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彩小说尽在A1阅读网!手机版

热门小说 > 女频言情 > 神医王妃太猖狂

神医王妃太猖狂

柒兮作者 著

女频言情连载

颜汐在医学实验室做实验,一个不小心,她又把实验室给炸了。这次她没有那么好的运气了,直接把自己给炸穿越了。再睁眼,她成了悲催的丞相之女,原主跟她同名,被卖到青楼,被某王爷夺了清白,惨遭退婚,沦为笑柄。极品遍地都是,顾玄卿娶了她却让她伺候小妾?颜汐可不是原主,唯唯诺诺,逆来顺受,她狠狠的把脸打回去,凭借手中一根毒针,教训一切魑魅魍魉……

主角:颜汐,顾玄卿   更新:2022-07-16 01:40:00

继续看书
分享到:

扫描二维码手机上阅读

男女主角分别是颜汐,顾玄卿 的女频言情小说《神医王妃太猖狂》,由网络作家“柒兮作者”所著,讲述一系列精彩纷呈的故事,本站纯净无弹窗,精彩内容欢迎阅读!小说详情介绍:颜汐在医学实验室做实验,一个不小心,她又把实验室给炸了。这次她没有那么好的运气了,直接把自己给炸穿越了。再睁眼,她成了悲催的丞相之女,原主跟她同名,被卖到青楼,被某王爷夺了清白,惨遭退婚,沦为笑柄。极品遍地都是,顾玄卿娶了她却让她伺候小妾?颜汐可不是原主,唯唯诺诺,逆来顺受,她狠狠的把脸打回去,凭借手中一根毒针,教训一切魑魅魍魉……

《神医王妃太猖狂》精彩片段

“来人呐,给我泼醒这丫头!”

一位身穿花红衣服,媚笑如丝,轻扇白兰花,眉眼下一颗八婆痣的老妈子,满脸鄙夷,淡淡地道。

一旁的壮汉,手持着水瓢,毫不犹豫泼了下去。

一阵透心凉。

颜汐眼睫毛急促地动弹,睁开眼睛,映入眼帘,竟是凶巴巴的老婆子。

我是谁?

我在哪?

这是在干嘛?

她刚想站起来,才发现自己被绑成了五花大粽子一般,难以挣脱。

痛,撕心裂肺的疼痛。

被炸的感觉就是这样?

颜汐只记得,自己当初在医学实验室里做实验,一不小心又把实验室给炸了。

这才来到了这里。

随后一些不属于她的记忆,疯狂地往她的脑袋里钻。

原主的她本是北漠国丞相之女,也叫颜汐,今年刚到金钗之年。

一穿越,就被二夫人卖到了青楼。

就是眼前这个地方。

她彻底发怒了,眸中冰冷之意,卷席而来,紧攥着拳头。

“妈妈,这丫头长得倒是挺俊的,可比咱们满春楼的头牌儿靓多了。”

一壮汉眼色眯眯地望着她,嘴上哈喇如同是瀑布一般从口角流下来。

满春楼?

果真是个青楼的名字!

“那是当然,若不是看在这丫头颇有几分姿色,怕早就转手卖给他人了。”

老妈婆子满怀自信地摇着手中的白兰花扇子,得意洋洋地望着她,似乎对她的模样甚是满意。

果然是一个美人胚子!

颜汐冷哼一声,嗤之以鼻,冷冷地看着她们。

老鸨体态丰腴,扭着腰,走到她的面前,捏着她的下巴,左右摆动,果然是可以作为满春楼的头牌。

“妈妈劝你乖乖听话,不然......刮了你的脸,让你去柴房洗恭桶!”

老鸨从袖子摸出一把小刀抵在她的脸上。

脸上竟然透露出了几分寒意,看来她真不是在开玩笑。

“找身好看的衣裳换上,给老娘接客去,在你身上可是花了钱的,不能让咱们满春楼亏咯!”

老鸨用扇子一挥,打断了壮汉的想入非非。

“妈妈,不知道是否可以让我先......”壮汉摩拳擦掌,猥琐地望着颜汐,垂涎三尺。

眼中的那股子色意,已经溢出来了。

颜汐缩了脖子,倒吸一口冷气。

看来二夫人不仅仅想卖了她,还要让她身败名裂。

原主自幼与太子有婚约,可恨就是二夫人的女儿竟然觊觎着太子妃之位,一心想嫁给太子。

而在五年前,娘亲因失宠变得郁郁寡欢,如今就如同一个傻子一般。

她在丞相府中的地位也是跟着一落千丈,最终还在昨日被卖到了这里。

可恶!

可恨!

她发誓,一定会千百倍奉还。

老鸨斜眼而笑,迈着步子离开了小院。

这是默许了?

堂堂一颜相之女,难道真的沦落在青楼,变成风尘女子?

颜汐背后双手合十,手中出现了医针。

她邪魅一笑,笑容变得诡异。

一壮汉给她直接松绑,带到房间里面。

床上静静地躺着粉色的衣裳,壮汉蹑手蹑脚地关上门。

他露出猥琐的笑容,蠢蠢欲动,直接扑上来。

颜汐手持银针,对着他脖子的穴位,直接插上去。

想我颜汐堂堂一医学博士,你还敢猥亵我?

做梦!

随后,壮汉竟直接倒地,抽搐几下。

望着粉色的衣裳,她的嘴角上扬,她迅速换上衣裳。

她的脸上冒出了汗珠,却未曾想到,再卖之前,竟然还中了千日醉。

她的指甲掐进手指,似乎可以掐出血一般......

楼下一片喧哗之声。

“满春楼新增一头牌,老规矩,价高者能与她春宵一刻。”

台阶下,一群黑压压的人群,顿时沸沸腾腾。

老鸨眉色龙飞凤舞,轻扇白兰花,笑不合嘴。

想必,这丫头眉目清秀,倾国倾城,定能够大赚一笔。

“一百两......”

“二百两......”

“我出五百两......”

老鸨手拿着木锤,敲一下锤子。

“五百两第一次......”

无人回应,她再次敲一下锤子。

“五百两第二次,还有没有人出更高的价格?”

老鸨刚敲第三次,却被一声雄厚无比的声音吸引了。

“五千两......”

人群纷纷为此让路,目光转向,一位坐着木制轮椅,风华正茂,温文尔雅,眉角分凌,凉薄的嘴唇冷冷道:“本王要了!”

老鸨万分诧异,脸色苍白,堂堂一褚王爷,竟踏进了满春楼。

传闻之中,褚王可不近女色,更别说光顾满春楼了。

她看到众人一片寂静,低头不敢言,只能够带他来到了房间。

“墨尘,守住......”

他点点头,“诺!”

墨尘,是顾玄卿的贴身护卫。

顾玄卿刚推开房门,还没来得及反应,一女子直接扑上来。

“好热......”

颜汐扯着粉色的衣裳,一边却往他的身上蹭。

迷迷糊糊看到他,棱角分明,玉树临风,是个帅哥。

不管三七二十一,睡了他,反正能来满春楼,应该没几个正直君子。

更何况眼前这人还是一个帅哥。

不亏!

不亏!!

顾玄卿冷哼一声,一手推开颜汐,冷冷地道:“滚开!”

颜汐擦了汗珠,脸色红润,呼吸急促,步伐凌乱,摇摇晃晃,看到他好像是坐轮椅的。

可惜了。

可惜,好端端一个美男子,竟然是双腿残废。

真是浪费了这英俊的美貌。

顾不了这么多了,活着重要。

她要替原主好好地活着......

她再次扑上去,吻上他凉薄的嘴唇。

顾玄卿的双眸闪过一丝诧异,却被寒冷代替了,脸色一沉。

真是一个不知死活的蠢女人!

他再次推开,却不料被颜汐紧紧地抱着,死活不肯松手。

“解药......解药......”她的嘴里一直喃喃地说道。

他才幡然醒悟,这女人敢如此无礼,目中无人,竟然是中了媚毒。

他冷哼一声,双眸冷冽,没有一点同情,更加是厌恶至极。

一风尘女子,真是可笑。

再怎么倾国倾城,都是风尘女子,始终不能够入眼。

“滚......”

半晌,他冷冷地吐出这句话,更对她的行为翻江倒海。

“滚什么,就借你一下下,堂堂一男子,干嘛这么小气,亏的是我好不好!”

戛然而止,他脸色俞发难看。

颜汐没听到声音,伸手解开他的衣裳,再不解毒,就会自爆而亡。

她呼吸越来越急促,神情恍惚,意识逐渐模糊了。


她对顾玄卿上下其手,她贴上他的嘴唇,贪婪他身上的味道。

看着这张俊脸,开始渐渐沉沦......

两人干柴烈火,他熊熊的火药被点燃。

“哼,女人,这是你自找的!”

顾玄卿低声怒吼,一把将颜汐推倒在床上,双手一撑,朝她压了上去。

过了许久,顾玄卿终于风卷残云般起身。

他迅速穿好衣裳,压根就没想管床上浑身青紫、奄奄一息的风尘女子,迈开步子离开了房间。

颜汐艰难地起身,疼痛席卷而来。

这男的简直就是要了她的命。

她冷冷一笑,眸中寒意,深邃不已......

如今媚毒已解。

趁着那老妈子和那个恶心男人没来,她迅速整理好衣裳,从窗口直接跳下去。

回家!

颜相府邸。

门外红灯笼高挂,喜字一贴,仆人们忙里忙外。

特别是喜字格外显眼!

颜汐紧紧攥着拳头,这颜相府还要搞什么花样?

王管家看到她,大惊失色。

她不是被卖到青楼了吗?

怎么还能够回来?

“你......你怎么回来?”

“怎么,本小姐回来,你很失望?”她冷眼看着王管家,眼眸多了一道森冷的杀意。

平日里,王管家可没少欺负原主。

原主软弱,任由你们欺负,可如今这具身体属于她掌管,就由不得这些人再欺负她半分。

她的人生、她的身体现在都由她作主,谁要是敢欺凌她,别怪她无情!

王管家素日里不怕她,可这一刻,他好像看到小姐浓浓嗜血的杀意,如同就像魔鬼一般。

他吓得牙齿一打颤,小声地说,“没,没失望,小姐能够平安归来,是好事!”

言毕,她迈开步伐,直接朝着清文阁而去。

清文阁。

“小姐,你终于回来了,有没有伤着哪里?”

婉儿哭的稀里哗啦,围着她转了几圈,脸上担忧不已。

颜汐摇摇头,眉头舒缓了不少。

婉儿,颜汐忠心耿耿的贴身丫鬟。

“小、小姐,你的脸,你的脸......”婉儿方才注意到她的脸上一点一点溃烂。

颜汐急忙往房间里走,一照看镜子,右脸上一个瘤子,疼痛感席卷而来,白皙的皮肤正在一点一点溃烂。

她彻底发怒了!

这个家容不下她,看来二夫人不仅仅要让她身败名裂,更是让她暴毙而亡。

“我这就给你请大夫......”

说完,她跑了出去。

颜汐坐下来,神情呆滞,在她的意识深处,突然浮现了她那间实验室。

她看到了很多药品,有她用过各种医疗器械,电脑,呼吸机,血氧仪,CT等等全部都有。

身为一个医生,看到熟悉的装备,心里无比激动。

她看到成排的药柜里,竟然摆着一瓶“美缓解毒药”,一看到这解药,她的瞳孔都瞪大了。

这可是她自己研制的,可以用于去除毒素,缓解溃烂,伤疤的药物,还可以用于美容养颜。

颜汐心神一动,伸手一取,就把这解毒药取下来。

她又取了几瓶消炎药,几块纱布,这才把意识拉拢回来。

“小姐,都怪婉儿,请不到大夫!”

这时,颜汐耳边传来了婉儿的声音。

她睁开双眼,顿时震惊。

她不太敢相信,呼吸停滞,浑身紧张,连毛孔都竖起来。

她能够取得到系统里面的药物,原以为只能够取得到医针,却可以取得到系统的药物。

她的实验室跟着她一同穿越过来了,这也太神奇了吧。

“没事,你先退下!”颜汐把情绪拉拢回来,淡淡地道。

婉儿顿时愣住了,小姐回来之后,性格就大变了,变得更以前不太一样了。

婉儿出去之后,颜汐赶紧坐到梳妆镜前,把从实验室里面拿出来的药摆好。

她看了看自己的右脸,毒已经渗透到肌理,毒素沉淀很深。

真不知道,原主是何时中了此毒。

想要解这种毒,特别是脸上,溃烂速度扩散地有点快。

她先清理干净右脸,再在上面涂满消炎药,半晌后,她直接涂上美缓解毒药。

最后,她在脸上贴了一块纱布,以防溃烂,渗出毒血。

这解毒药是她专门研制的,只需要一个夜晚,便可以恢复到原来的模样。

她迅速戴上面纱,走出房门。

“婉儿,你可否知道相府中有什么喜事?”

婉儿咬牙切齿,愤懑不平,道:“小姐,太子过来与你退婚,而且他要娶的人是二,二小姐!”

退婚?

她的眼眸眯起来,太子是原主的最爱,从未曾想过,竟然娶了自己的妹妹颜乐。

果真是母女连心,其利断金啊。

她紧紧地握着拳头,可恶至极。

“走,咱们去祝贺祝贺妹妹!”

婉儿急忙拉住她,“小姐,太子可是你一生挚爱啊,你确定没事?”

她忧心忡忡,眉头一皱,担心自己的小姐做出傻事来。

她点点头,淡淡道,“走!”

婉儿随着颜汐来到了主厅。

主厅中。

“本太子自然是喜欢颜乐,至于自幼指婚,并非本太子的意思!”

太子顾玄武端起茶,儒雅地喝了一小口茶,不慢不急地道。

颜乐嘴角上扬,心中如同就是喝了蜂蜜一般甜蜜蜜。

果然连太子都看不上她,一直以来都是她自作多情。

“喜欢的好啊,喜欢的妙!”颜汐拍着手掌,迈着步子,淡淡地道。

顾玄武立即放下茶杯,站起来,儒雅之中带着一丝惊讶。

她来干嘛?

莫非还是想嫁给他?

“你怎么来了?”他忧心忡忡地望着她,脸色越发难看。

“怎么?我来了,你心虚什么?”颜汐戴着面纱,淡淡道。

颜冷轻咳嗽几声,严厉呵斥道:“别闹,立马滚回去清文阁!”

他催着她赶紧离开,怕坏了好事一般。

“身子都脏了,还有什么脸面站在这里?”二夫人冯青莲冷眼相待,鄙夷不屑,附和着道。

颜汐冷哼一声,嘴角上扬一个弧度,冷冷地道:“我就是特意过来通知一声,本小姐与太子解除婚约!”

顾玄武上前一步,瞧见她面纱遮住脸,眼眸之中多了一分厌恶,道:“颜汐,本太子便是过来与你解除婚约,自幼婚约作废!”

颜汐冷笑一声,眸意寒冷,一字一顿说道:“我也是通知你,本小姐先甩你!”


顾玄武脸色一沉,陷入沉思,之前的她黏着自己不放,就像个狗皮膏药,怎么甩也甩不掉。

而如今,却像变了一个人!

颜乐心里美滋滋,抹了蜂蜜一般,嘴角总是不自觉上扬。

“果然连太子哥哥都讨厌贱女人,身子都脏了,还想着勾引太子哥哥?”

“脏?还比不上你肮脏不堪!”颜汐一笑而过,眸意俞发寒冷,就如同猛兽吃人一般。

果然送我进青楼这件事母女都有参和,颜汐心中愈发仇恨。

正好这仇,可以一起报了!

“混账东西!太子,你觊觎半点不可!”

丞相颜冷听了这话,气得脸上肌肉一颤一颤,高高抬起手,差点打了下去。

碍着太子在一旁,碍着相府的脸面,他断然不敢打下去。

她从前唯唯诺诺,现在倒像是野马脱缰,毫不畏惧。

冯青莲在一旁听闻,倒是端起一盏茶,递给颜冷,眉眼一笑,道:“老爷,你莫要气坏身子,她呀,只不过耍耍性子罢了!”

“哼,跟她娘简直一个德性!”

“本太子有事先行一步,明日将会迎娶乐乐!”

颜冷作辑恭送太子,顾玄武经过她的身旁,未曾正眼看她一眼,便匆匆离开。

颜乐骄傲地抬起首,摆出一副高高在上,任何人都不可侵犯的姿态。

“听到了没,太子哥哥是我的,而你,下,贱,的,女,人,不,配,拥,有,太,子,哥,哥!”她一字一顿地说道。

“哼,你还不是只能够用我用过的东西!”颜汐无奈地摇摇头,却没有半点愤怒。

区区一太子,有什么好骄傲的?

这还顺了我的心!

颜乐气得咬咬牙,跺跺脚,心里如同千万只蚂蚁一般咬了一般。

她发出嗲嗲的声音,“爹爹,你看看姐姐,太子前脚刚走,她就肆意大骂起来。”

冯青莲在一旁安慰她道:“有人吃不到葡萄说葡萄酸,你何必理会她呢?”

“如今,你已到金钗之年,皇上赐婚,将你许配给褚王爷,你明日将会随着乐乐一同出嫁!”颜冷简单描述地说道。

“本小姐不嫁!”颜汐冷冷地勾起唇,冷冷地说道。

传闻之中,褚王爷双腿都瘸了,若不是皇上忌惮他有兵权,怕不是早就废了这王爷。

让她嫁给一个瘸子,真是晦气!

“你若不嫁,为父让你娘亲即刻死!”颜冷气急败坏地说道。

恨铁不成钢的东西!

她咬着嘴唇,握着拳头,指甲快插入到手掌心的肉里,如同滴出血一般。

他竟敢用她娘亲威胁她!

留得青山在不怕没柴烧!

这笔账,她迟早要回来!

“我嫁,您满意了没?”她撂下这话,愤愤然地离去。

翌日,出嫁之日。

颜相府两位小姐出嫁,敲锣打鼓,场面可谓是盛大,朝廷文武百官纷纷送上祝贺。

颜汐戴着红色的面纱,脸上没有任何的波涛汹涌,坐进了四人大轿,而颜乐却是十六人大轿。

众人纷纷议论起来。

“这妹妹真是风光无限啊,想必太子定是宠爱她!”

“听闻姐姐是个丑女,太子方才与她退婚的!”

“这可不,姐妹的待遇都不同!”

颜乐听闻,手捂着嘴,偷偷乐着。

“小姐,你不要听他们胡说八道!”婉儿在轿子一旁小声地安慰着颜汐。

“罢了,嘴巴长在别人身上,任他们说去吧!”颜汐淡淡地说道。

这笔账,她记下了。

褚王府邸。

褚王府一丈多高的大门,却被装扮的红红火火。

颜汐被迎了进去,直直的被带到喜堂。

她被红盖头盖着,却不知道外面什么情况。

只是听闻喜娘迫不及待叫出“一拜天地”之时,听到“咕咕”一声。

旋即,人群议论起来。

颜汐猛然想到了什么,不管不顾,直接掀开红盖头。

赫然发现,她竟然跟公鸡拜堂。

“怎么回事?”颜汐脸色苍白,冷冽无比地扫过喜娘。

“禀、禀王妃,王爷身体不适,所以......”喜娘唯唯诺诺地回答。

和公鸡拜堂,简直太欺负人了!

她心里愤怒再也按耐不住,如同火山爆发一样。

她一把将鸡首拧断,血洒在喜堂之上。

“新入门的王妃竟然如此凶残!”

“怕不是嫉妒自己的妹妹嫁了太子,她心有不甘,才在褚王府中撒野!”

“就是,就是啊!”

众人纷纷议论她,她紧紧地攥着拳头,奈何在娘家受了气,在褚王府中还被侮辱吗?

“既然如此,那我便要好好关心关心我这位夫君!”她眸中冷意,冷冷地道。

喜娘赶紧拦下颜汐,却被颜汐一把推倒。

而侍卫,绝大多数都不敢拦着,毕竟是王妃,谁敢近身?

后花园,褚王爷顾玄卿正坐在椅子上,靠近平静的池塘,品着茶,望着满池塘的荷花,自顾自我欣赏。

“王爷,王妃她、她朝着这边过来了。”

话音还没落下,只见一道火红的身影,朝着自己走了过来。

顾玄卿眸中闪过一抹惊艳,少有一些惊讶,转瞬即逝。

原来是她?

风尘女子?

还是颜丞相府的嫡长女。

颜汐小脸愣住了,这男子,不就是自己用来解毒的?

他还把她扑倒了。

他,他就是褚王爷?

可未曾听闻他会到满春楼这种地方。

“有事?”顾玄卿气定神闲,放下茶盏,藏着淡淡的杀气。

颜汐凑过去,不管他是谁,新婚之日,侮辱我,罪不可赦!

“随我一同拜堂!”

顾玄卿死死地捏着她下巴,居高临下,冷冷地哼一声,“你配吗?”

区区一风尘女子,也敢要挟本王。

真是痴人说梦话!

“不配合,便一起同归于尽!”颜汐问道。

他的眸中闪过一抹嘲讽之色。

下一刻,一只金灿灿的簮子抵在他的脖子上。

侍卫瞬间围了上来,颜汐立刻警惕,簪子带了些力道,“退后,否则你们王爷今日必死!”

透着凉薄的眸中,闪过一丝错愕,在他的心里,更是诧异万分。

传闻中她可是温柔似水,如今这模样,却与情报之中有所不同。

更何况,她为何出现在满春楼,这女子身上的谜团,难以解释清楚。

顾玄卿便随着她意,一愕然,笑了,“既然王妃不喜欢本王的安排,那本王就依你,去喜堂!”


网友评论

发表评论

您的评论需要经过审核才能显示

为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