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彩小说尽在A1阅读网!手机版

热门小说 > 女频言情 > 神医狂妃王爷他又在作妖了

神医狂妃王爷他又在作妖了

挥墨写意作者 著

女频言情连载

寒绫纱是楚国将军的妹妹,她集万千宠爱于一身,因此养成了嚣张跋扈的性格,谁知她在好闺蜜的抢亲现场遭遇雷击,再次醒来之时,她成为了敌国烬王明媒正娶的正妃,穿越开局便被白莲绿茶摆了一道,不过没关系,她师承鬼医,还是神算子的拜把子兄弟,更是皇商第一美男的好闺蜜,且看她如何虐白莲斗极品,顺便俘获烬王萧云烬的一颗真心……

主角:寒绫纱,萧云烬   更新:2022-07-16 02:45:00

继续看书
分享到:

扫描二维码手机上阅读

男女主角分别是寒绫纱,萧云烬 的女频言情小说《神医狂妃王爷他又在作妖了》,由网络作家“挥墨写意作者”所著,讲述一系列精彩纷呈的故事,本站纯净无弹窗,精彩内容欢迎阅读!小说详情介绍:寒绫纱是楚国将军的妹妹,她集万千宠爱于一身,因此养成了嚣张跋扈的性格,谁知她在好闺蜜的抢亲现场遭遇雷击,再次醒来之时,她成为了敌国烬王明媒正娶的正妃,穿越开局便被白莲绿茶摆了一道,不过没关系,她师承鬼医,还是神算子的拜把子兄弟,更是皇商第一美男的好闺蜜,且看她如何虐白莲斗极品,顺便俘获烬王萧云烬的一颗真心……

《神医狂妃王爷他又在作妖了》精彩片段

惊雷劈下,空中下起了瓢泼大雨。

凌厉的鞭子狠狠地甩在寒绫纱身上,疼得她一个激灵,猛地睁开眼睛。

又是一道破空声响起,身体的本能快过思绪,她一把拽住了再次甩到脸前的鞭尾,将面前的黑影拽了个趔趄。

“放肆!”寒绫纱冷冷地抬头,眼底闪过一丝寒光。

“王妃娘娘。”尖锐的声音传入耳中,“莲儿姑娘被您害死,罪证确凿。王爷只罚您二十鞭,您该感恩才是。”

看着面前满脸嘲讽的陌生老嬷嬷,寒绫纱先是一愣,而后,陌生的记忆突然冲入脑海。

她愕然地瞪大眼睛,眼底流露出不敢置信的光芒。

她原本是楚国将军府大小姐,不久之前,好友陆珩被迫赐婚给郡主,她一气之下闯进了郡王府,想把陆珩给救出来。

却没想到,天雷突降,直直地劈在了她的身上!

等她再度睁开眼睛,居然出现在了千里之外的齐国!

寒绫纱快速梳理着忽然涌入的记忆。

很快,她得知自己现在是齐国丞相的女儿,也是齐国当朝烬王——萧云烬的王妃,商明聆。

但是,王妃居然被按在地上执行鞭刑?

“继续。”坐在正前方主位的男子语气淡漠。

男子束龙纹金冠,剑眉星目,只是那眉眼里像是笼着浮冰碎雪,浑身带着上位者的威压和贵气。

发现寒绫纱反抗的举动,他也只是淡淡的扫了她一眼,那眼中没有温情,更没有怜悯,有的只是对蝼蚁的轻视和漠然。

寒绫纱水眸微眯。

她在哥哥的书房见过这男人的画像,他就是这具身体的丈夫,烬王萧云烬。

寒绫纱心底微沉,原主商明聆的记忆也在脑中消化殆尽。

原主本是相府小姐,对烬王一见倾心,不惜给烬王下药,也要与他有肌肤之亲。

还以此为由,强行嫁入王府,成为了烬王妃。

因此,烬王对她弃若敝屣,明明身为王妃,却在王府里人厌狗弃,随便一个下人都敢对她肆意打骂......

今日,烬王宠姬污蔑原主谋害了她的贴身侍女,烬王二话不说,就判罚她鞭刑二十。

不过十鞭下去,娇弱的原主就一命呜呼。

恰巧她被雷劈中,竟让她借着这个身体得以重生。

“王爷......”

恍神间,寒绫纱听到一个娇媚的声音,把她的思绪打断。

只见侧妃玉璃拭着眼泪,往烬王面前柔柔弱弱地一跪。

“不若便放了姐姐吧。姐姐玉体矜贵,受不住这般责罚的。莲儿只是一个婢女,怎能与王妃娘娘相比,王爷便不要再追究了。”

听到玉璃求情,烬王冷漠地嗤笑一声道:“受不住?那便再加五十鞭。”

寒绫纱闻言脸色难看起来,再加五十鞭,即便是她也得命丧当场。

这玉璃哪里是求情,分明是盼着她死的更快。

寒绫纱心底虽发紧,但面上却不动声色。

她的眸光落在了一旁婢女莲儿的尸体上。

莲儿是玉璃的贴身女婢,平日里最得玉璃信任。

如今,她双眸圆睁,脸色惨白,湿淋淋的身上还挂着水草,乍然看过去就是溺死的模样。

在原主的记忆中,是玉璃派了春嬷嬷邀她去芳华院。

她不过刚走到后院,就看到有人被推进了池塘。

紧跟着,她就被扣上了打杀莲儿的罪名,送到烬王面前。

“王妃,得罪了。”

春嬷嬷见寒绫纱默不作声,以为她是死心认命,扬起鞭子再度重重地抽过来。

寒绫纱却一改之前的柔弱,凌厉地反手一推,抬脚一踹,嬷嬷一声尖叫倒飞出去,直接撞了个头破血流。

寒绫纱面无表情地看着烬王,脊背挺直,声线冷沉,“莲儿不是我杀的。”

纤细的脖颈拉出一道修长的弧度,即便寒绫纱背上血迹横陈,却没能压弯她高傲的脊梁。

萧云烬眸光一垂,眼底闪过一丝锐光,漫不经心的眼神里多了一丝深意。

满屋子的下人愕然的望着寒绫纱,就连她的贴身侍女双儿也瞪大了眼睛。

众人皆知,相府千金虽然素来蛮横,但骨子里却懦弱又愚蠢。

自打嫁入王府后,心底想的都是如何讨好王爷,受了委屈也只懂撒泼哭泣。

像今日里这般......

明明还是熟悉的那张脸,也不改一身骄横的气质,却偏偏像变了个人一样。

掀眉间尽显肆意张扬,明艳得令人不敢直视。

寒绫纱也不理会众人,径直走到了莲儿的尸身前。

“你说,是我把莲儿推下池塘的?”寒绫纱的目光扫过春嬷嬷。

“是。”春嬷嬷捂着脑袋,有些心虚的移开了视线。

“是你亲眼看到我把莲儿推进池塘的?”寒绫纱声音更冷。

“不错!”春嬷嬷梗着脖子,脸涨的通红,“是奴婢亲眼看到的!”

寒绫纱冷笑一声,“池塘里莲花正盛开,莲儿落水,必定会不停挣扎,身上自然会沾染莲叶碎屑和淤泥,可为何她身上除了水渍,再无其他?”


“这......”春嬷嬷的脸色白了白。

寒绫纱又是一声冷哼,突然拔下了头上的发簪,直接探入莲儿的鼻腔处。

“你做什么!”玉璃惊愕的对寒绫纱道:“莲儿已经死了,姐姐为什么还要糟蹋她的尸身!”

“就算她一时冲撞了姐姐,姐姐也不必这般狠毒吧。”

寒绫纱顿时嗤笑了一声,视线落到了萧云烬身上。

“莲儿鼻腔处还留有血渍,里面也不见有呛入淤泥。血渍当中含有剧毒,她是被人给毒杀后,才扔进池塘的。”

寒绫纱扬手就把发簪甩到了萧云烬面前,那发簪的尾部已然变成了黑色。

就听寒绫纱一字一句道:“王爷大可以找个仵作来验尸,看看莲儿是何时咽气,又是因为什么咽气的。”

满屋子的下人倒抽一口凉气,尤其是指认寒绫纱的春嬷嬷,那脸色白的像纸一般。

寒绫纱心中一动,缓缓的朝春嬷嬷走去。

“莲儿中毒身亡,神色不甘,而且指甲缝里还能看到挣扎后留下的血迹,想必是死前挣扎,抓伤了谋害她的真凶吧。”

春嬷嬷身子一个踉跄,下意识的捂住了自己的手臂。

寒绫纱眉心一扬,抬手就抓住了春嬷嬷的头发,在她的尖叫声中把她惯在了萧云烬面前,一把撩起了她的袖子。

果然,在春嬷嬷的手臂上,印着几道血淋淋的抓痕。

“王爷可看清楚了?”寒绫纱回眸,冷冷的盯着萧云烬道。

偌大的正厅鸦雀无声,所有人都因为这突然的反转呆立当场。

唯有萧云烬,疏冷的薄唇似是扬起了若有似无的弧度,当即下令道:“拖出去,杖毙。”

“等等!”寒绫纱眼底再度滑过一丝冷光。

今日之事显然是有人陷害她。

单凭一个春嬷嬷,还没那个胆子和心机敢对她下手。

萧云烬就这么草率的弄死一个嬷嬷,毫无抓到幕后黑手的意思......

她冰冷的目光直接落到玉璃身上,刚要开口,眼前突然一阵眩晕,一个趔趄险些栽倒。

“王妃!”

寒绫纱的贴身侍女双儿原本被几个婆子按住,此刻寒绫纱洗脱了嫌疑,忙不迭的挣开几人,两步上前扶住了寒绫纱。

看着她背上的鞭伤,双儿噗通一声跪下道:“王爷,王妃是冤枉的,她身体素来孱弱,今日无辜受了鞭刑,还请王爷找太医来为王妃治伤。”

“呵......”前方传来一声轻笑。

寒绫纱抬头,再度对上萧云烬凉薄冷漠的眼睛。

萧云烬缓缓的踱步到寒绫纱面前,修长的指尖抬起她的下颚,低声道:“本王尚不知,王妃还有这样的本事,难怪当初给本王下药那般娴熟。”

清冷低沉的声音毫不掩饰对寒绫纱的厌恶。

寒绫纱垂眸,面无表情的回望着萧云烬。

萧云烬漫不经心的勾唇,讥笑道:“王妃如此神通广大,这鞭伤就自行处理吧。”

逸竹轩内。

先前的闹剧已经平息,寒绫纱静静的倚在床前,手里捧着热乎乎的汤碗。

双儿一脸心疼的看着寒绫纱道:“王妃,您身体怎么样?还疼么?”

眼看着王妃背上血肉模糊,王爷却能狠下心不理,连个大夫都不给传唤。

倒是没想到王妃居然写了个药方,说是能让伤口愈合并缓解疼痛。

寒绫纱微微动了动肩膀。

一股尖锐的抽痛传至全身,她不悦的拧起了秀眉,心底暗自叹了口气。

她自小跟着哥哥在军营中长大,要是换做以前的身体,这点疼痛根本不算什么。

但商明聆身体的确孱弱,想是要养个十天半月才能好转。

幸而她是神医的关门弟子,否则,她根本无法应对现在的局面,更无法发现尸体的异样,从那拙劣的陷阱里全身而退。

想及此,寒绫纱突然放下了药碗,不动声色的问道:“近来京中可有什么趣闻?”

她莫名身死,将军府一定一片混乱,也不知道如今是什么状况。

“趣闻?”双儿思索了一瞬,立刻道:“倒是真有一件怪事,三个月前,听说楚国的将军府小姐到郡主府抢婚,结果被一道天雷给劈死了!”

看着双儿兴奋的表情,寒绫纱心底顿时有些五味杂陈。

“也不知道这位小姐到底做了什么伤天害理的事,竟然连老天爷都看不过眼。听说,将军府至今都没有发丧呢。”

寒绫纱的神色冷了下来。

原来将军府还没发丧。

当日被雷劈中的时候,她依稀觉得有些古怪,但具体的却说不上来。

她如今换了一个身份,要想查清楚当日的真相,需得先在烬王府活下来,找机会回到楚国方可。

寒绫纱抬眸吩咐,“我休息片刻,你先下去吧。”

双儿连连点头,刚要扶着寒绫纱就寝,门外突然传来一阵急促的脚步声。

两人同时回头,就见一个年纪不大的小丫鬟冲了进来。

她精明的眼珠子在屋内一扫,随后落在桌上的紫砂壶上,先前双儿就是用这个紫砂壶给寒绫纱熬药。

就见那小丫鬟一个箭步上前,凶悍的把紫砂壶往怀里一抱,怒视着双儿道:“可算是让我找到你了!”

“怎么回事?”寒绫纱皱眉看向双儿。

双儿也是一脸茫然,万般不解的看着那小丫鬟。

“呵,王妃的下人好大的威风。”

那丫鬟趾高气昂的冷哼。

“我们侧妃受到了惊吓,王爷特意赏赐了上等燕窝给侧妃压惊,没想到双儿心生嫉妒,竟然泼了我们侧妃的补汤,还抢了我们侧妃的砂壶!”

丫鬟不屑的冷笑一声,“如此狗仗人势不懂规矩的婢女,王妃当好好教训才是。”

“你——”双儿顿时气的脸色通红。

药房里就这么一个药罐,又没写上侧妃的名字,她怎么知道这是谁的。

而且,那药罐本来是空的,哪里有什么侧妃的补药。

“狗仗人势?”寒绫纱淡淡的看了那小丫鬟一眼,抬手对她勾了勾手指,“你过来。”

小丫鬟犹豫了片刻,然后梗着脖子上前,就听寒绫纱一声冷笑,一个巴掌就甩了过来。

那小丫鬟重重的栽倒在了地上。

偌大的逸竹轩瞬间一静,小丫鬟愕然抬头,“你——”

寒绫纱反手又一个巴掌甩出,小丫鬟的脸顿时肿的老高,嘴角也沁出了几缕血丝。

寒绫纱优雅抚了抚指尖,“你说本妃的丫鬟狗仗人势,是在教本妃做事?”

她脸上还带着病态的苍白,却自带气定神闲的优雅。

“奴,奴婢不敢......”小丫鬟顿时被吓得一身冷汗。

“既然侧妃那么喜欢本妃用过的东西,”寒绫纱懒洋洋的动了动身子,“那这药罐子就赏给她了。”

她脸色一沉,“滚。”

“是,是......”小丫鬟吓得浑身颤抖,几乎是屁滚尿流的爬出了逸竹轩。

双儿一脸崇拜的看向寒绫纱。

她从小就跟在寒绫纱身边,一直都觉得主子的性格太过绵软。

也不知道是不是被鞭刑刺激了,如今她总算是有了王妃的魄力了。

但很快,双儿的眼底又闪过一丝担忧。

“王妃,虽说侧妃的身份比不上您,但您还是少招惹她为好。毕竟......”

双儿轻叹口气,“毕竟她现在正得宠。”

寒绫纱漫不经心的应了一声。

她又不是原主那个蠢小姐,也没有痴恋烬王成狂,才不会跟个白莲花侧妃争宠,更犯不着去讨好那个萧云烬。

傍晚,寒绫纱幽幽的醒了过来。

背上的疼痛已经缓解不少,连带着她的嘴角也微微扬起。

听到卧房内的响动,双儿连忙进来服侍寒绫纱起身。

“王妃晚膳想用些什么?”

给寒绫纱换上宽松的衣衫,双儿正要张罗她的吃食,院内又传来一阵骚动。

寒绫纱沉着脸揉了揉眉心。

原主记忆中的逸竹轩无比冷清,怎么她重生后反倒热闹了起来。

这还能不能有消停的时候了。

伴随着双儿气急败坏的呵斥,一群侍卫冲了进来,将寒绫纱团团围住。

为首那个冷冷的道:“王爷有令,请王妃到芳华院。”

寒绫纱眯眼。

芳华院,又是那个玉璃要搞事?


“放肆,王妃身上有伤,你们这是要干什么!”双儿气愤地挡在寒绫纱面前。

侍卫首领冷冷的道:“侧妃中毒,危在旦夕,王妃还是先想好如何与王爷交代吧。”

玉璃中毒了?

寒绫纱唇角一勾,笑意却未升到眼底。

她从容的扶着双儿的手,轻哼道:“走。”

她倒是要看看,玉璃还要玩什么花样。

一柱香后,寒绫纱再度见到了那个寡情冷漠的烬王。

萧云烬仍是云淡风轻的坐在主位上,脸上看不出任何悲喜。

只是这屋子里丫鬟嬷嬷跪了一地,另有四个府医形色匆匆,眼底脸上写满了紧张与担忧。

这阵仗足以表现出烬王对侧妃的重视,与方才对寒绫纱的不管不问形成了鲜明对比。

“王爷有何事?”无视屋内紧绷的气氛,寒绫纱淡淡的问。

萧云烬幽深的黑瞳在她身上一扫而过,唤道,“杏儿。”

先前那个抢了紫砂壶的小丫鬟跪在厅内,哭哭啼啼道:“王爷,侧妃娘娘今日受到了惊吓,王爷还特意赐了补药,谁想到奴婢去药房给娘娘拿药,竟然被王妃的婢女抢走了炖药的砂壶!”

“奴婢气不过,就到逸竹轩和双儿理论,没成想王妃竟借题发挥,任由双儿欺辱奴婢!”

“虽说王妃把砂壶还给了奴婢,但侧妃娘娘喝下了砂壶炖的补药后,就中毒吐血晕过去了!”

“你胡说!”双儿气愤道:“王妃之前也喝过砂壶内的伤药,怎么我们王妃就没有中毒!”

烬王冷眸微微一瞥,“既如此,那王妃就把砂壶里剩下的补药也喝了吧。”

寒绫纱当即一声嗤笑。

这萧云烬还真是对她厌恶至极,这心都偏到国境线了,这是不放过任何机会要弄死她么。

“王爷若当真想处死臣妾,犯不着用这么拙劣的借口。”

寒绫纱勾着唇角轻笑,“任由一个婢女来编排臣妾,王爷就不怕传出去贻笑大方,让人嘲笑烬王府草菅人命,宠妾灭妻不分是非么?”

屋内的气氛瞬间一窒,萧云烬的眼底迸出了阴鸷的冷光。

满屋子的婢女侍卫吓得跪了一地,唯独寒绫纱静静的立在原地,神色并未有任何畏惧。

“王爷......”

两相僵持下,寒绫纱又听到玉璃的声音传来,只是那声音里带了几分虚弱和委屈。

两个丫鬟扶着玉璃从卧室内走出,她身后还跟着四个战战兢兢的府医。

玉璃惨白着一张脸说:“此事尚有蹊跷,不好怪在姐姐头上,姐姐向来宅心仁厚,怎么可能毒害臣妾呢。”

“对啊。”寒绫纱温婉的对玉璃一笑,“姐姐一直把玉璃当成自己的亲妹妹一样,既然玉璃相信姐姐,姐姐就安心了。”

说完,她一脸无辜的看向烬王,“既然误会解开,臣妾这便回逸竹轩了。”

“你——”玉璃嘴色一抽,似是没想到寒绫纱会是这副反应。

这女人愚蠢又自负,痴恋烬王几近疯魔。

以往只需她挑拨两句,她就会失态发疯,恨不得撕了自己。

如今怎么性情大变,知道以退为进装姐妹情深了?

玉璃一口气哽在心口,娇软的身子颤抖了两下,侧头一口血就喷了出来,无力的软倒在椅子上。

府医一声惊呼上前,屋子里顿时乱成了一团。

萧云烬面无表情的看着寒绫纱,冷然下令:“把汤药给王妃灌下去。”

寒绫纱指尖一顿,狠狠的掐入了掌心。

这混账男人是铁了心要为玉璃撑腰。

什么大齐皇储人中之龙,不过是个为美色不分青红皂白的人渣。

“王爷当真要草菅人命?”寒绫纱问。

萧云烬漫不经心的抬眸,“药罐出自逸竹轩。”

“呵......”寒绫纱怒从心起,“那我若是能找出真凶,侧妃就给我磕头认错如何?”

“这......”玉璃白着脸看向萧云烬,却见萧云烬神色晦暗,对寒绫纱的说法不置可否,不由得咬牙道:“好,若是姐姐当真能揪出真凶,妹妹定然给姐姐磕头赔礼。”

寒绫纱闻言嘴角一勾,扭头就朝玉璃的卧房走去。

她在神医手下磨砺三年,各种毒草的味道一闻便知。

不过是刚刚踏入芳华院,她就嗅到了浓郁的霜兰草的味道。

这种草药的确有毒,却并不致命,只会令气血浮动气息紊乱,看上去奄奄一息,却没什么实质的伤害。

玉璃用这种法子监守自盗,她就彻底扒下她一层狐狸皮!

寒绫纱精准的从玉璃的卧房中寻到了一盆兰草,淡然的放到了萧云烬面前。

满屋子的鲜花竞相开放,唯独这盆兰草,枝叶萎靡,焉哒哒的垂着。

寒绫纱扒下发簪,搅动了两下:“同样的法子,用两次就没意思了。”

寒绫纱望着泥土中的药渣,冷笑:“分明就是侧妃自编自演,自己喝下霜兰草嫁祸本妃。”

“刚好几个府医在此,不如去验一验这些药渣,看看本妃是不是诬赖了侧妃!”


网友评论

发表评论

您的评论需要经过审核才能显示

为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