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彩小说尽在A1阅读网!手机版

热门小说 > 女频言情 > 不败医尊

不败医尊

九江作者 著

女频言情连载

陈凡从未见过自己的亲生父母,幼年时,他被一个老头带走,托付给后来的养父母一家,从此,他跟随养父母一起生活。好景不长,陈凡的养父母有了他们自己的儿子,他成了家里可有可无的存在。他非常愚蠢,竟然为了养父母一家,将他怀孕的女友逼上了绝路。幸运的是,他意外获得神珠,传承无上医术,从此踏上最强逆袭之路。

主角:陈凡,林清秋   更新:2022-07-15 23:52:00

继续看书
分享到:

扫描二维码手机上阅读

男女主角分别是陈凡,林清秋 的女频言情小说《不败医尊》,由网络作家“九江作者”所著,讲述一系列精彩纷呈的故事,本站纯净无弹窗,精彩内容欢迎阅读!小说详情介绍:陈凡从未见过自己的亲生父母,幼年时,他被一个老头带走,托付给后来的养父母一家,从此,他跟随养父母一起生活。好景不长,陈凡的养父母有了他们自己的儿子,他成了家里可有可无的存在。他非常愚蠢,竟然为了养父母一家,将他怀孕的女友逼上了绝路。幸运的是,他意外获得神珠,传承无上医术,从此踏上最强逆袭之路。

《不败医尊》精彩片段

江城市妇科医院。

陈凡坐在医务室外面的长椅上发呆。

此时的他心情很复杂。

他当爹了。

就在昨天,前女友通知她怀孕了,而且肚子里的孩子到现在已经三个月大,希望他能陪自己去医院查一下。

怀孕时间确实对的上,但是这突如其来的孩子让他有些不知所措。

随后,陈凡陪同她一同前往医院检查。

咯吱…

门被推开,林清秋在一名护士的陪同下走了出来。

护士拿着几份体检报告,笑容满面:“经过检测,孕妇体内胎儿非常健康,你要准备好当爸爸了。”

“爸爸…”

多么陌生的词。

他从小就未曾见过自己的亲生父母,幼年时被一个老头带走,托付给现在养父养母一起生活。

后来没过多久家里多了一位新成员,也就是他名义上的弟弟,而他本人在这个家里也就成了可有可无的存在。

嗡嗡嗡…

手机突然响起。

陈凡接通电话。

“哥,妈住院做手术急需要一大笔钱,我这边已经向朋友借了五十万,你那边还需要多久?”

“我这边…”

陈凡扭头看着正在抚摸肚子的林清秋,眼神闪躲道:“等会儿就打给你。”

“行,妈这边还有事儿就先挂了。”

转过身,陈凡对护士说:“那个…三个月的孩子能不能打掉?”

刚刚还一脸微笑的护士,脸色瞬间就卡拉了下来:“你疯了?既然不想要孩子,那为什么在做之前做好安全措施?现在打胎对孕妇的伤害很大的,很容易导致终身不育!”

这时,林清秋突然走了过来,笑着说:“你们聊什么呢。”

自从得知自己怀孕后,林清秋的心情总是格外的好。

这或许跟她的家庭组成有关。

“没什么。”

陈凡强装笑容,然后对护士摆了摆手说:“那个,我们还有事儿就先走了。”

护士想跟林清秋说两句,不过这毕竟是人家的私事,她一个外人也没什么好说的。

只是可惜了这么漂亮的女人,竟然爱上了这么一个不负责任的渣男。

“走啦。”

林清秋主动挽起陈凡的手,表情十分愉悦。

两人平静的走出医院,期间没有说半句话。

林清秋抚摸着自己微微隆起的肚子,“要不我们和好吧,我知道孩子的事情很意外,但是我可以对天发誓,我林清秋除了你之外绝对没有接触过第二个男人。”

“我没有这个意思。”

陈凡挣扎良久,最终鼓足勇气说道:“要不孩子我们还是不要了吧。”

陈凡很犹豫,如果他拿出这五十万积蓄给养母治病,那他这几年攒下的钱就全没了。

如果养母没有生病,他绝对会让林清秋生下这个孩子,可是他现在身无分文。

等孩子出生,他拿什么养她们娘家。

林清秋当场愣在原地。

她不可置信地看向陈凡,嘴唇颤抖道:“你说什么?”

“我说这个孩子能不能不要了…”

当着大庭广众的面,陈凡终于狠心说出这句话。

林清秋的脸色瞬间苍白如纸,如果不是一旁的妇女及时搀扶,她估计已经晕倒在了地上。

为了能够让林清秋毫无负担的打掉孩子,只能他自己来当这个恶人。

陈凡继续说:“你也知道我从事的是什么工作,我连我自己都养不活,以后拿什么来养活你还有肚子的孩子?”

“既然你不想要,那你为什么不一开始就跟我说,为什么还要陪我一起去医院体检!”

林清秋面色苍白,连说话的力气都提不上来。

“我一开始是打算要这个孩子,但是我现在不想要了!这样你满意了吧!”

林清秋抬起手想扇他一巴掌,可是伸出手很快又缓缓的放了下去。

然后头也不回的走进了茫茫人海之中。

林清秋走后,陈凡瞬间成为众矢之的,所有人都朝他投来鄙夷的目光。

......…

晚上,陈凡请假买了一些水果前往医院探望养母。

刚走到病房门口,他就听到里面说话的声音。

本来他想直接推门进去的,但是里面两人的聊天内容,却让他停下了脚步。

“妈,您装病这招真的绝了,难怪能瞒过我哥那么精明的一个人。”

“我还不是为了你才想出这个法子。”

“妈,这事儿如果让大哥知道该怎么办?”

“知道了又如何?我和你爸辛辛苦苦把他养大,让他为这个家出点钱,不过分吧?”

李天昊嘿嘿一笑:“不过分,一点都不过分。您放心好了,有了这笔钱,我的公司马上就会起死回生,到时候您老人家就准备在家里天天数钱就行了。”

“我就知道你未来会有出息,不像你大哥,在酒吧里给人当保安队长,混了这么多年一事无成。”

“我大哥也就那样了,但是我不一样,我未来可是要成大事儿人。那个妈…我还有事儿就先出去了…明早我再过来看您。”

站在门外的陈凡气的浑身发抖。

他不在乎养父养母能像疼他亲儿子那样疼他爱他,能够给他一个遮风挡雨的家,给他一口吃的他就已经很满足了。

但是他最不接受的就是他们的欺骗!

本来这五十万他是准备在江城买个房子首付和孩子未来的奶粉钱…

但是因为他他们的欺骗,这一切都没了。

他本来是要当爸爸的!

门被拉开。

李天昊看到站在门口处的陈凡,就跟见了鬼一样吓得直哆嗦。

“哥…哥你不是还在上班吗?”

“我请假了…”

陈凡声音很小,但却冷若冰霜。

那彻骨的寒意,冰的李天昊脊背发凉,心底发寒。

李天昊咽了口唾沫,随便找了个理由直接就跑路了。

陈凡没有阻拦,径直走进病房,将水果放在养母身旁的床头柜上。

陈母猜测刚才两人的对话应该全被养子听到,于是开始大吐苦水…

“小凡,妈知道你需要用这笔钱,但是你弟更需要这笔钱…你就看在我和你爸这些年来养育之恩的份上,能不能别为难你弟,有事儿可以冲我来。”

“我过来不是来要钱的!”

陈凡深吸口气,竭尽全力的控制自己的情绪。

可是压抑在心口的那股气就像刀片一样一下又一下地剜他的肉。

“你也知道我是你儿子,可是这些年你是怎么对我的?我上学的时候你们出过几分钱!我毕业出去工作后每个月都要往家里寄钱,好不容易攒了点钱准备结婚用,你们却用这种方法向我要钱…”

“从今往后,我陈凡和你们李家人,再无瓜葛!”

离开医院,陈凡哭了,哭的伤心欲绝,哭的肝肠寸断。

嗡嗡…

电话响起,是酒吧经理打来的。

刚一接通电话,对面上来就是一顿噼里啪啦的臭骂。

“陈凡!我限你半个小时之内赶到酒吧,逾期未到,你明天就不用再过来了。”


哭过了,泪流干了,生活还是要继续。

陈凡不知道经理今天为什么突然发飙让他赶紧回去,他明明已经请过假了。

回到酒吧,本以为是遇到了棘手的客人需要他解决,没想到等来的却是辞退和一笔天价违约金。

作为酒吧保安头子,陈凡凭借帅气的外表和优雅的谈吐,虏获了不少深夜买醉女顾客的心。

酒吧有了固定的女性客户,愿意来这里花钱买醉找刺激的公子哥,富二代,暴发户…自然而然也就多了起来。

随之而来的自然是营业额持续增高。

大老板觉得陈凡是个摇钱树,于是便跟他签订了一个长期合同。

合同期限为五年,每年的薪酬为20万,然后还有各种补贴,整体收入还算凑合。

不过,如果他在在职期间因为个人原因对酒吧造成了负面影响,公司将有权单方面解除合同,并要求归还他之前获得的所有薪酬。

他在酒吧呆了两年多,加上兼职赚了五十多万好巧不巧,辛苦攒的五十万全部转给了那个和他没有丝毫血缘关系的弟弟。

陈凡刚进经理办公室,紧接着就是被经理一顿劈头盖脸的臭骂。

“陈凡!你知不知道你现在已经上新闻了!”

“新闻?”

陈凡愣住了。

他就是一个小小的酒吧驻唱,上新闻这种事情对他来说简直是遥不可及。

不过从经理的面色来看,媒体报道的应该不是什么好事。

“什么新闻你自己看!”

经理恶狠狠地说道。

陈凡拿出手机,随便点开一个新闻软件,结果还真的看到了自己的热搜…

视频里,他的话被人恶意剪辑,标题也写的夸大其词。

陈凡看完视频后,脸色苍白,抬头看向经理说道:“经理,这里面有误会…”

王经理一拍桌子说:“我不管你是什么误会,你现在已经被人在网上扒干净了,包括你在酒吧上班的信息也被扒了出来!老板待会儿就会过来,有什么事情,你跟他解释!”

陈凡愣在原地,听到老板时,他的脑海里闪过一个膘肥体壮,脖子上戴着一条大金链子的男人…

这个老板可不是善茬,据说是个黑白通吃的人物,凡是得罪他的人,下场都很凄惨。

说曹操曹操到。

大老板来了!

大老板是个体型肥胖的中年男子,在他的身后,站着两名身材壮硕的壮汉。

大老板走到老板椅旁坐下,静静地点了根烟,轻飘飘地说道:“陈凡,你说今天这件事儿打算怎么解决?”

“我可以出面澄清…如果您觉得不满意,我可以辞去工作。”

“澄清?辞工作?”

大老板露出发黄的牙齿,皮笑肉不笑地说道:“面对外面那么多媒体,你澄清的过来吗?”

“那你想怎么解决?”

陈凡现在就是砧板上的鱼肉,眼前的大老板就是那把锋利的菜刀,只要他愿意,想怎么切…就怎么切!

“当初签你的时候,合同上白纸黑字可都写着,如果因为你的个人原因导致酒吧名誉受损,将承担已支付工资的双倍赔偿…

你来公司也有两年多了吧…除了工资和年终奖,红包就不算了,满打满算,六十万是有的吧。

双倍违约金赔偿,按理说是一百二十万,但是看在同事一场的份上,我给你抹个零镜头,只收你一百万…”

吃人不吐骨头!

陈凡到现在才看清楚这个大老板的真实面目。

他就是一个吃人不吐骨头的败类!

可是眼下他上哪儿拿出一百万?

找家人?

得了吧!

养父养母巴不得榨取掉他身上最后一点油水。

想要从他们身上拿到钱,而且还是一百万这样的大数目,无异于痴人说梦。

陈凡沉默不语。

大老板点燃一根烟,吐出一口浊气说道:“没关系,没钱可以慢慢还…”

说着,他对身后的两名壮汉招了招手说:“下手轻点,千万别打死打残。”

两名壮汉接到命令后,立刻摩拳擦掌,摆出一副要吃人的姿态。

“走吧,小子…”

其中一名壮汉走到陈凡身旁,伸手抓着他的肩膀,将他强行拖出办公室。

经过吵闹的走廊,陈凡被两名壮汉踹倒在地上。

晚上,天空下着小雨。

陈凡被两人当众折磨了十几分钟。

路过的路人忙着躲雨,只是匆匆瞥了一眼地上的陈凡,然后迅速离开。

酒吧门口被人打,肯定是惹上了什么事儿,他们这些普通人虽然想看热闹,可也怕被牵连其中。

此时的陈凡,侧躺在地上,身体如同煮熟的虾米一样蜷缩成一团,他的嘴角不停地往外渗着浓稠的血水。

小雨越下越大,一个小时过后…不远处驶过一辆豪车。

豪车停靠在酒吧附近,距离陈凡的位置,只有短短十几米的距离。

车上,林清秋泪流满面,苦苦哀求道:“张叔,求求你让我再见他最后一面吧,就当是我们之间最后一次道别,今晚过后,我绝对不会再私自跑出来。”

被唤作张叔的人,是一名年约四十多岁的中年男子,男子戴着金丝眼镜,发髻之间有一缕白发,整个人看上去非常精明干练。

张佑宗沉声道:“老爷说了,明天早上必须见到你…如果您还想让他活着,就不要再试图接近他,万一被老爷知道你肚子里孩子是他的…他的下场我想您比我更清楚…”

林清秋眼神写满惊恐,她捂着嘴,哽咽道:“可是如果再不送他去医院,他真的会死的…”

“放心,他只是受了一些皮外伤而已,淋着雨罢了,死不了。”

“可是…”

“小姐,您还是想想明天见到老爷,该怎么解释肚子里的孩子吧…”

......

豪车悄无声息的来,然后又悄无声息的走。

陈凡躺在地上,自言自语道:

死了吗?

就这么死了吗?

如果他死了,林清秋肚子的孩子怎么办?

对了,孩子!

他不能让林清秋打胎。

他已经负了她两次,绝对不能再负她第三次。

一想到林清秋还有她肚子里的孩子,陈凡原本枯竭的心火瞬间被点燃。

与此同时…他自幼挂在脖子上的那枚刻有繁体陈字的玉珠瞬间破碎,融入进他的体内。

大量记忆涌入到他的脑海之中。

陈凡的脑海里出现一名身披青色襦裙,赤脚嫡仙走到他面前,伸出芊芊玉指,轻点在他的额头上。

“修长生,炼百草,生死人,肉白骨…”

声音轻柔飘渺,近在咫尺,但又远在天边,玄之又玄。


江城,市医院。

陈凡在医院病床上,足足昏迷了一天一夜。

睁开眼的一瞬间,陈凡恍若隔世。

“你醒了?”

身穿白大褂的宋婉晴抬头看了他一眼。

“我昏迷了多久?”

陈凡捂着额头问道。

“一天一夜”

“我现在能出院吗?”

“按理说可以,但是具体还有待观察,我建议你先住院几天,没钱的话我可以帮你垫付。”

身为陈凡身边为数不多的朋友,宋婉晴算一个。

“谢谢你的好意,不用了。”

陈凡不声不响地走下床,开口问道:“能不能帮我买件衣服?穿这个出去,我怕被人当成神经病。”

别人不了解陈凡,宋婉晴了解。

他决定的事,绝对不会因为一两句话就会轻易动摇。

“正好我办公室有一套西装,免费送你了。”

宋婉晴欣然答应。

啪嗒…

病房门突然被推开。

一个年轻护士急匆匆地跑过来说:“宋主任,外面来了一个病人,情况紧急,您赶快过去看看吧。”

“跟你说过多少次了,遇事冷静。”

宋婉晴瞥了小护士一眼,转身指了指陈凡说:“我办公室里那套西装,你先拿给他穿,顺便帮他办理一下出院手续。”

“啊…那不是别人送你爸爸的定制西装吗…”

“让你去你就去。”

宋婉晴抚了一下额头的一缕秀发,挺着高耸的前胸,开门离去。

等她走后,小护士上下打量了一番陈凡,有气无力道:“你跟我来吧。”

陈凡跟随小护士离开病房。

走道人声鼎沸。

几名医护人员拉着移动病床,身前几名负责开路的保安开口说道:“让开!都让开一下!”

病人路过陈凡身边时,他无意中看到了病床上老人苍老疲倦的面孔。

“突发性心脏衰竭,心脏衰竭晚期,回春针法配合血精丹可根除。”

谁…是谁在说话?!

陈凡在心中呐喊,但是却没有人回应他。

不过,当对方说出回春针法和清神丹后。

有关于回春针法的运作手法,和清神丹的配方,以及炼制方法,纷纷浮现在他的脑海之中。

那种熟练的感觉,就像是他亲身体验了千万回一样。

他有种自己能够凭借一己之力,救下老人的想法。

不过他很快就打消了这个念头。

这里可是三甲医院,就算治病,也轮不上他去治。

况且,谁会相信一个身穿病服的人,能够拯救一个生命垂危,命悬一线的老人?

老人被抬进病房后,陈凡看到了刚才的那个宋婉晴。

宋婉晴此时正在和一个面容焦虑的中年男子交流。

担架上的老人是江城华荣集团老总,在江城属于一手遮天的存在。

老爷子生前娶了几房太太,但是都没结婚。

而且这些人还都生了儿子。

表面上他是集团未来继承人,但是私底下那些兄弟姐妹可都在虎视眈眈盯着他这个位置看。

只要老爷子一天不说明家族集团未来继承人,那他们就一天不会停止对家主之位的争夺。

老爷子突发性心脏病,如果就这么死了,那么家族必将大乱。

这是林向华最不希望看到的结果。

“你现在的心情我非常能理解,我会安排人手马上进行手术,不过…”

宋婉晴欲言又止。

林向华深吸口气说:“不过什么?”

“老爷子现在年事已高,手术风险极大。”

“有几成把握?”

“不足五成…”

林向华长叹口气。

老爷子若能没事自然最好,如果真有了三长两短,那林家也就要走到头了。

宋婉晴进入手术室。

结果刚进去,一名男医生就摇头道:“突发性心脏衰竭,而且已经到了晚期,就算进行手术,也没有存活的可能。”

“宋主任!病人已经停止了呼吸!”

“用心脏起搏器!”

“不行…”

“继续!”

“还是不行,病人已经失去生命特征…”

片刻,宋婉晴从里面走出来,一脸痛惜道:“老人家…走了…”

“走了?!”

林向荣身旁的一名年轻男子怒气冲冲道。

他指着宋婉晴的鼻子说道:“你刚才还不是跟我说老爷子还有五成生还的希望吗?怎么说走就走了?”

“病人原因就患有心脏衰竭,而且已经到了晚期…”

“我不想听你废话!”

林少龙一甩衣袖,怒道:“我爷爷的死你必须给我一个解释,否则我们华荣集团绝对和你们医院死磕到底!”

宋婉晴说道:“我非常体谅你们现在的心情,可是病人已经走了…”

“那你就跟我爷爷陪葬吧!”

林少龙伸手想要去打宋婉晴。

陈凡突然出现,挡在宋婉晴面前对林少龙说:“你爷爷的病,我能治,不过我有一个条件。”

此话一出,顿时犹如晴天霹雳一样,震惊了现场所有人。

一个身穿病服的年轻人,说自己能将已经确诊为死亡的救活,无异于在当面侮辱他们的智商。

连主治医生都说了,老人已经驾鹤西去了。

这时候突然冒出来一句我能治。

这不是纯心过来添堵的吗!

小护士匆忙赶来拉住陈凡的胳膊说:“大哥,您能不能别给宋主任添乱?”

陈凡轻轻推开小护士,目光直勾勾地看向林向华,然后伸出一根手指说:“给我一百万,我救他一条命。”

两人互相凝视了片刻。

林向华深吸口气,面色阴沉不定道:“你知道我是谁吗?你知道骗我是什么后果吗?”

宋婉晴走到陈凡身旁,伸手掐着他的腰说:“陈凡,你疯了!他可是华荣集团太子爷,在他面前胡言乱语,你就算有十个脑袋也不够他砍的!”

陈凡表情不变,伸手拍了拍她的手背说:“放心,我既然能说出口,自然有应对之策。另外,我现在真的很需要钱。”

这一百万,是违约金的赔偿费。

酒吧大老板是个吃人不吐骨头的家伙。

他可以不赚钱,但是绝对不会亏钱。

如果他偿还不了那一百万,那他的矛头就会对准他身边的亲朋好友。

养父养母倒也无所谓,可他万一找到了还在怀孕期间的林清秋,那他必将悔恨终生。

陈凡见林向荣没有反应,于是再次开口道:“你现在别无选择,要么选择相信我,要么坐等事情尘埃落定…时间有限,久了…我也救不活。”

陈凡的激将法很成功。

林向荣现在确实已经没有多余的选择。

医院不行,他只能将希望寄托在眼前这个身穿病服的年轻人身上。

就当是死马当活马医,成了,他只损失一百万。

区区一百万,对他来说并不算什么,指甲缝里随便抠出来一点都比这个多。

如果他是在骗自己,他会让陈凡领悟什么叫做痛不欲生。


网友评论

发表评论

您的评论需要经过审核才能显示

为您推荐