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彩小说尽在A1阅读网!手机版

热门小说 > 武侠仙侠 > 陆爷总是在吃醋

陆爷总是在吃醋

余九九作者 著

武侠仙侠连载

如果可以,苏遥宁愿赔上自己的一条性命。可事实却并不能如愿,陆青城想要的不是她的命,而是让她生不如死。当年的那场车祸,陆父陆母不幸身亡,而肇事司机正是苏父。可是那场事故疑点重重,不过那个男人却认准了是苏父的失误。在遭受了几年的苦苦折磨之后,事情真相大白,纵使他把刀子插进自己的身体赎罪,苏遥依旧无动于衷……

主角:陆青城,苏遥   更新:2022-07-16 11:51:00

在线阅读
分享到:

扫描二维码手机上阅读

男女主角分别是陆青城,苏遥 的武侠仙侠小说《陆爷总是在吃醋》,由网络作家“余九九作者”所著,讲述一系列精彩纷呈的故事,本站纯净无弹窗,精彩内容欢迎阅读!小说详情介绍:如果可以,苏遥宁愿赔上自己的一条性命。可事实却并不能如愿,陆青城想要的不是她的命,而是让她生不如死。当年的那场车祸,陆父陆母不幸身亡,而肇事司机正是苏父。可是那场事故疑点重重,不过那个男人却认准了是苏父的失误。在遭受了几年的苦苦折磨之后,事情真相大白,纵使他把刀子插进自己的身体赎罪,苏遥依旧无动于衷……

《陆爷总是在吃醋》精彩片段

第1章

午夜。

紫色的闪电划过天边,像是要将这黑夜撕成两截,巨大的雷声掩盖住了屋内痛苦的叫声。

昏黄的灯光下。

男人捏着女人的下颌,一双狭长的双眸微微的眯起,略带沙哑的低沉嗓音响起:“还记得今天是什么日子吗?”

苏遥被迫看着眼前的男人,一双哭过眼睛润湿异常。

明明是楚楚可怜的一副表情,可配上她这张浓郁艳丽的脸蛋却又变成了另外一种风情。

然而,男人的眼神却更加的阴鹜,“说话!”

苏遥动了动干涸的嘴唇,“知道。”

“那就出去给我跪着。”男人将手松开,下床就进了浴室。

苏遥动了动,身上像是被车子碾过一样,她无力的跌了回去。

可还是咬了咬牙,强撑着爬了起来。

地上的衣服已经被撕的粉碎再不能穿,她只好捡起他的衬衫裹在了身上。

然后扶着墙,虚弱的回到属于她的地下室,在贫瘠的衣柜里找了自己的衣服换上。

可是才一动,一股暖流突然涌了出来。

算了算日子,应该是那个提前了。

从卫生间里出来只觉得头昏脑胀,遍体生寒,到床上将自己蜷成一团,用被子将自己紧紧的裹住。

明明额头烫的厉害,可是小腹以下却是如坠冰窑,寒热交织在一起,难受得想吐,她觉得她就快要死了。

正睡的昏昏沉沉,突然‘嘭’的一声,厚实的门板被人生生的踹开了!

高大的男人走了进来,一把掀开她身上的被子。

“你把我的话当耳旁风是不是?”

苏遥下意识的攥住枕头的一角,虚弱地说道:“陆青城,我好像病了。”

她的脸色红的异样,呼吸粗重,明显是发烧了。

可陆青城却是视而不见,语气比刚刚还要凌厉,“起来!”

鸦羽般的睫毛动了动,她想动,可是身体却完全不听使唤。

陆青城自亲动手,攥着她的手腕,一把将她从床上拽了起来。

“只要你还有一口气在,你就得给我去跪着!”

苏遥无力争辩,更无力逃脱,只能任由他强行的把自己拖到了外面。

暴雨如注,她刚刚换好的干燥的衣服瞬间浇透。

“跪好!”

苏遥慢慢的爬了起来,一双手掌撑着地面,用尽了力气强撑着不让自己再倒下去,像是费尽了最后一丝力气抬头看着他。

“陆青城,我到底要怎么做你才满意?把命赔给你够不够?”

“人死不能复生,我要你的命有什么用?”冰冷的声音砸下来,比这雨水还冷。

“那你想怎么样?”

陆青城站在廊下,近190的身高遮住了他身后大半的灯光,倾盆的大雨模糊了她的视线,却偏将他那浸满寒霜的眉眼看得一清二楚。

“我要你日日忏悔,我要你用一辈子来赎你和你爸爸造下的孽!”

看着这双带着仇恨的眼睛,苏遥忍不住全身颤抖。

雨,一直下。

她跪趴在大雨中,渐渐的失去了意识

 

一夜的雷电暴雨扫光了多日来的闷气,空气清爽了许多。

不到五点,大宅里的佣人们已经无声无息的开始忙碌起来了,来来往往,似乎没有人看到门口晕着的不省人事的女人。

时间一分一秒的过去,太阳升高了一些,刚好洒在廊前。

地上的人终于有了一点反应,她动作不大,被雨水泡的起褶的手指在地面上抓了抓,似乎是想要撑着起来,但最后还是无力的趴了回去。

熟悉的脚步声逐渐靠近,最后在她身边停了下来。

苏遥抬不起头来,只能看得到那锃亮的鞋头,不用猜也知道它的主人是谁。

低沉阴冷的声音从头顶传来,却不是对她说的。

“找人看看,别让她死了。”

“好的,少爷。”

脚步声渐行渐远,苏遥趴在那里,一颗心如坠冰窑。

她在陆家十二年,距离那场车祸也有四年了,四年前她就该离开陆家的,他却将她留了下来。

世人皆知,陆青城以德抱怨,照顾老佣留下的可怜子女。

可除了陆家人之外,没有人知道她在这里受着怎样地狱般的折磨。

她曾经无数次想到过死,如果死了,就不用再承受这些了。

可是,她不能!

她还有被陆青城送到外国不知下落的弟弟,她还要查明四年前车祸的真相!

就算所有人都认为那场车祸是她爸爸被人收买之后故意造成的,但她却坚信,她爸爸是绝对不会做出那样的事情来的。

她要活着,她要好好的活着!

只要活着,才有希望!

这是他爸爸从前经常对她说过的话,那时候她经常住院,她爸爸就一直这样告诉她,只有活着,才有希望。

现在的她的病好了,可是那个会给她温暖臂弯的人却已经不在了。

“爸爸......”

这两个字像是一种信念,虚弱的身体被灌注了力量,强撑着慢慢坐了起来。

“醒了?”送走了少爷之后的佟管家又停在了她身边,语气中带着浓浓的厌弃,“看来是死不了了,既然死不了,那就别在杵着了,否则被外人看到,还以为陆家虐待你呢。”

苏遥垂着头,艰难的站了起来,晃着身子回了自己的房间,换了衣服后背着书包就出了门,走了半截又转进了厨房。

厨房里的东西不少,可很多东西都不是她能碰的,放在角落的置物架上有早上吃剩下的东西。

东西早就凉透了,她也不在意,拿了两个包子就要出门。

“这包子也是你能吃的?”一个中年女人横眉竖眼的走了过来,一把夺过她手里的包子,从冰箱里拿出了一个放了不知道多少天的馒头,一把砸进了她人怀里。

“吃这个!陆家还能给你一口饭吃你就应该感恩戴德了,还想吃好的?呵,也不看看你自己是什么身份!”

苏遥依然是面无表情,只是捏着馒头的手指指节已经泛了白。


“瞪什么瞪,再瞪就连馒头都不要吃了。”

苏遥突然冷笑一声,当着她的面就把那馒头扔进了垃圾桶里。

尽管现在胃已经出现痉挛现象,但她这点骨气还是有的。

从前三天不吃不喝她都挺过了,不过是少吃一顿饭而已,饿不死的。

陆家住在有名的半山区,她要走到几里的山路才能到达山下的公交车站。

以往都是这样走的,今天这样的身体状况却是吃力得很,发烧胃痛再加上某种不可言说的痛,让她每走一步都冷汗直冒。

可是她必须要坚持住,今天是她论文答辩的日子,她绝对不能错过。

一辆银灰色的跑车从她身边疾驰而过,可才过去又倒了回来。

车上的男人穿着五颜六色的衬衫,戴着夸张的墨镜,车子停下来后,男人用食指把眼镜往下勾了勾,露出一双轻佻的眸子来。

“我当是谁呢,这不是陆青城家的苏遥嘛,去哪儿啊?我送你。”

苏遥目不斜视的往前走,连个眼神都没给他。

男人看着她的窈窕的背影眼睛微微一眯,他就喜欢她这又冷又拽的劲儿,女人嘛,还是辣一点的有意思。

他踩着油站又跟了上去,贴着她的身边慢慢的走着,“上车吧,我免费送你,这么大的太阳,晒着可就不好了。”

苏遥终于转过头来,简单粗暴的给了他一个字:“滚!”

“滚?”男人歪着头冲她哼笑出声,“这个我不太会,要不你教教我怎么样?”

苏遥强忍着难受捡起路边的一块砖头朝着他的车头就砸了过去,那风档玻璃瞬间就碎成了蜘蛛网状。

男人顿时‘卧槽’一声,脸色巨变。

“苏遥,我给你脸了是不是?你以为你是个什么东西?不过就是陆青城养在身边的一个玩意罢了。”

然而,苏遥已经听不清他在说什么,眼前一黑,整个人就栽了下去。

也是赶巧,她倒下的地方正是坡度最大的地方,这样一倒,就顺着坡滚了下去。

男人话音刚落,就看到她整个人滚了下去,不由得又是一声‘卧槽’,却还是踩起了油门,开车追了过去。

 

医院。

陆青城坐在季杭的办公室里,问道:“什么情况?”

“陈昊送来的,我一看才知道是苏遥,欸,他们两个怎么在一块啊?”

“我问你,‘她’是怎么回事!”

“高烧,胃出血,右手骨折,后脑轻微撞击,问题应该不大,还有……撕裂伤,问题不少,但死不了人。”

每说一样,陆青城的脸色就难看一分,“死不了就好。”

“死不了就好?”季杭冷笑一声,用笔尖敲了敲桌面,道:“要是再这么下去,她离死也不远了,报告显示,她长期属于营养不良的状态,你都不给她饭吃的吗?”

陆青城起身往病房走,进了病房,护工正在给她擦身体。

陆青城走到床边,道:“你先出去。”

护工不敢有违,赶紧走人。

床上的人脸色白的吓人,本就浅色的唇瓣没了往日的水润,已经干的裂开了口子,若不是胸口若有若无的起伏,真的与死人无二了。

“爸爸……”

干裂的嘴唇微微蠕动,发出喃喃呓。

而这两个字却让陆青城瞬间拉回了神智,目光再度冰冷起来,“既然醒了,就别再装了。”

“爸爸……”

床上的人似乎听不到他的话,只是一直重复着这两个字,像是一个没有安全感的小孩子在寻找依靠。

“爸爸,带我走……”

陆青城的手指瞬间蜷起,手背青筋毕露,然而他没有出声,只是死死的盯着她的脸。

 

苏遥是生生被疼醒的,浑身上下像是被碾碎了一样。

眼睛还没有睁开,脑子就先一步的活了起来,从昨天晚上到今天早上,所有的画面都在她的脑子里走了一遍。

睁开眼,白茫茫的光让她暂时无法适应,又重新闭上。

床边的人气场强大到即便是没有看到他的身影,也能感觉到那熟悉且冰冷的压迫感,她心里打了个冷颤,适应了一会儿,再次睁开眼。

“几点了?”

“下午三点半。”

下午三点半……

她的论文答辩是在上午十点,呵,她拼了命的想要赶过去,终究还是错过了。

“我的手怎么了?”

“骨折。”

“能给我点水吗?我有点渴。”

陆青城端起桌上水杯递到了她的嘴边,她伸着脖子往前够了够,喝了两口,然后又躺了回去,“谢谢。”

“是陈昊送你来的医院。”

苏遥淡淡的应了一声,“哦。”

陆青城突然起身,双手撑在她头的两侧,一双深不见底的黑眸像是盯着猎物一样盯着她,声音比之前要轻了许多,“你就没有什么要说的了吗?”

即便是在病床上疼的死去活来,可苏遥还是被这张俊美绝伦的脸分了心。

“说什么?”

“说你们两个为什么会在一起。”

“路上遇到的。”

“就这么简单?”

苏遥微微蹙起了眉头,淡定的与他对视,“你到底想听什么?”

“你该不是想着攀上陈昊,让他来解救你吧?”

“你说我勾引他?”苏遥突然笑了出来,“他的确是想睡我,这就是你想听到的吗?”

陆青城的瞳孔猛地一缩,阴鸷一笑,“所以这是勾搭上了?”

“如果勾搭上了,你能放我走吗?”

“你说呢?”

才刚醒过来,头还是晕的,她忍着想吐的冲动,难受的闭上眼睛,“我有点难受,想睡一会儿。”

“怎么,不让你跟他走就难受了?”陆青城伸手捏住她的下颌,逼着她睁开眼睛,“看着我,说!是不是?”

他不碰还好,这样一动,胃里就是一阵翻涌。

一个没控制住,‘呕’的一声,直接就吐了出来。

陆青城的脸都黑了,松了手,转身就去了卫生间。

看着他气急败坏的身影,苏遥突然有些想笑,可笑着笑着,泪珠就从眼角掉了下来。


苏遥这一睡就睡到了晚上八点,陆青城已经走了。

倒是季杭过来了,帮她调了调吊瓶的速度,道:“帮你安排了明天的胃镜,今天不能吃东西,先打营养液吧。”

“谢谢,季医生,我什么时候可以出院?”

季杭笑了笑,“你从前可是叫我哥哥的。”

苏遥看着他,眼神清冷:“以前小,不懂事。”

她从十岁开始就住在了陆家,那时候她像个小尾巴一样,没羞没臊的喜欢跟在陆青城的后面。

陆青城的几个发小也都喜欢逗她,让她叫‘哥哥’,她就叫,乖巧得很。

后来长大了,也终于明白,人是以群分的,虽然后来渐渐的疏离了,但说起来也还是熟的。

“你现在毛病多得很,需要住院调理。”

“我的烧已经退的差不多了,明天胃镜结果如果没事,可以帮办理出院吗?”

季杭皱着,“这么着急出院做什么?”

“我没钱。”

季杭失笑:“费用青城已经交了,你安心住着就好。”

苏遥抿着嘴没再说话。

季杭看了看她,有心多说两句,想想又觉得她和陆青城之间的事不是外人能插得了手的,便憋了回去,只留一句‘好好休息’就出去了。

安心的住着?

她怎么能住得安心?

陆青城恨她入骨,而她,也不想欠他的!

这四年来,她虽然住在陆家,但所有的开销都是她自己赚来的。

她从小到大身体都不好,虽然四年前心脏移植手术成功了,可仍然要长期的服药。

除了这些药,其他的钱,她多一分都不敢乱花。

现在住在这里对她来说,压力实在是太大了。

导师说过,她的这次论文答辩如果顺利通过了,他可以帮她申请一个留校的机会。

她都想好了,如果得到这个机会,她平时再做一点兼职,每个月应该能多攒一些钱。

等将来弟弟回国,她也可以给弟弟好一点的生活。

可是这一切都被陆青城毁了。

第二天一早,一大袋子的营养液也终于打完了。

苏遥对护工道:“我想换回自己的衣服,可以帮帮我吗?”

护工道:“一会儿要去做胃镜,直接穿病号服更好一些。”

“我不习惯。”

护工没做他想,帮她把衣服换了过来,此时烧已经退了,头也没有那么晕了,只是骨折的手臂依然疼的厉害。

还好不影响行动,趁着护工出去的空档,她拿着包就出了病房。

手机已经没电了,她找人问了时间后才缓缓的松了口气,坐着地铁去了一个高级小区。

按了门铃,开门的是一个十四五岁的小男孩,“苏老师,你来了?咦,你的手怎么了?”

“摔了一跤,没事。”

苏遥跟着小男孩进了卧室去学习。

她已经给小男孩做了有半年的家教了,成绩从原来的吊车尾提升到了年级中等,今年中考如果正常发挥,考上一所普通的高中也是没有问题的,家长对她十分满意。

因为之前打了一夜的营养液,以至于她坐下没多一会儿就想去卫生间。

结果她才进去,门还没来得及锁,就有一个身影跟着挤了进来。

苏遥吓了一跳,看到进来的人,脸色一下就变了。

“李先生,你想干什么?”

李先生身材不高,戴着一副金边眼镜,平时看起来斯斯文文,如今却是怎么都遮不住那色眯眯的猥琐样子,“我从第一次见到苏老师,就深深的为苏老师沉迷了,苏老师,你跟了我吧,只要跟了我,你要什么我就给你什么。”

苏遥慢慢的很后退,一直退到了洗脸池边上,心里又慌又怕,面上却极力的保持着镇定,“李先生可能误会了,我不是你想的那样的人。”

“不是?”李先生冷呵一声,“现在只有我们两个人,你就别装清纯了,看看你的脖子,应该没少卖吧?”

脖子......

昨晚!

苏遥身上寒气乍现,“请你出去!”

“出去?这可是我家,你让我出去?”李先生一步一步的往前逼近,“你不如乖乖从了我,今天这一次,我给你一万块,怎么样?”

“李先生,请你自重,你儿子可还在外面呢,你应该不想让他看到你这副样子吧?”

“放心,我们动作快点,他不会发现的。”话音刚落,他就直接扑了过去。

苏遥一只手臂受了伤,动作并不是很方便,她只能硬躲。

只是这卫生间就这么大点的地方,她怎么躲得掉?

一个不注意,领口就被对方生生的撕开了,撕开的领口下尽是斑驳的痕迹。

李先生眼睛眯了眯,直接扇了一巴掌过去,“贱人,还跟我装,你他妈就是一个贱货!”

这一巴掌力道不浅,打的苏浅眼前发黑,脑袋又撞上了后面的镜子。

那镜子应声碎裂,恍然之间她摸到了一块碎片。

苏遥二话不说就朝眼前的人挥了过去,紧接着就听到了一声尖叫,压在她身上的力道骤然消失。

她再顾不得别的,打开门就跑了出去。

跌跌撞撞间终于逃到了楼下,她看着满是鲜血的手,傻了。

她,她杀人了吗?

她不知道,也不确定,刚刚那一下子她不知道究竟划到了哪里,如果划到了大动脉......

她想逃,可是整个身子都是抖的。

终于有路人看到了她,似乎也被她这个样子吓到了,站在那里不敢靠过来。

“报警......报警......”苏遥喃喃了两声,突然大喝一声:“快报警!”

那人吓的一哆嗦,却还是拿出手机打了电话。

苏遥稳了稳心神,颤着双腿朝那人走过去,“帮我再打个120,谢谢。”

“你,你没事吧?”那人往后退了两步,不敢靠她太近,却也还是关心了一句。

苏遥摇了摇头,“没事。”

这话才说完,李先生就从楼里冲了出来,捂着半张脸,红色的鲜血从指缝间不断的淌下来,看起来吓人得很。

出来后他便指着苏遥大骂,“你这人贱人,敢对我动手,我要报警!”

苏遥赶紧躲到路人的身侧,听到远处传来的警笛声,暗暗松了口气。

“我已经报警了。”


网友评论

发表评论

您的评论需要经过审核才能显示

为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