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彩小说尽在A1阅读网!手机版

热门小说 > 武侠仙侠 > 圣贤书是个好东西

圣贤书是个好东西

阡陌芝作者 著

武侠仙侠连载

自从穿越到这个以诗为尊的位面之后,王湛行强烈的意识到,诗词歌赋在这个时代是多么炙手可热的东西,那些他之前生活的世界中,人们追求的钱、权、名利、名誉,都可以通过诗词歌赋获得,你可以拥有你想要的一切,只要你能贡献出诗来。

主角:王湛行,林素衣   更新:2022-08-08 19:04:00

在线阅读
分享到:

扫描二维码手机上阅读

男女主角分别是王湛行,林素衣 的武侠仙侠小说《圣贤书是个好东西》,由网络作家“阡陌芝作者”所著,讲述一系列精彩纷呈的故事,本站纯净无弹窗,精彩内容欢迎阅读!小说详情介绍:自从穿越到这个以诗为尊的位面之后,王湛行强烈的意识到,诗词歌赋在这个时代是多么炙手可热的东西,那些他之前生活的世界中,人们追求的钱、权、名利、名誉,都可以通过诗词歌赋获得,你可以拥有你想要的一切,只要你能贡献出诗来。

《圣贤书是个好东西》精彩片段

“这祭坛上,情况如何了?!”

“怎么回事?”

“似乎是晕倒了?奇怪了,求雨还有晕过去这一说?”

杂乱的议论声此起彼伏。

太阳穴处传来剧痛,王湛行感觉自己晕晕乎乎找不着真实。

时间感很模糊,他不知道外界究竟是过了多久,他的意识逐渐恢复清明。

当王湛行睁开眼时,他看见自己身处于一座整块大石雕刻打磨成的祭坛上。

祭坛的纹路雕刻得古朴神秘,一眼看去每道刻痕都光滑细腻,不像凡物。

大脑又传来疼痛,再眨眼时,王湛行竟然发现自己脑海多了许多陌生的记忆。

这些记忆像画卷独立于一旁,可以随时取阅,但本身不属于自己,不会他王湛行迷失进去。

该世界名为黎,是一个他从未见过的奇幻时空。

如果要给这个位面打上一个标签,那么,可以说这是一个文人墨客的世界。

腹中有墨水,能吟诗作对,不仅仅可传唱千年,名留青史。

还可以威制众国,甚至是让一番天地风起云涌。

如当前自己在做的事情一样,为民求雨。

在脑海记忆的翻阅当中,世界的轮廓在他的心中越来越清晰

苏澜县一连八月,滴雨为降,民不聊生。

故有今日,上头组织的儒者品位之上的墨客,为苏澜求雨。

王湛行当前这个身份,本来是不参加这次活动的,奈何他的待娶新娘林素衣苦苦求他,为此落泪。

当时的画面在他说翻看的记忆中,属犹为深刻。

“阿湛,以你的能力,你参加这次祭典,为民求雨,定能明动天下。”

“阿湛,到时我们也算是有面子了,十里红妆把我娶了。”

“阿湛,我愿意为你凤冠霞披,你难道连为我去求一次雨都不愿吗?”

............

画面历历在目。

他的脑中思绪纷飞,终于,他晃了晃脑袋,把那些纷乱的想法都甩开,整个人都回归了现实。

他感觉到周围的声音越发刺耳,其中有一声音在他的耳朵中格外明显。

“我就说他王湛行,哪里会写什么诗?还求雨,笑死了啊。”

“就连他这个儒者的墨位,都是他家里人托关系给他买来的!”

“嗤,天底下最好笑的笑话!”

王湛行的目光看向说话的人,入眼之处,双人成行,一位公子穿着一身白衣,正是他原来身份的竹马,叶文。

当前的画面和记忆中有些对不上,这位本应是好友,可当前极尽讥讽的语言是怎么回事?

再看向他身旁那位,王湛行好像明白了什么。

那可不就是——

自己的待娶新娘,林素衣?

只见二人互相挽着对方,一眼看过去,可不就是一对热恋期情侣吗?

王湛行小小的脑袋里有着大大的问号。

所以说我的未婚妻跟别人跑了??

公子叶文依然在祭台之下大放厥词。

“依我看,他动笔之后便昏厥过去,很可能是因为——”

似乎是为了吸引别人的注意力,他的话在这里断开了。

在众人注视下,叶文继续道:“王湛行,王湛行有个屁的文墨?这些诗文根本就是他抄来的!”

众人面露震惊,一时间能听到不少嘘声。

“抄袭......抄袭吗?”

“我没听错吧?那位公子竟然一口断言,求雨之人,乃是抄袭?”

“这不仅仅是人怨,还是会遭天谴的呀!”

公子叶文见此局势,更加肆无忌惮的侃侃而谈:“祭天者抄袭,十死无生,真是老天爷也没办法容得下你啊!”

“大家别看啊,他现在又从昏迷中醒过来了,私以为,这根本就是他这首诗还没写完!他这首抄袭的诗还没抄完!!”

“要是硬着头皮写下去,我敢断言——”

“今日之内,王湛行,必死无疑!!”

众人哗然。

虽然这些都只是叶文一个人的一面之词,红口白牙,想怎么说就怎么说。

但......他的说法恰好可以完美的解释眼前的情况。

会是真的吗?竟然有人公然抄袭??

没有人附和,但是许多人心中都隐隐确定下了这个答案。

不仅如此,更多数人已经开始害怕了。

在这个世界规则之下,如果在祭祀仪式中,有人胆敢抄袭,不仅仅是抄袭者必死无疑,同时,他生活的地方,他存在的地方,都会被殃及池鱼!!

如果这事为真。

那今天遭殃的又岂止王湛行一个人?

整个苏澜县,甚至及其周边的村落,那都将面临一场浩劫!!

在场的县令已经害怕的浑身发抖了,但久居高位,毕竟不是一般人,他冷冽的眸子一扫,咬牙喝道:

“该死,该死该死该死,你竟然敢抄袭!”

“王湛行!你快点给本官下来,不不不,先向天请罪祈求原谅!”

“你知道否?要是惹怒了墨之天人,我苏澜县方圆千里干旱数十载的后果,你承受得起吗?别说遗臭万年,十万年后你也洗不清!”

王湛行不为所动,只是冷冽的看着那对男女。

叶文,林素衣!到了现在,他还有什么不明白的?

他们两个串通一气,目的就是为了暗害原主!

心中的怒火如惊涛涌动,但他强制冷静下来。

如今,局势对自己不利。

若是不采取合理的手段,只会弄巧成拙。

该死,该死,一对狗男女啊!

当前叶文指认他抄袭,一定是已经把这个诗文送过公证处了。

在大黎,判断斯文究竟是出自谁人,一方面是众口所知所认,另一方面就是送到公证处,让自己成为诗文的公证人,也就是天道意义上的作者。

如今这个情况,想必是,那个女人把自己的诗文串通给叶文,再后来的情况想都不用想也知道了!

也就是说,他现在祭天所用的诗,天道意义上的作者,已经不是他这个实际意义上的作者了!

叶文现在的笑容,当真是春风得意马蹄疾,嘴角都要咧到耳后根了。

但他的语气依然冰冷如恶鬼,训斥道:“还不快向天请罪,要是你态度诚恳,虽然依然免了一死,但至少可以不牵连我们其他人。”

话毕,他装作不经意的啪嗒一声展开折扇,扇子上绣着很多仙鹤,这不是关键,王湛行一眼就看出上面还写着的诗,正是原主今天用来求雨的诗文。

王湛行已然确定了,盗文者,除了他未婚妻,他竹马之交,还会是谁?


“好啊,真真好。”

他的瞳孔幽深漆黑,像是藏着百鬼,但语气如虹,听上去莫名一身正气。

“真是让我看了一出好戏啊!”王湛行道。

“呵呵,天道为证,你还想抵赖不成?”叶文不疾不徐地回应着,虽说他的确是有点被王湛行气势所摄,但自认先前做的都足够完善,今天,这姓王的绝无翻盘可能。

“就是就是,赶紧祈求天道原谅,然后自刎吧!!”

“抄袭者,天诛地灭,绝无可能苟存!!”

............

台下千夫所指之下,王湛行屹然不动。

“你们何以说我抄袭?”王湛质问。

“你们可知抄袭是重罪,凭空污蔑我抄袭,更是罪加一等。”

王湛行拿出了前世当外科医师时,带实习生呼来喝去的语气,颇有威仪。

“安敢?”

王湛行怒喝一声,气势巍峨如山岳,本是众人声讨的他,态度却异常张狂。

“这......”有人迟疑。

叶文暗骂一声该死,这姓王的何时这么有气势了?如此临危不乱?

但经过叶文一番说辞,还是有人对自己的判断深信不疑的。

“赶紧自刎!”

“你一个人死不要紧,别连累大家伙!”

......台下观众责骂声一片。

王湛行笔直地站在祭坛上,徒然上前一步,周遭似乎裹挟的山海般恢宏。

他正气凛然的双眸注视在叶文和林素衣这对狗男女身上,充满蔑视都意味。

“嗤~”

他嗤笑一声,甩了甩手上的笔,溅出点点墨汁。

“抄袭?”

“你们的把戏真是太拙劣了,幼稚地以为在事前窃走我写好的诗文做了公证,便可让我王湛行为民求雨之时,无诗可写吗?!”

他的嘴边微微扯起一丝弧度,眼神嘲弄。

“我,王湛行又岂是你二人,用这类侮辱智商的方式,便能害的!!”

这一字一句如刀剑刺在叶文林素衣二人的身上,他们自认今天王湛行在劫难逃,却又不经意被他的言语震慑,不由得噔噔噔向后倒退三步,面色如纸。

林素衣更是紧张地把叶文的衣角都抓皱了。

“这小子什么情况?”

“奇了怪了,突然感觉看不懂这王家小子了。”围观人群言道。

县令神色有所异样,望向叶文,威严道:“他说的,可为真?”

在自己管辖之下,竟然会出现这种事!?

若是真的,事情可大可小,但要是被有心人利用,这县令的位置绝对做不下去了!

“你们两个人,但真像他说的那样般,偷窃了王湛行,为这次求雨创作的诗文?”县令威声问。

叶文心脏砰砰跳,甚至自己都能听见,面色略不自然。

在他的计划中,根本没有预料到平时唯唯诺诺的王湛行今日会对这件事重拳出击。

王湛行这样的人,冤死在今天才是正常的吧!!

你怎么就不能安安分分的等死呢?!

“回大人,他一派胡言!!”叶文硬着头皮说道,一指王湛行,“你这根本就是无稽之谈!!”

“我们讲讲逻辑好吧,我叶文,儒者品阶,纯纯是自己考来的!!县令你看他,他王湛行的品阶,不过是考家里买来的!”

“就算说我要抄袭,那请问他有什么资格让我抄袭?”叶文质问,其实这根本就是强盗逻辑,就好像小朋友打架,老师总会说为什么他就打你,而不打别人一样。

“可怜你大人还会相信这种毫无逻辑的话!!?切勿不要被欺骗了啊!他王湛行就是个真小人,祭天仪式公然抄袭,害人害己,还死不承认!!”叶文表现得真是个痛心疾首。

县令沉吟了片刻,的确是觉得叶文的说辞可能性更大。

不管这王湛行今天说的是真是假,他身上的品阶确实是银白之物换来的没错。

而叶文,依靠的是自身才气。

若说叶文抄袭王湛行,的确是无稽之谈了。

众人在内心仔细斟酌一番,心中都偏向了叶文。

此刻,王湛行却是突然大笑了起来:“祭天求雨?作诗写词?”

这些人竟然认为他写不出诗文!??

通阅原主记忆。

大黎世界,没有诗仙师圣李白杜牧,没有公认第一才女李清照,至于唐宋八大家,更是一个都没有听过。

这该世界,虽然不少好诗好词,但比起他熟知的,拥有五千年文化底蕴的天朝,这大黎啊,简直就是文化荒漠!

根据记忆,王湛行可以肯定,不知道多少在天朝文学史上留下过名字的诗人,这里,一个都没有!!

所以,他王湛行今天,就是要逆天啊!

天朝底蕴,就算只把小学语文课本拿出来,就足够碾压你们这群渣渣了。

不等那叶文再妖言惑众,王湛行提笔沾染墨色,就要写诗。

叶文见状乐开了花,却忧国忧民的说:“大人,他王湛行还要把抄袭之作写完!!真是......我苏澜百姓苦啊!怕是要平白遭灾了。”

县令人都傻了,也不管事实究竟如何,只当是王湛行疯了,不仅仅自己不要命,更是要拖大家一起遭罪!

“王湛行!你竟然敢......快给我本官住手!”

县令怒喝,但台上的人无动于衷,他即便气的七窍生烟,也没办法做其他事。

天道有相关规定,祭天仪式中文人作诗时,绝对不能有除他以外的人在台上,否则,祭天会瞬间失败。

当前就是台上只有王湛行一人,除非祭天结果出来了,否则都不能有人登上祭坛。

但是现在的情况也很清晰,那就是,祭天的人要把抄袭的诗写完!

这还了得?祭天求雨仪式失败,总比好过祭天者抄袭诗词,引起天道反噬,导致苏澜县数十年旱好吧!

两害取其轻,县令大喝:“你们还愣着干什么?!你几个衙役,快冲上祭坛,把该贼子给我抓下来!”

那几个衙役互相看了看,有点哆嗦,却没有一个敢动。

上祭坛?文人作诗中,他们岂敢上去亵渎!!?

就是他们一犹豫的时间,王湛行手中妙笔生花,轻狂诗句浮现,诗成!

顿时,县令大人面如土色,双腿无力,就要趴下却给周围衙役扶住,虚弱道:“完了完了,全都完了......”


抄袭诗词祭上苍天,天道不容!

他苏澜县真是不幸不幸啊,这样一来,把说祭天求雨成功,往后数十年,都不要妄想降雨!

如此一来,苏澜县繁华需衰败,他王湛行呢?虽必定遗臭万年,但今日也必然命陨......说白了,他是祸首,也只是过客,见不到明天太阳,往后数十年的苦却要苏澜县子民承受!!

至于他县令的位置还保不保得住?

次奥了,他不掉脑袋就已经算是上面宽容处理了!

叶文露出了讥诮的笑容。

湛行啊,咱兄弟一场,的确,我和林素衣的确是盗了你的诗,但也没有想到,你还真会继续把这“抄袭诗”送去天道那边,你这不是自寻死路吗?

咱兄弟一场,可从没想要害你性命啊!!

他又装腔作势的喊:“你竟敢?你还真敢把抄袭的诗送上去!!如今局面?!你要怎么给我们苏澜县子民交待?我们可真是苦啊......”

王湛行目光淡然,丝毫没有把这些人放在眼中。

环视下方人群,只感到可笑。

不理会叶文这个跳梁小丑,挥手把诗一推,记录着诗篇的宣纸,便与泛着天青色的古朴石制祭坛交相融合。

天青色的雾气在祭坛上缓缓浮动,恍不似在人间。

王湛行暗暗思忖,这的确不是寻常世界,否则宣纸又怎么会融进入石制祭坛里,消失不见?

这一方世界,似乎一切都以诗为尊。

只要你诗写的好,金钱,权利,都将唾手可得,甚至能获得超越人类的力量。

王湛行长呼出一口气。

别的事情或许他不太擅长,但他绝对算是饱读诗书。

上至夏、商、周。

秦、汉、三国。

下至元、明、清,以及现代。

他哪个时代的诗词歌赋,没读过记过?

在前世,他熟读古文,完全出于爱好,且没有地方施展才能。

如今,变换了时空,站在大黎世界的土地上。

他王湛行,绝对能在各国史书上,都留下浓墨重彩的一笔

与他此时的壮志凌云不同,下方已经有人吓得瘫软在地上,甚至晕倒!

“他真的把抄袭的诗送上去了吗?”有人不可置信的问。

抄袭诗文用来祭天。

这是可以让整个县一起遭殃的事啊!!

不仅是干旱,其他的自然灾害,如地震,如兽潮......都会频繁发生。

这时,有一个声音把众人惊醒。

“不对呀,我们凭什么要和苏澜陪葬?举家搬迁,说不定可以避开此劫!”

一语惊醒梦中人,顿时喧闹声此起彼伏。

“我要搬走!!”

“夫人,咱们这就回去收拾行李,房子不要了!”

一时,诺大空间中不断传出类似的话,可见这次苏澜县的劫多可怕。

许多文人墨客把县令围作一圈,高喊诸如;“县令大人,我们要离开”、“我不做苏澜人啦”......

甚至有的已经取出了地契。

县令感到了悲怆,他知道,今天苏澜县完蛋了,连咳了好几下,却还是说不出话:“你们......你......”

林素衣叹息:“我们也不想看到如今的局面,但是这王湛行,他不干人事。”

叶文也掩面说道:“大人你好好珍重,咱们也要走了。”

县令喃喃:“怎么会这样?不应该是这样的......”

突然,他脑海划过一道亮光。

会不会有这么一种可能?

祭天之诗,的确是原创而非抄袭?

过了几秒,县令又苦笑:“我真是荒唐,已经可怜到祈求这种事了吗?还是想想怎么收......”

“场”字还没有说出来,天地忽然异象。

祭坛上的天青色雾气当中竟然飞出了金色的玄鸟,有让人迷醉的丝竹声如天籁般回响在空间中。

“玄鸟?仙乐?”

“怎么可能?怎么会有镇国级别的异想出现?送上去的不是一首抄袭的诗词吗?”

县令的心绪不断纷飞,认为自己出现幻听了,自己已经可怜到这种地步了吗?真是流离之人,追逐幻影啊!

就在他觉得自己可悲可叹时,一道惊呼把他的思绪拉回现实:

“仙诗现世,玄鸟镇国!”

“惊天诗成,乃降神灵雨!”

县令舔了舔干涩的嘴唇,又咬了咬舌尖,证明不是在做梦。

“有......疼痛?”他在大起大落之间,已经有点精神恍惚了,依旧不敢相信自己的感官。

“刚刚被送上去的,竟然是一首镇国级的诗词?”有人惊道。

“不可能,这绝对不可能!!”叶文大呼,这怎么可能?这不应该是“抄袭”自己的吗?

......

众人杂乱的说话声传来,县令逐渐敢相信自己的眼睛,跺跺脚,扎扎实实踩在了地面。

他这才抬眼,往祭坛处看去,只见那几只玄鸟飞旋,长约四尺,看上去风霜高洁,让人不敢亵渎。

“呖!!”

它们一齐呖叫,直直的向云霄飞去。

玄鸟们一边飞,一边散落月华碎片。

“快看啊!那是天之月华结晶,仅仅一小会变得卖过万金!!”

台下的无数人面露贪婪,但这些月华碎片偏偏散落在祭坛之上,他们不敢动手抢。

“月华碎片吗?原来,这不仅仅是镇国诗?而且还是月耀级别的镇国诗?”

要知道,镇国诗已知有三重境界,分别是星辉、月耀、日冕!!

“没想到王公子写的诗竟然是第二重的月耀镇国诗!!真是才气惊天,本官自叹不如啊!”县令感觉自己完全活过来了,对王湛行更是用上了敬词。

转头他看见一身素衣,拿着折扇的叶文,这能忍?

就是这家伙凭空污人清白,白白让自己心绪大起大落,越想越气,还站自己旁边?

刚才还说要搬出苏澜县?

他实在忍不住的,一脚踹了过去,叶文闷哼一声倒飞出几米远。

踹完后正好对上王湛行视线,顿时满面笑容,如沐春风。

异象还未结束。

月耀境界诗文,不仅仅会让玄鸟洒落月华碎片于祭坛,更是会有月耀在苍穹之上组成该诗文,辐射整个大黎,只要存在这个世界,抬眸便能看见。

镇国月耀之文,天下谁人不识?


章节在线阅读

网友评论

发表评论

您的评论需要经过审核才能显示

为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