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彩小说尽在A1阅读网!手机版

热门小说 > 武侠仙侠 > 重生之再续前缘

重生之再续前缘

苏酒作者 著

武侠仙侠连载

司家的司墨衍不近女色那是出了名的,听说小的时候被批命注定孤独终老,可有人发现司墨衍居然带回来一个女人,还和女人恩爱缠绵,之后高调迎娶了她,化身宠妻狂魔。就连那些足够了解他的人,都不理解这一次他是什么操作,铁树开花也着实迅速了点。

主角:司墨衍,顾乔月   更新:2022-08-08 19:03:00

在线阅读
分享到:

扫描二维码手机上阅读

男女主角分别是司墨衍,顾乔月 的武侠仙侠小说《重生之再续前缘》,由网络作家“苏酒作者”所著,讲述一系列精彩纷呈的故事,本站纯净无弹窗,精彩内容欢迎阅读!小说详情介绍:司家的司墨衍不近女色那是出了名的,听说小的时候被批命注定孤独终老,可有人发现司墨衍居然带回来一个女人,还和女人恩爱缠绵,之后高调迎娶了她,化身宠妻狂魔。就连那些足够了解他的人,都不理解这一次他是什么操作,铁树开花也着实迅速了点。

《重生之再续前缘》精彩片段

凉晒着金黄小麦的院子,身后是一排三间刷了白灰的土坯房子,边上是一个低矮的灶房。

在远处是一条只有两米左右宽的泥土小路,一排大约十年树龄的老杨树,就是一片片尽是麦茬子的田地了。

耳边是知了的声音

视线收回,院子里是一个女人带着一个十五六岁左右的女娃在打场。

顾乔月苦笑,她这是回光返照吧,临死之前见到这辈子最想见的人,明明前一刻她发现丈夫外遇,被丈夫和小三联手从楼上推下去,下一刻

果然是死了,回光返照。

“妈!”

顾乔月不自觉的喊了一声。

这声音一出来,顾乔月愣住了,这如黄鹂一般的清脆悦耳的声音不是她的声音。

“乔月,饿了吗?等妈把这点弄完就去做饭。”

女人回头看了一眼,抹了把头上的汗,就回头继续干活去了。

边上的女娃扭头不满的看顾乔月。

“姐,你又偷懒,喝个水喝这么久啊,快点把这点活干完就能歇着了。”

那女娃分明就是她的妹妹,顾乔婉十几岁时候的模样。

顾乔月愣愣的站着,狠狠的在自己脸上掐了一把。

“嘶~”

脸上的疼痛清清楚楚。

怎么回事?

“噗嗤~”

顾乔婉扭头刚好看到顾乔月掐自己脸的一幕,热的脸通红的她乐的笑了出来。

“妈,姐自己掐自己脸呢,也不知道是不是傻了。”

“这孩子,哪有这么说你姐的,就剩一点你也别干了,去树荫下歇会吧。”

顾乔婉高兴的扔下搅粮食的木铲就跑到了树荫下,端着印有五星红旗的搪瓷缸子喝水,扭头对着顾乔婉挤眉弄眼。

顾乔月的目光落在她手中的搪瓷缸子上,又去瞅身后绑着秋千的那棵大杏树,旁边的核桃树和一排柿子树。

这分明就是她小时候的家。

蓦地,一个想法在她心里产生。

重生?!

“现在是那年?”

顾乔月不等回答,撒腿就往屋里跑。

屋里的墙壁上贴着报纸,很大的土炕上被子叠的整齐,还有只存在于幼时记忆中的红方桌,方方正正的大木箱子。

顾乔月记得,那里面放着她们娘几个的衣服。

门口的地方是一个盆架,上面是搪瓷脸盆,在往上,挂着一本万年历。

顾乔月脚步有些沉重的走过去,看着日历上的日期。

1985年,6月30号。

顾乔月脑子里轰的一下,脚下一个踉跄直接坐在了地上,这是她1985年的家,这年她刚刚十七岁。

她重生了??!

顾乔月又在自己脸上掐了一把,疼痛让她瞬间泪流满面。

1985年,所有苦难都还没有来临,渣爸和渣奶奶还没有逼死妈妈,她没有和那个渣男结婚,妹妹也还没变坏被害死,一切都可以重新来过。

顾乔婉进屋,看着顾乔月的样子吓了一跳,连忙把她扶起来:“姐,你怎么了?怎么哭了啊,是不是哪里难受?中暑了?”

又对着外面喊:“妈,姐不知道怎么的坐在地上哭,妈,你快过来看看姐是不是中暑了。”

外面忙活的张佩佩连忙扔下木铲子跑到了屋里,看着泪流满面又是哭又是笑的顾乔月,也吓得不轻。

“乔月,你怎么了,有事你给妈说,是不是难受了。”

顾乔月抬头就对上两双关心的眸子,只觉得一切那么的真实。

手狠狠的掐着腿,那一瞬的疼痛竟让她瞬间哭出声来。

“没事,刚才有沙子进眼里了。”

张佩佩一听那还得了,赶紧就把顾乔月拉到外面太阳地里,仔细的看她的眼睛。

发现没什么事后这才叨叨道:“你这孩子,现在到处都在收麦子,到处飞的都是麦芒,下次觉得眼睛里有东西,可不能自己揉,万一是麦芒揉瞎了眼可怎么办。”

顾乔月乖巧的点头,不管现在这是真实的,还只是黄粱一梦,她都很享受着来之不易的缺失了很多年的母爱。

顾乔月没事,张佩佩就去做饭了,顾乔婉凑到跟前,仔细的瞅顾乔月的眼睛。

“姐,眼睛还疼不疼。”

顾乔月摇头,回到屋里唯一的镜子跟前,伸手摸了摸现在这张脸。

“真的很年轻啊。”

鹅蛋脸,浓眉大眼,鼻子挺拔秀气,耳根后的皮肤很白,脸颊晒的有些黑,红彤彤的,整体算不上多美,但透着端庄。

这是她十七岁的时候,现在刚好是暑假,也是一家人命运发生转折的那年。

这年中考,顾乔月考上了高中,一家人都很开心,张佩佩给铁路上班的顾大勇写了信,说了这一好消息。

信刚寄出去没两天,顾大勇就回来了。

回来的时候是半夜,进屋就对张佩佩一顿殴打,说刚回来就看到一个黑影从张佩佩屋里出去,说他不在家张佩佩就找野男人给他带绿帽子。

当时动静闹得挺大,左邻右舍都过来看热闹,无论张佩佩说什么,顾大勇都不信,咬定了她找野男人。

年的时候,人们的思想还没那么开化,所有人都对着张佩佩指指点点,说她浪,说她不守妇道。

顾大勇闹了一通,说被带了绿帽子没脸在村里待下去了,第二天就走了。

村里人都觉得张佩佩不检点,开始疏远她,女人们没事就嚼舌根骂张佩佩又浪又贱,都防着她,好像一个不注意张佩佩就会去勾引她家男人似的。

一些心思不正的男人半夜里往张佩佩屋里摸,有一次被顾乔婉看到,拿着扫把打了出去。

张佩佩承受不住村里人说三道四,也受不住那些男人明里暗里的sao扰,趁着夜里跳了井。

救上来的时候就疯了,疯疯癫癫两年后不慎跌沟里摔死了。

因为家里的事情,顾乔月自然也没上成高中,在家里照顾疯了的张佩佩,村里人对他们一家指指点点,顾家一家人也对他们不是打就是骂。

在那种流言蜚语下,顾乔婉在学校里也不好过,初中没毕业就不上学了,之后和外村的二流子搅和在一起,彻底变坏,二十来岁就丢了命。

顾大勇整整两年没回家,再回来的时候带了一个大肚子的女人和一个刚两岁的儿子。

后来顾乔月才知道,顾大勇是在外面有了人,回来就是离婚的,怕村里人说他,就干脆污蔑张佩佩偷人,把她打了一顿直接走了,等到事情平息了,这才回来。

顾乔月想着这些陈年旧事,眸子中一片冰冷。

所幸,一切还来得及。

顾乔婉进来的时候,正好看到顾乔月冰冷的眸子,只觉得自脊背骨窜起一阵寒意。

“姐。”

不知道为什么,她总觉得她姐今天似乎有点不一样。

顾乔月回神,朝着顾乔婉笑了笑,问道:“乔婉,妈是不是给爸写信了?”

她不记得顾大勇具体是什么时候回来的,但大体的日子还是记得的,就是张佩佩给顾大勇写信后的地第三天还是第四天。

“昨晚妈给爸写信了,你还写了两句,你忘了?”

 


顾乔月仔细回忆了一下,时间过的太久远,她已经记不大清楚了,就笑了笑转移了话题。

“你不去给妈帮忙烧锅啊。”

顾乔婉刚想反驳‘你怎么不去’,就反应上来顾乔月刚才眼里进了东西还哭了,就什么没说去了厨房。

顾乔月在屋子里走了一圈,把屋子里里里外外看了一遍,到处都有妈妈和妹妹的影子,满满的回忆。

不由又红了眼,忍不住落泪。

走到院子里,只觉得空气特别的清新,知了鸣叫的声音特别的好听,就连隔壁大娘大伯吵架的声音都是那么的亲切。

心里竟是升起一阵豪情,现在一切悲剧还没上演,妈妈没出事,妹妹没辍学也没变坏更没意外身死,她还有机会念高中甚至大学,美好的未来等着她去缔造。

年的生活条件还很差,家家户户都刚分了地没两年,产量低,打得粮食不多,也就刚刚好够吃饭的。

这两天收麦子打场晒麦子,母女三人都累的不行,张佩佩就给乔月和乔婉姊妹两炖了鸡蛋,拌了自己种的黄瓜,溜了几个杂面馒头。

“妈给你们炖了鸡蛋,快吃吧。”

张佩佩把两个搪瓷碗推到顾乔月两人面前。

顾乔婉很开心,端了碗就吃。

顾乔月看着张佩佩拿了杂面馒头就着黄瓜菜吃,心里有些不是滋味,端着炖鸡蛋吃了两口,就推到了张佩佩面前。

“妈,你吃吧,我不喜欢吃鸡蛋。”

张佩佩愣了下,皱眉:“怎么忽然不喜欢吃了,今天的不好吃?”

年的鸡蛋金贵,都是攒了买到城里换钱的,小孩子难得才能吃到一顿,这两天也是忙着收麦子,张佩佩看两个孩子都太累才给她们炖了补补的。

顾乔婉也停了下来,奇怪的看顾乔月,昨天姐姐还和她抢着吃呢。

“姐,你不吃那我吃了?”顾乔婉试探着伸手。

苏乔月瞪她:“你不是有了,给妈吃。”又看向张佩佩:“妈,你多吃点,这两天你最累。”

张佩佩只觉得心里暖暖的窝心,哪里还能不明白顾乔月的意思。

大女儿懂事了,知道心疼她了,张佩佩笑着摇头坚持让顾乔月吃。

顾乔月不愿意,推拒间,门口忽然窜进来一个小孩,抢了桌子上的搪瓷碗就把里面的鸡蛋往嘴里塞。

两口吃完,还不满的嚷嚷:“怎么就这么点。”

又看向了顾乔婉碗里的鸡蛋,霸道的道,“你的也给我。”伸手去抢。

顾乔婉自然不愿意,背过身两三下吃完。

“你个赔钱货竟然敢不给我呜呜呜奶奶我要吃鸡蛋我要吃鸡蛋”

男孩大约七八岁,一屁股坐在地上蹬着腿就哭喊了起来。

外面进来几个人,为首的是顾老太气势汹汹,紧跟着顾家的二儿媳和小儿媳。

顾老太一看小孙子坐在地上哭,连忙就去拉了他起来软声哄着,嘴里不干不净的骂着。

“吃独食的小婊子,不要脸的这是要吃穷我们老顾家啊,顿顿鸡蛋,赔钱货也吃鸡蛋,我们老顾家倒了八辈子霉,怎么就娶了吃独食的进门”

“哎呦,我可怜的小孙子呦,杀千刀的吃独食的,不给我小孙子吃”

顾乔月听着太阳穴直突突,看着顾老太的目光中满是恨意。

很好,她还没去找她们麻烦,她们倒是自己找上门了。

眼前的这三位化成灰她也认识,出事之后逼着张佩佩跳井的绝对少不了她们。

顾大勇把事情戳起来拍屁股走人,顾老太和顾家两个儿媳妇没事就过来欺负她们,不干不净的话更是没少骂。

顾乔月记得很清楚,妈妈出事后,今年院子里打的粮食全都被顾老太给搬到老宅去了,就连地里的红薯都被她们挖了,两姊妹在家无依无靠,要不是姥爷舅舅一家时常护着,说不定早饿死了。

“妈,这两天天气热,家里收麦子打场,两个孩子都累的不轻,给孩子补补。”

张佩佩不是个太软弱的,但也绝不强势,顾乔月的姥爷以前是生产队会计,张佩佩也是会识字算数的,和顾大勇结婚算是下嫁。

结婚的时候,姥爷一家就出钱在外面给盖三间屋,就是怕顾大勇不在家,张佩佩在婆家受欺负。

去年分地的时候是按人头分的,顾老太嫌她们人少地分的少,又全是女人干不了活,干脆让她们立了独户。

一家人分了三亩地,顾老太不让老宅的人帮忙,顾大勇不在家,不管是种地还是收麦子打场,全是张佩佩带着两个女儿干的。

顾老太一见张佩佩说话,立马就指着她吼了起来。

“好你个不下蛋的,两个赔钱货有什么好补的,拿我们老顾家的东西给两个赔钱货,还敢打我小孙子,我打死你个不下蛋的”

顾老太吼着,巴掌就朝张佩佩脸上招呼。

“我们老顾家娶了你真是倒了八辈子霉了,占着茅坑不拉屎,净给老娘我弄些赔钱货”

见张佩佩躲了过去,顾老太更是火大。

“好你个臭婊子竟然还敢躲,你占着茅坑不拉屎还有理了你!”

说话同时,另一巴掌就朝着张佩佩招呼了过去。

张佩佩刚要躲,小弟媳李玲玲就‘好心’的抱住了她,“妈,你快别打了,嫂子,你认个错就没事了。”

张佩佩睁不开,眼看着那一巴掌就要落在脸上。

“啪”的一声脆响,顾老太一巴掌结结实实的打了下去。

但被打的人却不是张佩佩,而是小儿媳妇张玲玲。

张玲玲似乎没想到自己被打了,捂着脸半天没反应上来,反应上来后就瞪着顾老太,大声吼了起来。

“妈,你打我!”

顾老太也有些心虚,明明打的是张佩佩这个不听话的,怎么打到的却是听话的给她生了两个孙子的小儿媳?

“张佩佩你个贱人,你敢躲?我不打死你个贱胚子。”顾老太说着就再次朝着张佩佩抓了过来。

顾乔月一把把张佩佩拉到身后,冷冷的看着顾老太,大声喝道:“奶奶!”

顾乔月这一声是鼓足了劲吼的,屋里的人都朝她看了过来。

顾乔月这才冷声道:“奶奶,我家的鸡是我妈带着我们姐妹两个喂的,鸡蛋是我和我妹一个个捡的,我们吃我家的鸡蛋怎么就碍着奶奶的事了?”

顾老太刚才被顾乔月吼了一嗓子镇住,这会儿觉得脸上有些挂不住,当即就吼了起来。

“她是我老顾家的媳妇,养的鸡也是我们老顾家的鸡,下的蛋是我们老顾家的蛋,你一个赔钱货让你有口吃的就不错了,还想吃我们老顾家的鸡蛋,看我打死你!”

顾老太理所当然的说着,随手抓了木头凳子就往顾乔月身上招呼。

顾乔月哪里会让她打到,抓了凳子,一拉一推之间,顾老太就坐在了地上。

 


“奶奶,我敬你是长辈,喊你一声奶奶,但是你也不要太过分了,我们分开过这么多年,我家的事还轮不到你来做主!”

重活一回,顾乔月完全可以伏低做小徐徐图之,但是前世受过他们太多的委屈,这一世,说什么她不打算再让自己委屈,让妈妈和妹妹委屈。

敢打上门,她就原封不动打回去,端看谁更狠。

顾老太哪里能想到平时唯唯诺诺的丫头片子竟然敢动手,坐在地上哭嚎起来。

“好你个赔钱货,你个小贱人,你竟然敢打我,等你爸回来看怎么收拾你。”

又一指张佩佩。

“还有你,别给我占着茅坑不拉屎,赶紧给我乖孙子腾地,不然有你好看。”

“哪个乖孙子?”

顾乔月眼睛危险的眯了起来。

她想起来了,前世也有这么一回,不过那个时候她和妹妹躲在张佩佩身后,张佩佩虽然躲避着,但也挨了一巴掌。

顾老太拿张佩佩没生儿子说事,骂骂咧咧,走的时候还提走了半篮子鸡蛋。

倒是没说乖孙子的事,或者是说了,她们都没有注意到。

难道这事顾老太已经知道了,这次过来就是提前来示威的?

顾老太目光闪了一下,爬了起来:

“什么哪个乖孙子,当然是鹏飞了,快点把鸡蛋拿出来,给赔钱货吃还不如给我乖孙子攒着吃。”

鹏飞正是刚才抢了顾乔月鸡蛋羹,又坐在地上哭闹的那个七八岁的男孩,顾家的最小的孩子,老三家的儿子,顾老太捧在手手里怕摔了的。

顾乔月看着顾老太,心里确定她一定是知道什么的。

“奶奶,夏天的鸡蛋攒不住,你就是想给你那刚出生的乖孙子留着,也留不住啊,会放要臭的。”

根据前世顾大勇带那小子回来的时间推算,现在应该刚出生没错了,如果顾老太真的知道,那这笔账可就大了。

顾老太张口就骂:“刚出生的小孩不吃难不成给你们两个赔钱货都吃?我呸,你们也配吃我老顾家的鸡蛋!”

果然!

顾乔月眼睛都眯了起来。

李玲玲察觉到不对,连忙笑眯眯的就道:

“看这孩子说的,你鹏飞弟弟都十岁了,哪里还是刚出生啊,快别瞎说了,鸡蛋你们要不给,就留着吧。”

又扭头对一脸和善的对张佩佩说道:“不说我说你啊大嫂,这日子是过出来的,得省着点过,那鸡蛋都是金贵的,留着给小子吃,就是没有小子,也可以拿到县里去换了钱攒着,丫头都是赔钱的,再过两年就该嫁人了,养不熟的。”

顾老太察觉到自己说错了话,也不愿再呆着了,嚷嚷着让张佩佩给他装一篮子鸡蛋回去给二儿子和小儿子家的四个小子吃。

张佩佩没说什么转身就要去装鸡蛋,这种事情以前时有发生,要是不给老太太绝对会闹起来,到时候大家都没脸。

顾乔月却一把拉住了她:“妈,家里就剩几个鸡蛋了,你说了要给我和乔婉吃的。”

张佩佩皱眉去看顾乔月,总觉得女儿今天有哪里不一样。

顾老太已经跳了起来:“好你个赔钱货,还想吃我们老顾家的鸡蛋,想的美啊你!老三家的,你去全都给我装了。”

李玲玲笑眯眯的往里屋走。

顾乔月已经确定她们是知道顾大勇在外面有孩子的事了,更不想让她们好过了,直接拎了板凳往里屋门口一站。

“我家的东西谁敢碰?!”

那气势像是随时要打人,李玲玲停了下来,不太敢上前,主要是这个死丫头今天真的和以往不一样,有些疯,连奶奶都敢打,她这个婶子还真不一定。

“看来我刚才说的不够明白啊,我家的东西,谁都别想拿走一点,以前拿走的也最好给我清算清算赶紧还回来,否则让你们好看!”

“别以为我们娘三个都是女人就好欺负,敢欺负我们,我顾乔月照单全打回去,不信的话现在就给我试试!”

顾乔月拎着板凳就要往他们身上招呼。

顾老太和李玲玲以及那从头到尾都没说话的二儿媳,哪里会让顾乔月打到,连忙就往外跑。

一边跑一边喊着:“顾乔月疯了,顾乔月要打死亲奶奶了”

“有你这样的亲奶奶才是倒八辈子霉?下次再敢上门,打死你们!”

前世今生的怒火全部发泄出来,顾乔月啪的一声关上门,又想起院子里还晒着麦子,关着门容易被人偷了,又连忙把门打开。

顾乔婉和张佩佩早已经被顾乔月的举动吓傻了。

“姐你刚才打奶奶?”

顾乔婉目瞪口呆,又觉得很爽,奶奶不喜欢她们,张口闭口的贱胚子赔钱货,她早不乐意了,但也不敢真的做什么。

可姐今天竟然

张佩佩叹了口气,无奈道:“乔月,毕竟是你亲奶奶,下次可不能这样了。”

顾乔月生着闷气,扭头看张佩佩和顾乔婉,心里憋得难受。

顾大勇找的那个女人是他上司的女儿,那女的前夫也是铁路上的,出事死了,就和顾大勇搞在了一起。

顾大勇为了前途,绝对会和张佩佩离婚,更别说现在两个人都已经有儿子了,这事更是无法避免的。

顾乔月有些头疼,她不喜欢顾大勇,不希望顾大勇和张佩佩继续下去,更不能像前世一样,牺牲张佩佩成全他们。

“妈,他们欺负我们。”

顾乔月狠狠道,对顾家一家人,她都没有好印象。

前世所有的苦难,都是从他们一家开始的。

“那也是你奶奶,是长辈,下次不能这样了,好了,吃饭吧,吃完饭就该装麦子了。”

年的农村日子过得都不好,也都只吃两顿饭,早饭在九十点一顿,午饭在下午两三点。

吃了饭太阳就不那么毒了,母女三人把麦子收拾装了麻袋。

收拾完就到五六点了,顾乔月一下午都有些心不在焉。

琢磨了一会就说:“妈,我们明天去县里把鸡蛋卖了吧。”

家里的钱以前是顾大勇寄回来的,最近两年也没再寄钱回来,确切的说顾大勇已经两年没回来过了,等顾大勇回来,等待他们的绝对不是好事,在这之前,她们得弄些钱傍身。

在这小村子里想找挣钱的机会是不大可能的,还得往县城里走。

 


网友评论

发表评论

您的评论需要经过审核才能显示

为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