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彩小说尽在A1阅读网!手机版

热门小说 > 女频言情 > 夫人快跑病娇老公太粘人

夫人快跑病娇老公太粘人

彼岸深月作者 著

女频言情连载

曾经的冷婵是个柔弱无助的孤女,受尽了苦难,八年后,她摇身一变,成为了令整个豪门为之侧目的商业女大佬!回国之后,她成为了万众瞩目的对象,许多人排着队上门巴结。此次回归,冷婵的目的非常简单,只为调查出二十多年前那场事故的真相。没想到会在意外中招惹上一个霸道男人,她的计划因为这个男人一次又一次的被打破……

主角:冷婵,温承颜   更新:2022-07-16 01:41:00

继续看书
分享到:

扫描二维码手机上阅读

男女主角分别是冷婵,温承颜 的女频言情小说《夫人快跑病娇老公太粘人》,由网络作家“彼岸深月作者”所著,讲述一系列精彩纷呈的故事,本站纯净无弹窗,精彩内容欢迎阅读!小说详情介绍:曾经的冷婵是个柔弱无助的孤女,受尽了苦难,八年后,她摇身一变,成为了令整个豪门为之侧目的商业女大佬!回国之后,她成为了万众瞩目的对象,许多人排着队上门巴结。此次回归,冷婵的目的非常简单,只为调查出二十多年前那场事故的真相。没想到会在意外中招惹上一个霸道男人,她的计划因为这个男人一次又一次的被打破……

《夫人快跑病娇老公太粘人》精彩片段

据有关消息透露,锦城世家冷家独女冷婵小姐时隔八年后强势回归……

一辆低调的白色兰博基尼里,司机试探性望了一眼后座正在闭目养神的女子。

“总裁,刚刚冯家来电。说为我们举办了一场专门的欢迎晚会,邀请您赏脸露个面,您看?”

冷婵闻言缓缓睁开眼睛,小巧的樱唇微勾,配上精致无辜的娃娃脸,看起来清纯可人,楚楚可怜。那双漆黑无辜的大眼睛里灿烂如星,又透出丝丝寒意,让人垂涎的同时又不敢靠近。

“这冯家倒是聪明。”

如今的她可不是当年的那个柔弱无助的孤女,而是整个商业界都为之侧目的商业玉女粉尾蝶—冷婵。

现在她才回国,第一次活动去哪儿,在外人看来。无疑是一种信号。敢来做这个出头鸟也无愧于他冯和志商界第一守财奴的称号。

胆识不错,但她为什么要给面子。然后又缓缓闭上了眼睛。

久久没有得到回应的司机当即明白自己总裁的意思。随后转移话题问道:“总裁,我们接下来去哪儿?”

冷婵眼睛都没睁回道:“累了,想要休息几日。”言外之意想要回家休息,不想理会什么。

作为跟在冷婵身边的老人,当然明白她的意思。

也不多问,当即驱车就要去往目的地。

没过多久,车子突然一个急刹车停下,冷婵冷静的保持住身体平衡,平复了一下情绪,抬头。

瞳孔顿时一缩,手也开始微微擅抖。

面对这不知从哪儿冒出的男子,司机也是一惊。下意识的想要大骂。

可见他衣衫褴褛,浑身是血,带着渴求的目光看着他们。

他迟疑了一下,看向冷婵。

冷婵眼睛微闭,努力的压下心底的恐惧,想要开口。

下一刻,又冒出了两人穿着黑西装的大汉把他架走了。

这一切来的猝不及防,让冷婵有些意外。

没过一会儿,一个男人敲响了车窗,和司机说了几句。

司机回头想要转述那男人说的话,冷婵伸出手制止了他,直接打开了车门。

对停在不远处的商务车喊道:“这人都到我眼前了,就这么不声不响的把人给我带走了不好吧!”

坐在车里的助理立马就怒了。

“这哪来的蠢女人,咱主子要的人她也敢拦着。”

对于自家助理的愤怒,温承颜并不理会,依旧自顾自的撸着怀里的白猫。

不过猫很明显不愿意给他面子眼神里透着惊恐,奋力的挣扎着。只可惜力气太小,只能无力的扑腾着后腿。

温承颜眼神温柔的轻抚着它的背。语气也十分温柔。

“小家伙,我挺喜欢你的,可是你为什么不听话,总想逃呢。”

白猫越发恐惧,疯狂的挣扎起来。终于一只爪子抓破了他的衣袖。温承颜眉头微皱松了手。白猫乘机逃出。

马路上被人晾在一旁的冷婵,脸色一凝,就要上前。

一个不明飞行物突然冒出,落在她的面前。

冷婵下意识的退了几步。

仔细一看,呼吸一滞,手脚有些发软,脸色也微微发白。

赫然是一只猫咪摔在了地上,挣扎了几下一瘸一拐的逃跑了。

冷婵眼睛紧紧凝视着地上的鲜血,紧紧的咬着自己的樱唇,脑海里浮现出一些可怕的画面。腿脚好像不听使唤似的使不了劲。

可下一刻,车门打开,温承颜走了下来。

冷婵瞬间收敛了情绪带着微笑看向不远处的男人。

长得很高,让她不得不仰视他。一身白色西装。五官精致柔美,肌肤白皙胜雪,没有一丝血色。让人感觉有些苍白。

一双天生自带电弧的狐狸眼,魅惑逼人。简而言之,漂亮的不像话。唯一可惜的是,是个男人。还是的男人。

冷婵仔细的打量着他。风度翩翩,温文尔雅的小…白脸。

不过冷婵可不会轻易被他的外表迷惑。刚刚发生的事她可没忘呢。

嘴角扬起笑容,退后了几步。她可不想得颈椎病。

“这位先生,人都到我车前面了,就这么带走了不好吧!”

温承颜眼睛微眯,打量了她一番,温和的道:“小姐你很漂亮。”小小的,软软的。他在心里补了一句。

冷婵诧异,没想到他的关注点居然在这。

礼貌的笑了笑。“谢谢先生的赞美,你还是先给我一个交代吧!”

“他是我的人,我为什么要给交代。不过看在小姐你这么漂亮的份上。我可以把人让给你。”

说着那两人壮汉带着人再次出现,冷婵努力压制住心中的恶心。再次后退了几步。

看了眼那个男人昏迷不醒的样子,说不定已经没了,要他不是给自己找麻烦吗?

她不由的万分后悔,好好地。她干嘛要多管闲事。

这男人,一看就是个危险分子。还是远离的好。

这样想着,冷婵就随便找了个理由离开了。

温承颜看着冷婵有些蹒跚的步伐,眼里露出奇异的光。脸上的笑容带了丝温柔。

让身后的助理们看了不由得打颤。

这主子笑,坏事来。他们没做错什么吧!

还好,温承颜只是看了一眼那不知生死的男人道:“处理干净。”就坐回了车上。

而那个男子也很快消失不见了。

他们也是个心大的,刚刚害怕的要死,没过一会儿就憋不住了。

满脸鄙夷的道:“我还以为这颇具盛名的粉尾蝶是如何厉害的人物呢,看来也不过如此。也不过是虚名罢了。”

“也不能这么说,那冷婵也不简单。单刚刚在主子面前的那份镇定就很不简单了。要换作别的女人,说不定早就被吓哭了。”

温承颜静静听着他们的话,脸上却露出似笑非笑的表情。脑海中回想起刚刚的小人。

镇定?未必吧。没想到,从那个地方拼出来的人居然会怕血。

他养过猫,泰迪等许多小玩意。好像还没养过人呢。

这样想着,他的嘴角露出邪魅的微笑。似在憧憬着什么!

他突然对前面的两人道:“转道,去冯家。”

这边,回到车里的冷婵似是无力的摔倒在后座上,她有些慌乱的在车里摸了摸,不多时摸出一瓶冰水。猛地一下灌了下去。

冰冷刺骨的水让她不禁牙关打颤,有些瑟缩。还好,终于平静了下来。

前方的司机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见她如此喝水。皱眉提醒:“总裁,入秋了。还是别喝冰水的好。”

“没事,偶尔喝一下。”冷静下来的冷婵回道。

遇上他还真倒霉,先是人满头血闯马路,后是猫咪受伤。不知道她最怕血吗!真是个暴力狂。

害她差点出糗,差评。

又想到自己和他将有一个大合作,得去了解了解。

冷婵思索片刻看向司机:“这冯家有邀请温家吗?”

“有。”


宽敞的宴会厅里,漂亮的水晶灯发出耀眼的光芒,照应着人来人往的人群,看着好不热闹。

冯和志身着西装手拿红酒笑呵呵的应酬着,十分游刃有余,一派圆滑世故的模样。

没过多久,管家就走到他身边说道:“老爷,冷总来了。”

此话一出,众人皆是一愣。

冯和志皱巴巴的脸上满是笑意,有些得意的道:“对不住了,各位。贵客临门,我得前去迎接。”

其他人纷纷笑着应和。“没事,理解。”

等人一走,有人就忍不住了。

“神气什么,不就是来参加个宴会嘛!”

“别酸,人家就是有这个勇气。不然这个机会怎么会落在他身上呢。”

“这也是奇了,这冷婵向来不好相与,轻易不给人面子。就连花国王子的邀约,她都敢拒。这次居然来了。难道传言是真的?”

“别管是不是真的,人来了就是实的。他要是真运气好,有本事他将温家那个也邀请过来。”

有人当即就笑了,“怎么可能,温家那位爷向来是……”

但很快他就笑不出来了,一脸惊愕的看着前方。

温承颜一身白色西装,面带微笑的款款向众人走来。

旁边比他至少矮了一个头小萝莉,毫不怯场的走在他的身边。

毫无疑问正是冷婵。

穿着一件灰色的毛衣开衫,一条配着安全裤的短裙,脚上一双黑色的短靴。看起来挺时尚的。再配上那张清纯可人的小脸,活脱脱的女大学生。青春气十足。

只是…场合不太合适。

但所有人都下意识的回避了这个问题,热情围了上来。

冷婵对此没有丝毫不适,一一点头回应。

温承颜就更加的温和了,毫无避讳的和他们亲切的握了握手。热情的寒暄着。

冷婵默默地看着笑的如沐春风,绅士斯文的温承颜。心里有些不屑。

真会装的,等一下回去。手会不会被洗脱皮。

沦为透明人的冯和志没有丝毫的伤心,反而本就不大的眼睛笑的快睁不开眼了。

他原本已经做了最坏的打算,大不了沦为笑柄被人笑话几日。

没想到上天挺眷顾他的,还带买一送一的。

随即笑着打起了招呼。

“温总和冷总还挺有缘的,居然能赶到一块。”

冷婵心里吐槽着,面上一脸无辜。“是吗?我只当来了个漂亮的小帅哥。没想到会是温总。”

“我也没想到,这看起来有几分姿色的小萝莉居然会是大名鼎鼎的粉尾蝶。”温承颜温柔的说着。绅士的伸出了手。

冷婵看着那双比她还漂亮的手,有些嫉妒。

好好的,一个男人长这么好看干什么。

腹议归腹议,她还是优雅的伸出了手。

两手相握的那一刻,冷婵差点把手缩回去。

我去,这是人手吗,怎么跟冰块似的。冰死人了。

冷婵原本只想做做样子而已,没想到这男的居然胆大包天,居然抓着她的手不放,还不知廉耻的摸着她的手背、手心。

冷婵使了些力气,想要将手抽回去。可惜,失败了。

她不得已加大了力量。可纹丝不动。

温承颜面上依旧一副温和有礼,风度翩翩。

可那手不但紧紧地抓着冷婵的手,人也更加放肆的摸着她的手,恨不得细数她手上的每一寸肌肤。

冷婵心里窝火,面上笑的更甜了。饱含笑意的眼睛满是警告的看着他。

温承颜对此压根不理会,依旧笑的开心,眼睛也放肆了起来,仿佛要将她生吞活剥了般。

两人的你来我往,火花四溅。

众人是看的心惊肉跳,胆战心惊。呼吸都不敢大了去。

冯和志更是暗暗叫苦。

他就说嘛,这老天好端端的怎么下红雨了呢。原来还含着刀子呢。

他怎么也想不到,这八竿子打不着的人居然会结仇。好死不死还同一时间来了他的宴会。

无法,冯和志只能和众人一样眼睁睁的在那看着,脸上挂着比哭还难看的笑容。无视周围人投来的戏虐和嘲讽。

终于,在他快要撑不住的时候,不远处传来喧哗声,吸引了众人的注意。

冯和志欣喜不已,救星来啦!

事实证明,人不能高兴的太早。容易乐极生悲。

只见汤修诚一身黑色的西装面无表情的走了过来。俊朗、高贵。完全一副生人莫近的表情。

众人一见,都纷纷感叹今天是什么日子,连锦城第一公子都来了。

但知道内情的人都下意识的看向冷婵。

冷婵只是单纯的瞟了他一眼,没有任何表示。

见她这样,觉得没瓜可吃。都是失去了兴趣。

温承颜像狐狸一样敏感狡猾,又一直把注意力放在她身上。敏锐的看到她身上的不自然。放开了她的手。意味深长的看了她一眼。

获得自由的冷婵心里有慌乱,没工夫理他。装作无事的拿起一杯红酒慢慢品尝着。

冯和志作为当年的老人,自然知道发生了什么。

有些焦急的想要阻止,可已经来不及了。

汤修诚已经发现了人群中的冷婵,眼里流露出欣喜,快步直奔她而去。

走到冷婵面前时,他变得有些拘束,像个纯情大男孩一般。慌乱无措。

冷婵看在眼里,面上却一脸的冷漠。毫无波澜的喝着酒。把他晾在一旁。

汤修诚见她这样,眼里流露出浓浓的哀伤。落寞地看着她。

试探性的喊:“婵儿。”

冷婵停下动作,礼貌而又冷漠的说:“汤副总,请叫我冷总或冷小姐。”

汤修诚震惊的看着她,完全不敢相信她会这么说。

想要从她的脸上看到一些依恋、不舍。哪怕……恨意。

可惜,他失败了。

她笑得很美,宛若一个小仙女。让他想到了曾经的她。

不一样的是,她的笑里,再也没有曾经的单纯与真诚。只有公式化的礼貌与疏离,以及淡淡的冷漠与抗拒。

她变了。

汤修诚的脑海里闪过这三个字。心不由得惶恐,激动的想要和她说些什么。

但温承颜打断了他。

“汤副总。”

汤修诚不得已,只得收敛好情绪,和他应酬了起来。

而他来这的目的,其中一个最重要的原因,就是为了温承颜。

汤氏集团最近在竞争温家旗下子公司的一个项目,少不得和他打交道。需要好好的搞搞关系。

有句话说的没错,传言不可信。

温承颜虽然表面上和传言的一样好相处,暗地里却一直把他往坑里带。让他应付的十分疲惫。

好不容易应酬好了,一转头。冷婵人不见了。他赶忙去寻找。

没有人知道,有人默默地在楼上看这一切。


花园

秋季可真是矛盾的季节,既带走了夏季的闷热也带来了冬天的寒意。

冷婵站在院子里感受着徐徐吹来的秋风,看着周围的落叶和不远树上的累累果实。

心里有种说不出的滋味。最后,只能感叹一句:世事无常。

她看了看四周,随意找了一个地方坐下。

抱着手呆呆的看着天上的星星。

不远处的温承颜看着这一幕,心中有些意外。

原来,这个表面上乖乖软软的白兔,实则狡猾凶狠的野猫,真的可以变成白兔。

这样的她,让他更加喜欢了。慢悠悠的走了过去。

“作为宴会的主角,居然躲在一旁看星星,也太不敬业了吧!”

冷婵闻声看去,见是温承颜,没有理会。又转过头去。

看在他刚刚也算帮了她的份上,她不想和他计较。

温承颜可不这么想,直接走了过去,拿出纸巾对那台阶擦了又擦还是觉得不干净,看了看四周,见冷婵旁边有个红色的包包。看起来还干净。

直接伸过手拿过来,把里面的纸巾和手机等给抖了出来。压了压。觉得平整了些。拿过垫下,坐了下来。

冷婵发现后,赶忙把地上的东西拾起来,眼睛瞪得的滴溜圆的看着他。很明显,她非常生气。

“你是不是个男人,居然随便拿女人的包垫在身下。都不觉得愧疚的嘛!”

温承颜一本正经的反驳。“包做出来本来就是拿来用的。怎么用有什么区别吗?”

“那你干嘛把擦脚布和洗脸巾分开,不干脆混在一起用。反正都是用来擦的。”

温承颜回过头十分认真的看着她。

“小兔子,你要明白。同样的东西在不同的人眼里,作用是不一样的。特别是特别是男人和女人。

就比如,我们男人用的刮胡刀。你们女人从不会拿来刮胡子,只会用来刮腿毛。更有甚者……”

冷婵慌了,怕他说出什么不该说的,赶紧用手捂住他的嘴。眼神里全是警告。

温承颜眼神奇怪的看着她一眼,冷婵才反应过来她的动作有些暧昧。赶紧放开他,但依旧不忘提醒他不许乱说话。

温承颜眼神奇怪的打量了一下她,意味深长的道:“你在害怕什么,我只不过想说你们女人喜欢那它剃腋毛。你就这么激动。”

说着忽然恍然大悟的笑道:“哦,我明白了。他们说的都是真的,你们女人真的会……”

冷婵见这男人厚颜无耻的想要说出来。心里一急,就想要制止他。

慌乱之下,脚下一个不稳。直接往前摔去。

好巧不巧的,偏偏摔进了他的怀里。还一个不小心咬到了舌头。头也撞在了他宽阔的胸膛。硬的不行。

疼她的眼泪都出来了。心中的不满越浓,遇上他真是倒霉。

想到这,愤愤的抬起头。正好对上他满怀笑意的眼眸。

她一下子就呆了。

他的皮肤真好。一点毛孔都没有,水嫩嫩的。看起来滑滑的。应该很好摸。

不知为何,她的脑海里只剩下这个想法。还鬼使神差的伸出手。

温承颜没有阻止,只是轻轻搂着她的腰,温柔的看着眼前的小女人,那双无辜的大眼睛水盈盈的看着他。楚楚可怜极了。

看着她这样,他心里冒出一个疯狂的想法,要是她哭起来,一定美极了。

他这样想着全身的细胞对亢奋不已,眼神也极具侵略性的看着她。眼里闪烁着暴戾与疯狂。不过很快就消失不见。取而代之是深情的凝望。

炽烈的目光让冷婵浑身都不自然,微微偏开了头。

她并没有意识到,如今他们两的举动有多暧昧。只觉得温承颜的身上很烫,很温暖。莫名觉得特别有安全感。

为什么同样一个人,手可以如冰窖一样,寒气逼人。身体却炽热如骄阳般温暖。

原本她从国外连续坐十几个小时的飞机,下了车又马不停蹄来赴宴。

面上看着没什么,实则已经很疲惫了。全靠

脑里的那根弦撑着。

可现在,人有了安全感,防备和警惕就容易被削弱。脑里的那弦自然而然也就松了。

眼皮也就变得重了。

温承颜见她这个样子,眼里流露出心疼。搂着腰的手不由紧了紧。

冷婵没有排斥,慢慢的闭上了眼睛。

可没想到,这是一道不合时宜的声音传来,立马惊醒了冷婵。

“你们在干什么?”声音清澈响亮,让人听起来很舒服。就是怒气太盛。

冷婵下意识就要推开温承颜,可没推动。

冷婵抬头看向他。

只见他满脸笑意,一副多情公子的模样。眼睛里饱含着浓烈的深情。看着她道:“我们在干什么,汤副总看不到吗?”

让她的心不由得被烫了一下的同时,身上汗毛大竖。

她知道,他不开心。应该说生气了。虽然不知道为何。

她用眼神示意,让他放开她。

他没有在阻拦,放开了她。

冷婵站直身子的那一刻,左脚传来隐隐的剧痛。

她没有在乎,转过头看在满是愤怒和嫉妒的汤修诚。

故作恍然大悟的道:“原来是汤副总啊!不在宴会厅待着。也有雅兴出来看风景。”

汤修诚心中更是愤怒了,用失望的口吻道:“婵儿,我知道你恨我。可你不应该伤害自己,自轻自贱。”

听到这话,冷婵忽觉好笑。她当年是怎么看上他的,居然会认为他一个完美的男人,完美的伴侣。

也没有了伪装的心思,直接用冷漠的语气反驳:“汤修诚,你算哪根葱,也敢来管老娘的闲事。”

闻言,汤修诚不可置信的看着冷婵。

完全不敢相信,当年那个优雅温柔、娇气可爱的小公主,居然会说出这种话。

冷婵可不管他怎么想,直接捡起包就要离开。

汤修诚拉住了她。

“婵儿,我们别这么针锋相对,好好可以吗?”

冷婵抬头看了一眼,没有拒绝。

汤修诚一喜,看了眼旁边的温承颜。

温承颜看了会冷婵被拉着的胳膊。眼里极快闪过一丝光芒。又看了眼汤修诚。

默默离开了。


网友评论

发表评论

您的评论需要经过审核才能显示

为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