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彩小说尽在A1阅读网!手机版

热书库 > 武侠仙侠 > 破产后她嫁入了王府

破产后她嫁入了王府

陶陶小居作者 著

武侠仙侠连载

辛允烟没有想到,古人也有月光族,也有购物狂,同时还有交不起房租的烦恼,她穿越过来占用的这副身体的主人就是如此。辛允烟是一个现代人,目前是一家电商企业的高管,每天忙忙碌碌,还没有机会要好好的享受生活,下一刻就穿越至此。原主本来并没有这么穷,不光不穷,还是个千金小姐,奈何家道中落,才落得此般下场。面对被追债的窘况,她决定要赶快发财致富……

主角:辛允烟,段无堙   更新:2022-07-16 13:19:00

继续看书
分享到:

扫描二维码手机上阅读

男女主角分别是辛允烟,段无堙的武侠仙侠小说《破产后她嫁入了王府》,由网络作家“陶陶小居作者”所著,讲述一系列精彩纷呈的故事,本站纯净无弹窗,精彩内容欢迎阅读!小说详情介绍:辛允烟没有想到,古人也有月光族,也有购物狂,同时还有交不起房租的烦恼,她穿越过来占用的这副身体的主人就是如此。辛允烟是一个现代人,目前是一家电商企业的高管,每天忙忙碌碌,还没有机会要好好的享受生活,下一刻就穿越至此。原主本来并没有这么穷,不光不穷,还是个千金小姐,奈何家道中落,才落得此般下场。面对被追债的窘况,她决定要赶快发财致富……

《破产后她嫁入了王府》精彩片段

“辛允烟,你给老娘出来!”

“小贱人,我听村口的张大婶说你前些天又去置办罗裙了,怎地轮到交租就不见人了!”

外院大门被巴掌拍得震天响,裂了几道缝的木板颤颤巍巍地俨然一副要断裂的架势。

喊叫声荡悠悠地一阵阵往辛允烟耳膜中鼓捣,她只觉得脑壳被震得发晕,胸口被东西压着,闷闷地透不过气,她奋力撕开眼皮,模模糊糊中只瞧见眼前被虫蛀的横梁,落了灰尘的家具,堆在一间破败的屋子中。

辛允烟猛地坐起身!

“哗!”

“咣当!”

“嘭!”

她身上堆满的东西,乒乒乓乓地掉了一地,发出不小的动静。

低头一看,尽是绫罗绸缎,霓裳华衣,还有一些包装精美的胭脂水粉,洋洋洒洒地铺在灰扑扑的地上,瞧着跟整间屋子都格格不入。

“靠!”

辛允烟低骂了一声,垂首看着周围一片明显不属于二十一世纪的陈设,脸上精彩纷呈。

她一个刮刮乐五块都中不了的非酋,一朝过劳死直接穿越时空,真是闷声不吭干大事!

可怜她辛辛苦苦打拼三年才升上阿里爹爹的部门经理,还有她的年终奖,带薪假,五险一金……

呜呜呜!辛允烟留下了社畜的眼泪,弱小无助又倒霉。

“……把门撞开,我可不信那个小贱人会寻死!”

门外吵嚷的声音,霎时唤回了辛允烟飘散的理智,她揉了揉额角,原身的记忆潮水般地涌回脑海,随着辛允烟混沌的脑子慢慢清晰,她脸色越来越白。

原身出身江南富商辛家,乃是辛家五小姐,自小锦衣玉食,千娇万宠,原该是万人称羡,但辛家多年富庶,养的子女骄奢淫逸,在辛老爷子撒手人寰之后,沉疴已久、经营不善的辛家,遭人陷害,彻底一蹶不振。

原该省吃俭用,好好过日子,偏偏原身有一个极为隐秘的毛病——她有极为严重的购物依赖心理!

为了购物,变卖了最后一点微薄的田产,还气走了唯一愿意收留她的便宜相公,弄得房东上门,无人帮衬,被逼自杀的下场。

“砰!”

外面脆弱的门终于承受不住外面人的摧残,摇摇欲坠半天之后,重重砸在地上。

辛允烟迅速起身,抿着唇角看着直奔里屋来的两人人。

“躲在这装什么死!老娘告诉你,就算死了,这房租也非交不可!”打头的常家娘子,袖子捞到手臂,下身裙摆打了结,生得人高马大,满脸横肉,瞧着倒像是夜叉一般。

可不是被你们逼死了吗!辛允烟腹诽。

“娘,您瞧瞧这一地的绫罗绸缎,珠宝首饰,这丫头有钱着呢!”

常小娥如她母亲一般高壮,环视着撒了一地的衣服首饰,忍不住两眼放光。

“滚犊子!你一家人可要点脸,原本就是辛家庄子上的佃户,辛家家财散尽,把个庄子贱卖给你们,不说感恩戴德,也好歹有点良心,有事没事打秋风,坐地起价涨房租,现下瞧见我夫君不在家,还敢上门抢劫了,丧良心的狗东西!”

辛允烟杏眼圆瞪,指着这两人个泼皮便骂。

 


常家大娘被骂得没脸,两颊涨得通红,“涨价怎么了?这宅子现下乃是我们常家的产业,你既是住着,便要按照我们常家的规矩来,要么乖乖拿钱,不然立时赶你出去!”

辛允烟冷笑,“来时我那相公可是交了半年房租的,签字画押,如今三个月不到你们就上门毁约,敢把我赶出门,我就去官府报案,等着官老爷给我做主!”

常大娘没见过世面,做了恶事本就心虚,这会被辛允烟抬出官府威吓,当即便白了脸,下意识转头看自家姑娘拿主意。

“哼,报官?辛允烟你怕是疯了吧!你们辛家富裕时作威作福,官商勾结,鱼肉百姓,现上任的父母官不知道有多恨你,还敢报官,怕不是直接下了大狱也无人捞!”

常小娥冲着辛允烟冷笑,眼里满是讥讽。

“是吗?”辛允烟缓了缓力气,冷笑,“光脚的不怕穿鞋的,你尽试试我到底敢不敢搏一搏,兔子急了还咬人,惹急了我拼着坐牢,也把你们这起子刁奴抬去官府打板子!”

常家娘子脸色煞白,一双三角眼圆溜溜地转了半晌,撩着袖子,露出那一截碗粗的臂膀,“你这意思,是要同我们鱼死网破了?”

辛允烟眼珠子在眼前两人人之间乱转,以她的实力至多打一个常小娥,且原身从小娇养,跟常小娥这种庄子上长大的完全不是一个实力,更何况还有一个常大娘。

她余光一瞥,从里屋小门一到身侧窗户,那窗户窄小,几乎只能容一个孩童通过,心里有了主意。

“也不是没有商量余地……”辛允烟拖长了音,瞧着常家母女意味深长,“不如这样,闲钱我是没有,身上所有全在地上这堆绫罗绸缎里面,你们挑拣一些,拿回去抵账!”

她话音刚落,便瞧见常小娥眼前一亮,直直地盯着地上,几乎流出口水来,她拉了拉常大娘子的手臂,附耳过去,一边眼瞧着辛允烟,一边窸窸窣窣不知说些什么。

等到两人分开的时候,常大娘眼角眉梢已尽是得意。

“拿你些东西是应当的,这几日你吃我的住我的,合该孝敬我东西!”常大娘拿捏着腔调,又恶狠狠地威吓辛允烟,“抵账你可别想,房租一个子儿都不许少!”

她那点子得逞小意根本藏不住,“小娥,拿袋子,搬东西!”

常小娥早等着,袖子一招,抖开一个半人高的袋子,两人跟穿山甲一样开始往袋子里刨地一般的捞东西。

辛允烟揪住这空当,几步冲向身侧大开的窗户,一个纵身,便如燕子一般翻了过去,她落地一打滚,连口气都不喘,直接冲到里屋门前,拿着门闩,从外面把门拴住。

变化只在瞬息之间,等到常大娘母女直奔门口的时候,那门已然被关的纹丝不动。

“且在这待着,关到老娘高兴再放你们出来!”

她拍了拍手,得意地往门口走去,一扭头,正瞧见一个容貌昳丽,气质出尘的男子站在门口。

这这……这不是她落跑的便宜相公吗?

 


之所以说是便宜相公,乃是因着辛家日暮西山,妄图巴结秦淮太守时,匆匆招的女婿,赔上了百万嫁妆,妄图求太守庇护,谁晓得招来的女婿乃是顶不受宠的嫡次子,庇佑不了辛家不说,出事之后,自己先被太守逐出家门。

段无堙瞧着面前张牙舞爪的小女子,微微皱着眉,眼神越过她的头顶,往她身后被撞得砰砰作响,时不时传出谩骂声的里屋门口看去。

他顿了顿,正欲开口,就见辛允烟眉毛下撇,眼眶微红,嘴巴一张。

“相公公,有人欺负人家家!”

辛允烟三步并作两步,猛地撞进段无堙怀中,“常家一门,欺人太甚,趁你不在,她们上门讹诈,欺负你柔弱不能自理的妻室,相公公你可千万要给我作主啊!”

辛允烟雷声大雨点小地抱着段无堙哭诉,作为辛家覆灭之后,唯一一个不离不弃守在原身身边,还愿意赚钱养活这个败家娘们的……

绝世好老公有木有!

男人楷模有木有!

她这刚穿越过来人生地不熟,一穷二白,赶紧抱住大腿,还能混口饭吃!

段无堙浑身僵硬,拧着眉低头看那挤在他怀中耍无赖的少女,眼见她把眼尾硬挤出来的那点眼泪,糊了段无堙漆黑的长衫上。

他忍了又忍,支着食指与中指,抵着辛允烟额头,一点一点把她从怀里推开。

“相公公,我错了,我不该跟你吵架,不该乱买东西,我以后一定好好做人,努力赚钱!”辛允烟吸了吸红红的鼻头,睁着一双兔子眼,定定地瞧着段无堙。

段无堙看着衣裳上可疑的水渍,太阳穴突突地跳动,他眼眸犹如寒潭一般发冷,凉凉地盯着辛允烟,“你不是让我找个富婆做面首,赚不到钱别回来,这会……又打什么主意?”

辛允烟脸色一僵,欲哭无泪,原身这个皮实的熊娃子!

“那是过去的我,夫子都说了,昨日之日不可留,如今的我已改头换面……”辛允烟抱着段无堙不撒手。

“夫子跟你说,昨日之日不可留是这么用的?”

段无堙声音清冷,眼尾微微上挑,他垂首瞧着辛允烟眼珠子骨碌乱转,活泛地像是湖上的活鱼。

“砰砰砰!”

背后敲门的声音愈演愈烈,常家母女叫骂的声音愈发大声。

“……小贱人,等老娘出来就把你卖去窑子!让咱们十里八乡的男人,也尝尝辛家千金的味!”

辛允烟偷偷伸手在自己大腿掐了一把,立时浑身一抖,脸色惨白地盯着段无堙,“相公公,段哥哥,你若是不救我,那我只能,只能……”

她呜呜咽咽的红眼睛又要落泪,眼尾红红带着水,要掉不掉地蓄在眼眶瞧。

段无堙原是极不喜他这个除了败家一无是处的妻室,乃是因着一点当年与辛家的纠葛,才未曾抛下她,偏生她自视甚高,挑三拣四,又惯对他恶语相向,本是下定决心不管她,要不是因着……

 


网友评论

发表评论

您的评论需要经过审核才能显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