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彩小说尽在A1阅读网!手机版

热书库 > 武侠仙侠 > 穿成权臣的掌中娇

穿成权臣的掌中娇

李沐颜作者 著

武侠仙侠连载

宋瑜穿书了!作为一个现代人,这件事原本没什么稀奇,可是穿成书中那个权倾朝野男人的恶毒前妻是闹哪样?她不求大富大贵,只求能够安然无虞,但现实是残酷的,女配注定不会落得好下场!为了保住小命,宋瑜改了作天作地的性子,孝顺公婆,友爱弟妹,一门心思的赚钱养家,活脱脱一个二十四孝好媳妇!

主角:宋瑜,沈珺   更新:2023-02-10 11:50:00

继续看书
分享到:

扫描二维码手机上阅读

男女主角分别是宋瑜,沈珺的武侠仙侠小说《穿成权臣的掌中娇》,由网络作家“李沐颜作者”所著,讲述一系列精彩纷呈的故事,本站纯净无弹窗,精彩内容欢迎阅读!小说详情介绍:宋瑜穿书了!作为一个现代人,这件事原本没什么稀奇,可是穿成书中那个权倾朝野男人的恶毒前妻是闹哪样?她不求大富大贵,只求能够安然无虞,但现实是残酷的,女配注定不会落得好下场!为了保住小命,宋瑜改了作天作地的性子,孝顺公婆,友爱弟妹,一门心思的赚钱养家,活脱脱一个二十四孝好媳妇!

《穿成权臣的掌中娇》精彩片段

“哗啦”一声响,将宋瑜的意识从黑暗中拉起。

脑后一阵抽疼,她挣扎着坐起身,身形又顿住。

如潮水般的记忆刹那间挤到脑海里,让她整张脸都皱巴一团。

好一会儿,宋瑜缓过来神。

她穿越了?

穿到了前几日看的那本小说之中,穿成了那个权倾朝野男人的恶毒前妻?

想想书中那个谈笑间将前妻千刀万剐的首辅大人,宋瑜牙齿直打颤。

当时看文时都觉得沈珺残忍暴戾,如今她竟活生生穿成了他此生最恨的人?

这是什么见鬼的运气?

忽然,宋瑜察觉到一股不容忽视的目光,倏然转过头看去。

入目处,房间不大,一四方桌并两把凳子略居窗前不远处。

而距她身下竹塌两米远,一男人躺在床上,苍白虚弱的面容难掩其双眼的灼灼,此时正凶狠的看着她,似是一头野狼,让人难以忽略。

宋瑜脑海中自动想起书中对原主的描述,心头一滞,语气微乱。

“你……看着我作甚?”

沈三郎看了她好一会儿,才从牙缝里蹦出一个字:“水。”

宋瑜了悟,赶紧起身,倒了一杯水过去。

犹豫着走过去,扶着男人软绵沉重的身子半起,又将水喂给他喝了,短短几息的功夫,竟将她累的够呛,可见原主这幅身子到底有多柔弱。

男人喝了两口水,很快又眯了过去,任由她轻推了两下也没反应。

宋瑜轻轻地吁了一口气,背后湿透一片。

看来暂时是把这位未来的大官人给伺候妥当了。

她在屋里定定的坐了会儿,看了眼床上的男人,病重多日未醒,男人的面容惨白消瘦,棱角却越发分明。

宋瑜轻轻吐出一口气,走出房门。

日头渐烈,快要晌午,沈家厨房的炊烟尚未冒起,夹杂着锅碗瓢盆兵乓的声音,着实有些刺耳。

厨房门口,男娃坐在地上欲哭不哭,手指一抹鲜红如坠在白玉上,娇艳血腥。

目光在碎裂的瓷碗上扫了一瞬,这应该就是叫醒她的那一声脆响了。

“这是怎么了?”

宋瑜赶紧将娃娃抱起来。

男娃脸上眼泪一收,像被她吓到了似的,直愣愣的盯着她,就连被抱起来都懵了。

厨房里又哒哒的出来个女娃,“哥哥,你别……嫂子……”

两个字出口,瞧着她竟抱着哥哥,当即傻眼。

宋瑜瞧着女娃的五短身材抱着比她胳膊还长的锅铲,忍俊不禁:“蓉姐儿可是饿了?”

“……嗯。”小女娃愣愣的点头,旋即又有些不好意思,手里的锅铲也往后背了背。

宋瑜笑了笑:“都放下吧,等会儿嫂子给你做好吃的。”

小女娃又是一脸见鬼。

宋瑜抱着耀哥儿进了堂屋,凭着记忆找了个小盒子,拿出里面的白布和药膏,将耀哥儿受伤的伤口处理了一下。

小孩子的皮肤娇嫩,摔碎的碗口锋利,瞧着划破的口子还挺深,里面甚至夹杂着一些碎屑,宋瑜将它挑出来,包扎的时候都直皱眉头。

侧目瞧着耀哥儿,小小一个娃娃,满脸皱的像个小老头,愣是咬着牙一声不吭,看的又心酸又想笑。

“好了,去和妹妹玩儿吧,不要碰水知道吗。”

耀哥儿偷偷的瞧了宋瑜一眼,乖巧的点头:“哦。”

宋瑜只当没瞧见他的眼神。


原主嫁入沈家不过五日,且藏有祸心,虽没有虐待孩子,可对两个孩子素来冷眼,不见亲近,陡然转变,两孩子怀疑也是正常。

宋瑜收拾好,牵着耀哥儿走出去,蓉姐儿还在厨房。

嫂子刚才说了要给做饭吃,可蓉姐儿是不相信的,小小的一个人儿,踩着烧火坐的小几,就往锅里放馒头。

“蓉姐儿晌午想吃馒头?我记着这可是娘三日前做的,该馊了吧。”宋瑜笑。

蓉姐儿当真拿着那馒头闻了闻,小脸立马满是嫌弃,还真有一股子味道。

二月底虽不算太热,可也比不上大冬天,放了这好几天,自然是有味道了。

蓉姐儿目露纠结,娘临走的时候说让他们饿了吃壁橱里的桂花糕,可桂花糕昨晚上就被嫂子吃完了,娘还不知道。

想着,她眼神有些哀怨的瞅了宋瑜一眼。

宋瑜挑眉,没明白这意思。

她上前将蓉姐儿抱下来,“跟哥哥出去玩儿一会儿,饭菜马上就好。”

蓉姐儿将信将疑,瞧着耀哥儿呆愣愣的站在一旁,想了想,也走了过去。

宋瑜也不管他们,将碎碗碴子收拾干净,就开始煮饭了。

沈家原先是开食肆的,厨房挺大,里面的用具倒是齐全,只是有两日不曾采买,里面的蔬菜不怎么新鲜了。

不光这两小家伙儿饿了,宋瑜也饿了,便打算先做点儿能垫垫肚子的。

她掀开面缸,先取了一碗面粉倒入大瓢里,又打了两个鸡蛋,放了些盐,加了水搅和成流体糊状,最后撒上一把葱花,便开始起锅。

用惯了现代方便的灶台,宋瑜很少接触这样的土灶,着实有点儿抓瞎,好半天才将火烧起来,锅里擦了些油,一勺子面糊淋入锅里用铲子迅速摊开,油香与葱花的香瞬间就出来了。

两个小家伙儿眼睛一亮,耀哥儿还吞了吞口水。

第一锅没掌握好土灶的火候,再加上一个人难免有些手忙脚乱,最后摊的煎饼有些焦了,蓉姐儿立刻自告奋勇:“嫂子,我给你烧火。”

不等宋瑜应答,就坐在灶旁开始工作了。

宋瑜心头升起一股压榨童工的羞耻,两分钟后,新的一张漂亮的煎饼出锅,那点儿羞耻瞬间没了。

小丫头烧火确实比她强。

“耀哥儿,蓉姐儿,先吃点儿东西。”

土灶锅大,两张煎饼摊的再薄,也能切出一大盘来,宋瑜尝了两块,味道还不错,点点头,就开始和面切菜了。

俩小的抱着盘子坐在灶台前面。

耀哥儿先吃了一口,眼睛一亮,蓉姐儿呼哧呼哧的吹气,口中含糊:“好次……好好次……”

“嫂子好厉害,比爹爹做的煎饼还好吃。”耀哥也不甘落后的开口。

宋瑜见二人看向她的目光亲近不少,扬唇笑了笑。

她擅厨艺,不到三十岁已经是一家五星饭店的主厨,日前因参加一个交流会而忙得不可开交,终于忙完回家的路上出了车祸,一醒来便成了这本书中的宋瑜。


原书中,沈家食肆的老板沈洪章猝死,十七岁的沈三郎参加童生试县试归家途中听闻噩耗着急赶回家,结果从马背上摔下来落入河中。

被人救起后又坚持为父守灵三日,结果丧事一过,便病倒了,后缠绵病榻十来日,其母李氏骤逢打击心绪不稳,听从一算命先生所言,娶了名女子回来冲喜,这名女子自然就是宋瑜。

宋瑜嫁入沈家后,沈三郎不但身子没好,反而越发严重。

之后李氏变卖食肆铺子为沈三郎治病,救命钱却被宋瑜拿走给了父母,李氏因此被气死,宋瑜又趁着沈三郎病入膏肓,将两个年幼的弟妹给发卖了,之后拿着钱远走高飞。

直到数年后,已经是一代首辅的沈珺才查明真相,不管是算命先生、治病郎中,还是宋瑜,亦或者是唆使他们卖铺子邻居阿婆,都被他的亲伯父沈洪越收买了。

目的就是为了拖垮他们三房一家,拿到沈爷爷在三房的食谱。

当然,这些人最后都被沈珺疯狂报复,但沈珺心头最恨的,却是气死母亲发卖弟妹的原主宋瑜。

所以,后来见着了流落到京城的宋瑜后,沈珺曾亲自一刀一刀的将她千刀万剐,笑如阎王。

她穿过来的时间,是原主嫁给沈珺刚刚五日。

原主被买来给沈珺冲喜,实则心中另有他人,那人正是沈珺的堂兄,沈家长房大公子沈诚。

原主身份卑微,沈家长房自然不同意,沈诚的父亲沈洪越便利用她,言道她只要按他说的将沈家三房拖垮,便允许她进沈家长房的门。

原主一心为爱痴狂,什么都敢做,自然是应了。

但宋瑜想想自己的小命,不行,她不敢。

沈家现在正是山穷水尽之际,若是她帮忙的话,以后沈珺位列朝臣之首,想必应该不会计较她嫁进来的动机,不会与她为难了……吧?

俩娃娃年纪不大,分吃了一盘煎饼就饱了,宋瑜回过神来,将剩下的一些面糊都煎了,手下还不忘切切洗洗。

因为结合原主的记忆和书中所说,等会儿李氏就要带人来看食肆铺子了。

李氏不善厨艺,沈三郎途在科举,两个小的尚且年幼,沈洪章去了,再加上家里需要钱给沈三郎治病,只能卖这个铺子了。

但现在不一样,她来了,这沈家食肆便无需卖了。

家里的青菜都坏了,只余下两个土豆,几个春笋和一颗大白菜,小葱倒是有一把,只是尾部也有些干了。

宋瑜想了想,酸辣土豆丝,油焖春笋,香辣白菜,炒鸡蛋,算下来四个菜。

悬梁上还有一块腊肉,她又在橱柜摸出一包笋干,大火爆炒一个,也算是加了个荤菜。

汤是没有什么大菜的汤了,巧妇难为无米之炊,勉强定个鸡蛋白菜汤,加点儿笋子闷煮想来也算鲜了。

至于主食,便用剩下的那一把小葱做个葱香油泼面。

一把菜刀在她手里都飞出花儿来了,不多时,土豆丝,春笋块,腊肉片等等各种食材都切好码整齐放在了盘子里。

蓉姐儿看的眼睛都直了,只觉得嫂子做饭真好看,切菜也好看,做的菜还好吃。


网友评论

发表评论

您的评论需要经过审核才能显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