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彩小说尽在A1阅读网!手机版

热门小说 > 武侠仙侠 > 战神王爷掌心宠

战神王爷掌心宠

蒜末作者 著

武侠仙侠连载

一朝穿越,一代神医苏皖卿,借尸还魂,重生到不受待见的苏家庶女身上。原主虽然跟她同名同姓,命运却截然不同,亲爹不疼,嫡母不爱,嫡女算计欺凌。刚穿越过来,就被迫嫁人?苏皖卿不吵不闹,干脆利落的嫁进王府。她要先跟君儒渊搞好关系,然后再教训便宜爹地,手撕恶毒嫡女,替原主算账。跟君儒渊朝夕相处的过程中,两个人日久生情,她最终做了王爷的心尖宠。

主角:苏皖卿,君儒渊   更新:2022-07-16 07:13:00

在线阅读
分享到:

扫描二维码手机上阅读

男女主角分别是苏皖卿,君儒渊 的武侠仙侠小说《战神王爷掌心宠》,由网络作家“蒜末作者”所著,讲述一系列精彩纷呈的故事,本站纯净无弹窗,精彩内容欢迎阅读!小说详情介绍:一朝穿越,一代神医苏皖卿,借尸还魂,重生到不受待见的苏家庶女身上。原主虽然跟她同名同姓,命运却截然不同,亲爹不疼,嫡母不爱,嫡女算计欺凌。刚穿越过来,就被迫嫁人?苏皖卿不吵不闹,干脆利落的嫁进王府。她要先跟君儒渊搞好关系,然后再教训便宜爹地,手撕恶毒嫡女,替原主算账。跟君儒渊朝夕相处的过程中,两个人日久生情,她最终做了王爷的心尖宠。

《战神王爷掌心宠》精彩片段

天色渐暗。

乱葬岗内乌鸦群飞,盘旋在尸体骨骸之上,食着人血。

“这苏府小姐看着花容月貌,这般死了还真是可惜。”

“谁让她是个不受宠的庶女,也只能如此,我们快些找个地方扔下,我觉得晦气!”

两个男子将苏皖卿的尸体扔下,这刚转身便听一声惊雷,周围乌鸦吓得乱飞,他二人更是腿软。

苏皖卿本是断了气,可此时却动了动手指,在死人堆里爬起来。

男子听到声音,转身便与苏皖卿对视,只见苏皖卿冷脸,浑身寒气逼人。

“你…你不是死了吗……”

他们跌坐在地上,被吓得连逃跑都忘了,苏皖卿将他们当做敌人,直接一掌拍在他们后颈,便晕了过去。

苏皖卿在做任务时,不慎坠机,没想到竟来到这鸟不拉屎的地方,此时一段段记忆也从她脑海中浮现。

她原是苏府庶女,待嫁入摄政王府,这摄政王残暴不仁,原主抵死不从,便被府中下人殴打致死,这才将她丢至乱葬岗。

好歹是二十一世纪神医,第一次这般狼狈,她撑着半残的身子离开,想找个地方好好休整一番。

好在现代时的医疗空间还在身上,苏皖卿取出一颗药丸吃下,等明日身上的伤便能好。

苏皖卿路过山洞见里面有火光,便只身前去,却见一男子正在更衣,他背后的伤口正流着血,受伤亦是不轻。

男子听见脚步声,穆然回头,与苏皖卿对视一眼。

“你是何人?”他取出剑,指着苏皖卿喉咙,不让她靠近。

苏皖卿眉头一皱,此人莫不是有被害妄想症不成?

“你若是再动用内力,只会让血流的更快,最后只有死路一条。”

苏皖卿冷静如斯,面对男子的威胁依旧是毫不惧怕。

男子看着苏皖卿娇小身材,不禁冷笑一声,眼中冷讽被她捕捉到,这货是在嘲笑她?

苏皖卿瞪了他一眼,便要去替男子号脉,却被他一把推开。

本就受伤加上男子的重力,扯动了苏皖卿的伤口,她在地上一坐,差点疼晕过去,心中谩骂了他一声,没想到他还真打喷嚏。

“我好心帮你,你却如此恩将仇报,作为医者自然会对每个伤患都在意。”

“你会看病?”男子蹙眉,看着苏皖卿怎么也不像会医术之人。

男子防备心极重,不肯让苏皖卿靠近一步,可他额头冷汗不停滑落,还在强撑着身子。

“你中毒了,若是不快点解毒,很有可能会有性命之忧。”

苏皖卿已经从地上爬起来,她拍了拍身上的灰尘,再次试图的靠近男子,他这次并未反抗,苏皖卿触碰到他的伤口,他的手也紧紧握着剑,只要苏皖卿有什么举动,他便割了她的喉咙。

检查完男子伤口,苏皖卿从空间中取出一根针管。

男子看着此物,瞳孔紧收,只见侧身避开苏皖卿,便一把抓住苏皖卿的手,“你想害我!”

他冷着脸,抓住手腕的手掌慢慢收紧,苏皖卿也吃痛,心中不免觉得他太防备与人。

“这是解毒剂。”苏皖卿一脸冷漠的盯着他,她若是要害他,可不必等到现在。

男子虽不知何物,还是半信半疑的松开苏皖卿的手。

当针孔刺进男子手臂时,他只感觉到一阵轻微的痛处,随后便没任何感觉,在苏皖卿将针管取出,男子未曾来得及说话,竟然晕了过去。

 


“还好注射成功,不然到时候死了,可不赖我身上。”

苏皖卿靠近男子,发现他长得还真不赖,正要伸手触碰他的睫毛,只见男子又要准备拔剑的动作,她立马将手缩回。

“在梦中还防着我。”

苏皖卿将针管扔回空间内回收,她从一旁稻草处,将草平铺,便躺在上面小憩。

翌日。

男子睁眼,他墨色的瞳孔深邃放大,从石块上起身时,运作真气时,发现体内的毒已经解了,苏皖卿还躺在一旁,并未醒来的意思。

这女子熟睡时,静了些许……

他立马起身,让自己清醒,怎能这般想?只见他拿着剑走来,指着苏皖卿的脖子,再三思虑后,又将剑收回剑鞘中。

就在此刻,一名黑衣男子出现在山洞,跪在他面前。

“主子,属下一路跟着记号前来,竟不知主子被人暗算,属下该死!”

“无需多言,回去再论。”男子说罢,离去前看了苏皖卿一眼,“看在你救人的份上,今日就留下你的性命。”

说罢,便消失在山洞内。

男子刚走没多久,苏皖卿便睁开眼,其实她方才在装睡。

昨夜见男子身上发出的气势,便不似普通人那般,苏皖卿自然留了个心眼。

她如今伤势已好,也要回苏府一趟,既用原主借尸还魂,自然得替她做些事。

京城,苏府。

苏平见跪地的下人,还有一旁的刘氏,气得差点一口气提不上来。

他昨夜才知晓,苏皖卿竟然死了,还被丢出去。

虽说为庶女,苏平并不受宠,可圣上下旨要苏府女儿嫁入摄政王府,如今苏皖卿死了,苏平只有只有苏婉儿一个女儿,便只能让她嫁去。

“瞧瞧你们做的好事!苏皖卿死了,莫不是你要让婉儿嫁过去?”苏平怒视着刘氏。

苏婉儿一听,自然被吓了一跳,连忙跪下,眼泪婆娑的望着苏平,不停的摇头。

“爹,我不嫁,摄政王暴虐成性,我不想死在他手中。”

“老爷,是下人们没轻没重,这才让苏皖卿没了气,可不能拉着婉儿出去垫背。”刘氏也着急,她不过是想给苏皖卿一些教训,谁知会发生这等事。

“没轻没重?若是苏府交不出女儿,你认为君儒渊会放过我们?”

君儒渊是皇上的亲哥哥,向来手段残忍,杀人如麻。

他们如今交不出人,便是在挑衅君儒渊,活生生替苏府找麻烦!

刘氏跌坐在地上,她也没曾想将苏皖卿打死的,“老爷,婉儿若是嫁过去,便是死,这可是你唯一的女儿,婉儿不能去。”

“我也知婉儿不得嫁去,才让苏皖卿嫁给君儒渊,如今你让我拿什么给他!”

苏平眼睛里布满血丝,如今若想让苏府上下活下来,苏婉儿必然要成为牺牲品。

就在苏婉儿哭得快晕厥时,门外小厮匆匆跑来,身后还跟着一人,竟是苏皖卿!

刘氏被吓得双腿打颤,她记得苏皖卿已经断气,怎的还平安回到苏府?这到底是人是鬼!

“苏府如此热闹,我是不是错过了什么?”苏皖卿走来,跪地的下人也吓得不轻,瑟瑟发抖不愿抬头。

苏皖卿来到刘氏面前,伸出手正要去扶她的肩,刘氏下意识躲开。

 


苏皖卿昨日明明死了,这怎的还完好无损的出现,自然是将她吓住,不知这回来的人,到底是人是鬼。

“你…你到底……”刘氏说话声音哆嗦,一时也不知要如何开口才是。

苏皖卿婉婉一笑,一把抓住了刘氏的手掌,可将刘氏吓得不轻。

不过在触碰到苏皖卿的手指尖时,却发现有余温。

这般看来,苏皖卿是活的!

“卿儿回来了,快让母亲瞧瞧,真是快将母亲吓死了。”刘氏这转变的嘴脸,让苏皖卿忍不住冷笑。

“母亲,不是你让人将我打死的吗?”

苏皖卿无辜的说道,眨着大眼睛,十分不解的看着她。

刘氏尴尬,低着头一时不知要说些什么。

苏婉儿只知苏皖卿回来,她便不用再嫁,这般便好。

“你回来还不收拾,一会摄政王的花轿就要到门外了!”

苏婉儿趾高气昂,完全不关心苏皖卿昨夜经历什么,那座荒山中,群狼突袭,她便会被啃的不剩骨头。

若是她不回来,这苏婉儿怕是嫁给君儒渊的陪葬品。

“既是要嫁苏家的女儿,你嫁…与我嫁…又有何区别?”苏皖卿摸着下巴。

苏平见她的上衣还有些尘土,显然是狼狈回府,如今却无人关心,必然有些反常。

“卿儿不要胡闹。”

苏平上前想伸手摸一摸苏皖卿的头,却被她侧身躲开。

这苏平的举动,无疑是令人作呕,苏皖卿可受不起。

就在苏府中人正僵持时,喜婆高高兴兴的来到府内,却不见有着喜服的新人,可吓了一跳。

“苏老爷这是做什么,赶紧让小姐换衣裳,一会王爷便要来迎接新娘子回府。”喜婆也是急的不行。

见苏皖卿身上脏兮兮,以为她是下人,便要拉着苏婉儿回房。

谁知苏婉儿一把甩开,不肯同她前去,“要嫁人的不是我,是她!”

只见苏婉儿指着苏皖卿,将喜婆推了过去。

喜婆这才近距离看到苏皖卿这一张清秀的脸蛋,同苏平送来的画像一样。

“瞧我这老糊涂,竟认错人,小姐快随我来吧。”喜婆伸手未果,苏皖卿后退一步。

“我不需嫁人。”

苏皖卿态度强硬,说白了就是不嫁君儒渊,她不曾见过此人,只知一些传闻,这苏平便急着送她去死。

喜婆这被弄得一头雾水,嫁人到底是谁,她也不知。

“卿儿,现在不是任性的时候。”苏平低沉着脸,看起来是生气,压制怒气走到苏皖卿面前,想强行带她去换嫁衣。

“爹爹这么想让我去死?莫不是舍不得苏婉儿出嫁,将我推入火坑。”

苏皖卿反问一句,倒是将苏平怒火激起,他伸手便甩了苏皖卿一巴掌。

“不孝女!让你嫁给摄政王,那可是天大的福分!”苏平气的全身发抖,还觉得一巴掌不够重,想再添一巴掌,让苏皖卿妥协。

谁知这巴掌并未落在她脸上。

苏皖卿高高举起自己的手,手指尖轻轻捏住苏平手腕中的一处麻筋,只是微微用劲,苏平便有些不舒适。

 


网友评论

发表评论

您的评论需要经过审核才能显示

为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