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彩小说尽在A1阅读网!手机版

热门小说 > 女频言情 > 爱错一人便输了一生

爱错一人便输了一生

人间词话作者 著

女频言情连载

叶芷和赵衍的婚姻本就是一场荒唐的结合,而叶芷却在这场无爱的婚姻里动了情,当她为了心中所爱付出所有之时,她本以为最终她的深情可以打动男人那颗冰冷的心,直到赵衍要她打掉腹中孩子还甩给她一纸离婚协议的那一刻,叶芷才知道这场爱情的追逐她终究还是输了……

主角:叶芷,赵衍   更新:2022-07-16 03:02:00

在线阅读
分享到:

扫描二维码手机上阅读

男女主角分别是叶芷,赵衍 的女频言情小说《爱错一人便输了一生》,由网络作家“人间词话作者”所著,讲述一系列精彩纷呈的故事,本站纯净无弹窗,精彩内容欢迎阅读!小说详情介绍:叶芷和赵衍的婚姻本就是一场荒唐的结合,而叶芷却在这场无爱的婚姻里动了情,当她为了心中所爱付出所有之时,她本以为最终她的深情可以打动男人那颗冰冷的心,直到赵衍要她打掉腹中孩子还甩给她一纸离婚协议的那一刻,叶芷才知道这场爱情的追逐她终究还是输了……

《爱错一人便输了一生》精彩片段

“叶小姐,你怀孕了。”

轻描淡写的几个字,瞬间就在叶芷的脑子里炸开。

居然怀孕了?怎么会这么巧?

这个孩子来的太不是时候了最多一个月,她就要和赵衍离婚了,那孩子怎么办?

告诉赵衍吗?

他只会给她一笔钱,让她把孩子打掉吧。

毕竟像他那样的男人,从来都不缺愿意为他生孩子的女人。

叶芷脸色苍白,攥紧手里的报告单。

“醒了?”男人淡漠的声音从门外传来,叶芷赶紧把报告单藏在被子里。

赵衍走进门,瞥了叶芷一眼,“这两天要处理爷爷的事情,别带着你这幅病恹恹的样子。”

“我会注意的。”叶芷咬着下唇,点点头。

这两天一直记挂爷爷的病,今早出门的时候居然贫血晕倒了,没想到居然是赵衍把她送到医院来的。

“待会司机送你回去。”

留下这几个字,赵衍转头就准备离开。

叶芷想着手里的报告单,索性心一横,咬紧牙关。

“赵衍。”

搏一搏,或许他会看在孩子的份上,不离婚呢?

哪怕只是留在赵衍身边,她也觉得是莫大的荣幸。

“还有事?”

他停住脚步,依旧是淡漠的语气,甚至没有回头。

“那个”叶芷正准备拿出被子里被攥的满是褶皱的报告单,却突然跑进来一个人。

是赵衍的好兄弟,秦深。

叶芷只在婚礼上见过一次,但全城的人都知道,他们是发小,是好兄弟。

“阿衍,我刚刚在楼下看到沈念了,她情绪有点不对。”

话音未落,赵衍就抬步走了出去。

叶芷低着头,默默的把报告单折成团,攥在手心里。

沈念,赵衍放在心里的女孩,所有人都知道的。

叶芷当然知道,赵衍从来就不愿意娶自己,只不过因为叶芷外婆曾经救过赵爷爷一命,赵家爷爷又特别的重情重义,病重的时候还惦记着当年的婚约,是她强求了。

无奈之下,赵衍只能同意这场原本就荒唐的婚礼。

如今赵老爷子已经奄奄一息了,赵衍怕是会迫不及待的给沈念一个名分吧。

呵呵,她叶芷才是这场闹剧中彻头彻尾的笑话。

回到家的时候已经是晚上了。

佣人们做的饭菜还放在桌子上,但是已经凉透了。

叶芷强撑着恶心吃了两口,就回了房间。

夏天天气真是变幻无常,下午还是明媚的太阳,晚上就开始电闪雷鸣,很快就下起了倾盆大雨。

叶芷蜷缩着身子坐在窗边,看着雨水从窗户上滑落,双眸空洞无神,似乎在想些什么。

突然,汽车的灯光透过雨水照在窗户上。

叶芷透过窗户看去,居然是赵衍的车!

他怎么会突然回来?

看见车子开进车库,叶芷赶忙起身,拿起一边的拖鞋一路小跑着下楼。

赵衍打开门,看了叶芷一眼,换了拖鞋,把外套丢在沙发后就进了卧室。

叶芷进卧室把赵衍的外套晾起来,然后拿起洗干净的浴袍进了浴室,赵衍洗完澡出来之后立马给他披上。

三年了,她从青涩的姑娘到现在已经学会怎么做一个妻子。

……

不知过了多久,叶芷迷迷糊糊的听见床边铃声响起。

男人健壮的手臂越过她拿起床头的手机,低沉的嗓音在叶芷的耳畔响起。

“念念?”

听到这两个字,叶芷顿时就来了精神。

那边似乎说了几句话就挂断了电话,赵衍叹了口气,眉宇间是满满的宠溺和无奈。

真羡慕沈念啊,还能挂赵衍的电话,而她哪怕是能接到赵衍的电话都能开心好一阵子了吧。

他眉间的温柔缱绻,都是属于另一个女人的。

正想着,身边的赵衍就准备起身。

叶芷也不知道是怎么了,拉住赵衍的手,一个翻身就坐在他的身上,细声说道。

“赵衍,今晚你就当陪陪我好吗?”

赵衍满目晦涩,冷哼一声,“叶芷,我可不知道,你还有这种本事。”

“不我,我只是想说”叶芷诶呀了一声,“这两天爷爷情况不稳定,特殊时期,以后你们恩爱的时间多得是,何必急于这一时,万一遭人口舌”

“叶芷。”他阴冷的开口,“这不是理由。”

“整个江城,谁敢在背后嚼我赵衍的口舌?”

是啊,他是赵衍啊,整个江城,又有谁有这个胆子说他的闲话呢?

“我知道你想跟我离婚,我会同意的,只是这一个晚上而已,她都等不了吗?”叶芷从赵衍的身上下来,敛去眼眸当中的苦涩,沙哑着声音说道。

叶芷从衣柜里拿出叠的整整齐齐的衬衫,放在赵衍面前。

“外面雨挺大的,你注意着点,别着凉了。”

声音轻柔,听不出任何情绪。

女人仅仅披着一件睡衣,身子单薄的可怕,小脚踩在地板上,圆润的趾头微微的蜷缩起来。

赵衍突然觉得有点烦躁。

“够了。”

一阵翻天覆地,再反应过来的时候,赵衍已经将她扑倒。


叶芷身子蓦然紧绷,他这是,留下来了吗?

耳边是赵衍粗重的喘息,环在他腰身的手臂松了又紧,叶芷几乎用尽全身在迎合他。

身侧的手机闪了一下,赵衍瞥了一眼手机的内容,脸色骤变,拿起衣服便抽身起床。

“赵衍!”

叶芷几乎是哽咽着说出这两个字,她紧紧地盯着男人的背影,直到现在,她还心存希望。

希望什么,他会因为自己留下来吗?

果然。

赵衍的步伐没有丝毫的停顿,伴随着楼下的关门声,叶芷无力的瘫倒在床上。

等赵衍回来的时候,已经是后半夜了,然而,跟着他一起下车的,还有沈念。

听到开门的声音,叶芷下意识的抬头看去。

娇小的可人儿伏在赵衍的怀中,一双单纯清亮的眼睛扫视着客厅的陈设,在看见叶芷的时候,沈念的小手不由自主的拉住了赵衍。

赵衍很自然的把她的手攥在手里,把沈念往怀里搂了搂。

这个动作,叫做保护。

“回来了?”叶芷轻描淡写的开口,心脏的位置,传来尖锐的刺痛,直锉骨髓,侵噬灵魂。

叶芷强忍着心中的痛,从沙发上站起来往厨房走去,“我给你熬了粥,先吃点垫垫肚子吧。”

“沈小姐,你也喝一点吧。”

背着光,叶芷只能看见赵衍淡漠的侧脸。

“不用。”

赵衍冷冷的甩下两个字,搂着沈念就往楼上走去。

沈念走路似乎不是很方便,白色的裙子上染了点血迹。

上楼梯的时候,赵衍直接把沈念抱了起来。

叶芷站在楼下,眼睁睁的看着赵衍带着沈念走过卧室,进了他经常睡的客房。

怎么?怕他的宝贝沈念察觉到他们刚刚在卧室欢爱的痕迹吗?

沈念这个如同白月光的女孩,被赵衍保护的太好了。

客房里传来两声嬉笑的声音。

“家里有纱布吗?”赵衍扬声问道。

“没没了。”

赵衍不经常在家里住,所以叶芷也就没有刻意的去备医药箱。

“还不出去买?”赵衍说话的声音染上了微怒,“顺便带点牛奶回来,念念要喝热的。”

叶芷苦笑一声。

凌晨三点,外面还下着倾盆大雨。

现在让她出去给沈念买牛奶?

叶芷蠕动了一下嘴唇,站在客房门口好一阵子,居然不知道要怎么开口。

说什么?

说现在很晚了,外面还在下大雨,这里离市区又很远,她一个女孩出去也会有危险的

他会听吗?

他在乎的只有沈念罢了。

叶芷转身走回卧室,套上了大衣,看着窗外的大雨有点发愁,外面雨这么大,也不知道能不能打到车。

说来正巧,刚打开大门,就碰见了正准备敲门的秦深。

“你怎么来了?”

秦深也怔了怔,“哦,刚刚阿衍给我打了个电话,让我把医药箱带过来。”

叶芷看着秦深脚上已经湿了的鞋子,给他拿了一双新的。

“换上吧,别冻着了。”

“他们在楼上客房。”

秦深点点头,赶忙就跑上楼去。

叶芷回了卧室,一个人坐在空荡荡的房间里,突然鼻子一酸。

明明这里是她的家啊,为什么现在,好像她才是外人一样。

大雨过后的空气总是特别清新,早上的阳光很好,温软的阳光透过落地窗照在卧室。

叶芷站在窗边,看着正在楼下草坪上嬉笑的沈念。

赵衍靠在椅子上,左腿惬意的搭在右腿上,侧脸完美俊逸,惬意的眯着眼睛感受着阳光。每一帧几乎都可以用做屏保。

叶芷第一次看见这样的赵衍,矜贵,但是却好像猫咪一样的慵懒。

“阿衍,你不要一直动哦,不然画的不好看你可别怪我。”沈念拿着铅笔笑着说道。

赵衍微微抬眸看了沈念一眼,狂肆俊美的五官,泛着些许无奈,与溺爱。

叶芷看着这一幕,一时间竟然失了神。

这样宠溺的表情,从来都不是对着她的。

不得不承认,他们真的就像天生的一对。

拢紧了衣服,叶芷洗漱了一下就下了楼。

今天要去看爷爷,她还是要打起精神来的。

“叶小姐,你醒了?”

叶芷看见穿着围裙正从厨房里出来的秦深,愣了一下,没想到这粉红色绣满草莓图案的围裙,穿在秦深身上居然一点违和感都没有,不过更让人意外的是,秦深这样的富家子居然还会做饭?

看着桌子上一大碗鸡蛋挂面,上面还有几根青菜,貌似看起来还不错的样子。

“秦先生煮面呢?你说一声让我来就可以了。”叶芷走进厨房,蓦然看见被倒在垃圾桶里的粥,怔了怔,“这…”

秦深手在围裙上抹了抹,道,“这是阿衍倒掉的。”

“哦,吃不下,倒了就倒了吧。”

咽下嘴里的苦涩,叶芷沙哑着声音说道,拖着脚步缓缓离开厨房。

秦深有些不忍地看着这抹落寂的背影摇头。

客厅

“叶姐姐你醒啦?”

这时,沈念笑眯眯的从外面进来,笑眯眯的说道,“快看我画的阿衍,是不是很像!”

说着就把画板往叶芷手里塞,语气中满是洋洋得意。

叶芷接过看了一眼,到底是一双巧手,画的赵衍眉目间满是柔情,那是她一辈子都奢望不到的啊

“真好看。”

“行了,念念你赶紧过来,腿上的纱布该换了。”

秦深拿出药膏放在茶几上,赵衍轻轻的抬起沈念的腿,慢慢的拉开纱布。

“可能会有点疼,忍着点。”

沈念蹙着眉头,小手紧紧地环住赵衍的手臂。

叶芷看着三个人,她站在一边,留也不是,走也不是,倒显得格格不入了。

换好纱布后,沈念看着叶芷,不好意思的笑了笑,“今早我看冰箱里什么都没有,就和阿衍一起去超市给你买了牛奶和面包,以后不想做早饭可以拿出来热一热吃。”

“顺便还给你备了个医药箱,就放在客厅茶几下面了,以备不时之需嘛。”

俨然一副理所当然的语气。

叶芷不禁在心里冷笑,不知道的,还以为她沈念才是这个家的女主人呢。

“不用了,我不经常在家里吃,你还是带走留着自己吃吧。”

“啪——”

是杯子摔在桌子上的声音。

整个客厅顿时就安静下来。

“让你收着你就收着,矫情给谁看?”

低沉愠怒的声音让叶芷不由得背脊发凉。

“对不起,阿衍你别这样…你昨天出去找我,还照顾了我一个晚上,叶姐姐生气也是应该的。”沈念拉住赵衍的手,嗫嚅道,“对不起叶姐姐,我给你道歉,我真的不是故意的”


叶芷只想笑。

果然爱和不爱还是很明显的。

她费尽心思都得不到的温柔,对于有些人来说,或许只是一句话,甚至只是一个眼神,就能轻而易举的得到。

见沈念眼里闪着的泪花,赵衍冰冷锐利的眼神落在叶芷身上。

“我说话你听不到?”

叶芷知道,赵衍是真的生气了。

她强撑起一抹笑容,轻声说道,“那就多谢沈小姐的好意了。”

卑微,她早就把那个可笑的自尊放在赵衍脚下让他随意践踏了。

几个人在客厅坐了一会,沈念一直叽叽喳喳说个不停,赵衍本来就是一个不喜聒噪的人,但是对于沈念的喋喋不休,他只是宠溺的看着,时不时的应和两句。

叶芷一直低着头,强撑着让着自己不去在意这碍眼的一面。

也不知道是不是害喜反应,总觉得胃里翻江倒海的。

一顿早饭吃完,趁着沈念换衣服的时间,叶芷赶紧追着赵衍去了楼上。

“今天爷爷的结果也出来了,你把沈念送走之后记得准备一下,我们好去老宅。”

赵衍对着镜子系好领带,慢条斯理的穿上外套,面上没有任何表情,“待会我让司机送你过去,我答应了念念陪她去画展。”

“你爷—爷的事,赵家人都在,你不到场?”

叶芷敛眸,似乎听不懂赵衍在说什么。

赵衍在叶芷面前停住脚步,一双不含任何感情的黑眸凝视着她。

即便是过了三年,即便他一次又一次的伤害她,但是面对他的注视,叶芷的一颗心,还是忍不住的悸动。

但是他一开口,却是寒冰地窖。

“叶芷,我的事,还轮不到你来管。”

说完,赵衍冷着脸转过头,往门外走去。

“赵衍,你也别太过分了,即便沈念对你来说再重要,也没有必要连自己亲生爷爷都不关心了?”

“为了区区一个沈念,你就那么不知轻重吗?”

叶芷苦涩的声音从赵衍的身后响起,他的脚步却没有任何的停留,只留下一句冰冷的话。

“你算什么东西,也配对我的事情指手画脚?”

是啊,我算什么东西。

叶芷双—腿无力的跌坐在地上,三年了啊,没想到过了三年,她也只能手足无措的看着他去爱别人。

叶芷心痛难当,像蔫儿了的绿叶一样了无生气的坐在地上。

良久,这才起身去收拾自己。

“如果我是你,一定会签了离婚协议,然后头也不回的离开。”阴冷的声音从身后传来,“何必呢,真的就一点脸面都不要了吗?”

是沈念。

“沈小姐还是进去休息吧,不然赵衍又该心疼了。”

叶芷站起身,淡漠了看了沈念一眼。

都是女人,她早就知道,沈念并不像表面看起来那么单纯善良。

“叶芷,你怎么就不死心呢?”沈念嗤笑一声,眼底透着阴鸷怨毒,尖声锐利的质问:“所有人都知道,阿衍爱的只有我一个,你怎么还死乞白赖的缠着他不放?”

“作为一个女人,犯贱到你这个程度,我还是第一次见。”

叶芷似乎愣了一下,随后突然笑出声,环抱着双手嘲讽道:“如果我没记错的话,你现在待着的是我家,赵衍是我的合法丈夫,我和他的婚姻是整个赵家都承认的。”

“所以你这是以什么身份来跟我说这些呢?赵衍的情人吗?还是插足在我们婚姻的第三者?”

“你说什么?”沈念的脸色骤变,狰狞着脸低吼:“你跟阿衍有感情吗?没有!他就连看你一眼都恶心,要不是赵爷爷,你觉得你能嫁给阿衍?你不同意离婚也没关系,你占着的只是赵太太的位置罢了,反正在阿衍心里,只有我沈念一个人!”

叶芷被气笑,淡淡的哦了一声,自顾自地把茶几的两盆绿植搬到太阳底下。

三年来,这种话她已经听了无数遍了,如果她有点自信的话,就不会来她面前说这些了。

见叶芷这个反应,沈念气得面颊扭曲。

“你到底有没有听见我说话!”

凭什么这么蔑视她!

“听见了,然后呢?”叶芷不紧不慢的走向沈念,嘴角掀起一道讽刺的笑,有点嗔恼的叹了口气,然后扯开自己的外套,露出里面青紫的痕迹,“昨晚和他欢爱的是我。”

“他心里只有你,他跟你上床吗?”

充满鄙夷不屑的语气,成功点燃了沈念的怒气。

“叶芷,你觉得你比得上我在阿衍心里的位置吗?”

在对上沈念含笑的眼睛之后,叶芷心里一怔,眼看着她踢倒一个花盆,在看到她退后两步的动作之时,叶芷暗道不好,立马想伸手去拉,谁知却被沈念一手推开。

等叶芷反应过来的时候,一个身影立马闪了过来,清冷的味道从她身边飘过,一股力量将她狠狠推开。

她退后了好几步,扶住椅子才勉强站稳脚跟。

而沈念已经倒在了花盆的瓷片上,鲜红的血迹留了一地。

赵衍猩红着双眼把沈念抱起来。

沾满鲜血的手紧紧地揪着赵衍的衣角,沈念脸色苍白,有气无力的说道,“阿衍好疼”

叶芷看着沈念从双—腿之间流出的血迹更是脸色煞白,沈念居然怀有身孕!

“叶芷!”

滔天的怒气。

赵衍一张脸紧紧地绷着,眼睛里是彻骨的寒意,若不是有沈念在怀里,叶芷几乎都要觉得,赵衍会毫不犹豫的杀了她。

直到赵衍抱着沈念离开,叶芷都还怔在原地。

没想到沈念为了污蔑她,居然下了这么大的血本,拿自己的孩子做筹码。


网友评论

发表评论

您的评论需要经过审核才能显示

为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