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彩小说尽在A1阅读网!手机版

热门小说 > 武侠仙侠 > 诱瘾成婚秦少的心尖偏宠

诱瘾成婚秦少的心尖偏宠

炸嘟嘟作者 著

武侠仙侠连载

路珈出身豪门,品学兼优,是个美艳的白富美。在学校里,她是风云人物,追求者数不胜数,可她偏偏选择了渣男,还对他情有独钟,一次偶然的机会,她发现男友出轨了,而且小三主动上门挑衅。面对虚伪的渣男,路珈淡定的提出分手,转身就遇到了校园男神,并且和男神传出了绯闻。原本,她只是想利用秦意甩了渣男,可没想到,秦意并不是好惹的,他就像一只小狼狗,从此黏上了她……

主角:路珈,秦意   更新:2022-07-16 07:50:00

在线阅读
分享到:

扫描二维码手机上阅读

男女主角分别是路珈,秦意 的武侠仙侠小说《诱瘾成婚秦少的心尖偏宠》,由网络作家“炸嘟嘟作者”所著,讲述一系列精彩纷呈的故事,本站纯净无弹窗,精彩内容欢迎阅读!小说详情介绍:路珈出身豪门,品学兼优,是个美艳的白富美。在学校里,她是风云人物,追求者数不胜数,可她偏偏选择了渣男,还对他情有独钟,一次偶然的机会,她发现男友出轨了,而且小三主动上门挑衅。面对虚伪的渣男,路珈淡定的提出分手,转身就遇到了校园男神,并且和男神传出了绯闻。原本,她只是想利用秦意甩了渣男,可没想到,秦意并不是好惹的,他就像一只小狼狗,从此黏上了她……

《诱瘾成婚秦少的心尖偏宠》精彩片段

路珈被出轨了。

对方前脚刚把和江铭辉的床照发过来,后脚江铭辉的电话就打了进来。

江铭辉问路珈吃过东西了没,要不要给她定晚餐,那语气像个没事人一样。

路珈一边看着那人在她手机短信里炫耀江铭辉的活好,一边问江铭辉:“你在哪?”

江铭辉原本在滔滔不绝的嘴巴磕巴了一下:“在,在学校。”

路珈面不改色,又说:“我现在来找你?”

江铭辉惊慌失措,连忙拒绝道:“我现在忙着,校学生会这边还很忙……”

路珈“哦”了一声,看着那人的信息又发了过来。

【江铭辉现在和我在一起。】

【他说和我做很爽。】

路珈毫不犹豫地将这个号码拖进黑名单,嘴上如往常一般:“那你忙吧。”

说着,把电话挂断了。

再完成面前这幅画却怎么都找不到感觉,路珈丢了画笔,去包里摸烟。

薄荷味的香烟冲到喉咙里,路珈才想起来,她和江铭辉在一起快四年了。

江铭辉是她的学弟,她大一的时候,他高二,江铭辉跟她表白,说要和她在一起。

四年……他考上了和她一样的大学,如今她大四,他大二,出轨也说得过去。

路珈弹了弹烟灰,又将剩下那一大截细烟摁进烟灰缸里,她从椅子里站起来,就听走廊上有人在说:“大四的尹芙蘅学姐你见过没?听说是校花。”

“校花?外语系的路珈才是。”

“尹芙蘅和她比,还是差远了。”

路珈像是想到什么似的,将刚拉进黑名单的号码复制到微信搜索框里。

跳出来的照片头像和尹芙蘅是同一个人。

她对尹芙蘅印象不深,两个人不是一个系,只因学生会一起吃过一两次饭。

所以她也不知道尹芙蘅到底是为什么要和江铭辉在一起,要是是因为她那校花的名头,还真是往她脸上贴金了。

路珈把手机放回口袋里,想到自己在画室呆了一天,现在都到了晚上了还没吃,随便弄点吃的应付一下。

去了便利店,路珈挑了几串关东煮边走边吃。

学校附近一到饭点就特别热闹。

新开的火锅店因为价格实惠,味道也好,很多学生去光顾,路珈看到那群等位的人里,一个又高又瘦的男生鹤立鸡群。

他穿着淡粉色的LV工装外套,深色的直筒牛仔裤下是一双AlexanderWang的白球鞋。

短发清爽,英眉入鬓,一双桃花眼看过去又黑又亮,满是深情。

他身侧的女生长相可爱,扎着丸子头,挽着他的胳膊姿态亲密。

和身边的女生说了一声,只见他走到树下,点燃香烟的时候眼睛惯性地一眯,漫不经心的,手上的打火机也精致得如浮雕一般,看上去就价格不菲。

路珈瞬间想起今天中午他在画室借火时凑过来的高挺鼻子,很漂亮,像是老天爷亲手捏的最完美的骨块。

江铭辉曾问过她,是不是女孩子都喜欢秦意这一款的?

路珈当时说不。

她虽喜欢他的长相,对人却一般。

毕竟她对喜欢撬墙角的男人印象很一般。


秦意是江铭辉的室友,路珈虽然只见过几面,却对秦意却很“熟”。

因为江铭辉总是在路珈面前提起秦意。

江铭辉说秦意就是个纨绔的富二代,仗着自己家里有钱,自己又有几分姿色,很喜欢撬别人的墙角,有很多同学的女朋友都被秦意撬走了,是个祸水。

江铭辉自己都没听出来他说这话时语气里的羡慕和嫉妒。

路珈想起今天中午她和秦意遇见的那一次,当时她在画室里抽烟,只是还没点燃,突然有人敲门。

她将烟和打火机藏在身侧转头去看,就见秦意站在门边,手上拿着一根烟十分无辜地说了一句:“能借个火吗?”

路珈皱了皱眉,说:“没有。”

秦意看了看路珈身侧的手,也没有揭穿。

当下他便走了,没做停留。

路珈只当他真的走了,便重新拿出香烟准备点火。

却没想到这一回,她的火机没油了。

打了两三次火都没打燃,路珈口干舌燥,一时烦闷涌上心头。

却见秦意去而复返,这次他不再只站在门边,反而走进画室,走到路珈伸手就能碰到的位置。

他摇了摇手上的火机,对路珈道:“要借火吗?”

路珈犹豫了一下。

下一秒,他嘴上咬着香烟,蓦然凑近。

两人之间的距离瞬间拉近,空气变得稀薄,路珈口中的香烟就着另一只香烟点燃,路珈看到秦意瞳孔里倒映着自己的影子,眉心突然一跳。

她下意识就要往后退去,却没想到秦意动作更快——他率先退开,与她主动拉开了距离。

好像刚才的靠近是她的幻觉。

秦意抽着烟问她,漂亮的桃花眼淡淡的:“要不要一起吃饭?”

……

路珈从回忆里抽身,刚抬眼,就见秦意不知道什么时候走到了眼前。

他眉眼浓郁,是标准的浓颜系。

见到她站在这里看着他发呆,秦意眉梢微挑,带了点谑意:“你是来找我吃饭的?”

他的口吻带了丝理所当然,让路珈想到尹芙蘅给她发的那些照片。

江铭辉在外面说秦意是他的兄弟……她若是上了他的兄弟,不知道江铭辉会作何感想?

路珈心里一动,她捏紧了关东煮的纸杯,有些紧张。

“……我吃过了。”

路珈是想,不用吃饭,直接入正题就行。

秦意却误会了她的意思。

他想,既然这人三番两次拒绝了他的邀请,他也没那么自讨没趣。

秦意转身就走。

忽然袖口感觉到一股拉力,秦意转过头,就见路珈抿着唇拉着他的衣袖。

华灯初上,五颜六色的灯光照得清冷的脸蛋漂亮得不行。

路珈很高,腰细腿长,粉黛未施的脸上,眉眼精致,清爽的锁骨发让她的精致添了一丝人间烟火。

路珈说:“你还要火吗?”

秦意一开始没反应过来,反应过来之后听觉像是被放大了好几倍,那几个字振聋发聩。

他眉眼微沉,气息都灼人了些。

他说:“我以为你不想给我。”

路珈问他:“你想要吗?”

秦意沉吟半晌,漆黑的桃花眼瞬时清隽逼人,流光四溢。

他拿出手机来,看上去很熟练的样子。

“丽思卡尔顿还是希尔顿?”

路珈挑了个更贵的,道:“……宝格丽。”


一直到酒店房里,路珈都很沉默。

反倒是秦意的手机不停地响着。

路珈看了一眼,突然想起火锅店门口和他一起等位的女生,她道:“你方便?”

秦意头也不抬,反问:“我有什么不方便的?”

手机屏幕上,秦微发了好几个感叹号。

【秦微:哥,你真去挖墙脚了?!!】

【秦微:你还惦记着呢?那是你室友的女朋友啊!你千万不要做傻事啊!】

【秦微:姨夫和老太爷辛辛苦苦把你拉扯大,让你洁身自好这么多年,可不是让你去撬人墙角的!哥你要慎重啊!】

见秦意不回,秦微发了好几个哭哭的表情。

【秦微:火锅位好不容易等到了,我现在找谁吃啊!】

秦意见了,大发慈悲地转了一笔账:报销。

路珈无意间瞥到对话一角,看见转账,心里一阵讽刺。

花钱消灾做的这么熟练,看来这个江铭辉口中的多情浪子没少做这种事。

路珈抿了抿唇,有些动摇。

见秦意把手机关了机,开始脱衣服,路珈手一紧,连忙拿了旁边的毛巾道:“我去洗澡。”

浴室门一开一关,路珈站在镜子前看着自己那张稍稍泛红的脸,和江铭辉交往四年都只是简单地牵牵小手,如今做到这一步……

路珈皱了皱眉,也不知道这样值是不值。

刚这样想着,突然间浴室的灯熄了,路珈心里一惊,连忙朝门口看去。

只见浴室门前,秦意逆着光站在那。

他换上了酒店备好的丝绸睡衣,垂质的丝绸衬得他这个人高贵,光线勾勒着他的轮廓更挺拔。

他顺手将浴室的门关上,将光隔绝在这扇门的外面。

“发什么呆?”

秦意将路珈困在镜子前,他低着头,额前的发低垂,一双桃花似的眼睛紧紧地盯着她,侵略性十足。

路珈盯着眼前这双黑如曜石的眼,她早就看出来秦意对她的意图,或许在借火之前就有。

她一笑,眼底未有笑意。

茉莉味的清香萦绕,纤细的手指流连在他的发根之间,她轻飘飘地贴在他的耳边,说出的话又轻又凉。

“你们男人对送上门来的东西总是这样来者不拒的吗?”

路珈说得淡,可细听却是有些冷讽。

不仅在讽眼前的秦意,更是嘲讽不在场的江铭辉。

眼里的讥诮被黑暗掩盖,路珈轻轻亲了一下他的喉结,沙哑的声音故意亲昵无间:“很有经验?”

秦意面色一绷,呼吸转瞬变得重了,他咬住她的耳垂,粗哑的声音紧绷着,有些迫不及待,又有丝不易察觉的轻颤。

他问:“想吗?”

路珈轻轻一笑,主动圈住他的腰身:“自然想的。”

她毫不犹豫地攀上他的肩膀,像是等不及地说:“你快打电话给江铭辉,就说今晚不回宿舍了。”

带着轻喘的嗓音刻意又清冷,秦意像是被冷水泼了一身,满身的火热瞬间褪尽。

身上一僵,秦意沉默了片刻,将她推离。

路珈却像没看见似的不屈不挠,伸手抓住秦意的手臂,指尖故意往秦意衣服里探,似是要勾引他。

秦意一把抓住她的手。

“你是故意的?”

路珈仰着头,并未收敛:“是又怎么样?”

秦意轻佻一笑,桃花眼眯成狐狸似的狭长,漆黑的瞳孔里满是疏离。

“我们这关系——不合适吧?”

浴室里的灯被秦意打开。

秦意松松垮垮地站在那,宽肩窄腰,腿又长又直,他双手抱胸,满眼清明,像是一开始就洞察了她的目的。

只是那脸,沉得有些黑。

路珈脸色一僵,随即微微一笑,笑容里带了几分尖锐。

“也是,要是合适的话,会轮得到你吗?”

她和江铭辉在一起四年都没给,凭什么要便宜了他这个情场浪子秦意?


网友评论

发表评论

您的评论需要经过审核才能显示

为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