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彩小说尽在A1阅读网!手机版

热门小说 > 武侠仙侠 > 第八任王妃

第八任王妃

砚池池作者 著

武侠仙侠连载

好歹她一个堂堂的太师府大小姐,居然因为迷信被利用算计害死。再次醒来体内已经换了灵魂的闻惊舞,开始了她的复仇盛典。新仇旧恨,皆在她鬼医圣手掌控之中,欠她的,十倍奉还,爱她的百倍还之。她就是如此爱憎分明的人,谁若是敢得罪她,就要掂量下自己能否承受住她鬼医的复仇之火。

主角:闻惊舞,慕舆凛川   更新:2022-08-08 19:04:00

在线阅读
分享到:

扫描二维码手机上阅读

男女主角分别是闻惊舞,慕舆凛川 的武侠仙侠小说《第八任王妃》,由网络作家“砚池池作者”所著,讲述一系列精彩纷呈的故事,本站纯净无弹窗,精彩内容欢迎阅读!小说详情介绍:好歹她一个堂堂的太师府大小姐,居然因为迷信被利用算计害死。再次醒来体内已经换了灵魂的闻惊舞,开始了她的复仇盛典。新仇旧恨,皆在她鬼医圣手掌控之中,欠她的,十倍奉还,爱她的百倍还之。她就是如此爱憎分明的人,谁若是敢得罪她,就要掂量下自己能否承受住她鬼医的复仇之火。

《第八任王妃》精彩片段

“新……新娘子咽气了!”

玄王府新房内。

少女容色惊人,一袭大红嫁衣光华夺目。然而,此时的她双眸紧闭,嘴角渗血,整个人歪在拔步床上,早已没了气息。

新房外,几个丫鬟吓得匍匐在地,噤若寒蝉。

第八任王妃,竟然连洞房都没熬过,就暴毙了!

在他们面前,立着一个玄衣男子,身材修长而高挑,却周身散着煞气。

“送一个死人给本王,我看你们是活腻了!”男子声音阴厉,透着死亡气息。

死一般的寂静。

突然,房中有了动静。

原本已经咽了气的少女忽然张开眼睛,眸中闪过一丝厉光,很快就发现了不对劲。

她不是已经死了吗?怎么会在这里……

下一秒,脑海里充斥着不属于她的记忆,疼得她皱了皱眉。

这是……借尸还魂?

她闻惊舞,堂堂现代医毒双绝的军医特工,居然魂穿到了天隆王朝一个不受宠的废材嫡女身上,还被妹妹设计送来玄王府替嫁。

没来得及多想,闻惊舞忽然胸口剧痛无比,下一秒,喉头一热,一口热血喷了出来。

不好,她中毒了!

好恶毒的女人!这是想让她干脆死在玄王府,不仅不会再回去坏她的婚事,甚至还能把罪责推给玄王。

好一招一箭双雕!

闻惊舞深吸一口气,平复了胸口那股躁动。正欲掀了帘子出去,只见一堆丫鬟大喊:“诈尸了,王妃诈尸了!”

这些古人就是大惊小怪,她穿越了都没这么惊讶呢。

要不要扮作僵尸吓吓她们?

正思考间,一股力量将她吸了出去。

不等她反应过来,身子已落入一人怀中。

闻惊舞下意识地看过去,顿时瞳孔微缩。

这男人戴着半张银制面具,然而他的眸底却是赤红一片。而他冰冷如毒蛇一般的气息喷洒在她的脖子上,寒意更让她微颤。

他目光毫无一丝生气,看她的眼神好像在看待一件死物。

“你就是慕舆骁送到本王府上的女人?这般故弄玄虚,是想陷害本王吗?”男人轻啧了一声,忽然抬起手抹掉了闻惊舞唇角沾染的血迹。

闻惊舞愣在原地,这就是原主这次要嫁的男人——玄王慕舆凛川。

这男人,好病娇啊!

就在她恍神的一瞬间,脖颈上忽然传来一阵刺痛。

该死的,这男人竟然咬她。而且,他竟好似在吸她的血!

闻惊舞震惊万分,下意识地就要反抗。然而,原主这具身体本身十分虚弱,又加上还中着毒,根本就不是这个男人的对手。

她才刚出手便被钳制住手臂,不得动弹。

忽然,闻惊舞皱紧了眉头。眼前这男人的脉象怎么这么熟悉?

脉象混乱,血液逆流,整个人成癫狂之状,还要吸食别的生物的血。

这症状,竟与她实验室里那只被她注射了从深海里提取出来的不明毒素的小白鼠一模一样。

那是她研究了多年的课题,是她曾经所在的那个世界里十分令人恐惧的一种病毒,有人妄图用这种病毒来控制人类。

她研究了整整五年,好不容易快要看到成功,却死了。

闻惊舞来不及疑惑为何魂穿异世还会见到这种类似的症状,但她很清楚,再过不了多久,眼前这个男子就会经脉爆裂而死,而且死前万分痛苦。

下毒之人,简直其心可诛!

四周一片死一般的寂静,耳畔是男人的吞咽声。

闻惊舞只觉得脖颈处越来越疼,眼前的景象也逐渐模糊,最终失去了意识。

周遭一片黑暗,仿佛陷入无尽的深渊之中。

闻惊舞全身的血液滚烫,烧得她神智混乱。五脏六腑里更是像有无数的虫蚁在啃咬,仿佛下一刻就要爆体而出。

她紧闭着双眼,死死咬着牙承受着毒发的痛苦。可是很快,大口大口的毒血从她口中涌出。

闻惊舞察觉到生命的流逝,混沌的脑海里再次浮现自己穿着白大褂在实验室里不分昼夜的研究,可到头来却被最信任的人背叛。

她明明只想尽快研究出解毒剂,好救更多无辜的人。可却被那些人利用,成为他们往上爬的垫脚石!

她不甘心!

她不能就这么死了,老天给了她一个重新活过来的机会,她不能这么轻易地死在这个男人手里。

“嘀……”

虚空中传来电流沙沙声,没有人发现此时闻惊舞手腕上套着的一只红玉镯子正发出耀眼的光,一个熟悉的场景慢慢地出现在闻惊舞的脑海里。

这不是她的实验室吗?

闻惊舞心喜万分,飞快到走到靠墙的大冰柜前,从里面取出一支血清。

拿到血清的那一瞬间,闻惊舞动了动意念,下一刻就离开了实验室。

周身的光亮逐渐黯淡,最终归于手腕之间。

而闻惊舞腕间戴着的那只红玉镯子不知何时消失了,只在手腕内侧留下了一朵血红色的莲花印迹。

闻惊舞睁开眼,发现自己手里竟然真的一管针剂,与此同时,她也看清了手腕上的痕迹。

原来她不是在做梦,她真的将实验室一起带了过来。

闻惊舞顿时一阵欣喜,有了这么大的金手指,她一定能在这个世间活得很肆意。

然而,她脸上的笑容才露出一半,一阵巨痛瞬间将她拉回现实。

感受到脖颈间那痛意,闻惊舞惊愕不己,这个狗男人竟然还在吸她的血!

这是什么吸血鬼吗?

 


闻惊舞当即立断,握紧针管,狠狠刺入男人颈侧,随后将药液推入。

虽说这药剂没经过试验,但眼下也只能死马当活马医了。

毒死这个疯批王爷,好过她被吸干血。

做完这一切,闻惊舞正打算将人松开,忽然就有人从外面冲了进来。

几名侍卫见主子昏迷不醒,还被新王妃钳制在手,纷纷拔剑对准了她。

“你好大的胆子,竟然敢行刺王爷!”

闻惊舞一愣,下意识地反驳,“我没有。”

“眼下王爷昏迷不醒,你还想狡辩!赶紧放了王爷,否则我对你不客气!”

闻惊舞看着眼前泛着寒光的长剑,心里有些急,不由的就伸手掐向玄王的人中。

侍卫顿时又上前一步,“住手,你对王爷做什么!”

就在这时,昏迷的慕舆凛川闷哼了一声,幽幽地睁开了眼。

他竟然提前发作了?

原本他每日都有服药,为的就是控制每月的毒发。而且,只要临近发作那几日,他就会将自己隔离,以免毒发时伤人。

可今日,本不该是发作之日,可当他闻到那女人身上鲜血的味道,竟是瞬间失了控。

这太奇怪了。

这个女人到底是何人?竟能左右他的毒发。

“王爷,你醒了!”

慕舆凛川很快发现自己此刻竟然被一个女人给钳制了,他眉头瞬间一拧,身形一动,两人的姿势立刻发生了调转,一只大掌再度掐住了闻惊舞的脖子。

“说,你到底是谁?刚刚对本王做了什么?”

压下毒发的慕舆凛川眸中的猩红退去,一双黑眸深不见底,正居高临下地审视着闻惊舞。

他的手指下正按着闻惊舞的颈动脉,只要她敢说一句假话,他就会直接杀了她。

“玄王殿下就是这么对待自己的救命恩人的?”闻惊舞眨了眨眼,一脸的无害,而她掩藏在袖中的手上正紧紧握着针管。

慕舆凛川危险地眯起眼,声音低沉,“难道不是你故意引本王发狂?”

他瞥见闻惊舞颈上缠着的丝巾,隐隐有血迹从下面渗上来。然而下一秒,他的手指就在她的伤口处狠狠一压。

闻惊舞顿时痛得皱眉。

这疯批下手真狠!

“当然不是。殿下自己应该清楚,每一次的毒发时的痛苦都在加剧。经脉纠结,血液逆行,若非我刚才施救及时,殿下的心脏此刻怕是早已经撑爆了。”

“是吗?”

慕舆凛川面上不显,心中却是惊疑。

以往每次毒发后,他都会全身疼痛不良于行,可这一次,除了有些疲倦以外,他竟感受不到半分后遗症。

只可惜,他不会轻易相信任何人。尤其还是这么一个极其可疑的女人。

“到底是谁派你来的?是老三慕舆骁还是……”

他说着,手上用力,闻惊舞顿时觉得呼吸困难。若不是有求于他,她恨不得直接掏出针管再给他来一针。

“殿下不信我,那就只能等死了!”闻惊舞艰难地说道。

“本王凭什么要信你!”慕舆凛川冷冷道。

闻惊舞深吸一口气道,“你每隔二十日就会发病一次,每次发病都会有血液流动过速,经脉逆行的症状。而且,你闻不了鲜血的味道,起初发病时,你还能有自我意识,可越到后头你就越会失控。”

“今日你就因为我的血而失了控,若我没猜错的话,王爷从第一次发病到今日,应该有半年多了吧。”

随着闻惊舞的话,慕舆凛川的脸色越来越难看,眸中的审视也越发强烈。

就在她觉得自己快要被掐死的时候,慕舆凛川松开了手。

他一把拎起闻惊舞,把她带入房内。

“说说吧,你打算怎么帮我去毒?”

闻惊舞猛地咳嗽了两声,“我会留在玄王府替殿下解毒,等殿下体内的奇毒解了之后,还请殿下放我平安离开。”

“只是平安离开?你若不说实话,本王绝不会饶你。”慕舆凛川可不信。

前几任王妃不论是怎么嫁进王府的,背后都有着不可告人的图谋。

这个女人能帮他解毒,却只是想离开?

闻惊舞被拆穿也不慌张,眨眨眼道,“王爷也知道,我方才险些就死了,也是我自己命大才逃过了这一劫。可我没权没势,在闻府也不受宠,所以我想求得王爷的庇护,助我报仇。”

而最重要的一点是,她需要借着玄王妃的名义,好好去找那些敢在背后算计她的人算算总账!

“呵,还真是一只狡猾的狐狸。”慕舆凛川嗤笑一声,忽然长臂一揽,勾住闻惊舞的腰将人带进怀中。

闻惊舞吓了一跳,连忙伸抵住他的胸膛。

带着点酥麻的痒意,低沉的声音在她耳边响起。

“你最好有办法替本王解毒,否则,本王不介意到时候吸干你的血。”

三日后,太师府。

一辆豪华的马车停在正门前,赶车的下人放好踩脚凳。

三皇子慕舆骁率先下了马车,紧接着从马车里扶下盛妆打扮的太师府二小姐闻锦微。

今日是回门之日,闻锦微站在太师府门外,看着还未曾摘下的红绸与灯笼,得意地勾了勾嘴角。

那个贱女人恐怕这个时候已经死了吧?要怪就怪她挡了自己的路,一个自小养在外头的闻家女,凭什么跟她争三皇子妃的位置。

两人正准备进去,突然一道飞刃破空而来,擦着闻锦微身体,直直钉在了门框上。

变故突生,所有人都惊呆了。

只见又一辆马车停在了太师府门前,里面钻出一人,一头乌发盘了个高髻,只用两枚金簪点缀,却是硬生生地将满头珠翠的闻锦微衬得逊色不少。

闻锦微眸中闪过震惊,脱口而出道,“你……你怎么会在这儿?”

 


她不是被灌下了噬魂草,怎么还可能活着回来!

闻惊舞眸光摄人,冷冷一笑道,“我为何不能在这儿?难不成,只许你回门,就不许我回了?”

闻锦微眼神微闪,忽然冷笑道,“那玄王殿下怎么没陪着姐姐一起回来?难不成,姐姐刚嫁到王府,就失宠了?”

“难道这不都是你算计的吗?”闻惊舞冷冷道,“需要我提醒你一声,到底谁才该嫁去玄王府?”

此话一出,周围看热闹的人都露出了惊讶的表情。

谁人不知道三日前太师府有两桩喜事,长女嫁给当今玄王慕舆凛川,次女嫁给当今三皇子慕舆骁。

此等亲事,谁人不羡慕呢。

但是,现在听来,好像有什么猫腻呢!

面对众人的窃窃私语,慕舆骁脸色铁青,“闻惊舞,本皇子知道你嫁给玄王心有不甘,但这是父皇下的圣旨,你别在这儿没事找事!”

闻惊舞眼神冷厉害,这对颠倒黑白的狗男女。

“你们也配跟我在这里提圣旨,当初婚约上到底写的是谁的名字?是不是觉得我嫁入玄王府必死无疑,正好成全了你们?”

慕舆骁和闻锦微两人对视一眼,均从对方眼里看到了惊骇。

这个贱人竟然猜到了他们借刀杀人的计划!

闻锦微当即咬咬牙,“姐姐,你是因为记恨爹爹将你从小送到寺中,所以刻意报复吗?亏我还因你这些年过得清苦而愧疚,处处忍让你。”

“既然觉得愧疚,不如就跪下给我磕三个响头,我好考虑原不原谅你。”

“你放肆!”慕舆骁眼神微闪,恨恨道,“锦微天性善良让着你这个长姐,但本皇子却不会让你再欺负她。”

闻锦微不着痕迹地勾了勾嘴角,哼,活着出玄王府又怎么样,跟她斗,休想!

“啪!”

闻惊舞抬起手,迅速狠戾地扇了闻锦微一巴掌。

闻锦微被打懵了,整个人往后退了几步,回过神来,立刻伸手指向闻惊舞。

“你居然打我!”

“打的就是你!”闻惊舞目露不屑,上前一步掰住闻锦微的手指。

“啊!”闻锦微立刻惨叫了一声,楚楚可怜地看向慕舆骁,“殿下!”

眼见心上人受苦,慕舆骁愤怒道,“闻惊舞,你若再不放开锦微,就休怪本皇子无情了。”

“三皇子,我可是你皇婶。论起来,你也得给我请安,凭什么在这儿大呼小叫。”闻惊舞冷嘲热讽道,

慕舆骁的脸瞬间绿了。

就在这时,闻太师与闻锦微的生母柳氏听见了动静,匆匆走了出来。

闻太师看见闻惊舞,眸中先是闪过一丝异色,随即怒道,“孽女,你想干什么!”

“当然是教教侄媳妇怎么做人了,谁叫柳姨娘连个女儿都教不好,给闻家丢这么大的脸呢。”闻惊舞冷笑。

柳氏在闻府称王称霸惯了,眼下却在大庭广众之下被叫作姨娘,顿时怒了:“闻惊舞,你反了天了!闻家替你定下这么好的婚事,没想到你竟是这样的白眼狼。我要是你,恨不得拿根绳子吊死!”

“柳氏,你怕不是这十几年的好日子过得忘了自己是什么身份。你不过是我祖母娘家的一个表外甥女罢了,家道中落来投奔。是我祖母好心收留你,你却转头爬上了我爹的床,还和我娘一同有了身孕。你这样的白眼狼都能活得好好的,我为什么要去死?”

闻惊舞满脸冷漠,当年柳氏仗着有几分姿色,将闻太师迷得团团转。甚至在原主母亲生产时买通了一个算命的,栽赃原主命格不祥,会影响闻府的气运,这才害得原主被送到寺里去自生自灭。

这笔账,她可记得牢牢的!

闻太师见闻惊舞越说越直白,顿时怒意滔天,“满口胡言乱语,来人,大小姐得了失心疯,还不赶紧将她拿下!”

太师府的侍卫立刻冲了上来,周围原本看热闹的人立刻作鸟兽散。

闻惊舞手无寸铁,唯有发间金簪一支,只见她一手钳制着闻锦微,另一只手握着金簪,扎向侍卫的要害处。

她脚下步伐诡谲,一时间竟然无人能看清她的动作。

没过一会儿,都躺在地上嗷嗷惨叫。

“一群废物!”慕舆骁气急道。

闻太师见情势越发失控,当即隐晦道,“惊舞,别再胡闹了。难道你舍得让你母亲难过吗?”

闻惊舞顿时眼神微变,手动的动作了顿了顿,闻太师这话摆明了是在要挟她。

可偏偏她却不得不投鼠忌器,在原主的记忆中,唯一留恋的人就是生母蒋氏。如今她占据了人家女儿的身体,便该替人家尽这一份孝心。

闻惊舞想了想,假意道,“父亲说得是,做女儿的怎么能让母亲担忧呢。”

收拾这一家子渣渣也不急于一时,眼下当务之急,是先将蒋氏救出来。

就在这时,闻锦微眼珠一转,趁着闻惊舞恍神的瞬间,用力推开她钳制着自己的手臂,反手更是将闻惊舞往一旁侍卫的刀口上推去。

闻惊舞一时不察,脚下踉跄了两步,心中升腾起一股怒意。

这个恶毒的女人!

既然她这般歹毒,那也就别怪她了。

闻惊舞抬了抬手,一个错身躲闪。闻锦微来不及收力,整个人朝着刀口扑了过去。

“啊!”闻锦微凄厉地尖叫起来。

 


网友评论

发表评论

您的评论需要经过审核才能显示

为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