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彩小说尽在A1阅读网!手机版

热门小说 > 女频言情 > 异界奶爸我真不是至尊

异界奶爸我真不是至尊

恋风作者 著

女频言情连载

萧凌并不是此界中人,他本是一代仙帝。在渡劫飞升中失败,再度清醒之后,他已经不在天界,而是来到了一个从未了解过的异世。离谱的是,身边多了一个嗷嗷待哺的女儿和一个玄灵戒。戒指提示,小婴儿是圣人转世,与他的命运相连,只要将婴儿培养成武神,他就能重回仙界!如今萧凌已经做了五年奶爸,这样的日子何时到头?

主角:萧凌,璇儿   更新:2022-07-16 00:08:00

继续看书
分享到:

扫描二维码手机上阅读

男女主角分别是萧凌,璇儿 的女频言情小说《异界奶爸我真不是至尊》,由网络作家“恋风作者”所著,讲述一系列精彩纷呈的故事,本站纯净无弹窗,精彩内容欢迎阅读!小说详情介绍:萧凌并不是此界中人,他本是一代仙帝。在渡劫飞升中失败,再度清醒之后,他已经不在天界,而是来到了一个从未了解过的异世。离谱的是,身边多了一个嗷嗷待哺的女儿和一个玄灵戒。戒指提示,小婴儿是圣人转世,与他的命运相连,只要将婴儿培养成武神,他就能重回仙界!如今萧凌已经做了五年奶爸,这样的日子何时到头?

《异界奶爸我真不是至尊》精彩片段

青林镇,青云村后山。

“转眼璇儿都五岁了……来青云村也有五年了!”

一身简单穿着的萧凌双手枕在脑后,悠然自得的躺在小山坡上。不远处一个精灵可人的小女孩正在放着一个蜻蜓风筝。

萧凌本不是此界中人,他在仙界中飞升失败,不知为何穿越到此,等他清醒时发现自己功力全失无法修炼,身边多了个女婴和一只储物戒指:玄灵戒,戒指还认主绑定了一个系统。

系统提示,女婴是圣人转世,与萧凌命运相连,只有把她在百年内培养成武神,完成这个终极任务,萧凌才有重修成功的希望。

眼看着小婴儿日渐成长,狗系统不定时给他安排些喂奶换尿布什么的各种小任务,每完成一个任务,系统就会兑换灵药法宝作奖励。

这些奖励可以取出来给其他人用,用在女儿身上会起到双倍效果,可偏偏在萧凌他自己身上不行。

看着玄灵戒内奖励增多,他心痛啊!

不过令他欣慰的是,起名萧璇的女儿已经五岁,修炼天赋更堪比超级天才,才五岁就有武士巅峰的实力。

要不是被萧凌强压着夯实根基,以萧璇天赋之强早已突破到更进一步的武师巅峰。

“凌子哥!”

邻居二牛站在坡下喊他。

二牛和他娘刘婶住在萧家隔壁,这几年如果不是有刘婶帮忙照顾孩子,单身狗带娃的辛酸真是比萧凌在仙界和魔君大战还累。

“我娘说村里来了很多的生面孔,不像一般人。凌子哥你和璇儿都小心一点!”走上坡来,二牛脸色有些郑重。

“这些人来这小村子干啥,不会是和传说中的武皇宝藏有关吧?”

萧凌可是听过不止一次有关武皇宝藏的线索就在青林镇。

二牛脸色更加紧张,嘴里却道:“啥破传说,什么武皇宝藏?俺们这些普通人哪管得了那么多?”

萧凌坐直了身子,说道:“就怕到时候,我们不想管也不行。”

说完,他对着坡下喊了一句:“璇儿,回家吃饭了!”

正在疯跑的萧璇依依不舍的收回了风筝,蹦跶着跑回来:“爹爹,璇儿饿了。”

萧凌一把抱起璇儿在她脸上亲了一下:“爹带你回去吃饭。”

与此同时,萧凌的脑中响起一个声音。

“完成带女儿放风筝任务,获得回灵丹两枚。”

……

淅沥沥……淅沥沥……

深夜的天空中暴雨骤降,化作片片雨帘倾泻大地。

骤然间只听‘嘭’的一声,萧家外面院门被人撞开,萧凌赶紧打开房门走了出去。

“刘婶儿?”

“小,小凌子!快,快进屋!”

平时爽朗爱笑,风韵犹存的刘婶儿捂着鲜血横流的腹部,一边紧张看着外面一边急声说道。

萧凌不敢迟疑,急忙将刘婶儿扶进屋内:“刘婶儿你先坐,我去给你找药……”

说着,他便朝内屋走去,但却被刘婶儿直接拉住,手臂清晰可见道道血痕。

“小凌子,坐下!”

“我知道你来历不简单,要不然璇儿也不可能以如此稚龄便有如今实力!”

萧凌闻言嘴角微勾,从三岁开始修炼的璇儿,如今的确已经达到了九级武士,可以说超越了这武玄大陆上的任何天才。

这也是他极为欣慰的地方,不过一直以为隐藏的很好,却没曾想被刘婶儿一语戳穿。

外面雨夜依旧电闪雷鸣,但却有着几道掠闪之声急速逼近萧凌的院子,黑夜之下犹如厉鬼。

“我中了夺魂掌,已经活不长了!”

抓着萧凌的胳膊,刘婶儿透过门缝向外打量,同时快速低声道,“幸好二牛那孩子去打猎要明日才归!我现在出去把对头引到其他地方,等二牛回来,你立刻带他走,你们走得越远越好!”

中了夺魄掌,武师以下一个时辰内必死无疑,哪怕就算武师也最多能坚持三个时辰。

至于想要靠丹药治愈,最起码要十数颗三品丹药,甚至更多。

而这些在这青云村中,无异于痴人说梦。

“告诉二牛,好好活着,不要报仇!”

刘婶儿的声音满是绝望和急迫,萧凌完全插不上嘴。

“你们谁也走不了!”

杀手已至。

三道身影骤然跃入院中,而后推门走进屋内,刘婶儿迅速带着萧凌后退,面色苍白的盯着他们,大有与之拼死一战的架势。

“中了老大的夺魄掌,还想跑?”三个杀手里年级稍轻的一个率先开口。

刘婶一阵绝望,她死都不怕,但连累了萧凌父女是真不甘心。

“什么狗屁夺魄掌!”

萧凌瞥了眼他们,手中突然多出了一颗翠绿丹药,反手便弹进刘婶嘴里,她连反应都没有,药就滑下去了,伤势跟吃了仙草一样的迅速好转。

“这是……三品的回灵丹?”

那三人见了神色一变。

回灵丹怎么可能出现在这么个偏僻的小村庄?

这人究竟是谁?

一个普通村民能随便拿出一颗三品丹药?

刘婶狂喜,这丹药的效果竟如此之好,若再来几颗她必定可以更快恢复。

可惜这种级别的丹药,别说几颗,估计再多一颗萧凌都拿不出来了吧?

“快,动手!”三个杀手色变不已。

情况危急啊,对面都是冷酷无情杀人不眨眼的狠人,自认目前只是个普通人的萧凌要放大招了。

“璇儿!”

“来咯!”

顿时,从里屋中忽然传出一声轻喝,竟是璇儿直接冲了出来,小小的身体瞬间爆发出无以伦比的速度,小牛犊一样猛冲出来与三个杀手激战在一起。

嘭嘭嘭……

几个呼吸的功夫,三人竟被璇儿全部轰飞了出去,伴随声声惨叫落在外面的院中。

三个九级武士瞬间被秒,刘婶的嘴巴快张得合不拢了!

这就结束了?

“爹爹,爹爹……璇儿棒不棒?”小丫头转过身扑入萧凌怀中,撒娇道。

萧凌被她的怪力扑的一个趔趄,赶紧竖起大拇指:“非常棒!”

“叮……女儿击败敌人,奖励精元丹一瓶!”狗系统的声音随之响起。

“刘婶儿,再服一颗精元丹!”

萧凌现拿现卖,拿出一颗递给刘婶儿,刘婶儿却有些懵,没有伸手。

她被眼前浅蓝色的丹药惊住了。

先是三品回灵丹,后是四品精元丹,并且一眼全是完美无缺的上品丹,竟在萧凌手里和发糖豆一样豪横?

“刘奶奶,你吃啊!”

眼见刘婶儿发怔,璇儿脆生生的说道,“爹爹还有好多呢!”

“好多……”

刘婶儿回过神,道谢过后急忙将精元丹服下,在回灵丹与精元丹的双重作用下,夺魄掌带来的伤势竟已恢复了七七八八。

“小凌子,别再和我说你是普通人了!”刘婶心想有这么变态的普通人么。

唰……

就在这时,一道剑光从外面急速飞掠进来,而璇儿则从萧凌怀中一跃而出,将那剑光直接挡了回去。

旋即一个青衣男人在门口持剑而立,震惊的盯着屋内的萧璇。

见到来人,刘婶儿双目一凝。

“当心,他就是夺魄掌陈风!”

“跳梁小丑!咱们也用剑收拾他!”

萧凌淡淡的看了陈风一眼,随手一挥,一道白光掠入璇儿手中,是一柄锋锐无匹的长剑,剑锋泛着白芒,名曰月影。

“黄级上品!”

月影剑的品阶,让刘婶儿和门口的陈风皆是一惊。

“还记得爹爹教你的心法和剑诀吗?”

“当然记得啦!”萧璇小脑瓜狠狠一点!

小小的身体弹射而出,带着一道如月华般的白光,朝那陈风直袭而去。

四级武师的陈风见状,冷笑着悍然出手。

锵锵锵……

道道金属交鸣的激战后,璇儿落入了下风,不过凭借着月影剑之利,她倒也不至于就此落败。

陈风则得势不饶人,抓住璇儿的一次失误,长剑交于左手,右手迅速化掌的朝她狠狠拍去。

他剑掌双绝,一手剑法夹杂夺魄掌力,曾经连武师六级都偷袭得手过。

“哎呀……”

璇儿有些踉跄,被夺魄掌力逼迫的退了几步……

“左退三步,剑刺右上。”

“脚踏右前,弯腰斜刺。”

“身形再转,腿出踏月。”

“运气周天,挺剑平刺!”

……被萧凌出口指点的璇儿手中的月影剑以不可能的角度反击而出,一剑刺穿了陈风的腹部,瞬间开了一个窟窿,鲜血横流。

陈风脸色煞白,满是骇然的死死望向萧凌。

就凭几句嘴炮,让他这个四级武师就这么败在了一个小女孩的手中,连丹田都被直接刺破,浑身气力丧失将近九成。

“天呐,这是什么怪物和妖孽?”

刘婶儿看得同样惊骇莫名。

三四品丹药接连拿出……

黄级上品的长剑……

极其针对的言语指点……

刘婶儿的目光满是惊异,根本不敢想象萧凌到底是什么人,如此年轻又拥有何种实力?

还有她,璇儿……

如仙女般的蹁跹身法,无比飘逸的《月影剑诀》,这该是什么样的人才能拥有的啊?

这对在青云村中生活了五年的父女,究竟拥有着什么的身份?


“我的伤,也全好了?”

刘婶儿身体一震,‘看’着自己恢复到全盛的状态,整个人懵逼了。

回灵丹加精元丹,有那么大的效果?

“这多半是炼丹之人的缘故吧?”

念及此处,刘婶儿看向萧凌的目光极为古怪。

他会是什么品级的丹师?

还有璇儿表现的种种,以及萧凌对她那近乎完美的指点,这令刘婶儿仿佛见到了一个无所不能的神人,连带着她的目光也越发怪异。

“婶儿,我还小……”被这么盯着,萧凌身体陡然一个激灵。

当然想归这么想,却并没说出来。

要是让他知道刘婶儿想法,萧凌肯定会回一句:系统出品必属精品。

瞥了眼陈风,萧凌朝刘婶儿问道:“婶儿,他到底是什么人?应该是为了武皇宝藏来的吧?”

“夺魄掌陈风,来自三绝门……”

三绝门是附近比较大的一个宗门,威压方圆千里,实力极强。

至于刘婶儿,则是武皇宝藏的守护者,隐居于此。

但可惜她的实力并不算强,否则又如何会中了陈风的夺魄掌?

“二牛是我从外面收养回来的孤儿,并非武者,也并不知道武皇宝藏之事。”

刘婶儿有些轻叹的道,“要不然,小凌子你这些年怎么可能会没从他口中套出话来?”

“呃……”闻言,萧凌有些讪笑。

原以为自己做的天衣无缝,可早就被看在眼里了。

“我不怪你,因为我知道其实你并没有恶意!不像他们……”

说着,刘婶儿看向了陈风,眼中闪过一抹杀意,“该杀!”

唰……

下一瞬,刘婶儿身形闪烁而出,一道寒芒掠过之后,陈风哪怕拼了命的欲要跑,可眨眼间脖颈处便飙出一道鲜血,硬挺挺的倒了下去。

紧接着院外的几人也是一样的待遇,刘婶儿出手果真是狠辣非常,与平日的温和完全迥异。

“呀……”

璇儿躲在萧凌怀中,可这丫头似乎并不害怕,反而看得还有些兴奋。

“不愧是圣人转世!也不愧是我萧凌的女儿!”萧凌微微一笑。

处理完尸体的刘婶儿回到屋中:“谢谢你的丹药!我不仅伤势好转,而且感觉快要突破了。”

“今夜之事暂时别告诉二牛!这孩子太实诚,根本藏不住话!”

刘婶儿走了,她得抓住机会突破。

临走前,却深深看了萧凌一眼。

今夜之事,似乎让这个隐藏了五年的人逐渐冒出光来。

至于所谓武皇宝藏,她感觉人家小凌子根本看不上眼。

……

第二天上午,二牛带着一些猎物安全归来,却并不知道昨夜是如何惊心动魄。

萧凌则陪着凌儿去后山林中练武,小丫头很认真也很刻苦。

“叮,恭喜女儿突破武师,奖励青鸾镯。”

擦了擦手里所谓的青鸾镯,没错,是储物的空间手镯,但他拿着完全没有反应,这东西只能璇儿用。

“璇儿,看爹爹给你准备的礼物!”

在萧凌的招呼中,小丫头‘蹬蹬蹬’的跑了过来,兴奋的将青鸾镯戴在手腕上。

“谢谢爹爹!”

“不谢!爹心里痛!”

看着小丫头开心的将各种小玩意儿收进去又拿出来,萧凌则拿出了烧烤架和准备好的食材开始烧烤。

“璇儿,知道爹爹为什么要让你压制修为么?”萧凌一边翻动着食材,一边问道。

“知道呀!”

璇儿跑到萧凌腿边,看着上面美味的食材,她点点头脆脆的道,“爹爹说过,欲速则,则……不达。不能给自己留下任何隐患。”

“现在爹爹再教你一点哦……要懂得隐藏。”

“隐藏?”

“对!比如说,你有十分的实力,可以藏起来三分,用七分示人!”

“为什么呢?这就是爹爹说的隐藏吗?”

“对,这样才苟……哦,才能立于不败之地。”

萧凌点点头,继续道,“先藏住,再出其不意攻其不备,有个词说的好,藏拙!”

“嗯哼,我记住咯!藏……藏拙!嘻嘻……”

小丫头歪了歪头,笑得连小虎牙都露了出来。

“好一个藏拙!”

这时,刘婶儿从旁边走近,深意十足的道。

她根本看不穿萧凌,不说昨夜的一切,单单是今日教育璇儿的这简单几句话,就足以令人深省,可惜世上又有多少人能真正懂得‘藏拙’二字?

“刘奶奶……”

小丫头甜甜的打着招呼,刘婶儿弯腰将她抱了起来:“真乖。”

“恭喜婶儿突破!”萧凌道。

“有什么好恭喜的!”

刘婶儿没好气的道,“不过也是和璇儿的一级武师,她才五岁,一家子变态!”

“你到底是什么人?究竟有何来历?”

她的心中极为震撼,试问天下宗门或者家族势力,谁能培养出像璇儿这样的稚龄天才,更别提萧凌那般宛如无所不能的人物了?

“我?我只是一个普通人而已!”

萧凌耸耸肩,递过几根刚烤好的鸡翅给两人,笑道,“来,试试这个,璇儿也很喜欢吃!”

“嗯哼?普通人?”

刘婶儿轻哼一声,咬了一口鸡翅赞叹不已。

“爹爹做的最好咯!”小丫头吃的满嘴流油。

吃了一会儿,刘婶儿突然说道:“对了,我打算明天就带二牛离开这儿了!”

“嗯?”

萧凌一怔,“是因为三绝门?”

“一方面吧。”

“其实,真正的武皇宝藏在七年多前就没有了!”

刘婶儿叹了口气说道。

萧凌对所谓宝藏没有什么兴趣,就跟千万富翁根本就不会抢叫花子的打狗棒一样。

“什么人,出来!”

便在这时,刘婶儿忽然扭头朝树林外望去。

“有坏人吗?”

小丫头也兴奋的叫着,可她此刻那满嘴流油的样子,却更显滑稽。

“别误会,我没有恶意!”

一个身穿白色劲装的年轻男子,手持折扇绕开草丛遮挡走了进来。

长相非常不错,帅气凌人,潇洒如风。

“飞扬见过刘姨!”

白衣男子收起折扇朝刘婶儿行了一礼,“七年之约已到,飞扬奉家父之命特来恭请刘姨。”

“没事!不是对头。”

刘婶儿拿出手帕擦了擦手,朝萧凌笑了笑道,“我不是说了么?我带二牛离开就打算要去青霄城!”

“这位柳少,便是青霄城少主!他的父亲,则是大名鼎鼎的柳堃柳城主!”

随着刘婶儿的介绍,柳飞扬向萧凌淡然的点了点头,不无孤傲。

萧凌也随意的点头回应。

“说起来,你们柳家也并未做到我的要求!”

“当初的七年之约,是我将宝藏交给你们,但你们要保证青云村的安全!”

“如今三绝门竟找了过来,还差点……”

刘婶儿的语气有些冷意。

“这是我们柳家的失误!”

柳飞扬很痛快的承认,没有狡辩或者推诿,“所以我此来也是为了弥补!不过……”

说着,他的眸子望向萧凌,淡淡的继续道,“按照我们的约定,除了你我两家之外,但凡知道武皇宝藏之人都要死!”

年仅二十七便成了一级大武师,柳飞扬有足够的自信说这话。

“坏人,不准凶我爹爹!”

璇儿放下手中还没啃完的鸡翅,挡在了萧凌和柳飞扬的中间。

“柳少何必如此?我保证,他们对武皇宝藏并无任何觊觎,并且……”刘婶儿微微色变。

“我要为柳家和刘姨的约定负责!即便刘姨你求情,不好杀他灭口,也要将他一起带走,不能让知情人离开柳家视线!”

“刘姨不必担心,我柳飞扬并非嗜杀之人!”

“只要他们乖乖听话,我保证他们安稳一生。”

柳飞扬摆手打断,令刘婶儿眉头紧皱。

她哪里在担心萧凌?是怕柳飞扬被深藏不露的小凌子当场怼死。

“若我不答应呢?”

便在此时,萧凌忽然开口,声音清冷。

刘婶儿心里顿时一阵咯噔,而柳飞扬有些错愕的朝萧凌望去,区区一个山野小子竟敢这般对自己说话?想找死吗?

眉头轻皱,他决定要好好给萧凌一点教训。

“你想怎样?”柳飞扬眉毛一挑。

刹那间,两人对视的目光都显得有些冷意,而刘婶儿却不知该如何劝说,在一旁干着急。

“坏人,不准欺负我爹爹!”

璇儿瞪眼鼓嘴的喊着,小小的拳头轻轻挥舞,“不然我打你哦!”

萧凌一把将其拉住,朝柳飞扬似笑非笑的开口道:“柳少若能沾我衣角,我便束手就擒,任你宰割!”


萧凌此话一出,顿时让柳飞扬的面色沉了下来,他依仗一身大武师的实力,性格比较自傲,没想到萧凌更狂。

当下也不和萧凌废话,狮子搏兔亦用全力,一声轻喝,身形晃动全力一掌袭出!

嘭!

眼见柳飞扬急速逼近,萧凌心念微动,身上骤然一道赤色光芒涌现,一声轰响后柳飞扬被直接弹飞了出去,狼狈不堪。

而萧凌则依旧双手负在身后,在原地毫无任何动作,显得云淡风轻。

只有藏在衣袖里右手上的玄灵戒在淡淡发光……

“好强!”

稳住身形,柳飞扬不由得倒吸了一口凉气。

萧凌笑吟吟的看着柳飞扬,“出手无力!恕我直言,柳少你有点虚啊!”

“这是你逼我的!”

柳飞扬气得不行,太特么打脸了。

深吸口气,他手中骤然多出了一柄翠绿色的长剑,气势涌动中好似进入人剑合一的状态,后脚踏空,风行如闪电,以极快的速度朝萧凌袭去……

以气御剑!

下一刻,又是一声轰响,赤芒涌动,他又被轰飞开去。

大地震荡中,柳飞扬白色衣衫上尘土与鲜血混合,显得极为狼狈。

手中长剑被震飞,剑光暗淡,灵性缺失。

而他整个人,有些被摔蒙了!

挣扎着刚爬起身,便见到对面萧凌在玄灵戒的暗中加持下从平地浮空,宛如一尊伫立在空中的神像,威严不可一世。

噗……他吓得差点又趴下了!

“武……武皇!”

王者掠空,皇者凌空!

萧凌此时的凌空而立,无疑便证明了他就是一尊武皇!

“我竟然向武皇出手,方才还那般挑衅?”

“这不是自己找死吗?”

“我的老天爷,璇儿,你爹爹竟是武皇?”

一边,抱着璇儿的刘婶儿也是瞪大了双眼,难以置信。

怪不得,他能随意拿出三四品丹药……

怪不得,他能仅凭指点便让璇儿以武士巅峰由弱胜强,近乎秒杀般的战胜那个陈风……

怪不对……怪不得……

若萧凌是武皇,那一切就说得通了。

对武皇而言,这些又有什么大不了的?

恐怕昨夜之战,在他看来不过是小孩子的游戏而已。

可到底什么样的势力,能培养出像萧凌这样的人物?

莫非……真是圣地出来的?

“嘻嘻……爹爹超级厉害!”小丫头眉开眼笑,抓着鸡翅啃个不停。

刘婶儿沉默了下来,有些不知该如何开口,心内充满惊骇。

这时,青云村好多村民都跑了过来,是被方才的打斗吸引过来的。

“快看!那是……萧凌?”

“飞到空中了?!这是什么级别的强者?”

大家一双双目光落在萧凌身上,震惊、骇然、无法置信等等神情复杂不已。

五年多的时间,萧凌一直表现的如普通人毫无差别,而如今竟能如武皇般悬浮于空……

可萧凌却有苦自知,他有点恐高啊……好一会儿,他才被玄灵戒送了下来。

翩然落地!

“各位,都先散了吧!今日之事,不可外传!”

刘婶儿稳住震惊的心神,朝众多村民摆手示意。

所幸她在青云村有着不错的威望,大家伙你看看我我望望你后,倒也没有久待,不过在临走之前,他们的目光仍旧在萧凌身上停留难收。

柳飞扬露出无比苦涩的笑容,欠身拜道,“小子先前冒犯,还请前辈见谅。”

他立刻乖巧服软,心内直打鼓,不知道武皇前辈如何处置自己。

“爹爹……我还想吃鸡翅。”

看了一场老爹武皇浮空表演的璇儿脆生生的喊道。

“好,马上就弄。”

女儿那软糯的声音,让萧凌收回了放在柳飞扬身上的目光,走到一旁的烧烤架上继续烤肉。

从一个无上皇者,变成辛勤奶爸……

这种角色上的巨大转变,令柳飞扬顿时松了口气,连带着对璇儿浮现出十分感激。

看着那边的父慈女乖,刘婶儿将他拉到了另外一边。

“嘶……什么?近乎完美的丹药随手拿出?效果还那么好?”

“黄级上品的月影剑?地级的剑法和心法?”

“单凭简单几句,就能让武士巅峰急速战胜四级武师?”

“他女儿就那么小点,也突破到了一级武师?”

“嘶……嘶……这到底是哪里来的大人物?”

……随着刘婶儿的讲述,柳飞扬不断倒吸着凉气,望向萧凌的目光也越发怪异。

“我明白了,刘姨!”

深吸口气,柳飞扬苦涩道,“今天多谢你了,要不然我恐怕死都不知道怎么死的!”

身为柳家大少爷的他虽然性子比较傲慢,但绝不是傻子。

于是,柳飞扬顾不得自身伤势,赶紧跑过去帮忙萧凌给烤串散风撒调料,甘当狗腿小弟,只求武皇前辈别生气。

柳飞扬人很识趣,他算是看出来了,这位隐居在青云村的武皇最看重的是他的女儿。

接下来千方百计出丑卖乖,讲些笑话,逗得璇儿很开心,连带着萧凌对柳飞扬的态度也稍好了一些。

“一起吃点吧!”

烤肉差不多弄好,先选了一些好的给女儿和刘婶儿,萧凌这才招呼着柳飞扬一起。

“谢谢前辈!”柳飞扬感激的点头。

“婶儿你明天要带二牛去青霄城,干脆我和璇儿也就一起吧!”萧凌突兀的说道。

“好啊!”

柳飞扬一愣后连连点头,心内更满是苦涩。

若早知人家有前往青霄城的心思,他又何必去做这个恶人?差点没让自己城主老爹白发人送黑发人。

而随着璇儿的实力越来越强,青云村几乎都是普通人,显然也不适合让小丫头多留。

百载武神这是系统所给的要求,想达到这一点可谓无比艰难,但也不是完全没可能,所以萧凌也是时候离开青云村,带璇儿出去转转了。

“前辈,刘姨,明日就走的话,我们还要去一趟三绝门!”柳飞扬忽然说道。

“好!”刘婶儿点头。

萧凌则耸了耸肩表示随便。

“叮……宿主完成女儿的烧烤心愿,特此奖励地云丹一瓶。”

“叮……宿主以玄灵戒折服对手,获得柳飞扬真心膜拜,奖励玄灵戒升级。”

当晚房中,系统的声音在萧凌心内响起。

地云丹,显然是给璇儿准备的。

但这升级却让萧凌莫名激动,连忙低头打量从赤色转变成橙色的储物戒指,表情极为兴奋。

自从得到玄灵戒的那天起,他就知道共有七级,是为赤橙黄绿青蓝紫,其作用可以用四个字来形容:无敌!反弹!

等级不同的玄灵戒会在不同实力的人中具有无敌和反弹效果。

例如赤级玄灵戒,则能让萧凌在武王中触发无敌,并且按照他的意愿可反弹所有或者部分攻击,橙级则是武皇,以此类推……

直到青级可抵御与反弹武神的攻击等等……


网友评论

发表评论

您的评论需要经过审核才能显示

为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