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彩小说尽在A1阅读网!手机版

热门小说 > 武侠仙侠 > 最强千金团宠大佬帅爆了

最强千金团宠大佬帅爆了

司辰作者 著

武侠仙侠连载

母亲离世后,安樱被送到乡下,成年之后,安家突然找她,想要把她接回去。她知道父亲不安好心,可她还是同意了,不为别的,就是想亲眼见识一下他们的手段。果然,回到安家之后,父亲和继母设下了一个圈套,逼着她替妹妹出嫁,嫁给一个凶残丑陋的男人。原本,安樱是要直接拒绝的,但当她得知男人名为墨向阳时,竟然鬼使神差的同意了。

主角:安樱,墨向阳   更新:2022-07-16 15:11:00

在线阅读
分享到:

扫描二维码手机上阅读

男女主角分别是安樱,墨向阳 的武侠仙侠小说《最强千金团宠大佬帅爆了》,由网络作家“司辰作者”所著,讲述一系列精彩纷呈的故事,本站纯净无弹窗,精彩内容欢迎阅读!小说详情介绍:母亲离世后,安樱被送到乡下,成年之后,安家突然找她,想要把她接回去。她知道父亲不安好心,可她还是同意了,不为别的,就是想亲眼见识一下他们的手段。果然,回到安家之后,父亲和继母设下了一个圈套,逼着她替妹妹出嫁,嫁给一个凶残丑陋的男人。原本,安樱是要直接拒绝的,但当她得知男人名为墨向阳时,竟然鬼使神差的同意了。

《最强千金团宠大佬帅爆了》精彩片段

 天空晴朗,白云漂浮在空中,阳光透过云层,洒向大地。

在这样的天空下边,是一条乡间小道,一辆黑色的保时捷缓慢地在那行驶着。

安樱看着道路两旁一闪而过的绿树,将车子里的空调温度又调低了一些。

忽然间,有人从道路旁边的树林里冲了出来,扑到了路中间。

眼看就要撞上了,安樱一个急刹车,还没等她骂出声,那人竟是使劲地敲着她的车窗。

“你有病啊?”安樱摇下车窗,怒骂。

那人看了安樱一眼,眼眸里闪过一丝寒意:“不想死的话,就要我上车。”

安樱冷笑,忽然间听见了什么动静,看着有一群人手里拿着铁锹,菜刀出现在了一旁的树林里,不由微微眯起了眼眸。

打开了车锁,安樱瞪向男人:“动作麻溜一些。”

在男人上了车子后,安樱使劲一踩油门,在那群人追上来前飞速离开。

一路上,安樱的车速不敢放慢,直到快上高速了,安樱才放慢了车速:“你可以滚下去了!”

没人回答。

安樱扭头,副驾驶座上的人已经昏睡过去,他胸前溢出了血迹。

“麻烦!”安樱拿出一个香囊,摆放在车上,冲淡了血腥味,另外拿出一包银针,对准穴位扎下,麻利地帮男人止了血,又拿出一条手帕,给男人做了简单的包扎。

车子行驶上高速后不久,男人慢悠悠地醒了过来,对自己身上的伤口被处理过没有感到意外,语气冰冷地命令道:“下一个服务区,我要下去。”

安缨脸色一冷:“这个态度,现在就给我滚下去!”

“……麻烦,下一个服务区。”咬了咬牙,男人半天挤出来一句话。

安缨冷哼一声:“以后求人做事,要说谢谢。要不是看你长得帅,早把你给赶下车了!”

男人静静地靠在座椅上,一句话也不说,像是聋了一般。

安缨翻了个白眼,汽车开的贼拉快,快进服务区的时候,安樱惊讶地发现竟是有一群黑衣保镖站立在那,将服务区围的严严实实。

安樱不由又瞄了一眼安静地坐在副驾驶座上的男人,这人,家世不一般啊。

在安樱停下车后,一人急匆匆地跑来,扶着男人下了车子:“少爷,是我们疏忽了。”

安樱这才打探了男人几眼,这人生的倒是俊俏,五官轮廓分明。男人的身上散发着一股贵气,皮肤白皙,因为失血的原因此刻愈发显得苍白。

“喂,这个给你。”安樱扔了一个小盒子过去,不待男人问,便说道,“补血良药,我自己做的,不用谢,后会无期。”

看着安樱驾车离开,墨向阳打开小盒子,放在鼻尖闻了闻,的确是补血的,只是这下丫头看着不大,对中医方面倒是精通。

墨向阳然间察觉到了什么,摸了摸胸前,脸色微微阴沉。

安樱有些嫌弃地看着副驾驶座上的血迹,到了京城后,让师兄去处理吧。

忽然间,安樱看到一个银光闪闪的东西,捡起来后发现,是一条银龙吊坠项链。

银子的饰品并不值钱,但是这个人受了她这么大的恩惠,也是需要赔偿的。

安樱掂量了一下手上的银龙,勾了勾唇角,将链子放进口袋里。

安樱并没有急着去安家,而是去找了医圣的大弟子,白展堂,也是她的师兄。

“小师妹,你怎么来了?”看见安樱,白展堂热情地招呼着,“我可是都听说了,你的高考成绩,701分,皖省的文科状元,绝对会被京师大学录取的。现在你父亲又把你接过来。双喜临门,恭喜啊。”

安樱摆了摆手:“那一家是什么样的人,你不知道?没有奶奶,我也没有今天。奶奶临终前,要我回来后和安家人好好相处。算了吧,人不犯我我不犯人。不说这个了。师兄,这个你可见过?”

“这是?”白展堂拿过银龙,惊呆了,“你从哪弄到的这个?”

安樱随口答道:“路上顺来的。怎么,很值钱?又不是金子。”

白展堂默默地把银龙还回去了。不值钱?这下摊上大麻烦了。

白展堂本是想要说什么,只是转而一想,既然这是安樱偷来的,那人定会寻上门,而小师妹定会斗不过那人。他也很想看看小师妹吃瘪的样子。

“师兄,你笑什么?”

“没什么,你开着这车子去安家太高调了,我送你过去。”

“好,车子暂时放你这。”

安宅位于别墅区,安樱看了一眼这三层楼的欧式别墅,脸上浮现出一丝冷笑,走进屋子。

大厅里装饰的富丽堂皇,黑色的大理石铺成的地板明亮如镜子,华丽的水晶吊灯垂挂在天花板上,红木的家具,真皮沙发,陈列在客厅。

“看傻了吧?”一道得意的声音传来,“听说你是在乡下长大的,是不是觉得这很耀眼?”

安樱扭头,见一身穿黑色吊带裙的女孩走了进来,她波浪般的长发披散在身后,身材高挑,瓜子脸衬托着整个人小巧玲珑。

在她进来之后,立刻有佣人上前,帮她脱掉了脚上的水晶凉鞋:“小姐,您回来了。”

这人想必便是安冉,她那同父异母的好妹妹。

“再怎么耀眼,也是站在别人的肩膀上得到的。”安樱淡淡道。

这句话戳在了安冉的心中的痛处,她最痛恨就是别人说她妈妈是小三上位。

安冉看着面前的女孩,她穿的朴素,一条白色的T恤加上一条黑色的运动裤,扎着一条马尾辫。

明明是一身寒酸的打扮,却是遮不住她身上的一股,王者的气息。

这分明是在无声的张扬着,她才是正牌的千金。

安冉脸上的表情有些扭曲,在听见外面传来开门的声音后,迅速摆出一副悲伤的样子:“姐姐,我和妈妈,不会抢走你的一切,为什么你对我敌意这么大呢?”

一对中年夫妇走了进来,听见安冉这话,目光纷纷地落在了安樱身上。

看见安樱这一身打扮,安正轩皱眉:“你就穿成这样过来的?所以你就嫉妒安冉?”

安樱无视:“我的房间在哪?”

这样被视而不见,安正轩气恼:“这是你和父亲说话的态度吗?”

“父亲?”安樱笑道,“爸爸,你抚养我,是出钱还是出力了?”

安正轩被问的哑口无言。

“爸爸啊,你若是觉得我丢脸,你怎么不帮我准备一套你觉得上得了台面的呢?”

正说着,有人送来了快递,说是要当面交给安家的大小姐,是一条高级定制的连衣裙。


 “给我的吗?”安冉兴奋地上前,拿了过去,看了一眼这裙子。

薰衣草色流沙裙,这个颜色是那样的低调又不失高贵,这样的颜色,正是适合清纯的她。

一件简单的抹胸包臀裙,搭配上一条拖地的束腰轻纱,颜色和款式的设计真的是美到极致。

会是谁送给她的呢?安冉兴奋地想着,一定是她的仰慕者,她可是男人眼中的清纯女神。

“你是安樱小姐吗?”来人问道。

安冉愣了下,下意识地看向站在一旁的安樱。

“原来是给我的。”安樱毫不客气地拿过安冉手中的裙子。

刹那间,安冉的脸色变得难看,脸上的神色有几分扭曲。

“这是墨少托我送来的,他说,安家过几日会举办宴会,他没时间过来,这是他送给未来少奶奶的礼物。”

安正轩脸上流露出几分尴尬之色,这正是他接安樱回来的缘由,只是还没有来得及说出,墨家的人便上门了。

在一旁的安冉听到这话,心情顿时大好,看着安樱的目光多了几分幸灾乐祸。

墨安两家的婚约是安樱的母亲林敏在世的时候定下的,若不是听闻墨家这个少爷相貌丑陋,性格凶残嗜血,这么好的机会她才不会让给安樱。

待来人走了后,安樱看向安正轩:“亲爱的爸爸,你是不是还有什么话没有和我说啊?”

对上安樱的目光,安正轩心头不由一颤。明明只是一个十八岁的黄毛丫头,她的眼神却是这般的犀利。

安樱叹气:“我说怎么会良心发现,让我回来的,敢情是帮我安排了亲事。亲爱的爸爸,我真是谢谢你。”

安正轩满脸的羞怒,看着安樱的目光多了几分冷意:“找你回来,是你的福分,让你做什么就做什么。”

一旁的安夫人挽住了安正轩的手臂,柔声说道:“孩子刚回来,你发什么脾气啊。安樱,你妹妹娇贵,有什么事你多担当一些。”

安樱打探着安夫人,摇了摇头:“我对妈妈没有什么印象,只是看过照片。阿姨,你比我妈妈差远了,皮肤黑,没气质,奢侈品穿在身上也像是地摊货。”

安夫人脸色难看。

安冉上前:“安樱,你——”

“叫姐姐。”安樱毫不客气地打断了安冉的话,“一点都不懂规矩。”

安冉的眼圈红了:“姐姐,你怎么可以这样。爸爸好心把你接回来,你要是惹他不高兴了,再被送回乡下怎么办啊?”

“那就送回去呗。”安樱嘲弄道,“你们求我办事,这就是你们的态度吗?”

安冉有些无助:“姐姐,你在说什么啊?”

安樱双臂叠在胸前,蔑视地看了一眼那三人:“我说什么,你们心知肚明。安正轩,不知道对方是怎么的一户人家,你这样舍不得就把这个家伙嫁过去。”

安正轩要发火,却是被安夫人轻轻碰了碰手臂,硬是压制住怒气:“对方是名门望族,你嫁过去,只会是高攀。”

安樱笑道:“这样的话,给你的宝贝女儿不是更好。”

安正轩阴沉着脸:“婚约是林敏在世的时候定下的,自然得是你。”

“这样啊。”安樱耸了耸肩,说道,“那你们可得要把我伺候好了。好像你对我没有尽过父亲的责任,我想我向法院申请,断绝父女关系,未尝不可以。”

“你敢!”安正轩忍不住怒吼。

“一家人,和和气气。”安夫人打着圆场,“安樱,那墨家,是京城的四大家族之一啊,要不是我们尊重你死去的母亲,还真的想把安冉嫁过去,可是,我们不能违约啊。”

安樱扯了扯唇,睁眼说瞎话的本事倒是一流。她可不信这家人会放弃这样一个高攀的机会。

安樱懒得再多费口舌,只是初来乍到,招呼还是要打的。

“原来妈妈留给我的宅子这么大啊,奶奶把产权证给我的时候,我还真的是不敢相信呢。”

安夫人脸上的笑容凝结住:“安樱,你说什么!”

安樱似乎没有听见一般,招呼着一个佣人过来拿行李,上了楼。

“刚刚那个丫头说什么?”安夫人看向安正轩,声音有些颤抖。

安正轩的脸色有些严肃:“先去准备晚饭。”

安樱来到餐厅的时候,看见桌前围坐着四个人,那年轻的男子,应该是安俊杰,那私生子哥哥。

桌子上摆放的水煮肉片,麻婆豆腐,青椒毛肚,辣子鸡丁,都是安冉点名要的。

安樱默不作声地去了厨房,再次来到餐厅的时候,她的手上端着一碗热气腾腾的螺蛳粉。

餐厅里那一家人其乐融融的气氛消失了,坐在餐桌前的人直直地盯着安樱手上的大腕。

安俊杰最先反应过来:“你就是那从乡下来的?既然到这儿了,还改不了乡下人的毛病。那是什么玩意,臭气哄哄的,赶紧倒掉。”

“不行啊,我就好这一口。”安樱大大咧咧地在餐桌前坐下,“我不喜欢吃辣,这一桌子都是辣的,我吃不下去。再说了,我在自己家里,想吃什么要你管。”

“姐姐,你不能这样和哥哥说话的。”安冉低声说道,“你要是生我的气,我和你道歉。”

“安冉,她欺负你了?”安俊杰愤怒了,“乡下来的,我妹妹在城里娇生惯养,胆小的很,你不准欺负她!”

安樱笑了:“在自己家还要受这窝囊气。爸爸,那我明天就让律师过来一下,公布一下妈妈的遗嘱,顺带看下这房子怎么处理。你觉得如何?”

安正轩“啪”的一下将手上的筷子拍在了桌子上,额头上青筋暴露,却是怒斥安俊杰:“和你妹妹道歉。”

安俊杰有些难以置信,道歉,凭什么?

“爸爸,你不能因为她来了,就偏心她。”安俊杰嘲弄道,“她要嫁到墨家,嫁出去的女儿泼出去的水,她和我们不会再有关系。”

“既然如此,那我更要带着我的嫁妆走了。”安樱笑道,“妈妈虽然早逝,可是却将这别墅作为陪嫁给了我。我的东西,我当然有资格带走。”


 “安樱,不要赌气。”安正轩说道,“以后想吃什么,直接和你阿姨说。”

“不用了,”安樱手指向安俊杰,“我可以学着适应。但是这个人,让我不高兴了。”

安正轩心领神会:“俊杰,和你妹妹道个歉。”

安俊杰握紧了手,眼眸里闪着一股无法遏制的怒火:“乡下来的,你说是你的,证据呢?就算是你的,你是爸爸的女儿,你的就是爸爸的。你敢让爸爸居无定所?”

“哥,你不要生气了。”安冉开口劝道,“生长坏境不同,见识自然是不同的,我们要体谅一些。再说了,马上就要为我举办宴会了,不要在这个节骨眼上生气。”

安俊杰脸上的神色忽然间变得得意起来:“还是我这个亲妹妹聪明,喂,你知不知道我妹妹被哪个学校录取了?京师大学啊,全国排名前十的重点大学,就是牛逼。”

安冉脸上挂着淡淡的笑意:“还是环境重要啊,我一直都是在贵族学校上学,接受的是最高级的教育,相处的人也是精英家庭的。再这样的环境下,成绩优秀也是正常的。”

“谁说不是呢。”安俊杰接过了话,“穷乡僻壤出刁民,乡下那地方,脏乱差,在乡下的孩子,有几个学习好的。安樱,你考了多少分?被什么学校录取了?”

安冉眼珠子转了转,做出一副好心的样子:“姐姐,其实分数不好也没关系的,京师大学啊,是有两个校区的。一种是如同我这样,靠自己的实力考进去的,还一个呢,是三加二模式的贵族校区。只要你让爸爸高兴了,爸爸一定会满足你这个愿望的。”

安樱手撑着脸颊,似笑非笑:“哦?那怎样才能让爸爸高兴?”

“姐姐,你把这房子的产权交给爸爸,爸爸一定会高兴的。”安冉笑盈盈地说道,“这好不容易来到京城,因为上学离开,多亏啊。”

安樱皱眉:“奇了怪了,我要是需要用钱还用你们出?这些不都是林家留下的吗?爸爸作为林家的女婿,拿着钱养你们外姓,这才是亏了!”

“你住口!”被戳到了痛处,安正轩大声斥责,“你奶奶是怎么教你的?让你这般的桀骜不训。你姓安,不是姓林。”

安樱讥讽道:“你好意思说奶奶吗?”

安正轩握紧了手,额头上青筋暴露,怒道:“是她自己不愿意享福,她老糊涂了,教出你这样一个小糊涂。”

“奶奶不过是看不惯你气死了外公和妈妈。”安樱淡淡道,“我的录取通知书下来了,不用你们费心。”

安冉捂住了嘴,一脸的惊讶:“姐姐,你这是要上职业技术学校吗?这么低的学历,会被墨家看不起的。姐姐,你就考虑一下我的建议。”

安俊杰冷笑。讥讽道:“妹妹,考得差就是考得差,何必在她身上花这个冤枉钱,我看,她还是老老实实嫁人,母凭子贵吧。”

安樱微微抬起眼眸,冷冷地看着安俊杰:“我和你们说过,我的分数吗?”

“你这样的人,能考上专科分数线就不错了。”安俊杰一看安樱就是一副坏孩子的长相,脾气也是这样的差,怎么可能品学兼优。

安樱拿出录取通知书,看了一眼,叹了一口气:“真是不好意思,让你们失望了,这是我的录取通知书,一直没机会拿出来而已。”

看着这淡紫色的信封,安冉的心里“咯噔”一下,再看到信封的外面印着京师大学四个字时,安冉的脸色更加难看。

安冉看向安樱,这样一个平平无奇的人,怎么可能会和她被一个学校录取了。

“姐姐,我不小心丢掉了录取通知书的信封,是不是被你捡走了。”安冉轻声说道,“姐姐,这种事是不能乱来了。”

安俊杰大笑:“乡下人爱捡垃圾,不奇怪。”

“京师大学,考古系。”安樱拿出了红色的录取通知书,缓缓说道,“你们要不要看下,这是不是我的?”


网友评论

发表评论

您的评论需要经过审核才能显示

为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