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彩小说尽在A1阅读网!手机版

热门小说 > 武侠仙侠 > 唯有人死方可债清

唯有人死方可债清

牧神火车作者 著

武侠仙侠连载

第一次遇见,闻天便情根深种;一场误解,本该是正主的人,被他当了一辈子的替身。沈又琪也很冤枉,明明自己才是闻天先遇见先爱上的女人,到头来她却落到做替身的结局,本以为那场生死抉择,她是输家可以得到解脱,谁想到一切没有意外来的更突然。

主角:沈又琪,闻天   更新:2022-08-19 19:12:00

在线阅读
分享到:

扫描二维码手机上阅读

男女主角分别是沈又琪,闻天 的武侠仙侠小说《唯有人死方可债清》,由网络作家“牧神火车作者”所著,讲述一系列精彩纷呈的故事,本站纯净无弹窗,精彩内容欢迎阅读!小说详情介绍:第一次遇见,闻天便情根深种;一场误解,本该是正主的人,被他当了一辈子的替身。沈又琪也很冤枉,明明自己才是闻天先遇见先爱上的女人,到头来她却落到做替身的结局,本以为那场生死抉择,她是输家可以得到解脱,谁想到一切没有意外来的更突然。

《唯有人死方可债清》精彩片段

火灾现场。

沈又琪被浓烟呛的睁不开眼,她耳朵里只有姐姐凄厉的大喊:“又琪,快跑......闻天,你一定要让我妹妹活下来,不然我不会放过你!”

“姐,我们一起走!”

沈又琪想冲过去拉姐姐一块跑,但是老天爷没给她机会,一阵巨响,暴炸了,她随之失去意识。

“啊!”

沈又琪再一次从恶梦里惊醒。

梦中那强烈的窒息感延续到了现实,好难受好难受。

耳旁,却是男人炽热的喘息!

她的眼还没有完全睁开,就条件反射地推开了身上那沉重的躯体。

“呵,还玩这一招?骚不骚啊。”

耳朵里是熟悉的嘲笑,心有余悸的她,不断地用手揉着心口。

刚才梦中的对话,是她一生都忘不了的痛。而眼前这个男人,是撒旦,是恶魔,他是她五年以来醒不了的梦魇。

“怎么,装都不装了?”男人冰凉的语言如同冰锥扎着人心,他动作粗暴野蛮,带着报复的味道,只有做,而没有爱。

沈又琪紧紧咬着嘴唇,直到咬出血,只为不让自己发出声音。

五年了,这些恶梦,这种屈辱,她已经重复了无数次。

唯一让她感激的是,男人从来不开灯。

许久之后,沈又琪身上一轻,男人起身,肌肉结实的腹上出了层薄汗,健美性感,可全身散发的寒冽气息,却不得不让人把这份性感忽视掉。

他鼻子里哼了一声,连澡都没有洗,迅速穿上衣服,驱车离去。

听见汽车引擎声,沈又琪终究睁开了好看的杏眼,起身,慢慢移进了浴室。

只开冷水。唯有如此,她才会感到自己还是个活人。

“姐,我终究体会到了什么叫做生不如死。当初,你说让他救我,不然不会放过他......可是,他什么时候才能放过我?”

“你从头至尾都没告诉我,他喜欢的是你......他爱上你的时候,我就没资格再爱他了。”

“姐,我好累,你告诉我,我怎么做才能不再痛苦?”

怎么做,才能让闻天和她同时得到救赎?

水冰凉,她的身体却很热,顺着浴室墙面瘫坐到地上,她慢慢睡了过去。

朦胧中,她仿佛看到姐姐在跟她说话。

“又琪,是姐姐对不起你,你要好好生活,跟闻天结婚生子,美好的人生还在等着你。”

全球五百强,千羽青城集团,顶楼总裁办公室。

父母退休,爷爷不问窗外事,顶着千羽青城太子名号的闻天,虽说只有二十八岁,却早已练出中年人的城府。

然而,他越是四平八稳,就越有人想看他栽跟头。

一场激烈争锋的会议后,总裁办的大落地窗前,闻天正坐在真皮沙发上闭目养神。

自从昨夜从加勒比公馆离开后,他的头就一直很痛。

看着窗外的市景,忽然,脑海里闪过了一个女人的面容。

太阳穴的不适,让他想起来,沈又琪已经接近一个月没来了。

“死女人,又在玩什么把戏?”

他低声骂了一句,起身,他用办公室电话拨通了女人的号码。

拨电话的时候,连他自己都没察觉到的是,手心居然轻轻出了汗。

 


沈又琪的心里,一直有一个谜团。

那就是,姐姐当年为什么会一心求死?

按照当时的情形,姐姐分明是有机会跟他们一起逃出去的。

加勒比公馆中,沈又琪靠在窗边,眼睛一动不动地看着窗外,思绪纷飞。

这时,沙发那边传来的手机铃声,打断了她的遐思。

“有事么?”

不知从何时起,她接电话时不再称呼男人的名字。

“给我送饭。”

用的是命令的语气,并且蕴含着深深的不满,显然,对方也察觉到了她的冷淡。

“好。”

挂断通话,沈又琪显的稍稍有些讶异。

五年中他主动来电的次数一个手掌数的过来,而今日,他居然主动让她送饭。

在此之前,沈又琪不是没有送过,但闻天见了,不是送给助理吃,就是直接扔到垃圾桶。

五年来,或者送药,或者送饭,或者什么都不带,几乎每隔三天,她都会去一次男人的办公室,风雨无阻。但是这些天,包括昨晚,她总是感到头晕恶心,昏昏沉沉,就没有再去。

莫非,是因为她这几天没有去,因此他觉得......不习惯?

沈又琪心软了。

一路打车来到集团大楼,进门的时候,一个穿鹅黄色套装的女人,与她擦肩而过。

她没有看清对方的长相,只觉得轮廓有些眼熟,也没多想,就抱着保温桶匆匆走了进去。

然而,女人的目光,却一直跟随在她的背后。

上楼,一路来到闻天办公室,对前台小姐的指指点点暗中议论,沈又琪毫不在乎。

她知道人家说她什么,不过是,倒贴的贱人,没有自知之明的蠢货。

在别人眼里,她连个情人都算不上,顶多是个被大佬用的还算顺手的床伴。

然而,就在五年前,火灾的第二天,他们就已经领证了。

即使没有公开,也不影响他们是合法夫妻的事实。

男人此时正在聚精会神地看文件,女人进门,也没察觉分毫。

沈又琪,很喜欢男人专注的样子,尤其是那张如湖水般安静的俊脸,仿佛从一开始,她就是被他这种样子吸引的。

“看什么?”男人忽然冷淡的开口,打断了女人的思绪。

“昨晚还没把你喂饱?这么欲求不满的样子。”

沈又琪低下头,安静地说:“这是你要的菜,都是你最爱吃的,牛肉土豆,松鼠桂鱼,蔬菜是凉拌罗勒叶。”她边说,边把菜整齐地摆放在桌子上。

闻天放下文件,抬头,看到女人沐浴在阳光里的脸,目光由冰冷渐渐变得温情。

阳光是温和的,女人的脸是安恬的。

温柔,静好。

他从不肯让她下厨。

她体质太弱,他总是买很多保健品,逼着她吃下去。

女人不爱吃素食以外的任何东西,但看着他恳求的眼睛,还是顺从地吃了下去。

然后,拿起空了的盘子,笑着对他说:“看,我吃完了,下次别再让我吃了。”

他无肉不欢,而女人连油烟的味道都不喜欢闻,但为了满足他的胃口,女人还是几次三番的进了厨房,他永远忘不了那道被女人放了太多胡椒粉的松鼠桂鱼

女人已经将饭菜全部摆放完毕,转过身,面容从阳光中移出,回到了阴影中。

闻天的幻想也随之结束。

他的又书永远都回不来了。

而眼前的这个女人,就是一切的罪魁祸首。

他是鬼迷心窍了,才会忽然叫她来,看着她那副样子,他只觉的无比恶心。

“尝尝怎么样吧。”沈又琪露出了一个友好的笑。

闻天的目光,从女人的脸,移到了桌子上。

他起身,慢慢踱步到桌子旁,在女人略显紧张的注视下,拿起筷子,伸向了那道松鼠桂鱼。

入口,嗯,人间美味。

然而,下一秒,他拿起那道菜,直接扔到了地上。

瓷盘碎裂,发出清脆的响声。

 


女人脸上的表情凝固了。

以前,他再怎么发火,最多也就是把菜倒进垃圾桶,而如今,红通通的饭菜汤汁,直接溅到了她的白色高跟鞋上。

她抬起头,嘴角的友好,变成了嘲讽。

在男人的眼里,便犹如白雪公主褪去伪装,露出了恶毒王后的真容。

男人也笑了,笑得更加不留余地。

“凭什么?凭什么是你停留在我的世界里?”

她眨了眨眼睛,这一次,她没有畏怯,直接说:“凭我这张脸。”

如她所料,男人的表情,瞬间垮塌。

“你不配,你不配长着这张脸!”

她攥紧了手,指甲陷入肉里的痛感,给了她支撑着的力量。

“不配又如何呢,我就比姐姐晚出生三分钟,一切都是天注定。”

男人唇边的僵硬,最终化为了无尽的嘲笑,“果然是贱到了一定程度。”

话落,他欺身上前,把剩余的饭菜统统打翻在地。

然后,直接把女人抱到了桌子上!

虽然五年来已经习惯了男人不分时间不分场合的凌辱,但大白天在办公室里,她还是难以接受

这个男人,一向爱惜羽毛,懂得维护自己的形象。

这也是他一直没有公布她闻夫人的原因之一。

在江州,沈又琪,的确不是个好名字。

沈又琪这三个字,代表着恬不知耻勾引姐夫的表子,更是害死亲生姐姐的蛇蝎女人。

也许很多人并没见过沈又琪的真容,但她纵火犯的名声,却是响彻江州。

人人都认为,是她放了那场大火,烧死姐姐,成功上位。

闻天是知道真相的,可是,他却比江州市任何一个人都恨她!

她宁愿自己真的是凶手

“闻天,不要这样,这样会......毁了你的形象的!”

时至如今,她眼里心里都还是他。没有自己,只有他!

空气中,都是衣衫被撕碎的声音。闻天用手狠狠钳制住女人的下颌,“我都不怕,你怕什么?老子冒着名声被毁的风险来满足你,你有什么可抱怨的?”

女人痛得惨叫。

办公室外,本来闲聊的人群忽然都安静下。

沈又琪意识到了,死咬住嘴唇,不再叫自己发出声。

等会,她该怎样走出这扇门?

“哼,刚才还说不要,现在却喊得比谁都大声,人们说的心机婊,你真是样样都符合。”男人仿佛受到了某种刺激,动作比昨天晚上还要粗暴。

一个小时后,男人恢复了衣冠楚楚的模样,而她,俨然像一只被人扔掉的鞋子。

良久,沈又琪整理好衣服,回了神,拿起包包,趔趄着往外走。

“等等。”

男人的视线投射到地面上,“这里的脏东西不止你一个,将地面擦干净再走。”

女人的心终究崩溃了。

“闻天,闻天哥哥,五年了,你到底要折磨我到什么时候!!”

闻天哥哥?男人的心,猛地疼了一下。

双拳握住又放开,放开又握紧。

他最终开口。

“把又书还给我,沈又琪,把我的又书还给我。”

沈又琪两行清泪流下,“你心知肚明,火不是我放的。”

闻天点了点头,“对,火的确不是你放的,你不是凶手,你无罪。”

然后,他转回身,喃喃道:“但人是你带过去的。”

“我不是故意的!我不是故意的!我不是故意的!”沈又琪忽然失控,歇斯底里地大喊。

“我不是故意让姐姐陪我写生的!我宁愿一个人死在外边!可她是我的姐姐,我的亲姐姐呀,闻天,你懂不懂什么叫做世界上惟一的亲人?!”

 


网友评论

发表评论

您的评论需要经过审核才能显示

为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