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彩小说尽在A1阅读网!手机版

热门小说 > 武侠仙侠 > 废婿爆发

废婿爆发

六弦作者 著

武侠仙侠连载

聂凡本来是京都第一豪门的未来继承人,却为了不得已的原因,甘心自断一指,还隐姓埋名做了三流世家的上门女婿,自尊被践踏入尘埃。聂凡本想靠着自己的实力,给妻子一个安稳无忧的未来,没想到事与愿违,得到的都是羞辱和践踏;他的逆鳞便是妻女,一旦触动到这根弦,聂凡势必不会简单了事。

主角:聂凡,穆清雪   更新:2022-08-08 19:05:00

在线阅读
分享到:

扫描二维码手机上阅读

男女主角分别是聂凡,穆清雪 的武侠仙侠小说《废婿爆发》,由网络作家“六弦作者”所著,讲述一系列精彩纷呈的故事,本站纯净无弹窗,精彩内容欢迎阅读!小说详情介绍:聂凡本来是京都第一豪门的未来继承人,却为了不得已的原因,甘心自断一指,还隐姓埋名做了三流世家的上门女婿,自尊被践踏入尘埃。聂凡本想靠着自己的实力,给妻子一个安稳无忧的未来,没想到事与愿违,得到的都是羞辱和践踏;他的逆鳞便是妻女,一旦触动到这根弦,聂凡势必不会简单了事。

《废婿爆发》精彩片段

“聂凡,把我们的衣服洗了!”丈母娘丁璇双手掐腰,趾高气昂!

“妈,我先洗完袜子的。”正在洗着袜子的聂凡,闷声道。

“我跟你说话你没听到是咋的?快点的,别等着我扇你啊!”

丁璇今天输了牌,心气儿特别不顺!

聂凡无奈地苦笑。

这种逆来顺受的日子,他已经过了整整两年了。

没等他做出回应,卧室里就又传来了妻子穆清雪的刺耳声音。

“聂凡,你少跟我妈在那装聋作哑的,你是皮又痒了是不是?非要让我妈给你俩大耳刮子?!”

穆清雪姿色绝佳,身材苗条,肤若凝脂,一双腿笔直修长。

“真是个废物,少了根手指头,又不是没了手!这点小活儿都干不成!”

丁璇更是得理不饶人的说道:“人家王林少爷,豪车别墅都有,再看看你这残废东西,啥都没有,还少根手指!肯定是之前做了偷鸡摸狗的事情,被人给剁了!”

丈母娘丁璇来到聂凡面前,直接把没洗干净的袜子甩在了他的脸上。

“聂凡!你这小瘪犊子听不懂人话是不是?故意跟我装植物人呢!”

丁璇气急败坏,聂凡这个废物残疾入赘她们家两年来,工作没人用,吃喝全靠女人!

每次她参加姐妹聚会,人家都会拿聂凡这个残废东西取笑她!

说她女儿眼光差,选了个残废,还是个软饭男!

聂凡把糊在脸上的脏袜子拿下来,默默地放回水盆里,咬了咬牙。

忍,必须忍!

“还装哑巴?呦呵,我就不信还治不了你了!”

丁璇的怒火却越来越大,端起装满脏袜子的水盆,直接扣在了聂凡的脑袋上!

脏水顺着脸流了下来。

他忍着恶心抹了一把脸。

这种日复一日的忍耐,两年了啊!

没换来一丝的退让!

“给我闭上你那坑!”

“还有穆清雪,我招你惹你了?你为何要一再挑战我的底线!”

聂凡爆发出歇斯底里的声音。

两年来,聂凡还是破天荒第一次冲这母女俩发脾气。

丁璇一时间竟然愣在了那里,卧室的穆清雪也带着怒火走了过来。

聂凡咬着牙,恶狠狠地盯着这对母女。

没错!他是穆清雪娶回家的上门女婿!卑微到都不如狗!

但是他更是京都第一豪门聂家的继承人!

至于他为什么断了一根手指,甘愿入赘到穆家为婿?

那是因为四年前惨遭逼婚,在逃避对方家族追杀的时候,遇到了一个让他甘愿自断一指去守护的女人。

当时聂家有家规,违抗家主命令者,自断一指,滚出家族!

若非如此,他绝不可能跟一个门不当户不对的女人结婚。

虽然,是他嫁给了她。

近期家族惨遭变故,大哥聂超无故失踪,聂凡被迫继承了家族。

本想着给穆清雪一世荣耀。

而穆清雪对他的厌恶却越来越深。

只因他当时无辜断了右手的中指,又是个入赘的窝囊废。

整天啥活儿不干,饭却没少吃!

可是她又怎会知道,聂凡自断一指,完全是因为她啊!

近期,聂凡接着家族的势力,在背地里给穆清雪清楚了不少阻碍。

他以前不工作,只是担心穆清雪会遭到仇家的报复,所以他一直都守护在她的身边。

衣服袜子裤衩,他来洗!

饭菜,他来做!

地板,他来拖!

就连家里的宠物狗,他都要像伺候祖宗一样伺候着!

他觉得他这两年已经算是够尽职尽责了!

可没想到他默默地守护,换来的竟然是一次又一次的侮辱。

他就算只剩九根手指,也没耽误做家务!

这一刹那,他彻底地绝望了,对这对母女再无半点容忍。

曾经他确实很爱穆清雪,但是现在……

聂凡深深地吸了一口气,直接把那些脏袜子丢进了马桶!

丁璇看到这一幕,顿时如被踩了尾巴的猫,尖着嗓子大声道:“你这个猪狗不如的残废东西!窝囊废!给我滚出去,今晚饭也别吃了!”

聂凡压根没把丁璇当盘菜,眼神冰冷地看向穆清雪,缓缓道:“穆清雪,你四年前救过我,我很感激你,我也想要守护你到老,可你和你妈那副恶心的嘴脸,我是真的受够了!”

话锋一转:“让我滚出去是吗?可以!我现在就离开这里,只希望你们不要后悔!”

穆清雪皱着眉头,眼神复杂地说道:“聂凡,要不咱们还是分开一段时间吧。”

“如你所愿!”聂凡虽然对她很是失望,但离婚二字,他还是没能说出口。

当年他为了守护这个女人,宁愿自断一指,现在让他忽然与她彻底分开,他怎会甘心?

“那行,你滚吧。”穆清雪态度冷漠。

丁璇咧嘴一笑:“女儿啊,你早就该跟他分开了啊,这个残废真是把我们穆家的脸给丢尽了!好在你们只有一个女儿小不点,等她从幼儿园回来,也让他一并带走,省得我看得心烦!”

而后,又颐指气使地瞪着聂凡:“你女儿跟你可一个德行,干啥啥不行,吃啥啥没够,那种赔钱货我可不想养着!浪费粮食!”

聂凡心里怒火在燃烧!

丁璇这女人真的是够恶毒!

对待自己的小孙女都这么无情冷漠!

他眼神狠厉地盯着丁璇,一字一顿道:“我聂凡的女儿,我自然会给她一世荣耀!”

“就你这个残废?你一无所有,还带个拖油瓶,指定要去大街上要饭的!”丁璇满眼都是嘲讽。

聂凡的眼睛里忽然蛰伏起了一丝杀意:“你侮辱我可以,要是再敢说我女儿,一一零把我带走,一二零把你带走!我进笼子,你下地狱!”


丁璇身体猛然一颤!

只感觉脊背冒出来一阵冷汗。

这个眼神……

“我这就去接女儿,然后带她离开!”

聂凡说完,扭头就走。

走到门外,身子忽然定在那里,头也不回地对穆清雪说道:“忘了提醒你了,小不点叫聂柔,不叫穆柔!”

聂凡说完,深深地倒吸了口气。

穆清雪。

今日你和丁璇那泼妇如此侮辱我,他日指定百倍奉还!

要说还有不舍,那就只有平时待他还算不错的哑巴岳父穆远峰了。

下午,东泉市幼儿园。

门口。

“粑粑!粑粑来接小不点了!小不点要亲亲~”

闻声,聂凡靠在一辆黑色劳斯莱斯幻影前的身躯慢慢蹲了下去。

看着那两只小短腿,和那圆乎乎的小红脸蛋,脸上充满了宠溺。

“小不点过来,今天粑粑要带你去吃好吃的,好不好?”

“好耶,好耶,粑粑对小不点真好,小不点喜欢吃好吃的,香香~”

小不点已经三岁了,是他跟穆清雪在认识的那年意外怀上的,直到小不点满一岁的时候,俩人才结的婚。

现在想想,还是真有些荒唐,可笑。

那个女人对他那般羞辱,却给他留下了这么个可爱的小天使。

傍晚,热闹的商业街。

一家高档的三星级米其林餐厅。

完美而登峰造极的厨艺。

精选的上佳佐餐酒。

以及优质的服务和极其雅致的用餐环境。

“服务员,给我来份鹅肝酱、焗蜗牛、司令古鸡,还有惠灵顿牛排,法兰克福香肠,所有招牌都上一遍,另外,酒就不用了,我一会儿还要开车。”

聂凡所说的家,是属于他和小不点两个人的新家。

小不点第一次来这么高档的餐厅。

小脑袋瓜像拨浪鼓一样,一会儿瞧瞧这,一会儿看看那,充满了好奇。

“聂凡,今天怎么有雅兴带女儿过来这里吃饭啊?”

身后传来了一个银铃般悦耳的女声。

聂凡回头一看,就看到了下属陆倩满脸笑容地走了过来。

这家餐厅,只不过是聂家的超凡集团在餐饮行业的沧海一粟。

陆倩是超凡集团京都总部元老的女儿,跟聂凡从小青梅竹马长大。

长得精致,笑容甜美,身段勾魂。

跟穆清雪比起来,毫不逊色。

陆倩也是在最近才把主动要求从京都调到这里来的。

她喜欢聂凡,这已经不是秘密。

虽然曾各种暗示,甚至放下矜持,但聂凡却一直无动于衷。

当她得知聂凡做了穆家的上门女婿,更是百般不解。

以她的姿色身材,甚至家境,哪一点不比穆清雪强?

聂凡为何甘愿做穆清雪的上门女婿,都不愿跟她在一起?

陆倩此时穿着白色立领的衬衣,黑色包臀小短裙,修长白皙的腿,套着丝袜。

肤若凝脂,吹弹可破。

此时眉眼含情,妩媚动人。

“粑粑,这位姐姐是谁啊,打扮得好漂酿啊,小不点喜欢她~”

小不点直接凑上前去,抱住她的腿,小脑壳才到陆倩大腿。

聂凡连忙把她抓了过来,“小不点乖,一会儿就有好吃的了,不要打扰这位姐姐好不好?”

“好呀,小不点最乖了,幼儿园老师都喜欢小不点呢~”

软糯糯的声音,配上圆乎乎可爱的小脸蛋,聂凡的心都被融化了。

穆清雪,不知道你现在是否已经后悔了。

陆倩走到聂凡身边,一脸关切:“聂凡,你今天心情看着不太好啊,是不是遇到什么烦心事儿了?”

聂凡苦笑道:“我就是个残废,穆家母女瞧不起我,我想带小不点回别墅住上一阵。”

陆倩惊讶地小嘴微扬,“你就是少了根手指,还是为她断的,这样她还要嫌弃你吗?况且,以超凡集团在整个炎夏的财力,她怎么会……”

聂凡道:“我为她断指的事情,她还不知道,家族的事情,我还没来得及告诉她的。”

“你是怕那女人找上穆清雪的麻烦?”陆倩很了解聂凡,为人低调,没架子,是个很不错的老板。

聂凡皱了皱眉,在陆倩面前,他完全没有秘密。

……

穆清雪跟闺蜜约了个饭。

路过那家米其林餐厅,眼神忽然被外面停着的那辆劳斯莱斯吸引住了。

正暗自惊讶之际,透过透明的玻璃窗,便看到熟悉的身影。

“聂凡?你带小不点来这里干什么!你难道还嫌我们家丢人丢得不够吗?!”

穆清雪站在门口,抬高嗓门就喊了起来。

聂凡抬头也没抬,埋头吃着东西。

“粑粑,外面那个是麻麻啊,你怎么不叫她也来吃饭饭啊?”

小不点嘴里还塞着食物,两个腮帮鼓鼓的,眼睛直勾勾盯着门外的穆清雪。

“麻麻不饿,小不点自己吃就行了。”聂凡敷衍道。

那一刹那,穆清雪才真正感受到了聂凡曾经那种心情。

穆清雪此刻心里翻江倒海,聂凡怎么会来这里吃饭?

他明明无业,还是个残疾人,哪来的钱?

就在穆清雪准备再次开口质问,突然就注意到了打扮得妖娆迷人的陆倩!

陆倩靠近聂凡一些,手很自然搭在他的肩上。

笑盈盈的说道:“聂凡,那个女人到现在恐怕都不知道,这东泉市所有高档的米其林餐厅,都是你名下的产业。”

“她更不会知道,自己到底失去了怎样尊贵的身份。”

陆倩故意放低了声音,还特意把嘴巴凑近了聂凡……


门外的穆清雪顿时目瞪口呆!

看陆倩那穿着打扮,应该是个富婆?

他一个断指的残疾人,穷得兜比脸都干净,富婆怎么会看上他?

实在是好奇,穆清雪还是走了进去。

“你是谁?跟聂凡这个残废什么关系?”穆清雪语气冰冷的问道。

而陆倩却直接从背后用双手搂住聂凡的脖子,语气温柔道:“你就是穆清雪吧?聂凡都把你们的事情跟我说了,我觉得你们不合适,我才是他想要的女人……”

陆倩现在就像是一只特别粘人的小猫咪,温柔到了骨子里。

穆清雪一时间有些发懵。

这到底什么情况?

聂凡这个残疾的臭屌丝,什么时候这么有魅力了?

“聂凡,你什么意思?咱俩可还没离婚呢!”

穆清雪怒道:“你一个残废,要绿也是我绿你才是啊!”

火气正旺,这话显然言不由衷。

结婚这两年来,穆清雪生活还算检点,出格的事情从不做。

聂凡就当是听了个笑话,没有搭理她。

“聂凡!你绿我可以,但女儿还小,你当着她的面……”

“住口!”聂凡头也没抬地打断。

“咱俩现在是冷静期,我跟什么人接触,与你无关!”

聂凡现在也是在气头上,态度格外强硬。

“聂凡,你行!我当初真是瞎了眼了!”

穆清雪说着,便气冲冲地往外走去。

为这种废物东西吃醋?不存在的!

既然他如此对她,那她心里的负罪感也就没那么强烈了。

一阵冷风袭来,穆清雪的秀发随风舞动起来。

犹如她的心情,杂乱不堪。

“粑粑,麻麻怎么走了,她都没理小不点呢,小不点要哭鼻子了,嘤嘤~”

“小不点乖,麻麻有工作要忙,等她忙完就会找小不点玩了哦。”

对待自己的女儿,聂凡格外有耐心。

“聂凡,你不会怪我吧?我刚才只是想帮……”

“我懂。”聂凡打断陆倩的话。

陆倩刚才分明是在帮他故意气穆清雪。

但陆倩对他的感情,却不曾有一丝虚假。

……

夜晚,东泉市最豪华的明湖别墅内。

聂凡刚刚把小不点哄睡着,来到阳台,看着那妖娆的夜色,眼珠含泪。

接管超凡集团的第一件事,他就以大哥聂超的名义为穆家分公司开业送上一分价值一个亿的合同。

这个合作项目进展到三分之一,还差六千万的尾款,他本打算今天就给穆家全部转过去。

可没想到事情竟会发展到这个地步。

聂凡摇摇头,苦笑连连。

穆清雪,这本是我送你的第一份大礼。

往后余生,你所得到的荣华只会比这更多。

可你却偏要亲手给毁掉。

深深吸了口气,精神有些恍惚。

数月之前,他接管家族,暗地里帮了穆清雪多少,她不会知道。

穆家能有今天这种规模,与他的暗中帮助息息相关。

既然这对母女如此咄咄逼人,他也不想继续帮穆家了。

翌日,中午。

穆家别墅,一身黑色旗袍的穆家老太太,坐在客厅正座,双眉紧蹙,眼神涣散。

在她旁边分列坐着的家族众人也是愁眉不展,神色凝重。

此刻,穆清雪看了看时间,道:“奶奶,已经十二点了,按照跟超凡集团的约定,尾款他们上午九点就该到账了。”

老太太叹了口气,缓缓道:“再等一会儿吧,说不定他们已经在打款了。”

这时穆清雪的二叔,穆哲元皱眉道:“超凡集团富可敌国,应该不会耍我们吧?”

“清雪啊,当时分公司开业,超凡集团的宋总可是点名要跟你合作的,你要不给他打个电话问问?”

“尾款不到位,我们分公司的项目也无法正常运转啊。”

家族各位叔叔伯伯此时都把希望寄托在了穆清雪的身上。

穆清雪秀眉紧蹙,不知所措。

超凡集团的总经理宋宇,她根本就不认识啊。

至于宋宇为什么会忽然找她合作,她到现在都还想不通呢。

迫于压力,她只能试着给宋宇打个电话,这是刚合作时,宋宇让秘书留给她的。

“宋总,我是穆……”

“穆小姐,咱们的合作到底为止!请你以后不要再打电话给我了!”

宋宇那边直接就把电话给撂了,语气冰冷,毫无缓和的余地。

穆清雪直接呆在了那里,这个宋宇,翻脸怎么比翻书还要快呢!

上次他对她可是恭恭敬敬,客客气气,完全没有总经理的架子。

而现在,拽得跟二五八万似的!

再次打过去的时候,对方已经直接把她给拉黑了!

穆清雪整个人如遭电击!身体僵硬在那里!

“清雪,怎么回事儿啊?”老太太询问道。

“宋总,把我电话拉黑了。”穆清雪唉声叹气的说道。

看来事情是没有转圜的余地了啊。

“宋宇这个混蛋,怎么能干出这样的事情!他可是跟咱们签了合同的!”

穆哲元咬牙切齿,目光森冷。

但在场的人都知道,他也就在私底下敢骂宋宇,见了面,他都能被吓尿了。

宋宇可是超凡集团的总经理,在东海市权势滔天,谁敢招惹?

而就是这样一个大人物,却出尔反尔,让穆家很是被动。

“对啊,合同!”

穆清雪忽然想到了什么:“这可是宋宇单方面毁约,咱们可以去告他!”

“跟超凡集团打官司?胜算几乎为零!”

说话的是穆清雪的堂哥穆龙杰,穆哲元的儿子。

东泉市著名的青年才俊,年纪轻轻便当上了穆家分公司的总监。

说他是靠老子上位,当然也不为过。

“不试试怎么知道呢?”

这可是穆家最后的希望了。

如果分公司倒了,连带着穆家总公司也会受到牵连。

穆家本身就是孤注一掷,可经不起这么大的波澜。

然而,还没等穆家去告超凡集团,总公司那边再次传来了噩耗。


网友评论

发表评论

您的评论需要经过审核才能显示

为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