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彩小说尽在A1阅读网!手机版

热门小说 > 武侠仙侠 > 谁说作精不好运

谁说作精不好运

易千寻作者 著

武侠仙侠连载

叶蔓蔓是外表娇气内心强大的豪门大小姐,如今穿越年代文成了被抢走气运还被女主当垫脚石,疯狂践踏的倒霉女配。若说自己这个角色有多么重要吧,自从叶蔓蔓决心篡改自己的人设之后,女主风生水起的人生开始大变样……可她就只是在为自己而活!

主角:叶蔓蔓,贺忱   更新:2022-08-08 19:04:00

在线阅读
分享到:

扫描二维码手机上阅读

男女主角分别是叶蔓蔓,贺忱 的武侠仙侠小说《谁说作精不好运》,由网络作家“易千寻作者”所著,讲述一系列精彩纷呈的故事,本站纯净无弹窗,精彩内容欢迎阅读!小说详情介绍:叶蔓蔓是外表娇气内心强大的豪门大小姐,如今穿越年代文成了被抢走气运还被女主当垫脚石,疯狂践踏的倒霉女配。若说自己这个角色有多么重要吧,自从叶蔓蔓决心篡改自己的人设之后,女主风生水起的人生开始大变样……可她就只是在为自己而活!

《谁说作精不好运》精彩片段

叶蔓蔓睡梦中感觉浑身刺痒,强烈的不适感让她从美容觉中醒来。

然后她就傻眼了。

首先印入眼帘的就是从没见过的昏暗房间,四周是泥土筑成的墙壁,一张掉漆了的木板床上面简单铺了一层灰色的棉絮被子,有个陌生男人横躺在上面不知死活。

环境很是糟糕。

她皱了皱眉并没有轻举妄动,而是低头看了看自己的情况。

果然,那股强烈的刺痒感就是她身上这件‘衣服’导致的。

这似乎是粗糙的麻布制成,灰仆仆的,已然是陈年旧衣服洗不回原色了。

叶蔓蔓有种穿着服务员用的抹布在身上的感觉,十分难受。

更让她难以忽略的是肚子的饥饿感,可她明明已经食用过晚餐了……

所以这是什么情况?

正在疑惑时,房门猛地被人推开,同时还有女人惊慌的声音传来。

“谢大哥!谢大哥你没事吧?”

哐的一声,那本就不结实的木门发出一声巨响险些当场报废。

叶蔓蔓抬眸,在看到冲进来的那个女人时,她的脑袋猛然涌现无数陌生记忆,与此同时,她也终于明白自己赶上了穿书潮流。

好家伙。

她堂堂京市叶氏集团的大小姐!居然穿到了一本人人都要下地挣工分还吃不饱穿不暖的年代文里!

而现在站在她面前的女人是原主继姐叶筱彤,作为年代文重生女主,对方在原著中会逐步把她踩在脚底,夺回文中男主,开启挂一样的人生。

被别人踩在脚底?

叶蔓蔓的字典里可没有这句话!

她端详着叶筱彤,正欲思考一下对策,肚子却不争气的传来绞痛感,叶蔓蔓长这么大哪怕是节食减肥的时候都从未体验过如此强烈的饥饿感,这是快饿死了吧?

捂着肚子揉了揉,她这才记起来可怜的原主已经被后妈狠狠压迫了两天,上工做家务做饭啥都干就盼着能跟谢风眠走,结果好不容易等到谢风眠来访却一口饭都没吃着。

可恶,得先找点吃的,回头再好好跟她们算账。

“叶蔓蔓,爹让你带谢大哥去休息是让你带他去你房间的吗?真是不懂事!也不知道避避嫌,现在男女关系管的严,小心坏了谢大哥的名声。”

叶筱彤此时刚重生回来,正对叶蔓蔓恨之入骨,也没注意自己对她的称呼和语气。

她知道未来的一切,所以她更恨叶蔓蔓的好运气,反正今天说什么都不能让她和谢风眠独处!

看着叶筱彤隐忍中带着恨意的眸子,叶蔓蔓自然知道她在想什么。

不过她可没兴趣抢什么垃圾男人,她只想填饱肚子。

眼见着叶筱彤到床边坐下打算唤醒谢风眠,谢风眠突然拉住她的手,俩人迅速滚到床上,叶蔓蔓嗤了一声。

“原来这样才是不坏人家的名声,真是长见识了。”

叶筱彤本欲反驳,但她还没来得及说话嘴就被堵住了,随后谢风眠便迅速翻身按住了她。

眼看着限制级场面即将在面前上演,叶蔓蔓翻了个白眼出去了。

要是看到不该看的那可太影响食欲了,她可不想一边吃一边yue。

这个年代没有留剩饭的习惯,叶蔓蔓只能按照书中描写的情况找到后妈藏的吃食,可是豪门大小姐她根本不会烧柴,鼓捣了半天都要把厨房点了才把腊肉红薯堪堪煮熟。

“再也不要自己做吃的了!”

叶蔓蔓恶狠狠的啃了一口硬的不行的腊肉,委屈得想哭。

谁能想到她叶家大小姐还有这样凄苦的一天,不仅得自己做食物,还这么难吃!

肉香味引来了正在午睡的后妈。

这才刚吃了一会,后妈就跑过来指着她鼻子骂。

“好你个杀千刀的,不当家不知柴米贵是吧,居然敢把家里过年吃的腊肉全吃了,真是好大的胆子!”

“叶国强!你给我出来看看你宝贝女儿做的好事!这日子还过不过了!你给我出来!”

叶国强本来还在午睡,下午还得上工,这会儿被吵醒了头疼得紧。

“又怎么了。”

“还能怎么了,你宝贝女儿把我留着过节吃的腊肉吃了,白糖也都糟蹋了,这还怎么过!这日子过不下去了!不过了算了!”

叶国强也没想到叶蔓蔓胆子这么大,居然把腊肉吃掉了,他们家条件不好,腊肉都是逢年过节才舍得切一点点炒菜,她今天这一顿就吃完了,他也很生气。

“蔓蔓!”

叶蔓蔓目光定定的看向他,并没有因为他的愤怒而闪躲。

“家里的东西我不能吃吗?”

她的眼神过于直接,叶国强皱眉,下意识的看向旁边的女人,“不是不能吃......”

后妈似乎有话说,叶蔓蔓却不给她机会。

“那为什么你们能吃我不能吃?她已经让我干了两天活还不让我吃饭,你也觉得她这样虐待我是应该的吗?”

她这一句话把他们两人都说愣了,叶国强还没反应过来,后妈便瞪大了眼睛尖声道。

“你这是说的什么话,我怎么不让你吃饭了,明明是你自己不吃,我怎么可能虐待你,冤枉啊,天哪,后妈不好当啊......”

后妈一嚷嚷,叶国强立马头大,连忙去哄。

叶蔓蔓却哼了一声,拿起最后的白糖冲了杯糖水。

谁也不知道她到底是怎么让原主饿成这样,现在没证据自然是谁嚷嚷的可怜谁就是对的,这后妈就是这么把叶国强拿捏得死死的,硬是让原主这亲爸活生生当了十年睁眼瞎。

“你怎么还冲糖水!这一袋子都给你糟蹋完了!”

见她把最后的白糖都喝了,后妈急得直接冲进来想动手,虽然被叶国强拉住了,但她看过来的眼神如同见到了杀父仇人。

这年头糖可都是不便宜的东西,一小袋够用好久。

叶蔓蔓料准了她不敢真动手,便不想理她,慢悠悠的喝。

后妈也是气得上气不接下气的,指着她半天说不出话,叶国强又连忙给她拍背顺气儿。

这屋子里安静下来,突然另外一种令人遐想连篇的声音飘了出来,然后还在生气的两人同时变了脸色。

“什么声音?!”

他们对视一眼,两人心中皆是猛的一跳,连忙跑进屋子里。

破烂的木门再次被打开,它依旧坚挺在岗位上,而看到屋内情形后的后妈却受刺激过度直直的倒了下去。

“筱彤!”

“妈!”

随着两声大喊,叶蔓蔓揉了揉耳朵。

看来有好戏看了。

 


“谢同志!你来解释解释!这究竟是怎么回事?”

居然堂而皇之的在他家里欺负他的女儿!

叶国强气得脸都要歪了,饶是平时再软弱的性子这会儿也是受不了。

他瞪着谢风眠,谢风眠此时也彻底酒醒了。

他被抓着起来穿衣坐到堂屋里的时候本来还有些懵,但是想到自己刚刚欺负的是自己喜欢的人,他立刻就严肃的保证道。

“对不起,今天确实是喝糊涂了,您放心,我一定会对筱彤负责的!过几天我就来提亲!”

他偷偷看了一眼缩在妈妈怀里含羞带怯的小女人,眼底一片柔情。

叶筱彤察觉到他的视线也是一脸羞涩,随即她又想到上辈子叶蔓蔓也是这样嫁给谢风眠过得风生水起,想到自己这辈子也将得到那一切,她简直快要压不住那上扬的嘴角。

然后她偷偷瞧了一眼坐在旁边的叶蔓蔓,本想看她失魂落魄的模样,没想到叶蔓蔓却一脸看戏的表情,好似根本不在意。

叶筱彤在心里鄙夷的笑了,气死了吧?装,你就装吧。

谢风眠做好保证离开后,后妈原本苦大仇深的脸立马笑得跟朵菊花一样,瞬间头也不疼了。

“谢风眠这孩子还真是不错,竟然自己都能拿一百块彩礼出来,真是有出息,筱彤跟着他那是能享福的,我也就放心了。”

一想到谢风眠刚说出的那些保证她就忍不住乐,结果抬头却瞧见叶国强不太高兴的样子。

她不满道。

“咋的了,闺女嫁得好你还不高兴?怎么,这种好女婿就得留给你自己的亲闺女是吧?我就知道你之前给谢风眠灌酒不安好心,还让蔓蔓带他去休息,你说,你是不是原本就打算撮合他和蔓蔓?叶国强!你给我说话!”

她使劲拧了一把叶国强的胳膊,叶国强缩回手抿了抿嘴。

“我可没那些想法,倒是你,自己闺女被人在家里欺负了还傻乐,光是今天这事我就觉得他做人不厚道,万一他不负责……”

叶国强话还没说完,后妈就对着他打了过去。

“好啊你,人家谢风眠那样的你还不满意?这十里八乡的你上哪儿去找比他更优秀的?啊?你去找找看?人家可是镇上的,爸爸还是厂长,他要是敢不负责我直接去镇上告他去。”

“反正人就是看上了筱彤,你可别给我端架子把事情搅黄了听到没?”

每次后妈这么闹起来叶国强就不吭声了,其实也等于默认了后妈的决定。

叶筱彤这会早已稳住了情绪,她看向叶蔓蔓,故意问道。

“蔓蔓,你不会怪我吧?虽然你之前确实帮风眠躲了一次雨,但我跟风眠是真的情投意合......”

她见叶蔓蔓看了过来,连忙低下头假装委屈。

“对不起,虽然我知道你心里肯定不好受,你之前还对风眠那样好,我...要不你打我一下吧,我......”

说着说着叶筱彤的肩膀就一耸一耸的哭了起来,好像被欺负的是她一样。

叶蔓蔓斜睨着她,虽然不屑她这种低劣茶艺,但一想到自己这个身体的原主在小说里被她整得那么惨,她怒了。

“既然你这么强烈的要求了,我只好勉为其难的同意了。”

叶蔓蔓起身在院子里随便捡了根藤条,上来就狠狠地抽了她一下。

叶筱彤显然没想到她真会动手,嗷的一声叫了出来,这次她才是真正的哭了出来。

疼的。

后妈和叶国强也没想到叶蔓蔓会突然动手。

“好你个叶蔓蔓,居然敢打我女儿!老娘跟你拼了!”

后妈当场就暴起了,打算抢过她手里的藤条狠狠教训她一顿。

谁知叶蔓蔓看着瘦瘦小小的,却是相当灵活,她左闪右闪的,躲避后妈的功夫顺便还抽了她好几下。

不一会屋子里嗷嗷哭的就有俩了。

叶国强本来也想上手抢藤条,但看着叶蔓蔓看他时那双冷漠的眼睛,好像对他都没了感情一般,他突然心中一颤,劝道。

“好了蔓蔓,别闹了,快跟她们道个歉,再怎么样也不能动手打人啊。”

“不是她让我打的吗?为什么要道歉?”

叶蔓蔓装作不解,皱眉道。

“难道姐姐你是故意这么说的?让我打你一下也只是开个玩笑?你明明知道我对谢大哥......”

她那双冷漠的眸子里突然泛起水雾,嘴唇也轻微的抖动起来,好似委屈得不行,一脸难以接受的模样看向叶筱彤。

演戏嘛,谁不会呢,啧。

叶筱彤肩上被抽的地方此时疼得钻心,本想发火怒骂叶蔓蔓一顿,却在看到叶国强表情的时候忍了下来。

不行,现在不能让叶国强觉得自己太强势,叶国强现在明显还对叶蔓蔓有些不忍心,万一让他觉得自己真是故意抢叶蔓蔓的心上人,搞不好他会从中搞事。

于是叶筱彤忍住眼泪,强行原谅。

“当然不是开玩笑了,蔓蔓,你打姐姐这一下姐姐心里也好受点,只要你原谅姐姐就好。”

后妈被叶筱彤扯了扯袖子,母女连心,她立刻明白了情况没有吱声。

叶国强果然心疼起她们来了。

“好了好了,既然打都打了,蔓蔓,再闹下去就是你不对了,反正你跟谢风眠原本也没有说亲,筱彤跟他情投意合倒也是一桩好事。”

叶蔓蔓鄙夷的看了这脑袋不清白的便宜爸一眼,并没有搭话,反而换了个话头。

“那我房间的床单被子,姐姐是不是得去洗了?”

叶筱彤条件反射的反驳,“凭什么要我洗?”

“不洗?”

叶蔓蔓挑眉,直接起身往外走。

“那我可得去外头好好说道说道了,在家里乱搞男女关系还要我洗床单,天底下就没有这样的事,我得去找大队长来评评理。”

这年头乱搞男女关系可不是闹着玩儿的,她们现在都还没定亲,就算是她想告他们也是有理的。

后妈一听她打算去大队里说,连忙拦住她,一张脸僵硬的挤出笑脸。

“你这孩子,那床单当然是当妈的给你洗了,这么晚了就别出去晃悠了,我给你换床干净的,家里的事儿哪儿兴找外人评理的。”

说着她又给叶筱彤使眼色,“筱彤你也真是的,做姐姐的也不知道懂点事,今天这事儿是你不厚道,快来给蔓蔓好好道个歉。”

叶筱彤恨得咬牙切齿,在心里怪自己有点急功近利忘了这个这一茬,这才故意想着让他们发现好嫁给谢风眠,没想到被这小贱人抓住了把柄……

“蔓蔓,你就别生气了,今天是我做的不对,以后一定好好补偿你好不好?”

叶筱彤心里恨得牙痒痒,脸上却只能赔笑脸,生怕叶蔓蔓出去告队长,她可不想这事儿传出去不好听嫁的那么不好看,她要体面的嫁进镇里!

叶蔓蔓一听,嘴角微勾。

鱼儿上钩了。

“好啊,那姐姐你打算怎么补偿我?”

 


叶筱彤本来也就是嘴上那么一说,哪有人真的就这么问出来的。

她愣住,下意识的看向自己的妈。

杨秀梅心里骂了一堆脏话,但还是陪着笑脸把叶蔓蔓迎进屋。

“这事儿好说,好说,反正等你姐姐嫁进镇里了,这好东西肯定少不了你的,放心吧。”

她还想展现一下母女情抓上叶蔓蔓的手拍一拍,叶蔓蔓嫌脏,躲开了。

“那可不行,空口说白话谁不会,没有白纸黑字的都不算数,你们要给我什么补偿就写下来,给我打欠条,要么我就出去找队长评理。”

杨秀梅一听急了,“你这孩子,哪有家里人还打欠条的说法,再说了你姐姐过得好以后好处还能少了你的么。”

叶蔓蔓却不听她的,继续说道。

“就是家里人才更要打欠条,不然到时候翻脸不认人了我都没地方说理去,到时候他们结婚了我也不能找队长评理了不是?你们不能什么也不付出就想让我给你们保守秘密吧?”

“再说了,要不是因为我帮过谢风眠,姐姐能认识他嫁给他吗?他们家条件有多好你们不知道?难道好处全给你们占了我还要哑巴吃黄连?”

杨秀梅还想说点什么,叶筱彤却拦住了她。

她联想到了上辈子谢风眠的成就,突然就有点瞧不上叶蔓蔓了,本来还觉得她长得好看,现在看她简直就活脱脱是个爱占便宜的乡下村姑。

她可是要嫁进镇上,以后还会成为城里贵妇的人,这点儿小恩小惠就能让叶蔓蔓闭嘴的话倒也不是不行。

于是叶筱彤一脸大方,抬起下巴主动说道。

“你说得对,既然姐姐说了会给你补偿那就一定会给,但是我给你写欠条,那你就要管好嘴巴,今天的事儿你也不能说出去。”

叶蔓蔓倒是有点惊讶这女主角的爽快,不过仔细一想她应该也是知道谢风眠未来会多么富有所以才这么大方。

既然如此,她也该给原主多找回点公道了,她们过去逼迫原主做的,从原主那里夺走的,她要她们全都翻倍还回来。

因为家里没有纸笔,这年头除了部分知青手里有一两本破书之外,就只有村里干事儿才有纸笔。

于是最后他们去了大队长家里,队长儿媳是高中生,专门给村里人记工分。

“每个月给你五块钱?你又没嫁人不用自己买东西,用得着这么多吗?”

这年头五块钱可不是小数目,一个健壮男人一个月挣到头也就十来块,记工分的队长儿媳王丽一个月工资也才十五块。

一来就听叶蔓蔓提出这么过分的要求,叶筱彤和杨秀梅都惊呆了,本以为补偿也就是一些小钱小东西,没想到她竟然如此大开口。

叶蔓蔓倒是不太在意的说道,“不就五块钱吗?姐姐你以后会缺这点钱吗?我听说谢”

“五块就五块!”

叶筱彤眼疾手快的答应了,成功让叶蔓蔓闭了嘴,生怕王丽怀疑点什么。

她突然有点后悔这么草率的答应来大队长家里写欠条了,早知道应该先在家里把条件说好再来的,现在这小贱人在这里狮子大开口她都不能反驳。

该死的贱人!两辈子都这么招人恨!一定要让她好看!最好是让她嫁个傻子瘸子老光棍一辈子只能靠她这五块钱过活!

哼,就当施舍乞丐了。

叶筱彤咬牙切齿的模样看得叶蔓蔓直想笑。

五块钱就受不了了么?更让你受不了的还在后头呢。

“既然是补偿嘛,那光是钱肯定是不够的,麻烦秀丽姐在后面继续写,姐姐每个月都要给我一张票,不论是粮票肉票布票其他票都行。”

“还有只要我在家一天,姐姐就需要帮我上工完成至少五个工分,回家需要帮我做饭洗衣烧水。”

王丽虽然好奇这是为什么,但她也没问只管写,叶筱彤却突然拦住了她。

“等等,为什么还要给你票?之前说好的不是给钱就行了吗?”

这年头打欠条基本上都是只记钱的,叶筱彤也以为叶蔓蔓只要五块钱,没想到她还要票,票可是这年头最难弄的东西了!

她上哪儿去给她弄!

王丽写字写一半被打断很是不高兴,她生气的把笔放到一边。

“你们能不能把条件谈好再来找我写?在我这里闹是什么意思?我本来就没有义务帮你们家写东西。”

叶蔓蔓对她抱歉的笑了笑,“丽丽姐别生气,我姐估计是有点难以接受,毕竟她们让我保守的秘密比较大,我也是在尽力争取我自己的权利,你放心,等我姐下个月钱给到我这里,我立刻给你买个新的记分册作为谢礼。”

王丽这么一听舒服了不少,鄙夷的看了叶筱彤一眼小声嘟囔了一句。

“求人办事儿,当姐姐的还不如妹妹懂事。”

叶筱彤气的脸都涨红了,恨不得当场就掀了桌子,但是她又硬是忍住了。

反正她马上就嫁进镇上了,这小贱人也嚣张不了几天。

“那就按她写的来吧,不过不能再加了,你要是再加条件那你就都别想要了。”

她咬牙切齿的看了叶蔓蔓一眼,愤怒的打算离开。

没想到王丽喊住了她。

“等等,欠条你还得按手印才行,这上面的东西可不能反悔,反悔了是要进局子的。”

叶筱彤气得头顶都要冒烟了,哪管那么多,迅速按了手印就离开了。

回去的路上她一直在想,她要嫁给谢风眠了,这点钱票对她来说也不是什么大事儿,现在最重要的是只要叶蔓蔓闭嘴!

叶蔓蔓没理气吼吼离开的叶筱彤和杨秀梅,开心的拿回欠条,甜甜的对王丽道了个谢才回家。

刚一到家,她就提醒道。

“别忘了给我烧热水哦,我要洗澡的,还有衣服明天记得帮我洗了,早上要给我准备早饭。”

叶国强没有跟过去,自然也不知道欠条写了些什么。

此时他很疑惑的看向杨秀梅,杨秀梅却愤恨的瞪了他一眼,“都是你教出来的好女儿!”

叶国强一头雾水,没敢说话。

杨秀梅不舍得让叶筱彤去给叶蔓蔓烧水做饭洗衣服,自然只能自己去。

这活儿说多不多,但是给讨厌的人做,杨秀梅就是气不过,最后咬牙琢磨着倒是给她想了个好主意,于是很快她就跑去跟叶筱彤合计了一下。

等到晚上她早早地就喊来叶国强,两人躺一个被窝里,杨秀梅哭哭啼啼的说了好久。

 


网友评论

发表评论

您的评论需要经过审核才能显示

为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