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彩小说尽在A1阅读网!手机版

热门小说 > 武侠仙侠 > boss总怀疑我暗恋他

boss总怀疑我暗恋他

知否作者 著

武侠仙侠连载

唐笑原本是唐家的千金小姐,是个天赋卓绝的音乐人才,一朝被渣男陷害,名声尽毁,不仅失去了学业,还失去了空灵的嗓音。无奈之下,她隐姓埋名,做了钟家的小保姆,她主要的工作就是照顾钟弈宸,这位大佬双腿残疾,阴晴不定,而且特别挑剔,稍有不慎就会招来一顿臭骂,在她之前,钟弈宸已经辞退了十个保姆。为了保住这份工作,唐笑只能小心翼翼的伺候大佬。

主角:唐笑,钟弈宸   更新:2022-07-16 06:48:00

继续看书
分享到:

扫描二维码手机上阅读

男女主角分别是唐笑,钟弈宸 的武侠仙侠小说《boss总怀疑我暗恋他》,由网络作家“知否作者”所著,讲述一系列精彩纷呈的故事,本站纯净无弹窗,精彩内容欢迎阅读!小说详情介绍:唐笑原本是唐家的千金小姐,是个天赋卓绝的音乐人才,一朝被渣男陷害,名声尽毁,不仅失去了学业,还失去了空灵的嗓音。无奈之下,她隐姓埋名,做了钟家的小保姆,她主要的工作就是照顾钟弈宸,这位大佬双腿残疾,阴晴不定,而且特别挑剔,稍有不慎就会招来一顿臭骂,在她之前,钟弈宸已经辞退了十个保姆。为了保住这份工作,唐笑只能小心翼翼的伺候大佬。

《boss总怀疑我暗恋他》精彩片段

 “你给我记住,以后这个圈子里只能有苏柒柒,唐笑,你这辈子都别想翻身……”

周启康阴狠的声音伴随着一阵炸雷响起,唐笑痛苦地挣扎,猛地从床上摔到了地上。

梦魇逐渐散去,她的眼神也清明了起来。

她记起来了,前天下午她来了华川别墅给钟大少爷做保姆。

听管家说,这位少爷一年前遭遇了一场大的车祸,伤了中枢神经,当时做手术的医生好不容易让他捡回了一条命,但他估计下半辈子都站不起来了。

残疾并没有让这位大佬消磨掉半分气焰,反而把公司做得风生水起,这人脾气古怪恶劣也成了一个传奇,在唐笑之前,他已经换了不下十个保姆。

“唐笑,你是猪吗?那么大的雷都劈不醒你?”

隔壁传来男人盛怒冰冷的声音,唐笑一个激灵,抓起床边的黑色黑色外套,把自己包了个严严实实,快步走了出去。

房间门一打开,屋子里只亮了一盏昏暗的床头灯,男人穿着一身黑色的睡袍,光线营造出的阴影打在他脸上,只能看出男人的五官深邃挺拔,保养得极好的蜜色胸膛,正在剧烈地起伏着。

外面下着瓢泼大雨,电闪雷鸣间,男人愠怒的声音比闷雷还炸耳。

“你是不是不想干了?我叫了你多少次,你听不见?”

唐笑垂首,乖乖道歉,“对不起,钟先生,下次我不会再犯同样的错误了。”

讲真的,今晚真不怪她,要不是钟弈宸晚上毛病多,就起夜喝水都得折腾四五次,导致她每次睡眠不足三个小时,她今晚也不会因为太困而睡得太沉。

“钟先生,你是要喝水了吗?”

唐笑跟往常一样去拿水杯,钟弈宸却抿了抿嘴唇,望着窗外愈下愈大的雨拧眉。

“你去把张管家叫进来。”

托他的福,管家张叔为了照顾他得了重感冒,昨晚半夜去看医生了。

唐笑好心地提醒了一下,男人的脸色突然垮了下来。

心里大概猜到了钟弈宸的想法,这两天她虽然是保姆,但晚上也就是照顾钟弈宸喝个水什么的,上厕所这种事,他都是找管家张叔。

她试探地问了一句,“钟先生,您是想上厕所吗?我也可以带你去。”

“……”

钟弈宸睨了她一眼,“你怎么带?你一个女人,送我去上厕所,像什么话……”

“那不然呢?”

唐笑打断他,已经主动掀开了男人的被子,一个打横抱起,把男人准确无误地放到提前铺了软垫的轮椅上,贴心地把他送去了厕所。

钟弈宸全程身体僵硬。

他刚刚……居然被一个女人给公主抱了?抱了?

简直让人不敢相信,他一个身高一米九的男人,居然被一个看起来一米六出头的平凡女人给来了个公主抱?

这女人力气也太大了吧?

他忍不住仔细打量了一眼唐笑,哪怕是夏末时节,天气也算热得可以,这女人还是一身黑色长衣长裤,肤色暗黄,眉毛凌乱地长着,五官中鼻子算是长得最标准的,但在鼻梁和颧骨附近还长了不少的雀斑。

这样一个平平无奇的女人,力气还真是大。

走神的这会儿,女人又是一个公主抱,把他放在了厕所的马桶上。

钟弈宸恼怒了,舌头顶了顶腮帮子。

“你吃什么长大的?力气大得跟人妖似的。”

唐笑条件反射地回了一嘴,“您还招过人妖保姆?”

这一说秃噜嘴,就得罪了某位爷,唐笑抬起头时,钟弈宸的脸色很难看。

“唐笑!”

她尴尬地笑了笑,“钟先生,还需要我帮你脱裤子吗?”

钟弈宸刚想说不需要,那女人已经一手拽下了他的裤子,目光落到他蜜色的肌肤上,神情淡定得不像个女人。

已经是第三次了。

这女人没经他允许就抱了他两次,又脱了他的裤子,钟弈宸再怎么说也是个血气方刚的男人,被一个女人如此对待,心情自然好不到哪儿去。

“你有没有教养?没有经过我的允许就抱我去厕所,还随便脱男人裤子,唐笑,身为一个保姆,你就乖乖做你的本职工作,别一天想着勾引雇主,我对你这种货色,没!兴!趣!”

他烦躁地推开她,唐笑毫无防备,往后一个踉跄,脑袋磕在了柜子角,浴柜上的一个玻璃器皿滚了下来,在地上摔成了碎片。

她右眼皮直跳,摸了摸后脑勺,已经鼓起一个大包,忍不住苦笑一声。

怪不得前面换了十多个保姆,这男人的脾气也太差了。

不仅脾气差,似乎还有点自恋过头了,虽然这厮长得是挺好看的。

要不是他家给的工资高,她又只做三个月,为了攒够给妈妈的手术费,就算再苦她也得坚持下去。

若无其事地拍拍屁股站起来,唐笑平静地看着他。

“钟先生,在你之前,我照顾过很多病人,他们也有你这样的情况,甚至还有半身不遂大小便失禁的,我的职责,就是照顾好我的雇主,今晚张叔请假,相信你也不愿意因为憋尿让自己的身体再出什么问题吧?”

她的淡定,让人感觉像是一拳打在了棉花上。

钟弈宸的邪火莫名消了大半,原本他还以为,这女的会跟前十多个看护一样,哭着说不干了,谁知道她居然一点都不生气?

这人,要么是太能忍,要么就是另有企图。

他忍不住又多看了唐笑两眼,明亮的灯光下,女人的嘴唇紧抿,神色淡然,五官依然平平无奇,身体看起来很瘦,宽大的衣服穿在她身上有些空荡荡的。

可很奇怪,这女人身上似乎有种魔力,能让人忍不住就想多看两眼。

钟弈宸依旧绷着脸,“这也不是你不经我同意,就脱我裤子的理由。”

唐笑依然很淡定,“既然如此,那下次我先经过你同意再说。”

她诚恳地看着钟弈宸,对方却皱了皱眉,把裤子往上拉了一些。

“别用那种如饥似渴的眼神看着我,还想占我便宜?你,不,配!”


 钟弈宸冷峻的面容尊贵中透着股难以接近的高傲。

唐笑有些无言以对。

为了能有工作,她已经故意把自己打扮得很老气,明明才二十一,履历却改成了三十三。

虽然说在男女之事上还是空白,但她也不至于像钟弈宸说的那样,如饥似渴。

这男人,还真喜欢往自己脸上贴金。

她把目光移到别处,“是是是,我不配。”

估计自己出去后,钟弈宸会好一些,唐笑就出去了,拿了扫帚回来时,钟弈宸已经方便完,裤子遮住了重点部位,却怎么都提不上去。

她默默地把地上的玻璃碎片打扫干净,钟少爷还一本正经地坐着,似乎并不想让她帮忙。

再坐下去,得长痔疮了。

她又一次多管闲事地问,“钟先生,需要我帮你吗?”

钟弈宸这次难得没有拒绝,耳朵根有些红,倔强地回答,“过来帮我提裤子。”

唐笑上前,一手托住他的臀部,一手扶住他,男人大半个身子就靠在她的肩膀上,黑色外套领口处稍微有些大,他刚好能看到里面白嫩嫩的皮肤。

皮肤好得不像是三十多岁的女人。

他耳朵有些热,漫不经心地问,“你今年多大?”

唐笑头也不回,“三十三。”

“结婚了吗?”

不知道为什么,他顺嘴问了这么一句。

唐笑很自然地帮他穿好裤子,又顺手把他抱回轮椅上。

“没有。”

钟弈宸被这样抱来抱去,感觉十分没有面子,脸有些绯红,嘴角却冷冷地撇着。

“你长这个样子,肯定连男朋友都没有吧?怪不得你看我的眼神那么灼热。”

唐笑:“……”

算了,你爱怎么想怎么想吧。

把钟弈宸推回房间,又公主抱上了床,钟弈宸侧头看着她,目光里带着些许威胁。

“我不想让别人知道你抱了我。”

唐笑比了个OK的手势,“您放心,就算有人用刀架在我脖子上,我也不会把这事说出去的。”

拧巴的总裁似乎这才满意了一些,“给我倒杯水吧,我渴了。”

行吧,这是位不好伺候的祖宗。

第二天一早,天气晴朗,张管家感冒还没好,怕传染给钟弈宸,干脆多请了两天假。

钟弈宸一整天心情不太好,晚上坐在床上百无聊赖地看着电视。

唐笑端来一盆水,放在床边。

“钟先生,该擦洗身体了。”

钟弈宸有洁癖,以前身体还好时,每天都是要洗澡的,现在双腿不方便了,都是有张叔给他每天擦澡。

张叔傍晚打电话给唐笑,交代了一些钟弈宸的习惯,顺便提了一嘴擦洗身体这事儿,挂电话之前还安慰了她几句,语气里带着三四分同情。

唐笑能怎么办呢?钟叔不在,这活儿就该她顶上。

她拿着毛巾走近,钟弈宸却警惕地看着她。

“唐笑,你为什么总是找借口跟我有肢体接触?”

嘴角缓缓抽搐了两下,唐笑把毛巾放下去,“如果你觉得擦洗身体没有必要,我也可以等张叔回来再擦,反正现在天气也不怎么热,你也没出汗,一两天不擦也没关系吧?”

话刚说完,钟弈宸的脸垮得跟便秘了三天一样。

她把头发理到耳边,轻声道,“算了,您爱干净,今晚就当您吃亏了。”

唐笑伸手去解他的上衣扣子,近来秋老虎已经过去,钟弈宸穿了一件薄薄的羊毛开衫,解开扣子后,能看到他精壮的胸膛,和光滑漂亮的六块腹肌。

唯一有点美中不足的是,他的小腹上有几根大概两三厘米长的伤痕,想来是当年那场车祸留下的证据。

在轮椅上坐了一年,还能保持这样的身材,不得不说钟弈宸的身材管理是真的到位。

没来由地,她突然想到了周启康,他的身上也有一些伤口,据说也是小时候出了一场车祸留下来的。

一想到周启康,她的心脏仿佛被人捏住了一般,整个人疼得喘不上气来。

她深吸了一口气,闭上眼睛逼自己把那人忘在脑后,再次睁开眼时,跟钟弈宸来了个对视。

“你也知道害羞?我看你刚刚看得目不转睛的,口水都快流到我肚皮上了。”

“……”

唐笑低头,这才发现,刚才想着那个人时,自己手里的毛巾,已经擦到了总裁的那个地方。

而他的小奕宸,居然已经挺拔地站了起来。

她方寸大乱,跟周启康交往了四年,她也保守传统,哪怕两人都订了婚,也没有突破最后一步。

今晚突然如此近距离地看了一个陌生人的隐私,她慌得跟什么似的,拿着毛巾的手下意识地捂眼睛,另一只手慌乱地去抓他的裤子。

“你还抓?!唐笑,你要这样肆无忌惮地亵渎我到什么时候?你以为我真不敢解雇你?!”

钟弈宸一张俊脸气得发紫,一双眼睛瞪圆了看她,如果眼神能杀人,她现在已经被凌迟好几次了。

唐笑终于抓到了他的裤子,顺势往上一提,忙不迭道歉。

“抱歉抱歉,我刚刚走了个神,再说,刚才光线有点暗,我什么都没看清……”

“你还想看清什么?一把年纪了,能不能收敛一点你的兽性?”

钟弈宸像是一只炸毛的猫,说的话出来,让唐笑感觉自己像是一个欺负了良家妇女的禽兽。

嗯,禽兽不如。

空气在钟弈宸浑身的冷冻气压之下,变得格外的稀薄,而这时,电视上的广告画面停了,转成了某个台的直播。

主持人用抑扬顿挫的声音在喊,“下面,让我们有请刚刚拿了金CD奖的苏柒柒小姐上台,为大家带来她的获奖新歌:《中意你》!”

唐笑浑身僵住,目光瞬间钉死在电视屏幕上。

画面正中,那个身段袅娜,穿着紫色礼服姗姗来迟的优雅女人,正是她十年好友兼同窗。

苏柒柒。

真的是她。

唐笑腰背在一瞬间挺得笔直,双手却紧攥成拳,任由指甲嵌进肉里带来的疼痛窜上脑海。

这个女人,和她的未婚夫联手一起,毁了她的前程,抢了她的心血,还害得她家破人亡。

如此深仇大恨,不将他们挫骨扬灰,又如何能平息怨气?


 她怎么都忘不了,两年前,就是他们两人一起联手,在她筹备自己的第一张单曲之前下毒毁了她的嗓子,原本属于她的出道名额,被苏柒柒硬抢了去。

而她的未婚夫呢?趁着自己生病期间,联合外人恶意收购了她父亲一手创办的公司,害得父亲跳楼身亡,而等她知道所有的真相时,自己已经被唐氏集团除名,彻底赶出了公司。

她曾经以为,那个喜欢她三年多的少年,是做不出如此狠毒决绝的事情的,谁知道周启康和苏柒柒拿走了唐氏还不算,也叫人彻底堵了她在音乐圈的路,不允许任何公司跟她签约。

哪怕她在音乐方面天赋异禀,是很多人眼里百年难得一见的奇才。

学校的人对她百般刁难,她在夏城举步维艰,只好退学,带着病重的妈妈来到帝都,靠着给别人做保姆看护来求医。

而没了她,苏柒柒就成了一匹横空出世的黑马,偷了她曾经作词作曲的手稿,在华语音乐圈里成了炙手可热的情歌小天后。

一个窃贼,拿了她的心血去出道,连修改都省了,就这样当着所有人的面说是自己的原创,还成了歌迷眼中的天后。

而她呢?

一无所有,带着母亲背井离乡,做了一个卑躬屈膝的看护,连自己的真面目都不敢示人,活得像是一只见不得光的老鼠。

唐笑心底的愤懑,让她捏紧了双拳,鲜血直往头上涌。

“你以为逃避我就不会怪你了?唐笑,你是不是太肆无忌惮了一些?”

男人愤怒的声音,让她打了个激灵。

唐笑下意识地道歉,“抱歉,钟先生,我刚刚在看电视……里面的明星太好看,我不小心多看了几眼,没注意到您说话。”

钟弈宸挑眉,目光电视上一扫而过。

“一大把年纪了,还追星?”

“是是是,我不配追星。”

唐笑唯唯诺诺地应付着他,不知道怎么的,模样看着有几分落寞。

钟弈宸突然就骂不下去了。

刚才那种被女色魔盯上,还找借口跟自己各种亲密接触的恶寒,像是喉咙里堵了一口浓痰,吐不出来,又咽不下去。

怪恶心的。

难道是他单身多年……也开始饥不择食起来了?

钟弈宸后背的鸡皮疙瘩冒起来了。

“你给张叔打个电话,让他把陈逸然给我叫过来。”

陈逸然是他的私人医生,也是他从小一块儿光屁股长大的死党。

唐笑不清楚情况,给张叔打了电话,张叔顺口问了一句,少爷生病了?

她不知道,只含糊地说这是钟弈宸的命令,她只是执行者之一,其他的,得去问了那位爷才清楚。

去楼下鲜榨了杯橙汁上楼,唐笑开门后,发现钟弈宸没有再生气了,一脸生无可恋地躺在床上,眼睛睁很大,好像是在思考人生。

她走过去,看到他上衣扣子松开了几颗,顺手把橙汁放到桌边,想帮他扣上。

手还没伸过去,就被男人嫌弃地打开,“别碰我。”

完了,都不让碰了。

这可怎么办,钟先生不会是生气了,想要换掉她吧?

可是她的工资还没拿到手呢,没有这笔钱,妈妈怎么做手术?

唐笑有些着急,软下声音来跟他道歉,“钟先生,我之前真不是故意的,当时我走了走神,而且……而且我也不是故意要抓你那里的,主要是我没见过这场面,当时慌了神……”

“你都三十多了还没见过男人那里?少在我面前装纯情。”

钟弈宸别过脸去,那张俊逸非常的脸怼着墙角,不愿意跟她说话了。

气氛有些尴尬。

唐笑站在原地,进退不得,好在卧室门被人打开了,一抹白色的身影一阵风似的进了屋,嘴里还在亲切地问候。

“小钟钟,你这么着急叫我来,是要写遗嘱了?”

唐笑嘴角抽了抽。

小钟钟……

这昵称,怪暧昧的。

“你给我闭嘴,再这样叫我,信不信老子打断你的腿?”

钟弈宸暴躁地抓狂,却换来男人更加嬉皮笑脸的对待。

“小钟钟,别这样对人家嘛,当初你可是叫人家小然然的,讨厌~~”

“嘶……”

唐笑倒抽了一口凉气,抖了抖身上的鸡皮疙瘩。

这一抖,正好跟陈逸然打了个照面,他的年纪看起来跟钟弈宸差不多大,一身白大褂配黑色西裤,大概是职业的原因,身上有股淡淡的消毒水味儿。

不过他长相也不错,面容有些偏冷峻,天庭饱满,唇红齿白,是个跟钟弈宸长相属于一路的帅哥。

就是……人有点跳脱。

“哟,又换保姆了?”

男子才注意到她,钟弈宸就瞥了她一眼,“你下去吧。”

唐笑指了指自己,“可是我总得了解您的健康情况,才能更好地照顾你啊。”

“你再不走明天就不用来上班了。”

钟弈宸开始赶人,“出去的时候带上门。”

“……”

唐笑默默撇撇嘴,行吧,但愿钟先生的身体没有毛病。

卧室里,钟弈宸静静等着,估计唐笑已经下楼后,紧绷的身体才松弛了一些。

陈逸然第一个察觉出不对劲来,问他,“咋了,堂堂钟家大少爷,还怕一个保姆了?”

钟弈宸无语。

他就不应该把这厮叫来。

但人都来了,总得为他解决问题吧?

他清了清嗓子,有些不自然地开口。

\"我记得一年前你跟我说过,那场车祸让我伤了中枢神经,当时你说我那里……呃,就是现在我突然有反应了,这个情况正常吗?”

……

大概两秒的沉默过后,是陈逸然大喜过望的声音,“真的?卧槽,什么情况?”

钟弈宸蹙了蹙眉。

这一年多,他不知道吃了多少种药,找了各种医生看病,国内外这方面的专家都快被他给跑遍了,他自己都快放弃了。

谁知道,今天被那个保姆拿毛巾搓了几下,还用手碰了,就让他起了反应,这也太诡异了些。

要是对方是个长得漂亮的小姑娘他也就认了,然而那是个比自己大了七岁,还姿色平平的女人啊。

他究竟是哪根弦搭错了,要是把这话说出去,估计陈逸然得笑死他。

“你快说啊,小钟钟,到底发生了什么?我总得了解你的情况,才好诊断啊。”

陈逸然迫不及待地催促他。


网友评论

发表评论

您的评论需要经过审核才能显示

为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