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彩小说尽在A1阅读网!手机版

热门小说 > 武侠仙侠 > 远古种田酋长不好当

远古种田酋长不好当

肥肠快乐水作者 著

武侠仙侠连载

李茉穿越了,她自己都没有想到,这种离奇又古怪的事情,会发生在自己的头上。穿越不可怕,可怕的是她穿越到远离现代文明,茹毛饮血,缺乏食物,连御寒衣物都很少的远古时代了!李茉勤勤恳恳,任劳任怨,小心翼翼的处理部落关系,只想改善生活,好好活着,谁知,部落里的人越来越依赖她,竟然要让她当酋长……

主角:李茉   更新:2022-07-16 16:03:00

在线阅读
分享到:

扫描二维码手机上阅读

男女主角分别是李茉 的武侠仙侠小说《远古种田酋长不好当》,由网络作家“肥肠快乐水作者”所著,讲述一系列精彩纷呈的故事,本站纯净无弹窗,精彩内容欢迎阅读!小说详情介绍:李茉穿越了,她自己都没有想到,这种离奇又古怪的事情,会发生在自己的头上。穿越不可怕,可怕的是她穿越到远离现代文明,茹毛饮血,缺乏食物,连御寒衣物都很少的远古时代了!李茉勤勤恳恳,任劳任怨,小心翼翼的处理部落关系,只想改善生活,好好活着,谁知,部落里的人越来越依赖她,竟然要让她当酋长……

《远古种田酋长不好当》精彩片段

 透过瓢泼的雨幕远望而去,半山腰下的草地,枯黄中带着几抹翠绿,预示着春季的来临。

春季是这里大多数人的期盼。

毕竟,缺乏食物及御寒毛皮的寒冬,太难过了!

可即便如此,天气也不是立马说暖和就能暖和起来的,而就是在这种还没有暖和起来的早春里,李茉苏醒了过来。

确切的说,她是昨天醒过来的,到这时,已经一天一夜了。

“咳、咳、咳……”

李茉抖索着单薄的小身体,用枯瘦的手捂着嘴,强忍着呼吸,意欲将这连续地、似要咳出肺的病状压下去。

虽可能性不大,但因咳嗽而带来的浑身振颤,牵扯着大病初愈后的这具酸痛身体更加疼了,她实在受不住。

“花,要喝水吗?”斜次里伸出一更加枯瘦的胳膊,乌黑的手里端着石碗。

石碗里的水并不清澈,甚至有些发灰。

在递碗的同时,她又往李茉身边靠了靠,想要透过贴近的身体,将温暖传递给对方。

而与之相反的是,山洞里其他人则似避瘟疫般,本离她们不近,这时候越发往里挪动而去了。

且,山洞后方高台上,那个盘腿而坐的人,则从分拣草根的动作中抬起头,双眼锁定李茉,露出不赞同的神色。

怪她咯!好像谁能自我控制感冒咳嗽似的。

“谢谢祖妈。”

眼角余光将这些动作纷纷看在眼里,心里吐槽着的同时,李茉双手接过那石碗,仰头一饮而尽。

没有现代那些见效快的感冒药,想要尽快好起来,除了大量喝水,她没别的办法。

这个部落里的火种才因守护不力而熄灭,如今想喝开水那是不可能的。

而不幸的是,守护火种的人却是这具身体的生父“牛角”。

大概四天前的晚上,牛角在轮值守护火种时,一个没注意,使得火种灭了……

其实,他也没不小心,甚至一晚上都没睡地抱着火种。

那火种是放在一个西瓜大的石制容器里的。

他就是太小心了,将那容器用石板盖死了。

容器里没了空气,使得火种不能保持燃烧,结果——可想而知。

牛角有什么错呢?

错在太小心,错在没人告诉他,别给火种盖盖子。

其他人可没盖,即便人家不知道这个原理。

就因此,他被关在隔壁的山洞里,由巫派去的两个人看守着,等雨停了后就会被处死。

刚刚双眼锁定李茉的人,就是这个部落的巫“石”。

雨已经下了三天,不知什么时候停,但李茉知道,她身边的这个女人,一定不希望雨停。

这女人是这具身体的祖母“红”,这里将祖母都称做“祖妈”。

牛角的失误,使得这具身体在火种熄灭的隔天,就因为惊惧而发烧了,一直断断续续的烧了两天便烧死了,直到李茉的灵魂进入并接受了她的残存记忆。

原主迅速死亡的原因,李茉大致猜得到。

这孩子担心父亲的失误会牵扯到自己,使得自己和祖母的处境更加雪上加霜,心里惊惧不已,在这种惶恐不安的心理压力下,本来的小感冒很快发展成了重感冒。

加上她一直吃不饱穿不暖,还经常受到族人的轻视与排挤,于是,在巫提出,让她们挪到山洞口住后,终于绷断了身心那最后一根弦,从而迅速走向死亡。

原主受轻视和排挤的原因,说来也是心酸。

本原主和家人生活在一个叫木的部落,还有一个能干的母亲叶。

母系氏族社会,养家的主力是女人,男性的地位反而相对较低。

原主的母亲叶很能干,打猎采集样样都行,可却命不长,死于一次部落的秋季围猎。

据原主祖母的说法,叶在木部落是少见的能干人,能干到甚至威胁到部落原族长的地位。

等她死了,原族长终于找到了报复机会,将对她的嫉恨统统转嫁到了原主一家人身上。

最终,在一次春季部落交换会上,原族长打着部落食物短缺的借口,将他们一家交换给了这里的石部落。

那时原主才刚刚两岁而已。

若是叶还在,本原主该由母亲带大的,可叶却死了!

没有母亲,父亲由于社会地位低可以忽略,那她还有祖母。

虽这个祖母随着年纪渐长,养她更加吃力,可到底在艰难中,将她拉拔到了十岁。

这总比没父没母的孤儿好太多了。

部落里的那些孤儿,在食物紧缺的寒冬,冻饿而死的更多!

至于牛角,按照这里的风俗,虽没养原主的责任,但到底还是父亲,有着父母该有的责任心,这些年一直接济着她们祖孙俩。

红年纪大了,打猎是不能的,只能靠采集。

不打猎便没有肉食,只靠采集的那点吃的,除了偶尔遇到部落庆祝等好情况,以及被接济,吃上一点肉食,祖孙俩一直活的很艰难。

记忆里,这里确实是公有制的原始社会,一起打猎采集并交由巫来分发食物,可分发食物的量却并非都一样。

获得食物少的人,自然被分发的食物也少。

这很公平,不是吗?

这样也便导致原主和牛角的关系,相对一般这里的父女更好些,只因牛角时常接济她们祖孙。

正因为有感情,原主才能无视他人,和牛角亲近。

别人都是母亲带大,亲近的也是母亲或者祖母等女性。

父亲是谁,由于社会原因造成的关系混乱(在这里,没有结婚一说,一个女性一生会和多个男性做生孩子的事,决定权在于女性),有的人甚至不知道。

基本所有的孩子眼里都只有母没有父,甚至不知道父亲是谁!

怎么,就你跟别人不一样?

原主这样做的后果可想而知。

她违背了母系社会传统,又是个外部落换来的,且养育之人是个能力不济的老人,还多少有点特立独行,受到的排挤轻视可想而知。

哎~

对此,李茉只能表示一声叹息。

她和这里的谁都没什么感情,毕竟穿来才不到两天,还没适应呢,更别说和人谈感情。

感情也需要时间培养的嘛!

原始社会,人类基本还在茹毛饮血的状态,连火都不会生,面对残酷的生存环境,群体生活是必然法则。


 李茉相信,任谁倒霉地穿来这个时代,也不可能独自生活。

反正,穿都穿了,又不想去死,她不适应又如何?

她到底不是冷漠的人,用了原主的身体,享受了其祖母的关爱,对其父亲的死做出漠视的话,到底说不过去。

这还不说,她一现代人,再不济也知道摩擦生火的原理,哪怕是纸上谈兵,生一堆火顺便救牛角的命,应该……还是没问题的吧?

记忆里,部落的火种是用大量肉食交换而来的。

交换火种的部落叫做雷部落。

至于雷部落的火哪里来的,原主不清楚,李茉就更不清楚了。

想到这里,李茉不得不强打起精神,撑起酸软无力的身体,指着山洞的中心处,对身旁的祖母说道:“祖妈,能给我在火堆里拾两根木头吗?一根粗些,一根细些。”

山洞的中心处在火种没有熄灭的时候,一直点着一堆火,火种没了,火灭了后,有的木头还没被燃烧完。

她之所以指定要那里的木头,当然是因为那些木头比一般的要干燥,摩擦生火更容易些。

“花,你要做什么?”红不解地问。

听到原主“花”的名字,李茉再次露出隐忍的表情。

花这名字吧……算了,她还是挺喜欢原名的,强烈表示不想改名,肿么破?

当然,此时此刻这个问题不重要,重要的是赶紧生堆火,救了人,暖和起来再说。

她拉回心神回应红:“姆妈,你帮我拿就是了,我之前在梦里梦到一些奇怪的事,现在想看看是不是真的?”

生火的理由,在意识到自己不是做梦,是真的处于这个世界,并明了了自己的处境后,李茉就想好了。

即便继承了原主记忆,可她毕竟不是原主,她总要为自己和原主的不同找借口。

小说看多了,总该知道,做梦这个万金油理由是不错的选择。

反正,她敢肯定,说真话,这里人绝对不敢信!

红对自家孙女的要求尽管有疑虑,但还是照做了,哪怕她这样的行为引起太多人的注意。

“红,你要干什么?那些木柴等换来火种后还要用的!”激动说话的人,年纪看起来和红差不多,记忆里大家都叫她月。

“我……我……”红不是懦弱的人,可这时候又不想别人因此而责问孙女,一时间竟不知道说什么好了。

而她们之间的互动已经引起了巫石的注意。

石的年纪应该在四五十岁上下,在现代,这是个中年人,还算年轻。

而在这里,她已经步入老年人的行列,满脸皱纹丛生,满嘴齿牙松动,还掉了几颗,说话漏风不可避免。

她是这个部落年纪最大的,也是最聪明最有权威的人。

脑子越动越好,比起四肢发达只管打猎的族长山,石确实聪明的多。

这会,石皱了皱眉头,脸上如同其他许多人一样,露出了不满。

火种没了就要用大量肉食换,他们的肉食一直都是紧缺的。

本这个天气他们是不会出去打猎的,但迫于无奈,今天族长还是带着一些强壮的人出去了。

不强壮的人跟着出去,回来病了也是麻烦。

部落里的吃食早不够了,何况他们还要尽快猎到换火种的肉食。

现在红在做什么?牛角的错事还不够吗!

火能驱寒保暖,能烤熟食物,还能驱赶野兽,对原始人太重要了。

石等人对红的行为如此敏感,对此,李茉并不感到奇怪。

不等巫石开口,看出形势不利的李茉便抢了先:“我要生火,所以才让祖妈拿木头。”

大病初愈的酸乏无力,导致她说话声音并不大,可众人对火这个词太敏感,还是听清了她说什么。

先前没理会她们的人,瞬间停止了动作,使得整个山洞都安静了下来。

石眉头依然皱着,脸上露出更加不满的神色:“花,你知道自己在说什么?生火?我们的火种世世代代都是跟雷部落换的,听说他们的火来自天上的雷。我从来没听过有自己生火一说。”

雷击产生自然火,后来被人获得。对此,李茉不是没有猜测。

记忆里这里的人总说火来自天上,这便说得通他们为何这样说了,但此时不是探究这个问题的时候。

“我能生火,以前不能是不能,但现在……”

她话没说完,就有人打断了她。

“巫,这孩子是不是病糊涂了!我们不能留她了,她之前那么发烫,也不知是不是我们的火种灭了,火神在降罪给她!发烫会传染的,我们应该赶快把她赶出山洞,就连红也不能留,谁知道她有没有被传染?”

“对,赶走她!”

“没错,这孩子总是和别人不一样,我们部落不能留这样的祸害。”

“……”

连火都不会生!

说他们落后吧,却还知道感冒会传染!

之前她和红之所以被迫挪移到山洞口,就是因为巫石担心感冒会传染的原因。

李茉都要被这人和附和她的人气笑了。

记忆里这人叫白石,其他人她虽叫不上名字,但她记住他们了!

“火种是牛角没守护好灭了的,和我有什么关系?火神要降罪也是降罪牛角!怎么会降罪给我?可现在,牛角怎么了?不好好的活着等着被杀吗?可见你们说的话一点逻辑都没有,说出来除了暴露你们的无知,还能干什么!”

“你是牛角的女儿,怎么会没关系?你看,天都下雨了!天神早不下雨,晚不下雨,偏偏在火种灭了后下,这不是在怪我们部落没保护好火种吗?”

白石才说完,有人顺着她的思路,忙附和:“火种没了,她就生病了,眼看就要死了,这肯定是天神在怪牛角和她!”

“白石说的没错,一定要把他们一家赶出去!”

愚昧的人,和她们多费口舌李茉都觉得累,可此时此刻担心被驱赶,她又不得不拿出力气对抗。

以为要被赶出部落,红显得六神无主。

她可能也认为这些人说的对,因此对他们的话没做什么反驳,只是一边搀扶着激动站起来的孙女,一边抹着脸上的鼻涕眼泪。


 李茉可不像红那样未开化,还有些愚昧,会被这些人唬住,她站起身来有理有据地反驳着。

“这些都只是凑巧罢了,我现在就可以立马生火。知道怎么生火,部落以后再不必去用肉食换火种了,这样不挺好?你们现在阻拦我,不让我生火,到底有什么居心!”

这个部落如此,其他部落未必就比他们好,毕竟都是未开化的原始人。

现在外面还下着大雨呢,可不是外出的好时候,何况被驱赶!

如今这个身体状况,还带着一个体弱的老人,到外面去,绝对是找死。

一整个冬天里,部落感冒的人也不少吧?怎么就她这感冒属于天神降罪了?

记忆里她们和白石这些人之间可没什么恩怨,他们却说得出驱逐她们的居心不良的话!

难道……算了,着急生火,她没时间和不怀好意的人多说,重要的还是要看这个部落的一把手,也就是巫石。

只要说通她,其他人的意见都可以当放屁!

显然,石也知道,这个时候最重要的是要干什么,无论如何,火才是对他们最重要的,吵架解决不了问题。

她严厉地瞪了白石一眼,制止了白石想要回击的话,其他人因为她的动作也不敢再说什么。

这时她已经被人搀扶站了起来,还往这边走了走,直到走到山洞中间的火堆处站定,严肃地看向李茉。

这一次,她不再确认自己疑似幻听的疑问,而是直截了当地说:“好,你说你能生火,那就生火好了!要是敢骗我,不等雨停,我现在就可以派人处死你!红和牛角我也不会让他们独活!”

没有火,直接将人杀死在部落洞口附近,早晚会引来野兽,只能将人带远了杀,可~外面下着雨……

为了杀人不顾下雨而出去,淋雨病了先不说,引来野兽怎么办?

可如今,为了得到火种,石最终没了顾忌。

“好,我没意见。”李茉重重点了点头,甚至莫名还有些想笑——什么时候生火都关系到人的生死了?

不过,想到这个落后的时代,想想这些未开化的原始人,火对他们来说又的确关系到生死,她很快又释然了。

说是一回事,做却是另外一回事。

李茉不是没有忐忑,可如今,只能进不能退的情势,倒激发了她的好胜心。

没有人阻止,她很快便通过红,挑选到两根让自己满意的干燥木头。

不是不能自己去拿,可她实在有心无力,病得半死不活的她试过了,真站不起来!

拿到木头,她又搜寻了自己身边,很快,就在石碗旁边看到了一块比较锋利的石刀。

那是红的武器,用来抵御采集时可能会遇到的野兽突袭。

接着,她打算用石刀将其中的细木头削尖……

“要做什么,你告诉我,我来就好。”看出李茉的笨拙吃力,红提议道。

李茉深呼出一口气,她确实有心无力,还是别逞强,让红来吧。

“这样也行吗?”石不知什么时候被人搀着,站到了她们身前,居高临下地问。

“行,只要知道原理,谁来都可以。”李茉确定道。

“原理?”石不解。

她对这个词不明白,其实刚才那些话,什么逻辑、无知这样的词,她也不太明白。

部落的人很多,她每天的事情也不少。

以前,她没太注意过这个孩子,但她知道,以前这个孩子肯定不是这个样子。

印象里,这个孩子总是沉默地跟着红,耷拉着脑袋。

可现在,她身上多了些东西,那些东西看不到摸不着,却能让她明显区别于他人。

那些东西是什么?

听到石的疑问,告诉了红前期的准备工作后,李茉抬头回答道:“原理就是……就是一个事情的本质……”

算了,还是换种方式,简单解释吧。

原始语言太匮乏,靠这些匮乏的语言,有时这里的人想要清楚表达自己的意思都做不到,更何况来自后世的她呢。

为此,想要清楚表达自己的话,说话时,她不可避免地夹杂了一些后世的词。

“这么说吧,您试一试,用双手用力擦!”连说带比划,李茉看向石。

石学着她的动作做了会。

李茉问:“什么感觉?是不是感觉到了热!”

石迟疑地点了点头。

“那就对了,这就是火能生起的原因,也就是原理的意思。相互摩擦可以产生热量从而产生火!只要有合适的工具,生火并不难的。工具就是指,现在红手里所拿着的这些东西。通过这些工具的相互摩擦作用,可以产生火。还有,木头能让生起的火保持燃烧。”

李茉所说的,若处于现代,是个小学生都能听明白。

可在这里,对前世之人来说非常简单的道理,他们却理解起来有点难。

这里的人当然不是傻子,他们只是未开化,见识少罢了。

在石消化李茉所说的话的同时,之前她对李茉露出的探究眼神,李茉也没忘了找借口解释。

正好,利用这个机会将自己的改变说清楚,以后也少了麻烦。

“病的时候,我做了个很长很长的梦,梦里有人告诉我,这样就可以生火了。他还教了我很多东西,但醒了后我都想不起来了。或许,等遇到了,就会想起来。就像现在生火的事情,只有遇到了,我才能想起来!”

李茉重点强调了最后的话。

一个人突然变了性格,肯定会被人怀疑。

她不想被这些愚昧的原始人当作妖怪烧死,故而所说所想不免带了心思。

想来,看在她还有点用的份上,石应该不会坐视这些人烧死她吧?

石身后站了好几个人,有白石,月,黄石,黑石,有人甚至没名字。

像这些没名字的人,部落里有很多,而有名字的人要么是自己取的,要么是继承了上一代的。

除了石他们,更多的人则停留在原地,只将视线关注在这里。

“胡说,那人怎么不教巫,不教族长和其他人,只教你这个外来的,你算什么人?”白石可没忘了刚才的讥讽,找机会就来找补了。

虽然,李茉讥讽她的话,她不太听得懂,但好赖话她还是能分辨的。

真是用心险恶啊!

之前是想赶她和红出部落,这会又挑拨巫和其他人对她产生恶感。

记忆里,石对待部落里人还算公平,不是小肚鸡肠的人,虽她确定这一点,却不能等着别人给她种刺而不理会。

巫石年纪大了,也不知什么时候会死,下一代巫的人选还没最终确定呢。

这里世代代代基本都是这样选取巫和族长的。

这样的竞争坏境下,白石这么一挑拨,谁知道其他人会不会起什么心思想要害她。

高崖有底,人心难测。

用最大的恶意来揣测旁人,李茉从没觉得有什么不合适的。


网友评论

发表评论

您的评论需要经过审核才能显示

为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