。

让无数男人热血翻涌的风光直接暴露在了空气之中!

呼……

王翰的呼吸瞬间变得粗重,甚至还带着剧烈的颤抖。

正当他情不自禁的想要探索那美背另一侧的神秘之时,一阵刺耳的铃声却突兀响起!

“死鬼,怎么才来电话?”

女人的声音满是媚意,却显然不是冲着王翰。

“放心吧!还没有我搞不定的男人,几瓶酒下去,这废物赘婿就醉的像头死猪了!你现在进来抓奸,保证人赃俱获!”

嘶!

女人的话语如同一盆冷水,彻底浇灭了王翰那本就不该出现的欲火。

氤氲旖旎的气氛也在顷刻间化为冰窟!

他这才想起,因为相依为命的妹妹病重,没钱医治,自己本应该在酒吧借酒浇愁。

怎么突然出现在了宾馆里?

还跟一个如此妖艳的女人同床共枕?

听这意思,难道是传说中的仙人跳?!

不行!

得保留证据,自证清白!

想到这里,王翰偷偷拿起枕边的手机,打开了录音功能。

“丁世雄,你快点吧!一会他要是醒了想走,我可拦不住!到时候看你拿什么威胁,让他和林依曼离婚!还有,事成之后答应我的那三百万,可一分都不能少!”

女人明显没有察觉到王翰已经醒了,还在跟电话那头的人讨价还价。

听到对方提起自己的老婆林依曼,王翰的手忍不住颤抖了一下,终于想起了丁世雄是谁!

丁氏连锁药店的老板,云海市臭名昭著的地痞流氓!

这家伙觊觎林依曼可不是一天两天了。

而且,还妄图染指其名下掌管的林氏医药集团!

很明显,自己是挡了这人渣的路啊!

他娘的,要不是家道中落,我王翰岂会被此等小人算计陷害?

等会儿丁世雄若真敢闯进来,一定要他好看!

连日来的憋屈和愤懑在这一刻涌上心头,王翰再也压抑不住胸中的怒气,狠狠的攥紧了拳头。

说起来,他也曾是天之骄子。

二十年前,王家还是云海市首屈一指的豪门望族。

正因为如此,在王翰三岁生日那天,林氏医药创始人林云便主动上门,当着全城世家的面,让自己刚刚出生的嫡亲孙女林依曼与王翰定下了婚约。

可谁又能想到,世事无常!

仅仅一年之后,王家便被奸人陷害,遭遇灭顶之灾。

一夜之间倾家荡产,任谁也无法承受。

王翰的父母急火攻心,双双离世。

而王翰和从小体弱多病的妹妹王玲儿也从此变成了孤儿。

为了给妹妹治病,在成年之后,王翰只好拿着那一纸婚约,找上了林家。

为了顾及家族颜面,虽说有不少人反对,可林云还是将王翰招赘为婿。

林依曼号称云海市第一美女。

就连望京的不少门阀子弟都对她趋之若鹜,王翰入赘,直接堵死了林家联姻中枢的希望。

本就是无根浮萍的他,怎能不遭人妒恨?

林家人的白眼、嘲讽,整日不绝于耳。

在整个云海市,王翰也彻底变成了废物、没骨气的代名词。

甚至不少市井小民在教育自家孩子的时候,都用他来当反面教材。

扬言就算饿死,也决不能做上门女婿。

结婚三年来,王翰可谓尝尽了世间冷暖,要不是为了给妹妹治病,他早就想一走了之了。

哐当!

就在王翰回忆着自己几年来的辛酸之时,房门却被突然撞开!

紧跟着,一群苗龙画凤的家伙便冲了进来!

咔嚓!

咔嚓!

……

相机的闪光灯疯狂闪烁。

随即,一个满脸横肉的家伙从外面走了进来,正是丁世雄。

“王翰,可以啊!没想到你一个赘婿居然还敢跑出来玩女人!”

丁世雄脸上带着奸笑,一把将王翰从床上拽了起来。

“识相的,就他妈回去跟林依曼把婚离了!滚出云海市,老子还能放你一马!否则的话,明天你的艳照就会出现在各大网络头条,整个云海市都会知道林家赘婿玩女人的丑事!”

将王翰拖到地上,丁世雄高高在上的说着。

仿佛已经吃定了对方。

“丁世雄,是非自有公论!我压根就不认识这女人,这明显是你有意栽赃……”

王翰本来还想跟对方理论一二,哪成想这丁世雄根本就不给他开口的机会。

“给脸不要脸!老子让你说话了吗?”

一摆手,两旁的混混立刻一拥而上,不由分说便拳脚相向!

王翰本能的想要反抗,奈何双拳难敌四手。

眨眼间,脸上就挨了十几拳。

“王翰,你给我记着!林依曼早晚是老子的女人,你要是不想死,就趁早滚蛋!否则的话,不但你自己活不了,连你妹妹也得让我这帮兄弟尝尝味道!”

一边指挥着手下殴打王翰,丁世雄一边威胁着。

“你敢!”

听到对方提起自己的妹妹,王翰目眦尽裂,竟奋力挣脱了围殴。

可还没等他冲到丁世雄面前,就被人再次按住。

“你真是活腻歪了!老子成全你!”

随手抄起桌上的方形烟灰缸,丁世雄眼露寒光,对准王翰的额头就是一下!

啪!

剧烈的疼痛瞬间袭来,王翰只感觉眼前一黑,便失去了意识。

眼前一黑,王翰终于失去了意识。

“呸!活该!咱们走!”

再也不看倒在血泊中的王翰,丁世雄搂过那个女人,扬长而去。

然而,他们都没有注意到,在关门的一瞬间,王翰的胸口突然闪过一道赤红光芒!


“昭昭日月,滋润百草,寥寥苍穹,生发万物……”

迷蒙之间,王翰只感觉一个声音如洪钟大吕,不断在耳边萦绕徘徊。

他缓缓的睁开双眼,却发现自己身处一片混沌之中。

还没等弄清眼前的状况,一道模糊的身影飘然而至。

“万年了,老夫总算等到了自家后人!小子莫慌,准备接受这天大机缘吧!”

空灵的声音再次响起,王翰刚要开口发问,周围却突然风云变幻!

无数文字缓缓浮现,顷刻间便充满了整个空间。

“万载王氏,医武传家!扶危救困,悬壶济世!小子,凭此传承,广阔天地任尔翱翔!切记莫要仗势欺人,恃强凌弱!否则必遭天谴!”

刷!

随着声音落下,那身影旋即消失。

紧跟着,如山海一般的文字立刻朝王翰涌来,系数冲入他的脑海!

轰!

意识中天崩地裂,王翰甚至没能弄清楚到底发生了什么,就再一次陷入到昏迷之中。

……

清晨的阳光透过窗帘,洒在王翰满目疮痍的脸上。

炙烤下,引得伤口阵阵发疼。

“嘶……”

一直紧闭双目的他下意识的倒吸了口凉气,终于缓缓睁开了自己的眼睛。

咔嚓!

仿佛是感受到了主人的苏醒,胸口处那块从小佩戴的传家玉坠突然一声轻响,寸寸碎裂!

“医武传家……悬壶济世……难道只是一场梦吗?”

看着一片狼藉的房间,王翰忍不住喃喃自语。

可那梦境虽然离奇,感受却无比真实。

“要真像梦中之人所说,这一身伤痛应该早就痊愈了!为什么到现在还没有任何反应?”

活动了一下筋骨,王翰立刻感觉全身撕裂一般,瞬间回想起了昨夜的经历!

尤其是丁世雄临走之前的威胁。

不好!

心中暗叫一声,王翰连忙扑向了自己的手机,刚一打开,就看见十几个未接电话。

无一例外,全都是媳妇林依曼打来的。

不会是丁世雄已经把那些照片发给她了吧?

想到林依曼看到艳照的后果,王翰遍体生寒,再也顾不上那场离奇的怪梦。

铃铃铃!

就在他惶恐之际,手机突然响了起来。

“王翰先生吗?您妹妹的医药费已经欠了快一个星期了,若是再不补齐,我们今天便要停止治疗!”

手机那边传来护士冷冰冰的声音,让王翰那颗本来就忐忑的心脏直接提到了嗓子眼!

“护士,不能停!我现在、马上就去……缴费!我妹妹的治疗绝对不能停啊!”

“上午十点之前,这是我们能够等待的最后期限!”

“等等,能不能……”

啪!

根本不给王翰求情的机会,那边非常干脆的挂断了电话。

呼……

无力的将手机放在了地上,王翰靠在床边,长长的叹了口气。

妹妹的情况,一旦停止治疗,必然有性命之危!

可他现在到哪去弄那么一大笔钱啊!

无助的看着天花板,林依曼的身影缓缓浮现在王翰的眼前。

事到如今,也只有媳妇能帮忙。

可万一她已经收到了艳照,该怎么解释?

一边是妹妹的病危,一边是媳妇暴怒下的质问,哪个都不是王翰想要面对的。

算了!

大不了被赶出林家!

玲儿绝对不能有事!

片刻的纠结,王翰便做出了选择。

对他来说,什么事都没有妹妹的生命重要!

下一秒,他便硬着头皮,拨通了媳妇林依曼的电话。

“喂!媳妇……”

“王翰,你昨天晚上去哪了?为什么不接电话?你到底想干什么?”

电话刚刚接通,就传来林依曼连珠炮般的质问。

听到对方的呵斥,王翰非但没有感到刺耳,反而情不自禁的松了口气。

看样子,林依曼还不知道昨晚的事情。

“没本事也就算了,居然还敢夜不归宿!说,你到底干什么去了?”

“媳妇,你听我解释,昨晚……我……那啥……”

面对媳妇的质问,王翰支支吾吾了半天,还是没能说出个所以然来。

他一没有朋友,二没有事业。

根本找不到夜不归宿的正当理由。

“王翰,你真的让我太失望了!结婚三年来,你有没有让我看到一点男人的担当?”

“媳妇,我……”

“好了!我也懒得听你解释!老太爷今天要召开家族会议,所有人必须参加!我不管你昨晚干什么去了,中午十二点前,必须给我赶回来!”

林依曼的语气了满是失望。

看样子已经把王翰划归到破罐破摔的行列。

甚至不等王翰再开口,就挂断了通话。

屏幕已经关闭,可王翰还呆愣愣的盯着手机。

他有心再打过去向媳妇借钱,却实在鼓不起勇气。

毕竟,这三年来,因为他的存在,林依曼已经遭受了不少嘲讽和白眼。

他真的不想再因为自己,拖累对方了。

堂堂云海市第一美女,林氏医药集团的女强人,却嫁给了一个一无是处的废物。

背负这种名声,换做其他人,早就将王翰扫地出门了。

“也罢!大不了老子去卖肾!”

咬了咬牙,王翰的目光突然坚定了许多。

为了救自己的妹妹,他豁出去了!

看了看时间,已经是早晨八点半了,距离护士给出的期限还有不到一个半小时。

也不管身上的伤势,王翰披上外套,直奔云海市第一人民医院。

路上,他就想好了计划。

先到病房看看妹妹,然后就去找主治医师问问,有没有病人急需换肾、输血或者眼角膜。

甭管是什么,只要能换钱就行。

然而,让他没有想到的是,一切却远比想象中要简单的多。

当王翰推开病房的大门,看到床上紧皱双眉的妹妹,脑海中瞬间响起一声炸雷!

紧跟着无数文字奔涌而出!

“阴煞绝脉,先天寒毒侵体所致!需用天衍华阳针法,贯通经络,拔除寒毒!再以崇阳真气,辅以纯阳之补药,固本培元!历经七七四十九天,便可高枕无忧。”

随着一段文字慢慢在脑海中浮现,王玲儿的身上也随之亮起点点暗红。

正是各处紧要穴位所在!


梦是真的?!

检阅着脑海中突然出现的浩瀚内容,王翰的脸上微微抽搐,心中惊喜交加。

他是真没想到,命途多舛的自己居然真有逆天改命的一天。

得此奇遇,不仅仅是妹妹可以高枕无忧,连他的人生,也将产生翻天覆地的改变。

有那么一瞬间,王翰甚至有种天高地阔,任我驰骋的畅快之感!

玲儿!

哥终于有本事救你了!

咱们再也不用活在别人的白眼下,摇尾乞怜了!

仿佛早就熟谙脑中医治之法。

王翰心中呐喊着,情不自禁的来到病床前,伸指成针。

天衍华阳针——乃银针刺穴之法。

然而,练至化境,亦可以指成引,以气为针。

默念着脑海中的内容,王翰屏息凝神,很快,空空如也的小腹便升起一团暖流。

眨眼间,丹田气海形成。

呼吸吐纳数次,温润的真气就如同滔滔江水,涌遍周身经络!

此时此刻,若有人经过,定会发现王翰整个人已经被蒸腾的雾气笼罩。

小腹处还隐隐散发着一团耀眼金芒。

“开!”

感受到体内蓬勃待发的真气,王翰再不耽搁,暴喝一声,屈指点在了妹妹足底涌泉穴上。

昏迷之中的王玲儿随即传出一声嘤咛。

阴煞,乃大地污秽凝聚之物。

作为人体接触大地的第一道关卡,涌泉穴自然是阴煞侵蚀最为严重的穴位。

王翰的真气刚刚运起,便感觉到了强烈的凝滞,无法寸进!

难道是我的运气之法不对?

第一关就遭遇不顺,王翰不免有些慌乱。

毕竟,这是他第一次施展传承,无论经验还是技艺,都有巨大的欠缺。

就在他反复琢磨仍不得解之际,丹田之中,突然响起一阵虎啸龙吟之声!

嗡……

刹那间,清咒梵音不绝于耳,仙鹤祥云飘忽缭绕……,整个病房仿佛被无上弘法笼罩,宛若九重仙境。

“小子,不错!第一次试针便能激发《崇阳医典》!看来真是我王家命不该绝!”

模糊的身影再次浮现,却比梦中清晰了几分。

王翰甚至能感受到对方飘摆的衣袂和长髯!

“您、真是我的先祖?”

“莫要多问!守住心神,待老夫助尔一臂之力!”

刷!

一道宏光划过,瞬间没入王翰眉心。

他只觉体内真气鼓荡,几乎要透体而出。

“去!”

王翰忍不住一声大喊。

真气瞬间喷涌而出!

下一秒,汇聚在王玲儿涌泉穴处的阴煞竟寸寸湮灭,仿佛遇到了天敌,毫无还手之力!

随着封锁身体的大门打开,王翰的真气立即涌入王玲儿周身经络。

所到之处,阴煞土崩瓦解。

眨眼便只剩百汇一处穴道!

“百汇乃是阴煞聚集之穴,若想将其攻克,非一日之功!小子,你已经练至崇阳一重,如能得到良药辅助,凭着崇阳真气淬炼,七日内便可治此顽疾!”

空灵的声音再次响起。

那身影却在缓缓消散!

此时此刻,王翰已经断定了身影的身份,虽然心中仍然不敢相信,可还是想要追问一二细节!

脑海中的东西,于他而言如同被锁在大门内的宝藏。

虽然价值连城,却不得取用之法。

“先祖,能否……”

“这是老夫最后能为你做的了,往后的路,就要靠你自己了!”

话音回荡。

缥缈的身影也随即彻底消散。

……

“额……”

良久,病床上的王玲儿疲惫的睁开了双眼,正看见自己的哥哥在床前怔怔出神。

“哥,你怎么来了?”

听到妹妹的呼唤,王翰再也顾不上纠结方才的经历,起身便抓住了妹妹的手。

“玲儿,你感觉怎么样?”

“不疼了!好像双腿也有知觉了!哥,是大夫的药有效果了吗?”

王玲儿罕见的露出一抹笑容。

脸上更是从未有过的灿烂!

“有效果了!有效果了!玲儿,不出一周,哥保证你活蹦乱跳的回去上学!”

激动得有些语无伦次。

王翰紧紧的抓着妹妹的手不肯松开。

十六岁的花季,正是肆意挥洒青春的年龄,她却要与病魔艰难的斗争。

作为哥哥,每每看到妹妹因痛苦紧皱的双眉,王翰都心如刀绞。

现在好了。

他终于有能力让妹妹过上正常人的生活,终于能让妹妹像其他少女一般开心快乐的成长了!

哐!

就在王翰惊喜交加之际,病房的大门被人推开了。

一个值班护士面带不满之色从外面走了进来。

“王先生,病人现在情况很不稳定!请你不要大声喧哗,以免加重……”

呵斥王翰的话还没说完,小护士便愣在了门口。

脸上满是难以置信的表情!

“王玲儿、你、你……”

也不怪护士震惊。

在此之前,王玲儿已经足足昏迷了四天了。

就连主治医师都断定,她绝对活不过一个月,目前的状态,也只是因为靠药物维持罢了。

一个将死之人,竟笑靥如花、红光满面的半坐在床上与家人聊天。

换了谁看到这一幕,都会感到不可思议。

“您来的正好!快给我妹妹检查一下,她说双腿有感觉了!”

王翰兴奋的一把将护士拉了过来。

竟忘了对方只是个护士。

“王先生,您先别激动,我这就去找主治医师!”

“对、对!麻烦您了!”

王翰一边笑着,一边双手合十致谢,弄得小护士更加慌乱,连忙跑出了病房。

五分钟之后,走廊里便响起了嘈杂的脚步声音。

“小李,你真没看错?以王玲儿的病情,醒过来倒是有可能,但绝对不会是你说的那种情况!”

“张大夫,这种事我哪敢瞎说啊!真的醒了,而且还跟她哥哥有说有笑!”

“不可能!我从业二十多年,从来就没见过这种情况!”

“不会是回光返照吧?”

“我估计有可能!”

……

随着急躁的交流之声,病房的大门被再次打开。

让王翰和王玲儿没有想到的是,进来的可不止主治医生一个人。

在其身后,竟呼呼啦啦跟着二十多个穿着白大褂的大小大夫。

几个护士推着各种仪器紧随其后。

整个人民医院的名医,几乎都到了!


网友评论

发表评论

您的评论需要经过审核才能显示

为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