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彩小说尽在A1阅读网!手机版

热门小说 > 武侠仙侠 > 非分之想

非分之想

半江白作者 著

武侠仙侠连载

周棠大着胆子参加了前男友的订婚宴,场上的宾客,多数都知道她与准新郎之间的关系,都等着看她的笑话,可周棠却高调的挽着江焰这个花花公子出席现场。自从那次前男友的订婚宴结束之后,周棠扬眉吐气了一回,本想着找时间谢谢江焰,可男人的桃花着实有点多,还有个白月光主动上门挑衅,她心想这男人还是要不得,果断离开,大搞自己的事业,多香!

主角:周棠,江焰   更新:2022-08-08 19:05:00

在线阅读
分享到:

扫描二维码手机上阅读

男女主角分别是周棠,江焰 的武侠仙侠小说《非分之想》,由网络作家“半江白作者”所著,讲述一系列精彩纷呈的故事,本站纯净无弹窗,精彩内容欢迎阅读!小说详情介绍:周棠大着胆子参加了前男友的订婚宴,场上的宾客,多数都知道她与准新郎之间的关系,都等着看她的笑话,可周棠却高调的挽着江焰这个花花公子出席现场。自从那次前男友的订婚宴结束之后,周棠扬眉吐气了一回,本想着找时间谢谢江焰,可男人的桃花着实有点多,还有个白月光主动上门挑衅,她心想这男人还是要不得,果断离开,大搞自己的事业,多香!

《非分之想》精彩片段

会所。

同事聚餐,周棠喝了一杯,但头却晕的厉害。

同事相继离开,其中一人拉住她,提出送她,周棠拒绝了,她打电话给朋友,却不小心按错了号码,等意识过来,那边已接通,她只好说,“来ossto接我。”

不到十分钟,一辆黑色的车子,停在了周棠跟前,一个气质清俊的年轻男子,从车里走下来。

他插着口袋,到周棠面前时,伸出手来,声音低沉,“走吧。”

周棠冲着同事挥了挥手,“再见。”

迟疑片刻,坐在了副驾位后,周棠看着身旁的男人问,“怎么这么快?”

“我就在附近。”江焰专注着前方,似漫不经心的问,“那个,你同事?”

“嗯。”周棠头有些晕,闭着眼睛,靠在椅子上。

“在追你?”

周棠没否认,毕竟追她的人那么多,手机突然响了,她懒得拿,吩咐江焰,“你帮我拿出来,谢谢。”

江焰一手转动着方向盘,一手从旁边的包里,把手机拿出,递给她,周棠点开语音。

“棠棠,守着大好年华,别当尼姑,出来疯狂吧,我给你找最帅的鸭子,新来的小鲜肉,还是童子身……”

是她的好友,周棠困意全无,连忙把语音关掉,突然觉得这车厢里的气氛有些尴尬。

好友知道她最近失恋了,怕她沉浸在悲伤中,整日撺掇她出去找男人,凭什么男人可以玩,女人不可以。

江焰到是神色如常,认真的开着车,没过多久,车子停了下来。

两个人都没说话,周棠也没下车,气氛就这么僵着。

可能是酒精的作用,也可能是好友的话,拨动了心弦,周棠看了过来,“要不要去楼上坐坐?”

江焰沉默不语,手指敲着方向盘,周棠觉得自己太鲁莽了,心中后悔。

正要告辞,江焰突然身体靠了过来,俊颜笼罩在她的上方,“其实不需要上楼,这里也可以。”

他似乎觉得上楼太过于浪费时间,眼睛有些红,就贴了过来。

周棠一直觉得,这种事要和与自己两情相悦的人,才有感觉,但是刚刚的极致,让她明白,其实只是成年人之间的生理需求。

饮食男女,真的也没有多高尚,况且此刻的江焰是个很绅士的人,整个过程,他一直都在迁就着自己的感受,轻吻她的眉心,让她慢慢适应。

之后,还体贴的帮她把衣服穿好,像是两个人真的是男女朋友关系一样。

拿开他放在腰间的手,周棠觉得自己堕落了,她不是一个随便的人,今天也不知怎么会发生这种事,大概是她好友的潜移默化吧,她急需回去,沉淀一下情绪。

江焰却拉住了她的手,灿若星辰的眸子,似乎带着柔情,“别着凉了,我送你上去。”

“不用。”周棠心一跳,这男人也太会了,不过满足各自的需要,他还能表现如此深情,下了车之后,为了撇清关系,又回头望他一眼,“江焰,我救过你,就当报酬了。”

周棠回到家里,冲进盥洗室,洗完澡,她也想通了,虽然第一次,没和自己喜欢的人,心里有点遗憾,但她是成年人,也拿的起放的下,生理需要,无关乎爱情,况且江焰带给她的体验非常好,她也不算吃亏。

躺在床上,浑身有点酸疼,想到一个月前的晚上,天降大雨。

 


那天,她值班打车回去,半道上被江焰拦住了车,他肩上有刀伤,被雨水一冲刷,浑身血淋淋的很骇人。

周棠本不想惹麻烦,正要打电话报警,可是江焰却扒住了车门,那张脸竟然有几分熟悉,周棠心一软就让他进来了。

之后把他带到了医院,亲自动手,给他包扎了伤口,付了医药费,住院期间,自己值班期,偶尔也会看到他。

之后,两人就认识了,对于他的家庭背景,周棠也没去打听,因为不感兴趣,但也知道这个江焰的风评并不好。

第二天周棠休息,在家睡了一天,

隔天一大早起床,周棠洗漱好,拿了一块面包,就匆匆出了门。

她在医院上班,离的不远也不近,错过这班地铁,就要迟到。

在医院门口,一对男女,特别的引人注目,女人干练时尚,仰慕的望着江焰的脸,亲切交谈,笑容灿烂。

不知是不是腿软了,身子一歪,靠在了江焰的怀里,江焰也体贴的揽住了她的腰。

他随意的一抬视线,看了过来,显然已经看见了自己。

周棠无波无澜的收回视线,加快了步子,进了医院。

诊室里,同事都已经到了,周棠摘掉口罩喝水,女同事叶文拍了拍她的肩膀,笑容暧昧,“周医生,又交男朋友了啊?”

“没啊,有合适的给我介绍啊?”周棠语气淡淡。

“那你的嘴唇,怎么肿了?”叶文趴在她面前一看,生怕别人听不到一样大喊,“哇,还说没有,上面还有咬痕,哪个男人这么野,你一定爽死了吧。”

都忘了,被江焰弄伤的嘴唇,到现在都没好,周棠忙拉上口罩,“吃海鲜扎的。”

“鬼才信呢。”叶文撇嘴,突然想起来什么,“周医生,刚刚院长打电话找你,挺急的。”

院长,她又要干嘛?周棠本不想去,但又怕她借题发挥,于是就去了,可院长开会,不在办公室。

她等了一会儿,怕耽误病人,只好又回到科室,令她意外的事,同事都用奇怪的眼神看她。

她正疑惑,叶文谄媚的挽着一个美女进来。

周棠十分惊异,这美女就是早上和江焰在一起的人。

那美女直接看了过来,神色不辩悲喜,“你是周棠?我叫杨慧,新来的主任,初来乍到,不想得罪各位,但也得赏罚分明,例会缺席,这张罚款单,你签下字。”

她走后,周棠有些纳闷了,就问怎么回事,同事说,“你不知道吗?主任离职了,这位是新来的杨主任,刚开例会,你没到。”

众人都为周棠捏把汗,新官上任三把火,看来要拿周棠杀一儆百了。

周棠明白了,这个叶文知道新主任来,故意把自己支走。

“我昨天休息。”周棠说,“没人告诉我新主任今天来。”

“你电话打不通,怪我?”叶文无辜的说。

“以后有事,不敢劳驾叶医生。”周棠作为医生,手机都是二十四小时开机的。

不想工作时间,和叶文争吵,她其实也不知道,这个叶文怎么喜欢针对她,叶文来医院上班时,还是她带的,两人也没有什么不可调和的矛盾。

一连几天,杨主任对她都不咸不淡的,听说主任找她,周棠过去,没见到人,却看到了江焰。

他吊儿郎当的,斜靠在桌子上,松松垮垮的。

周棠这一刻,似乎意识到,杨主任处罚她的真正原因。

既然主任不在,她就等会儿再来吧。

刚转身,江焰淡淡的声音响起,“站住。”

 


江焰漫不经心的说,“招呼都不会打了?”

周棠果然说了一句,“你好。”

江焰盯着她看了一会儿,神情不变喜怒,“装不认识?”

周棠眉目清冷,和他对视,他五官挺深,皮相挺不错。

他的气质看上去比较野,眼睛里带着桀骜和恣意妄为。

一看就不是正人君子,这种男人不适合交往。

周棠更不想因为他,影响到自己的工作,不想再搭理他,转身就走,却看到杨主任走来。

杨主任视线在两人身上转移,“你们不是认识吗?”

“不认识,真的。”周棠否认的很快,“主任,你找我有事?”

“你把住院部病人的资料,整理一份给我。”

“好的,主任。”周棠离开,不再看江焰一眼,仿佛他们真的不认识一般。

杨主任把门关上,看着江焰,耸了耸肩,“这就是你心心念念的人,还把我安排在这儿,可人家根本不理你啊?”

江焰把玩着一只瓷杯,笑的很随意,“吃醋?”

杨主任撇嘴,“我看不像。”

江焰掀动了一下眼皮,“工作怎么样?”

杨主任是个聪明人,明白他想知道什么,“周棠工作认真,能力也不错,但不知道得罪了谁,迟迟无法转正,虽受排挤,也不愿意离开。”

“她不会离开。”

“那我接下来是帮她在医院站稳脚吗?”杨主任问。

江焰摇了摇头,“不,找她麻烦。”

整个科室里,都看出来了,新来的主任似乎和周棠八字不合,总是挑她的毛病,到是和叶文走的很近。

周棠性格沉静的很,主任挑她什么,她就改什么,很有耐心。

下班时,周棠接到那个所谓爸爸的电话,让她明天回来一趟,说她妈妈过生日。

周棠冷笑,她妈五年前就去世了,哪里还有妈。

“我明天上班。”

“你妈帮你请了假。”挂电话之前,周启明还叮嘱,“一定要回来。”

周棠都不记得多久没回去过了,半年还是五个月,事实上,从她妈去世,那里就不是她家了。

回到自己住处,她竟然看到江焰靠在墙上,地面丢了一片烟头,连空气中都飘着烟味儿。

周棠皱眉,顿住脚,“你怎么在这儿?”

江焰舔了舔有些发干的唇,“等你。”

楼上江焰没来过,也不知他是怎么找到这儿来的,周棠站在门口,迟迟不开门,“有事?”

江焰邪笑了一下,靠近她的耳蜗,“对,需要躺下来慢慢谈。”

淡淡的烟草味弥漫,周棠脖子有些痒,定了定神,“就现在说吧。”

江焰丢掉了烟头,用脚踩了一下,语气沉沉,“想不想再体会那晚的感觉?”

“不想。”周棠躲开他的手,回答的很干脆,“你技术太差,体验感很糟,好了江先生,找别人约吧。”

江焰倒也没生气,慢吞吞的掏出手机,随手点了几下,一阵让人面红耳赤的声音传来。

“技术差,你还叫那么大声?”

周棠一直都是个淑女,也是个冷静的女子,她不敢相信,这放浪形骸的声音是自己发出的。

夜晚声音特别响,走廊的感应灯亮了一排,隔壁的窗打开,“大半夜的,还让不让人睡觉,单身狗,遭不住啊。”

周棠脸上臊热,心跳都失衡了,掏钥匙打开门。

 


网友评论

发表评论

您的评论需要经过审核才能显示

为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