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彩小说尽在A1阅读网!手机版

热门小说 > 武侠仙侠 > 渣男离婚后偏执了

渣男离婚后偏执了

七月女巫作者 著

武侠仙侠连载

乔墨卑微的爱着贺厉云,爱到失去尊严,可她终究还是失败了,败给了他的冷血,也败给了白莲花的阴谋。一次次伤害,在她的心里留下一道道疤痕,当整颗心裂痕斑斑,再也无法安放对他的爱,这份感情便结束了。被伤的次数太多,乔墨已经麻木了,最后一次被放弃时,她接受了这样的命运,不再挣扎,不再做无用功,她觉得,就这样去世挺好的……

主角:乔墨,贺厉云   更新:2022-07-16 13:48:00

在线阅读
分享到:

扫描二维码手机上阅读

男女主角分别是乔墨,贺厉云 的武侠仙侠小说《渣男离婚后偏执了》,由网络作家“七月女巫作者”所著,讲述一系列精彩纷呈的故事,本站纯净无弹窗,精彩内容欢迎阅读!小说详情介绍:乔墨卑微的爱着贺厉云,爱到失去尊严,可她终究还是失败了,败给了他的冷血,也败给了白莲花的阴谋。一次次伤害,在她的心里留下一道道疤痕,当整颗心裂痕斑斑,再也无法安放对他的爱,这份感情便结束了。被伤的次数太多,乔墨已经麻木了,最后一次被放弃时,她接受了这样的命运,不再挣扎,不再做无用功,她觉得,就这样去世挺好的……

《渣男离婚后偏执了》精彩片段

 夜店内亢奋嘈杂。

乔墨避开拥挤的人群,径直走到最里面的走廊。

顺着手机短信上给的房间号,才准备敲门,那扇门就被撞开。

里面摇摇晃晃出来一个胖子,醉眼惺忪的伸手就不老实的去拽她,“呦呵,什么时候这边还来了新人了。”

“让开!贺厉云呢?”她顺势往后看去,那房间里仅剩的两个人也都是陌生的面庞。

一瞬间,心脏骤冷,像是一盆冷水陡然泼下,隐约所有的事情串联到了一起。

可下一秒,那胖子就哀嚎着摔倒在地上,而一只冰冷的手锢住她的下颌,带着隐忍的怒火。

“乔墨,我平时还真是小瞧你了,一个男人不够,现在又来这边找其他男人了?”

眼前的男人面色冷沉,弯腰把她逼到墙角,声音愈加奚嘲。

“贺厉云?”

乔墨几乎下意识的叫道,“可你怎么会在这边?”

眼前的男人眉头皱的更深,眼底愈加浓郁阴沉,她下巴几乎要被捏碎了的疼。

带着最后那点不死心,她仰头问道:“你是在这个房间吗?”

她收到的短信上,是贺厉云的助理发来的,说他喝醉了出了点状况,才让她快点赶过来。

可最后的希望被毫不留情的粉碎,贺厉云弯腰逼近她,脸上是不加遮掩的嘲弄。

“你不会是想说,以为我在这边才会来吧。”

“那这又是什么?也是错认为是我?”

不等她解释,贺厉云拿着的手机上赫然显示着一张照片——

一男一女纠缠在一起,那男人背对着看不出来,可那女人露出的半张脸就是她的。

怎么会?

“这不是我!”乔墨失声否认,可那只手却直接攥住她的脖颈,手掌收紧,几乎要掐死她的力度。

“不是你是谁?我还以为你会说这男人,你错认成我了。”

 从什么时候开始两个人变成这样子了。

当初贺家和乔家算的上是故交,可后来呢,后来一场车祸,夺走了贺家父母和哥哥嫂嫂的性命,存活下来的,只有被嫂嫂极力护着的孩子。

再后来,贺家被乔家瓜分,顺理成章的似乎看起来就是筹谋已久的阴谋。

他在恨自己。

“贺厉云,求你。”那种疼蔓延到了浑身,乔墨咬紧后槽牙再度开口。

眼前昏黑的几乎要看不到了,隐约的看到他弯腰俯视自己,明明那么近,可却又像是那么远。

“求?”

贺厉云忽然笑了,那笑里带着讥嘲,“当初我也是这么跪着求你父母的,可结果呢。”

结果乔家不仅不帮忙,甚至还大言不惭的说,他们这是帮他代管股份公司。

“乔墨,你说怎么死的不是你呢。”

说完,贺厉云转身离开。

他垂在两侧的手狠狠地攥紧了,压下心底的那些泛动的情绪,这女人怎么会脆弱呢,这女人惯会伪装。

他已经被骗过一次了,不会再有第二次了。

每一个字都像是狠狠地敲击在心脏上,让原本就疼的抽搐的心脏更是难忍,乔墨脸色苍白,蜷在角落里,眼泪啪嗒落下来,洇湿了手背,疼,太疼了。

她手里紧紧地攥着手机,用尽最后的力气拨通了救护车电话。

“我在廷荫路,我需要一辆救护车……”

……

无尽的黑暗中,似乎隐约听到一些动静——

“你知道吗,那里面的是贺总的妻子,我之前还见过他们两个呢,但是好像感情不太好。”

“不会是那个刚收并了乔氏的贺总吧。”

乔墨猛然惊醒,后背都被汗水浸透了,手紧紧地攥着床单,绷的有些泛白。

梦里的过往和现实中的声音交杂在一起,让她一时间都分不清楚哪是真哪是假。

“乔小姐,您醒了。”

门口的小护士推着小车进来,不着痕迹的看了她一眼,脸上是还未收起的怜悯。

“你们刚才说什么?贺厉云收并了哪里?”乔墨仰头看向护士,声音沙哑的几欲发不出声。

一场大病,让她原本就纤瘦的身体,看起来更是不堪一击,下巴尖尖的,显得眼睛尤为大,她固执的仰头,可那护士却下意识避开话题。

“乔小姐,可能您听错了。”

“这是您的检查报告。”

乔墨只是扫了一眼,准备合上的时候,霎时顿住。

最上边的检查是心脏病,这是她早就知道的,她原先就有心脏病,从娘胎带出来的,只是没怎么注意。

可最后……

她攥紧的手因为绷的太紧,微微在颤,怎么,怎么会……全心功能衰竭。


 “乔小姐?”

大概是她的表情过于苍白难看了,护士都有些担忧的叫道。

“医生呢?”

乔墨攥紧了手里的报告单,深呼了口气才把眼里的泪意逼回去。

她才二十多岁,二十多岁就随时可能面临猝死的问题,她应该怎么办啊。

“医生在会诊,您这个情况有点复杂,饮食方面要注意,辛辣刺激都不能吃,最主要的是情绪不要波动太大。”

护士的话,乔墨似乎恍惚没听到,只是有些怔怔的问:“那能活多久?”

许久又垂眸平静的说:“没事,我知道了。”

她手里的报告单都已经被蜷的不像样了。

她知道这个病,她妈妈当初就是因为这个病去世的,哪怕还有侥幸心理,也很清楚,这个病活不了多久。

门哐当被推开。

贺厉云带着隐忍的怒火进来,他的五官覆着一层寒意,深深压住火气,弯腰逼视她,低声道:“乔墨,你到底还想做什么?”

“把自己折腾到医院来还没玩够,还想对萱萱下手?”

两个人距离太近,近到彼此的呼吸都纠缠到一起。

一句‘萱萱’似乎把所有的事情都打回原形,萱萱……

乔墨的指甲掐进手心,心脏一阵阵抽搐的酸涩和疼,有些自嘲,她差点忘记了这号人物。

林萱萱是贺家管家的女儿,当初贺家破产,也只有她不离不弃的,甚至拿出自己多年的积蓄填补进去空洞。

对于贺厉云而言,那是他这辈子还不完的恩情,也是他心头永远的白月光。

而相反的是,因为这场商业斗争,贺厉云彻底的怨恨上了她。

乔墨仰头望着他,还是熟悉的样子,薄唇高鼻,眉头微皱却不掩本身的俊美。

只是眉心的戾气过于重,似乎还带着几分的厌恶,乔墨眼眶干涩,许久才压住情绪轻声说。

“贺厉云,我病了,可能活不了多久了。”

她摊开手,把那皱巴巴的检验单摆在他面前,脊骨都本能的绷紧了,心脏微酸涩,眼泪止不住的想掉下来。

可得到的却依旧是一声冷嗤。

手里的检验单被毫不犹豫的打开,直接掉在地上,贺厉云的脸上是明显的嫌恶,冷嗤道。

“又是心脏病,这个病你打算利用多久。”

“我还以为你这次住院会说自己流产了。”

字字都带着冰冷的锋锐,狠狠地扎在心脏上,乔墨下意识的按在心口处,刚才一阵骤然的绞痛,让她忍不住的微微弓腰。

“你怎么了?”贺厉云这才注意到她的异常,皱眉问道,心下划过几分说不清的情绪。

她的脸色太苍白了,像是纸张一样单薄的没一丁点的颜色。

乔墨的手抓住床单,一寸寸的攥紧了,许久才压住这情绪,仰头对着他笑了笑,“不过是做戏罢了,你是真的怕我死了?”

心脏的寸痛被她压制住,喉咙一股腥甜,只是觉得嘲弄,若是自己真死了,只怕他会敲锣打鼓的高兴。

果然,贺厉云脸色骤然变得难看,“乔墨,你可真有一套。”

“怎么胡闹是你自己的事情,但是别牵扯到萱萱,昨天她就因为你差点死了,她的身体可容不得折腾。”

字语行间都带着沉戾,他的皱眉他一闪而过的心疼却是为了另一个女人。

“她又怎么了?”乔墨像是被激起了逆骨,讥讽的说道:“这次又是被短信恐吓到了,还是说被我威胁了?”

次次都是这样的手段,可次次都是一样的奏效。

可眼前的人却异常平静的看着她,这样短暂的沉默让她心头不安。

“她出车祸了,刚抢救回来。”

乔墨才准备说话,可下颌却被攥住,那只手攥的很紧,下巴都听到轻微的咔吧声。

“你知道最嘲讽的是什么吗,肇事司机被抓住了,他说是你指使的,因为你想要那颗心脏。”

贺厉云眸底都带着奚嘲,“心脏还需要配型呢,你怎么就确定她的心脏可以,还是你只是想要她的命。”

“不愧是乔家的人,把不择手段都玩的深入骨髓,你让我觉得太恶心了。”

他眼底那浓浓的失望刺的心底疼,乔墨下意识开口:“我在你眼里就是这样的人?”

可眼前的人依旧冷声说:“是。”

“当年的你是,如今的你更是。”

字字剖开旧往的沉疴,乔墨扬起下巴,掐住手心,深呼了口气忽然笑了起来。

“我那么大费周章的干什么,你忘了吗,我们之间是法律认证的夫妻,如果我不同意离婚的话,她这辈子都只是个见不得人的小三。”

“就算是她生下来孩子,那也照旧是私生子。”

哪怕她的身体瘦弱单薄,可却依旧像是蕴着最后那丝不甘的力气,咬牙厉声说道。

字字诛心。

贺厉云的脸色可见的难看下来,阴浓如同风雨欲来,“是不是时间久了,你自己也忘记了,这合法的婚姻关系是怎么来的。”

他弯腰捡起地上的报告单,重新扔到她的身上,“这种就算了,等你真的死了再通知我,那时候我肯定会高兴的大摆宴席。”

说完,他转身离开。

那张轻飘飘的纸,如今却像是有千斤重,直接扔到她的怀里来。

门关上的一瞬,隐忍的泪水终于忍不住的出来。

乔墨蜷着身体抱着膝盖,心脏的疼痛牵连全身,让她疼的忍不住倒吸冷气。

这场婚姻,她的确是自欺欺人。

当初乔家吞并了贺家,接连三天大雨漫漫,贺厉云就跪在雨里不肯走,而她那时候却被锁在屋子里,只能干着急,但是偏偏做不了什么。

到最后贺厉云快要晕倒的时候,她才狠下心来,拿着刀子割破手腕,用性命逼着父母换来了这场婚姻,也换来了贺氏喘息的机会。

只怕那时候在贺厉云的眼里,这场婚礼只是他自己家破人亡,还要被迫迎娶仇家的女儿的凌辱吧。

心脏疼的更厉害了,乔墨大口大口的喘气,伸手触碰了一下手腕上狰狞的疤痕,眼泪啪嗒掉下来。

她疼的意识有些昏沉眩晕,甚至都没听到旁边手机铃声锲而不舍的在响。


 手机响了好一阵,乔墨才恍惚回过神来,接通电话。

电话那边传来熟悉声音的时候,一直隐忍的泪水才又开始汹涌的想要出来,她死死地掐着手心,才让情绪暂时平稳下来。

“爸,怎么了?”

声音多少的带着几分的沙哑,电话那边的声音有些小心翼翼,“墨墨,怎么了?”

眼睛鼻子都酸涩的厉害,乔墨深呼了口气,压着嗓音说道:“没事,就是最近没休息好有些不太舒服。”

她心口忽然有些下意识的紧缩,眉心也突突的跳动,“爸,您怎么突然打电话,是发生什么事情了吗?”

电话里的声音顿了顿说道:“没事,就是想问问你跟厉云这周回家吃饭吗。”

门口一阵叩门声,让她恰好错过电话里含着的那几分迟疑。

电话挂断,乔墨看向进来的人,“陈医生?”

“我的病情……”她下巴微微扬起,逼回酸涩的眼泪,手攥紧了被单,扬起几分笑容,“是不是我的报告是误诊。”

毕竟她还那么年轻,怎么会不剩多少时间了呢。

陈医生眉头微皱,有些不忍的打破她的幻想,“乔小姐,您的病情必须抓紧治疗了,若是再加重的话,只怕有心脏源也很难保证。”

医生的话很委婉,可字字却坠的她心脏疼。

她的手攥的更紧,手背都有些绷立泛白,唇角的笑容更加勉强,“那如果有合适的心脏,成功几率有多大呢?”

可眼前的医生也只是轻轻叹了口气,脸上一闪而过几分怜悯。

“不管是不是需要动手术,按照现在的情况,都不能情绪波动太大了,尤其像是昨晚。”

陈医生隐晦的提及,“昨晚的伤势……需要我开个检验证明吗?”

乔墨下意识的伸手去触摸了一下脖颈的伤痕,笑了笑,“没事,不用。”

脖颈上似乎还残余着昨晚贺厉云怒火之下掐着她的力度,依旧有些火辣辣的疼。

这还是头一次贺厉云因为自己而情绪失控,可这样的失控,于她而言,到底是庆幸还是可悲。

“陈医生。”乔墨忽然开口叫住门口的人,顿了顿说道:“昨晚住院的是不是有个叫林萱萱的?”

“她住在几号病房?”

她的手逐渐收紧,咬紧后槽牙再问,“那她有没有做过心脏配型?”

陈医生默立了会,却避而不谈,“我只知道刚才贺总在三楼。”

心脏骤然跌落,三楼,心脏配型后的报告都是在那边取的。

可林萱萱,去做心脏配型,意图是什么?

“那贺厉云现在呢?”她眼眶微红,显得下巴更加的尖瘦,绷紧的肩膀都看着脆弱的不堪一击,“他是不是查我当初做过的心脏配型?”

问完之后,她自嘲的笑了笑,分明是知道的事情,偏偏还要自虐的再问一遍才死心。

贺厉云恨惨了她,这样的怀疑也更是合情合理。

可偏偏心口密密麻麻的像是有无数只蚂蚁在啃噬,她低头的时候,眼泪啪嗒的掉下来,一滴紧跟着一滴,越擦越多。

她疼的脸色煞白,却咬紧下唇,一声都不吭。

陈医生在门口站了一会,才轻声叹息说道:“六楼。”然后推门离开。

这是多年交情下最大的让步,病人的隐私一向不容随意透露。

六楼是专属VIP房间,这家医院有贺氏的股份,他肯定不会眼睁睁的看着自己心尖宠受丁点委屈的,那像是她。

若是她死了,对贺厉云来说才是天大的喜事。

可如今,她也活不久了。

……

六楼的房间不多,找起来丝毫不费劲。

推开门的时候,屋内的人还略诧异的看过来。

屋内只有林萱萱一个人,她胳膊上绑着绷带,脸上也有,看着的确是车祸后伤势严重的样子。

唯独看不出来有奄奄一息的模样。

林萱萱讥讽的扬眉,“什么风把你刮来了?”

乔墨捏紧了手里的两份报告单,那是关于做心脏配型的检测报告,“这份心脏配型检测报告,是假的。”

“你根本就没做过这个检查。”

林萱萱眼里闪烁了几下,然后起身嘲弄的说道:“那又怎么样,你是打算去拆穿我?你觉得他是相信你还是相信我。”

“昨晚的短信也是我发的,贺厉云收到的照片也是我给的,那又怎么样呢?我既然做了就不怕被你查到,因为他啊……”

林萱萱故意凑近她,每个字都带着极尽的嘲讽,“他根本不会怀疑到我的头上,反倒是你。”

“不如关心关心这场车祸带来的后果吧。”林萱萱满是恶意的说道:“毕竟你们乔家要完蛋了。”

后边的几个字轰隆落下。

让她原本跳动的眉心,现在更是不安,乔墨厉声道:“你在胡说八道什么?”

林萱萱惊讶的抬眼,“你找到这边来,竟然不是为了这件事,你该不会不知道吧。”

“贺厉云刚刚低价收购了你们乔氏股份,乔氏宣布破产清缴债务。”

像是晴天一道雷轰隆劈下。

乔墨忽然想起刚才那通电话的欲言又止,心脏疼的就连手心被掐破了也感觉不出来,她喉咙像是被哽上了什么东西,咬紧牙关锐声道。

“不可能!”

贺厉云怎么会做出这样的事情!当初他们结婚之后,她爸爸拿出贺氏半数的股份作为嫁妆,重新还给贺厉云,他怎么可能会一夜之间把乔氏逼破产了?

“有什么不可能。”林萱萱步步逼近,恶意满满的说:“我因为‘被你’指使出了车祸,他帮我报仇这不是理所当然的吗。”

“别说是你们乔氏破产,就算是你爸爸承受不住跳楼,我都觉得是活该。”

‘啪’!清脆的声音响起。

乔墨抬手狠狠地一巴掌下去,力度太大,她的手都在跟着颤抖。

“闭嘴!”

这句话像是激起了林萱萱的恼火,她捂着脸,手指弯曲狠狠地按着伤口,一直到洇出血来,才恶毒的说;“我凭什么闭嘴,最该闭嘴的是你。”

“如果不是你霸占这个位置的话,我也不至于处心积虑,甚至拿着自己的生命来赌,要怪就怪你自己吧。”

说完,她忽然后退几步,抬手对准了自己的脸,猝不及防的狠狠一巴掌扇下去。


网友评论

发表评论

您的评论需要经过审核才能显示

为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