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彩小说尽在A1阅读网!手机版

热门小说 > 武侠仙侠 > 法师说我命中带煞

法师说我命中带煞

银玲珑作者 著

武侠仙侠连载

叶紫儿生来与常人不同,她是个半阴之人。这样的体质容易招惹阴邪之物,也正因此招惹上了一只狐狸。那时她有一个即将步入婚姻殿堂的男友,二人原本美好的洞房之夜却被一只狐狸给搅乱,也正因此婚事告吹,后来她便被那只狐狸缠上。狐狸名为白路鸣,化身人形后终日陪在她的身边……

主角:叶紫儿,林琛,白路鸣   更新:2022-07-16 10:07:00

继续看书
分享到:

扫描二维码手机上阅读

男女主角分别是叶紫儿,林琛,白路鸣 的武侠仙侠小说《法师说我命中带煞》,由网络作家“银玲珑作者”所著,讲述一系列精彩纷呈的故事,本站纯净无弹窗,精彩内容欢迎阅读!小说详情介绍:叶紫儿生来与常人不同,她是个半阴之人。这样的体质容易招惹阴邪之物,也正因此招惹上了一只狐狸。那时她有一个即将步入婚姻殿堂的男友,二人原本美好的洞房之夜却被一只狐狸给搅乱,也正因此婚事告吹,后来她便被那只狐狸缠上。狐狸名为白路鸣,化身人形后终日陪在她的身边……

《法师说我命中带煞》精彩片段

沈复微微皱了一下眉,不过并没有多说什么,他转身伸手揽过陈瑶的肩膀,让她靠在自己怀里,隔绝了那两人窥探的视线。

陈瑶整个人像是被烫了一下,她猛的抬头去看他,背脊僵直的不像话。

“藏好。”沈复对她做了个口型,然后把她的脑袋按进自己的胸口。

“唔。”陈瑶整张脸一下子埋了进去,双手下意识的抵住了他的胸膛。

手心下是他强而有力的心跳,脸贴着的是他滚烫的胸膛,肩膀被他结实的臂膀圈住,陈瑶一阵头晕目眩。

沈复低头凝视着她黑乎乎的头顶,目光微闪。

叮的一声,电梯到了,也打断了他的思路。

沈复揽着陈瑶,把她带出了电梯。

电梯重新合上,那几个人识趣的没有跟上来。

陈瑶浑身僵硬的像一块木头,不知道在紧张什么,沈复垂眸看了她一眼,眼眸微沉:“到了。”

说着,他放开了她。

“哦哦……”陈瑶有些不敢抬头,盯着他的脚尖结结巴巴的说了句,“谢……谢谢……”

沈复却冷笑了一声:“不要误会,我可不是在帮你。”

“什么意思?”陈瑶不解的抬起头。

“如果我没记错的话,你现在的声誉似乎不太好?要是被人拍到我和你在一起,我怕影响我公司的市值。”沈复面无表情的说到。

陈瑶:“……”

哇塞,之前嫌弃她脏,现在嫌弃她衰,真是棒!

“走吧。”沈复率先转身朝前走去。

陈瑶对着他的背影一阵张牙舞爪,七年不见,这个人怎么变得这么毒舌了,不过也没差多少,七年前他是口蜜腹剑,现在是口贱腹剑!

“到了。”沈复忽然停住了脚步。

陈瑶抬头一看,差点当场去世。

2026……

为……为什么!!!

为什么偏偏是这间房?

七年前,她就是在这家酒店的这间房里把沈复给……

救命!

要不是现在外面下着瓢泼大雨,她肯定头也不回转头就冲出去!

苍天呐!

谁来救救她?

看着她变幻莫测的神色,沈复冷笑了一声,问到:“怎么了?惊呆了?”

的确是……惊呆了……

“你……确定……是这间?”陈瑶已经惊的连话都不会说了。

沈复没有回答她,直接用房卡打开了房门。

陈瑶:“……”

好吧,最后一丝希望也破灭了,她现在整个人处于一种风中凌乱的状态。

“怎么?怕了?还是心虚了?”沈复回头看她,眼神略带不屑,“放心,我对你没兴趣。”

陈瑶一听立刻说到:“该怕的人是你吧?我什么场面没见过?”

输人不输阵,先把牛皮吹起来再说。

“呵。”沈复又是那种不屑的冷笑,然后不管她,自己率先进了房。

事到如今,陈瑶只能认命,她深吸一口气之后跟着进了房间。

沈复刚把外套脱下,一边解着衬衫扣子一边问她:“你先还是我先?”

陈瑶被他的操作闪了一下,一脸懵的问到:“什么?”

“洗澡。”说着,沈复已经解开了第三颗扣子,健硕的胸膛隐约可见。


走廊并不宽敞,狭路相逢,他微微一愣,正了正衣襟开口道,“沈小姐,我过来给欣然看病。”

陈隽毓是傅慎言的生死之交,有人说,一个男人有没有把你放在心上,你只要看看他身边的兄弟对你的态度就知道了。

不用看态度,就听听称呼就知道了,我沈姝似乎永远都只有一个称呼——沈小姐。

多么礼貌又生疏的称呼啊!

人不能抠太多细节,否则会心生郁结,扯了抹笑,给他让了条道,我开口道,“嗯,进去吧!”

有时候我是真的特别羡慕陆欣然,她只要掉几滴泪,就可以拥有我花半生努力都得不到的温暖。

回了卧室,我找了一身傅慎言没有穿过的衣服,抱着出了卧室,下了客厅。

程隽毓给陆欣然看病很快,量了体温,开了退烧的药,便准备离开。

下楼见我站在客厅了,他疏离一笑,“时间不早了,沈小姐还不睡吗?”

“嗯,一会睡!”我将手中的衣服递给他道,“你衣服湿了,外面还下着雨,换身干净的再走吧,以免着凉。”

大概是意外我会给他送衣服,他愣了愣,俊朗的脸上扯出几分笑道,“不用,我身强力壮,不影响!”

我将衣服放在他手中,开口道,“这衣服傅慎言没有穿过,吊牌还在,你们身形差不多,你将就着穿!”

说完,我便上楼,回了卧室。

我没有那么好心,当年外婆住院的时候,是程隽毓做的主刀医师,他一个国际名医,若不是傅家,他不可能会同意给我外婆做手术,那衣服算是报恩。

翌日。

一夜暴雨后的清晨,阳光里透着泥土的芬芳,我习惯了早起,洗漱完下楼的时候,傅慎言和陆欣然都在厨房里。

傅慎言身上围着黑色围裙,修长的身躯立在灶台边煎鸡蛋,身上凌厉冷酷的气息散去,透着几分烟火的气息。

陆欣然一双亮晶晶的黑眸一直在他身上打转,似乎是高烧刚退,精致小巧的脸蛋上还透着嫣红,可爱又令人着迷。

“慎言哥,煎鸡蛋我想吃焦一点的。”说话间,陆欣然朝着傅慎言口中塞了一颗草莓,继续道,“但也不能太焦,不然带苦味。”

傅慎言嚼着草莓,一双黑眸看了她一眼,虽无半点言语,但只是一眼就含有最够的宠溺。

俊男美女,郎才女貌,他们真的很配!

这样的场景,温馨又烂漫的互动,挺甜蜜的。

“他们很般配,不是吗?”身后传来声音,我一愣,回头见是陈隽毓,我倒是忘记了,昨夜雨大,陆欣然又发高烧,傅慎言自然不会让他回去。

“早!”我开口,扯了抹笑,目光落在他身上的衣服上,这衣服是我昨夜递给他的。

注意到我的目光,他挑眉一笑,“这衣服挺合适的,谢谢你。”

我摇头,“不用!”这衣服是我给傅慎言买的,但他从来不屑于碰。

兴许是听到动静,陆欣然朝着我们叫道,“沈姐姐,隽毓哥,你们起来了,慎言哥哥煎了鸡蛋,过来一起吃吧!”

这语气,俨然一副当家主母的做派。

我浅笑,“不用了,我昨天买了些面包牛奶放冰箱里,你身体刚好,多喝点。”这里毕竟是我住了两年的地方,房产证上有着我和傅慎言两个人名字。

我纵然再软弱,也不愿意,让别人鸠占鹊巢。


虽有五分相似,给人的感觉,却是一个高定,一个高仿。

看了一眼,陆鹿移开目光,朝对方伸出手,声音清冷:“二少要我亲自来,才肯签合同,现在我人到了。”

沈煜琛眼底生出几分惊艳,他什么样的女人没见过,但这样集妖媚与清纯于一身的女人,他还是第一次见。

他伸出手,重重握了上去,称赞道:“久仰大名,没想到温总除了有能力之外,还那么漂亮。”

陆鹿没有说话,她这个身份对外都是用的母亲的姓氏,温姓。

她感觉到对方在自己手心画圈,心底生出几分不悦,用劲握住对方大掌,在男人惊讶的目光中抽出手,端坐在沙发另一头,淡淡地说道:“我到了,拿出了自己的诚意,二少是否也该拿出自己的诚意?”

沈煜琛笑容淡了两分,把事先准备好的文件往前一推,他带着几分骄傲道:“沈氏大部分的生意都是我在打理,温总可以好好看看,相信你会满意的。”

陆鹿未置可否,拿起文件细细看起来,越看,眉头皱的越紧,等把文件看完一遍,她直视着对方,眉眼染上不耐:“我们的利益点让的很低,是因为我想参与仿生项目的核心技术,二少要是做不到,那就找能做到的人来跟我谈。”

“最多一年,等我掌了大权,一定答应你的要求,我们可以事先签订合约,我觉得不是大问题。”

陆鹿耐心彻底告罄,世事无常,他居然那么天真。

她起身,声音清冷:“等二少能做到的时候,再来找我吧。不好意思,我还有事,先失陪了。”

说罢,就要往外走。

沈煜琛眼底生出怒气,她最近是很出名,但终究不过是个女人,而且现在还是在自己的地盘,看着对方姣好的身段,他的怒气消了大半。

他拉住对方的胳膊,调笑道:“温总何必急着走,时间还早,合作有什么问题,我们可以慢慢聊,不是吗?”

陆鹿盯着攥住自己胳膊的大掌,眼睛微眯,嗤笑出声:“二少是想强留下我?这可不是绅士的行为,说出去,怕是会让人笑话。”

“只是想跟美女多点时间聊天而已,别怕被人听见,门外都是我的人。”沈煜琛眼底闪烁着兴奋与得意,盯着女人白皙匀称的细腿,他咽了咽口水,情不自禁把手放了上去,笑道:“温总都是怎么保养的,肌肤吹弹可破,让人一看就心生怜爱啊。”

“二少真想知道?”

陆鹿一双狐狸眼中生出几分戾气,在男人想要进一步时,右手摸出银针,精准的扎向对方脑户穴,看着男人软绵绵在沙发上,她冷哼,一脚重重踩在对方致命处,语气厌恶不屑:“要不是有沈家护着你,老娘一定废了你!”

说完,她收回脚,拿起桌上的文件走了出去,朝门外的保镖道:“二少睡着了,你们别进去打扰。”

保镖等人犹豫的点了点头。

陆鹿昂首挺胸往前走,路过垃圾桶时,顺手把合同塞了进去。

在沈煜琛这边不行,她总能找到其他的办法,接触到仿生核心项目。

她深呼口气,正要下楼,却眼尖的看见沈时琛的身影。

男人坐在轮椅上,依旧威仪不减,似乎是错觉,她总感觉对方的视线盯着自己。

心砰砰直跳,她迅速转身,快步往楼下跑去。

与此同时,沈时琛打断助理的汇报,吩咐道:“让人围住酒吧的各个出口,要是再放跑了人,就都滚回基地训练一个月。”

想到基地训练的残酷,阿平下意识一颤,想到接下来的行程,他尽责提醒道:“老板,温先生还在包厢里等您。”

“照我说的去做。”

沈时琛唇角上扬,舌尖抵了抵下颌,小猫主动送上门了,这一次,他可不会再让人跑掉!


网友评论

发表评论

您的评论需要经过审核才能显示

为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