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彩小说尽在A1阅读网!手机版

热门小说 > 武侠仙侠 > 君陌漓城外传

君陌漓城外传

方莹作者 著

武侠仙侠连载

18岁刚刚高中毕业的白纤歌,一心嚷嚷着要谈场成年人的恋爱。机缘巧合下,她对28岁的总裁高云舒一见钟情。十岁的年龄差让白纤歌犹如初生牛犊不怕虎,追得猛烈。可惜,高云舒受过情伤,变成了禁欲系,还远离女人。屡屡碰壁的白纤歌越挫越勇,势必要把这位腹黑无情的男人搞到手!

主角:白纤歌,高云舒   更新:2022-07-16 04:05:00

在线阅读
分享到:

扫描二维码手机上阅读

男女主角分别是白纤歌,高云舒 的武侠仙侠小说《君陌漓城外传》,由网络作家“方莹作者”所著,讲述一系列精彩纷呈的故事,本站纯净无弹窗,精彩内容欢迎阅读!小说详情介绍:18岁刚刚高中毕业的白纤歌,一心嚷嚷着要谈场成年人的恋爱。机缘巧合下,她对28岁的总裁高云舒一见钟情。十岁的年龄差让白纤歌犹如初生牛犊不怕虎,追得猛烈。可惜,高云舒受过情伤,变成了禁欲系,还远离女人。屡屡碰壁的白纤歌越挫越勇,势必要把这位腹黑无情的男人搞到手!

《君陌漓城外传》精彩片段

高云舒第一次看到白若尘,正是阳春三月,夏末岛上连绵数十里梨花盛开的季节。

高云舒不知道,他家的梨花湾原来这么有名,竟然从中国传到了马来西亚。

白若尘是谁?

好友的表妹。

好友是谁?

吉隆坡的窦宏礼。

几年前,他们俩同时喜欢上一个女孩,路尘,又同时败给了另一个男人,乔珞。真的是一对难兄难弟啊! (高云舒,路尘和乔珞三人感情纠葛的故事,请看《君陌漓城1,2,3》)

高云舒揉了揉眉心,不禁感叹时间的流逝,不知不觉一晃都三年了,他爱的那个女孩早已为人妻,为人母,而她的名字里也有一个“尘”字。正因为如此,当“白若尘”这个名字经好友的口里说出,送入他的耳朵里,高云舒的心不可抑制的跳动了一下,原本尘封的记忆也被瞬间挑起。

时隔这么久,高云舒仍然清晰记得他第一次遇见路尘时,两人的那番对话,“你叫什么名字?”

“我叫路尘。”

“哪个路?哪个尘?”

“道路的路,尘埃的尘。”

“卑微到尘埃,是那个尘字吗?”

“是的。”

“这个名字可不配你。”

“名字只是一个符号。”

……

三年前的他,商场得意,情场更得意,身边常常被不同国家不同种族不同肤色的女人围绕。

那个时候的他,绝对没想到,自己有一天会在感情上栽一个这么大的跟头。

高云舒无心再工作,关上手提电脑,点了一根烟,站起身走到窗边,发了一会呆。从透明的玻璃墙往外看过去,春天的世界里,万物复苏,鸟语花香,呈现出一派生机勃勃的样子。而他的内心,已经枯萎了三年。

就在这时,传来敲门声。

高云舒回过头,“进来。”

门“吱呀”一声响,走进来的是他的表姐许愿,一个三十出头的高龄孕妇,腹部微微隆起,却仍然大着肚子陪在他的身边,兢兢业业的做好助理的工作。

高云舒连忙走回大办公桌,将烟头拧灭,“表姐,有什么事吗?”

许愿将手上的资料递给对方,“这是各大区域老总刚交上来的业绩报告。”

高云舒伸手接过,“好的,我等下就看。”

许愿有些疑惑的看了表弟几眼,高云舒平日里极少抽烟,今天似乎有些情绪不佳,“怎么了?有心事?”

高云舒不想许愿担心,笑着摇摇头,“没事,刚才工作累了,抽一根烟提提神。噢,对了,表姐,麻烦你后天帮忙安排司机去国际机场接一个人。”

“谁啊?”

“窦宏礼的表妹。”

许愿知道窦宏礼这个人,他是高云舒多年的好友,如今跟高家以及乔家都有生意往来,“好,他表妹多大年龄?叫什么名字?我让他们去做一个接机牌。”

“不知道年龄,窦宏礼只说他表妹今年刚上大一,估计十七,八岁的样子,叫白若尘。”

这个名字一出,许愿的神情微微一愣。

白若尘,路尘,多么相似的名字!

难怪高云舒的状态有点不对劲,想必是回忆起了往事吧。

许愿心下一痛,三年了,表弟还没有从那段失败的感情中走出来,“云舒,我看你最近忙了好长一段时间了,要不给自己放个假,出去旅游一下?或者回美国,去看一下二姨及姨父,他们都很想你,上周还给我打电话询问你的近况。”

“不想回去。”

“为什么?”

“我一回去,就让我相亲,烦都烦死了。”

许愿一听这话,心里越发难过,当年如果不是她被坏人利用,设计陷害两个表弟,高云舒也不会和乔珞同时爱上路尘,是她让这个最亲近的表弟一生痛失所爱,直到现在仍然无法释怀,沉默片刻,哑声说道,“云舒,对不起!” (许愿和高云舒以及乔珞的恩怨请看《君陌漓城1,2,3》)

高云舒回过神来,连忙安慰道,“表姐,怎么又说这样的话了?你放心,你弟弟我绝对不会打光棍的,我只是在寻找那个我爱,也爱我的女孩!”

许愿知道表弟是在宽慰自己,高家的男人很难爱上一个人,一旦爱上了也很难忘记,不禁在心里默默叹了一口气,也不敢过多讨论当年的事,以免勾起高云舒的伤心事,连忙转移话题,“这个白若尘,你打算让她住哪儿?酒店还是夏末山庄?”

“让她住夏末岛上的度假村吧,这样比较方便照顾。”

“行,安排谁去接机?”

“让商务组派一个人去吧。”

许愿想了想,提醒道,“白若尘毕竟是窦宏礼的亲表妹,现在窦家和我们的生意往来也非常多,派普通的职员去接机可能不太合适,也显得不够重视。”

高云舒不由自主地点了点头,派一个普通职员去接机,确实有点不太重视,更何况窦宏礼还亲自打来电话叮嘱此事,于是改口道,“那就派一个高管去吧。”

许愿还是有些迟疑,“小姑娘不是来工作,只是来游玩的,派公司的高管去,商务性质是不是太浓了?一个三四十岁的大老爷们,一个十七八岁的小丫头,估计两人也聊不到一块去。”

“那你的意思是?”

“要不,还是我去吧。”

高云舒立即摇头,表姐怀上这一胎,费了老大的劲了,万一有个闪失,他那个盼孩子盼得望眼欲穿的姐夫顾江南,估计会拿刀冲进信云集团剁了他。其实,无论是他还是顾江南,都不愿意许愿挺着大肚子来上班,如今的许愿,可是比大熊猫还要金贵。

“你现在身子重,不能到处乱走,算了,表姐,你还是回去养胎吧,我一个人能够应付。”

“我不放心你。”

“不放心我什么?”

“你太不会照顾自己了,你看看这几年,不好好吃饭,又不好好睡觉,只知道一天到晚的忙工作,人都瘦了一圈……”

“哪有你说得这么夸张?我又不是小孩子。”

“啥时候你找了女朋友,有人看着你,照顾你,我立马就离开……”

高云舒生怕许愿也会像父母那样让他去相亲,连忙岔开话题,“我去接机吧。”

“你这么忙,哪有时间?”

“时间都是挤出来的。”

“可是……”

高云舒见许愿还要相劝,直接给出了最终结果,“好友的表妹大老远从吉隆坡飞来漓城赏花,还是赏我们高家的花,我去接机显得最有诚意,就这么定了。”

许愿无奈,只得同意,“好吧,那我去安排。”

高云舒摆了摆手,“你忙你的,这些琐碎的事情,就交给刘秘书去做吧。”

许愿想着刘秘书也是年轻女孩,兴许跟这个白若尘还能聊到一块,“那好,我先去忙了。”

高云舒送她出去,叮嘱道,“早点忙完,早点回家。”

许愿笑着点头,“你也是,别太辛苦了。”


两天后,高云舒忙碌起来,就忘了时间,自然也把接人的事情忘得一干二净。

幸好刘秘书进来提醒,“高总,您现在还忙吗?”

“什么事?”

“我们今天要去机场接白小姐。”

“噢……”高云舒这才记得还有这档子事,抬起了头,“什么时候出发?”

“十五分钟之后。”

“知道了。”

刘秘书转身离去,高云舒继续埋头工作。

十五分钟后,两人出行了。

高家男人和乔家男人还是有很多不一样的地方,比如出门。

乔珞出门总是大张旗鼓,一个车队七八辆车,招摇过市。高云舒出门,不过一辆车而已。前排坐着司机和秘书,后排坐着他,空出来的位置,有时留给高管,有时留给客户,今天留给白若尘。

让高云舒万万没想到的是,白若尘不是一个人来的,而是一队人。

高云舒在心里数了数,一,二,三,四……好家伙,足足七个妙龄少女。说妙龄,真不为过,因为这些女孩个个脸上带着稚嫩的微笑,看起来都不超过二十岁!

高云舒皱了皱眉,看了一眼身旁的下属,低声问道,“刘秘书,这是怎么回事?”

年轻的女秘书神色有些慌乱,连忙道歉,“对不起,高总,我之前跟白小姐确认过,她说就她一个人,但是,白小姐上飞机之前,我没有跟她进行再一次确认,确实是我工作上疏忽了,对不起。”

高云舒语气缓和下来,“你去重新安排车辆和船只吧。”

刘秘书暗自松了一口气,“是,高总。”

不一会儿,婀娜多姿的女孩们已经走到了高云舒的面前,近距离打量,倒是个个长得青春靓丽,活力逼人,尤其走在最前面的女孩长得很惊艳,五官立体,大眼睛,高鼻梁,给人一种冷而不傲,艳而不俗的气质。

漂亮女孩首先开口了,“高先生,你好!”

高云舒微笑点头,“你好!大家好!”

另一个女孩说道,“没想到高先生会亲自前来迎接,让我们受宠若惊啊。”

高云舒得体的答道,“客气了,应该的。”

女孩们还准备再开口,高云舒的目光已从她们身上掠过,视线一个一个扫视过去,最后停留在了第七个女孩的脸上,她站在最后面,也最矮,目测顶多160CM,在队伍中很不显眼,不仔细看,很容易忽视。

这个女孩嘴角噙着笑,也用一双探究的目光正在打量着自己。

高云舒看过好友窦宏礼发来的照片,照片上的白若尘跟眼前的这个女孩相比,差异很大,乍一看,还以为是两个人。

照片上的那个女孩长得明眸皓齿,如她的名字一般,有一种出尘的美。而眼前的这个女孩比较普通,带着一副黑棕色的玻璃眼镜,皮肤黝黑,脸上还长着几颗青春痘,扎着马尾辫,白色T恤衫,蓝色牛仔裤,背着一个黑色双肩包,象极了刚放学的高中女生。

高云舒之所以如此肯定,眼前这个女孩就是白若尘,是因为对方嘴角边上那对可爱的小梨涡。对于照片和真人的差异,高云舒也没往心里去,想着现在人人拍照都喜欢用美颜,小姑娘发几张修饰过的照片,也是人之常情,快走几步,在她的面前站定,热情地打着招呼,“若尘妹妹,你好!我是高云舒。”

白若尘抬起头,仰视眼前这个180多的高个子男人,相比三年前跳脱张扬的性格,此时的高云舒显得成熟稳重了许多,彰显个性化的钻石耳钉早已去掉,一身笔挺的职业西装,显得很直很高大,也很帅气。

白若尘伸手推了推鼻梁上的玻璃眼镜,“你就是舒哥哥啊?”

高云舒还未来得及回答,周围的女孩就笑了起来。

白若尘一脸认真的问姐妹们,“你们笑什么?”

漂亮女孩答道,“哪有你这样叫人的?第一句话就让人家输吗?”

“这位舒哥哥,不是输赢的输,是舒服的舒。”

“那你还不如直接叫他舒服哥哥,这样大家就不会误会了。”

白若尘转过头来,眨了眨黑白分明的大眼睛,竟真的叫道,“舒服哥哥,你好!”

高云舒愣住了,面对这样的称呼,一时之间,应也不是,不应也不是。

白若尘见他一副发囧的样子,突然咯咯咯地笑了起来,声音清脆又好听,她一笑,周围的女孩全都跟着笑了起来。

高云舒这才明白,自己被一群小女孩耍了,为首的,正是这个白若尘。联想刚才秘书说的那番话,显然也是她故意为之。看样子,这不是一个让人省心的丫头片子,估计是被家里人宠坏了,有点任性,有点可爱,也有点恶作剧。

与此同时,白若尘也在仔细观察高云舒的神色,收起了捉弄的笑容,正色道,“我觉得还是叫云舒哥哥最好听,也最有意境。我曾经看过一首诗:宠辱不惊,看庭前花开花落;去留无意,望天空云卷云舒。你的名字是不是从这首诗里来的?”

高云舒有些惊讶,身为马来西亚华裔,这个女孩竟然能流利背出中国古代的诗词,还是让人有些刮目相看的,不禁夸奖道,“不错啊,你的中文水平比你表哥强不少,没少花功夫吧?”

白若尘微笑点头,嘴角向上扬起,露出一排洁白整齐的牙齿,迷人的小梨涡在嘴角边上荡漾开来,看起来很甜美很漂亮,“谢谢云舒哥哥夸奖。”

高云舒望着对方,有点微微出神,世上竟有这么好看的笑容,即使戴着一副厚厚的宽边眼镜,仍然给人一种清纯美好的感觉。现在,他不得不承认一句话,好看的笑容真的很有感染力,它能成为颜值的加分利器。最起码,在高云舒眼里,此时此刻,周围所有的女孩在白若尘的笑容面前,都变得黯然失色。

“若尘,这些都是你的同学吗?”

“对,都是我的同学和闺蜜,她们在网上看到夏末岛的梨花,喜欢得不得了,所以一起过来看看。”

“欢迎大家,我们走吧!”

一行人浩浩荡荡来到停车场,除了高云舒常用的那辆车,还多了一辆七座的商务车,想必是刘秘书紧急调过来的。

高云舒客气邀请道,“若尘,你坐我的车吧。”

白若尘笑着摇头,“我可不敢。”

“怎么了?”

“如果让你女朋友知道,一定会生气的。”

“我没有女朋友。”

“真的吗?”

“真的。”

“那请稍等一下,我跟同学们说一声。”

“好。”


高云舒等来的不是一个人,而是两个人。

白若尘敲了敲车窗玻璃,很抱歉的说道,“云舒哥哥,我们带得东西有点多,不得不腾出一个位置放行李。那辆车坐不下了,我带一个同学坐你的车,可以吗?”

这个理由很充分,充分到高云舒无法拒绝,“当然可以。”

很快,后座车厢内坐进来两个妙龄少女,好在车厢足够宽,三个人排排坐也不觉得拥挤。只不过,坐的位置有点奇怪,挨着高云舒坐的不是白若尘,而是之前跟他打招呼的那个冷而不傲,艳而不俗的女孩,当然,也是七个女孩当中最漂亮的一个。

白若尘热心地为他做介绍,“云舒哥哥,这是我最好的姐妹,姓赵,叫雨晴。”似乎为了加深高云舒的印象,特意又补了一句,“就是雨天和晴天的那两个字,雨晴。”

高云舒点点头,“很好听的名字,欢迎你,雨晴。”

赵雨晴脸上露几分娇羞,“谢谢高先生,给你添麻烦了。”

“客气了,不麻烦。”

“高先生平时工作忙吗?”

“还行。”

“看你身材这么好,肯定很喜欢运动吧。”

“还行,平时有健身。”高云舒说到这,也主动问道,“你们三月份不用上课吗?”

“我们上课时间和国内不太一样。”

……

两人一问一答闲聊了起来。

白若尘坐在靠窗的位置,视线一直看向窗外的风景,似乎并不想掺合进来。

高云舒担心冷落了朋友的表妹,主动问道,“若尘,你哥怎么没有陪你一起来?”

白若尘回过头,伸手推了推眼镜,“他啊,最近很忙。”

“忙什么?”

“谈恋爱。”

高云舒有些讶异,“你表哥交女朋友了?”

白若尘重重地点头,“是啊,终于谈女朋友了,大家都松了一口气。”

说者无心,听者有意。

高云舒立即想到了自己,或许自己这三年的清心寡欲,形单影只,也让家人担心了吧。可是,感情不同于其他,不是说喜欢就能喜欢,这个要看眼缘,更要看心缘。

何为眼缘:一个人同另一个人在第一次见面的时候,就被对方的外表长相、气质神韵所吸引,这种现象就是眼缘。而他,很荣幸,三年前,第一次看到路尘的时候,这个女孩就进入了他的眼缘。

何为心缘:心里想要说的话,对方都能感应。内心想要诉的苦,对方都能理解。心缘是情投意合,心缘也是两心相吸。而他,很不幸,直到现在,整整二十八年,从未有人进入他的心缘。

或许,这辈子,穷极一生,他也不一定能找到。

不过,高云舒心里非常清楚,他是高家唯一的继承人。这个身份决定他必须要承担起家族兴旺的责任,更要承担起繁衍子嗣的重任。所以,他给自己定了一个期限,如果过了三十岁,他仍然无法找到那个能进入他眼缘,也能进入他心缘的女孩,到那个时候,他就做个听话的孝子去相亲,然后找个父母喜欢的女孩结婚。

“高先生,我们现在是去酒店吗?”

身旁的赵雨晴开口问道。

高云舒收回思绪,正准备回答,却一眼看到了白若尘,这个女孩隐没在玻璃眼镜后面的黑色瞳仁,正略有所思的看着自己。

不知怎么了,高云舒竟有一种被人看穿心事的感觉,尴尬的撇过了脸。这个动作一出,又感觉太过刻意,连忙回过头,想给对方一个笑容,却不想,白若尘的视线已看向了窗外。

高云舒见赵雨晴仍然等着自己的回答,忙道,“我送你们上岛,岛上有一个观光度假村,这几天你们住那儿,随时方便去梨花湾看风景。”

赵雨晴眼前一亮,“是由一栋栋独立小木屋组成,共同形成一朵盛开的梨花的那个度假村吗?”

高云舒有些讶异,“你怎么知道?”

赵雨晴抿嘴一笑,“在网上看过介绍,照片很美……”说到这,眼里流露出掩饰不住的向往,还有少许的羡慕,“夏末岛,梨花湾,这些名字真好听,不仅名字好听,风景也极美,连绵数十里的梨树林,建在海面上的独立小木屋,这一切都好浪漫啊!”

高云舒笑而未语,这样的赞美之词,他已经听过无数遍了。

赵雨晴得不到回应,不甘心地转头问同伴,“若尘,你觉得浪漫吗?”

白若尘想了想,缓缓摇头。

“你摇头是什么意思?”

“我们俩理解的浪漫不一样。”

“怎么不一样?”

“在你认为,富有诗意,充满幻想,用金钱营造出来的美好就是浪漫。在我认为,真正的浪漫是两个人彼此心灵的感应,更是情投意合的相守。”

这个回答让高云舒惊讶不已,忍不住再次看向白若尘。

这个丫头片子,小小年纪,竟然和他的想法不谋而合。

“心灵感应?”赵雨晴显然不太认同,也不太理解,“现实生活中真能遇到和自己有心灵感应的人吗?”

“很难,绝大多数的人一辈子都遇不到。”

“那我们还是好好享受梨花湾的美景吧,最起码,这种浪漫看得见,摸得着。”

白若尘未再辩驳,微微一笑,“你说得对,我们这次来,就是要好好观赏夏末岛和梨花湾的美景。”

赵雨晴突然朝她眨了眨眼,“除了花,还有人。”

白若尘面色一囧,扬唇反击,“死妮子,你是不是看中谁了?”

“你胡说什么?”

“我胡说?瞧瞧,你都脸红了。”

“到底谁脸红了?”

“你啊!”

“我看你才是!”

“……”

两个女孩在车厢内嬉笑玩闹起来。

高云舒已经好多年没跟这么小的女生近距离相处过,人家都说,三年一代沟,他和她们俩都相差十岁了,如果不是因为窦宏礼的缘故,完全可以称得上是大叔级别了,也不知道如何插话,只得任由她们玩闹。

白若尘突然双手用力一推,赵雨晴猝不及防,“啊”的一声,身子急速往后退,意料当中,准确地撞上了身后的高云舒。

高云舒来不及多想,双手紧急搂住跌过来的女孩,却不想,抱了一个满怀,温香软玉,细腻芳香。

两人暧昧又撩人的姿势,让整个车厢陷入了一片安静。

赵雨晴耳根子一下就红了,扭捏的坐直了身子,低声道歉,“对,对不起,高先生。”

好在高云舒定力颇强,脸上并无任何异样,语气平静道,“没事。”

白若尘倒象个没事人一般,拿眼直瞅着两人,嘴角带着似笑非笑的笑容。

高云舒心里忽然升起一种不详的感觉,这个白若尘不会乱点鸳鸯谱,想把赵雨晴介绍给自己吧?


网友评论

发表评论

您的评论需要经过审核才能显示

为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