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彩小说尽在A1阅读网!手机版

热门小说 > 武侠仙侠 > 我活了五千年吴铭

我活了五千年吴铭

狂饮柠檬水作者 著

武侠仙侠连载

吴铭活了整整五千年,他曾经亲手埋葬了赵政,项羽,刘邦等历史大能。活得太久,生活就变得没什么意思了,昔日老友一个接着一个离去,他用一捧黄土,亲手将自己埋葬,长眠于地下。世事变迁,吴铭没有想到自己居然被后人挖出来了。这个时代变化的太多了,他的到来会给这个时代带来什么呢?

主角:吴铭,安若琪   更新:2022-07-16 04:43:00

在线阅读
分享到:

扫描二维码手机上阅读

男女主角分别是吴铭,安若琪 的武侠仙侠小说《我活了五千年吴铭》,由网络作家“狂饮柠檬水作者”所著,讲述一系列精彩纷呈的故事,本站纯净无弹窗,精彩内容欢迎阅读!小说详情介绍:吴铭活了整整五千年,他曾经亲手埋葬了赵政,项羽,刘邦等历史大能。活得太久,生活就变得没什么意思了,昔日老友一个接着一个离去,他用一捧黄土,亲手将自己埋葬,长眠于地下。世事变迁,吴铭没有想到自己居然被后人挖出来了。这个时代变化的太多了,他的到来会给这个时代带来什么呢?

《我活了五千年吴铭》精彩片段

夜凉如水。

两个穿着厚实大衣的男子,手拿铁锹,头戴矿灯,在一棵大树底下挖着。

周围静悄悄的,方圆二十米只有两人挖土的硍硍声以及大口喘气的声音。

半个小时之后,他们都不知道挖了多深,只听得铁锹撞击到木头发出咚的声音。

两人对视一眼,头上的矿灯照在对方的身上。

他们两个年岁都挺大,胡须发白的领头人扔下铁锹,用颤抖的双手疯狂的扒着泥土。

另外一个见此,也扔了铁锹,用双手刨着土。

皎洁的月光,洒在大地,映照在土坑之中。

棺材的浅层已经被两人挖出,胡须发白之人,抚摸着棺材上的纹路,哭了,也笑了。

抬头看了看夜空,他仿佛之间看到了彩虹,夜间的彩虹比起白日的彩虹,更加的让人心醉。

带着对人世间的眷恋,领头之人留下了一个包裹,跟另外一人离开了。

四周又恢复了寂静,似乎从没有人来过。

半晌,“砰”的一声巨响吵醒了安静的夜。

棺材盖从土坑飞出,一道人影从近两米的土坑之中一跃而上,坐在了包裹周围。

五分钟之后,吴铭吐出了一口长长的气,打开包裹,只见里面装了一瓶汽油,一套衣服,一张地图,一本现代百科全书,一张字条,一沓红彤彤的钞票以及一把剪刀。

吴铭先展开字条,上面写着日期,公历二零一五年十二月二十一日。

看完字条,吴铭拿起现代百科全书,开始翻看。

他浏览的速度很快,尽管微微惊诧九十年的变化,但也没有太过吃惊。

漫长的岁月,早就让他的心如同一块坚冰,或许能从坚冰上看到一些倒影,却无法撼动坚冰分毫。

快速浏览了现代百科全书之后,吴铭拿起剪刀,将自己的长发喀嚓一刀剪掉,照着百科全书上一个人物的发型,开始精修。

十分钟之后,土坑之中燃起大火。

吴铭静静的看着大火熄灭,用两人留下的铁锹将土坑埋掉。

地图上说,往西二十里,便是浮玉山的主峰,浮玉峰。

拿着两把铁锹,吴铭身影快速在林间移动。

吴铭没有全力奔跑,他的速度控制在百米十秒。

这样的速度并未超越人类极限,但可怕的是,吴铭一直保持着百米十秒的速度。

十七分钟之后,吴铭站在了浮玉峰上,将手中的铁锹往山下一扔,人坐在悬崖前。

半分钟后,铁锹落地声传来,吴铭仿佛没听见一般,依旧静静的坐着。

一夜无话。

太阳要从天边升起的时候,吴铭从地上站了起来,拍了拍身上的水珠,徒步下山。

途中,吴铭遇到两位女子,其中一位年岁较小的还对吴铭礼貌微笑。

吴铭礼貌的公式化回笑,双方没有交谈。

“好冷啊,若琪姐。太阳已经出来了,我们好像来迟了。”

“还不是你这丫头起来太迟了,怎么都......”

无意听到两位女子的交谈,吴铭没有在意继续下山。

山脚,两辆车,围着四个人。

一辆是蓝色宝马,一辆是五菱宏光。

下山的路只有一条,被四人占着。

吴铭经过四人的时候,一个穿着橘黄色皮夹克的男子吭哧笑了出来。

“大哥,你看他的装扮,像不像那个陆含?”

说话间,男子盯着吴铭看,眼神凶狠。

这股凶狠,是常年累月行凶恶之势,自然积累出来的。

吴铭眉头微皱,不想自己一觉刚睡醒,就遇到这等悍匪。

他们四个身上背着人命,还不止一条。

“小四,别这么没礼貌。”一位气质阴柔的男子笑着看向吴铭,“小兄弟,有没有看到一个二十五六岁,长的很漂亮的女人?”

“没有。”

二十五六岁长的很漂亮?他们说的是那位若琪姐?

那名女子容貌确实不错,但脸上似乎有西蒙香粉蜜,唇上涂着丹祺一类的东西。

作为一名老家伙,吴铭一向对这些东西无感,他觉得不施粉黛而颜色如朝霞映雪才是真漂亮。

“大哥,这小子耍咱们?那女人的蓝色宝马就停在这里,牌照也没错,路只有一条,显然上山去了。”

先前说话的男子,狠狠的盯着吴铭。

一股子凶悍扑面而来,吴铭脸上没有任何表情。

“算了,小兄弟说没看见,那就是没看见,没必要在这上面说谎,对吧小兄弟。”

阴柔男话说的很客气,脸上也带着笑。

吴铭煞有其事的点了点头,不错,是个人物。

正当吴铭准备离去时,突然又像是想起什么似的扬了扬下巴,“漂亮女人我没看见,不过那边两位不知道有没有你要找的。”

四人闻声顺着吴铭的视线看过去,视线正巧对上因未带厚实衣服提前下山两位女子。

“若琪姐,他们几个好像色狼啊。”林雪抱住安若琪的胳膊,不知道是因为冷还是因为害怕。

“我有胡椒喷雾,等会你直接往山上跑,千万别回头。”

就在两人商量之际,阴柔男子将视线收回,玩味的对着吴铭:“真不漂亮?”

“真不漂亮。”

吴铭郑重的点头。

“小兄弟眼光挑的狠呐,上。”

话音未落,两人冲向林雪与安若琪,两人攻向吴铭。

吴铭一个侧身,让过其中一位男子的飞脚,一个肘击顺势而出,爆锤在对方胸口,那人遭此一击,啪的一声狠狠摔在地上,表情痛苦而狰狞。

健步上前,吴铭直拳出击,与另外一名男子互相一顶。

只见那人惨叫一声,往后退了数步,右手紧紧捂着刚才出击的左手肩关节。

一截惨白的骨头透肩关节而出,男子面容扭曲,眼中带着仇恨。

吴铭得势不饶人,一个飞踹将那人踢飞数米之远。

接二连三的惨叫引起了另外两人的注意,也惊呆了准备逃跑的林雪二人。

领头之人瞬间慎重起来,没有丝毫迟疑,放弃绑架计划,摸出一把匕首与剩下一位精壮男子一左一右冲向吴铭。

匕首是冲着吴铭下巴五厘米处来的,不过吴铭觉得其速度太慢了,也认为他应该去吃早饭,不该耽误时间了。

右手由下而上击打在绑匪头领手腕处,左手握拳对着绑匪头领的小腹重重一拳。

绑匪头领倒飞而出,精壮男子的拳头如期而至,出现在吴铭右侧。

匆忙抬手与精壮男子对了一拳,两人不分高下。

吴铭顺势转身侧步移到精壮男子身侧,一个手刀击打在男子后颈。

噗通一声,男子摔倒在地,昏了过去。

剩下三个丧失战斗力没有昏迷的,吴铭一个接一个上去补刀。

做完这一切,吴铭跟没事人一般,大步离开。

终于可以吃早饭了,九十年后的早餐真让人迫不及待。


在吴铭离开的三分钟之后,就有一辆警车飞驰而来。

林雪与安若琪见警察来了之后,扔下警察开车追寻吴铭,想亲自道谢一番。

五分钟之后,路上疾行的蓝色宝马超过在林间穿梭的吴铭,沿着路继续向北追去。

见此,吴铭走上大路,慢悠悠的往前走。道谢什么的,太麻烦了,耽误吃早餐。

浮玉山并不是什么景点,自然没有太多的商家,吴铭又步行了五分钟,才看到一条很小的街。

好在街上有小吃店,吴铭没有丝毫嫌弃的走进了其中一家。

身体不饿,心里渴望吃东西的吴铭并没有点太多的东西,一碗打卤面,一块烧饼。

打卤面不够正宗,还夹杂着其他的味道,烧饼跟火烧不一样,口感怪怪的,用的面粉比九十年前的好多了,佐料也比九十年前丰富,可惜手艺不行。

吃了一顿怪怪的早餐,等蓝色宝马返回之后,吴铭结账走人。

往东二十三里,是地图上标注出来的村庄,吴铭想去看一下,他们为他准备的住处怎么样。不行再换,勉强可以的话,就先住下来,过七日,他还有要事办。

这一次,吴铭没有跑,正常步行。

路上人烟稀少,车也稀少,有机会的话,吴铭还想体验一把坐出租车或者坐公交是什么感觉。

汽车他坐过,也开过,只是好奇出租车跟公交车是什么罢了。

三个半小时后,吴铭以正常人的速度来到了村庄。

未进村子,吴铭便听到了唢呐声。

是他们吗?

吴铭沉重的进入村庄,走到了办丧事的那家。

死的两人也姓吴,一个叫吴三一,一个叫吴三二。

吴大那憨货,有两个好后代啊。

透过灵堂,吴铭思绪回到一百二十年前,回到一个虎背熊腰,脖子上有三道疤,不管吴铭说什么,他都笑呵呵的汉子身上。

汉子没什么文化,庄稼子弟,父母被山贼所杀,新婚娘子也被山贼糟蹋了。

吴铭带着汉子挑了山寨,让汉子报了血仇,汉子跪在地上,只求世代为吴铭仆从。

吴铭不收,要走。

吴铭走一步,汉子就在脖子上砍一刀,吴铭走了三步,汉子砍了三刀,待吴铭回头时,汉子出的气多,进的气少。

好在最后两刀汉子无力气,致命只在第一刀。

念其忠义,吴铭将汉子救活留在身边。

汉子说,他早就死了,现在他也姓吴,叫吴大。

吴铭从未亏待过汉子,让汉子头戴马聚源,脚踩内联升,身穿瑞蚨祥,活的十分滋润。

不曾想,转瞬便是一百二十年,物是人已非。

在灵堂外看了一会,吴铭转身离开。

其后数米,一位胳膊缠着白布的壮年男子跟着。

无人角落,吴铭停了下来。

“您,是公子吗?”男子膀大腰圆,一股子草莽气势。

说话间,男子不由得低头附身,毕恭毕敬,不敢抬头,他只识得父亲让他记住的衣服,并不认识人。

“嗯,以后你跟着我,吴家是吴家,你是你。”

“是,小人吴四一,供公子差遣。”吴四一面色复杂,头低的更低了。

“叫我铭(儿)哥。”

“是,铭哥。”吴四一明显接受过训练,礼仪方面没有任何问题。

“铭哥,这边请。”吴四一踏步向前,右手手背放在腰后,左手虚引正前方。

吴铭顺着吴四一指的方向走过去,吴四一紧随其身侧,落下半步,能让吴铭看到他指引方向的手。

这一走,便是十五分钟。

两人来到村庄后面的半山腰,站在这里,可以将村庄尽收眼底。

走到这里之后,吴四一领头走上了一条无人问津的小径。

“铭哥,父亲说这里的小路修不修由您决定,您说修,怎么修,我马上安排人过来修。”

“等你父亲葬礼结束之后,让人过来修一条能通人的小路。”

“是。”

一路无话,吴四一很快带吴铭来到了一处院落。

两人还未进入院落,一声猫叫从院子里传来。

“喵呜”

吴四一还未反应过来,吴铭怀中便多了一只橘色大猫。

“小呆。”吴铭嘴角扬起发自内心的笑容,手从小呆的脑袋一路摸到尾巴。

大橘猫头在吴铭怀里钻来钻去,尾巴大幅度缓慢摆动。

“走,看看院子。”

吴四一连忙上前打开了院子的大门,恭敬站在门边。

院子是二进的院子,整体呈现日字形。

简单参观一会后,吴铭对院子很满意,便让吴四一先回去,等忙完其父亲的葬礼再来。

吴铭知道,吴四一心里一定要太多的疑问,也清楚吴三一与吴三二的死,跟自己息息相关。

不过,吴铭不会主动去说什么,漫长的岁月,令他充满了耐心。

该让吴四一知道,会让吴四一知道的。

现在,还不是时候。

其实,就算吴三一与吴三二不自杀,吴铭也不会怪罪什么。

不过吴三一与吴三二,用他们的性命,告诉了吴铭,吴家之人,可用。

吴铭相信,整个吴家只有死亡两人知道他的秘密,也只有死人最能保守秘密。

吴四一走了,二进的院子里,只余下,一人一猫。

出了院门,吴铭绕着院子走,丈量着院子的面积。

按照现代的面积算,院子大概八百平方。

走进内书房,文房四宝俱在,吴铭加水磨墨,小呆用头拱着吴铭的裤脚。

在熟宣上写下自己需要的材料,净笔、洗砚。

吴铭感应的没错,与清末民初之时比,天地之间多了一丝丝灵气。

这是两百年来,吴铭第一次感受到灵气的存在。

熟宣上写的材料,是吴铭用来制作聚灵阵的。

论说灵气,深山之中的灵气肯定要比如今吴铭所在之地浓上些许,这些许的差距,一个小聚灵阵足以弥补。

届时,内院在布置聚灵内阵,两阵叠加,世间难寻比此处更加浓郁的灵气。

在深山之中,寻找灵气浓郁之地布置聚灵阵,的确效果更好。

可观世人,皆浑然懵懂,他领先世人一千步,与领先一千零一步差别不大。

更何况,此处他另有布置,加上奴仆忠心,呆在此处足矣。

弯腰抱起大橘,吴铭几许沧桑的脸上,扬起满足的笑意。

五千年了,他距离解脱更近了。


过了四日,吴铭所需要的材料被陆续的送了过来。

吴四一父亲的葬礼,按照两位老人遗嘱,一切从简,昨日便结束了。

父亲跟叔父葬礼结束之后,吴四一便搬进了外院,做些杂活。

又过两日,吴铭将六十四样材料按照八卦方位安置完毕,聚灵阵启动。

诸事皆顺,通往院子的小路也修好了,吴铭该着手办要事。

六日以来,吴铭除了布置聚灵阵之外,最大的收获就是熟悉了院子里的现代产物。

在此期间还发生了一件小事,被吴铭顺手救下的林雪二人,打听到村子里来了。

那日吴铭的装扮确实有些引人注目,因而要找吴铭的下落并不难。

也正是因为两人堵到村子外,吴铭便将办理身份证的事情,暂且搁置。

吴铭现在的身份是,吴家村的孤儿,自幼父母双亡,跟着半山腰的老中医过活。

身份都是真的,十八年前吴家村发生了火灾,一家三口当场死亡。

适时正值村首的吴三一,想到自己爷爷留下的家训,隐瞒了孩子的死亡,谎称那三岁孩童被半山腰的老中医接去了。

老中医确有其人,不过早在三年前便去世了。

因而,并无一人可以核实吴铭的跟脚。

唯一需要吴铭做的,便是去附近的警察局将自己的照片补到身份证上。

那两位女子,吴铭知晓她们非富即贵,现今吴铭不想跟权贵粘上关系,因而能避则避。

第七日,吴四一开车,载上吴铭与大橘,奔着吴家村五十里之外的野沟沟出发。

历史记载,秦始皇在平原津病,于沙丘行宫去世,也就是死在今燕赵省刑襄市沙丘县。

历史如此记载,殊不知这不过是吴铭与始皇的障眼法罢了。

现今他赵政还被吴铭埋在地下好好的,死掉了不过是形似赵政的家伙。

可惜,当初计划的太过天衣无缝,赵政连自己的亲生儿子都隐瞒住了,但愿他公子政别追究他不告之过,不然吴铭不介意教教他赵政怎么做人。

年逾三十的吴四一做事很稳当,开车也是如此。

一路吴铭并未感觉到有任何颠簸,二十分钟后便来到了当年吴铭埋赵政的附近。

让吴四一在车上等着,吴铭领着手提箱,带着手提长袋,步行十五分钟,来到了无人烟的树林之中。

吴铭工具带的很足,先用斧子砍倒了两棵树,便用铲子开始挖。

哪怕是吴铭这种非人的体质,也从清晨挖到了傍晚。

小呆早就无聊的不知道窜哪去了,吴铭耐心的挖土。

一边挖,吴铭一边想着,当年项羽要不是为了找他出来一把火烧了咸阳宫,说不准他就真一个心软,让虞姬也睡到现代。

可惜,项蛮子烧咸阳宫,只为逼吴铭出来,惹怒了吴铭,只留一个名额给项羽跟虞姬,结果虞姬决然自刎,让项蛮子痛不欲生,以至于后来垓下,杀出刘邦重围之后,也想自刎。

吴铭怜惜两人情深,跟刘老汉做了个交易,把项羽给埋了。

也可以说,刘老汉不过是项羽的附赠品。

在连续奋斗十个小时之后,吴铭总算将赵政棺材给挖了出来。

棺材上系上绳子,吴铭将棺材从坑中拉了出来,好在当初吴铭给棺材布置了个阵法,不然这棺材肯定要被水给泡了。

打开棺材之后,吴铭拿出一块玉符,贴在赵政脑门上。

五分钟之后,赵政睁开双眼,“早是黑来?”

“从现在开始,跟我学普通话,你方言给我憋着。”

“早回事?”

吴铭脸一黑,“再说邯郸话,信不信我给你埋回去。”

“莫僧气,额不......”

“闭嘴!”

小呆见吴铭吼赵政,它在一旁嘶嘶的叫着。

赵政这才注意到吴铭身旁的小呆,吓的一激灵,从棺材里爬了出来。

吴铭没理会赵政,将手提箱内为赵政准备的衣服拿给了他。

现在赵政依旧是一身黑色龙袍,这身衣服穿出去,准让人觉得是个中二病晚期的中年油腻大叔。

赵政接过吴铭递过来的衣服,将内裤左扯扯右拽拽,愣是没搞懂是干什么用的。

哪怕是吴铭这个老家伙,也被赵政的动作逗乐了。

无奈之下,吴铭开始一点一点的教赵政穿衣服。

只教,穿还是让赵政自己穿,可算把赵政给冻坏了。

穿上衣服还在不停的打颤,一身肥肉如同波浪一般晃动。

吴铭将赵政的棺材与黑色龙袍往深坑里一扔,洒上汽油,一把火给烧了。

赵政在一旁不敢吭声,吴铭是什么人,他可是非常清楚的,当初三千卫尉军也没能挡住一个吴铭。

现在赵政身边空无一人,哪敢跟吴铭唱反调子。更何况,他赵政跟吴铭是老相识了,烧一身龙袍不算什么。

烧完赵政龙袍之后,吴铭拿出一把铁锹,让赵政跟他一起填土。

赵政结果铁锹,学着吴铭使用的样子,跟在后面填土。

挖土用了吴铭十个小时,填土倒是快了很多,两人只用了两个小时。

赵政的手上磨出了四个大水泡,愣是从头到尾没吭一声,仿佛手上磨出水泡的不是他。

吴铭也没说什么,将铁锹收进长手提袋,带着赵政前去坐车。

看到在月夜下反光的汽车,赵政一惊,知道自己睡的有点久。

当初赵政跟吴铭约定,只要他能统一六国,吴铭便给他一个长生的机会。

赵政很相信吴铭的话,因为在他为继位之前,便认识了吴铭,他从少年到青年再到中年,容貌发生了很大的变化,但吴铭却始终未变。

岁月未能在吴铭身上留下一丝一毫的痕迹,再加上无论他身处何处,吴铭想见他,轻而易举的便能出现在他的周围,所以赵政相信吴铭是一位神仙。

汽车缓缓发动,赵政出现了新的状况,他一时没忍住,在车上吐了起来。

吴铭让吴四一放慢车速,将车窗打开,让赵政将头伸出去吐。

沉睡的赵政,不需要进食,其无食物可吐,所吐之物皆是酸水。

吴铭见赵政弱不经风的样子,不由得摸了摸下巴,这家伙身体不行啊,以后真能有用吗?

要不,让他在网上发信息试试,就写着吾乃秦始皇,吾未死,转账给XX账号,待吾复活兵马俑,封汝为讨逆大将军,所捐献之钱,日后十倍还之!


网友评论

发表评论

您的评论需要经过审核才能显示

为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