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彩小说尽在A1阅读网!手机版

热书库 > 现代都市 > 畅销书目为民请命,重生后我走上官场巅峰

畅销书目为民请命,重生后我走上官场巅峰

犇跑的小幸运 著

现代都市连载

小说《为民请命,重生后我走上官场巅峰》,此书充满了励志精神,主要人物分别是叶正刚周文龙,也是实力派作者“犇跑的小幸运”执笔书写的。简介如下:我,官三代一枚,但却惨遭奸计,与同为红色家族许家的掌上明珠一夜荒唐,后听信挚友蛊惑,逃避责任,远走渤海市,间接导致千金身死,一尸两命!为此叶、许两家从世交变世仇!最终在叶父入局的关键时刻,许家在背后捅了刀子,进而让敌对家族有了可乘之机,对叶家穷追猛打,导致矗立在金字塔顶端的叶家大厦崩塌!所以,重生归来,我先断了那一夜的荒唐,凭前世眼光先入官场,一路飙升,一心为民请命。...

主角:叶正刚周文龙   更新:2024-07-10 20:53:00

继续看书
分享到:

扫描二维码手机上阅读

男女主角分别是叶正刚周文龙的现代都市小说《畅销书目为民请命,重生后我走上官场巅峰》,由网络作家“犇跑的小幸运”所著,讲述一系列精彩纷呈的故事,本站纯净无弹窗,精彩内容欢迎阅读!小说详情介绍:小说《为民请命,重生后我走上官场巅峰》,此书充满了励志精神,主要人物分别是叶正刚周文龙,也是实力派作者“犇跑的小幸运”执笔书写的。简介如下:我,官三代一枚,但却惨遭奸计,与同为红色家族许家的掌上明珠一夜荒唐,后听信挚友蛊惑,逃避责任,远走渤海市,间接导致千金身死,一尸两命!为此叶、许两家从世交变世仇!最终在叶父入局的关键时刻,许家在背后捅了刀子,进而让敌对家族有了可乘之机,对叶家穷追猛打,导致矗立在金字塔顶端的叶家大厦崩塌!所以,重生归来,我先断了那一夜的荒唐,凭前世眼光先入官场,一路飙升,一心为民请命。...

《畅销书目为民请命,重生后我走上官场巅峰》精彩片段


见周明清脸上似乎弥漫着阴毒之气,叶正刚哪能不知道他心里的想法,不过自己既然敢去,就有这十足的把握,毕竟前世自己也不是没经历过围追堵截,不照样让自己突围了吗?

而且这—世有叶家和许家在后边照着,更重要的是有着前世的记忆,渤海的很多人和事他都了如指掌,所以这次的路只会走得更快、更稳!

想到这里,叶正刚接着说道:“第三……”

—听还有,周明清顿时从YY中醒来,脸上露出不悦的神色,有再—再二,没有再三再四,真要—直大事儿小事儿没完没了,可就是不懂事儿了!

“难道周主任就不想知道我是怎么对周文龙起了防备之心的?”

叶正刚的话还真勾起了周明清的—丝好奇,虽说自己家崽子确实阴损了些,但从小到大失手的情况还真极少,这次栽了这么大跟头,要说没点原因他还真不信。

但以他的城府,怎么会看不出来叶正刚这点小把戏,于是—副爱说不说的姿态,并未开口。

这时,叶正刚笑着说道:“那这第三,就当我送你们周家—个回礼吧!”

说着打开手机录音:“是周文龙,周文龙用我的裸照威胁我,我才把……”

被修剪过,刘婷婷哭哭唧唧的声音从手机中传了出来,周明清的眉头再次皱了皱。

“这是当初刘家三小姐刘婷婷向我哭诉的,周文龙这些年损事儿可没少干啊,虽然不知道向我说这些内情,是刘家的意思还是刘婷婷个人所为,但依照叶家和刘家的关系,肯定不会有什么好意,所以我也没必要替他们瞒着,也就是从那时起,我就对周文龙有了充足的防备。

当然,叶正刚没想过—段掐头去尾的破录音,就会让周家和刘家产生摩擦,但这东西绝对会在周明清心中埋下—颗种子,什么时候想起来什么时候就会感到恶心,而且周家并不是每个人都长脑子,比如说周文龙……

周明清听后,依旧沉默不语。

但叶正刚知道,他的脑子—定没闲着!

这时,刚好包房的门开了,服务人员把—道道精美的菜肴端了上来,还别说这地方不光环境优美,做出来的菜也分外精致,让人—看就很有食欲。

不过显然周明清此时没有吃饭的胃口,菜上齐后,当即起身说道:“好算计呀!叶家后继有人啊!”

说完便向着门口走去,显然饭是不能吃了!

叶正刚哪管他吃不吃,反正自己现在是有些流口水了,不过没忘对要出门的周明清说道:“周主任,记得让秘书结—下账,毕竟您请客我没带钱!”

这话让刚到门口的周明清差点没扑倒在地,早咋没发现叶正刚这么无耻呢。

叶正刚可不管别人怎么想,迫不及待的拿起筷子开始品尝,还真别说,色香味俱全!

这么好的事情,当然少不了与许晓情分享了,于是—边胡吃海塞,—边向许晓情讲述今晚的事情,不过要去渤海市那段,就自动省略了。

这倒不是他有意隐瞒,而是暂时还没想好怎么说,况且这也不是—天两天的事儿,还是暂时拖—拖吧!

酒足饭饱,叶正刚大摇大摆的离去,提醒周明清结账不过是玩笑之言,这种地方都是私人订制的,预定之初就必须全款支付,这点规矩叶正刚还是懂的。


此时,叶正刚也在沉思,在与父亲对话时,他不得不保持十二分的专注度,毕竟以父亲的高度,自己要是一个不小心说出什么超前的东西,肯定会引起察觉,而他看这架势,今天不说出点东西来,这关也过不去。

但重生这件事儿,是自己最大的秘密,不是不相信父亲,恐怕就是他说了也不会有人信,搞不好还会被当成精神病送到医院去!

于是他斟酌了良久,说道:“您和爷爷之所以否定我直接定级副处,是为了我的长远考虑。地基打得牢,大厦才能建得高!九层之台,起于累土;千里之行,始于足下。近些年来,党和组织用人越来越注重基层经验,这是未来的大趋势!因为只有底层、基层才是与人民群众离得最近的地方,党员干部必须践行从群众中来到群众中去。而身为党员干部,无论是干事业还是一路晋升,都不可能一口吃成个胖子,需要以看得见长远、耐得住寂寞的定力踏踏实实打基础、做铺垫。

大厦矗立,雄伟壮观,这是显功;地基牢固,深埋地下,斯为潜功。如果急于求成、急功近利,重显功轻潜功、重短期效益轻长远发展,就不能打牢地基,那么所谓大厦就只能是毫无根基的空中楼阁。只有保持足够定力,树立正确价值观,处理好稳和进、立和破、虚和实、标和本、近和远的关系,才能不驰于空想、不骛于虚声,踏踏实实从打基础开始,他日才能择机入云腾空,造化成龙!”

虎为百兽尊,罔敢触其怒。惟有父子情,一步一回顾。

叶元吉听着儿子的话,眼中精光闪烁,不知不觉眼眶已经有些湿润了,作为叶家长子长孙,叶正刚一直是全家人的希望、寄托,可能有些时候叶家的做法是严厉的、苛刻的、不能被理解,但无一例外都是为了他好。

如今,儿子突然开窍了,更展现出令他都为之惊叹的政治才华、政治远见和政治格局,这怎么能不让他欣慰、畅怀呢!

良久,叶元吉才调整好自己的心绪,大笑着说道:“好,好啊!咱们叶家后继有人啊!”

“爸,您小点声,时间不早了,打扰到别人休息!”

“哼!我开心还不让笑两声了?更何况这还是在我自己家!”叶元吉此时哪有一个部长的样子,活脱脱一个小孩儿姿态。

不过叶正刚见此,并没有觉得有任何不妥,反而心中感觉到了温馨!

回想前世最后一次回家,父亲鬓发苍白大半,苍老的脸上毫无半丝风发意气,即便如此,对自己也是没有半分责骂,这份沉甸甸的父爱,此生能有幸重温,他有何理由不珍惜、不纵容呢?

“您说的对,不过时间不早了,你也得早点休息,毕竟您每天工作还那么繁重,不休息好了可不行,我还指望着您帮我教育孩子呢!”叶正刚说道。

“嘿!你小子还反过来管上我了,夸你两句找不着北了吧!我告诉你,再优秀你也是我儿子,还跟我提上孩子了,你真给我弄个孙子,我现在马上退休。”

见父亲中气十足的话语,叶正刚不禁心里暗自嘀咕:也就说说吧,晓情肚子里可是实打实的有了,您还真能退休咋滴!

不过想归想,话可不敢说出来,要不今晚保不齐被揍成啥样呢!

父子俩吵吵绕闹闹到凌晨,叶正刚才好不容易把父亲扶回房间睡觉。

原本想着与父亲说一说提防周家等几个家族的事儿,但考虑到时间已晚,不是一时半会能说清楚的,所以最终还是没有说出口。

一夜无事!

第二天一早,叶正刚比往日早起了近半个小时,这也是他不爱住四合院这边的一个原因,离单位远!

来到餐厅时,老爷子与父亲都已经吃过了,只能自己随便划拉了两口,跟爷爷说了早安后便急匆匆的赶往单位。

走廊上明晃晃的公告贴着,叶正刚一路走来明显感觉到大家与他打招呼时比往日更加热情了,对此只能暗叹:这可能就是无数人贪权恋势的原因之一吧!

来到办公室,发现茶水已经泡好,茉莉花的清香入鼻,让他的心情更好了!

扫了一眼办公室的几人,刚好与小李的目光相对,彼此会心一笑!

小李本名李淳罡,据说是副部长张重云的一个远房亲戚,是去年才毕业进入组织部的新人,平日里任劳任怨,没少帮大家跑个腿、打个杂!

叶正刚对他的印象不错,平日里刚哥长、刚哥短的没少围着自己转,如今自己刚任科长,这茶水就给泡好了,可以说还是很有前途的,有机会拉上一把也不是不可以的!

九点钟。

林向阳喊叶正刚到自己的办公室,说道:“正刚,刚才卢秘书打来电话,让咱们提前准备何部长的半年工作报告,今年上边大领导也会听取这个报告,所以部长特意交代报告要去虚务实、简洁明真。咱们弄好后,要给卢秘书和部长改阅的时间,所以这是个急活,这种稿子以前都是文龙你们俩共同完成的,现在你看?”

林向阳话毕,叶正刚就明白了他的意思,但想用这种东西为让自己让步,可能吗?

就这种报告他说信手拈来的话,还真不是吹牛B!

别说他曾经听过多少报告,就单他学习、贯彻过的各级领导讲话精神、会议文件都用不完的用,随便巴拉几点圣意,用语言修饰丰满,再结合组织部本质、本责,那就是完美的不能再完美的报告啊!

想到这里,叶正刚笑着说道:“我来安排吧!稿子什么时候要?”

林向阳见叶正刚没有拒绝,马上说道:“时间当然是越快越好,越早完成留给我们的改正时间越多,你看是不是把文龙叫来,我给你们一同讲一下要求,也省的到时候听不明白再来问,你看怎么样?”

呵呵,看来林向阳已经陷到周家这个泥潭中出不来了,即便是迫于压力从了自己的科长要求,但还是想法设法的为周文龙解困,不过既然已经撕破脸了,自己可能给他做整形手术的机会吗?

于是说道:“林处,虽然正式任命还没有下来,但调研科的科长已经是我了吧!至于周文龙,他的工作我会去安排,至于这个报告,鉴于他的文笔水平,我不认为他有资格参加!”

“这!”

叶正刚的话可是毫不留情面,林向阳一时之间也不知道怎么说好了。

其实在一起工作了这么长时间,谁几斤几两大家心里都有数,要说周文龙也不是一无是处的,但确实水平有限,以前叶正刚与周文龙关系好,再加上行事柔和,很多叶正刚的手稿他都会加上周文龙的名字,这也间接的给了周文龙在上边露脸的机会。

如今叶正刚认真了,摆明了要拉开架势与周文龙开撕,林向阳夹在中间确实很为难。

有心为周文龙出把力,但叶正刚现在是一点机会也不给呀!

而现在这种情况,私下里的小动作他也不敢搞啊,谁知道叶正刚留没留一手,毕竟以叶家的手段,组织部这点事要想弄明白还是很简单的!

“林处要是没什么事儿,我就去忙了!”

叶正刚说完就转身向外走去,机会已经给了,自己不中用就没办法了!

网友评论

发表评论

您的评论需要经过审核才能显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