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彩小说尽在A1阅读网!手机版

热门小说 > 女频言情 > 你曾是心间朱砂

你曾是心间朱砂

庭前花作者 著

女频言情连载

温妗和墨擎寒相识十几年,相恋三年,对于她来说,他不仅仅是爱情那么简单,他更是她的信仰,她的光。所以,即使身边的朋友说墨擎寒渣出天际,明明跟她在一起,却说自己单身,温妗依旧愿意留在他的身边。只是,再深的感情也禁不住一个人肆无忌惮的磋磨和挥霍,终于,她不愿意继续以替身的身份,留在某人的身边了!

主角:温妗,墨擎寒   更新:2022-07-16 00:35:00

在线阅读
分享到:

扫描二维码手机上阅读

男女主角分别是温妗,墨擎寒 的女频言情小说《你曾是心间朱砂》,由网络作家“庭前花作者”所著,讲述一系列精彩纷呈的故事,本站纯净无弹窗,精彩内容欢迎阅读!小说详情介绍:温妗和墨擎寒相识十几年,相恋三年,对于她来说,他不仅仅是爱情那么简单,他更是她的信仰,她的光。所以,即使身边的朋友说墨擎寒渣出天际,明明跟她在一起,却说自己单身,温妗依旧愿意留在他的身边。只是,再深的感情也禁不住一个人肆无忌惮的磋磨和挥霍,终于,她不愿意继续以替身的身份,留在某人的身边了!

《你曾是心间朱砂》精彩片段

安城,过年前夕,‘墨辰’集团年会。

窗外的飘雪纷飞,寒气席卷,屋内却衣香鬓影,觥筹交错。

温妗懒懒的盯着面前喧闹的场景,低下头看了眼手机,神思飘忽。

有人碰了下她的胳膊,“你猜我刚刚在卫生间听到什么了?”

温妗收起手机看向夏晨,“什么?”

“有人说你抵不住生活的压迫,向富豪低了头,说看到你从豪车下来,和一男人举止亲密,现在都在讨论你的金主呢,我去,这些人嫉妒你漂亮,真的什么都能编出来呀!”

温妗垂下眼睛,轻笑了下,“没必要在意。”

夏晨还想说什么,场内突然安静,温妗下意识抬眸看过去。

只见墨擎寒和几个男人从门口朝内走来。

厅内瞬间从安静变成喧闹。

有人窃窃私语,“哇,没想到今年的年会真的能看到墨擎寒,他身边的都是他朋友吧,都那么帅。”

路人甲:“卧槽,也太帅了,那气度,那五官……简直个个都是人间极品。”

温妗的目光追随着他的身影到中间的台子。

这些天他一直在国外,本就联系少,这大半月就没联系过。

她给他发过一条消息,他只回了一句有事,就没了音讯。

灯光下,人群里,她静静的看着他,四下声音全消,他明明就在眼前,可却那样不真实。

男人长身玉立,侃侃而谈,五官立体,棱角分明,是上帝的宠儿。

他面上表情很浅,眉眼有一股天生的冷感,让人不敢靠近。

许是今天的日子比较特殊,墨擎寒说完话之后脸上溢出几分浅笑。

他这一笑,在场的女同胞疯了一样,有不怕死的问,“墨总,请问你有女朋友吗?”

墨擎寒看向那位胆大的女人,眉心微微动了下,稍一错开目光,就对上了温妗那双清澈呆愣的眸子。

四目相对,温妗心头猛悸了下,睫毛因为紧张轻颤着,就这么定定的看着他。

他会怎么回答这个问题呢?

是大方的承认他们之间的关系,还是沉默……

墨擎寒轻笑了下,礼貌道,“个人私事,不足为外人道。”

他越是斯文有礼,现场越是得寸进尺,“墨总,你这就答非所问了哈,一句话的事,让我们死心也是好的。”

墨擎寒不言,然他身侧的的损友却说,“你们墨总,未婚单身,不近女色,素的很。”

这句话一落,现场直接就沸腾了,墨擎寒没什么特别反应,离开了台子。

夏晨雀跃的拉着温妗的胳膊,“未婚单身呐,妗妗。”

温妗淡笑了下,喝了口酒,没说话,眸子里的痛,差一点就显形于外。

墨擎寒和他的几个朋友没呆多久就离开了年会现场,温妗把玩着手中的筷子,思绪有些乱。

周围人声不绝于耳,明明是热闹的空间,可她却觉得无比孤独。

放于桌上的手机闪了下,进来一条微信消息。

温妗拿起手机,打开对话框,发现是他发来的消息。

【和朋友可能会玩的晚点,老地方见。】


酸涩的心掺杂着几分无奈,却也不可否认,因他几个字心情变好。

旁边的夏晨看她这样,揶揄说,“你那神秘男朋友理你了?”

温妗笑夹菜吃,没理她。

夏晨摇头,“妗妗你说你这也谈的蛮久了吧?能不能让他请咱们几个大学姐妹吃顿饭了?人家可都请了,就差你了。”

夏晨是她同事兼同窗好友,是她唯一的好朋友。

温妗淡笑,“他太忙了。”

夏晨撇嘴,“忙也不能这样吧,你生日快到了,能不能趁着机会,让我见见你男朋友是啥样?”

温妗敷衍说,“我问问。”

她话音一落,耳边就传来八卦的声音。

“什么?你说墨总这样的人还有爱而不得的人?”

“我去,这你都不知道?据说当年两人已经谈婚论嫁了,那女的突然消失了。”

“怪不得墨总单身且不近女色,原来是为她守身如玉呢?”

温妗喝了口酒,笑了。

夏晨探头过来,也八卦道,“哎,你说墨总真的不近女色?”

不近女色么?想到某人的折腾程度,和熬夜时长,温妗耳朵微红。

摩挲着酒杯说,“谁知道呢。”

……

晚会结束,九点多。

街道上人来人往,车辆来来回回,两侧的大厦滚动着各种广告。

偶尔有卖小吃的吆喝两声,给这繁华的城市增添几分烟火气。

带着耳机,在喧嚣里走一段路。

走累了,打个车,直奔约会地点,高档小区,房子在顶楼,占了两层,从落地窗能够看到大半城市的夜景。

这是他的房子。

宽敞,简约,低调而又奢华。

落地窗映出她的影子,她盯着看了一会。

忽而一笑,你这么平凡,遇到他已是恩赐,还求什么呢?

年会喝了酒,有点犯懒,温妗打了和呵欠,转身去洗了澡,然后睡觉。

……

深夜,梦到自己溺水。

浓烈的窒息感袭来,温妗迷迷糊糊中扑腾着双手,试图爬上岸,呼吸新鲜空气。

然她刚有动作,手腕就被人按住。

窒息感更强了,她猛的睁开眼。

男人停下吻,低笑着,移到她耳边,“醒了?”

他声音温润,略带着些哑,仿佛烫人的火苗。

温妗脸红,看着他那张棱角分明的脸,呆呆的说,“你回来了?”

男人并未回她,再次吻住了她。

一记深吻之后,他修长的指摩挲着她的脸,眉头微蹙。

“喝酒了?”

她没说话,知道他不喜欢她喝酒,就像是不喜欢她化妆,不喜欢她烫染头发,不喜欢她穿低档的衣服一样。

只有干净的素颜,黑长直的头发,搭配高档的衣服,才像她,他一直放在心里的人。


温妗心头酸涩,揽住他的脖子,不让他看到眼里的泪意,将脸埋在他颈间。

低声说,“好想你哦。”

他拉下她的手,嗓音明显不悦,“睡觉。”

今天的酒,后劲还挺大,到现在脑袋还蒙蒙的。

头一次胆肥的不听话,手脚都缠着他。

可尽管她已经这么主动,男人的眸子仍旧没有半点温度。

屈辱感漫上来,她脸埋进他怀里,一滴泪就这么掉下来。

墨擎寒眯起眸子,猛的将她从怀里拉出来。

温妗猝不及防,低呼一声,只是声音没完全发出来,就被男人吻住了。

他的吻的深重,直到她呼吸困难,才放开她。

只听他在她耳边低哑着声说,“想我,那就继续。”

这么久没见,他格外…能熬夜,直到天色破晓。

……

墨擎寒在外人眼里是个素的不能再素的人,但在温妗眼里他却是个格外不素的人。

以至于第二天上班,她整个人困的直打呵欠。

有人敲了敲她的办公桌,“来我办公室一趟。”

温妗不用抬头都知道是谁,她领导,谢佳和,墨擎寒的青梅竹马兼爱慕者。

站起身跟着她去了办公室。

门一关上,谢佳和就奚落道,“困成这个样子,昨晚上没少陪擎寒哥哥吧?你也就这点用了。”

这种话听她说过无数次,温妗轻笑,“你不是连这点用都没有吗?”

墨擎寒不近女色虽然不实,但他也不是所有女人都近的。

这句话让谢佳和面目狰狞起来,“你不过是和她长的像了点,所以才占了点机会,不然你以为他会看上你这一款?”

说着她便走过来,上下打量一番温妗。

笑道,“你这全身上下,那一点不是她的影子?呵呵,你就永远活在梦里吧。”

温妗心里发闷,冷笑道,“你不是连做梦的机会都没有吗?就算没有我,也轮不到你,毕竟他喜欢的这张脸,不是谁都能长出来的。”

“你!”谢佳和扬手就要打温妗。

温妗接住她的手,轻轻甩开,“与其在这嚣张,不如去整个容,或许还能有个机会。”

谢佳和气的咬牙切齿,似乎是想到什么,她敛起浑身的戾气,忽而笑了。

“你知道擎寒这次出国这么久是为了什么吗?”

温妗,“没兴趣。”

语毕她打算离开办公室。

只是她步子还未迈开,一叠照片就从脸上砸来。

四分五裂,纷纷扬扬的落到地上。

有一张从温妗眼前掉落,照片里的人…传入瞳孔,世界小了音,只有这一帧一帧的慢动作。

他和她在繁华的街道相视,背后万千霓虹都成了衬托。

她眼睛含笑,亮着光,这眼神…是爱慕。

如果说前一刻温妗还能伪装冷漠,那么这一刻她所有的盔甲全部击溃。

一直觉得就算墨擎寒不爱她,也没什么,反正那个女人也不爱他。

没想到,她居然是爱他的……他们是相爱的。

温妗眼眶一酸,泪就模糊了世界。

谢佳和冷笑,趁着温妗出神,闪身过去,一巴掌扇了上去。

正要出言奚落,却突的一个机灵,看向温妗背后。

“擎寒哥,你怎么来了?”

墨擎寒瞥了眼地上的照片,和背对着他的温妗。

然后沉冷的目光移到谢佳和身上。

“你来一趟我办公室。”

语毕,他未多说半个字,先行离开。

谢佳和心里七上八下的,可见到温妗这狼狈样,还是忍不住笑。

“想不到吧,他是去找她了,两人一起回的国,很快,你就会成为全公司的笑柄。”

说完之后,她就离开了办公室。

许久,温妗低头,看向那一地的照片。

笑的,闹的,四目相对的,并肩而行的,每一张都像是利剑,刺穿心脏。

李婉拧,她终究是她的替代品。


网友评论

发表评论

您的评论需要经过审核才能显示

为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