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彩小说尽在A1阅读网!手机版

热门小说 > 女频言情 > 对你的爱蓄谋已久

对你的爱蓄谋已久

八宝不喝粥作者 著

女频言情连载

杜若当初为了学漫画和父亲闹翻脸,她没有为未来考虑就独自离家出走。岂料,她面试多家漫画公司未果,只能在一个海边酒店兼职,赚点生活费来支撑自己的理想。但在理想还没苗头时,现实狠狠给了她一巴掌,她被一个刁钻客人举报,失去了工作。灰心丧气的她在海里游泳,意外捡到一枚戒指,正是举报她那名客人的。两人不打不相识,从此纠缠起来!

主角:杜若,秋星河   更新:2022-07-16 00:51:00

继续看书
分享到:

扫描二维码手机上阅读

男女主角分别是杜若,秋星河 的女频言情小说《对你的爱蓄谋已久》,由网络作家“八宝不喝粥作者”所著,讲述一系列精彩纷呈的故事,本站纯净无弹窗,精彩内容欢迎阅读!小说详情介绍:杜若当初为了学漫画和父亲闹翻脸,她没有为未来考虑就独自离家出走。岂料,她面试多家漫画公司未果,只能在一个海边酒店兼职,赚点生活费来支撑自己的理想。但在理想还没苗头时,现实狠狠给了她一巴掌,她被一个刁钻客人举报,失去了工作。灰心丧气的她在海里游泳,意外捡到一枚戒指,正是举报她那名客人的。两人不打不相识,从此纠缠起来!

《对你的爱蓄谋已久》精彩片段

part1:恋爱从牵手开始

沙滩上的意外

“杜若你到底能不能干,让你来工作是服务顾客的,不是让你把客人气走的!别以为你兼职我就拿你没办法,干得不好照样给我走人!”

今天白天沙滩部经理的斥责声还在耳边久久没有散去,刚刚清理完泳池的杜若坐在泳池边望着好像撒了一层银粉的水面,不禁想起当初离开家的情景。

当初为了学漫画和父亲闹翻了脸,没有为未来考虑就独自跑了出来。却不想面试多家漫画公司未果,杜若只能在这个海之梦酒店兼个职,赚点自己的生活费来支撑自己的理想,理想还很遥远,但是现实却狠狠给了她一巴掌。

杜若只觉得满身疲惫,她看着面前宁静祥和的泳池,做出了一个大胆的决定。

月光的清辉照在她洁白的身体上,杜若只穿着贴身衣物就一跃跳进了泳池。她自由地在水池里游着,似乎像把所有的烦恼甩在身后,全都丢弃在水中。

突然,杜若被水池中的一抹光亮吸引了视线,她缓缓地游了过去,发现居然是一枚戒指。

手中的星型镂空戒指在月光下泛着独特的光芒,杜若情不自禁地将戒指套上左手的无名指,这枚戒指好漂亮啊!

就在杜若沉浸在戒指带来的幻想中时,突然被泳池边的轻微动静惊醒过来。只见泳池边的一团黑影缓缓向她这边移动过来,她吓得一头栽进了水里。

过了好一会,才鼓起全部的勇气从水里露出头望去,却被出现在面前毫无表情的脸吓了一跳,原来那个黑影并非是什么鬼怪,居然是一个男人!

“你……你要干嘛!别过来,我喊人了!”杜若用手挡在自己的身体前,小心翼翼地向后退去。

“戒指还我。”只听那个黑影突然开口说话了。

等等,这个声音……

他不是那个今天害自己被骂的“十三号”客人吗?他不会是来报复自己吧,可是自己也只是担心他晕倒叫了他一声什么都没做呀!

想到这里,杜若顿时有了底气!

“这是你的戒指吗?”

只见那张犹如漫画中男主角的脸,没有任何表情,双眼紧紧盯着戒指,仿佛下一秒就要冲上来。

杜若有点害怕,将戒指扔给了那个男人:“给你给你,不就是个戒指吗!”

男人拿到戒指后长舒了口气,却又好像想起什么来抬头对她说道:“呵,你也配拿这个戒指?”

说完就匆匆离开了,留下杜若在原地生气。

过了一个晚上,杜若总算消了气。她被在这里认识的好朋友上官娜娜匆匆叫了过去。

只见上官娜娜指着四号桌的客人悄悄地在她耳边说道:“若若,你看那个四号桌的男人好帅呀!是我的菜!”

杜若抬起头一看,这可不就是害自己被经理骂,昨天又在泳池辱骂她的“十三号变态男”吗?

杜若恶狠狠地盯着那个男人,似乎下一秒就要上前去给他一拳。

上官娜娜却什么都没觉察到,还在自顾自地给杜若介绍:“我打听过了,他叫秋星河,是这里的客人……”

半天没有得到回应,上官娜娜疑惑地扭头看去,发现杜若正盯着她的梦中情人出神。

“喂!若若,你在发什么呆,你不会也喜欢他吧?”

“啊?怎么会!他这么普通又自信的男人谁会喜欢他?”杜若说完,就匆匆离开了沙滩边,回到了泳池部。

之后几天,上官娜娜总是在沙滩边蹲守,却每次都是败兴而归。

今天,杜若像往常一样在沙滩部帮忙,却不想上官娜娜突然激动地朝她扑过来:“若若,你快看!秋星河来了。”

杜若稳住身子抬头看去,只见秋星河和一个新面孔走了过来。

那个陌生的男人温柔地和他们打招呼:“你好,我们要一杯苏打水加冰,一杯柳橙汁。”

“好的,先生能留个名字好给您的饮品备注吗?”上官娜娜机灵地套着男人的话。

“左岩。”

“好,先生稍等。”

等男人走远,上官娜娜疑惑地看向杜若:“若若,我厉害吧。一下就要到了名字。对了,他们居然和十三号变态男喝的一样诶。”

杜若笑笑,没有说话。这个人就是那个害他被骂的“十三号变态男”呀!算了,还是不要提醒她了。她看着坐在沙滩上的背影却忍不住开始思考起来。

这个秋星河整天来泳池,却从未见他下水游泳。他总戴着黑漆漆的太阳眼镜坐在那里,也不知道他来泳池干什么。

没想一会,杜若就赶紧摇了摇头让自己清醒过来,她要努力工作啊!

转眼间,暑假的兼职已经接近尾声。

这是杜若在海之梦的最后一个夜晚,沙滩要举行一场烟花大会。杜若和上官娜娜被安排到烧烤摊帮忙。

“我们也太惨了,本以为可以看烟花,却没想到要在这里看碳燃烧的火花。”上官娜娜一边烤串一边和杜若抱怨道。

“没事啦,我们在这里也可以看到烟花呀!”杜若安慰着上官娜娜。

“嗨,两位美女又见面了。”

杜若寻着声抬起头,只见左岩和秋星河正站在他们烧烤摊前。

“你们好,要吃烧烤吗?”杜若微笑着问他们。

“好呀,什么好吃你看着烤吧。”左岩并没有拒绝,他揣着兜扭头看向秋星河,“星河,你也尝尝吧。”

只见秋星河耷拉着脸,面无表情地说道:“我可不吃不干净的东西。”

杜若听了气不打一处来:“对呀,还是不要为难秋先生了,他这么尊贵,万一吃了拉肚子我们可承担不起。”

而秋星河显然没有被她激怒,只见他头也不回地径自离开了。

绚烂的烟花绽放在寂静漆黑的夜空,光点在天空闪过,留下了短暂却难忘的回忆。烟花美丽却短暂,但浪漫却永远不会消失。杜若看着满天的烟花,不禁伤感起来。

烟花放完,喧嚣散尽,刚刚还热闹的沙滩一下变得冷清无比。

杜若乘着月光从沙滩向宿舍慢慢走去,突然她看到秋星河正一动不动地站在不远处,眺望着海面。

他为什么一个人出现在海边呢?他看起来似乎很难过的样子,发生什么了?

杜若还没多想,就看到秋星河缓缓地向海里走去。他越走越远,水已经淹到了他的腰,海浪无情地翻滚着,彷佛下一秒就要将他吞噬。

“喂!秋星河,你在干嘛!”他疯了吗?这样会溺水的!杜若立刻奔入水中。

秋星河始终没有回复她,依然继续向前走去。

杜若见他不回答,很快地跑到他身边,从后面一下抱住了他的腰。

“你有什么事可以说出来,为什么要想不开呢!这样能解决问题吗?”杜若死死地抓住秋星河,大声地冲他喊道。

“你在干什么?放开我!”秋星河想趁着月色在海里静一静,没想到刚走到一半就被这个疯女人死死地抱住了。

“不放,有我在你不要有什么危险的想法!”杜若不知哪来的勇气大喊着,手上也死死地抓着。

“你到底想干嘛!我就是想游个泳,你疯了吧!”秋星河忍不住了,开口解释道。

听到秋星河的解释,杜若的心这才放下来,原来他没有想不开啊。就在杜若沉下心的一瞬间,一个浪拍过来,本就耗尽体力的杜若被冲入了水里。

可是他刚才看起来确实很难过呀,这是怎么回事?怎么办,没有力气了,难道自己要淹死了吗……

等到杜若再次醒来,他已经躺在了医院的病床上,一旁的上官娜娜和左岩正焦急地看着她。

“你们是谁?”杜若想逗逗他们,于是装作失忆的样子。

“你不认识我们了吗?”上官娜娜看着病床上的杜若难过地问道。

一边的左岩也以为她失忆了,于是立刻找出她随身带的包,从里面翻出了她朋友的电话打了过去。

没过多久,杜若的好朋友夏悠游就出现在了病房,将杜若接走了。

夏悠游自然看出了杜若的不对劲,她一边开着车一边问道:“说吧!为什么骗他们你失忆了?”

“你看出来了呀,我就是想逗逗他们,不过好像有点过了。”副驾驶的杜若哪还有半分失忆的样子。

“你啊!”夏悠游无奈地看着自己的好闺蜜,专注地开起车来。

回到家休养一段时间的杜若决定找个工作,总是吃住悠游的她也太不好意思了。

她从网上找到一份梦之羽翼出版社漫画助手的工作,没想到到了现场发现面试的人竟是左岩。

而更惊喜的是,这次面试的岗位居然是给自己最喜欢的漫画家秋日梧桐老师做助手!

杜若兴奋极了,通过优异的表现,她从许多人脱颖而出,最终被录用了。


可能是心情好的缘故,杜若迎着朝阳,她觉得自己似乎重生了,不觉笑出声音。

“在想什么这么高兴?”坐在驾驶座上的左岩好奇地问。

“终于可以见到老师了,既兴奋又紧张。”杜若深吸了口气。

“可以兴奋,但不用紧张。”

“老师可是我的偶像,你叫我怎么不紧张?不知道老师喜欢和什么类型的人相处,她不会讨厌我吧?”

“要对自己有信心,你可是老师钦点的助手。”

车行驶了一段时间后,停了下来——

“到了。”左岩说。

“怎么会是到海边?”

“我忘了告诉你,秋日梧桐老师超喜欢海的,所以工作室也安排在海边。”

“下来吧。”左岩帮杜若从车厢提出行李。

脚踩着柔软的细纱,杜若感觉又回到了夏日的海之梦沙滩,这种感觉是那么奇妙。

“你很了解老师嘛!”杜若边说边抬头望眼前这栋两层的白色建筑物,好别致的海边别墅啊!杜若越来越觉得这位秋日梧桐老师像个谜,让人捉摸不定。

突然,一张青春洋溢的脸出现在他们面前。

“左岩!”看见左岩,那人似乎很高兴。

“易北,我带新助手来了。”

“太好了,是女孩子!”易北将头转向房子,大嚷着:“老师,左岩带师妹来了哦!”

接着,易北伸出右手,“师妹,我叫易北,希望我们合作愉快。”

师妹?杜若显然还不太适应这个称呼,但还是礼貌性地和他握了握手。

“你不要这么激动嘛!易北,我可怜的耳膜快要被你震破了。”左岩提着杜若的行李向屋内走去。

“师妹,还没请教芳名?”

“杜若。”杜若不太习惯应付太热情的人。

“老师可能在忙,你们稍等。对了,你们想喝点什么?咖啡?不行,上周已经喝完了,那喝茶吧?也不行,昨天已经用光了……”

“你不用招呼我们了。”左岩打断易北的喋喋不休。

“那你们自便吧。”易北刚要转身离去,却像想起什么似的,对着左岩微笑,“好感谢左岩哥哦,有了师妹,生活就不会这么枯燥,房间就不会这么凌乱了,你真是大好人!”

“说了这么多,还不就是想让我出劳力吗?”左岩向易北伸手,“拿来吧。”

易北似乎早有准备,他从口袋掏出一张纸,上面密密麻麻罗列着一些生活用品和食物。

“拜托了,左岩哥。”易北双手合十。

“知道了,我待会去买。”

“在吵什么?”

杜若一惊,这声音好耳熟,在离开海之梦后的两个月里,每次夜晚被噩梦惊醒,耳边都会回荡着这个声音。

她与对方四目交会的那一瞬间,两人都很震惊。

“老师,我正要去找你呢!”易北的话更像一把利剑,刺穿了杜若的心。

“这是你钦点的助手,杜若。”左岩介绍着,“这位就是秋日梧桐老师。”

大家的目光都聚集在杜若的身上,杜若提醒自己不要紧张,因为她现在是个患“失忆症”的人,完全不记得在海之梦的事情了。

“我是杜若,我……我很敬仰老师,希望能在老师的手下学习更多的东西。”她万万想不到老师是男的,还是那个讨厌的秋星河!

“你好。”此刻的秋星河也怀着复杂的心情,他作梦也没想到,杜若竟然是他钦点的新助手。

杜若迟疑地望着秋星河,想从他的脸上找到一丝歉疚感。

“你的画很有潜质,多努力吧。”秋星河转过身,对易北说:“你带杜若去熟悉一下环境和工作流程。”

“杜若。”左岩突然开口,“你没有想起什么过去的事情吗?”

“没有啊,你干嘛突然问这个?”

“没什么,我去买东西了,易北你要好好照顾她。”左岩交代着。

杜若突然明白了左岩急着请她吃饭的原因,难道秋星河对他提起过他们之间的不愉快?再回忆刚才秋星河见到她时的神情,看来他也不知道是她当他助手这件事情。

“你放心好了,我会好好照顾小师妹的。”易北忙保证着,然后对杜若说:“还是叫你小若若吧,这样亲切点。”

杜若开始怀疑,冷冰冰的秋星河和这个超热情的易北,是怎样相安无事地生活在一起的?

“叫我杜若就好了。”她可不习惯被人用这样腻死人的名字称呼。

“那多生疏,还是叫小若若比较亲切。”

杜若知道自己的反抗无效,干脆随他去吧。

在参观完工作室后,易北把杜若带到一房门外,郑重其事地说:“这里是老师的私人工作室,他最讨厌别人在他工作时打扰他,平日你千万不可以随便进去。”

杜若心想,他果然是个阴郁古怪的人。

“不可以随意发呆,要打起精神工作了!”易北拍了下杜若的头。

被易北这一拍,杜若突然问自己,她在紧张什么啊?自己的梦想近在眼前,又怎么能退缩呢?

“小若若,你在苦恼什么?要不要师兄帮忙?”

“不用了,我们开始工作吧。”杜若换了心情,顿时充满干劲。

她听着易北认真地讲解着工作流程,描原稿的技巧,网点的基本用法,杜若渐渐对这位“师兄”另眼相看。

不久,杜若伸了个懒腰,“时间过得真快啊!”

易北笑着说:“你一点也不注意形象哦!”

“每天都过得那么战战兢兢,岂不是很累?”

“女人不都是这样吗?”

“谁说的?我不是女人吗?”

“哈哈哈。”易北笑得爽朗,和左岩温和的笑容不同,他的笑声似乎更有穿透性。

“你似乎是不认同喽?我知道自己身材扁平,样子也不够可爱,但你也不用笑得这么夸张吧?”

“哈哈哈。”易北笑得更大声了。

砰——

门猛地被推开了,秋星河脸色阴沉地站在门外,“在笑什么?”

“师妹说她身材扁平,样子也不可爱,我……我从来没听过一个女人这么说自己的,你说好不好笑?哈哈。”

易北这个家伙,你说自己就好,干嘛拖我下水?

这下子完了!杜若在心中叫苦。

她偷看秋星河面无表情的脸,想着他接下来一定又会用那副讨厌她的嘴脸说:“她就是这样,是个讨厌的女人。”

但,秋星河却只是问:“左岩怎么去了这么久?”

“都快到晚餐时间了,这里可是什么吃的也没有,左岩哥想饿死我们吗?”易北捂住肚子做痛苦状,“我要吃饭!我要吃饭!”

“出去吃吧。”秋星河面无表情地说。

“太好了,老师要请我们吃大餐,小若若,还愣着干什么?”易北手舞足蹈地催促着杜若。

“哦。”杜若呆望着秋星河的背影,可能是在海之梦留下的后遗症,一面对秋星河,她就不知该如何是好。

“小若若以前认识老师吗?”

“不,今天是第一次见到。”杜若避开易北的目光。

“是吗?但老师好像对师妹特别照顾。”

“有吗?”杜若不明白怎么会有这么鸡婆的男人。

“以前我吵到他工作,他都会发脾气,今天却没有,还要请我们吃大餐,真少见。”

“可能是他心情好。”杜若胡掰着。

杜若坐在驾驶座旁,望着身旁的秋星河,第一次和他如此平和地相处,这是史无前例的情景。

“喂,左岩哥,你在哪?我们现在要出去吃饭。”易北对着行动电话说。

“什么?你会来和我们会合?哦,那老地方见了。”接着易北在秋星河的耳畔说:“左岩哥说会去梧桐树和我们会合,也不知道他在忙什么。


梧桐树?杜若暗想,看来秋星河不仅喜欢看海,对梧桐树也有特别的爱好。

坐在餐桌旁,杜若忽然发现,这三男两女的组合有说不出的怪异。望着坐在自己对面的上官娜娜,杜若怎样也提不起精神。

“杜若似乎还不记得我,真可怜。”

想到几分钟前,和左岩一同走进大门的上官娜娜,此刻正用怜悯的目光注视着她,她就觉得全身不舒服。

“左岩哥和这女人很熟吗?”易北悄声问。

“看情形是吧。”杜若漫不经心地回答。

“为了大家有缘相聚,来干一杯吧。”左岩举起酒杯说着。

杜若举起高脚杯,透过暗红色的液体,望着左岩、上官娜娜及秋星河,突然觉得这一切还真富有戏剧性。

几杯红酒下肚,不胜酒量的杜若觉得全身都燥热起来。

“老师,我敬你一杯。”杜若的唇角露出怪异的笑容,拿酒杯的手有些摇晃。

“师妹,老师他不习惯这种场面,让师兄代替他喝吧。”易北接过酒杯。

“不行,这样不行。”杜若又夺回酒杯。

“你喝醉了,别闹了。”易北想制止她。

“你们都以为我喝醉了,告诉你们,我根本没醉,我是高兴,高兴啊……哈哈……”杜若摇摇晃晃地站起来,走到秋星河的身后,把手放在他的肩头,“来,喝,喝。”

易北见状,一把夺过杜若手中的酒杯,把她架回原处。

“你放手啊,总说自己是师兄,但明明年纪比我小,还……管我?我要喝……喝……”接着,杜若趴在桌子上,不出声了。

“喂,杜若。”左岩没想到杜若酒品这么差,于是急忙探看她的情况。

“我要回家,要回……回家。”杜若断断续续的哭声传来。

“她醉了,我看还是送她回去吧。”左岩环顾着四周,看来杜若的“表演”已经引起了大家的注意。

最后,初次聚餐便如此告终。

“杜若,起来了!”门外传来易北的声音。

杜若勉强睁开双眼,头还是昏昏的,眼皮重若千斤,可能是因为宿醉吧,连清晨的阳光也变得刺目。

“快起来,日上三竿了!”又是一阵急促的敲门声。

杜若随手抓起枕头,掷了过去。砰!

“人家好心来叫你起床,你还用东西丢我?你忘了昨晚是谁背着喝醉的你回来的?”易北在门外大叫。

杜若从床上爬起来,看看表,嘀咕着:“才八点多,干嘛像催命鬼似的叫啊?”

“别说别人坏话,小心咬到舌头。”

杜若真想知道,易北的耳朵是用什么材料做的,居然能隔着门听到她细小的嘀咕声。

“你在干什么?”是秋星河的声音。

“叫杜若起床啊!”易北振振有词。

“多事。”

门内的杜若隐约想起昨晚自己的失态,真是丢脸!为什么她总是在关键的时候出问题呢?早知道就不喝那么多了。

“老师偏心,对杜若那么好,就因为她是女孩子吗?每次都对尽责的我凶巴巴的。”他一见秋星河走下楼梯,立即紧随其后,“一说到正题老师就想跑……”

听人声远去,杜若才打开门,蹑手蹑脚地走下楼梯,却和秋星河、易北撞了个正着。

“早啊。”杜若不大自然地笑着。

“小若若早安!”易北十分有精神地打招呼。

“早。”说完,秋星河端着黑咖啡走开。

“不用介意,老师就是这个样子。”易北拉开椅子,“坐下吃早餐吧。你要什么?咖啡还是奶茶?”

“奶茶,谢谢。”

接过易北递来的奶茶,她好奇地问:“你们平常都这样吗?”

“你是说老师的坏脾气?”

杜若点点头,喝了口奶茶。

“别看他平常冷冰冰的,但他人真的不错,你以后就会慢慢了解了。”

“是这样吗?你有空就多讲讲他的故事给我听吧。”

“你好像对老师很感兴趣,是不是……”

“别瞎猜!作为助手,多了解他是应该的。”

“是吗?告诉你一个秘密,老师对女人不感兴趣的。”易北神秘地说。

“真的?”杜若吃惊地张大嘴,“你是说他比较喜欢男人吗?”

“哈哈哈,你在说什么啊?真的……是太好笑了!”

“笑什么?”身后突然出现秋星河那张冷脸。

不知死活的易北还在狂笑,“我在笑小若若,她刚才猜想老师喜欢男人,真是太好笑了。”

杜若望着已经笑到流泪的易北,真想找个地洞钻进去。

“老师,说真的,你不会真的喜欢男人吧?”

秋星河的脸乌云密布,眼看着就要打雷闪电,易北的冷笑话自然是没有人会响应。

“我觉得老师和左岩哥比较配,而且是那种青梅竹马的感情,你们不是多年的同学吗?”

沉默,往往是火山爆发的前兆,杜若小心观察着秋星河的脸色,气氛变得很凝重。

“我对你比较感兴趣。”秋星河此言一出,震惊四座,易北再也笑不出来了。

“老师,你……你是说真的吗?我……怎么都不知道?”易北结结巴巴地开口。

杜若忍不住笑出声音,指着易北的鼻子说:“你也有这么一天啊!”

“有那么好笑吗?”秋星河用奇怪的目光盯着杜若问。

“对啊,没想到你也会说笑话呢!”杜若已经笑到肚子痛。

“我没有在说笑。”秋星河一脸严肃,“我确实对易北近来画技的进步很感兴趣,是时候和左岩商讨发表易北短篇作品的计划了。”

“真的吗?老师,我真的可以出版短篇作品了吗?”易北为这突如其来的好消息兴奋着。

“那部冬雪很不错。”

这是秋星河对他人少有的肯定,易北突然变得很认真,“可是,我觉得还有很多缺失,作品线条还不够柔滑,故事情节进展得也不够流畅。”

“一味地模仿,会失去了自己的特色。找时间约左岩谈谈。”说完,秋星河转身离开。

“喂,你好厉害啊,这么快就可以出版短篇作品了,先借我观摩学习一下吧!”

“这都是老师的功劳,我做老师的助手不过才一年的时间,虽然他‘言传’少,但‘身教’却很多。”易北用敬佩的表情说。

“真看不出你工作起来这么认真呢!”相识不过短短的两天,杜若对易北却像是多年的朋友般热络。

“你不也是为了成为漫画家而来的吗?我们一起努力吧!”

望着易北认真的神情,杜若感觉重新认识了他及他所敬仰的秋星河。

不久,易北拿出画稿,摊开给杜若看。

“哇——”看着易北严谨的构图和紧张刺激的故事情节,杜若接二连三地发出惊叹,“真不错,易北你是怎么做到的?我行吗?”

“你画的比起当初的我要好得多呢!”易北不好意思地笑着,“只要向着自己要的目标,不停地努力,就一定能成功。”

是啊!杜若想,不停地努力,总有一天会实现自己的梦想,成为真正的漫画家。

不知是不是换环境的原因,杜若失眠了,很想打个电话给夏悠游,一看时间却已是午夜时分。

窗外蓝丝绒般的夜幕,深深吸引住她的目光,她突然有种想出去走走的冲动。

没多久,午夜的海边,一身素服的杜若像游魂般漫无目的地走着。她望见远处的礁石上坐着一个人,是他吗?

杜若同时回想起在海之梦的夜晚,犹豫着是否该转身走开。毕竟,她现在的身份改变了,由海之梦的服务生,摇身一变成为一个患“失忆症”的漫画助手。

秋星河似乎发现了她的存在,还是打个招呼吧。

“这么晚了,老师一个人出来散步啊?”杜若努力让笑容自然些。

秋星河眼睛平视着前方,漫不经心的表情像极了在海之梦时常看到的样子。

“为什么来这里当助手?”在杜若正要转身离开时,身后传来了秋星河的声音。

“因为我想成为像老师一样优秀的漫画家啊!”

“之前,我们在海之梦不是见过面吗?像这样在午夜的沙滩上。”秋星河的目光逼向杜若。

“有这种事?我怎么都不记得?是我患失忆症之前的事吧,左岩没跟你提起过吗?”杜若避开秋星河那审视的目光,她觉得自己的谎话越说越顺。

“对我没有半点印象吗?”秋星河似乎不太相信杜若的话。

“我从很久以前就很崇拜老师,只要是老师的作品,我全部都会收藏,像蓝色天使、梧桐情缘等,我都很喜欢。”杜若如数家珍般说出他历年来的作品,连秋星河也很惊讶她对他作品熟悉的程度。

“我最喜欢的是梧桐情缘,两个人在梧桐树下相识、相爱,后来女主角离去,男主角以为再也见不到心爱的人,可最后两人再次相会在梧桐树下。

特别是女主角不告而别后,男主角每天都会在梧桐树下等她回来,手中握着那条他送给女主角的项链,泪一滴一滴地落下,静悄悄的,却让人心碎……

每次看到这里,我都会很感动,为男主角对爱的执着而感动……当时他一定很绝望吧?”杜若的眼睛湿了,抬起头,看见秋星河满脸的哀伤,眼眶红红的,让她很惊讶。

他扭过头,大概不想让别人看到自己的失态。

“以前我常会想,老师究竟是怎样的人,他一定是温柔又易感伤,有一颗脆弱的心。”

“现在让你失望了。”

“是又不是。”杜若凝望着起伏的海浪呢喃。

他们就这样静静地坐着,这可能是第一次两个人单独在一起,却没有争吵。


网友评论

发表评论

您的评论需要经过审核才能显示

为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