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彩小说尽在A1阅读网!手机版

热门小说 > 女频言情 > 失误嫁给闺蜜舅舅

失误嫁给闺蜜舅舅

锦绣之颠作者 著

女频言情连载

夜九爷这个名号在豪门中十分响亮!无人不忌惮其权势。九爷虽然帅气多金,气度非凡,令无数女子趋之若鹜,可是传闻却十分不堪,听闻九爷患有厌女症!这么多年来,那些想要靠近他的女人,最终只有同一个下场,那便是被丢出去喂了狗!不过有一人成为了最独特的存在,那个叫做时琦的女人竟然成为了大佬的掌心宠!

主角:时琦,夜鸠,何倩   更新:2022-07-16 02:12:00

继续看书
分享到:

扫描二维码手机上阅读

男女主角分别是时琦,夜鸠,何倩 的女频言情小说《失误嫁给闺蜜舅舅》,由网络作家“锦绣之颠作者”所著,讲述一系列精彩纷呈的故事,本站纯净无弹窗,精彩内容欢迎阅读!小说详情介绍:夜九爷这个名号在豪门中十分响亮!无人不忌惮其权势。九爷虽然帅气多金,气度非凡,令无数女子趋之若鹜,可是传闻却十分不堪,听闻九爷患有厌女症!这么多年来,那些想要靠近他的女人,最终只有同一个下场,那便是被丢出去喂了狗!不过有一人成为了最独特的存在,那个叫做时琦的女人竟然成为了大佬的掌心宠!

《失误嫁给闺蜜舅舅》精彩片段

那是一间低矮破旧的南房,屋里终年不见阳光,昏暗潮湿,墙皮早已脱落了,墙上凹凸不平。

何倩躺在床上,面孔青白消瘦,瞳孔涣散,干涩的唇皮发白,微微蠕动,枯瘦如柴的手颤抖着抬起来,似乎在寻找什么。

破旧古老的门被打开来,一抹娇小羸弱的女孩扔掉手中的篮子冲了过来,紧紧握住何倩的手。

“妈妈,你看!我去山上摘了些野菜,还有些野果,今天我们有东西吃了。”

何倩用力睁开眼,努力看清眼前衣衫褴褛的女儿。

秋日萧瑟,女孩只穿着一件单薄的粗布麻衣。

她的两条麻花辫草草的挂在肩头两侧,上面杂草斑斑,可见她去山上有些深处。

黑而枯燥的皮肤,一件早已洗的看不出原色的破旧衣服下包裹着干瘦的小小身躯。

一张小脸因为长年营养不良造成的瘦弱,却嵌着一双湿润润惹人怜的小眼。

何倩握紧同样枯瘦满是割伤的手,每发出一个字她都艰难的喘着气。

“时……时绮。”

说完几个字,何倩捏紧女儿的手,双眼迸出精光,似……回光返照。

“妈妈,我在!”时绮看着妈妈挣着一口气的样子,眼眶红了。

“妈妈……不能再陪着你了。”看着女儿,但她的眼,有说不出的沧桑,眉目之间流露出的悲伤戚戚。

“妈妈,妈妈……”时绮不敢喊着要妈妈,她不敢……

妈妈太苦了。

“苦了我的时绮。”何倩颤抖着手轻抚时绮没两肉,又脏污的小脸。

“妈妈,我不苦,我有爱我的妈妈,唔……我也爱你,妈妈。”时绮终于忍不住,眼泪一颗颗的掉着。

“我去给人洗碗,扫地,洗衣服,多赚些钱给妈妈治病,好不好?我一定努力赚钱,好不好……好不好……妈妈,妈妈。”时绮满目疮痍的手用力抓紧何倩的双手,是颤抖,也是恐慌,更是无助。

“时绮,咳咳……”何倩看着女儿哭的这般,一时哀恸,胸口一阵钝痛,一口鲜血咳了出来。

“妈妈!你怎么了?”时绮第一次见妈妈咳血,惊慌失措站起来,“我去找医生,我去找!妈妈你不要有事!”

何倩一把拉住转身要出去的时绮,血咳的更厉害了,呼吸几乎都喘不上来了。

“回来!”何倩用尽力气喊她,眼泪顺着她的脸颊滑落,“别……让……妈妈再陪陪……你。”

时绮捏紧拳头,指甲馅进肉里都没感觉,眸子里都是乌黑发沉的碎片,她慢慢走过来再次握住妈妈的手。

何倩少进多出的喘气,恍惚看着女儿,十三岁却瘦得跟十岁左右的样子,心中又涩又苦。

“妈妈真的好后悔把你生下来……”

她的眼泪模糊的视线,抓着时绮的手那么用力,那么苍白。

“让你跟着我吃尽苦头,让你生下来就没有爸爸,让你这么小就要失去妈妈……呜呜……妈妈后悔……”

“妈妈,不是的,我一点都不苦的,我有一个世界上最疼我,最爱我的妈妈,真的!我是最幸福的小孩了。”

时绮笑着,满眼都是闪亮的星光,照亮了何倩心中无尽黑暗的一丝光芒。

“是啊,妈妈最爱的孩子!可是妈妈要走了,只剩下你一个人怎么办?我的时绮才十三岁,没了妈妈该怎么活下去?”

时绮捏着她的手,擦干眼泪,闪着坚定的微笑,“妈妈不要担心,我会去找家孤儿院,让他们收留我的。”

“若是有人欺负你呢?”何倩颤抖着唇,气息越来越弱。

“我一定乖乖的,不惹事……”时绮感觉妈妈抓着自己的手正慢慢松开,眼泪强忍在眼底,嘴角扬着笑,“我会好好吃饭,好好睡觉,好好长大。”

“……读书。”何倩微微一笑,眼皮掀了掀,渐渐的。

“对,读书。我会去读书,去上妈妈最喜欢的大学,我要考最好的成绩,我那么聪明,不会让你失望的。”

时绮伸手摸着妈妈安静又枯瘦的脸,那双日日眯着慈爱笑意的眼,永远的闭上了。

“妈妈——”


一天一夜过去后,时绮不堪伤神,加上没有进食,晕倒在破屋子里,最后被刘婶过来发现,弄了点吃食给她。

又可怜又心疼,变成孤儿的时绮。

眼睁睁看着孩子跟个木头一样,不哭也不闹,安静的躺在床板上,也不说话,也不闭眼休息。

这么瘦,这么弱,再折腾下去,就要跟她妈妈一样,没了。

刘婶真是心疼。

三天了,刘婶说打算把何倩给葬了。

时绮从床上蹦了起来,沙哑的嗓音:“我来,我自己来!”

她布满血丝的双眼,倔犟又带着几分悲恸,脸色有些苍白,想到让妈妈入土,唇被她咬的发白。

向刘婶借了一些锄头工具,独自一人又花了两天的时间,将妈妈下葬。

跪在妈妈的坟头前,她的唇已失去水分,干裂出丝丝血渍,双手因为拿着锄头,已破皮流血,且干了。

浑身脏兮兮,蓬头垢面,像个破烂娃娃一样,残败不堪。

但是她的双眸却清明透亮,像一个闪亮的黑珍珠,光彩夺目。

“妈妈……”时琦嗓音透着粗糙暗哑,多日没有好好发声,像个破锣嗓子一样。

适应了些许之后,她才慢慢开口。

“妈妈,等我有钱了,在来接您去住好的地方。”

“妈妈,我答应你的事,一定完成。”

“我会好好照顾自己,好好长大。”

“妈妈,你好好休息吧!”

时琦扬起多日来的第一个笑容,眸子里的星光皆是坚定的意念。

回到破屋子,她换了一件衣服里最干净的衣服,吃了野菜果腹后,只带了妈妈的照片,就向刘婶告别了。

孤儿院在哪?

走了两条街就到了,时琦曾有幸受到孤儿院院长薛怡的善意。

那时候,为了给妈妈找药,她两天没吃,饿得晕倒在路边,是院长薛怡给了她吃的。

那时候院长薛怡知道她家里的情况,出于同情和怜悯,表示愿意收留时琦,一起帮助她的妈妈把病治一治。

可是妈妈何倩的病是绝症,已经是后期了,没办法治疗。

时琦拒绝了院子薛怡的好意,心里清楚孤儿院经济条件并不是很好,妈妈的病很费钱,她不想麻烦院长她们,毕竟她们还要养着一大帮的孩子,同样不容易。

而这次,妈妈走了。

说好了来投靠孤儿院的……

她才走到孤儿院的门口,蹲在里面玩耍的几个孩子就看见了她。

带头的男孩程杨十四岁,是里面比较干净又活泼的一个,但是护食又护短的一个。

相当排斥时琦。

因为时琦曾跟他抢食物过,所以讨厌。

因为院长薛怡曾经想要收留她,所以讨厌。

“你来干什么?”程杨抬着下巴,怒目一瞪,把她挡在门口不让进。

其他几个孩子眼珠子滴溜溜的转,好奇。

时琦淡淡扫了他们一眼,眸光落在孩群里八九岁的小女孩。

女孩子穿着干净的黄色连衣裙,胖乎乎的脸蛋上镶嵌这一双水汪汪的大眼睛,再加一双樱桃小嘴,很惹人喜爱。

时琦记得她好像叫黄丫丫,又爱哭,又爱笑,又喜欢撒娇,大家都很喜欢她。

她很羡慕,被那么多的小朋友喜欢,宠着的那种感觉。

“我找院长。”面对他们,时琦没有怯意,目光淡淡,超乎年纪的稳重。

“院长没在!你走吧!”程杨将她推出孤儿院门口,眉头炸起,一脸的“找茬”。

“程杨哥哥,院长在的啊,你为什么说不在?”黄丫丫睁着圆溜溜的小眼,天真无邪的望着他。

程杨没想到被黄丫丫戳破,一脸尴尬瞪了眼时琦。

“这里不欢迎你!走开啊!”

他直接赶人。


时琦低垂着眉眼,抿唇,捏紧了手:“我要见院长。”

“我不!就不给你进去见院长!”程杨瞪大眼,抬抬下巴,拽拽的。

其他小朋友的眼里也多多少少有些排斥。

孤儿院养着这群孩子已经不容易了,大伙儿完全是不够吃,不够穿,睡在一起够挤了。

他们一点都不想多个人来分去这里的一切。

黄丫丫小手拉着程杨的大手,水灵灵的眼里满是祈求的小可怜劲儿。

“程杨哥哥,你不要这样,这个姐姐又没有做错什么。”

“我……”程杨被黄丫丫萌萌的笑意眼,软软的声音融化,气势也就没有那么强硬。

其他几个孩子也跟着点头,又哄又逗的才让黄丫丫笑了。

不愧是孩子里面最受宠的小丫头,卖个乖,撒撒娇,说几句话,就让这些孩子都转向她了。

时琦觉得很新奇,不由得多看了黄丫丫几眼。

可爱,又萌萌哒,换做自己也不会讨厌,还有些喜欢。

“姐姐,院长就在里面,我带你去找她吧。”

“谢谢。”时琦唇微勾,扯了个笑意。

跟着黄丫丫走着,没一会儿就到了院长的办公室。

敲了敲门,就听见一句“进来”。

打开门,黄丫丫钻进一个可爱的小脑袋,看见认真工作的院长薛怡抬头看她,咧了个嘴,笑呵呵。

四十多岁的院长薛怡慈爱的脸扬起一笑:“丫丫,怎么了?”

然后她看见从黄丫丫身后走出来的时琦。

她的脸上满是营养不良的蜡黄,嘴唇上也没有血色,头发似乎打了千万个结。

身上穿的白色衣服已经发黄,手臂上和脚上仿佛没有肉,身体薄的好像一张纸,一阵风就能把她刮跑。

唯一可看的是那双眼,清澈剔透,犹如水晶般闪亮耀眼。

那双眼在看见院长是,眼角呲红了。

时琦捏着自己的衣角,唇瓣微微颤动,抬眼看她:“院长……”

“时琦!”院长薛怡倏地的站了起来,从办公桌前走出来,大步来到她跟前,双手紧握着她的肩膀。

“你妈妈她……”院长薛怡嗓音有些沉重的看着时琦。

时琦点头,眸子染上几分猩红,“妈妈走了,我……院长,我……”

院长薛怡用力把她搂紧怀里,轻摸她的头,“以后就留在这里吧,把这里当做自己的家,这里的都是你的家人,好吗?”

“谢谢院长。”时琦眼眶湿了。

“院长,姐姐要留下来吗?真的吗?好好哦!”黄丫丫开心的抱着院长薛怡的大腿,也跟着高兴笑起来。

“呵呵……”院长薛怡宠爱的摸摸黄丫丫的小脑袋,“丫丫真乖,以后你就多了个时琦姐姐了哟。”

“恩恩,时琦姐姐,我是丫丫,我是妹妹哦。”黄丫丫拉着时琦的手卖萌卖乖,讨喜极了。

时琦心中一暖,轻轻点头,“丫丫妹妹。”

院长薛怡和蔼的笑着,牵起俩女孩的手走出办公室。

“走,我们去安排一下你时琦姐姐的睡的地方。”

这间孤儿院不大,最多容纳近三十个人,孩子就占了二十一个,再加上时琦就二十二个。

男孩就有十四个,女孩子八个。

男孩子床位已满,但女孩子床位还有空。

床上用品,生活日用品,每个孩子都是一视同仁,没有谁用的好,谁用的不好。

但对于过惯了生活惨淡落魄的时琦,真的是太好了。


网友评论

发表评论

您的评论需要经过审核才能显示

为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