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彩小说尽在A1阅读网!手机版

热门小说 > 武侠仙侠 > 黎明的救赎

黎明的救赎

卷耳猫作者 著

武侠仙侠连载

曾几何时,秦御笙还是温暖她的阳光,是她身处地狱的救赎!后来虞晚棠贪心了,越来越不满足于现状,想要的越来越多,甚至想将优秀如他的秦御笙,也拉近自己的地狱深渊中,让他与自己共品这孤独寂寥的人生。

主角:虞晚棠,秦御笙   更新:2022-08-08 19:03:00

在线阅读
分享到:

扫描二维码手机上阅读

男女主角分别是虞晚棠,秦御笙 的武侠仙侠小说《黎明的救赎》,由网络作家“卷耳猫作者”所著,讲述一系列精彩纷呈的故事,本站纯净无弹窗,精彩内容欢迎阅读!小说详情介绍:曾几何时,秦御笙还是温暖她的阳光,是她身处地狱的救赎!后来虞晚棠贪心了,越来越不满足于现状,想要的越来越多,甚至想将优秀如他的秦御笙,也拉近自己的地狱深渊中,让他与自己共品这孤独寂寥的人生。

《黎明的救赎》精彩片段

宣城最顶级的酒店套房里。

虞晚棠一袭艳丽红裙,长腿细腰,棕褐色的波浪长发掺着汗水,鬓发尽湿,贴着脸颊悬悬坠落。

男人食髓知味的不满,扼着她的手臂,险些让她窒息。

饶是如此,得了空,虞晚棠还是回头圈住他的脖子,一汪眸光水润清澈,依旧不肯讨饶。

“我还以为秦总这次回来报复,是用钱砸我呢,你这招我早就见过了。”

五年前她就领教过了。

只是现在似乎精进不少。

不知道这些年都在哪实践了。

秦御笙黑沉沉的眼眸淬冰似的冷,抬手掐着她的下巴,“那给你多少钱,你才和那个男人分手?”

男人低沉的嗓音嘶哑低沉,像条狼似的钳着她脖颈,却偏偏让人沉沦于此。

虞晚棠知道他不是开玩笑,没再应声。

现在的秦御笙和从前不同,随手消费,就是洛之烨的全部家当。

而他要自己分手,也只是报复和占有欲作祟,没有其他理由。

虞晚棠不作声,男人眸色愈冷,似要将过去的五年欠下的债全部讨回来。

房门突然被人敲响。

“御笙,老同学都到了,您老就赏个脸出来见见呗。”

洛之烨的声音在门外响起,惊鼓般敲在虞晚棠心上,吓得她顿时噤声全身琴弦般紧绷。

门外那个,就是她交往了五年的男朋友。

虞晚棠这一紧张,险些让秦御笙丢了魂儿。

他俯身不轻不重的在她耳上圆珠啄了一口,沉沉道。

“你跟他在一起的时候,也这么放肆吗?”

说着,秦御笙邪笑使坏,虞晚棠实在没忍住,出声了。

女人的娇娇柔柔的声音一响,门外的洛之烨立马会意。

“是我没眼力见了,秦总难得有兴致,我就不打扰了。”

洛之烨走后,虞晚棠才放松,心里却也不慌。

虽然交往了五年,但她和洛之烨没上过床,他应该也听不出这是自己的声音。

恍神的功夫,秦御笙覆身而上,在柔软的人儿身上轻拍了一把。

“在我的床上,还有心思对洛之烨心怀愧疚?”

虞晚棠心里忍不住直对秦御笙骂娘。

今天大学同学聚会,两人五年没见,刚才只是在卫生间见了一面。

她明明是被秦御笙拽进来的。

但秦御笙没给她求饶的机会,折磨得虞晚棠要死要活。

到最后,秦御笙扣子一系,依旧衣冠楚楚。

反倒是虞晚棠,发丝乱了,衣服皱了,脸也红了。

事后,秦御笙从钱夹里数出一摞钱。

“五千七,一分不少。”

他把钱扔在床上,用眼神低篾的嘲讽了虞晚棠一遍。

虞晚棠一愣,心里发酸,可还是笑着将钱一张张捡起来。

“五千七,这是我五年前的价格,现在可不止。”

虞晚棠也没想到,秦御笙的生意都做这么大了,居然还能清楚记得五年前这个数字。

谁都想不到,如今鼎鼎大名的秦总,当年就因为五千多块钱被人甩了。

秦御笙甩下一句,“下次再补”。

说完转头出门。

虞晚棠收好钱,心里坠得发酸。

完了,还得有下次。

她迅速进浴室洗澡,冲掉了属于秦御笙的味道,又让客房服务熨好裙子上的褶皱,遮好脖子上的红痕,这才又出门。

楼下同学聚会热闹非凡,作为全场身价最高,生意遍布天下的秦御笙,自然坐在众星拱月的中心位置。

见虞晚棠进来,原本热闹的厅堂突然安静了一瞬。


“哟,咱们校花来了,快进来坐啊!”

相比大学时的青春,虞晚棠出落的愈发娇艳。

尽管当年那档事闹得满城风雨,可一见着虞晚棠娇艳欲滴的小模样,不少男同学还是鞍前马后的伺候起来。

女同学都按耐不动坐着,看虞晚棠的眼神都藏着蔑笑。

入座前,虞晚棠扫了一圈。

作为全场身价最高的秦御笙,他自然坐在正中央的位置。

在男同学的簇拥下,虞晚棠入座,而且正好是在洛之烨身旁。

跟秦御笙隔了不远。

“晚棠,你刚才去哪了?”

入座后,洛之烨低头轻声问,嘴唇都没动一片。

以虞晚棠家里的情况,她和洛之烨的关系自然是私下进行的。

别说在场这些老同学,就算整天一起工作的同事,都未必看出他俩的关系。

虞晚棠垂眼,莫名一阵心虚。

“肚子有点疼,去了趟卫生间。”

想到刚才和秦御笙唇齿交缠的缠绵,虞晚棠忍不住朝他的方向看了一眼。

不成想正对上一双黑眸,秦御笙也在看她。

虞晚棠心跳如擂鼓,立马避开视线,脸上也烧的发红。

明明五年前,秦御笙第一次吻上她的时候,青涩俊朗的少年紧张的唇峰都在颤抖。

现在是怎么了,就连把她压在身下,秦御笙都能游刃有余的将她压榨到无法喘息。

“之烨,你和你女朋友在一起五年了,什么时候结婚带出来给我们见见啊?”

有个老同学不合时宜的提出这个话题。

洛之烨敷衍的笑笑,“早着呢,我还不想这么快结婚,而且她胆子小又害羞,不好意思来见你们。”

说着话,洛之烨在桌下勾住虞晚棠的手,想实施怀柔策略。

虞晚棠不动声色避了过去,脸上风平浪静。

五年来她早就习惯了,她家庭情况不好,说出去会丢洛之烨的脸。

曾经她也一心维护洛之烨的面子,在外面不争不抢。

虞晚棠以为洛之烨是真的想努力进取,帮虞家还完债,然后娶她进门。

直到上个月,虞晚棠在洛之烨的副驾驶下,看见一条红得刺眼的女士内裤。

很不巧,虞晚棠在公司上厕所时见过,那是她部门主管新买的那条,就连屁股后的开线都一样。

沉默许久的秦御笙把玩酒杯,突然笑出声。

“是她不好意思来见,还是你不好意思把她带出门?”

秦御笙沉闷的嗓音在虞晚棠心上一击,两人视线又是一对。

她胆小?

刚才跟洛之烨一门之隔,虞晚棠都敢叫的那么放肆。

哪胆小了?

虞晚棠攥了手指,脸上依旧野玫瑰似艳丽的笑。

很好,秦御笙又在阴阳她。

洛之烨轻咳一声,“就是个小姑娘,肯定入不了秦总您的眼。”

说着,洛之烨就想起在秦御笙房门外听见的那声娇呼。

光是听着,就能想象那是怎么个尤物。

“秦总这次回来有什么打算,不知道我有没有这个荣幸,能和秦总合作一次?”

洛之烨笑着岔开话题。

由始至终,虞晚棠都垂着脑袋做一只安静鹌鹑。

反正公司合作的事,跟她没有关系。

“好啊。”秦御笙带着笑的嗓音响起,让虞晚棠愣了。


洛家的公司全部资产加一起,还没有秦御笙一栋豪宅的零头多。

秦御笙跟他合作,图什么?

不知道为什么,秦御笙跟洛之烨说着话,可虞晚棠总是感觉,秦御笙的目光在她身上。

洛之烨受宠若惊的举着酒,连干三杯,兴奋的脸都红了。

要知道,这些年来,秦御笙的生意做遍天下。

能和他合作,那就相当于洛家也迈进了豪门的第一步!

洛之烨有多兴奋,虞晚棠没心思管。

她满心想的都是,刚才在秦御笙身边,他是怎么在她耳边低声嘶哑,克制又引人着迷。

明明是男人,怎么跟个妖精似的。

出神的功夫,虞晚棠就感觉腿上多了什么东西,分明没安好心。

虞晚棠脸一黑,转头看向洛之烨。

可洛之烨分明在和同学喝酒,两只手都在桌子上面……

都是老同学,还能有谁故意摸她?

她突然反应过来,反应迟钝的看向另一侧的秦御笙。

嗯…不对劲。

刚才大家玩的开心,座位换了好几轮,现在虞晚棠正被洛之烨和秦御笙挤在中间。

秦御笙被发现后,反倒不加遮掩,变本加厉。

偏偏大庭广众的,虞晚棠不好开声阻止。

毕竟秦御笙声名显赫的,就算闹开了,别人也只会骂她不知检点。

虞晚棠故作镇定,躲了又躲,可架不住秦御笙手长。

好在刚才喝了两杯酒,虞晚棠的脸再红,也没人注意得到。

无意间瞥过,上方的秦御笙神情寡淡,冷得让人不敢靠近。

可谁能想到他在桌下这么不要脸。

虞晚棠白眼都快翻上天,他是狗吧!

同学会结束后,虞晚棠跟支交际花似的,连着拒了几个想要送她回家的男同学。

她心里明镜似的。

说着送她回家,到了家就得上床,她又不傻,才不吃这亏。

酒店门口都是老同学,洛之烨怕被人看见,之前就跟虞晚棠说了,去地下停车场接她。

摆脱了那些难缠的老同学后,虞晚棠坐电梯去了地下停车场。

偌大的停车场,虞晚棠一眼就看见那辆闪得刺眼的跑车。

洛之烨跟她念叨过好多次,做梦都想买这辆车。

虞晚棠就没忍住站在原地多看了几眼。

还是有钱好,这么贵的车说买就买。

“喜欢?跟了我就送你。”

秦御笙不知道什么时候出现,在背后揽住虞晚棠的细腰,不安分的摸了个遍。

虞晚棠绕着他的手顺势滑了出去,“不好意思,不知道这是秦总的车。”

早知道是秦御笙的车,她就不看了。

现在一见秦御笙,虞晚棠的腿又开始软,后背都酸得发麻。

秦御笙一把将虞晚棠圈在怀里的,在昏暗的停车场里,将她抵在炫酷拉风的跑车上。

“洛之烨那点钱,喂得饱你吗?”

秦御笙摸了摸她艳红的唇,在上面啄了一口。

虞晚棠疼得“嘶”了一声,感觉唇角都带着血腥味。

他是属狗的吗?怎么还咬人。

“不太多,但是还算够。”虞晚棠闷声应着。

感情她在秦御笙心里就这么贱?

不过也没错,她就是缺钱。

秦御笙沉沉眸光闪着,如一头嘶吼的狼野心外露,粗糙指尖在她下巴上摸了又摸。

虞晚棠紧张的一顿,眼神直往入口方向瞟。

这要是让洛之烨看见可就坏了。

虞晚棠眼角含笑,拂掉秦御笙的手,“限量一回,再多就不行了。”

唇红齿白的一笑,跟只狐狸似的诱人,虞晚棠整理好衣裙,又是光鲜亮丽。

秦御笙挑眉,语气带了点无奈,“那我只能改天再来找你了。”

虞晚棠气得心里直骂娘。

还改天。

秦御笙真当她是出来卖的?

远光灯在入口处亮起,虞晚棠回神,连手都不摆扭头就跑,最后在入口处成功拦下洛之烨的车,坐了上去。

要是让洛之烨看见她和秦御笙孤男寡女在停车场,总不太好看。

秦御笙倚着车门,看着对面车里虞晚棠娇艳欲滴的笑,心情不大好。

当初虞晚棠甩了他,现在他睡了虞晚棠还给了钱,怎么还是不舒服?


网友评论

发表评论

您的评论需要经过审核才能显示

为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