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彩小说尽在A1阅读网!手机版

热门小说 > 武侠仙侠 > 穿越成反派后征服女帝

穿越成反派后征服女帝

瞄爵作者 著

武侠仙侠连载

一觉醒来,现代人顾尘封穿越到古代。岂料,他刚睁眼就面临生死攸关的情况,一个身穿宦官服饰的太监要给他净身。此时,神秘系统降临,为期签到二十年,每次打卡都可以获得奖励。此时,他在女尊男卑时代的净身房打卡,获得金刚不坏之身。于是,一把刀划过,他只是感受到疼痛,但身体完好无损。为了更好的活下去,他不得不开始征服女帝!

主角:顾尘封   更新:2022-08-08 19:04:00

在线阅读
分享到:

扫描二维码手机上阅读

男女主角分别是顾尘封 的武侠仙侠小说《穿越成反派后征服女帝》,由网络作家“瞄爵作者”所著,讲述一系列精彩纷呈的故事,本站纯净无弹窗,精彩内容欢迎阅读!小说详情介绍:一觉醒来,现代人顾尘封穿越到古代。岂料,他刚睁眼就面临生死攸关的情况,一个身穿宦官服饰的太监要给他净身。此时,神秘系统降临,为期签到二十年,每次打卡都可以获得奖励。此时,他在女尊男卑时代的净身房打卡,获得金刚不坏之身。于是,一把刀划过,他只是感受到疼痛,但身体完好无损。为了更好的活下去,他不得不开始征服女帝!

《穿越成反派后征服女帝》精彩片段

我叫顾尘封,是一个来自现代的穿越者。

不过此时眼前的情况并不容我乐观,只见一个身穿宦官服饰的太监要为我净身。

……

“顾公子,老奴这就为您净身,只要净身了,您就可以一直待在女帝身边。”

顾尘封见状连声大喊:“不要!不要啊!”

宦官丝毫不理会顾尘封的话语,只见其一把将顾尘封的裤子扯掉,手里的银刀明晃晃,一闪一闪。

想别人穿越,哪个不是威震一方,自己倒好,刚穿越过来就要被人割掉二弟……

就在宦官即将要出手的时候,周围的环境突然安静下来。

空气好像凝固一般。

“这……这是发生了什么事情?”

顾尘封不解的盯着周围的响动。

……

“系统激活成功”

“为期20年签到,现在开始。”

听到自己耳边响起的声音,顾尘封好像明白了自己触现了所谓的金手指。

金手指的激活,无数记忆也涌入顾尘风的脑中。

他所穿越的地方名为金朝。

是一个女尊男卑的地方。

而自己作为大金王朝当代将军的六王子不仅天资聪慧,相貌堂堂而且能力出众。

只不过身为六王子的他不满足于男尊女卑的生活,竟然偷走自己母亲的虎符,调兵南上企图进军策反。

原本万事俱备,只欠东风,但可惜自己的计谋被大哥顾倾寒发现,为博得女帝青睐,将自己检举揭发。

事发至此,自己无奈只身北调上山,但还是被金兵捉拿。

不过好在自己和女帝青梅竹马,两小无猜,女帝也一直倾心于己,这才饶他一命。

作为代价,那便是要净身待在女帝身边。

……

顾尘封是打死都没有想到,自己好不容易穿越一次,竟然是作为一个反派。

而且还是任人宰割的反派。

……

【至尊签到系统绑定成功,宿主每日可签到一次,签到地点越特殊,获得奖励越珍贵。】

【大金王朝特殊地点签到——净身房,是否打开奖励?】

随着一连串的提示音响起。

顾尘封现在也是死马当活马医。

作为穿越者而言,系统这种东西他自然是最熟悉不过,毕竟没吃过猪肉还能没见过猪跑。

不过他没想到的是,自己歪打正着,身处净身房之中,反倒是出发了签到特殊地点。

眼前也没有更好的解决方法,只好死马当活马医。

“签到!”

顾尘封没有犹豫,立刻在心中默念。

【签到成功,恭喜宿主获得不死不灭圣躯,是否融合?】

系统的提示音响起。

顾尘封心中猛地一颤。

不死不灭圣躯?那自己岂不如同金刚狼一般,不管受到什么伤害,都会愈合。

这样的话自己岂会怕小小的一个精身,反正不到一刻钟的功夫就会重新长出来。

“融合!”

刹那间,一股金色的光芒顺入顾尘封体内。

这团光芒中仿佛蕴含着无穷无尽的能量,疯狂涌入自己四肢百骸。

就连被废的真武也尽数痊愈。

……

未等顾尘封高兴,他便只觉得下面传来一阵撕心裂肺的疼痛。

紧接着一阵如同杀猪般的叫声响彻四周。

……

随着净身房的房门被打开,顾尘封脸色苍白的被人抬出来,随手扔到一旁十分破旧的房间。

“女帝说了,打今起,这便是你的住处,等过阵子可以下床,你再准备当女帝的贴身宦官吧。”

嘎吱一声,门被关上。

一股阳光透过门缝照射在顾尘封的脸上。

那几个太监也只是简单的为他止血包扎,丝毫不理会自己的死活。

“等老子出去,一定要你们好看!”

说着顾尘封身上乍现金色光芒,原本残缺的身体眨眼间痊愈。

虽说自己身体已无大碍,但回想起刚才的感受,顾尘封后背不禁再次冒出冷汗。

……

顾尘封简单整理思绪,梳理脑中记忆。

首先自己身为反派,身负吞天魔功,先前魔心入体,伤天害理的事情自己可是没少干。

而且一直都把女帝的爱意玩弄于股掌之间,为了就是有朝一日策反,可以亲自坐上大金王朝帝王的宝座。

而这个地方之所以女尊男卑,也是因为早在几千年前,一块天外陨石降落,改变了大金王朝女人的体制。

使得女人的体质大幅度提升,远超男性,而在陨石之中更是发掘真武之法供女人修炼。

真武一共分为九品,九品乃是最上品。

此法只得女人修炼,男人如果修炼的话会永远都无法生育,所以大金王朝的所有男人也都以学习真武为耻。

但这副躯体的宿主非要剑走偏锋,年仅二十余岁,便突破四品真武。

放眼望去不敢说后无来者,但在整个大金王朝那也是前无古人。

而且还躯体的主人先前还在一处古墓之中,偶然传承吞天魔功,至此魔功入心,才导致他有谋朝篡位的想法。

……

虽说顾尘封现在功力恢复,但眼下的情况也不容乐观,因为自己的做法,导致整个家族都受到牵连。

母亲更是直接被革去大将一职,如果不是女帝念及旧情,他们顾家恐怕现在已经被株连九族。

想到这里,他不禁自言自语吐槽到:“顾倾寒真是够没脑子的,差点没给自己整死,果然,小说里的反派往往都是被自己的队友蠢死的。”

……

除此之外,顾尘封现在最关心的就是签到系统的问题。

如果说地点越特殊,奖励也就越特殊,而自己又有圣躯加持,这是不是代表着,自己必须要当好反派一角,卯着劲往死做。

想到这合理,顾尘封突然想到一个好地方。

那便是天牢。

至此一个邪恶的计划悄然在顾尘封脑中升起。

……

反观此时大殿之中。

一女子长相俊美,身材姣好,气质极佳,身穿九凤帝袍,端坐于九凤之椅之上,手中紧握毛笔,批改奏折。

此人便是大金王朝的女帝,叶明空。

“回禀陛下,您交代的事情已经办妥。”

叶明空没有抬头,只是轻声嗯了一声。

“吩咐太医取悄悄,别到时候人死了,这几日如果有空的话,我会亲自过去看卡他。”

“是。”

宦官双膝跪地,行礼告退。

叶明空放下手中毛笔,眼神之中闪过一抹异样。


此时的顾尘封还在房子里研究自己的系统。

自己的房门突然被人推开。

“呦,弟弟还活着呢。”

来的不是别人正是顾尘封的大哥顾倾寒。

顾尘封为了不让顾倾寒看入段宜,故意装作一脸虚弱的样子。

“呵……多亏了大哥不是……”

顾倾寒收起手中的折扇,幸灾乐祸说:“弟弟千万不要埋怨大哥,毕竟你差点就铸下大错,如果不是大哥助你悬崖勒马,你也不会苟活于此。”

顾尘封回想起刚才在净身房受的屈辱,咬牙切齿的说:“那我岂不是还得谢谢大哥了。”

顾倾寒微微一笑。

“你我二人亲兄弟,那到不用,在告诉你个好消息,父亲让我给你带话,说已经将你从族谱上除名,母亲虽说短时间没法官复原职,但因为前线吃紧,估计也就是早晚的事,从今天开始,你就老老实实的待在后宫之中当你的宦官吧。”

说罢,顾倾寒扬天嘲笑,转身离开。

……

就在他准备离开的时候,突然感到一掌大手抓住自己的肩膀。

未等他反应过来,只觉得自己脸上传来剧痛。

“顾尘封,你疯了是不是!”

顾尘封一把抓住顾倾寒的头发,满脸恶心的表情。

“你到底有没有点脑子,既然举报自己的亲弟弟起兵谋反,知不知道,这可是诛九族的罪,真当你们能活着是因为你检举揭发有功劳?如果不是女帝心中对我有爱慕之情,你们早死了!”

顾倾寒咬牙切齿的盯着顾尘封,双拳紧握,顾尘封说的是事实,但他就是不愿意承认!

顾尘封继续说:“下次做事之前,长点脑子,不然连自己是怎么死的都不知道!”

顾尘封说完话便将顾倾寒提,一把丢到门外。

他冷冷的看着顾倾寒。

“族谱什么我从来都不在乎,还有,从今天开始,我不想在看见你,以后见你一次打你一次!”

随着木门嘎吱一声关上,顾倾寒满眼愤恨的用拳头锤击地面。

“顾尘封!早晚我会让你付出代价的!”

……

次日清晨。

顾尘封还在睡梦之中便被人一把从,被窝里拉出来。

他一脸懵的盯着眼前的小太监。

“你脑子有病是不是!”

顾尘封怒骂道。

谁料他刚说完话,小太监一脚就踹过来。

这一脚结结实实踩在顾尘封脸上。

顾尘封哪能受这种委屈。

他起身就要打小太监。

可谁料眼前的小太监压根就不怕他,只见小太监用手指着顾尘封说:“你敢打我?你试试看!你今天要敢动我一根手指,我让你以后再后宫之中寸步难行!”

顾尘封可不吃这套,正好他现在想进天牢。

说罢他被小太监摁在地上就是一顿毒打。

打的小太监哀声载道。

外面的人听到动静赶紧进来将两人拉开。

小太监被打的鼻青脸肿。

他扯着嗓子,如同公鸡一般怒骂道:“顾尘封!你算什么东西!还当你是大少爷呢!不过就是丧家犬罢了,你等着我这就去找总管主持公道!”

“主持公道?我主持你个头!”

顾尘封身上迸发出一股劲力,将周围的人震飞。

箭步冲到小太监面前,疯狂给其掌嘴。

“死太监!死太监!死太监!”

他一边抽这个不知死活的太监,一边口中怒骂。

顾尘封这边正抽着起劲,太监总管夺门而入,一把抓住顾尘封的手。

只见其怒目道:“顾尘封!我看你是活腻歪了!”

顾尘封满脸不在意。

“有本事弄死老子啊,只要你不弄死老子,迟早有一天,我会把你们都杀光!”

这话听得周围所有人汗毛直立。

毕竟顾尘封是哪种人,他们心里可都有数。

不过这话可吓不倒太监总管。

他冷哼一声说:“你不过就是一介废人,怎么敢如此口出狂言,如若不是女帝欣赏你,今天老奴非要让你知道花儿为什么这样红。”

顾尘封没有说话,两人就这么四目相对。

在气势上,顾尘封一点都不落于下风。

太监总管也不想找事,毕竟他这趟之所以过来,就是叶明月让自己来接顾尘封。

就是找人抬都得抬过去。

原本总管还顾及到顾尘封身子虚弱。

可谁知道这家伙竟然生龙活虎。

要知道,一般的男人在净身后,少说半个月都没法下床。

“既然你这么生龙活虎,那就和我去见女帝把。”

“见我?”

顾尘风一脸茫然,这好端端的为什么要见自己。

总管没有回答顾尘封的问题,只是自顾自的朝门外走去。

顾尘封紧跟其身后。

……

不得不说,这皇宫真是大,以前顾尘封都没有仔细瞧过。

两人经过一处荷塘,穿过几个侧妃的寝宫,来到女帝就寝的地方。

“你在这里等着,老奴前进去通报一声。”

说着总管便起身准备通报。

这要是放在以前,或许顾尘封就老老实实的在外等候。

但今时非同往日,他就是为了作死而生。

所以他现在准备硬闯女帝寝宫。

……

寝宫之内,叶明月坐在一张红木桌前,身穿一袭玄色长袍,手中攥着毛笔批改奏折。

太监总管跪在她面前。

“回帝上,顾尘封位于大殿之外。”

叶明月放下手中毛笔,轻声叹息。

她刚想开口宣其进殿。

外面突然传来一阵大的响动声音,大门直接被撞开,几名带刀守卫更是直接被打的人仰马翻。

顾尘封缓缓走入殿内。

“顾……顾尘封!你要造反!”

太监总管刚想开口喊人,顾尘封箭步上前,一掌将其劈昏。

此刻周围寂静一片,只剩下顾尘封和叶明月两人。

叶明月没有丝毫慌张的样子。

“几天不见,你倒是长本事了,连我的寝宫都敢闯。”

顾尘封冷哼一声。

他装作一脸可怜的样子。

“女帝大人可真是狠心呢,就这样让我变成了宦官,真是一点都不念及旧情呢。”

“呵,我不念及旧情?要知道你犯的可是株连九族的大罪!如果我不念及旧情,你早就人头落地了!”

 


顾尘封叶明月的椅子上。

椅子上刻着九条凤凰。

“想多少人都梦寐以求坐上这凤椅子,女帝大人不如将位置禅让于我,让我也治理治理这大金天下。”

叶明月闻言勃然大怒。

“放肆!”

只见其冲上前,便要擒拿顾尘封。

可谁曾想,顾尘封瞬间之间消失不见,等再出现的时候,用手搂住其后腰。

“我不过就是和帝上开个玩笑罢了,帝上怎么还生气了呢。”

这一举动搞得帝上有些莫名的慌张。

想自己喜欢顾尘封这么多年,顾尘封都如同一块石头一般,如今怎么突然如同开了窍一般。

女帝还想反抗,但被顾尘封一把摁在椅子上。

两人感受着彼此的呼吸。

而顾尘封则是一脸戏虐。

“放心,我现在对你的凤椅不感兴趣。”

“那……那你对什么感兴趣……”

顾尘封微微一笑,吻向女帝那薄如蝉翼的嘴唇。

女帝被这一举动惊吓的瞳孔都放大几分。

不过这也是她这么多年都想要的感觉。

两人相拥于凤椅之上,如胶似漆缠绵在一起。

就在这时,几个四品带刀侍卫突然冲了进来,其中还有礼部尚书大人的犬子公孙景良。

这一切都是顾尘封计划好的。

……

早在硬闯寝宫之前,他只是简单的将几个侍卫打昏而已,故意放走三名守卫,好去通风报信。

因为依照叶明月的习性,就算自己硬闯寝宫也不一定会进天牢。

但如果这件事情被人传出去,她碍于部下进言,就算内心之中再不肯,也会把自己关进天牢。

如今硬闯女帝寝宫,公然调戏女帝,这两项名声已经坐实。

天牢之行,顾尘封是志在必得。

……

“帝上!顾尘封!你好大的胆子!”

公孙景良一声怒吼,带着几个侍卫一把将顾尘封擒拿。

顾尘封跪在地上,满脸的不屑。

如果不是自己乖乖就范,就凭这几个臭鱼烂虾还想擒拿住自己?

“臣救驾来迟,还请帝上多多恕罪。”

叶明月脸上的那一抹嫣红还未消散,她轻抚嘴唇意犹未尽的说:“都……都起来吧。”

“顾尘封硬闯寝宫,公然挑战帝上威严,论罪当诛,还请帝上将其交付于我,先将其关押天牢,择日候审。”

关押天牢!

这四个字被顾尘封听到别提有多兴奋了。

“来人!给我把顾尘封押下去!”

就在顾尘封以为自己计谋得逞的的时候,叶明月突然开口说:“等等!”

众人一脸茫然的盯着叶明月。

“今日之事,不可声张,此事有损我大金威严,万万不可声张,此事我会交付于大理寺的人处理。”

明眼人都知道,叶明月是想保住顾尘封的小命。

“可……可是……”

公孙景良还想说什么,但被叶明月打断道:“此事就此作罢!”

叶明月脸色一板说道。

众人也是不敢再次反驳,毕竟谁敢没脑子的去挑战女帝的威严。

“诺!”

公孙景良带着侍卫撤出寝宫。

顾尘封一脸失望的呆在原地。

精心计划好的一切现在全部都被打乱,真是命不由己。

“顾尘封。”

叶明月收起往日威严,细声细语叫道。

“嗯?女帝唤臣有何事?”

“今晚时分来我寝宫。”

“什么!”

顾尘封满脸不可思议。

“帝上,臣已经是废人了,您没必要如此羞辱臣把。”

女帝轻声叹息。

“朕只是让你来陪朕散散心罢了,行了,下去吧。”

顾尘封应了一声,随后便准备转身离开。

谁曾想他刚走出大门没两步,就看到公孙景良带着一批侍卫在不远处。

明眼人都看得出来,这肯定是在等自己。

“刚好满肚子火没地方发,既然你们自己找死,可就怨不得我了!”

……

公孙景良看顾尘封气势汹汹得朝自己走来。

“顾……”

他话未说出口,顾尘封一拳打向他面门。

周围的几个带刀侍卫站在一旁脑子还有点犯懵,他们怎么都没料到,顾尘封竟然会先行出手。

“看什么!还不都给我上!”

众人在公孙景良的话语之中回过神来。

一瞬寒光闪过。

利刃割断顾尘封的一缕头发。

“找死!”

一缕魔息涌上顾尘封眉心之处,只见其双掌用力,威压迸发而出。

几个带刀侍卫刹那间飞出。

顾尘封微微一笑,盯着公孙景良,

“我最讨厌你们这种仗势欺人的废物!”

“顾尘封!你身为罪人之身,你敢动我,我爹绝对不会放……啊!”

公孙景良话未说完,周围传来声声惨叫,不大会的功夫。

顾尘封的右拳之上沾满血迹。

这下就算出了意外,自己铁定也是要进天牢的。

……

时间大约过了两三个时辰。

顾尘封悠哉悠哉的待在自己的房子等着被抓。

果不其然。

那几个老登带着大批人马将他擒拿。

等他见到叶明月的时候,已经身处天牢之中。

大金王朝的天牢又名十八处修罗地狱。

一共往下深一十八层。

因为天牢下有不灭业火的原因。

每下一层,温度上升40度。

……

“顾尘封……”

叶明月满脸凝重的盯着他,这次不是他不想保顾尘封。

只是礼部尚书大人,公孙俨然联合刑部尚书,兵部尚书,三人联合进谏势要严惩顾尘封。

“罪人顾尘封待帝上发落。”

公孙俨然拱手下跪说到。

叶明月一脸冷漠。

“你们三人都能进谏上奏,逼朕将顾尘封打入天牢,现在又何必假惺惺的要问朕的意见!”

“帝上……”

公孙俨然刚想开口解释,但被顾尘封打断到:“公孙大人如此大费周章是何苦呢,既然您都能逼帝上将我关进天牢,还不如让帝上将我斩首示众。”

顾尘封的话语之中充满嘲讽之意。

公孙俨然冷哼一声。

“汝已如同待宰羔羊,怎还能口出如此狂言!”

顾尘封双手死死抓住天牢栅栏。

“公孙老东西,你我二人做一赌注可好?”

“何赌注?”

“如果我能在天牢最底层待够半个月,出来你必须当着满朝文武的面给我磕头叫爹,如何?”

“赌,有何不敢!”

自古以来,凡是进天牢八层之后得人,能出来少之又少。

更别说最底层的十八层。

那个地方少说也得有近千度不止。

古往今来,还没有谁能活着从天牢走出来!

叶明月一脸忧愁的盯着顾尘风。

要知道,在她眼里,这无疑等同于自杀。

 


网友评论

发表评论

您的评论需要经过审核才能显示

为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