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彩小说尽在A1阅读网!手机版

热门小说 > 武侠仙侠 > 绝世萌宝妈咪马甲太飒了

绝世萌宝妈咪马甲太飒了

青青子衿作者 著

武侠仙侠连载

五年前,顾宁惜不仅是薄家的小女佣,还是薄家仇人的女儿,薄家收留她,就是为了磋磨她,报复她的父母。误打误撞,爬了薄家少爷薄枭霆的床,她被驱逐出薄家,甚至命悬一线。五年后,顾宁惜穿上一身小马甲,身披多重强大身份,华丽归来。届时,她是所有人都高攀不起的存在,她身边的优秀男人更是如同过江之鲫,高高在上,薄情冷漠的薄少终于要开始追妻了……

主角:顾宁惜,薄枭霆   更新:2022-07-16 09:45:00

在线阅读
分享到:

扫描二维码手机上阅读

男女主角分别是顾宁惜,薄枭霆 的武侠仙侠小说《绝世萌宝妈咪马甲太飒了》,由网络作家“青青子衿作者”所著,讲述一系列精彩纷呈的故事,本站纯净无弹窗,精彩内容欢迎阅读!小说详情介绍:五年前,顾宁惜不仅是薄家的小女佣,还是薄家仇人的女儿,薄家收留她,就是为了磋磨她,报复她的父母。误打误撞,爬了薄家少爷薄枭霆的床,她被驱逐出薄家,甚至命悬一线。五年后,顾宁惜穿上一身小马甲,身披多重强大身份,华丽归来。届时,她是所有人都高攀不起的存在,她身边的优秀男人更是如同过江之鲫,高高在上,薄情冷漠的薄少终于要开始追妻了……

《绝世萌宝妈咪马甲太飒了》精彩片段

夜晚,大雨倾盆,黑压压的乌云,笼罩整座城市。

薄家门口。

顾宁惜狼狈站在雨幕中,看着面前的男人。

男人身形修长挺拔,立于廊下,漆黑深邃的眸,沉如夜空。

他看着一身狼狈的顾宁惜,眸光微闪,里面包含了太多说不清的情绪。

片刻后,他从口袋中掏出银行卡和一张机票,丢给她,语气冰冷得不含一丝温度,“离开薄家,永远不要再回来!”

说完,转身进了屋。

顾宁惜看着他的背影,浑身哆嗦得厉害。

薄枭霆恨自己,她一直知道!

雨水狠狠拍打着她,心口像被什么凿空了一样,冷意一阵阵窜上来。

不知过了多久,她麻木地拿着仅有的那点东西,转身狼狈的离去。

二楼卧房的窗帘,被人拉开一条缝隙。

薄枭霆看着那道单薄的背影,在朦胧不清的雨幕中逐渐远去。垂在身侧的双拳紧紧握住,最后,一拳砸在玻璃上……

苏轻染端着一杯热水,站在卧房门口,想要进来。

不料却看到这样一幕。

她眼中,划过一丝怨毒的寒意!

最让人嫉恨的是,薄枭霆还给她拿钱,送她出国?

这会儿还在书房内,偷偷遥望目送?

顾宁惜,一个低贱如蝼蚁的贱人,何德何能?

一抹狠戾,从苏轻染眼中浮现……

半小时后,漆黑空旷的马路上,顾宁惜拖着行李,浑浑噩噩地往前走。

一辆机车,突兀地从远处呼啸而来,抢走了她的仅剩不多的行李。

她人被拖着摔在地面,狠狠滚了几圈。

剧痛袭来,她眼前一黑,彻底被黑暗笼罩,完全没了意识!

……

五年后,D国。

GN科技大楼总部,总经理办公室。

顶级非洲红木办公桌前,一道俏丽身影,正专注扫视着手中的文件。

她眉眼精致,一目十行过去,效率非常高。

旁边有淡淡的檀香袅娜飘散,手边还放着杯咖啡。

一袭巴黎时装周才出现的限量款高定小西装,将她身材包裹的婀娜玲珑,高绾的长发,显得有些干练清爽,化了妆的容颜,充满了惊艳。

属于气质高贵冷艳类型。

只可远观,不可亵玩!

这时,敲门声突然响起。

助手林修火急火燎,从外面进来,语气焦急,“不好了,惜姐,小少爷又离家出走了!”

顾宁惜拧着眉看他,语气有些不悦,“慌什么?他不是第一次离家出走,到点儿了自会回来!”

“不是……”

林修急得跺脚,“这次不一样,他出国了,还拐走了陈叔!”

“你说什么?”

顾宁惜面色一冷,放下手中文件,“人去了哪儿?”

“去了夏国,北城。”

林修迅速回答,顺便递过手机给顾宁惜看。

上面,两道红点,正是年年所处的坐标位置!

“这个顾经年,是要上天不成?”

顾宁惜脸色有些不好看,立刻掏出手机给年年打电话。

手机很快传来提示音,“抱歉,您所拨打的电话已关机……”

顾宁惜,“……”

她眼神沉下去,神色有些阴晴不定。

为什么偏偏去了北城?

那小子想干什么?


她思绪纷乱片刻,冷然开口,“去订机票,立刻去把人带回来。”

“是。”

林修领命而去。

此时,夏国,北城。

巍峨大气的薄氏集团对面,一家咖啡厅内。

年年小朋友正坐靠窗的位置,悠哉晃荡着两条小腿。

他的面前,摆放着一台电脑,屏幕上,掠过一堆让人眼花缭乱的代码。

陈叔坐在旁边,看得满脸惊叹。

传闻,薄氏集团采用了全球最难破译的防护系统,一般黑客根本攻克不了。

可这会儿在小少爷面前,却跟纸糊的一样,一层一层、悄无声息地被入侵。

小家伙明明才四岁多一点,却跟怪物一样,聪明的吓人!

”叮——“

这时,页面提示侵入成功。

“欧耶,搞定啦!”

年年雀跃地欢呼出声,为自己鼓掌。

陈叔探头一看,“还真快!”

“那当然!这套系统,可是妈咪教我弄的,连X国国防系统都能攻破,薄氏的防护系统,虽然也很厉害,但还拦不住!”

小家伙一脸得意地说,接着地从椅子上滑下,拎起旁边的小背包,抬腿就走。

走前,不忘叮嘱,“陈爷爷,您就在这等我的好消息,我一定会找到爸爸的!”

“去吧!祝你成功”

陈叔信任小家伙的能力,对他丝毫不担心。

很快,年年就过了马路,进入薄氏。

进来后,他搭乘总裁专用的私人电梯。

这电梯需要指纹和密码。

他上去破解,内心隐隐有些期待。

“很快就能和爸爸见面了!”

也不知道爸爸见了自己,会不会惊讶,会不会开心!

思忖间,密码成功破解,小家伙迫不及待跨上去,电梯徐徐上了顶层。

……

顶楼会议室内。

薄枭霆刚开完三场远程会议,正满脸疲倦的揉着眉心。

他一双英气的剑眉微微拧着,神情不算好看,妖孽俊美的容颜,比以往更冷三分。

特助洛凡递过下一场会议的资料,关心问了句,“总裁,您要不休息下?”

公司近期业务繁忙,他家总裁是个工作狂,忙起来,跟个工作机器似的,仿佛不知疲倦。

他这负责打下手的,跟着连轴转,感觉都快升天了!

薄枭霆摆摆手,接过文件,冷道:“不必!”

今天全天会议,晚上甚至有两个跨国会议,哪有时间休息?

洛凡无言,只能苦逼跟着忙碌。

这时,会议室门被人敲开。

秘书李菲慌里慌张地进来,汇报道:“总……总裁,外面有个小孩儿想要见您,他说……他是您的儿子。”

薄枭霆工作时,本身就不喜欢被打扰,秘书这样不稳重,从外面撞进来,严重引起了他的不悦。

更别提,她说的话这样荒唐。

薄枭霆几乎是瞬间沉下脸来。

洛凡同样愣了一下,接着出言训斥,“李秘书,你胡说八道什么?”

总裁婚都没结,哪儿来的儿子?

“我……我……”

李菲胆战心惊,不敢说话。

倒是她身后,那道小小身影,冒了出来,一双乌溜溜地眼睛,看向屋内两人。

很快,他目光锁定薄枭霆,整个人兴奋地奔过去,“找到啦!太好了,爸爸……我终于见到你了!”

小家伙飞扑而来,两条手臂紧紧搂住薄枭霆的腿,笑得那叫一个灿烂。

“……”

薄枭霆看着多出来的腿部挂件,整个人都僵住了,不知作何反应。

洛凡看得眼皮直跳。

下意识想去把小孩儿拉开。

他家总裁,不喜欢被陌生人触碰。

可刚伸一半,就愣住了,他看到了小孩儿的样貌。

小小的人儿,五官精致,眉眼清隽,嫩生生的脸,仿佛能掐出水,一双乌黑明亮的眼睛,仿佛会说话般,灵动睿智,眸光里,如同缀满了星辰。

这唇红齿白的模样,竟真跟自家总裁有几分神似!!!

洛凡有些惊疑不定,“总裁,这……”

薄枭霆被他这么一唤,终于回过神来。

他眉目一寒,浑身上下散发出浓烈的不悦,“愣着干什么?把人弄走!让他家长来认领,谁带来的,立刻让他滚蛋!“

“啊……是!”

洛凡被惊得回魂,理智也归拢了。

他家总裁不近女色,禁欲得很,怎么可能冒出个半大的孩子?

他一定是昏了头,才会觉得这小孩儿是总裁的儿子!

洛凡连忙上前,要把小家伙拉起来,“小朋友,你谁家的啊?这里可不是你玩耍的地方啊!走,跟叔叔出去……”

谁知,年年紧紧扒着薄枭霆的裤腿,摇头道:“我不出去,我是薄枭霆家的!好不容易找到爸爸……”

小家伙有些委屈,看着薄枭霆那没任何温度的脸,奶声道:“爸爸,我叫顾经年,小名年年,今年四岁又三个月!是你亲儿子!我有DNA验证,不信你看。”

说话间,他松开手,麻溜从背包内掏了张单子,递了过去。

薄枭霆压根没伸手去接。

他只觉得,这莫名其妙的小孩儿,突然跑出来认爹,简直荒唐!

他脸色越来越冷,周身温度,都跟着降了好几度。

洛凡觉得后背凉飕飕的,心里倒是暗赞一句:这碰瓷,碰的可真专业!

连DNA都有!

假的吧?

出于怀疑心理,他快速扫了一眼。

结果,这单子里,关于薄枭霆的资料、血型、年龄,全部一致。

亲子概率,更是高达百分之九十九点九!


“总裁,您还是看一眼吧!“

洛凡瞬间震惊起来,连忙抽过单子,递给薄枭霆。

薄枭霆语气不耐,“别再浪费时间!”

“不是,这……单子,似乎是真的!”

洛凡心头一怵,急忙解释。

薄枭霆皱起眉,冷漠投去一眼,很快辨认出这资料的真假。

的确是真的!

但他依旧不信这是他的孩子。

“这DNA是谁帮你作假的?还有这些资料信息,又是从哪里得到的?”

薄枭霆寒着脸,审视眼前的小家伙,那眼神,凌厉得如同一把刀。

年年倒是不畏惧,一脸认真回应,“我没作假,资料是我自己调查的!有什么不对吗?”

薄枭霆眯着眼睛,像在看他有没有说谎。

他脑子里冷不丁掠过之前被忽略掉的信息。

等等……

这孩子今年四岁又三个月。

姓顾!

往前推算五年,他这辈子唯一碰过的女人,也就只有……

薄枭霆忽然坐不住了!

他豁然起身,声音有些发紧,像带着不确定,“你说……你姓顾?你妈妈,叫什么名字?”

“妈咪叫顾宁惜。”

年年奶声奶气,老实回答。

薄枭霆一下怔住了,满脸不敢相信,“你……再说一遍,她叫什么?”

“顾宁惜,爸爸不认识妈咪了吗?”

年年有些沮丧地看着薄枭霆。

薄枭霆没回应,心潮却剧烈翻涌起来,手指甚至有些颤抖!

顾宁惜!五年了!

消失了五年,你终于是出现了!

洛凡听到这名字,同样非常惊讶。

他知道顾宁惜是什么人!

也知道,她五年前,被赶出薄家后,就失踪了!

这五年来,总裁差点把欧洲每一寸土地给翻过来,都没能找到人。

万万没想到,她会以这种方式出现,还生了个孩子……

薄枭霆消化了片刻,总算接受了这个讯息。

他脸色依旧阴寒,甚至带着点戾气!

“你妈咪在哪?是她让你来找我的?“

既然有本事躲五年,怎么不干脆躲一辈子算了?

年年却摇摇头,“妈咪不知道,是我偷偷跑回国来找你的……”

说到这,他迟疑了一下,“不过,这会儿妈咪应该已经发现了,肯定会追过来的。爸爸,你到时候可要护着我,妈咪肯定会打我屁屁的!”

小家伙说完,又扑过来搂住薄枭霆的腿。

薄枭霆原本还在气头上,这会儿被小东西这样一抱,心头像被什么触动了般,戾气全消。

他神情不自觉柔软了几分,问他,“你说你是偷跑回国的,自己一个人?”

“不是不是,我本来是打算自己来的,但机场不允许小孩子单独出行,所以我就把陈爷爷给拐来了!”

说起陈爷爷,小家伙才想起他老人家,还在楼下等着自己,便问,“爸爸,可以让陈爷爷上来吗?他就在公司对面的咖啡厅!”

薄枭霆自是没意见,他一把抱起小家伙,吩咐洛凡,“去把人带上来!今天的会议全部取消。”

洛凡领命,很快就出了门!

……

此时的顾宁惜,仍在回国的途中。

她沿路都心神不宁。

内心不断猜测年年回国的目的。

好不容易抵达,已经是第二天早上。

飞机一落地,立刻给年年打去电话。

彼时的年年,已经起床,和往常一样,被陈叔伺候着洗漱穿衣。

薄枭霆站在一旁看,问陈叔,“平日都是你照顾年年?”

状似不经意的口气,却带着试探。

想知道更多关于孩子,甚至那个女人的事情。

但陈叔极有分寸,知晓什么该说,什么不该说,“宁惜小姐工作太忙,不过,每天还是会抽空陪小少爷。“

薄枭霆颔首,张嘴想继续问,手机铃声骤然响起。

年年拿出来看,立刻吓了一跳。

陈叔也被惊了下,犹豫地看了薄枭霆一眼。

薄枭霆瞬间知道来电是谁。

他下颌崩得紧紧的,冷声道:“接。”

却丝毫没有要走的意思!

年年不敢接,直接把手机给了陈叔。

陈叔硬着头皮接起,那头的顾宁惜已是劈头盖脸问过来,“顾经年!给你三秒钟时间,立刻告诉我你在哪!”

这声音具有穿透力,薄枭霆听得清清楚楚。

是那个女人的声音没错!

他眸色微颤,面上却古井无波。

“宁惜小姐,是……是我。”

陈叔战战兢兢的开了口。

顾宁惜正在气头上,厉声斥责道:“顾经年那小混蛋呢?为什么不敢接电话?陈叔,他不懂事瞎胡闹就算了,怎么您也跟着胡闹?一声不吭就跑这么远!不知道我会担心吗?你们现在在哪,立刻回酒店跟我汇和!“

陈叔下意识看了眼年年。

小家伙头摇得跟个拨浪鼓似的,摆明了不想走。

陈叔苦着脸,说了实话,“宁惜小姐,小少爷他……找到爸爸了,我们这会儿……在薄家!“

顾宁惜,“……”

很多想说的话语,猝然中断。

尽管她早就有了猜测,可在听到真相时,脑海还是忍不住轰然一片。

果然!

年年是来找薄枭霆的!

几个月前,自己不小心说漏了薄枭霆的存在,小家伙就惦记上了!所以才会大老远,偷跑回来!

现在,薄枭霆已经知道了年年的存在……

一想到这个,顾宁惜呼吸就有些困难。

当年被驱逐出薄家时的狼狈,犹在眼前,虽已时过境迁,心境也转为淡然,可内心却是真切的不想再和薄家有任何瓜葛。

顾宁惜重重吸了口气,压下内心的翻涌情绪,下了命令,“陈叔,立刻带年年回来,这话我不想再说第二遍。”

陈叔听出她语气里的不容置喙,知晓她和薄枭霆肯定有些恩怨纠葛。

此次,带着小少爷偷跑出来,的确不对,他迟疑了片刻,正想回答,结果,薄枭霆那充满低沉冷漠的嗓音,却抢先响起。

“告诉她,想带走年年,亲自过来跟我谈!”

他声音不大,却能清晰的传入对面顾宁惜的耳朵里。


网友评论

发表评论

您的评论需要经过审核才能显示

为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