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彩小说尽在A1阅读网!手机版

热门小说 > 女频言情 > 惊爆新婚夜财阀娇妻带回三个崽

惊爆新婚夜财阀娇妻带回三个崽

曼淑作者 著

女频言情连载

南音撞到自己的男朋友和闺蜜出轨,一气之下跑到酒吧买醉。酒壮怂人胆,她抬眼就看到了海城万千女性的头号梦中情人、商界有名的冷面阎罗,傅氏集团太子爷傅景骁。她恨自己以前的眼光有问题,所以看到这个高质量男性她义无反顾上去了。撩术很成功,她此后再也没有逃脱他的魔掌!

主角:南音,傅景骁   更新:2022-07-16 01:39:00

继续看书
分享到:

扫描二维码手机上阅读

男女主角分别是南音,傅景骁 的女频言情小说《惊爆新婚夜财阀娇妻带回三个崽》,由网络作家“曼淑作者”所著,讲述一系列精彩纷呈的故事,本站纯净无弹窗,精彩内容欢迎阅读!小说详情介绍:南音撞到自己的男朋友和闺蜜出轨,一气之下跑到酒吧买醉。酒壮怂人胆,她抬眼就看到了海城万千女性的头号梦中情人、商界有名的冷面阎罗,傅氏集团太子爷傅景骁。她恨自己以前的眼光有问题,所以看到这个高质量男性她义无反顾上去了。撩术很成功,她此后再也没有逃脱他的魔掌!

《惊爆新婚夜财阀娇妻带回三个崽》精彩片段

秦城六月,夜凉如水。

暗夜中魅惑酒店208房间门突然被人自门外给刷开了!

惊扰了正在床上激情做着运动的一对男女。

“南音,你,你怎么在这里??!”

男人不着寸缕,连忙从女人身上下来,慌张的问。

南音的笑容,又冷冽又悲伤:“韩黎志,我们说好了一起去沙漠看星空。噢,现在凌晨三点。我等了你一天一夜!谁知道,你居然和我闺蜜睡在一起!”

“不是你想的那样,南音!”躺在韩黎志身侧的一个同样不着寸缕的女人惊惶地喊道。

南音冷笑,“凌馨!你跟我男友脱光在一起,难道是玩了个假游戏?呵——”顿了一下,她潇洒的转身,撂下一句:“祝你们女表子配狗,长长久久!”

她头也不回。只隐约听见了凌馨的怒骂声……

魅惑酒吧。

南音失意的眼神透着悲凉的寒意。

再次给自己斟满了一杯98年木桐。仰头,一干而尽。

酒吧劲爆的音乐落入耳畔。是个娱乐的好去处。

突然,她抬眸,目光却瞥到了一个男人。

在忽明忽暗的光线下,她看到,男人有着一张刀削斧刻般的完美容颜。一身黑色的纯手工高定西装包裹着他那堪称黄金比例的身段。加之那清冷的气势,他好似跟这里的灯红酒绿,是那么地格格不入!

南音唇角扬起一个狡黠的笑容。

她知道这个男人!海城万千女性的头号梦中情人、商业有名的冷面阎罗,傅氏集团太子爷,傅氏总裁——傅景骁!

呵,这个男人,她要定了!

南音捋了捋那一头宛如海藻般的长发。

端着红酒杯,扭着她的水蛇腰,朝着傅景骁走近。

霎时,傅景晓眸子泛着寒光,扫向了南音。

南音的脸上露着一丝勾魂夺魄的笑容。一双美眸,处处泛着秋波。用娇滴滴的声音说:“帅哥,我们玩个游戏如何?”

傅景骁冷冷道:“抱歉,我不找夜场女人。”

南音闻言,倒也不生气。那好看的眼尾略微上挑,身子贴近了他。少女身上独有的芬芳瞬间袭来。

傅景骁历来不近女色,可当他看到南音那一双如星空般的眼睛时,竟有一瞬间的动摇。

南音看到他的表情,当即在心底笑弯了腰。

果然。这个男人。果然是个闷骚。

南音循循善诱道:“什么夜场女人。我很干净的。”

傅景骁优雅的品了一口酒,一双冷眸注视着她的眼睛:“出来混的女人都会说自己很干净。”

南音忍不住噗嗤一笑。“呵,傅总。我可不是那种花上几百元补上一层的便宜货色。我可是纯天然的哟。你可以亲自体验体验。”

酒精在此时袭上心脑,意识越来越模糊,一双大手,在南音的腰上骤然一紧!

傅景骁那一张无可挑剔的俊脸虽然写满了禁欲,可她还是从他的眼里看出了一丝丝躁动的欲念。

呵,男人,就是这么不经撩!想当初,她跟韩黎志恋爱的时候,仅限于拉拉手。

最宝贵的,可是坚持要守到结婚的那一刻。

未曾想…

她见目的已经达到了,笑得更加得意:“傅总,机不可失时不再来哦!”

她风情迷人,像只魅惑的妖精。

她不是夜场女人,妩媚妖娆,撩人之术却高于夜场女人。

傅景骁抬起她精致的下巴,冷眸含笑,“小姑娘,你这叫惹火上身!”

南音再次妩媚的一笑:“你这么帅。我就是飞蛾扑火,也值得。”

早晨,初升的太阳透过诺大的玻璃窗缝隙射进房间,温暖了每一寸地方。

傅景晓裹着浴巾从浴室迈出来,用毛巾擦擦湿漉漉的秀发。

生怕惊醒了睡梦中的女人,从兜里小心翼翼拿出一串祖传猫睛石,放在床边,又拿过一张A四纸,用娟秀的字迹写道。

“送给你,我唯一的女人,可以拿着礼物去找我,景骁。”

然后附身吻上她纤长的睫毛,心底呼喊道,“再见,我的宝贝。”

清晨,南音是被那抹温暖阳光刺激到后,渐渐醒来的。

身体某个部位狠厉撕扯着,她吃痛叫出了声。

白色床单上那抹猩红的印记,刺痛了她星空般的眼眸。

羞愧恐惧让她失神的捂住下身盈盈哭泣起来。

脸躲到长发里,肩膀不停抖动着,愁绪如同排山倒海般袭来。

她还那么年轻,以后人生还长,万一被传出去,还怎么做人!

良久,仿若思绪重又回来,悲凉的眼神无意撇上那串醒目的猫睛石以及纸上协议。

景骁,那男人居然是景骁!!

昨晚模糊的记忆变得越来越清晰。

为了自己的名声,她要躲避他,一辈子!!

仿若被人用凉水从头浇到底,身体不住的发抖,失魂落魄拿起地上凌乱的衣服胡乱穿上,拽过那串猫睛石,狼狈回到曾经温暖热闹的家。

客厅里却是出奇的安静,——南音,却分明,感觉到,就连空气里都飘着丝丝诡异。

灵妈哭成了泪人。

她捂着红肿的双眼,心虚开口,“灵妈,怎么了?”

“小姐,老爷......自......杀了,夫人,被人......抓走了,大少爷也不见了。”

闻言,南音大脑就像被从中间撕裂开,痛,一点点侵蚀着头皮神经,传到身体各处。

伴随着身体剧烈颤抖,手无力垂在了两侧,一瞬间就像在地狱里炼了千百回。

悲凉的眼神闪现出恐慌的绝望,眼泪就像滚落的珠子,她悲痛欲绝的扑向了灵妈怀中,小脸吓成白色,声音颤颤,断断续续,“灵妈,快点告诉我,是谁害的?”

“是韩家做了手脚?”灵妈难过的擦擦泪痕。

“什么,是......韩家......”

她悲哀得喃喃自语,泣不成声。

遇人不淑,不听父母好言相劝,竟给家人带来这么大的灾难!!

无法弥补的痛不断在脑海里闪现,南音冲动的抽打着自己的脸。

任泪痕滑满脸颊,昔日种种排山倒海袭来......


如若,不是——自己执拗轻信韩凌志那渣男,南家经营了几十年的公司,又怎么会破产,父母哥哥又怎么会遭遇不幸!

可怜的爸妈!!可怜的哥哥!!

她眼神变得涣散,孤独无助感时时袭上脑海,天,在此刻塌下来,可却要独子一人扛起......

她口中只机械重复着一句话,“我要活下来,为父母报仇......”

五年后,一女人拉着行李箱带着三个萌宝与保姆灵妈出现在长途汽车站。

她穿着一件洗的发白的旧衬衫,头发被风吹的凌乱遮住了额头,可是依然美的触目惊魂。

那双如星空般的眸子含着凄楚的泪花,盯着不远处带着铁丝网的秦城监狱围墙。

双手下意识握成拳,这座城市再也没有任何人能让她无法释怀-----除了生身父母,此刻,大脑时刻清醒提醒着她——此番回归的真正目的......

秦城监狱,上空被一层薄雾笼罩着。

沉重的大门被打开,相思之痛令她即刻就想扑到母亲怀中。

“十分钟探视时间,快点。”

狱警不耐道。

妈妈穿着囚服,坐在她对面。

几年未见,她挚爱的母亲明显苍老了许多。

“音音,你终于回来了?”

南音声线嘶哑,悲痛欲绝,视线模糊,手颤颤的摸向玻璃窗,拿起听筒。

“是,妈妈,女儿回来了,为你们报仇。”

母女两人抱头痛哭。

......

十分钟后,南音悲痛潸然离去。

南音把两个萌宝交给灵妈,只带了二宝斯斯驱车前往韩式集团。

站在高耸入云韩式帝国面前,难言之痛涌上心头。

五年前,这里,曾经属于南家,可现在,被恶人强行占有。

眼神里闪过一丝恨意,心里的那团怒火愈烧欲烈,恨不得此刻就要把他生抽活寡了才痛快。

心思回过神,决绝望着斯斯,“准备好了吗?宝宝?”

“准备好了,妈咪,放心吧!”

天籁般的声音透过空气传过来,南音拳头下意识攥紧,心里涌起更加强烈的复仇之意。

两人悄悄进入韩氏内部。

集团某豪华会议室。

总裁韩凌志正襟危坐,满面春风,正陪同最尊贵的国际帝豪傅景骁兴致勃勃看着自己公司发展史的录像带。

如果能够攀上国际最知名的傅氏,韩氏事业想必又会有质的飞跃。

就在此时,录像带一阵模糊,突然出现了一段奇怪真人秀节目。

傅景晓完美的俊彦,突然变了颜色,眼中升出一股杀气......

“傅氏集团内幕涉嫌不正当交易,我可是有所耳闻,所以并不看好它。”

这是韩总的原声,他正做客某知名节目,黑傅氏。

眼见傅总佛袖离去,韩凌志心里咯噔一下,当场吓晕。

合同签不了了,完了,自己如意算盘落空了。

是谁——在关键时刻,背后故意恶搞韩氏,用自己真人,合成了假声,制造舆论八卦诋毁他的名声。

此时,整个韩式电脑系统处于一片瘫痪中。

如果一小时内,修不好系统,会直接有人在其账户上划走十亿。

继而还会影响股票下跌,解约,甚至破产。

突然,房门被人从外面推开。

一个带着黑色神秘面纱的女人出现在韩凌志面前。

刚刚苏醒过来的他,惊魂不定的望着来人。

他拿纸巾擦汗的手抖动着,似有什么隐情。

父母悲惨入狱,哥哥被迫害走失的画面再一次跃入脑海,压抑了五年的怒火瞬间爆发。

“韩凌志,我哥哥在哪呢?”一道凌厉的声音响起。

南音突然解开面纱,面色狰狞的望着他,此刻,在韩凌志眼中,她却像个嗜血魔鬼。

犀利的眸子对上他狭长的眼睛,他吓得嗷嗷叫起来。

“你是人是鬼,保安,快点,把这疯女人赶出去!”

韩凌志情绪彻底崩溃,好啊,她终于出现了!五年来,他为了做过的那些错事彻夜难眠!一度换上抑郁症。

看着他装疯卖傻的样子,心脏处传来丝丝钝痛,让南音,恨不得立刻杀死他,才畅快。

......

外面,穿着一身红色旗袍,烫着红色大波浪的凌馨还未走进来,就被一群闻风而来的记者挡在了门外。

“凌小姐,据说韩先生此时正在办公室幽会老情人,你是不是回避一下!”

“听说韩氏未能与傅式签约,这究竟是怎么回事!”

“韩董为什么要黑傅氏,他这样做的目的是什么!”

面对媒体的各种疯狂轰炸,凌馨如若,不及时制止这班人,那么,明天第一手资料就会见诸各大媒体,报端。

到时候,全城人都会看韩家人的笑话。

心里的一股怒火在燃烧,她夺了记者的相机不说,还要身边管家赶紧打110报警,说有人在韩氏故意恣意惹事,制造矛盾点。

然后她疯狂冲进会议室,见到星淼,抬起巴掌毫不客气挥起手。

啪一记响亮的耳光却落了她精致脸庞上。

“做了别人的小三居然还这么理直气壮!”

凌馨震惊的捂着印有五个手指印的火辣辣的脸,她声音颤颤道,“好啊,南音,你终于回来了,在我没有发火之前,你最好赶紧离开这里,以后不准靠近凌志,他是我的,一辈子是我的,如果被我知道,小心我找人打断你的腿!”

南音发狂的扫了她一眼,又把目光落在韩凌志身上,一字一字道。

“你们......等着......我一个个来。”

她麻利戴上那层神秘面纱很快离开此地。

因为牵挂斯斯,她悄悄来到电脑房外面。

不期碰到一个拿着警棍的保安,她本能一躲,整个人刚巧落入一高大威猛的男人怀里。

她低声嘤咛一下,就像喝醉了酒,双手趁机勾住男人的脖颈,其动作就像与情人在说着悄悄话。

傅景骁只看了一眼,神情就愣住了。

猫睛石项链!这是他家祖传的东西!怎么会在这女人脖子上!!

他猛然就回忆起了那个疯狂的午夜。

他被人设计陷害下药进了酒店房间与一女孩有了一夜情。

只是,这女孩,虽然神情与她相似,可是又有很大不同。

“你是?”


眼底落入浓浓的诧异。

“先生,唉吆喂,我肚子好疼!”

“什么?”

莫名其妙!

傅景骁薄唇微启,微怒幽深的黑眸盯上她星空般漂亮的眸子。

“我是说,卫生间,您知道在哪儿吗!我对这儿情况不熟悉?”

她踮起脚,左右张望着。

“自己找?”

冷冷的语气里带着一丝愤怒。

南音心里发虚,却不得不这么做。

躲过保安视线,却躲不开他泛着杀气腾腾的黑眸。

傅景骁大手一挥,把她禁锢在怀中,指尖对上她精致的下巴。

温怒道,“说出,这串项链的来历?”

此时,背后一阵爆炸声突然响起……

南音心房一震,眼神闪过一丝复杂……

随即脸上露出一丝胜利的笑容。

抬起星空般的眸子,盈盈开口道。

“和你有关吗,我祖母去世时给我留下的。”

这男人真是,什么话都是他随便能问的吗?

她随意撒个谎,白了他一眼,星空般的黑眸转转,美目流转间处处含着风情。

疑惑的盯上他幽深不可测的眸底。

却暗暗想到,利用完了这男人,自己也该离开了!

傅景骁玩味的看着这女孩,她还真有点意思!那星空般的眸子带着致命的诱惑,就像神秘的旋涡,惹得他心尖处传来一阵阵震颤。

饶有兴致的他下一刻想抵上她光洁的额头,却被她一不下心碰了鼻翼。

一阵酸楚袭来,他不禁甩甩手!

时针已经指向十二。

是时候该离开了!

下一步,她要与斯斯会和。

“先生,再见。”

眼神闪过一丝复杂之意,扭着水蛇腰转身离开。

背后那双鹰一样的眼睛温怒的盯着她的背影,足足几分钟。

回头对距离他十米左右的助理厉声道,“去查一下前面那女人来历!”

“是。”助理吓得诺诺点头。

街边一幽静角落。

斯斯抬起晶莹的眸子,眼睛笑的眯成一条缝,嗲声嗲气道。

“妈咪,你觉得怎么样?”

南音弯腰抱起他,一脸的赞赏。

“哦了,完美!”

“我不光弄坏了电脑系统,还把整个网络全部破坏了。”

哈哈哈哈哈。

惬意的笑响破云霄。

傅景骁坐在距离韩氏集团不远的白色宾利加长豪车里。

眉心促成一团,冷森森的幽眸带着禁欲的温度,让人不寒而栗。

毅然决然对助理石帆冷冰冰道:“这人真不识抬举!以后就把他拉入黑名单吧!”

开启引擎扬长而去......

“我好饿,妈咪,我们午餐吃什么?”

斯斯小手攥紧妈咪,就像个英勇无畏男子汉。

“灵妈妈估计已经为我们做好了午餐。”

每每想起灵妈,她眼中就会闪现一丝泪花。

是灵妈,在自己最最困难时候,不计一切,五年来,在邻国乡下替她默默照顾着孩子们。

“妈咪,二宝,你们回来了,怎么样,任务进行的还算顺利吗?”

三宝儿朵朵萌萌哒的跑到他们跟前。

手里拿着一颗棒棒糖,无比激动的炫耀着。

“这是灵妈给我的奖励。”

“你真棒,又得奖励了,三宝。”

南音幸幸福福拍拍两个孩子胖嘟嘟的小脸。

“去玩吧。”

“明天我要去星奈儿拍广告,我想穿那件印有芭比娃娃的粉色小裙装。”

“好啊,乖,你最可爱了。”

无论生活曾经给与过她有多苦涩。

可是,南音却努力把它过成了诗意。

早晨,白云朵朵。空气清新。

南音带着萌萌哒朵朵就来到了星奈儿旗舰店。

它地处海城最繁华地段。

这里寸土寸金,高级别墅都被秦城最顶级富豪所拥有。

“妈咪,放学后,你一定记得来接我啊!”

萌萌哒朵朵亲亲妈咪的额头,与妈咪说了再见。

“一定会按时来接,宝贝儿。乖啊,要听老师的话。”

朵朵转身进去,南音则驱车去了公司。

现如今归来,她已经隐身为星奈尔设计部主管,背后神秘身份,却是集团总裁。

“朵朵,换服装了。”

设计师望着她,笑眯眯的说。

“小女孩儿长得可真够俊的呀!”

“是啊,和刚刚送她的妈咪一模一样!”

“据说,她是刚刚来的!”

突然一道凌厉的声音自背后传过来。

“这个女孩儿是谁呀?我以前可从没有见过呀!”

“这是新来的小员工,朵朵。”

凌馨穿着恨天高,扭着屁股走进来,不屑的望着萌宝朵朵。

她下巴小,脸蛋小,个子小,可是那双星空般的眸子,却是大到发着莹莹夺目的光辉。

三宝友好的抬眸仰望着凌馨,主动打声招呼。

“阿姨,您好。”

凌馨嘴巴一撇,她最讨厌嘴巴甜的孩子,尤其是像这种粘人的黏娃娃。

“待会儿走步时一定要配合好我,否则没人陪着你重来。”

她凌厉扫了三宝一眼,就去拿服装换上。

此时,三宝也换好了童装。

两人表演一对亲子走秀,她们穿着一身时尚版的亲子装进入现场。

哇哦哇哦的声音,此起彼伏。

不知是为萌宝叫好,还是在为凌馨鼓掌。

现场气氛一时达到了高潮。

就在,所有人都看好这对时。

忽然发生了突发状况。

因为三宝一个错误动作,导致凌馨一步没有站稳,整个人向舞台下面摔去。

幸亏被台下观众及时扶住,即使这样,她的铂金项链还是被衣服领子挂断了。

一阵怒火涌上心头,凌馨气的挥起巴掌对着三宝的脸就打了过来。

“啪,”只是一下,把个萌宝的脸却打歪了。

朵朵委屈的捂着肿胀的小脸痛苦不停。

阿姨,她,怎么可以,这样凶巴巴对她!

从小到大,无论家里有多穷,妈咪都把她当成手心的宝,精心呵护着她成长!!

现场一片混乱。

导演过来帮劝,可是凌馨依旧不依不饶,要求其家长必须来赔礼道歉,包赔损失。

无耐,负责人只好打了南音电话。

此时南音正在处理文件,闻言,惊愕,连忙驱车来到旗舰店。

抬眸瞥见,又是凌馨!!

“你是不是故意欺负我孩子?凌馨!”

南音冷颜看着她,语气里没有一丝温度......


网友评论

发表评论

您的评论需要经过审核才能显示

为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