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彩小说尽在A1阅读网!手机版

热门小说 > 武侠仙侠 > 远古野人强势宠

远古野人强势宠

柳湘湘作者 著

武侠仙侠连载

一场意外,将叶暖带到了远古大陆,在这片兽人世界中,她一个看似娇小软弱的“雌性”成了最弱的存在。穿越的第一天,她便被迫睡了个“兽人”,事后她才听说男人高冷寡欲不近女色,却如同饿狼一般将自己啃个干净。

主角:叶暖,螣尧   更新:2022-08-08 19:03:00

在线阅读
分享到:

扫描二维码手机上阅读

男女主角分别是叶暖,螣尧 的武侠仙侠小说《远古野人强势宠》,由网络作家“柳湘湘作者”所著,讲述一系列精彩纷呈的故事,本站纯净无弹窗,精彩内容欢迎阅读!小说详情介绍:一场意外,将叶暖带到了远古大陆,在这片兽人世界中,她一个看似娇小软弱的“雌性”成了最弱的存在。穿越的第一天,她便被迫睡了个“兽人”,事后她才听说男人高冷寡欲不近女色,却如同饿狼一般将自己啃个干净。

《远古野人强势宠》精彩片段

簌簌!

从堆积的腐泥钻出来的瞬间,叶暖跺脚将身上沾染的落叶和淤泥抖落,手臂残留的针眼,告诉她被人算计的事实。

叶暖,打记事起就生活在蓉城xx孤儿院。唯一的亲人,就只有孤儿院的秦院长。今天,她接到秦院长那边的电话,去青柠别院见一个人,这个人掌握着孤儿院的命脉。事实证明,她被作为筹码出卖了。无关爱恨秦院长儿女做出这个选择,叶暖并不奇怪。秦院长病重,将孤儿院托付给叶暖,而秦院长儿女希望卖掉孤儿院,这是无法解开的结。

甩头,叶暖按捺心底涌动的热意,身体翻涌的异样,让她有些着急。

这时,叶暖脚步略显凌乱,睁着微醺弥漫的眼睛,希冀能找到些熟悉的建筑。奈何,四周太过陌生并非熟悉的高楼大厦,而是繁茂的参天大树,脚下,尽是堆积的枯叶淤泥,盘根错节,仿若一条条蜿蜒爬行的蛟龙。

这是哪?

数人合抱的大树,别说蓉城不常见,就算是国家地质公园都不多见。眼前,入目全都是高达百米的古树。

“做梦吗?”

该死!

“呼呼!”

靠着树,透过树叶间的缝隙。

倏地,叶暖睁大双眼,骇然注视着头顶蓝夜白云。

“1,2,3。”

三?

三个太阳?

她是不是眼花看错了?

想着,叶暖抬手用力揉眼睛。

湛蓝透彻的天际悬挂着三个太阳,明媚,耀眼。似三足鼎立,遥挂在天空之上。

“嗯!真热……”

叶暖热昏了头,眯着眼,突然一阵白光掠过眼前。百米外,豁然出现一汪清澈见底的湖泊,波光粼粼,浅蓝色湖面在日光折射下闪烁着莹莹光泽,很是漂亮!

静寂,周遭陷入一片死寂。

噫?

叶暖入水,感受着湖水冰冷的气息,热意一点点被压制下去。

有人?

螣尧眯起狭长的眼睑,透过湖水凝望着叶暖。

每年,雨旱两季过渡之时,是螣尧一年中最虚弱的时刻。

这时候他不能兽化,无法参与部落狩猎,只能进白湖沉睡。

这件事,是有蛇部落最大的秘密。

螣尧,作为有蛇部落最强悍的勇者,他的安危关乎整个有蛇部落的存亡。勘塔斯森林中栖息着三大部落,有蛇部落、原鹰部落以及疾狼部落。除此外,勘塔斯森林还散居大小数十小部族,部族力量太弱,没有实力强悍的勇者坐镇,只能以部族命名。

猿族?

勘塔斯森林中没有猿族,这雌性从何而来?

三天前,鄂带人负责巡逻。以鄂的能耐,雌性不可能穿过有蛇部落的防线进白湖。

螣尧眯着眼,墨绿瞳孔冷漠如铁。

很香。

这雌性周身散发着香甜的气息,比狐族雌性更吸引人。

“男人?”忽而,叶暖视线对上螣尧的脸。俊俏清俊的脸庞,透着棱角分明;乌黑深邃的眼眸浸染着墨绿,迷人而魅惑;浓眉,挺鼻,薄削有型的唇形,微翘,无一不透着张扬的霸道与冷酷。

“喂!”

抿唇,叶暖勾勾手。

人,倏地朝螣尧扑去。

与其便宜别人,还不如自己找个顺眼的。

“雌性,你从哪来?”螣尧问道。

叶暖歪着头,听不懂螣尧说什么。

不过,她决定用行动表明决心。

俯下身,亲一口。

凉凉的,格外舒服。

男人眼神很冷,像刀子。

声音低而沉,像是低沉的萨克斯音。尽管听不懂,依旧很撩人。

“我……叶暖,你是谁?”

“我说,雌性你从哪来的?白湖,是有蛇部落的禁地,滚出去……”抬手,想推开黏在身上的叶暖。

“不,我热。”听不懂螣尧说什么,拒绝的动作她还是清楚的。

叶暖睁着微醺茫然的眼眸,嘟着嘴,抱紧他以此表明她的坚持。

螣尧沉着脸。

少顷,螣尧冷厉扫过叶暖,一个翻身将人压倒,两人交叠躺在湖岸的岩石之上。

螣尧眯着眼,认真道:“不走,可别后悔!”

猿族矜贵,莫说勘塔斯森林,就算瓦尔纳大陆猿族数量都不多。每一位猿族,都被奉为神使,他们被誉为神明的使者。

吼吼——

嘹亮,透着浑厚。

盘旋在白湖上空,经久不息。

白湖外,岩地。

“鄂,尧怎么了?”白蹙眉,越过鄂眺望着白湖的上空。柔美脸庞,带着点点怒意。这些天,她数次想进白湖探望螣尧,俱都被鄂阻拦,这让白充满了愤怒。

从雌母口中得知,雨旱交替这几日是螣尧最虚弱的时候,白想引诱螣尧,奈何鄂处处阻挠。

鄂冷着脸,淡淡道:“叫两声而已,没事。”

有蛇部落谁不知螣尧是部落最强大的勇士,再说了,白湖是有蛇部落的禁地,螣尧在白湖不可能出事。

白,她的雌母是有蛇部落的巫,地位超然,白是部落最漂亮的雌性。部落,很多雄性都在追求她。鄂,却是个例外,他对白一向冷淡。

倏然,鄂脸微变。

“吼?”鄂长啸,让雅格拦住白,准备前往白湖。

这时,螣尧森寒的声音从上空炸开,“滚,离开白湖——”

 


夜,微凉。

晚风拂过大地,宣告一天的结束。

巫语自打耳光尴尬离开,月露出胜利的笑容,吐槽道:“?,这人真以为她做的那些事,没人知道了。可笑!”

螣?轻摇头,纵容月吐槽巫语。

“螣尧,没事的话我和你雌母送师婆婆先回窑洞,这雌性……你自己小心处理。”

离开前,师婆婆再次叮嘱螣尧,交代道:“尧,看好她。别让巫语找到出手的机会,图腾之魂告诉我,有蛇部落崛起的契机就在她身上。”

“是!”螣尧认真点头,目送师婆婆三人离开。

痛,混杂饿意骚扰着叶暖。

浑噩间,叶暖睁开眼,凉意让她不觉打了个寒颤。身下很硬,隔得全身酸痛,鼻尖缭绕着一股散不开的檀腥味,抬手触碰后,微微有些扎手。叶暖俯身,才看清遮盖在身上的是一件兽皮,四周昏暗,看不清四周陈设。

倏尔。

脸侧传开一阵凉意,歪头,叶暖朝触感传来的位置看去。

朦胧下,一双绿瞳映入眼帘。

却见,内侧趴着一小人儿。约莫三四岁,亮晶晶的眼睛带着好奇,懵懂打量着叶暖。

“雌性,你醒了?”

叶暖微怔,听不懂。

微起身,四肢酸痛像是被卡车碾压过。这时,叶暖才想起昏厥前发生了什么,脸顿时泛起红潮。那般大胆的挑逗,让她倍感尴尬。

扶着腰,叶暖坐起身,伸手将小家伙搂住,问:“你是谁?这是哪?”

昏暗中,绿瞳闪烁着笑意。让叶暖微微放下提防之心,三四岁大的孩子,身上带着奶味,不过身子骨瘦削,看着有些营养补。眉心处,简单勾勒出奇异的图纹,叶暖好奇用手轻刮了两下。

不料,刚触碰那处图纹。

手,就被抓住。

青叶抓着叶暖的手,眯着眼,骨碌碌打量着她。小手攀着叶暖的脖子,耸动鼻头在她身上轻嗅着,香香的,难怪大哥喜欢,她也很喜欢这个雌性。用脸蹭着叶暖,说道:“香香的,雌性你真漂亮!比白还要好看……”

“你……在说话是吗?”叶暖迟疑着,望着青叶机灵的眼神,询问道。

夜风袭过,叶暖冷得哆嗦,忙将身上的兽皮拢紧。兽皮下,不着一缕,身上衣服不翼而飞,身上有些粘腻带着药味儿,周遭环境让叶暖有些心慌。不说披盖在身上的兽皮,单说小家伙也很奇怪,这么凉的晚上,小家伙光裸着,连件衣服也没穿……

这,真的还是蓉城吗?

忽而,一道不安的念头从叶暖心头划过。

她对蓉城并不留恋,秦院长已经去世,唯一的留恋消失,在哪她都无所谓。

只是,未知总让人难安。

“嗷嗷!”

突然,青叶张嘴朝窑洞外叫喊一声。

叶暖一惊,忙将青叶抱紧,张望着透着荧光的洞口。

青叶抬手轻拍着叶暖的肩,奶声奶气道:“别害怕,我会保护你的……”

许是感受到青叶的好意,叶暖脸贴着青叶蹭了下,满意看着小家伙害羞将头埋进自己的脖子里。见之,叶暖不觉流露浅笑,低声道:“真可爱!”

自幼在孤儿院长大,她对孩子半点不陌生。

说实话,叶暖更喜欢跟孩子交流,单纯而直白。

“醒了?”螣尧道。低而沉的嗓音,从洞外传来,颀长伟岸的身躯背对着月色,一步步走入窑洞。借着稀薄月色,叶暖眯着眼,熟悉的身影。

倏然,她想起这人是谁。

脸,嘭地染红。

“尧,她醒了吗?”月轻柔问着,跟在螣尧身后走进窑洞。

望着走近的一男一女,叶暖紧促绷着身体,防备着。小心将青叶抱紧,紧张道:“你们是谁?这是什么地方?”

月举着火把,羸弱暖光下,只见叶暖抱着青叶背靠着墙壁,一脸警惕。

“雌母,她听不懂我们说的话,你让师婆婆过来一趟……”螣尧道。叶暖声音很好听,不过,螣尧听不懂她在说什么。师婆婆曾说过勘塔斯森林外有着广袤无垠的世界,螣尧成年时出去闯荡过,叶暖说的话他听着是而非,无法明白。兴许,是某个强大部落独有的语言。

月点头,转身将火把插在墙壁缝隙后,这才离开去找人。

“大哥,你跟她交尾了吗?”青叶问道。

螣尧冷着脸,瞪了眼青叶,没好气道:“这种事,等你成年后再问。”青叶人小鬼大,部落小雌性不多,青叶打小和雄性幼崽混在一起,说话肆无忌惮,什么都敢说都敢问,让螣尧颇为头疼。

叶暖安静坐着,竖耳,静静地聆听一大一小的对话。

口音重,像某个地方的方言。认真听,多少能听得懂,不过说得太快她无法理解。

须臾。

月领着师婆婆走入窑洞,手上还拿着件兽裙,施施然朝叶暖走去。

“来,先把衣服穿上。旱季昼夜温差大,夜间有些凉快,当心着凉发热……”月边说边比划,将兽裙递给叶暖,示意她穿上兽裙。

师婆婆微笑着,道:“孩子,月给你带了件兽皮裙别嫌弃。勘塔斯森林无论是哪个季节,夜间都有些冷,别着凉。”

噫?

叶暖吃惊,猛抬头。

迎上师婆婆温柔慈祥的脸,那双浑浊的眼睛,像极了秦院长。无端地,一股水汽覆盖住了双眼,顿了下,沙哑道:“谢谢!”

接过月递去的兽皮,叶暖比划几下不知道该如何穿戴。最后,还是月看出叶暖的尴尬,上前帮忙让叶暖顺利穿上兽裙和裹胸。带着忐忑,叶暖试探问出了自己的困惑。

“您好!我是叶暖,蓉城人。请问这是什么地方?”

师婆婆眼带迟疑,望着叶暖,问:“蓉城?这地方我倒是没听人说起过。孩子,这是勘塔斯森林中的有蛇部落,我是有蛇部落的祭司,你可以称呼我师婆婆。这是月和螣尧,螣尧是有蛇部落最强大的勇者,同时也是有蛇部落的族长,你怀里的是青叶,小家伙有些顽皮你别见怪……”

“勘塔斯森林?”

“……有蛇部落,祭司,族长。”

顷刻间,叶暖懵逼望着身前几人。

她是耳鸣还是怎么了?

师婆婆说的每句话她都听得懂,为什么凑在一起她感觉像是在听天书?其实,叶暖隐约发现不对劲,不过心底仍旧保持着一丝侥幸。在通讯极其发达的21世纪,穿越、重生什么的,她并不陌生。只是她没想到这种事,有一天会发生在她身上……

三个太阳,并不是做梦。

随后,她安静听着师婆婆解惑。师婆婆告诉她,这是瓦尔纳大陆,这片大路上栖息着不同兽族,兽人是这片大陆的主宰者之一。

慢慢地,叶暖逐渐明白瓦尔纳大陆目前这个时代,更多像是她知道的原始时代。

火源、陶器等诸多东西,仅限于那些实力强大的部落。

有蛇部落,作为勘塔斯森林三大部落之一。掌握火源,陶器和织布这些技艺却还没有学会,一切都处于最原始的贫瘠状态。当然,这些只是师婆婆所知道的,瓦尔纳大陆很大,勘塔斯森林外的世界广袤无垠,百余年过去,谁也不清楚勘塔斯森林外是不是发生了天翻地覆的变化?

“族长,食物都准备好了,可以开始了吗?”

忽然,洞外传来高喊声。伴随着食物的味道,飘入窑洞,打断了师婆婆絮絮叨叨的解释,叶暖趁机松了口气。师婆婆人很好,就是有点太能说……


夜,微凉。

晚风拂过大地,宣告一天的结束。

巫语自打耳光尴尬离开,月露出胜利的笑容,吐槽道:“?,这人真以为她做的那些事,没人知道了。可笑!”

螣?轻摇头,纵容月吐槽巫语。

“螣尧,没事的话我和你雌母送师婆婆先回窑洞,这雌性……你自己小心处理。”

离开前,师婆婆再次叮嘱螣尧,交代道:“尧,看好她。别让巫语找到出手的机会,图腾之魂告诉我,有蛇部落崛起的契机就在她身上。”

“是!”螣尧认真点头,目送师婆婆三人离开。

痛,混杂饿意骚扰着叶暖。

浑噩间,叶暖睁开眼,凉意让她不觉打了个寒颤。身下很硬,隔得全身酸痛,鼻尖缭绕着一股散不开的檀腥味,抬手触碰后,微微有些扎手。叶暖俯身,才看清遮盖在身上的是一件兽皮,四周昏暗,看不清四周陈设。

倏尔。

脸侧传开一阵凉意,歪头,叶暖朝触感传来的位置看去。

朦胧下,一双绿瞳映入眼帘。

却见,内侧趴着一小人儿。约莫三四岁,亮晶晶的眼睛带着好奇,懵懂打量着叶暖。

“雌性,你醒了?”

叶暖微怔,听不懂。

微起身,四肢酸痛像是被卡车碾压过。这时,叶暖才想起昏厥前发生了什么,脸顿时泛起红潮。那般大胆的挑逗,让她倍感尴尬。

扶着腰,叶暖坐起身,伸手将小家伙搂住,问:“你是谁?这是哪?”

昏暗中,绿瞳闪烁着笑意。让叶暖微微放下提防之心,三四岁大的孩子,身上带着奶味,不过身子骨瘦削,看着有些营养补。眉心处,简单勾勒出奇异的图纹,叶暖好奇用手轻刮了两下。

不料,刚触碰那处图纹。

手,就被抓住。

青叶抓着叶暖的手,眯着眼,骨碌碌打量着她。小手攀着叶暖的脖子,耸动鼻头在她身上轻嗅着,香香的,难怪大哥喜欢,她也很喜欢这个雌性。用脸蹭着叶暖,说道:“香香的,雌性你真漂亮!比白还要好看……”

“你……在说话是吗?”叶暖迟疑着,望着青叶机灵的眼神,询问道。

夜风袭过,叶暖冷得哆嗦,忙将身上的兽皮拢紧。兽皮下,不着一缕,身上衣服不翼而飞,身上有些粘腻带着药味儿,周遭环境让叶暖有些心慌。不说披盖在身上的兽皮,单说小家伙也很奇怪,这么凉的晚上,小家伙光裸着,连件衣服也没穿……

这,真的还是蓉城吗?

忽而,一道不安的念头从叶暖心头划过。

她对蓉城并不留恋,秦院长已经去世,唯一的留恋消失,在哪她都无所谓。

只是,未知总让人难安。

“嗷嗷!”

突然,青叶张嘴朝窑洞外叫喊一声。

叶暖一惊,忙将青叶抱紧,张望着透着荧光的洞口。

青叶抬手轻拍着叶暖的肩,奶声奶气道:“别害怕,我会保护你的……”

许是感受到青叶的好意,叶暖脸贴着青叶蹭了下,满意看着小家伙害羞将头埋进自己的脖子里。见之,叶暖不觉流露浅笑,低声道:“真可爱!”

自幼在孤儿院长大,她对孩子半点不陌生。

说实话,叶暖更喜欢跟孩子交流,单纯而直白。

“醒了?”螣尧道。低而沉的嗓音,从洞外传来,颀长伟岸的身躯背对着月色,一步步走入窑洞。借着稀薄月色,叶暖眯着眼,熟悉的身影。

倏然,她想起这人是谁。

脸,嘭地染红。

“尧,她醒了吗?”月轻柔问着,跟在螣尧身后走进窑洞。

望着走近的一男一女,叶暖紧促绷着身体,防备着。小心将青叶抱紧,紧张道:“你们是谁?这是什么地方?”

月举着火把,羸弱暖光下,只见叶暖抱着青叶背靠着墙壁,一脸警惕。

“雌母,她听不懂我们说的话,你让师婆婆过来一趟……”螣尧道。叶暖声音很好听,不过,螣尧听不懂她在说什么。师婆婆曾说过勘塔斯森林外有着广袤无垠的世界,螣尧成年时出去闯荡过,叶暖说的话他听着是而非,无法明白。兴许,是某个强大部落独有的语言。

月点头,转身将火把插在墙壁缝隙后,这才离开去找人。

“大哥,你跟她交尾了吗?”青叶问道。

螣尧冷着脸,瞪了眼青叶,没好气道:“这种事,等你成年后再问。”青叶人小鬼大,部落小雌性不多,青叶打小和雄性幼崽混在一起,说话肆无忌惮,什么都敢说都敢问,让螣尧颇为头疼。

叶暖安静坐着,竖耳,静静地聆听一大一小的对话。

口音重,像某个地方的方言。认真听,多少能听得懂,不过说得太快她无法理解。

须臾。

月领着师婆婆走入窑洞,手上还拿着件兽裙,施施然朝叶暖走去。

“来,先把衣服穿上。旱季昼夜温差大,夜间有些凉快,当心着凉发热……”月边说边比划,将兽裙递给叶暖,示意她穿上兽裙。

师婆婆微笑着,道:“孩子,月给你带了件兽皮裙别嫌弃。勘塔斯森林无论是哪个季节,夜间都有些冷,别着凉。”

噫?

叶暖吃惊,猛抬头。

迎上师婆婆温柔慈祥的脸,那双浑浊的眼睛,像极了秦院长。无端地,一股水汽覆盖住了双眼,顿了下,沙哑道:“谢谢!”

接过月递去的兽皮,叶暖比划几下不知道该如何穿戴。最后,还是月看出叶暖的尴尬,上前帮忙让叶暖顺利穿上兽裙和裹胸。带着忐忑,叶暖试探问出了自己的困惑。

“您好!我是叶暖,蓉城人。请问这是什么地方?”

师婆婆眼带迟疑,望着叶暖,问:“蓉城?这地方我倒是没听人说起过。孩子,这是勘塔斯森林中的有蛇部落,我是有蛇部落的祭司,你可以称呼我师婆婆。这是月和螣尧,螣尧是有蛇部落最强大的勇者,同时也是有蛇部落的族长,你怀里的是青叶,小家伙有些顽皮你别见怪……”

“勘塔斯森林?”

“……有蛇部落,祭司,族长。”

顷刻间,叶暖懵逼望着身前几人。

她是耳鸣还是怎么了?

师婆婆说的每句话她都听得懂,为什么凑在一起她感觉像是在听天书?其实,叶暖隐约发现不对劲,不过心底仍旧保持着一丝侥幸。在通讯极其发达的21世纪,穿越、重生什么的,她并不陌生。只是她没想到这种事,有一天会发生在她身上……

三个太阳,并不是做梦。

随后,她安静听着师婆婆解惑。师婆婆告诉她,这是瓦尔纳大陆,这片大路上栖息着不同兽族,兽人是这片大陆的主宰者之一。

慢慢地,叶暖逐渐明白瓦尔纳大陆目前这个时代,更多像是她知道的原始时代。

火源、陶器等诸多东西,仅限于那些实力强大的部落。

有蛇部落,作为勘塔斯森林三大部落之一。掌握火源,陶器和织布这些技艺却还没有学会,一切都处于最原始的贫瘠状态。当然,这些只是师婆婆所知道的,瓦尔纳大陆很大,勘塔斯森林外的世界广袤无垠,百余年过去,谁也不清楚勘塔斯森林外是不是发生了天翻地覆的变化?

“族长,食物都准备好了,可以开始了吗?”

忽然,洞外传来高喊声。伴随着食物的味道,飘入窑洞,打断了师婆婆絮絮叨叨的解释,叶暖趁机松了口气。师婆婆人很好,就是有点太能说……

 


网友评论

发表评论

您的评论需要经过审核才能显示

为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