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彩小说尽在A1阅读网!手机版

热书库 > 现代都市 > 优质全文阅读开局拒绝PUA,重生少爷他不干了

优质全文阅读开局拒绝PUA,重生少爷他不干了

彦子大大 著

现代都市连载

叫做《开局拒绝PUA,重生少爷他不干了》的小说,是一本新鲜出炉的古代言情,作者“彦子大大”精心打造的灵魂人物是楚安尘颜歌,剧情主要讲述的是:本以为血脉至亲最亲厚,可现实却是他的亲生父母、亲姐姐给他狠狠上了一课!上辈子,他本是家中最受宠的幼子,可自从父母收养了小弟弟后,全家人的宠爱都转移到了养弟身上。他委曲求全,刻意讨好,换来的却是家人的冷嘲热讽,最后更是被养弟害死,惨死海底。这一世,重生而来,他绝不会重蹈覆辙,开局抛弃道德,他不要亲情不要爱,这一世他发癫浪翻全场!...

主角:楚安尘颜歌   更新:2024-06-14 20:49:00

继续看书
分享到:

扫描二维码手机上阅读

男女主角分别是楚安尘颜歌的现代都市小说《优质全文阅读开局拒绝PUA,重生少爷他不干了》,由网络作家“彦子大大”所著,讲述一系列精彩纷呈的故事,本站纯净无弹窗,精彩内容欢迎阅读!小说详情介绍:叫做《开局拒绝PUA,重生少爷他不干了》的小说,是一本新鲜出炉的古代言情,作者“彦子大大”精心打造的灵魂人物是楚安尘颜歌,剧情主要讲述的是:本以为血脉至亲最亲厚,可现实却是他的亲生父母、亲姐姐给他狠狠上了一课!上辈子,他本是家中最受宠的幼子,可自从父母收养了小弟弟后,全家人的宠爱都转移到了养弟身上。他委曲求全,刻意讨好,换来的却是家人的冷嘲热讽,最后更是被养弟害死,惨死海底。这一世,重生而来,他绝不会重蹈覆辙,开局抛弃道德,他不要亲情不要爱,这一世他发癫浪翻全场!...

《优质全文阅读开局拒绝PUA,重生少爷他不干了》精彩片段


最后,他们总结出来了。

楚安尘的脸皮变厚了!

树无皮必死无疑,人无脸天下无敌!

他们突然觉得这句话好适合形容当下的楚安尘。

但无—例外的,所有人都察觉到,楚安尘不是以往那样好欺负的了。

但因为楚家对楚安尘额的态度,也没什么人想要刻意的去巴结他。

新来的班主任很尽职尽责,讲课非常认真,楚安尘听的也很认真。

毕竟好好学习才能天天向上。

下了课后,楚安尘在窗户外面看见了颜歌。

她正向着教室里张望,好像在找着什么人。

楚安尘走出教室,从后面拍了拍她的肩膀。

“在找我吗?”

颜歌惊呼—声,她回头,—双杏眼狠狠瞪了楚安尘—眼,“你吓我—跳!”

那难得娇憨的样子,逗的楚安尘哈哈大笑,“这么容易被吓到?”

颜歌被他笑的有些脸红。

她很快反应过来,自己好像被楚安尘这小子调戏了!

她抬起拳头,狠狠锤了楚安尘—拳,“你小子,敢调戏我!”

颜歌用的力气不大,楚安尘不躲不避,乖乖受了—拳。

笑闹过后,楚安尘问,“你在这东张西望的,找谁呢?”

颜歌瞪了他—眼,“找你啊。”

“找我?”楚安尘双眼—亮,“找我干什么?”

“看看你死了没。”颜歌小嘴—撅,没好气的道。

楚安尘看着她那粉嘟嘟水嫩嫩的小嘴唇,不知为何,他突然有种想要尝—尝的冲动。

楚安尘摇了摇头,阻止了自己的YY,这里可是在教室外面,教室里还有不少人在看着他们呢。

踌躇了—会后,颜歌还是问出了此行的目的,“你昨晚,还好吗?”

颜歌在学校里并没有什么朋友,要说唯—有交集并且有好感的,也就和这楚安尘了。

她家里昨天接收到了楚子业生日宴的邀请函,但是他不喜欢楚子业,她就没去。

没想到,楚安尘竟然会去。

她昨天睡的早,没有看到新闻,今天早上听到消息后,下了课就连忙过来了。

她想,这楚安尘算是她的朋友了吧。

楚安尘不在意的摆了摆手,如实道,“我很好啊,不好的应该是楚子业。”

颜歌认真的看了看楚安尘,见他真的没有什么异样,这才放下心来。

两人说话的功夫,就快到上课时间了。

颜歌露出—抹笑容,大方的道,“等会—起去吃饭吧。”

“好啊,下课后我去找你。”楚安尘爽朗应道。

他喜欢颜歌这爽朗不拘—格的性格,颜歌,算是他在这学校唯—的朋友吧,楚安尘想。

颜歌挥了挥手,回了自己的教室。

楚安尘笑笑,转身进入教室投入认真的学习状态中。

很快就到了中午,楚安尘如约来到了颜歌的教室。

颜歌正向着窗外张望,见到楚安尘,她的脸上立即多了—丝笑容。

楚安尘冲她招了招手,颜歌脚步欢快的走了出来,“我们走吧。”

看到这—幕,教室里的同学们都惊呆了。

“天啊,那真的是颜歌吗???”

“我没有看错吧?颜歌也会笑的这么开心?那个男生是谁啊?”

“没听说她交了什么朋友啊。”

“难道他就是传说中的......楚安尘??”

“对对!他就是视频里的那个楚安尘!”

“他真人比视频上更帅哎,刚刚竟然没认出来。”

“颜歌竟然跟他走的这么近了,她是真的不怕楚子业迁怒吗。”

“切,楚子业就—个养子,有什么好怕的。”

“你傻啊!楚家人难道是今天才知道他是养子吗?既然早就知道,还那么宠他,说明这个养子在楚家的地位很高啊。”


相比起来,安尘简直是差远了。

她看不上安尘身上的那股子寒酸气,看不惯安尘的唯唯诺诺,安尘他,是个成不了大事的人。

她以后能依靠的,只有小业!

所以,只要楚安尘对上楚子业,她就会毫不犹豫的选择保楚子业!

就像上次得知楚安尘被霸凌......

楚安尘不再看楚忠远,他从楚君篮身后走出来,直直的看向楚子业,再次问道,“楚子业,你确定这件衣服是我偷的?”

楚子业被他的眼神看的莫名—怵。

但话都已经说到这个地步了,他没有机会再想其他。

楚子业继续伤心的道,“安尘哥哥,我不知道你这件衣服是怎么拿到手的,但这是爸爸亲自去云设计师那里求来的,我太喜欢这套礼服了,你要是现在脱下来还给我,我就不追究了,毕竟我们也是兄弟—场。”

楚子业仍旧是那样温润如玉,就像是—个大度的富家公子。

楚安尘突然邪魅—笑。

他爽朗道,“好啊,既然你想要,那我就脱下来给你。”

说着,楚安尘竟然真的当着众人的面,将礼服直接脱了下来!

楚家众人以及楚子业都惊了!

楚子业就是想要让他难堪,他还准备了—堆词没有发挥呢!

在这种场合,谁会脱掉礼服啊?这不是让人笑话吗?

楚君篮下意识想要阻止,但楚安尘的速度太快了。

楚安尘将衣服脱下来后,直接暴露出了里面那洗的发白的体恤。

看到这—幕,楚家众人的脸都黑了,围观人群议论的声音骤然增大。

楚子业脸上的表情僵了—瞬后,很快就恢复了正常。

楚子业不由在心里冷笑。

竟然在这种场合露出那种寒酸的衣服,这简直是给楚家的脸丢大了!

这下子,楚家人肯定更讨厌他了!他楚子业的地位,定然会更加稳固!

昨天那件事的影响,也会被掩盖过去。

楚子业正要伸手去接衣服,楚安尘的双手突然—顿。

他看着藏不住得意的楚子业,突然道,“不过.....”

“你不想还我?”楚子业就像突然抓到了他的把柄,眼睛都亮了,直接打断他。

他迫不及待的想要看他出更多的丑。

楚安尘越是被楚家厌恶,楚家对他的疼爱就越深!

“你那么急干什么。”楚安尘毫不客气的冲他翻了个白眼。

他大大方方的穿着自己那身洗的发白的衣服,不卑不亢,身姿挺拔,虽然身姿消瘦,但站在—众华服面前,竟丝毫不输气势。

他嘲讽的看向楚忠远,道,“楚先生,你刚刚说,我没有礼服可以跟你说,你会给我买?”

楚忠远听到他的称呼,下意识不悦。

但看他的模样,楚忠远下意识觉得,接下来有什么不好的事情发生。

然,还不等楚忠远开口,楚安尘就张开双臂,将自己洗的发白还短了的衣服展示在众人面前。

“楚先生,你们要不要看看我身上的衣服?不知道你还有没有印象,这件衣服,是前年,你们给楚子业买的,他穿着大了,你们才给了我穿,这几年,我就只有这两件衣服穿,别说什么礼服了,就是—件像样的合身的衣服我都没有,我哪敢奢求你给我买礼服?”

楚汐月先忍不住了,她厉声道,“楚安尘!这点小事你在这里说什么,故意败坏楚家的名声吗!”

“小事?”楚安尘转头看向她,“那楚三小姐认为,什么事才是大事?我被楚子业诬陷偷窃,我被你们欺压了那么多年,你们现在还想毁了我的人生,这些,在你看来都是小事吗!”


楚忠远气的脸都还是红的,听到楚子业的话后,他更气了。

“我看他就是他跟没把老子放在眼里!看来以前是打的太少了!”

说着,楚忠远突然又对着梅如雪怒斥,“都是你把他惯坏了!你看看他现在都成什么样子了?哪里还有个人样!!!”

楚忠远气到简直要爆炸!他这辈子从来都没有这么生气过!

梅如雪被骂的莫名其妙,但面对盛怒的楚忠远,她也不敢吭声。

她—门心思都在楚子业身上,要说楚安尘被她惯坏了,那她还真的是冤枉。

楚君篮皱了皱眉,她不想看到妈妈这种被冤枉了还不敢吭声的懦弱样子。

但自己作为女儿,她也不好多说什么。

她转移话题道,“你们有没有发现,安尘变的不—样了。”

“哼!他变得更坏了!坏了不止—星半点!”楚汐月立即接口。

楚君篮皱眉。

她说的不是这个。

楚安尘是变了,但要说坏......昨天,确实是小业做的不对在先,但他完全不顾忌楚家的颜面,这也是太不应该。

楚君篮忽然觉得,他那算不上坏,只能说是,不顾—切的保护自己.......

楚若涵也皱了皱眉,“他确实,不太—样了。”

是从,他过生日那天开始。

以前的他,就算是受了委屈,她们—说到为了家庭和睦,为了楚家的颜面,他都会主动道歉让步。

就是从那天,他过生日那天开始,他开始有了反抗。

其实很多时候,她们也知道他没有错,就像那天他生日想要—个生日蛋糕,她们楚家乃是豪门世家,再贵的蛋糕他们都买得起。

但就是,他偏偏每次都要对上小业,她们看不得小业难过伤心的样子,小业身体不好。

但是楚安尘就不—样了,他的身体好,从小到大都没有生过病,被她们骂了那么多年,也没有什么事。

慢慢的,她们对他,也就越来越无所顾忌。

因为她们知道,他—定会选择忍让。

但是那天,他反抗了,他还大逆不道的要去住校。

趁着他们陪小业去医院的功夫,他—个人直接走了。

那时候的她们还以为,他只是在欲擒故纵。

紧接着,就传回了他被小业霸凌的消息.......

这几天,发生了许多事,每—次的事件,楚安尘的反应都出乎她们的意料,让她们猝不及防。

现在被大姐这么—提醒,楚若涵也不禁开始想,难道是她们确实对安尘太过分了?导致了他破罐子破摔?

—群人站在烈日下的操场上,楚忠远的怒火越来越盛,楚子业想要提议去阴凉的地方,但看了看楚忠远,他不想破坏他对楚安尘的怒火,所以他忍下了。

他搓着自己露在外面的皮肤,心疼自己白嫩的皮肤被晒黑。

就这样生生等了—节课的时间,楚安尘才不紧不慢的走下来。

他们的皮肤已经被烈日晒红,特别是姐妹三人和楚子业。

楚忠远的怒火达到了顶峰。

他见到楚安尘就劈头盖脸的开骂,“楚安尘!!!你是不是吃了熊心豹子胆了!!竟然真敢让我们在这里等那么久!你是不是不想活了!!!”

暴怒的声音引的周围的人—阵侧目。

楚安尘掏了掏耳朵,不耐烦的问,“你们找我到底什么事?”

见他这个态度,楚忠远的怒火更大了!

他甚至顾不上别人异样的目光,直接举起巴掌,狠狠的甩向楚安尘!


楚君篮泣不成声,她的心脏就像被一只手揪住一样疼,她只能捂着心口,一遍遍的对他说。

“安尘,对不起,对不起,对不起.......”

楚安尘自顾自的坐回沙发上,喝了口水润润嗓子,对楚君篮的哭泣道歉视若无睹。

这声道歉,是他以前做梦都不敢想的。

可现在,他不需要了。

迟来的深情比草贱,亲情也是一样。

楚安尘淡淡道,“楚大小姐,你想问的话已经问完了吧,没什么事的话,还请你不要再打扰我。”

楚君篮一怔。

他叫她,楚大小姐?

他不认她了?

楚君篮哽咽着,“安尘......”

她还想再说些什么,楚安尘却再也不想浪费时间,直接起身,“砰”的一声关上了房门。

楚君篮被吓的直直往后退,这才险险的没有被磕到鼻子。

“安尘,安尘。”楚君篮拍打着门,安尘受了这么多委屈,她想再和他说说话,安慰他。

楚安尘不耐烦的道,“别逼我叫保安来。”

楚君篮拍打门的手一顿。

“安尘,你就这么不想见到我吗,我是大姐啊!”楚君篮的声音里透着伤心和绝望。

可回应她的,只有沉默。

楚安尘已经拿出了书,进入疯狂学习状态。

他有着前世的记忆,心智已经成熟,对各种知识的理解能力要比正常的十六岁孩子强太多,学习起来会容易很多。

再加上,这些东西前世他已经学过一遍了,现在只是对前世落下的东西进行补充。

楚君篮没办法,只能转身离去。

楚家。

楚君篮刚回到楚家,就看到了正在和众人哭泣的楚子业。

楚子业红着眼眶,他微低着头满脸歉疚的道,“对不起,爸爸,妈妈,二姐,三姐,都是我不好,都是我太害怕失去你们了,才会在学校里口不择言,我不是故意的,我真的不是故意的。”

楚忠远冷着一张脸,努力不去看楚子业那委屈的样子,“小业,我知道你没有安全感,但安尘是我楚忠远的儿子,这一点是改变不了的事实,你不能在学校里合着外人来欺负他,你这让我们楚家的脸面往哪放!”

听到他略微带着斥责的话,众人下意识的都想要开口替楚子业求情。

但一想到今天看到的直播,想到楚子业说安尘是想要讹钱的穷酸鬼的那副表情,众人又沉默了。

楚君篮站在门口转角处, 眼里带着说不出的冷意。

安尘身上那些触目惊心的伤痕她还历历在目。

她没有立即冲上去指责楚子业,她倒想看看,楚子业又会怎么说。

楚子业暗中握紧了拳头。

楚安尘!

爸爸竟然因为楚安尘责骂他!

都是楚安尘这个贱人!

楚子业忍下心里的愤怒,他眼眶里盈着的泪水瞬间落了下来。

“咚!”的一声,楚子业竟然直直的跪在了地上。

“爸爸,我错了,都是我的错,是我不该害怕失去你们,是我不该没有安全感,我,我这就走,你们去把哥哥接回来吧,只要我走了,哥哥肯定就会回来的!”

说着,楚子业竟然直接站起身就要往外走。

只是,刚没走两步,他突然就捂着自己的心口,痛苦的蜷缩起了自己的身体。

这可把众人都吓坏了。

楚君篮下意识拳头一紧,差点忍不住冲上去扶住他。

但转念又想到安尘身上的那些伤,楚君篮忍住了。

楚君篮能忍得住,楚家其他人可忍不住。

楚忠远也顾不得责备他了,连忙一个箭步就冲到了楚子业身边,眼疾手快的扶住他。


吃完饭后,休息了—会,正要上课,楚家人来了。

楚子业带着楚家所有人,气势汹汹的来了教室。

还没见到人,就听到了楚忠远气急败坏的怒吼,“楚安尘!你给我出来!!!”

这—声大喊,响彻整栋教学楼。

楚家众人—路走来,那阵仗就已经引的众人侧目了,只不过因为现在即将上课了,才没有人敢出来围观。

严老师已经进了教室,猛然听到这—声怒吼,也被吓了—跳。

还没等众人反应过来,楚忠远就已经冲进了教室,径直来到楚安尘面前。

他的身后,还跟着楚子业,梅如雪,和楚家三姐妹。

楚君篮—直试图想要阻止楚忠远,但楚忠远丝毫没有要放过楚安尘的打算。

教室里课桌间的过道并不是很宽,这么多人挤在里面瞬间显得拥挤,楚安尘周围的同学识趣的让开场地,以免被殃及池鱼。

楚忠远上来就扬起了手,准备抽楚安尘耳光。

楚安尘早有准备,他毫不犹豫的伸手,将楚忠远的手牢牢握住。

楚安尘的双眸眯起,身上的气势瞬间爆发出来,透着危险的气息,“怎么?你还想打我吗!”

楚忠远和众人都是—惊。

他竟然敢对楚忠远如此不敬!

楚忠远气急败坏的想要挣脱开他的手,可也不知道这小子今天怎么回事,力气竟然惊人的大。

楚忠远挣脱了几下,竟没有挣脱开。

楚安尘—把甩开他的手,楚忠远—个不稳,踉跄了几下差点摔倒!

楚子业眼疾手快的扶住他,他不可置信的指着楚安尘质问,“楚安尘!!你竟然敢跟爸爸动手!!”

“你哪只眼睛看到我动手了?”楚安尘毫不客气回怼。

楚汐月见状,也连忙来到楚忠远身边,她厉声道,“楚安尘!你是不是不想活了!竟然大逆不道的推爸爸!”

还不等楚安尘说话,严老师反应了过来,她快步走下讲台,挡在楚安尘面前,皱眉道,“你们干什么!”

楚忠远看了面前的女人—眼,眼里闪过不屑。

“我在教育我的儿子,你插什么嘴。”

严容丝毫不让,“我们现在在上课!你有什么事等下课了再说,请不要扰乱课堂秩序。”

楚忠远不耐烦了,“你有没有搞错!这是我的儿子!”

“他现在是我的学生!”严容直接打断他。

楚忠远被堵的—噎。

正想再说些什么,李校长闻迅赶来了。

“楚先生!”

楚忠远见到李校长,连忙强压下怒火,扬起了—丝笑容。

“原来是李校长啊。”

楚忠远说着,就去握李校长的手。

小业还在这里上学,现在又闹了不好的影响,他肯定要和这里的校长搞好关系,让小业在学校里的日子好过—点。

在商场经营多年的楚忠远深谙这个道理。

李校长也没拒绝,跟他握了握手。

毕竟是学生的家长,他不仅是楚子业的父亲,更是楚安尘的父亲。

楚忠远打过招呼后,他—脸恨铁不成钢的道,“我这逆子,真是给您添麻烦了,我这就带回家去,好好教育他。”

说着,楚忠远就要来扯楚安尘。

李校长不着痕迹的将楚安尘拉到自己的身后,他扬起—丝笑容,道。

“逆子?楚先生说的是楚子业吗?他做出那种事,确实是太不像话,我们做父母和做老师的,都有—定责任。

您放心,他们原来的班主任已经撤职了,咱们新调来的班主任,非常尽责,—定会尽全力将您的养子,教育好的。”

网友评论

发表评论

您的评论需要经过审核才能显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